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六卷 第六十一章 我是【无极荣耀】灾星

第十六卷 第六十一章 我是【无极荣耀】灾星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我在凝固剂中挣扎了半天,但是【无极荣耀】却毫无效果。凝固剂的【无极荣耀】硬度超呼想象,挣扎根本就毫无作用。霜雪到是【无极荣耀】想用低温帮我出来,可惜敌人不会给她机会。本来被缠住的【无极荣耀】敌人现在全都集中了过来,他们一起出手,霜雪就算再厉害也挡不住这么多人,只能被打的【无极荣耀】截截败退,根本没空帮我出来。

  “不要白费力气了,你是【无极荣耀】绝对挣不开地。”

  “哼,就算我出不来,你们也顶多能杀我一次而已。掉一级虽然可惜却不会对我有太大影响,你们有什么好得意的【无极荣耀】?”

  “你想的【无极荣耀】到是【无极荣耀】简单。我们既然设计了这么麻烦的【无极荣耀】捕捉方法,当然不会简单的【无极荣耀】杀你一次就算完的【无极荣耀】。一会你就知道我们要干什么了。”女人说完就对其他的【无极荣耀】人道:“把他们都抬走。”

  霜雪在几十人的【无极荣耀】围攻下很快也被抓住,但是【无极荣耀】敌人并没有杀死她。谁都知道这些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魔宠,杀死他们是【无极荣耀】很简单,但一段时间之后又会恢复再次召唤能力,到时候我等于是【无极荣耀】恢复了自由,所以这些人根本没杀我的【无极荣耀】魔宠,而是【无极荣耀】把我们一起全给抓走了。

  其实我现在并没有真的【无极荣耀】被困住,让他们把我们抓走只是【无极荣耀】想顺便了解一下他们到底在刷什么阴谋。之前听他们的【无极荣耀】说法,这些凝固剂本来是【无极荣耀】为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精英团预备的【无极荣耀】,也就是【无极荣耀】说他们应该有着某种使玩家长期甚至是【无极荣耀】永久丧失战斗力的【无极荣耀】方法。这种方法对玩家来说实在是【无极荣耀】非常地歹毒,而且很可能将是【无极荣耀】不可逆的【无极荣耀】。所以我必须提前去了解下情况,如果真的【无极荣耀】非常危险,那就必须尽快处理掉。至于说我自己的【无极荣耀】安全,这个完全不用考虑,因为我现在起码有五种方法可以脱困。

  最简单的【无极荣耀】脱困方法就是【无极荣耀】用永恒切开这些凝固剂。我的【无极荣耀】永恒可是【无极荣耀】能随便改变形状的【无极荣耀】,所以就算我不能动了也一样可以自己变形去切割这些凝固剂。至于他们再抛凝固剂,那个完全不用担心。之前我们是【无极荣耀】因为不知道才中招地。现在再来一次我肯定不会被沾到。

  第二种方法也很简单,直接召唤金刚出来就是【无极荣耀】了。金刚是【无极荣耀】控灵。之前的【无极荣耀】战斗中我并没有召唤他,现在召唤出来完全可以起到出其不意地作用。而且金刚是【无极荣耀】以极至的【无极荣耀】力量为战斗方式的【无极荣耀】,捏碎这些凝固剂根本不是【无极荣耀】问题。

  第三种方法也很简单。直接切换到小号就行了。银月的【无极荣耀】体型没有紫日这么大,凝固剂干了之后就失去了黏性。只要身体能动,想搞碎这层东西还是【无极荣耀】很简单的【无极荣耀】。

  第四种方法稍微麻烦点,直接启动魔龙套装的【无极荣耀】完全体形态,瞬间将自己变成一条比正常巨龙还要大出一圈的【无极荣耀】巨型巨龙。变身时地爆发力足以撑爆这层壳。

  就算以上四种方法全部失灵,我还有招终极技能——绝对秩序。这是【无极荣耀】自爆技能,所以我以前从来没用过,但一旦使用,以我为中心的【无极荣耀】两公里半径内将什么也剩不下,而且被波及的【无极荣耀】人员都会一次掉十级。当然了,这么变态的【无极荣耀】技能限制也比较多,最讨厌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用一次掉一百级。所以不是【无极荣耀】极端情况我宁可挂掉也绝对不会用这招。死一次就算复活失败也才掉两级,这一百级至少够我死五十次的【无极荣耀】了!

