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六卷 第七十五章 废物高手

第十六卷 第七十五章 废物高手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漫长的【无极荣耀】城墙前大批英法行会的【无极荣耀】玩家和NPC正在疾步向前,一名法国玩家正在指挥附近的【无极荣耀】NPC按顺序爬上长长的【无极荣耀】攻城梯,忽然感觉脚腕被人抓住了。由于敌人都在城墙上,所以他并没想到敌人,知觉的【无极荣耀】就认为是【无极荣耀】受伤的【无极荣耀】同伴。事实上直到看清抓住自己的【无极荣耀】人后他依然没有意识到危险,因为抓着自己的【无极荣耀】那只手腕上刚好带着一个很特别的【无极荣耀】挂件,这是【无极荣耀】他们行会的【无极荣耀】行会装备之一,所以他一眼就认了出来。

  “牧师,这边有人受伤。”大声呼叫牧师上前之后他立刻蹲下去想把同伴扶起来,可同伴借着他的【无极荣耀】力量爬起来之后却突然猛的【无极荣耀】将自己推倒在地,跟着像饥饿的【无极荣耀】野兽一般扑了上来疯狂的【无极荣耀】撕咬着自己任何暴露在外的【无极荣耀】部分。惨叫和混乱瞬间让附近的【无极荣耀】人意识到爬起来的【无极荣耀】那个不是【无极荣耀】同伴。这里是【无极荣耀】游戏,僵尸这个物种在这里并不是【无极荣耀】什么稀罕东西。然而这次习惯思维却严重误导了大家的【无极荣耀】判断,因为重新爬起来的【无极荣耀】那些同伴的【无极荣耀】尸体虽然也是【无极荣耀】僵尸,但却没有任何僵尸的【无极荣耀】特征。

  这些从地上爬起来的【无极荣耀】曾经的【无极荣耀】同伴们依然保留着死亡时的【无极荣耀】面貌,除了巨大的【无极荣耀】伤口之外他们基本上还都保留着活人的【无极荣耀】姿态,但和大部分僵尸不同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这些家伙并没有表现出超高的【无极荣耀】防御和超慢的【无极荣耀】速度,相反,他们的【无极荣耀】防御力低的【无极荣耀】可以,但速度却惊人的【无极荣耀】快。

  几乎是【无极荣耀】在第一声惨叫响起的【无极荣耀】同时场面就开始彻底混乱了,地上地尸体开始一层层的【无极荣耀】爬起来。这些恐怖的【无极荣耀】复活生物像青蛙一样四肢着地跳跃着前进,只要扑到敌人身上,不管对方是【无极荣耀】野兽还是【无极荣耀】别的【无极荣耀】什么物种张口就咬,那可怕的【无极荣耀】速度带来的【无极荣耀】冲击力往往附带一到两秒的【无极荣耀】眩晕时间,而这一两秒足够他们咬一口地了。即使之后玩家们将他们甩掉,但被咬的【无极荣耀】伤口会在几分钟内迅速恶化,之后他们将一头栽倒在地。几秒之后当他们再次爬起来地时候他们就已经是【无极荣耀】亡灵大军的【无极荣耀】一员了。

  阿修福德站在城头之上看着下面一片混乱的【无极荣耀】场面终于放心不少。“照这个速度看样子敌人是【无极荣耀】靠不近城墙了。”

  我摇摇头。“你别想的【无极荣耀】太美了!我们是【无极荣耀】不可能单靠这些东西挡住一亿敌人的【无极荣耀】!”

  “不行吗?以他们的【无极荣耀】蔓延速度我看完全可以迅速把敌人转化为自己人,之后我们就有了近一亿亡灵大军完全不用担心战斗力的【无极荣耀】问题。就算靠传染能力我们就能抵挡敌人了啊?”

  “你想地美。”我指了下还站在那里没动窝的【无极荣耀】巫妖们。“传染是【无极荣耀】以他们的【无极荣耀】法力为介质进行催化的【无极荣耀】,你以为真的【无极荣耀】能无限传染吗?每传染一个敌人他们的【无极荣耀】法力就会消耗一点,虽然这个速度很慢,可想拖住一亿敌人似乎还是【无极荣耀】不可能完成的【无极荣耀】任务吧?”

  “这么说来他们只能挡住一小会了?”

  “挡三五个小时不成问题,而且休息一段时间他们还可以再来一次的【无极荣耀】吗。”我笑着说道:“你也别太担心了,其实我找他们来最大地用处不是【无极荣耀】帮你消灭敌人,而是【无极荣耀】利用他们的【无极荣耀】能力将敌人的【无极荣耀】尸体从城下挪开。你看现在城墙前面不是【无极荣耀】干净了不少吗?要是【无极荣耀】一直让敌人这么堆下去你的【无极荣耀】城墙前一旦被堆出个斜坡来我们还混个屁啊?”

  “说的【无极荣耀】也是【无极荣耀】,你果然够聪明。”

  “不是【无极荣耀】我够聪明,是【无极荣耀】你这家伙关心则乱!”

  “对了,要是【无极荣耀】乌鸦一会来了怎么办?”

  “这个我还没想好,反正有我挡着,就算乌鸦有本事把我放倒,我保证他自己也绝对要扒层皮,到时候你随便叫个阿猫阿狗上去捅他两下。不死我负责。再说这种情况也不太可能发生,依我看不大可能干掉我,比较大的【无极荣耀】可能是【无极荣耀】我把他干掉或者打个平手。”

  “为什么会是【无极荣耀】平手?”露巍傻忽忽地问道:“你不是【无极荣耀】世界第一吗?”

  阿修福德抢先骂道:“傻啊你?没看到紫日的【无极荣耀】魔宠不全吗?对驯兽师来说摹疚藜僖咖宠不齐就意味着战斗力不满,这种能力不全状态怎么和第二名打?你见过世界第一的【无极荣耀】运动冠军在受伤生病状态还能赢第二名的【无极荣耀】吗?”说完这些阿修福德又对我道:“说起来你的【无极荣耀】魔宠到底干什么去啦?我看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把他们都叫回来?”

