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六卷 第六十八章 勒索

第十六卷 第六十八章 勒索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也没什么啊!我就是【无极荣耀】算出天庭总共欠我们价值一百七十亿水晶币的【无极荣耀】好处费,不过我说了,不用给钱,可以折算成兵员补充过来。可惜玉帝说天庭训练天兵也有时间,所以一时给不了太多。我看他们比较为难就只带了七八百万天兵出来,毕竟还得留点给人家看家吗。不过后来我发现天庭的【无极荣耀】宝贝不少,然后我就把宝贝也折算成了钱抵消部分帐目,最后就又拉了不少装备回艾辛格。怎么啦?玉帝发火了?”

  “没。发火到没有,不过玉帝让你搞疯了。现在这都成乞丐窝了。刚到这时我还以为天庭遭贼了呢,现在看来是【无极荣耀】遇上土匪了!当初和佛门翻脸天庭都没搞的【无极荣耀】这么惨过,你简直比整个佛门加一起还要厉害!”

  “人家还不都是【无极荣耀】为了你,你居然还说人家!”

  “我又没说摹疚藜僖裤做错了。不过说起来你到底是【无极荣耀】怎么能算出天庭欠咱那么多钱的【无极荣耀】啊?”

  “嘻嘻,这个只是【无极荣耀】一点小聪明而已,你要是【无极荣耀】需要的【无极荣耀】话让我算成我们反欠他们也容易的【无极荣耀】很。”

  “佩服佩服。那你先忙你的【无极荣耀】,我来看看能不能想办法再和天庭交涉一下搞点好处。”

  玫瑰一听我这么说连忙提醒我:“你可不能再跟人要宝贝了,要不然玉帝会发彪的【无极荣耀】!我看随便搞点兵或者神兽什么的【无极荣耀】就OK了,要不然天庭肯派神仙参战也可以。”

  “你说的【无极荣耀】轻巧,算了我还是【无极荣耀】自己想办法和他们说吧。”切断联系之后我又转回了玉帝这边。只见玉帝正在那拿着个缺了个口地破茶杯正装模做样的【无极荣耀】在那品茶呢。我故意走到玉帝附近使劲长吸了口气。“哎呀,香,实在是【无极荣耀】太香了。这极品擎天茶可是【无极荣耀】世间罕有啊!不知道玉帝怎么拿个这么破的【无极荣耀】茶杯喝如此好茶啊?这不是【无极荣耀】糟蹋了东西吗?”

  “噗……”玉帝被我说的【无极荣耀】把口中的【无极荣耀】茶水全给喷了出去。虽然他换了用具摆设和身上的【无极荣耀】服装,但天庭毕竟是【无极荣耀】天庭,玉帝要仙女泡茶,仙女当然习惯性的【无极荣耀】就把玉帝以前经常喝地茶给送上来了,殊不知现在这状况就好象有个人在那边啃熊掌边跟你哭穷。

  “这个是【无极荣耀】天庭里剩的【无极荣耀】最后一点极品茶叶了。我们是【无极荣耀】看今天你来了,所以大家把好东西拿出来接待你。你走了之后我们这可就再也喝不到这么好地茶了!”太白金星这家伙真是【无极荣耀】狡猾狡猾的【无极荣耀】,姜果然还是【无极荣耀】老的【无极荣耀】辣。

  “哦,那还真是【无极荣耀】给我面子啊。”我故意端起茶假装要喝,送到嘴边又给放下了,同时我的【无极荣耀】眼睛里硬是【无极荣耀】逼出两行眼泪来。“不行,天庭带我如此之好,我怎么能坐视不理!这样吧!天庭既然爆发经济危机。那我看不如由我来出资帮你们缓解一下如何?”

  “你要给我们钱?”玉帝一听脖子都伸的【无极荣耀】跟长颈鹿一样了,估计是【无极荣耀】我给他的【无极荣耀】震撼太大。在他们的【无极荣耀】印象中我们行会地人基本都跟讨债鬼一样,可是【无极荣耀】我居然还说要给他们钱,你说玉帝能不惊讶吗?

  我故意很认真的【无极荣耀】点了点头,然后接着说。“我又不是【无极荣耀】那种忘恩负义的【无极荣耀】人,怎么可能真的【无极荣耀】看着天庭有难而不帮助,再说这又不是【无极荣耀】什么我不办不到的【无极荣耀】大事,只是【无极荣耀】钱的【无极荣耀】问题而已。对我来说不算什么的【无极荣耀】。”

  “啊!真是【无极荣耀】患难见真情啊!你真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好兄弟啊!”玉帝这会也不管什么形象了,抱着我一个劲地赞扬,反正拍马屁又不用钱,就是【无极荣耀】费点口水而已。

  我的【无极荣耀】嘴角不经意间划过一丝邪恶的【无极荣耀】笑容,不过玉帝他们谁也没看见。那笑容一闪即逝,我很快又换上了一幅悲天悯人的【无极荣耀】表情。“那么玉帝觉得我资助你们多少资金才可以解决你们的【无极荣耀】燃眉之急呢?”

  “这个……?”玉帝突然退后。然后微微一招手,附近的【无极荣耀】神仙都拿出了闪电般地身份围拢到了玉帝身边,然后一群人围了个圈一阵嘀咕,最后玉帝转过身来笑着伸出了一根手指。

  我一看玉帝的【无极荣耀】手指就能大致猜到他要多少了,不过我自然有我的【无极荣耀】打算。看到他打出的【无极荣耀】一,我立刻摇了摇头并伸出了五根手指,同时说道:“十亿水晶币怎么够?我看怎么着也要五十亿,玉帝您可千万别嫌少啊!再多小弟我也拿不出来了,这就是【无极荣耀】我能调动的【无极荣耀】极限了!”

  “啊?五十亿?”我知道玉帝为什么那么惊讶,因为他比出的【无极荣耀】一其实是【无极荣耀】一亿水晶币。我这一转身就给他增加了五十倍。他不惊讶才怪呢。但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钱是【无极荣耀】那么好拿的【无极荣耀】吗?

  “嘿嘿,主要是【无极荣耀】兄弟我最近要打仗。实在是【无极荣耀】没什么闲钱了!要不然也不会只拿出五十亿出来的【无极荣耀】。”

  玉帝听了我的【无极荣耀】话立刻喜笑颜开。玫瑰刚从他这里敲了差不多价值一百亿水晶币地好东西走,这会我又给送回五十亿来,多少也算填补了一些亏空。玉帝笑完之后立刻装模做样地说道:“可是【无极荣耀】天庭的【无极荣耀】这个经济状况你也看到了,我们一时之间大概是【无极荣耀】还不上什么钱地,你看这个……?”

  玉帝的【无极荣耀】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他就是【无极荣耀】假客气,意思就是【无极荣耀】不想还钱,让我以后也别要了,这五十亿就算送他们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我拿出五十亿这么大块肉来吊鱼,怎么可能空手而归?