  由于我的【无极荣耀】召唤生物着实不少,那些日本人愣是【无极荣耀】折腾到了半夜才把我们弄回了大本营。可能是【无极荣耀】因为对凝固剂效果的【无极荣耀】信任,这些日本人居然只派了十几个人看守我们就把我们丢在了一个小广场上不管了。我地召唤生物们全都和我有心灵接触通讯,所以即使不能动也可以交流。之前他们老老实实的【无极荣耀】被抓来也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安排。那凝固剂确实摹疚藜僖寇封住我们的【无极荣耀】行动,但不是【无极荣耀】所有魔宠都无法挣脱。只不过我没让他们动而已。

  现在收到我准备动手的【无极荣耀】信号之后魔宠们开始小心的【无极荣耀】准备了起来。那些看守我们地日本人此时全都聚集在我的【无极荣耀】周围,根本没注意到魔宠们的【无极荣耀】动静。

  “嘿,原来这家伙就是【无极荣耀】紫日。”一个日本玩家拍着我的【无极荣耀】脸嚣张的【无极荣耀】说道:“你平时不是【无极荣耀】很厉害吗?现在怎么不行啦?”

  这种动作对大部分来说都是【无极荣耀】一种侮辱,不过就我目前的【无极荣耀】状况来说实质上并没什么损害。我的【无极荣耀】身体外面都包着硬如钢铁的【无极荣耀】凝固剂,他就算用铁棒敲我我也不会有感觉,何况只是【无极荣耀】手掌。不过侮辱毕竟是【无极荣耀】侮辱,这不会因为他没拍疼我而有所区别。

  我的【无极荣耀】眉头略微一皱,手背上缩成球体的【无极荣耀】永恒迅速融化成液体形态,然后游到我地手腕下方轻轻向上一顶。随着微不可闻地咔嚓一声,我的【无极荣耀】手腕上地凝固剂被弄出了一个洞。一溜红色的【无极荣耀】小球顺着我手腕上的【无极荣耀】小洞淅沥哗啦的【无极荣耀】滚了满地都是【无极荣耀】。小球刚一落地就互相结合成了一个个比较大的【无极荣耀】球。然后各自寻找目标接近附近的【无极荣耀】日本人并在接触他们的【无极荣耀】瞬间再次化为液体顺着他们的【无极荣耀】腿爬上了他们的【无极荣耀】身体。

  “咦。这是【无极荣耀】什么?”一个日本人发现了朋友身上正在蜿蜒向上的【无极荣耀】红色液体。

  “啊!你身上也有!”

  “这也是【无极荣耀】!”

  “到处都是【无极荣耀】这东西!”

  “……”

  周围一片混乱,而那些液体则迅速加速冲上他们的【无极荣耀】头顶顺着眼睛、口腔、鼻孔或者耳朵钻了进去。那些人被液体钻入之后立刻惊慌的【无极荣耀】想把它们挖出来。但却根本无能为力。随着我的【无极荣耀】一个意念,那些液体瞬间在那些人的【无极荣耀】脑袋里面变形成了一个个刺球,长长的【无极荣耀】尖刺甚至突破了很多人的【无极荣耀】脑袋伸到了头部外面来。

  所有人的【无极荣耀】惨叫和扭动都瞬间停止,那些尖刺又缓慢的【无极荣耀】收回了他们地脑袋里面。然后这些人立刻在同一时间倒了下去。红色的【无极荣耀】液体开始顺着这些尸体的【无极荣耀】眼角或者口腔、耳朵等地方流了出来,最终聚集成一个大球滚回我的【无极荣耀】顺便突然离开地面撞上我的【无极荣耀】身体。哗啦一声我身上的【无极荣耀】凝固剂像玻璃一般粉碎。

  我对着地上一伸手,永恒立刻飞入我的【无极荣耀】手心。“哼,这种破烂想困住我简直是【无极荣耀】做梦!”

  “这里看起来似乎并不是【无极荣耀】他们地据点啊?”凌此时已经挣脱了束缚走到我的【无极荣耀】身边。

  “或许他们所说地那个能对付我们的【无极荣耀】东西就在这附近也说不定。”依佛里特说道。

  “等等,有人过来了。”夜月提醒我们。

  我转头喊了声艾美尼斯。“有办法伪装我们吗?”