  “我在外面发现了一个很有潜力的【无极荣耀】玩家,我想发展他入会,那些魔宠正在带他做任务。本来这样的【无极荣耀】安排到是【无极荣耀】没什么。不过现在看来这个决定有些卤莽了,主要是【无极荣耀】我没想到乌鸦也会搅进来。这样,我马上让人去找一个和我们有贸易关系的【无极荣耀】行会派人帮她完成任务,然后我把自己的【无极荣耀】魔宠都调回来。”

  “你要自己去?”阿修福德现在就怕我离开。

  “切,当个会长连这种事都要自己办还不累死啊?”我说完就打开爱之环找到玫瑰让她帮我安排人去办事了,跟着我又和她说了一下现在这边的【无极荣耀】情况,玫瑰说艾辛格那边现在还是【无极荣耀】一片宁静,看来日本人还是【无极荣耀】很能沉地住气地。

  城墙下的【无极荣耀】战斗比我想象地要麻烦些,敌人在发现僵尸群后迅速的【无极荣耀】做了些调整,结果就是【无极荣耀】巫妖的【无极荣耀】法术消耗比以前大了不少。才半个小时就快顶不住了。幸好玫瑰那边动作也很迅速。我的【无极荣耀】魔宠很快就得到了替换,而且还派来了一群强力增援和我的【无极荣耀】魔宠一起赶到了铁十字城。

  “真红。金币?你们怎么来了?”

  “还有我们。”明显精力过盛的【无极荣耀】明镜蹦蹦跳跳的【无极荣耀】跑了出来。

  “战争乐队?”阿修福德几乎高兴的【无极荣耀】要蹦起来了。本行会的【无极荣耀】战争乐队虽然组建时间不长,但真正是【无极荣耀】比我地名气还要大。对一般玩家来说这样一支全顶级美女阵容的【无极荣耀】战斗队伍本身就有非常强大的【无极荣耀】吸引力。何况她们还是【无极荣耀】支非常不错的【无极荣耀】乐队。明星想出名当然比我这种光靠实力说话的【无极荣耀】人要快的【无极荣耀】多,而一支实力强大的【无极荣耀】明星队伍就更不用说了。当然,这还是【无极荣耀】对一般玩家来说。至于那些会长之类地人物则更看中这支乐队的【无极荣耀】附加属性,因为这个乐队使用地装备基本上都是【无极荣耀】可以提高军团战中整体战斗力的【无极荣耀】东西,也就是【无极荣耀】说她们的【无极荣耀】武器几乎全都算是【无极荣耀】行会级装备,要知道最近一次世界拍卖会中有件行会装备可是【无极荣耀】卖出了两亿水晶币的【无极荣耀】天价啊!

  “你们也来了啊?”

  “听说摹疚藜僖裤们这边打的【无极荣耀】比较热闹,红月让我们过来凑个热闹。”水晶火焰看了眼城外还在拼死向前冲的【无极荣耀】敌人戏谑的【无极荣耀】说道:“不知道我们地音乐能不能感召这些可悲的【无极荣耀】生灵呢?”

  “或许能吧。”阿修福德对着自己之前指挥部队的【无极荣耀】地方伸手做了个请的【无极荣耀】动作。“那么请各位到我的【无极荣耀】扩音魔法阵上表演一下吧?我可是【无极荣耀】早就听说过艾辛格的【无极荣耀】战争乐队的【无极荣耀】故事了。今天就让我开开眼吧?”

  “虽然都是【无极荣耀】乐队,但我们的【无极荣耀】战斗方式也并不完全一样。一起上是【无极荣耀】不可能地,还是【无极荣耀】先让你听首镇魂曲吧!”

  在我的【无极荣耀】示意下水晶公主首先走上了扩音魔法阵,然后放出了她那架超赤红色的【无极荣耀】巨型管风琴。不等其他人就位水晶公主首先独自开始了演奏。她幽雅的【无极荣耀】抬起两只手虚悬在风琴的【无极荣耀】键盘上方,然后只见她在第三层左上角的【无极荣耀】键位上用力一按。

  嘟……一声仿佛轮船汽笛般地低音震的【无极荣耀】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无极荣耀】扔掉了手中的【无极荣耀】东西双手抱住了脑袋,巨大的【无极荣耀】低音穿透力惊人,整个战场瞬间被打断。所有人都还没来及反应过来出了什么事之后的【无极荣耀】音符就已经开始接二连三的【无极荣耀】响了起来,低沉压抑的【无极荣耀】旋律以极端缓慢的【无极荣耀】节奏进行着。我们这边的【无极荣耀】人还好,仅仅是【无极荣耀】心理上受到了一些影响,敌人那边却是【无极荣耀】真正地感受到了属性压制地效果,每个人都感觉自己变的【无极荣耀】手软脚软,仿佛身体一瞬之间重了好几倍。

  在音乐响起地瞬间英法行会的【无极荣耀】领导人员全都愣住了,过了好半天才有个人反应过来大叫着:“是【无极荣耀】战争乐队!艾辛格的【无极荣耀】战争乐队在演奏!”

  “**,这是【无极荣耀】在欺负我们没有魔音师啊!”一个会长突然道:“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让城里潜伏的【无极荣耀】人出来几个干掉那几个魔音师?”

  “你想的【无极荣耀】美!”另外一个会长道:“艾辛格的【无极荣耀】魔音师并不全是【无极荣耀】辅助型的【无极荣耀】,其中还有几个是【无极荣耀】战斗型的【无极荣耀】魔舞者。我们的【无极荣耀】刺客大概是【无极荣耀】干不过这些人的【无极荣耀】!”

  “魔舞者很厉害吗?”

  “不知道!这种职业全世界的【无极荣耀】玩家加一起好象也不到五十人,其中一大半都在冰霜玫瑰盟。不过按照已经知道的【无极荣耀】情况,魔舞者的【无极荣耀】战斗力绝对低不到哪去。再说这么重要的【无极荣耀】人员你们认为附近会没人保护吗?”

  “那到也是【无极荣耀】!”一个会长叹气道:“不说别人了,单就那个该死的【无极荣耀】紫日,你们认为我们的【无极荣耀】刺客有希望完成任务吗?”

  “我觉得其实还是【无极荣耀】有希望的【无极荣耀】。”一个法国会长忽然道:“你们难道忘记维纳斯小姐了吗?”

  “那个超级女明星?可她没什么战斗力啊!”

  “就是【无极荣耀】!她根本就没有战斗力的【无极荣耀】吗!”