  我在玉帝说完之后立刻慷慨激昂的【无极荣耀】说道:“玉帝你什么都别说了,我知道你的【无极荣耀】难处,也知道天庭的【无极荣耀】处事态度。其实按我的【无极荣耀】意思这比钱就算是【无极荣耀】赞助天庭的【无极荣耀】,根本不需要你们还的【无极荣耀】。”玉帝一听立刻激动的【无极荣耀】想说感谢的【无极荣耀】话,但是【无极荣耀】我却话锋一转抢在他前面继续说道:“但是【无极荣耀】我知道天庭是【无极荣耀】绝对不会占我们这些下界小行会的【无极荣耀】便宜地,玉帝您志向远大气质高洁。自然也不会接受施舍。”

  嘿嘿。管你三七二十一,我先给你的【无极荣耀】人品来个定性,要么你就豁出去老脸不要,要么你就给我打落牙齿和血吞。天庭爱面子那不是【无极荣耀】一天两天了,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因此他们是【无极荣耀】绝对不会不要脸的【无极荣耀】。要让天庭记住,有些便宜是【无极荣耀】不能占的【无极荣耀】。

  看玉帝脸色巨变。我立刻得意的【无极荣耀】跟着说道:“玉帝如此高义,我要是【无极荣耀】坚持不要。那就是【无极荣耀】看不起玉帝您,也是【无极荣耀】看不起天庭,所以我不能为了自己得到一个慷慨大度的【无极荣耀】名声就让天庭的【无极荣耀】名声毁于一旦,天庭高义我自然也不能小人了。”哇哈哈!先用高帽子把你们捧上天,看你们一会怎么下台。“所以,我决定还是【无极荣耀】按照借贷地方式算清楚,虽然这样别人会说我不够大方。但为了保住天庭的【无极荣耀】气节和玉帝地颜面,我受点委屈又能算的【无极荣耀】了什么呢?”哼,我就不信这段话出口天庭还敢拿我怎么样。

  玉帝显然是【无极荣耀】给我说懵了,不过旁边的【无极荣耀】太白金星到是【无极荣耀】反应够快,既然知道已经无法下台,那还是【无极荣耀】先搞清楚现在的【无极荣耀】状况比较好。“那个,请问下紫日仙友是【无极荣耀】打算怎么个借贷法啊?”

  “就按照一般的【无极荣耀】借贷原则,我出钱。天庭拿钱,然后咱们定个时间,按照时间表慢慢还钱。当然,为了不让别人戳天庭脊梁骨说摹疚藜僖裤们占我便宜,这个利息自然也就不能省掉了。”太白金星一听利息就知道要糟,可惜毕竟年纪大了。反应没咱快啊,结果又被我抢了先。“不过你们放心,我是【无极荣耀】不会跟你们收高利贷那么夸张的【无极荣耀】利息的【无极荣耀】,其实这个利息也就是【无极荣耀】为了保存天庭地名声,无非也就是【无极荣耀】意思一下。其实我个人并不是【无极荣耀】很在乎钱不钱的【无极荣耀】,所以你们也没必要还钱,干脆直接折成实物如何?”玉帝刚想插嘴我又抢先开口道:“对了,玉帝不是【无极荣耀】正在烦恼人太多养不起吗?我看不如都给我吧?我来帮天庭养着,这样天庭短时间内就不用再花钱养这么多天兵了。”

  “不……”

  “不用跟我客气。”我抢先道:“几个兵我还是【无极荣耀】养的【无极荣耀】起的【无极荣耀】,那我们接下来确定小还钱的【无极荣耀】时间和利息怎么算如何?”

  “这个……!”

  “不用这个那个的【无极荣耀】。我们冰霜玫瑰盟和天庭就是【无极荣耀】一家。不需要跟我客气。这个还钱的【无极荣耀】方法我看也不用出钱了,我觉得给我些天兵和神兽就不错。一方面持续降低天庭负担一方面又不会让外人戳天庭的【无极荣耀】脊梁骨,别人看起来好象还是【无极荣耀】我占了你们便宜,天庭绝对倍有面子。放心,我不在乎别人戳我脊梁骨,只要保住天庭地面子就行。”

  玉帝被我说的【无极荣耀】已经快不行了,但一直插不上话,只能在心里嘀咕:“再这么搞下去天庭就成乞丐窝了。”

  我当然清楚玉帝在想什么,但我压根就不会给他说出来的【无极荣耀】机会。“那个玉帝啊!我看天兵折算成资金回补我的【无极荣耀】损失其实就是【无极荣耀】我在帮天庭分担危机,所以不用算的【无极荣耀】那么贵,这样我还能帮你们多分担一些!所以,我觉得天兵全都按一折给我怎么样?”

  “一折?”玉帝刚叫出声就又被我打断了。

  “我知道玉帝怕我吃亏,不过不用担心,我完全成承担下来。不如这样,一折之后我再反利千分之五给天庭算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回报,这样我地负担也稍微小一些,天庭就不用那么计较了。”

  “反利?什么是【无极荣耀】反利?”

  “这个就说来话长了,你听我慢慢给你解释。……”

  我一口气跟玉帝他们乱侃了能有两个多小时,反正就是【无极荣耀】一大堆经济术语。总之天庭的【无极荣耀】神仙们算是【无极荣耀】彻底被我侃晕了,最后部分的【无极荣耀】商谈玉帝是【无极荣耀】真正体会到了当神仙的【无极荣耀】感觉,因为他一直在云里雾里一般的【无极荣耀】听着我在那演说,反正他是【无极荣耀】有听没没有懂。

  在我花了整整一个下午的【无极荣耀】时间和神仙们神侃之后一堆晕忽忽的【无极荣耀】神仙就和我签署了以下协议。

  关于冰霜玫瑰盟对天庭的【无极荣耀】资助协议:

  一、本着天庭和冰霜玫瑰盟友好互惠的【无极荣耀】原则,冰霜玫瑰盟将支付天庭总计为五十亿水晶币地特别贷款。资金分三次支付到位。除第一次一次性支付三十亿水晶币以外,后两次每次支付十亿水晶币。

  二、本着减轻天庭负担地原则,本协议生效日同时冰霜玫瑰盟可一次性从天庭调走五百万天兵及三种类型地神兽培植许可。

  三、考虑到天庭的【无极荣耀】偿还能力,特别贷款地偿还方式将改为实物偿还方式。天庭将于协议生效后三十个人界自然日开始偿还贷款,偿还方式为每次交送两百五十万天兵给予冰霜玫瑰盟,兵种比例可由冰霜玫瑰盟自行选择。每两次偿还的【无极荣耀】间隔时间为一个人界自然月,如天庭有能力可提前偿还下月之份额。总计偿还一百个月后结清欠款。

  四、关于本比资金的【无极荣耀】利息已经计入每月偿还范围内。如天庭某月未能按时提供足额天兵则每名天兵按每月产生一个水晶币地利益计算额外利息,提前输送天兵可按每天兵每月对应一金币的【无极荣耀】计算方式减少利息。

  五、关于特别补助资金交互过程中产生地额外利益差将全部使用天庭自行选择之特殊物品或人员进行偿还。但选择后必须经冰霜玫瑰盟同意方可生效。

  以上五条看着不多其实摹疚藜僖口容要多狠有多狠,要不是【无极荣耀】玉帝已经被我彻底侃晕,估计打死他也不会签的【无极荣耀】,但这东西毕竟是【无极荣耀】经过系统公证的【无极荣耀】协议,就算天庭也没办法翻悔的【无极荣耀】。