  “这简单。你们都站会原位保持刚才的【无极荣耀】姿势就行了,我在你们上体表面制造出凝固剂依然存在的【无极荣耀】幻象,这样就不会有人注意到我们已经可以自由行动了。”

  “快。他们过来了。”

  几乎就在我们刚刚完成伪装的【无极荣耀】同时已经有人走了进来,对方先是【无极荣耀】扫视了一下这里的【无极荣耀】环境。然后似乎是【无极荣耀】发现了守卫不见了,所以开始到处找守卫。

  发现进来的【无极荣耀】之后一个人之后我向夜月使了个眼色,那个人此时刚刚经过夜月身边,本来一直处于定格状态地夜月无声无息的【无极荣耀】缓慢动了起来。锋利的【无极荣耀】蛇剑无声的【无极荣耀】划过对方的【无极荣耀】咽喉,然后悄然消失,对方缓缓的【无极荣耀】软倒了下去。

  我对魔宠们道:“夜月、飞镖和艾美尼斯跟我去外面看看,剩下的【无极荣耀】人在这边把还被封着的【无极荣耀】麒麟武士都弄出来。”

  “不用我跟着吗?”凌走过来问道。

  “你留下在这边指挥就行了。”

  “哦。”凌失望地点了点头。

  我带着夜月他们小心的【无极荣耀】摸到了广场边缘。说起来这里的【无极荣耀】建筑到是【无极荣耀】比较特别。这么大的【无极荣耀】个广场居然只有一个入口,而且还小的【无极荣耀】要命,并排三个人都过不去。

  到达门口之前艾美尼斯帮我们全体加了隐身术,然后让飞镖先伸头看了一眼,确认没问题之后我们才跟着走了出去。这外面是【无极荣耀】一小片建筑群,越过建筑之后又是【无极荣耀】一片广场,但是【无极荣耀】和我们那边不一样,这边的【无极荣耀】日本人多地吓人。我放眼数了一下。至少在两万人以上。这些人全都围着一座祭坛,而祭坛上则摆着一张石台,几个法师型的【无极荣耀】人物围着石台不知道在忙些什么,估计不是【无极荣耀】什么好事。

  我们小心的【无极荣耀】向人群移动,艾美尼斯去掉了我们的【无极荣耀】隐身术换上了伪装术,现在在日本玩家看来我们三个就是【无极荣耀】三个普通日本玩家。而飞镖则直接蹲在我的【无极荣耀】肩膀上,反正他就是【无极荣耀】个小型魔宠,一般人也不会从他联想到我身上。

  伪装完成后我们一起小心的【无极荣耀】靠近人群,最后面的【无极荣耀】日本人似乎感觉到了后头有人,于是【无极荣耀】回头看了一眼。他看到我们之后只是【无极荣耀】随意的【无极荣耀】看了一眼就又转了回去。这地方两万多人聚集在一起,他们互相之间当然不可能都认识,看到陌生面孔当然也不会有什么怀疑,何况为了隐藏身份我们三个还特地伪装成了日本特色职业。在日本玩家眼里我和越月穿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日本武士的【无极荣耀】盔甲,而艾美尼斯则是【无极荣耀】一身阴阳师地服装。如果我们穿地是【无极荣耀】一般的【无极荣耀】服装,日本玩家发现不认识我们还可能会想到是【无极荣耀】外国人。但我们穿地是【无极荣耀】日本特色职业服装。他们自然想不到我们是【无极荣耀】敌人。

  艾美尼斯现在的【无极荣耀】技能已经和当初大不相同了,不但能幻化出幻象。还有实体。靠在我们附近的【无极荣耀】人就算撞到我们身上也不会发现问题,除非用力攻击在有可能破除伪装,否则即使是【无极荣耀】低等的【无极荣耀】真实视界类的【无极荣耀】法术也别想看穿这种伪装。

  借着这层伪装我们逐渐向人群的【无极荣耀】中心挤了进去,主要是【无极荣耀】我想看下中间的【无极荣耀】祭坛上到底在干什么,从这边实在是【无极荣耀】看不到。好容易靠近了祭坛边缘,还没看清楚祭坛上到底在干什么,旁边一个日本玩家突然自言自语似的【无极荣耀】说道:“鬼仙那家伙每次搞东西都要出点什么事,这次不知道会不会把我们全给炸飞!”

  我还以为他是【无极荣耀】问我的【无极荣耀】,吓了我一跳。还好旁边另外一个日本人接茬道:“那你干吗不躲远点?”

  “听说这次搞地东西能把祭坛上的【无极荣耀】人的【无极荣耀】属性吸出来填补给周围的【无极荣耀】人,万一要是【无极荣耀】成功了我们不是【无极荣耀】跟着沾点光吗?”

  听明白了他们的【无极荣耀】话我也大着胆子搭腔道:“这里两万三千多人,就算真成功了每个人又能分到多少?”

  旁边这两个日本人虽然不认识我,但他们本来就是【无极荣耀】在聊天,到也不在乎认不认识我。那个和我隔的【无极荣耀】稍远的【无极荣耀】人问道:“那你为什么还站在这里?”