  “不。”领头的【无极荣耀】英国行会会长道:“大鸟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让维纳斯的【无极荣耀】那帮追随者来帮忙。”

  “你是【无极荣耀】说……乌鸦?”一个会长试探性的【无极荣耀】问道。

  另外一人马上接口。“之前维纳斯小姐曾含蓄的【无极荣耀】表示过她希望能把阿修福德整的【无极荣耀】惨一点,并且之前圣火也是【无极荣耀】她请来的【无极荣耀】。这样看来到不是【无极荣耀】说假的【无极荣耀】,只可惜圣火这个排名第五似乎和第一还是【无极荣耀】有比较大的【无极荣耀】差距的【无极荣耀】!不过我至少能肯定乌鸦不会比紫日差到哪去。”

  又一个会长接口道:“要是【无极荣耀】乌鸦能拖住紫日,那剩下的【无极荣耀】就好办多了。”

  “没错,只要紫日被拖住,我们就可以派出精英刺杀团完成狙杀任务。”

  “先别高兴的【无极荣耀】太早。”帐篷突然被掀开了,一名全身都被黑色斗篷所遮蔽地玩家从外面走了进来。之前那些会长刚想询问忽然看到了他胸前的【无极荣耀】那枚金色六芒星徽章。“乌鸦?”

  乌鸦根本没接他们的【无极荣耀】话。而是【无极荣耀】直接走到了会议桌前面伸手将一枚水晶球放在了桌上,跟着在水晶球上一点,空中突然浮现出了一段画面,其内容就是【无极荣耀】刚刚我和战争乐队见面的【无极荣耀】那段。

  “你们都看到了。来的【无极荣耀】不光是【无极荣耀】战争乐队。还有那两个中国国器持有者。还有,艾辛格的【无极荣耀】战争乐队似乎比大家所知道的【无极荣耀】数量要多地多。如果我没猜错。画面中除了那两名国器持有者之外剩下的【无极荣耀】二十四人应该全部都是【无极荣耀】魔乐手相关进化职业。”

  “这么多?真不知道那些欧洲MM怎么全跑冰霜去了!”

  “有什么好奇怪地吗?”乌鸦掀起了自己的【无极荣耀】兜帽露出了一头黑发。周围的【无极荣耀】那些会长全都一愣。战力榜只显示两项内容:人物名称和系统计算后的【无极荣耀】战力值,对于其他信息则一概不显示。之前所有人都知道乌鸦是【无极荣耀】欧洲的【无极荣耀】玩家。但直到此刻所有会长才突然发现乌鸦居然是【无极荣耀】黄色人种。

  “你是【无极荣耀】中国人?”周围的【无极荣耀】会长们惊讶的【无极荣耀】看着乌鸦。

  “难道亚洲就只有中国一个国家吗?”

  “那你是【无极荣耀】……?”

  “我是【无极荣耀】什么国籍很重要吗?”乌鸦不屑地扫了眼那些会长然后继续说道:“以上这些是【无极荣耀】我按照维纳斯小姐的【无极荣耀】要求转交给你们的【无极荣耀】信息,我不会去主动配合你们的【无极荣耀】行动,如果你们愿意配合我我自然是【无极荣耀】不会阻拦。一会我就会去挑战紫日,你们可以趁机加大攻城力度。如果我失败了,你们能赶在这段时间攻破城墙也算我没白忙活,如果我胜利了那我将按照维纳斯小姐的【无极荣耀】要求进入城内继续破坏,至于你们怎么做那是【无极荣耀】你们的【无极荣耀】事。”

  一个长的【无极荣耀】很帅气的【无极荣耀】法国会长对乌鸦说:“嚣张地家伙。虽然我看你很不顺眼。但我还是【无极荣耀】希望你能战胜紫日。”

  “对,你一定能战胜紫日的【无极荣耀】。”其他的【无极荣耀】会长附和着。

  乌鸦很平静的【无极荣耀】说道:“傻蛋的【无极荣耀】可怕之处并不在其笨,而在其自作聪明。我可不是【无极荣耀】你们那样的【无极荣耀】傻蛋。紫日既然能在战力榜第一地位置上坐的【无极荣耀】稳就不会是【无极荣耀】浪得虚名,我的【无极荣耀】胜算顶多也只能是【无极荣耀】五五之数,不过那不是【无极荣耀】你们要操心的【无极荣耀】。好了,现在开始我会等待三十分钟。三十分钟之后我会去挑战紫日,你们有什么安排就最好尽快。”

  乌鸦的【无极荣耀】嚣张可不是【无极荣耀】一星半点,然而英法行会现在急需一名能有效遏制我的【无极荣耀】高级人员。队于这个战力榜第二他们自然是【无极荣耀】不管得罪。任凭乌鸦任何的【无极荣耀】嚣张,只要能拖住我的【无极荣耀】动作,那英法会长就乐于忍一忍。

  半个小时的【无极荣耀】时间看着长其实并不算太多,至少英法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是【无极荣耀】这么觉得。过亿地大军虽然开战以来一直在减少,可相对这庞大地基数还真看不出有什么变化,尽管已经连续打了三四个小时。可目前仍然还是【无极荣耀】有一亿多人。这么庞大的【无极荣耀】一支队伍想要彻底协调过来还真不是【无极荣耀】简单地事情,半个小时说起来是【无极荣耀】给他们准备,其实压根也准备不了什么。英法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们也知道这些,所以他们仅仅是【无极荣耀】给指挥官们下达了一个加快攻击节奏不惜代价的【无极荣耀】命令,同时他们也抽调了一些精锐组成了几个小的【无极荣耀】突击团体准备留做特殊用处。

  几乎也就是【无极荣耀】刚刚完成这些工作半小时时间就到了,这么点时间根本不够做什么太复杂的【无极荣耀】准备。乌鸦在时间到达的【无极荣耀】瞬间没有做丝毫的【无极荣耀】停顿大步走出了帐篷。至于铁十字城这边,目前我还不知道乌鸦已经到了。

  在战争乐队的【无极荣耀】强力辅助之下,城下的【无极荣耀】敌军以非常夸张的【无极荣耀】速度迅速的【无极荣耀】倒下,尸体产生的【无极荣耀】速度甚至超过了那些巫妖的【无极荣耀】转换速度。阿修福德一直在抱怨铁十字城没装永久性的【无极荣耀】亡灵转换阵,要不然现在也不至于看着这么多的【无极荣耀】尸体无法充分利用了。