  签署完条约我立刻笑逐言开的【无极荣耀】收起协议准备扫荡物品然后闪人,可惜玉帝这家伙太有先见之明了,整个天庭现在已经什么都没剩下了。想找到值钱东西顺手牵羊还真不太容易,好在怎么说咱也带了这么多天兵回去,这趟总算没有白跑。

  说起来这份协议说白了就是【无极荣耀】我们行会用五十亿水晶币跟天庭签了比巨型合同,内容就是【无极荣耀】天庭每个月要向我们行会输送二百五十万天兵,而且要连续送一百个月才算完。这样计算下来天兵的【无极荣耀】价格简直就跟白捡一样,真是【无极荣耀】便宜的【无极荣耀】没话说。当然了,这五十亿咱是【无极荣耀】不可能全让冰霜出地,再说我也没那么多周转资金不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想法是【无极荣耀】卖兵。反正咱的【无极荣耀】天兵在本国和几个和我们行会友好的【无极荣耀】外国行会都很畅销。只要我肯卖,他们绝对是【无极荣耀】我拿多少出来他们就吃下去多少,你卖少了他们还会生气,根本不用担心卖不出来。我自己初步算了一下,只要每月把这二百五十万天兵中的【无极荣耀】五十万卖出去,剩下的【无极荣耀】二百万就等于一分钱没花的【无极荣耀】全到了我们行会。不过我估计玫瑰可能不会留下那么多,最可能的【无极荣耀】方法是【无极荣耀】卖掉一百五十万,每月只留一百万,这样我们行会也比较好安排天兵地任务,要不然NPC兵力过大也怪头疼的【无极荣耀】!我总不能三天两头和别人玩全面战争吧?

  当我带着协议回到艾辛格的【无极荣耀】时候还没来及把东西拿出来给大家看就看到一个人风驰电掣的【无极荣耀】冲到我面前一把抱住了我的【无极荣耀】双腿。“紫**一定要帮我啊!”

  “喂……阿修福德你快放开,你这是【无极荣耀】干什么啊?”

  “除非你答应出兵帮忙,否则我坚决不放。”阿修福德跟我耍起了无赖来。

  “你他娘的【无极荣耀】有点气概好不好!你们条顿武士不是【无极荣耀】号称不知道什么叫害怕地吗?”

  “我又不是【无极荣耀】条顿武士,我是【无极荣耀】领导者,是【无极荣耀】首领。如果我服软能救的【无极荣耀】了我的【无极荣耀】行会,我个人丢点面子也没什么。”

  “你到是【无极荣耀】会抓重点。”不管怎么说我和阿修福德都算是【无极荣耀】大老级的【无极荣耀】人物了。阿修福德的【无极荣耀】话我也能明白确实是【无极荣耀】硬道理。不过……这家伙也太恶心了!“喂,你先起来好不好?我什么时候说不帮你了?”

  “啥?”阿修福德一蹦三尺高回头怒视着红月。“紫日说他没说。你怎么跟我说摹疚藜僖裤们行会不想帮我们守城啊?”

  红月立刻一幅理直气壮的【无极荣耀】样子用比阿修福德更大的【无极荣耀】声音吼了回去。“我是【无极荣耀】说了不打算帮你们守城,可是【无极荣耀】我们计划好了一个围魏救赵的【无极荣耀】计策,谁让你不听完就跑的【无极荣耀】?”

  “啊?是【无极荣耀】这样吗?”阿修福德一幅我很单纯的【无极荣耀】表情在那装傻。

  我拍了拍阿修福德地肩膀道:“我怎么觉得你最近越来越像街头小混混了?你们阿修福德家族地贵族气度都哪去啦?”

  “这个说起来还得怪你。”阿修福德反击道:“你们中国有句话叫什么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我就是【无极荣耀】跟你走的【无极荣耀】太近所以被你染黑了。”

  “你居然敢说是【无极荣耀】我把你染黑了?好。我决定不帮你了。”

  “别啊!我认输,我自己黑还不行吗?不过话说回来,你们玩那什么围魏救赵我到是【无极荣耀】明白,可问题是【无极荣耀】你们围魏没啥问题,我这当赵地可得顶着全部的【无极荣耀】压力啊?你就没点啥意思吗?”

  “我说摹疚藜僖裤大老远跑艾辛格来干什么呢!感情是【无极荣耀】来要好处的【无极荣耀】啊?”

  “嘿嘿,说起来这事还都是【无极荣耀】你们害的【无极荣耀】,要不然也不会把我们铁十字军牵连进来。日本人和我们又没仇,还不都是【无极荣耀】在替你们背黑锅?你出点血难道不应该吗?”

  “那这次地好处你别要就是【无极荣耀】了。”

  “好处我们凭什么不要?就算有好处那也是【无极荣耀】我们自己靠本事拿的【无极荣耀】。为什么不要?总之你不给我点好处我就赖摹疚藜僖裤这了。”

  “行了行了,我算怕了你了!”我无奈地拿出了那份刚和天庭签署的【无极荣耀】协议,其实之前提到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总则,后面还有一大堆的【无极荣耀】细节,整整写满了一张十多米长的【无极荣耀】卷轴。

  阿修福德拿着卷轴一行行看了好半天,最后才大叫道:“你们国家的【无极荣耀】天庭也太好骗了吧?这东西明显就是【无极荣耀】单方面条约吗!你看这数字折算过来几乎跟强买一样,你们也太黑了吧?”

  “这你就不用管了。总之你知道我们有个每月二百五十万天兵的【无极荣耀】稳定供应就行了。我地意思是【无极荣耀】从这里挖一部分卖给你,当然价格不可能这么便宜,利润我还是【无极荣耀】要的【无极荣耀】,毕竟这价格是【无极荣耀】我豁出老脸去硬刮回来的【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人情在里面抵消了部分资金,这种无形花费你必须要认帐。”

  阿修福德平时跟我装傻冲愣关键时刻可一点不含糊,一听我的【无极荣耀】话立刻点头道:“这样。我一次性提十亿水晶币给你,以后每月给你五千万水晶币。你今天给我八十万天兵,以后每月给我五十万天兵,再多我实在出不起了。”

  我略微想了一下,然后点头道:“理论上我同意你的【无极荣耀】要求,但还得加个附属协议,那就是【无极荣耀】这些天兵你不能对外卖。而且绝对不能用他们做对我们行会不利的【无极荣耀】事情。”

  “成交。”

  阿修福德签完协议之后立刻把一份文件递给我道:“这是【无极荣耀】红月刚给我看的【无极荣耀】你们地进攻协调手册,我觉得有些地方还得改改,你再看看。”

  我接过被阿修福德画的【无极荣耀】乱七八糟的【无极荣耀】手册大致翻了一下,可是【无极荣耀】上面的【无极荣耀】东西太多一时还真看不完,无奈只好把军神叫来帮忙。军神翻书的【无极荣耀】速度绝对不比点钞机数钱慢多少,哗啦啦的【无极荣耀】一遍翻过来之后到把阿修福德给吓了一跳。

  “你这朋友看书速度也太夸张了吧?”

  我凑到阿修福德耳边小声地说道:“感觉如何?”

  “什么如何?”

  “我上说摹疚藜僖裤觉得我这个手下的【无极荣耀】效率如何?”

  阿修福德点点头。“绝对一流。”

  “想不想买一台?”

  “买?……一台?”阿修福德的【无极荣耀】表情瞬间变的【无极荣耀】很夸张。“难道他是【无极荣耀】……?”