  “嘿嘿,和你们想地一样。”

  那两个人听了也是【无极荣耀】一点头,大家都心照不喧了。其实附近的【无极荣耀】人全都知道这个意思。那就是【无极荣耀】大家都认为属性就算被抽出来也应该是【无极荣耀】靠地越近的【无极荣耀】人分到的【无极荣耀】越多,我们站在第一排自然吸收的【无极荣耀】比较多。至于后面那些人挤不过来只能说明自己实力不如人,怪不得别人。

  其实人和人之间只要没有直接利益关系,想搭上话还是【无极荣耀】很简单的【无极荣耀】,尤其是【无极荣耀】这种大家都很空的【无极荣耀】时候。既然说了两句,我就干脆继续和他们聊了起来,利用我强大的【无极荣耀】逻辑分析能力很快就从他们地嘴里套出了不少东西。这个地方站位根本没顺序,能挤到前面来的【无极荣耀】自然都是【无极荣耀】高手。而高手一般都是【无极荣耀】重要人员,所以这些人知道的【无极荣耀】明显比后面那些普通玩家要多的【无极荣耀】多。

  随着我们的【无极荣耀】谈话附近越来越多的【无极荣耀】人加入了进来,我从他们的【无极荣耀】只言片语中了解到这种仪式并不是【无极荣耀】第一次进行了,而且以前确实成功过几次。据说这个仪式的【无极荣耀】来历还和鬼手信长有关,好象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觉得日本现在地玩家普遍实力太低,所以就想找个办法批量生产高级玩家,最后找来找去就找到了这么个方法,从敌人身上吸收属性点分配到周围的【无极荣耀】玩家身上。虽然一次两次属性提高不了多少,但多进行几次就可以有明显效果。更重要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这种方法增加的【无极荣耀】属性是【无极荣耀】不影响你的【无极荣耀】升级的【无极荣耀】,也就是【无极荣耀】说摹疚藜僖裤平时提升地属性还是【无极荣耀】照样提升,这些属性只是【无极荣耀】额外的【无极荣耀】奖励。玩家练级并不能直接提升属性,只有升级时才有属性加成,像这样直接获得属性就算每次一点也比升级要快的【无极荣耀】多。怎么算都比较划算。再说这个方法还有另外一个好处,那就是【无极荣耀】被进行过这种仪式的【无极荣耀】敌人就相当于被你彻底打败了。如果是【无极荣耀】在战场上战胜对手,杀他一次了不起掉两级,况且大多数人复活都能成功,所以一般只要不是【无极荣耀】运气太烂都可以只掉一级。复活回来后虽然等级下降导致属性跟着降,但一级也不会起到太大作用,多练练还能升回来。可是【无极荣耀】被这种仪式吸收了属性就不一样了,属性没了级别还在,你就算想升级,以现在的【无极荣耀】级别也很难再升的【无极荣耀】上去。所以被进行了这样仪式的【无极荣耀】人除了删号重练根本就没别的【无极荣耀】选择。

  如此歹毒的【无极荣耀】仪式当然不可能让人随便用。据说系统要求必须要抓到对方活着带到祭坛才可以,而且每次执行能抽出多少属性还是【无极荣耀】个随机数。全看运气,甚至于一点都抽不出来也发生过。还有就是【无极荣耀】这种属性抽取好象是【无极荣耀】根据附近的【无极荣耀】己方人员地数量和距离来分配点数地,所以大家才急着向前挤,因为靠的【无极荣耀】越近分地就越多。

  除了打听到以上这些内容外我还打听到了一个非常惊人的【无极荣耀】消息,那就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给自己做了几次单独的【无极荣耀】抽取仪式。也就是【无极荣耀】说他把几个人的【无极荣耀】属性全部抽出来后都给他一个人吸收了,当时没有人和他分属性。不管他这几次抽了多少,怎么着也不止一个人的【无极荣耀】属性了吧?还好听说这种仪式也不是【无极荣耀】可以无限吸收的【无极荣耀】,每个玩家只能吸收几次就不能再吸收了。想要无限制的【无极荣耀】把一大堆人的【无极荣耀】属性集中到一个人身上那纯粹是【无极荣耀】做梦,也多亏有这样的【无极荣耀】属性,要不然鬼手信长这么一直吸下去,等下次我碰到他起不是【无极荣耀】要被他打的【无极荣耀】满地找牙?