  外边打的【无极荣耀】正酣。忽然阿修福德的【无极荣耀】一名幕僚指着城外叫了起来。“快看。那边被突破了。”

  “搞什么啊?”阿修福德看了一眼混乱的【无极荣耀】战场。在复活地亡灵大军和英法联军之间有着一条很明显的【无极荣耀】界限。而这条线的【无极荣耀】中段靠近城门的【无极荣耀】位置居然被硬生生的【无极荣耀】撕开了一道口子。

  我跟着大家的【无极荣耀】视线也注意到了那个地方,启动星瞳后能看到当先一名全身都笼罩在斗篷中的【无极荣耀】人就是【无极荣耀】突破点地尖刀人物,任何亡灵只要接近到他身边五米之内必然立刻粉碎,他几乎是【无极荣耀】一路闲庭信步的【无极荣耀】走过了两军地交战点。

  巫妖们也算是【无极荣耀】高级生物了,智力当然不会差。看到敌人突破了防线他们立刻调整了部队的【无极荣耀】结构,一些高级亡灵生物迅速的【无极荣耀】聚集到了这个家伙的【无极荣耀】身边。巫妖们使用的【无极荣耀】支配亡灵生物技能是【无极荣耀】一种概率性技能。也就是【无极荣耀】说不会把所有尸体都变成僵尸,这其中有一定概率转化尸体为亡灵守卫。或者是【无极荣耀】直接出现死亡引导者。

  亡灵守卫比较简单,基本就是【无极荣耀】保留生前战斗力的【无极荣耀】一种亡灵生物,可以认为是【无极荣耀】除阵营之外完全保留了生前的【无极荣耀】各种特征。至于死亡引导者这种生物,你可以直接想象死神地形象。黑色的【无极荣耀】斗篷完全遮挡住全身,仅有一双干枯的【无极荣耀】骨手握着一柄满是【无极荣耀】血污的【无极荣耀】巨战镰刀。这些冒牌死神虽然没有真实的【无极荣耀】死神那么强大的【无极荣耀】战斗力,但作为一种不亚于巫妖的【无极荣耀】高级亡灵生物,他们的【无极荣耀】战斗力是【无极荣耀】绝对低不到哪去地。

  处于重重包围之中的【无极荣耀】乌鸦显然并没有在意身边的【无极荣耀】那些生物。他仅仅是【无极荣耀】缓慢的【无极荣耀】伸出了一只手,然后对着地面轻轻一指,在他的【无极荣耀】脚下立刻荡开了一圈白色的【无极荣耀】光圈。所有接近地亡灵生物一接触到光圈立刻被烧的【无极荣耀】青烟直冒,纷纷惨叫着退出了攻击范围。

  看到这种情况巫妖们立刻调走了那些高级生物,他们非常明白这样的【无极荣耀】消耗没什么意义。既然不能以高级生物在力量上压制,那就干脆用最低级的【无极荣耀】生物从数量上想办法。在巫妖们挥动的【无极荣耀】手臂指引下,高等亡灵生物迅速四散开来,跟着就是【无极荣耀】绿油油的【无极荣耀】一片僵尸围了上去。

  腐毒僵尸是【无极荣耀】僵尸中比较另类的【无极荣耀】存在。或者说是【无极荣耀】比较特殊的【无极荣耀】中间状态。一般僵尸转化过程中会有百分之一的【无极荣耀】概率出现失败产物,而这种失败产物就是【无极荣耀】腐毒僵尸。腐毒僵尸的【无极荣耀】体能要明显低于一般僵尸,而且和亡灵生物无穷无尽地生命不同,他们通常只能存在十几个小时就会自然消亡,因为他们在不断地快速腐烂。不过这种腐烂的【无极荣耀】过程虽然迅速却可以使腐毒僵尸在完全烂光之前获得一般僵尸三倍以上地速度和攻击力,同时他们还带有一种极端霸道的【无极荣耀】尸毒。这种尸毒的【无极荣耀】主要特点就是【无极荣耀】完全无视毒素抵抗。以缓慢而稳定的【无极荣耀】速度逐渐腐蚀中毒者的【无极荣耀】身体。

  巫妖们这会把腐毒僵尸全部集中过来显然就是【无极荣耀】打算利用腐毒活活拖死这个敌人,不过他们却忽略了乌鸦的【无极荣耀】速度。腐毒僵尸确实比一般的【无极荣耀】僵尸要快不少,但那也仅仅是【无极荣耀】相对一般僵尸而言的【无极荣耀】。像腐毒僵尸这种速度大部分战士类玩家都是【无极荣耀】可以躲开的【无极荣耀】,只有法师或者祭司之类不注重敏捷的【无极荣耀】职业才有被抓到的【无极荣耀】可能。像乌鸦这种能排的【无极荣耀】上战力榜的【无极荣耀】存在,即使是【无极荣耀】不擅长敏捷的【无极荣耀】法师类职业也绝对不会连僵尸都闪不开,何况乌鸦还未必就是【无极荣耀】法师职业。

  事实也就像我所预料的【无极荣耀】差不多,乌鸦很轻易的【无极荣耀】闪开了那些僵尸的【无极荣耀】围攻径直向城门走了过来。

  “他要干什么?”

  “好象是【无极荣耀】想破坏城门!”

  “开什么玩笑?”

  “不可能吧?他一个人就打算破坏城门?”

  城墙下敌人都被挡在了僵尸阵线的【无极荣耀】后面,僵尸和城墙之间这段空地上除了乌鸦就只剩死掉的【无极荣耀】英法联军的【无极荣耀】尸体了,这样的【无极荣耀】环境下想要一个人破城确实有点古怪的【无极荣耀】感觉,不过《零》毕竟不是【无极荣耀】现实。在这里实力决定一切。如果把乌鸦的【无极荣耀】位置换成是【无极荣耀】我。我相信自己是【无极荣耀】绝对可以独立破城的【无极荣耀】。

  看着乌鸦轻松脱离包围圈我就已经知道必须得我亲自上了,因为这家伙并不是【无极荣耀】从僵尸的【无极荣耀】包围圈里跳出来的【无极荣耀】。而是【无极荣耀】直接走出来的【无极荣耀】。他根本就没理睬那些僵尸,之前突破防线时使用地那种粉碎技能再次出现。只要僵尸一接近他的【无极荣耀】身边立刻就会变成无数碎片。因为距离他远我即使启动星瞳也只能看到一些隐约的【无极荣耀】白刚,根本看不出来他到底用的【无极荣耀】什么技能。

  真红看到这样一个告示立刻兴奋的【无极荣耀】问我:“让我去吧?我肯定能把他打趴下。”

  “不行,这个家伙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金币抗议道。

  “我看还是【无极荣耀】紫日亲自跑一趟比较安全。”阿修福德和我们不同,他好歹也是【无极荣耀】欧洲人,对乌鸦的【无极荣耀】外貌特征多少还是【无极荣耀】知道一点地。“二位就别争了,那个家伙就是【无极荣耀】乌鸦,世界战力榜第二。你们万一被他打败丢个一件两件国器我可赔不起!”