  我赶紧按住他的【无极荣耀】嘴。“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哦,我了解了。这东西你们真的【无极荣耀】能卖?国家进出口限制里没这玩意吧?”

  “喂喂,你这德国工业集团太子是【无极荣耀】怎么当的【无极荣耀】啊?这你都不明白?这么说吧。你说美国人限制对中国的【无极荣耀】高科技产品的【无极荣耀】出口,但是【无极荣耀】为什么他们不限制向中国出口飞碟呢?”

  阿修福德也不是【无极荣耀】傻蛋。立刻惊叫道:“这东西中国政府还不知道已经研制成功了?”

  我微笑着点点头。其实心里则在嘀咕:“中国政府确实是【无极荣耀】不知道军神的【无极荣耀】研究成功,但就算知道也一样敢向外卖。因为军神只是【无极荣耀】大型管理电脑。而且半生物半电子电脑存在不可复制性,卖出去也不会造成技术扩散,根本不需要禁止出口。当然了,我换个说法说出来阿修福德对咱地态度可就好了不少了,毕竟他以为这是【无极荣耀】我瞒着中国政府偷偷决定卖给他地东西,怎么能不给我加点感情分呢?”

  “对了,你到底要多少?”我问阿修福德。“这可不是【无极荣耀】家用电脑。生产起来很麻烦的【无极荣耀】!”

  阿修福德忽然有些不好意思地问:“那个……卖技术吗?”

  我点点头:“价钱合适到是【无极荣耀】可以卖,问题是【无极荣耀】……!”

  “得。你别说了,我估计我也买不起。那成品一台多少钱?”

  “那得看你打算干什么了。这东西叫做战场信息管理中心,其实就是【无极荣耀】个全自动无人管理平台,但根据不同的【无极荣耀】需要必须做专向优化。国家内政服务系统每台三百亿人民币,综合战场管理系统八十亿就可以买到,局部战场指导型一亿就OK。”

  “那你们这台?”阿修福德指着军神问我。

  “他是【无极荣耀】原始型号,要说功能大概和国家内政服务系统类似。但因为没做过优化,所以实际运算效果在综合战场管理型和局部战场指导型的【无极荣耀】性能之间。”

  “他都能做些什么?”

  “可以指挥士兵,而且……精确到单兵。”

  阿修福德惊讶的【无极荣耀】再次看了眼军神然后问道:“单兵指引?”

  我点点头:“有他在低级军官什么的【无极荣耀】有没有都无所谓了,而且他可以精确地计算每一件事并根据战场环境大致推算一段时间后的【无极荣耀】战场局势并提前做出反应。我们以前还用他猜测过敌人首脑地行为模式,结果命中率高达百分之七十多。”

  “靠,那不是【无极荣耀】等于把对方指挥官都变成自己的【无极荣耀】间谍了?”

  “理论上差不多。”

  阿修福德皱着眉头说道:“这东西不是【无极荣耀】游戏里用的【无极荣耀】东西,你们拿来用估计也就是【无极荣耀】测试一下性能,我可玩不起。但我们国家绝对用的【无极荣耀】到,等我回去以后问下我家老头,了解个大概情况再和你说,不过我估计肯定会买个几台的【无极荣耀】,这么好的【无极荣耀】东西不买是【无极荣耀】傻瓜。”

  “没关系,这东西反正本来也没打算。只是【无极荣耀】随口一说,看在大家的【无极荣耀】关系上你想要就卖你,不要也无所谓。”

  “那么战场地事情你说怎么办?”阿修福德虽然是【无极荣耀】对我说,但眼睛已经转到了军神身上,毕竟他修改的【无极荣耀】手册是【无极荣耀】军神看的【无极荣耀】,我根本连看都没看完。

  军神在得到我的【无极荣耀】眼神示意后立刻说了起来:“修改总体来说还是【无极荣耀】可行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有些地方还需要完善,比如说摹疚藜僖裤说的【无极荣耀】那个什么分散兵力的【无极荣耀】问题,我们看完全就是【无极荣耀】败笔。在我们的【无极荣耀】手册里已经说清楚了,聚集兵力是【无极荣耀】为了重点防御要害城市。反正之后就可以占领敌人地大量城市。到时候你们会发现自己的【无极荣耀】人手根本就不够管理这么多城市而不得不放弃一些小城市。既然以后必然要放弃,那现在再浪费兵力去防守不是【无极荣耀】在浪费兵力吗?万一就为了那点兵力而使某个大型城市失陷。那样的【无极荣耀】结果我想你也不想看到吧?”

  “那你有什么办法吗?”我随口问了一下。

  军神迅速的【无极荣耀】说道:“虽然阿修福德的【无极荣耀】意见不可行却给我们提出了一个创造性的【无极荣耀】意见,你们两个也知道,我缺乏创造思维,但整理已经出现地想法我比你们要全面和细致的【无极荣耀】多。阿修福德的【无极荣耀】建议虽然无法采纳却开出了一条思路,那就是【无极荣耀】我们为什么要把这些小城市白白送出去呢?我们完全可以卖掉吗!”

  “卖掉?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啊!”我和阿修福德都叫了起来。日本人联合法国势力进攻铁十字军就是【无极荣耀】为了要吸引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兵力,而那些小城市我们是【无极荣耀】守也不好不守也不好,与其这样不如直接在战斗开始前把它们全都卖掉。反正日本人的【无极荣耀】目标是【无极荣耀】吸引我们,他们肯定不希望把不相干的【无极荣耀】行会卷进来增加自己的【无极荣耀】负担,所以卖出去的【无极荣耀】城市就是【无极荣耀】绝对安全的【无极荣耀】。虽然我们会为此损失这些小城市,但毕竟钱到手了。单从资金总量上来说并不亏本,况且就像军神说的【无极荣耀】,反正战后我们也管不过来那么多行会,与其到时候再卖不如现在先精简一下,把一些管不到地或者没必要地城市全都卖出去。

  这个想法一确定下来我们之后的【无极荣耀】事情都好办多了,因为没什么顾虑了。军神把阿修福德地计划一通大改之后迅速写了一份新手册,我们审核过之后觉得都非常不错。于是【无极荣耀】决定就按这个东西办。

  阿修福德拿着协作手册离开后我又把玫瑰叫了回来,铁十字军卖城市我们也得卖。本行会一项注重精兵政策,所以人员实在太少,平时都靠NPC大军撑场面,可这种大型战役中我们必然是【无极荣耀】有照顾不过来的【无极荣耀】时候,还不如也先处理掉一些位置不好或者没什么价值的【无极荣耀】城市为好。

  玫瑰听了我的【无极荣耀】意见之后立刻开始活动起来联系各个行会地首脑搞了个城市拍卖会。可能是【无极荣耀】我这个会长干的【无极荣耀】太不称职,直到今天卖城市我才知道我们行会地城市总量居然已经突破两位数了,我自己都不知道这些城市是【无极荣耀】什么时候打下来的【无极荣耀】。