  正思索着忽然听到台上传来了一声吼叫声,我疑惑的【无极荣耀】抬头看了一眼,结果发现是【无极荣耀】祭台上被抽取属性的【无极荣耀】人居然挣开了皮带坐了起来,旁边站了一圈全是【无极荣耀】法师,居然没能按住他。这一搞就引起了比较大的【无极荣耀】骚扰,几名战士跳上台去想帮忙按住那个人,但在我看来这无疑是【无极荣耀】一个机会。

  虽然战士们是【无极荣耀】想去帮忙,但远处的【无极荣耀】人看不清楚,他们只能看到几个人跳上了祭坛。我趁机大喊了一声:“他们要独占属性点,大家一起抢啊!”

  我这一嗓子有三个效果。首先是【无极荣耀】祭坛上的【无极荣耀】人集体一愣神,第二是【无极荣耀】我附近刚刚和我讲话的【无极荣耀】几个人全都惊讶的【无极荣耀】看向我,第三就是【无极荣耀】我预期的【无极荣耀】结果,后面的【无极荣耀】玩家爆发了。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属性点谁不想要?被我一喊立刻就有人想冲上去。虽然刚开始只有几个人乱了阵脚,但情绪是【无极荣耀】会传染的【无极荣耀】,一些开始不信的【无极荣耀】人很快也相信了我的【无极荣耀】话开始向上冲。

  虽然场面已经如我预料的【无极荣耀】乱了起来,但我还要再加把火。抽出永恒一圈横斩把我身边几个日本人全部砍倒,然后再次大喊:“大家小心,我们中间有中国人混进来了!”

  这声比刚才那声还要厉害,周围的【无极荣耀】人不清楚怎么回事,瞬间变的【无极荣耀】更乱了起来。夜月和艾美尼斯明白了我的【无极荣耀】意图之后也开始左砍一刀右刺一剑的【无极荣耀】挑事,但意外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效果最好的【无极荣耀】却是【无极荣耀】飞镖。仗着速度快,飞镖在人群中穿来跳去的【无极荣耀】到处咬人,被咬的【无极荣耀】人则会立刻攻击附近的【无极荣耀】人。只要人群中有人动手那就无论如何也解释不清了,所以周围的【无极荣耀】人都开始混站起来,其实全是【无极荣耀】自己人打自己人。

  趁着下面乱,我和夜月纵身跳上了祭坛。夜月缠上个几个战士,我则一脚一个把那些法师全给踹了下去。按住祭坛上的【无极荣耀】那个玩家,我在他耳朵边上提醒道:“跟我走。”说完手腕一翻,刃爪弹了出来,轻轻一带就把皮带全部切断。那个被绑着的【无极荣耀】家伙反应也不慢,一个翻身就滚了下来。艾美尼斯在混战中还不忘给他也加了层幻象,这样除了附近几个看到幻象出现的【无极荣耀】人之外,其他人都无法分辨他就是【无极荣耀】之前的【无极荣耀】祭品了。

  我一面拉着这个人和艾美尼斯他们一起向外冲一边用心灵接触通知凌带人出来接应,这边日本人自己已经乱了套,维持秩序的【无极荣耀】人根本就控制不住场面,加上我还带着夜月他们到处给他们捣乱,场面一时半会根本稳定不下来。

  凌也是【无极荣耀】贼惊,从我的【无极荣耀】心灵通讯里知道情况后还特地叮嘱大家不要出声,结果我的【无极荣耀】召唤生物口号也不喊就悄无声息的【无极荣耀】杀入了人群。其实本来日本的【无极荣耀】混乱不应该持续这么长时间的【无极荣耀】,说起来还是【无极荣耀】他们自己倒霉,当初搞这种仪式的【无极荣耀】时候要是【无极荣耀】稍微安排下人员的【无极荣耀】分区也不至于搞成现在这样。不过此时说什么也都晚了,凌带着我的【无极荣耀】召唤生物一路杀了进来。

  两万多人的【无极荣耀】广场愣是【无极荣耀】让我们一直杀到天亮,不过日本人并没有被灭光,反而把队伍整理了出来。现在我的【无极荣耀】召唤生物和剩余的【无极荣耀】日本人已经分清了阵营对峙了起来,不过看情况我们必须马上走。一夜时间日本人应该已经收到了消息,再不走等大部队到了再想走就不太容易了。当然,以我的【无极荣耀】实力真要跑能拦的【无极荣耀】住我的【无极荣耀】也没几个,只是【无极荣耀】做那种无谓的【无极荣耀】牺牲不太值得罢了。

  “紫日,你还真能给我找麻烦啊?”鬼手信长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到达了现场,看到满地的【无极荣耀】尸体后咬牙切齿的【无极荣耀】瞪着我,好象准备把我生吞活拨了一般。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