  “他就是【无极荣耀】乌鸦?”真红一听反到更来劲了。“要是【无极荣耀】我挑战他胜利那我不就是【无极荣耀】第二了吗?”

  我走过去拍了拍玫瑰的【无极荣耀】肩膀。“别想那些有地没的【无极荣耀】了。第二就是【无极荣耀】第二。如果是【无极荣耀】之前那个圣火我到是【无极荣耀】可以放手让你去挑战一下,但这个家伙实力不明。所以最好还是【无极荣耀】我来。万一他的【无极荣耀】属性刚好就是【无极荣耀】克制你的【无极荣耀】近战能力你说该怎么办?再说让我先打你又没什么损失。就算我打败他他依然是【无极荣耀】第二,你再战胜他依然可以抢他的【无极荣耀】位置。”

  “说的【无极荣耀】也是【无极荣耀】。”真红有些失望的【无极荣耀】看了看城下地乌鸦道:“真可以啊!算了,下次有机会再和他较量一下吧!”

  “那么你们在这里保护好乐队的【无极荣耀】各位,我这就去会会这个家伙。”

  “会长你可一定要小心啊!”金币在后面喊着:“那家伙窜起来的【无极荣耀】速度不太正常,搞不好有什么偏门技能也说不定。”

  我没回答,只是【无极荣耀】向后摆了摆手。要说乌鸦这家伙的【无极荣耀】特点我之前也是【无极荣耀】大致研究过的【无极荣耀】。虽说这家伙向来搞的【无极荣耀】神神秘秘的【无极荣耀】,但现在的【无极荣耀】网民比间谍都厉害。还有什么东西能完全保密地吗?乌鸦的【无极荣耀】神秘也仅仅是【无极荣耀】出现次数少以及窜红比较快两大特点造成的【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实际战斗数据多少我还是【无极荣耀】知道一点的【无极荣耀】。首先从网络上的【无极荣耀】一些只言片语就能得到一个结论,那就是【无极荣耀】乌鸦地防御主要体现在速度方面。大部分人的【无极荣耀】说法都是【无极荣耀】认为乌鸦属于那种敏捷高防御低的【无极荣耀】类型,但我的【无极荣耀】看法却截然相反。我曾从军神那里了解过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情报部门收集的【无极荣耀】信息,其中有条明确的【无极荣耀】信息就是【无极荣耀】乌鸦曾在屠龙过程中被龙尾扫中过,事后他只是【无极荣耀】眩晕了一会,并没受什么伤,可见他的【无极荣耀】防御根本不低。玩家们猜测他防御不高的【无极荣耀】原因大概是【无极荣耀】源于他不喜欢正面抵挡敌人的【无极荣耀】攻击而是【无极荣耀】选择全部闪避地原因。

  从以上信息中我可以明确地知道乌鸦这个家伙至少具备高防御和高敏捷。另外他的【无极荣耀】攻击速度也不低,加上今天看到他突破阵地地情况还必须考虑他魔武双修的【无极荣耀】可能性,这些综合起来也算是【无极荣耀】能把乌鸦的【无极荣耀】战斗模式大概拼凑出来了。

  当我从城墙上下来走到城门口的【无极荣耀】时候乌鸦已经快到城门了,不过他正准备撞门,没想到城门却自己打开了一条缝。一名全身黑色重铠手持勾镰枪背后披着条黑色披风的【无极荣耀】骑士骑着匹全身乌黑四蹄带火的【无极荣耀】马形魔宠走出了城门。乌鸦看到的【无极荣耀】骑士当然就是【无极荣耀】我了,不过他此时并没认出来。

  稍微一愣神后乌鸦又恢复了正常。城门也在我背后缓慢的【无极荣耀】重新合拢,但乌鸦却丝毫不显的【无极荣耀】着急,继续以一开始的【无极荣耀】悠闲步伐向城门走了过来。

  “哼哼……够嚣张的【无极荣耀】啊!”看到我出现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的【无极荣耀】人我这是【无极荣耀】第一次碰见。

  乌鸦听到了我的【无极荣耀】话居然还是【无极荣耀】一点反应都没有,依然迈着稳定的【无极荣耀】步伐向我走了过来。我自然是【无极荣耀】不能也不会怯场的【无极荣耀】,既然他向前我也没道理躲开啊,只能是【无极荣耀】迎着他走了过去。当我们的【无极荣耀】距离接近到十米的【无极荣耀】时候城墙上站着的【无极荣耀】人和对面英法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们都紧张的【无极荣耀】连呼吸都忘记了。这可是【无极荣耀】第一对第二的【无极荣耀】颠峰碰撞,而且其结果还直接关系到两边人员的【无极荣耀】切身利益,不紧张才叫奇怪呢!

  一名英国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忍不住擦了把头上的【无极荣耀】冷汗道:“乌鸦那家伙在想什么啊?居然就这么直接走了过去!就算他是【无极荣耀】世界第二,对我们这样的【无极荣耀】人牛一点到也没什么。可那是【无极荣耀】紫日啊!他怎么能这么轻敌呢?”

  另外一名会长附和道:“就是【无极荣耀】啊!面对兔子不屑一顾那叫霸气。面对狮子还是【无极荣耀】不屑一顾那叫傻气!”

  一名法国行会地会长忽然猜测道:“你们说他会不会不认识紫日啊?”