  红月看我那么惊讶的【无极荣耀】样子就对我解释道:“其实也不是【无极荣耀】你不称职。主要是【无极荣耀】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军团分工太细,每个领导者自己带着一帮人在外面打仗,除了各自带的【无极荣耀】兵,别人都不知道他们在干什么。就好象修罗紫衣带的【无极荣耀】冰霜玫瑰盟美国方面军,他们在美国都已经占领了六座城市了,可是【无极荣耀】我们居然都不知道。至于我这边在日本方面那就更不用说了,有时候一天打下两三座城市都是【无极荣耀】有的【无极荣耀】,这些城市虽然大部分都当即就卖出去了。可毕竟有些位置特别好地还是【无极荣耀】被留了下来,要不是【无极荣耀】你今天说要卖掉一些城市精简一下行会规模我们自己都不知道原来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城市居然有这么多。”

  在我和红月说话的【无极荣耀】这会工夫玫瑰已经把国内和一些外国行会的【无极荣耀】人都约了过来,咱毕竟还挂着个世界第一行会的【无极荣耀】名头,邀请函的【无极荣耀】份量还是【无极荣耀】很重的【无极荣耀】,那些国际型行会都还要给我们几分面子。听说我们要卖城市那些人当然要到场,一来可以卖我们个面子。二来他们也知道我们行会留下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好城市,现在买下来肯定能捞到不少好处。

  当然,所有事情都是【无极荣耀】有两面性地。在我们和各国行会热闹的【无极荣耀】开着拍卖会的【无极荣耀】时候,鬼手信长正带着一大帮反冰霜联盟的【无极荣耀】人在一起开会。

  影舞者最先开口:“你们觉得冰霜玫瑰盟这个时候卖城市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针对我们?”

  鬼手信长摇了摇头:“现在看来我们的【无极荣耀】计划还没有泄露,按说不应该,可这样的【无极荣耀】巧合实在是【无极荣耀】……!”

  一个韩国行会地会长忽然道:“冰霜一口气卖出去这么多城市,他们的【无极荣耀】剩余兵力肯定会全部集中到剩下的【无极荣耀】几个城市里,这就平白增加了我们突袭的【无极荣耀】难度。”

  一个穿的【无极荣耀】很暴露的【无极荣耀】韩国MM也道:“我算过了,卖掉的【无极荣耀】城市在冰霜现在占有的【无极荣耀】城市中超过半数,也就是【无极荣耀】说除了艾辛格之外其他城市的【无极荣耀】防卫力量都将翻倍。这样下去我们的【无极荣耀】胜算就等于是【无极荣耀】减半了。你们觉得我们还有必要继续施行计划吗?”

  “开弓没有回头箭,计划已经启动。我们动用了这么大地人力物力,一旦放弃那这些东西就等于全部白扔了,我们不能放弃。”影舞者这会到是【无极荣耀】变地比谁都坚决起来了。

  “可是【无极荣耀】万一……!”

  鬼手信长轰的【无极荣耀】一声拍碎了面前地桌子。“没有万一,我们一定会赢得最终的【无极荣耀】胜利。”

  “这是【无极荣耀】多方联合会谈,不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行会内政会议,请注意一下你的【无极荣耀】语气。”说话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个法国人,虽然看起来很年轻,但眼睛中闪烁的【无极荣耀】光芒却说明了这是【无极荣耀】个思维敏锐的【无极荣耀】人。

  “尚克斯,你这话是【无极荣耀】什么意思?”鬼手信长明显不大高兴。

  尚克斯冷笑了一声。“联合行动是【无极荣耀】建立在利益的【无极荣耀】基础上的【无极荣耀】,如果我们判定此战的【无极荣耀】利益已经不存在,撤出也是【无极荣耀】理所当然的【无极荣耀】事情。但是【无极荣耀】目前为止我还是【无极荣耀】认为此事有执行的【无极荣耀】价值,所以我还坐在这里。但你最好注意自己的【无极荣耀】态度,虽然你是【无极荣耀】这个临时联盟地总指挥。但我们并不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手下,暂时听候调遣也只是【无极荣耀】出于利益的【无极荣耀】考虑。我听说在你们日本和韩国,上司是【无极荣耀】可以随意打骂侮辱下属的【无极荣耀】,但我是【无极荣耀】法国人,我们崇尚自由,你们的【无极荣耀】那套东西最好不要带到我们身上,再说我也不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下属。”

  “我看还是【无极荣耀】先让我们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无极荣耀】习惯问题抛到一边为好。不然还没等和冰霜玫瑰盟打起来我们自己内部就先打开内战了。”

  “那么你们认为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尚克斯问道。

  那个韩国MM道:“冰霜玫瑰盟这个时候卖城市说起来确实是【无极荣耀】我们地运气不好,但反过来想一下。他们没有发现我们的【无极荣耀】秘密这又何尝不是【无极荣耀】我们地运气呢?”

  “说的【无极荣耀】有道理,但我们现在总不能还按原计划办吧?以原先的【无极荣耀】兵力我估计我们根本就无法吸引足够的【无极荣耀】冰霜玫瑰盟兵员,如果这个战略目的【无极荣耀】无法达成,你们之后的【无极荣耀】行动也就只能放弃了。”

  “可是【无极荣耀】我们已经没有多余的【无极荣耀】兵力提供你们使用了啊!”坐在鬼手信长身边地一个全身都罩在斗篷中的【无极荣耀】家伙说道。

  “没有兵也得想办法搞到兵。这次卖城市的【无极荣耀】可不止冰霜玫瑰盟一家,铁十字军也卖掉了差不多三分之一的【无极荣耀】小型城市,我总感觉这不太对劲。精简之后他们的【无极荣耀】城市数量下降,兵力也会相对集中起来。这样我们根本就没办法威胁到铁十字城的【无极荣耀】安全了。那座该死的【无极荣耀】铁十字城是【无极荣耀】完全仿照艾辛格修建的【无极荣耀】,城墙高地吓死人,我可不想用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士兵去填那深不见底的【无极荣耀】护城河。”

  “尚克斯你先冷静一下,城市毕竟是【无极荣耀】死的【无极荣耀】,没有人的【无极荣耀】话谁都能翻过去。”

  “可现在的【无极荣耀】问题是【无极荣耀】他们地城墙上全是【无极荣耀】人,你们难道真的【无极荣耀】想让我们拼和两败俱伤不成?”尚克斯的【无极荣耀】话已经明显带着火气了。

  鬼手信长忽然道:“要不然这样,我们这些负责主攻的【无极荣耀】行会再给你们凑一个亿出来,然后你们去买些NPC军团。我想应该足够应付了吧?”

  “一亿?”尚克斯气愤的【无极荣耀】问道:“你知道铁十字军的【无极荣耀】兵力基础是【无极荣耀】多少吗?一亿只够填城墙的【无极荣耀】,想真正威胁到这座城市根本不够用。”

  一直没说话的【无极荣耀】红莲凤凰忽然开口道:“你们的【无极荣耀】任务是【无极荣耀】佯攻,又没谁让你们真的【无极荣耀】把铁十字城打下来,只要足够威胁到他们就可以了。”

  “可我地兵力一摆出来他们就能看出来城市是【无极荣耀】否守地住了,如果我不做出真要打下铁十字城的【无极荣耀】样子他们根本就不会害怕,到时候万一他们不向冰霜玫瑰盟求援。最后倒霉地还是【无极荣耀】你们自己。”

  “那这样吧!”鬼手信长无奈的【无极荣耀】道:“我让他们帮你再凑一个亿出来,然后我个人贴补你一个亿,再多我们就实在没办法了!”