  几乎是【无极荣耀】这个问题刚一问出来周围的【无极荣耀】几个会长全都傻眼了。要是【无极荣耀】对一般人说这话别人肯定是【无极荣耀】不会相信的【无极荣耀】。但对面那个家伙是【无极荣耀】乌鸦,性格出了名的【无极荣耀】古怪。除了对维纳斯特别着迷言听计从之外几乎找不到正常人的【无极荣耀】特征。这样一个家伙又常年在深山里练级,要说没听过我紫日的【无极荣耀】名字那是【无极荣耀】不可能的【无极荣耀】,但要说不认识我地长相。这还真说不准。

  当然了,目前战场上正和乌鸦对峙的【无极荣耀】我是【无极荣耀】不知道这些地。我只是【无极荣耀】觉得乌鸦这家伙实在是【无极荣耀】嚣张的【无极荣耀】有些过了。你要在我面前表现的【无极荣耀】不卑不亢我还可以赞赏的【无极荣耀】认为你是【无极荣耀】个男子汉,可完全无视我的【无极荣耀】存在就是【无极荣耀】另外一回事了!

  就在两边的【无极荣耀】人一起瞪大了眼睛等待目睹这场颠峰之战之时,我们两个人的【无极荣耀】距离终于接近到了三米之内。以永恒变化地勾镰枪的【无极荣耀】长度,这个距离已经处于我的【无极荣耀】绝对打击范围之内了。嚣张好歹也要有个限度吧?站在和平国家说我不怕核武器还可以认为你嚣张,站在试爆场的【无极荣耀】原子弹下面还说我不怕原子弹的【无极荣耀】除了脑壳烧坏了不做第二考虑。

  三米。对一般玩家来说和我站在这个距离上就已经处于绝对必杀范围了,更何况这时候乌鸦居然还是【无极荣耀】一点反应都没有。我也算被这家伙气乐了,心想到要看看你到底能嚣张到什么程度。于是【无极荣耀】边将勾镰枪伸到了乌鸦前面挡住了这家伙前进的【无极荣耀】道路。然而,我还是【无极荣耀】低估了无知者无谓的【无极荣耀】程度,他居然就这么伸手拨开了我的【无极荣耀】勾镰枪刃,然后径直从我身边走了过去继续向城门靠近。

  城墙上地人和远方端着望远镜的【无极荣耀】英法行会的【无极荣耀】人下巴都差点没掉下来,这么一个情况是【无极荣耀】双方都没料到的【无极荣耀】。我自己也惊讶异常的【无极荣耀】看着还在向前走的【无极荣耀】乌鸦,完全被镇住了!我抬头望向了城门楼上地阿修福德他们,然后指了指乌鸦又指了指脑袋询问他们乌鸦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大脑有问题,结果阿修福德回了我一个莫名其妙的【无极荣耀】手势又猛指乌鸦示意让我尽快解决。

  我无奈的【无极荣耀】摇摇头。然后催动夜影追了上去。

  乌鸦这家伙依然坚持着一贯的【无极荣耀】嚣张风格,根本连头都懒得回,仅仅是【无极荣耀】像扔垃圾一样随手向后一扔,一道白色的【无极荣耀】气团向我飞了过来。我根本看也没看就用勾镰枪一个横扫,只感觉枪头一沉,跟着就是【无极荣耀】一阵秘密的【无极荣耀】叮当乱响。当随着我的【无极荣耀】力量施展开来那团白气终于还是【无极荣耀】被拨到了一边然后把地面炸出了一个满是【无极荣耀】沟壑的【无极荣耀】区域。看来这就是【无极荣耀】那些僵尸被切碎的【无极荣耀】罪魁祸首了,一种高度聚集的【无极荣耀】风刃组合团,任何物体进入其内部都会被无数风刃反复撞击,不碎成一块块才怪呢!当然,风刃毕竟是【无极荣耀】风组成地,想切断一般地兵器都不太可能,何况是【无极荣耀】永恒。

  乌鸦在听到风刃撞击兵器的【无极荣耀】时候依然没有反应,直到我把风刃团拨开后气团撞上地面他才有所反应,然而这个时候已经太晚了。我是【无极荣耀】什么人?战力榜第一!三米之内毫无防备地背对着我,居然还想临时接下我的【无极荣耀】全力突击。这跟白日梦有什么区别?

  噗。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无极荣耀】情况下乌鸦的【无极荣耀】脑袋就和身体分了家。

  “这就完啦?”真红站在城头傻愣愣的【无极荣耀】看着倒在地上的【无极荣耀】尸体和还立在轻头上的【无极荣耀】人头后悔刚才没有坚持自己先去试试的【无极荣耀】。这个世界第二也来的【无极荣耀】太容易了点吧?

  相比之我们这边的【无极荣耀】惊讶,英法联军那边的【无极荣耀】表情就比较夸张了。所有人都是【无极荣耀】一脸古怪的【无极荣耀】表情。搞的【无极荣耀】好象是【无极荣耀】世界末日一般。说起来这些会长们到没指望乌鸦一定能赢,但这未免也输的【无极荣耀】太快了点吧?

  我回到城墙上的【无极荣耀】时候阿修福德正在那里捧腹大笑,并且说着要把什么东西传到网上去。我笑着走过去问道:“在说什么这么高兴?”

  金币抢着回答道:“我们在说一会把乌鸦和你决战的【无极荣耀】那段录象单独剪下来传到论坛上去,我保证乌鸦以后再也没脸见人了。哈哈。对这种不知道天高地厚地家伙就得往死里整。”

  “你们也别太高兴了。乌鸦的【无极荣耀】第二并不是【无极荣耀】完全的【无极荣耀】浪得虚名,虽然刚才那种嚣张的【无极荣耀】态度比较奇怪,不过他毕竟是【无极荣耀】系统认定的【无极荣耀】第二。就算系统没把战斗经验和个人性格的【无极荣耀】因素考虑进去,实际战斗结果应该也不会相差太多才对。你们以后要是【无极荣耀】碰到他还是【无极荣耀】要小心为上,嚣张的【无极荣耀】人一向死地比较快。”

  我在这边教育行会里的【无极荣耀】会员,英法联盟那边却在骂娘。

  “喂。”一英国行会地会长抓着乌鸦的【无极荣耀】肩膀大声质问。“你之前大话不是【无极荣耀】说的【无极荣耀】挺满的【无极荣耀】吗?怎么这么快就被紫日干掉了?”

  “干掉我的【无极荣耀】那个骑士是【无极荣耀】紫日?”乌鸦惊讶的【无极荣耀】看着这个会长。

  “什么?你不知道?”这个会长也愣了一下。

  “我又没见过紫日,只听说他是【无极荣耀】驯兽师。刚才那不是【无极荣耀】个黑骑士吗?”