  尚克斯也点了点头:“那我就尽量用这些兵吓吓他们吧!但我先说好,到时候调不出冰霜的【无极荣耀】人你们可别怪我。”

  一个一直窝在角落里的【无极荣耀】韩国行会会长忽然小声插嘴道:“一般来说冰霜玫瑰盟没道理突然卖城市吧?他们该不是【无极荣耀】要准备进攻什么人才提前精简行会编制啊?”

  要是【无极荣耀】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人听到他的【无极荣耀】话肯定会赞这家伙够聪明,可惜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他们都没重视这个小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说的【无极荣耀】话,本来他就不是【无极荣耀】什么大行会的【无极荣耀】人,在这样的【无极荣耀】联盟中说话也是【无极荣耀】得靠实力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说摹疚藜僖裤有脑子别人就一定要听你的【无极荣耀】,至少日本人和韩国人都深信拳头大的【无极荣耀】人才适合当老大。

  在忽略了本次会议中最重要的【无极荣耀】一句话的【无极荣耀】前提下之后的【无极荣耀】会议也理所当然的【无极荣耀】没能讨论出什么实质性的【无极荣耀】东西来,无非就是【无极荣耀】各行会搞钱增兵。其他的【无极荣耀】基本还是【无极荣耀】按照原先的【无极荣耀】计划施行下去。

  基本上就在此次会议进行的【无极荣耀】同时我们的【无极荣耀】拍卖会也取得了圆满成功。本行会出售的【无极荣耀】城市不管是【无极荣耀】战略位置还是【无极荣耀】内部建设都堪称样板工程,因此价格也被炒的【无极荣耀】非常之高。不过在行会里的【无极荣耀】人都在欢呼雀跃的【无极荣耀】同时我和玫瑰却极有默契的【无极荣耀】发现了一个我们期待已久的【无极荣耀】现象。那就是【无极荣耀】这些国际行会的【无极荣耀】资金明显都越来越丰富起来了。

  《零》地最初设计就是【无极荣耀】为了搞跨别国的【无极荣耀】经济。而在社会链条被切断的【无极荣耀】同时它会使社会状况出现不正常的【无极荣耀】虚假繁荣,现在看到这些行会个个出手大方,明显是【无极荣耀】各国的【无极荣耀】经济链条已经出现了很严重的【无极荣耀】问题了,下一步估计就是【无极荣耀】全盘崩溃了。不过以目前的【无极荣耀】状况来看,我们似乎是【无极荣耀】低估了《零》对资金地吸纳速度,如果这样疯狂发展下去,搞不好大崩溃会来的【无极荣耀】预想地要早。这对我们可不是【无极荣耀】什么好事情。

  玫瑰悄悄的【无极荣耀】靠到我身边小声的【无极荣耀】说道:“发现了吗?看来我们的【无极荣耀】计划似乎走的【无极荣耀】太快了!”

  “那怎么办?这难道还能踩刹车吗?”

  “其实有个办法可以缓解这个虚假繁荣的【无极荣耀】发展速度。”

  “你是【无极荣耀】说赶一部分人出去?”

  玫瑰点点头,明显是【无极荣耀】和我想到一块去了。“只要把部分人赶出游戏。那么这些人就只能在现实世界生存,他们的【无极荣耀】存在会使社会链条得到短暂地修复,这样就可以延缓我们的【无极荣耀】发展脚步了。但是【无极荣耀】这个度必须掌握好,打击的【无极荣耀】太厉害搞不好就变成帮助那些国家软着陆了,要是【无极荣耀】打击的【无极荣耀】太少可能还不足以限制《零》的【无极荣耀】过度发展!”

  “谁叫你当初把《零》的【无极荣耀】资本吸纳模式搞的【无极荣耀】那么夸张,现在《零》本身都快发展成一只金融怪兽了!前几天我询问女娲本集团的【无极荣耀】帐目状况时才知道《零》内部居然卷进了七万万亿人民币地无形资产,结果搞的【无极荣耀】本公司现在是【无极荣耀】流动资金过多。反而让那些投资部门都不知道要怎么运转了。上个月的【无极荣耀】利润回报率连以前的【无极荣耀】三分之一都不到,真是【无极荣耀】搬石头砸自己的【无极荣耀】脚!”

  玫瑰安慰我道:“我们在打击的【无极荣耀】毕竟是【无极荣耀】全世界地经济体系,龙缘怎么算也是【无极荣耀】个国际性的【无极荣耀】大型集团,砸到自己也是【无极荣耀】正常情况。”

  “我到不担心钱的【无极荣耀】问题,至少到现在为止龙缘依然有超过八个百分点的【无极荣耀】资产回报,在国际企业中还算过的【无极荣耀】去。我真正担心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把这些钱全砸自己手里,搞成内部经济环就麻烦了!”

  玫瑰也皱着眉头说道:“这到是【无极荣耀】个问题,可惜还不能拿这些钱去买别国的【无极荣耀】物资。现在各国的【无极荣耀】经济体系已经到了崩溃的【无极荣耀】边缘。别国又不是【无极荣耀】没有经济专家,他们也都知道情况危急,只是【无极荣耀】他们无力扭转局面而已。可如果我们拿这些钱去买他们的【无极荣耀】产品就会让他们地经济产业链彻底崩溃掉,这样下去不但不能减缓发展速度搞不好还会提前导致经济危机全面爆发。”

  玫瑰说地这个道理其实很好理解,这就好象一个坐在马路边等活干的【无极荣耀】工人。他只要不干活就没钱吃饭,可现在他已经很久没吃饭了。继续坐着等工作到没什么,一旦真有人雇他,那他只要一站起来就会立刻饿晕过去。目前各国地经济体系也就是【无极荣耀】这么个情况。《零》抽走了资金、消费群体以及劳动力,这三管齐下很快就打破了经济链条,而经济就像是【无极荣耀】条河,如果资金不在其中流动起来,哪怕这个环节中的【无极荣耀】每个个体都握着钱和物资,那经济体系依然会崩溃。

  别人都在庆祝卖掉不用的【无极荣耀】城市大赚了一笔,我和玫瑰却只能靠在一起愁眉苦脸,可怜我们两个还不能让别人知道。这里的【无极荣耀】人虽然都是【无极荣耀】行会首脑。但我们俩真正在做的【无极荣耀】事情除了紫月和军神之外还真的【无极荣耀】谁也不能说。

  “喂。你们两个在那谈什么呢?”红月突然从我和玫瑰的【无极荣耀】背后冒了出来。

  “没什么,在说拍卖会的【无极荣耀】事。”我赶紧岔开话题道:“对了。拍卖所得去税之后我们还剩多少可支配资金?”

  “七亿多点。”

  我听完又转身问玫瑰:“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流动资金还剩多少?”

  “只剩不到一千万了,你要干什么?我们最近天兵买的【无极荣耀】太多了,虽然单位价格便宜的【无极荣耀】要死,可这一口气我们都快买了两三千万的【无极荣耀】天兵了,哪还有闲钱啊?”

  “我在想钢城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需要去欧洲光明神殿打点打点。”

  “去那干什么?光明神殿现在不是【无极荣耀】都不做主了吗?”红月好奇的【无极荣耀】问道。

  “嘿嘿,就是【无极荣耀】因为他们不行了才要打点。我想看看有没有可能从欧洲光明神殿敲点中坚力量出来。”

  “还敲?你知道不知道我们行会后来派人去天庭联络后续事物地时候在南天门看到了什么?”

  “看到了什么?”我好奇的【无极荣耀】问红月。

  红月笑着说道:“一块牌子。”

  “牌子?”

  “嗯,南天门外面现在竖了块大牌子上面写了一大通风水天道之类的【无极荣耀】东西,我们的【无极荣耀】人总结了一下大致可以归纳为天庭最近和名字中带有紫字的【无极荣耀】男性相克,如果有这样的【无极荣耀】人进入南天门会影响天庭和这个人自己的【无极荣耀】运势,所以凡是【无极荣耀】名字中带紫字地男性都不要进南天门为好。”

  “靠,他们就直接挂个牌子写紫日与狗不得入内得了!”

  玫瑰听了也忍不住笑着说道:“我估计天庭肯定是【无极荣耀】想这么写来着,不过为了怕你发火所以写的【无极荣耀】婉转了一点。”

  “靠。这样写我就不发火了?下次去肯定要再敲他们点东西,不过我得先想个办法混进去再说。”

  “你还是【无极荣耀】老实点去欧洲光明神殿找找那什么中坚力量吧!”

  “了解。你们先忙着,我去也。”我说着转动了手上地传送戒指直接进入艾辛格的【无极荣耀】跨国传送阵,然后通过传送阵到达天宇城之后再传送到法国新光明神殿所在位置。

  由于我个人的【无极荣耀】干涉,现在的【无极荣耀】法国有着两个完全独立的【无极荣耀】光明神殿系统,其中一支是【无极荣耀】以玛利莲.西雨达这个原先的【无极荣耀】正牌光明女神为首的【无极荣耀】光明神殿,但通常情况下我们管这个叫旧光明神殿。另外一支则是【无极荣耀】由菲林迪尔这个原先地候补女神组建的【无极荣耀】光明神殿,我们一般管这个叫新光明神殿以区分玛利莲的【无极荣耀】那个旧神殿系统。不过不管是【无极荣耀】她们哪支光明势力。现在所用的【无极荣耀】神殿建筑都是【无极荣耀】新盖的【无极荣耀】,因为最初的【无极荣耀】光明神山已经被本大爷的【无极荣耀】艾辛格移动要塞给轰平了。

  虽说两边都是【无极荣耀】光明神殿,不过毕竟支持者不同,所以势力也不太一定。玛利莲这个原先的【无极荣耀】女神似乎比较受到玩家们地青睐,但原先没分裂前的【无极荣耀】欧洲光明神殿那些元老基本都不太支持她,所以她的【无极荣耀】势力主要集中在玩家中,看起来像个行会领导人多过女神。菲林迪尔这边虽然原先是【无极荣耀】候补女神,不过由于得到过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强力支持。所以现在势力发展的【无极荣耀】比较大,而且自己的【无极荣耀】NPC势力体系比较完备。严格来说《零》地主系统依然是【无极荣耀】以菲林迪尔的【无极荣耀】这支神殿势力为主的【无极荣耀】,因为很多业务办理都要到她的【无极荣耀】神殿才能办,玛利莲那边一般只是【无极荣耀】发布些任务什么的【无极荣耀】。不过考虑到系统业务是【无极荣耀】不能随便更改的【无极荣耀】,任务却可以随意安排这个特点,反到是【无极荣耀】玛利莲那边比较值得玩家们去巴结。毕竟你要是【无极荣耀】光明系的【无极荣耀】护士到了升阶级别。菲林迪尔这边就算看你不顺眼也必须帮你办手续,而玛利莲那边只要看你不顺眼就可以不发任务给你,或者给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你完不成或完成了也没奖励的【无极荣耀】垃圾任务。

  尽管两边的【无极荣耀】势力各有千秋,但毕竟不能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所以在对外地制约能力上就明显没有统一地黑暗神殿那么强了。不过我个人觉得这样对我们行会好处更大,再说这个分裂的【无极荣耀】局面貌似也是【无极荣耀】我一手造成地。现在继续和他们双方保持关系也是【无极荣耀】为了能更好的【无极荣耀】利用他们的【无极荣耀】势力,虽说阴险了一点,但对光明神殿这种恐怖份子级别的【无极荣耀】组织最好还是【无极荣耀】不要太仁慈的【无极荣耀】好。

  啥?你说光明神殿不是【无极荣耀】恐怖份子?去翻翻资料就可以查到,美国人曾说过:“原教旨主义者都是【无极荣耀】恐怖份子。”虽然这话有点以点盖面的【无极荣耀】嫌疑,但总体来说还是【无极荣耀】得到了世界各国的【无极荣耀】认可。也就是【无极荣耀】说大家公认原教旨主义者的【无极荣耀】确都是【无极荣耀】恐怖份子。至于什么是【无极荣耀】原教旨主义者。这个很好理解。不管你信奉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什么宗教、政体或者文化,这都无所谓。但只要你认为必须以武力将自己信奉的【无极荣耀】这种宗教、政体或者文化强行推广给全世界的【无极荣耀】人民,那你就是【无极荣耀】原教旨主义者。

  光明神殿信奉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光明力量,而且他们一直就明目张胆地在喊:“凡不是【无极荣耀】光明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邪恶的【无极荣耀】,都必须被净化。”听听,这都不叫原教旨主义,还有什么叫?更何况人家不光嘴上喊喊,人家还组建了光明骑士团,而且还三天两头对黑暗神殿发动征讨。这绝对是【无极荣耀】行动派的【无极荣耀】恐怖份子的【无极荣耀】行为。你说这样的【无极荣耀】组织要是【无极荣耀】让他们闲下来了,他们还不成天计划着“净化”这个“拯救”那个啊?反正在我看来被净化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铁死。被拯救地也未必就能好到哪去。反正人家管杀人也叫拯救。

  一边想着我已经来到了菲林迪尔所在的【无极荣耀】新光明神殿,不管怎么说摹疚藜僖靠前我们地关系还是【无极荣耀】比较贴近一些的【无极荣耀】。至于玛利莲那边,我们基本已经处于半敌对状态了。

  我刚走到神殿大门口就听哗啦一声,两柄剑顶在了我的【无极荣耀】胸前挡住了我的【无极荣耀】去路。“邪恶的【无极荣耀】黑暗生物,居然敢入侵神圣的【无极荣耀】光明之地,我命令你马上跪在神殿之前接受我等的【无极荣耀】净化。”

  光明守护骑士地呵斥声立刻吸引来了附近正等待上去办理私人业务的【无极荣耀】朋友的【无极荣耀】那些玩家的【无极荣耀】眼球。由于光明系力量以辅助和治疗系法术居多,所以玩家队伍中的【无极荣耀】护士们基本都是【无极荣耀】这里出来的【无极荣耀】。考虑到护士们特别需要保护,所以连转职都要带着练级队伍一起来。可是【无极荣耀】练级队伍里的【无极荣耀】成员身份比较杂。不少像我一样带邪恶属性的【无极荣耀】进了神殿肯定要倒霉,所以后来大家就养成了习惯,只要不是【无极荣耀】光明职业地一般都在神殿前的【无极荣耀】阶梯下面等,这会这群百无聊赖的【无极荣耀】人发现我被拦了下来立刻就围了上来想看看热闹顺便消磨下时间。