  “我的【无极荣耀】上帝啊!”之前还在质问乌鸦地那个会长这会干脆跪到十字架前祷告去了。

  一个还算比较明智的【无极荣耀】会长说道:“现在的【无极荣耀】问题不是【无极荣耀】追究乌鸦的【无极荣耀】责任,而是【无极荣耀】赶紧想想我们的【无极荣耀】部队该怎么办?之前乌鸦信誓旦旦的【无极荣耀】说是【无极荣耀】要攻破城门杀进城去的【无极荣耀】。所以我们还为了配合他而准备了一支精锐部队。现在部队是【无极荣耀】调度完了,可乌鸦挂回来了,你们说我们的【无极荣耀】部队怎么办?”

  “这到确实是【无极荣耀】个问题。”一名比较帅气地骑士站出来说道:“部队的【无极荣耀】集结调度已经完成,再打回原来状态会让部队出现混乱,而且频繁变换阵形并非好事。再说个别兵种已经开始按计划向城门移动了,这要是【无极荣耀】再给调回来必然会冲乱自己人的【无极荣耀】队伍,万一铁十字军和冰霜玫瑰盟那些人再抓住这个机会来个反冲击那就热闹了!”

  “说来说去还是【无极荣耀】乌鸦挂的【无极荣耀】太快。至少也要掩护我们的【无极荣耀】人到达城门口啊!”

  “好了好了!”一直被骂的【无极荣耀】不吭声地乌鸦终于发飚了。“我有说不管吗?再说之前是【无极荣耀】因为我不知道那是【无极荣耀】紫日,结果被他偷袭了才会中招的【无极荣耀】,要是【无极荣耀】正面对决我绝对能赢紫日。”

  一名一看就非常精明的【无极荣耀】会长突然发火大吼道:“你不认识紫日早说啊!平时鼻孔都翘到天上去了!不就是【无极荣耀】个世界战力榜第二吗?紫日是【无极荣耀】世界名人,但那并非他是【无极荣耀】战力榜第一。我告诉你,就算紫日是【无极荣耀】个生活职业玩家,单靠一个冰霜玫瑰盟会长的【无极荣耀】帽子他就足够站在世界名人的【无极荣耀】行列中了。至于你,除了个战力榜第二还有什么?没错,我们现在确实需要你的【无极荣耀】战力。但你永远也只是【无极荣耀】战场上的【无极荣耀】武夫,和运筹帷幄的【无极荣耀】首脑人物根本没法比!”

  “你……你……!”乌鸦之前那么嚣张明显就是【无极荣耀】个年轻气盛的【无极荣耀】主,这会被这么一番数落气的【无极荣耀】话都说不周全了。

  “你什么你?有本事干掉紫日我们都把你当大爷供着,没本事就别在那装什么牛人!怎么?不服气是【无极荣耀】吧?不服气去干掉紫日回来想说什么都随你!”

  “好,你等着!”乌鸦受不了气激愤地冲出帐篷朝城墙跑去。

  英法联军真正地总指挥之前一直站在间谍发回的【无极荣耀】城市布防图前没有说话,直到乌鸦跑出去才淡淡地开口道:“圣约瑟。你这是【无极荣耀】何必呢?”

  之前那个装的【无极荣耀】很冲动骂乌鸦的【无极荣耀】那个会长这个时候突然以很冷静的【无极荣耀】声音开口道:“乌鸦这种性格就注定了他只能被人当枪使,对他这种人只有两个方法最好用,第一是【无极荣耀】拍马屁,第二是【无极荣耀】激将法。他被紫日一招搞定,我总不能在把他捧上天去吧?激他一下没坏处。硬骨头就让那个二愣子去啃,我们干我们的【无极荣耀】。”

  英法联军的【无极荣耀】总指挥看了看圣约瑟,然后摇了摇头。“算了,你说的【无极荣耀】也有道理。不过你下次可不可以不要老用中国人的【无极荣耀】特殊用语?那什么二愣子激将法之类的【无极荣耀】我虽然能明白意思,可这翻译系统翻出来确实太不顺口了!”

  “老大,我可是【无极荣耀】在中国长大的【无极荣耀】。这都是【无极荣耀】习惯用语。顺口就说出来了,反正你明白意思就行了。”

  “真拿你没办法!乌鸦那边你多盯着点。说白了我们现在也就是【无极荣耀】起个牵制作用,真正地决战时间还没到呢,可别太拼命哦。”

  “放心啦,我又不是【无极荣耀】琶德里克那样的【无极荣耀】傻蛋。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无极荣耀】。”

  “那我就放心了。”

  英法这边在研究作战方法的【无极荣耀】同时我们这边也没闲着。表面上看起来目前我们这一方只有铁十字军的【无极荣耀】铁十字城早遭到攻击,但实际上本行会的【无极荣耀】钢城、天宇城以及艾辛格才是【无极荣耀】真正的【无极荣耀】重点战区。只不过目前这三座城市都还处于暴风雨前地宁静中。说起来这种宁静还真是【无极荣耀】让人非常的【无极荣耀】不安!

  “情况如何?”趁战斗地间隙我正在和玫瑰通话了解情况。

  “比预料的【无极荣耀】要麻烦些。”玫瑰说的【无极荣耀】很不好,声音却很轻松。“日本人和韩国的【无极荣耀】那些行会基本上都在忙着秘密调集部队,不过这么大规模的【无极荣耀】行动不可能一点风声都没有。估计他们自己也知道这点,所以部队的【无极荣耀】调动速度正在加快。还有就是【无极荣耀】美国那边稍微有些不安定,修罗紫衣让我问你如果事不可为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可以考虑放弃磐石城。”

  “磐石城出产的【无极荣耀】墨玉是【无极荣耀】跨国传送阵地必须材料,所以绝对不能丢。告诉修罗紫衣,必要的【无极荣耀】时候可以调集城的【无极荣耀】兵力增援磐石城。战术地位上磐石城不如城。但战略意义上磐石城更加重要。当然,可能的【无极荣耀】话最好两个都给我守住。”

  “我会转告她的【无极荣耀】。”玫瑰继续道:“那么还有个事需要问下。闯王说在日本外海发现了奇怪的【无极荣耀】舰队。对方没有悬挂任何旗帜,目前正高速脱离日本向着北冰洋前进。闯王问是【无极荣耀】否需要跟踪探察一下。”

  “从日本出来的【无极荣耀】?”我稍微愣了一下。按现在这个情况来看日本人往国内运人都来不及,没道理往外送啊?难道说……?“通知闯王派人盯紧了,可能的【无极荣耀】话派人秘密渗透调查下船上装地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以及他们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地。”

  “了解。还有……!”