  我根本理都没理眼前的【无极荣耀】光明骑士。以前见到这样守门的【无极荣耀】NPC我一项都是【无极荣耀】低声下气委曲求全,但我有什么办法?那时候咱等级才三四百级,面对八九百级的【无极荣耀】NPC护卫咱还能怎么着?再说了,那时候冰霜相对于这些大型NPC势力来说只是【无极荣耀】众多地合作者中不起眼的【无极荣耀】一个小行会,我不委曲求全一点难道还要人家来主动巴结我不成?但是【无极荣耀】。现在情况不同了。我已经一千多级了,NPC的【无极荣耀】战斗力本身就比不过同级的【无极荣耀】玩家,何况是【无极荣耀】高出了一二百级的【无极荣耀】人物。还有,现在的【无极荣耀】冰霜已经不是【无极荣耀】当初那个空有发展潜力的【无极荣耀】小行会了,现在我们也是【无极荣耀】跺跺脚地球都要抖三抖的【无极荣耀】超级行会了,像欧洲光明神殿这样的【无极荣耀】过弃组织根本没资格在我们面前耀武扬威。

  看到我丝毫不停。两名骑士立刻发火了。其中一人举剑就砍,我仅仅用两根手指就夹住了他伸来的【无极荣耀】长剑,跟着轻轻一弹,叮地一声,长剑应声而断,骑士踉跄着退了还几步才站稳。

  眼前地两个只是【无极荣耀】神殿外围的【无极荣耀】护卫,连精锐都算不上,级别刚到八百级,我却已经有一千一百二十二级了,整整比这家伙高了三百多级。实力当然不在一个水平线上。相当初我才四五百级地时候。那些八百级的【无极荣耀】NPC也可以像刚才那样玩我。

  夹断了骑士长剑之后我瞪了一眼另外那个傻在一边的【无极荣耀】骑士。“你俩新来的【无极荣耀】啊?”

  “啊?”骑士被我问的【无极荣耀】一愣,气势立即被我压了下去。王八之气那种东西确实是【无极荣耀】存在的【无极荣耀】。但不是【无极荣耀】身体上随意散发出来的【无极荣耀】气息,而是【无极荣耀】指一种对别人精神上的【无极荣耀】压制,这种很霸道的【无极荣耀】气质通常需要眼神、语气以及动作的【无极荣耀】微妙配合,如果非要给它找个类别,我认为王八之气其实应该算是【无极荣耀】一种入门级的【无极荣耀】催眠术。眼前的【无极荣耀】骑士现在就处于咱王八之气的【无极荣耀】绝对锁定中,整个人都冷汗直冒,感觉就像是【无极荣耀】被豺狼盯上的【无极荣耀】兔子。我看效果差不多了就背着双手很潇洒的【无极荣耀】走上去快速但很轻的【无极荣耀】踢了那家伙一脚。“喂,问你话呢?”

  “嗯?哦……我……诶……我和他都是【无极荣耀】上个月新近级的【无极荣耀】骑士,以前我们是【无极荣耀】光明军团的【无极荣耀】普通步兵。”

  “光明军团的【无极荣耀】步兵?你是【无极荣耀】哪支部队的【无极荣耀】啊?是【无极荣耀】第四军团?”我刚问完那个家伙就要张口说话,不过我却抢在他前面仿佛自言自语一般说着:“不可能,当时经过那段峡谷的【无极荣耀】时候第四军团好象被我们炸的【无极荣耀】只剩几个拉车的【无极荣耀】了,那你是【无极荣耀】第二或者第六或者第七军团的【无极荣耀】?”骑士正要回答我又抢先说道:“也不可能,那三支部队当时好象是【无极荣耀】在森林里被我们的【无极荣耀】植物系法师包了饺子,最后总共也没跑回去几个人。我知道了,你肯定是【无极荣耀】第一军团的【无极荣耀】,当时他们落在最后,老子还没来及下令埋伏的【无极荣耀】部队攻击你们,你们就突然莫名其妙的【无极荣耀】往回跑了。”

  其实当时我们行会根本没派人伏击最后那支部队,而且光明军团突然转向我也非常清楚原因,之所以这样说纯粹是【无极荣耀】为了增加震撼力。

  果然,一听这话那俩骑士汗都下来了。“那个……您是【无极荣耀】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人?”

  这次别说我了,后面的【无极荣耀】人都忍不住了。一个大个子叫了起来:“你傻啊?每个行会都有自己标志的【无极荣耀】,冰霜的【无极荣耀】标志好象是【无极荣耀】滴血玫瑰,快看他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带着。”

  那些看热闹的【无极荣耀】都在我背后,徽章只有前面有,所以他们都不知道。但是【无极荣耀】两个骑士却一眼就看到了我胸前闪着璀璨光华的【无极荣耀】立体徽章。之前被打的【无极荣耀】那个骑士说话都不利索了。“你你你是【无极荣耀】冰霜的【无极荣耀】会长大人?”

  “会长?”背后一个玩家立刻叫了起来:“我说怎么这家伙背影看着这么熟呢!原来是【无极荣耀】紫日,我以前看过他参战。”

  另外一个玩家立刻道:“听说冰霜的【无极荣耀】老大紫日已经突破一千级了。”

  “什么啊!是【无极荣耀】一千一百多,我有个朋友是【无极荣耀】冰霜的【无极荣耀】预备役会员,那家伙就经常跟我吹他们老大一千一百多级,对付我们这样的【无极荣耀】玩家跟捏蚂蚁一样。”

  “难怪刚才他能轻易折断守护骑士的【无极荣耀】剑,原来是【无极荣耀】高了人家三百多级。我现在已经八百三十级了,你给我找个五百级的【无极荣耀】怪,我也能这样玩。”

  门口的【无极荣耀】骚乱没进行多长时间,一名一看就是【无极荣耀】高级人员的【无极荣耀】牧师忽然慌慌张张的【无极荣耀】从大殿里跑了出来。“紫日会长来了你们怎么也不通报一声啊!”牧师一到我们面前就呵斥起两个骑士来,显然是【无极荣耀】做给我看的【无极荣耀】。估计是【无极荣耀】这些家伙知道我被挡在了门外怕我发火。现在的【无极荣耀】光明神殿是【无极荣耀】彻底没有了骄傲的【无极荣耀】本钱,要不然他们才不会在乎我的【无极荣耀】感受呢。

  “你是【无极荣耀】……?”

  “我是【无极荣耀】女神的【无极荣耀】高级牧师,大祭司他们都在里面准备迎接您的【无极荣耀】到来,我是【无极荣耀】出来给您带路的【无极荣耀】。”

  “哦,那就前面带路吧,我找菲林迪尔有点事。”

  “诶……”牧师看了看我的【无极荣耀】脸色,踌躇了好久才小声开口道:“那个……在光明神殿范围内您能不能勉为其难暂时称呼光明女神殿下为女神?您直呼女神的【无极荣耀】名字不是【无极荣耀】不可以,只是【无极荣耀】这里……!”

  我抬起一只手制止了他继续说下去。“好了,给菲林迪尔一点面子也没什么,你前面带路吧。”哼,对这种地方的【无极荣耀】人就不能太客气。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