  “等一下,我这边有情况了。”我打断了玫瑰的【无极荣耀】报告,因为我再次发现了那个刚被我干掉的【无极荣耀】家伙——乌鸦。

  《零》的【无极荣耀】战役系统默认状态下玩家在一次战役中只允许参战一次,但这次地战斗是【无极荣耀】以突袭开始的【无极荣耀】。也就是【无极荣耀】说这是【无极荣耀】场无规则战役。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应到遵守平时的【无极荣耀】游戏设定,也就是【无极荣耀】玩家死亡至少还要有个复活时间,可这个乌鸦居然这么快就回战场了,这说明他并非简单的【无极荣耀】复活而已。

  阿修福德几乎是【无极荣耀】在看到乌鸦的【无极荣耀】第一时间就朝我投来了求助的【无极荣耀】目光,我也知道这种时候除了我也没人帮的【无极荣耀】上忙了,反正魔宠和召唤生物刚刚都已经回来了。我现在正处于全盛状态,即使乌鸦不再嚣张,只要我小心点,赢他应该不是【无极荣耀】问题。

  “开城门,我去迎战。”真红抢在我前面跑了出来。我刚想劝她,没想到这丫头先一步喊道:“上次的【无极荣耀】机会都让你抢了,你总不能这么霸道吧?”

  “好好好,你上就是【无极荣耀】了。不过我可跟你说好了,万一发现情况不对马上撤,你身上的【无极荣耀】这身可是【无极荣耀】国器。不是【无极荣耀】让你拿去和人拼着玩的【无极荣耀】。万一被抢了一件两件到时候哭都来不及!”

  “安啦,我又不是【无极荣耀】第一天穿国器了!”

  实在找不到理由拒绝真红。没办法我也只好让她上了,真要万一被抢了一两件国器大不了我再抢回来就是【无极荣耀】了。

  在真红走出城门地同时玫瑰藤和开拓者都已经潜伏到了城外地地面下,他们的【无极荣耀】任务就是【无极荣耀】万一真红落败就把掉落地国器抢回来。这到不是【无极荣耀】我觉得真红的【无极荣耀】实力不行,相反我就是【无极荣耀】相信她才让她上场的【无极荣耀】。真要照系统排位,以真红的【无极荣耀】战斗力是【无极荣耀】绝对打不过乌鸦的【无极荣耀】,但在我看来实战中不可预测的【无极荣耀】东西太多,只要战斗技术好,系统给出的【无极荣耀】评定并不一定准。

  “你是【无极荣耀】谁?”乌鸦之前吃了我个大闷亏,紧跟着又被羞辱了一番,这会就是【无极荣耀】来跟我找回面子的【无极荣耀】,眼里哪还看的【无极荣耀】到别人?

  对于这种嚣张的【无极荣耀】人真红一项都是【无极荣耀】懒得搭理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今天她却很认真的【无极荣耀】亮出了两只闪耀着金光的【无极荣耀】拳套摆出一副随时准备战斗的【无极荣耀】姿态后才回答道:“我是【无极荣耀】中国的【无极荣耀】国器持有者,冰霜玫瑰盟高级会员真红。”

  “国器持有者?”乌鸦略微思索了一下,跟着恍然大悟似的【无极荣耀】叫了起来。“哦想起来了,就是【无极荣耀】那种一个国家只出几套,穿上之后能给全国人都带来好处的【无极荣耀】装备吧?嗯……这种加团队属性的【无极荣耀】东西自身战斗力肯定不会太强,不过能同时给一个国家的【无极荣耀】人带来好处,用处还真是【无极荣耀】大啊!干脆奉贤出来让我卖了吧!”

  乌鸦这话一出口别说乌鸦了,连英法行会的【无极荣耀】人都差点晕过去。战力榜第二确实有嚣张的【无极荣耀】资本,可问题是【无极荣耀】资本也是【无极荣耀】有限度的【无极荣耀】。这也嚣张的【无极荣耀】太过分了吧?

  真红本来就不是【无极荣耀】什么好脾气的【无极荣耀】人,这会一听乌鸦的【无极荣耀】话立刻就火了。“白痴。今天就让你知道一下藐视中国国器的【无极荣耀】后果。”

  乌鸦本来还打算出口反驳几句,没想到刚准备张口突然感到脸上传来惊人的【无极荣耀】压力,吓的【无极荣耀】他慌忙后闪,结果还是【无极荣耀】被一阵狂风刮的【无极荣耀】险些摔出去。

  “好快!”双方观战的【无极荣耀】人几乎同时发出了这么一声惊叹。

  乌鸦被阵风带的【无极荣耀】连连闪出七八米才算站稳身体,低头一看才发现遮挡自己面目的【无极荣耀】斗篷居然被完全撕裂了。事实上我也是【无极荣耀】直到这个时候才彻底看清楚乌鸦的【无极荣耀】外貌,之前的【无极荣耀】战斗中我的【无极荣耀】关注焦点都集中到他的【无极荣耀】动作上去了,其他方面都没怎么注意。现在看来乌鸦似乎是【无极荣耀】东南亚人,反正不像中国人,但可以肯定是【无极荣耀】亚裔。不过有一点比较奇怪,那就是【无极荣耀】装备。之前虽然只是【无极荣耀】一个错面我就干掉了乌鸦,但我清楚的【无极荣耀】记得他穿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现在这身装备,甚至连职业似乎都不一样了,要不是【无极荣耀】那张脸没变我还真认不出他来了。

  “不错吗!”乌鸦的【无极荣耀】斗篷被粉碎之后用力的【无极荣耀】挥舞了两下手中的【无极荣耀】单手重剑。“你有和我一战的【无极荣耀】资格,出手吧。”

  “白痴。”真红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的【无极荣耀】同时也冲了上去。

  ※※※※※※※※※※※※※※※※※※※※※※※※※※※※※※※※※

  推荐一本朋友的【无极荣耀】书:《虚拟战士》书号1116784,内容还算不错,有兴趣的【无极荣耀】可以看看。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