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六卷 第七十七章 真正的【无极荣耀】乌鸦

第十六卷 第七十七章 真正的【无极荣耀】乌鸦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看到我准备大招乌鸦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无极荣耀】机会,三个分身小心谨慎的【无极荣耀】贴近我的【无极荣耀】身边后又做了件让我疑惑不已的【无极荣耀】事情。只件其中一个分身对另外两个分身使了个眼色,然后另外两个分身还互相打手势交流了一下。这种情况让我非常奇怪。按说分身之间就算不能互相通讯,好歹也是【无极荣耀】一个人的【无极荣耀】几个分体,怎么连协调攻击都要互相打手势呢?

  虽然觉得奇怪,但战斗中我也不好多想,只能是【无极荣耀】先小心戒备着等待出手的【无极荣耀】机会。终于,就在我的【无极荣耀】假动作进行到一半的【无极荣耀】时候站在我背后的【无极荣耀】分身突然动手了。这个分身将手中大刀举过头顶来了个下劈,其动作非常之大,看样子是【无极荣耀】故意暴露位置吸引我注意力的【无极荣耀】。

  既然他们想暴露我也就顺着他们的【无极荣耀】意思走,在那家伙攻击的【无极荣耀】瞬间我猛的【无极荣耀】一个转身向原本处于我前面的【无极荣耀】那个分身退了过去。这个分身一看我背对他退了过来立刻准备好了匕首准备从背后给我来个狠的【无极荣耀】,可我虽然是【无极荣耀】背对着他,但早就注意着他了,怎么可能被袭击到?

  就在我们俩即将撞在一起的【无极荣耀】同时我们两个同时动了起来。乌鸦的【无极荣耀】那个分身将双手伸的【无极荣耀】开开的【无极荣耀】做了个仿佛拥抱的【无极荣耀】姿势,他的【无极荣耀】本意是【无极荣耀】等我退进他怀里然后将双手收拢从前面扎我的【无极荣耀】脖子或者心脏等要害部位,但我也提前做出了反应,他不但没抱住我,张开的【无极荣耀】双臂还使自己空门大露。

  “啊!”本准备给我一刀地这个分身没想到我会突然转身。而且还准确的【无极荣耀】一剑扎进了他的【无极荣耀】脖子。惊讶的【无极荣耀】他只能尽力捂着喷血的【无极荣耀】喉管直挺挺的【无极荣耀】倒了下去。

  另外两个分身看到我转眼之间放倒了一个分身都愣了一下,但他们意识到不好的【无极荣耀】时候已经晚了。之前做假动作故意吸引我注意力地那个分身突然感觉背后有人,但慌乱中转身之后也只看见一双美的【无极荣耀】摄人心魄地眼睛,之后就再也无法移动了。

  包围我的【无极荣耀】三个分身中仅剩的【无极荣耀】那个分身发现情况不对就想跑,可惜还是【无极荣耀】慢了一步。他在后退的【无极荣耀】过程中突然踩中一个大坑,就在他身体向后仰失去平衡的【无极荣耀】瞬间十二柄长枪几乎不分先后的【无极荣耀】从四面八方扎进了他的【无极荣耀】身体。这是【无极荣耀】早就隐藏在这里地十二名铃音骑士的【无极荣耀】集体刺杀,艾美尼斯的【无极荣耀】幻象技能可比乌鸦强出太多了。

  围攻我的【无极荣耀】三个分身瞬间完蛋。远处正在救治被打残的【无极荣耀】那个分身的【无极荣耀】分身一看情况不对立刻背起伤残的【无极荣耀】分身准备跑,然而一座小山突然出现在了他们的【无极荣耀】面前。坦克地重锤猛的【无极荣耀】兜头砸下。仅仅一击就成功结束了战斗。

  “感觉不太对啊!”夜月从被石化的【无极荣耀】分身身边绕了过来对我道:“这就是【无极荣耀】传说中的【无极荣耀】世界第二?怎么实力和我们差这么多?”

  刚刚干掉两个分身的【无极荣耀】坦克也道:“对啊!刚才感觉似乎没有什么阻碍就搞定了,就算主人很强也不致意差这么多吧?当初那个枪神也就是【无极荣耀】世界第三也没他这么弱啊?”

  斯哥特走过来道:“会不会他的【无极荣耀】属性全都集中到隐身和分身两个能力上去啦?像他这样能完全隐身并发动攻击地能力对一般玩家来说确实很致命,尤其是【无极荣耀】枪神那样的【无极荣耀】远程攻击型,找不到目标是【无极荣耀】铁定打不过他的【无极荣耀】。”

  我皱着眉头一边思索一边往城墙里面走。魔宠们提出的【无极荣耀】意见也是【无极荣耀】有一定道理的【无极荣耀】,但我总觉得哪地方不太对。想了半天似乎最大的【无极荣耀】疑点就是【无极荣耀】乌鸦的【无极荣耀】战力和战力榜上的【无极荣耀】排名实在相差太多。虽说他的【无极荣耀】属性很偏门,可也不至于烂成这样啊?

  事实上头疼的【无极荣耀】不止我一个,英法联军那边地首脑们也正在那发火。圣约瑟抓着头发抱怨着:“真是【无极荣耀】地。我怎么会相信这么个傻蛋!这也输的【无极荣耀】太快了!”

  相比之圣约瑟地反应其他会长就更是【无极荣耀】反应激烈了,一群人不断的【无极荣耀】在那骂乌鸦是【无极荣耀】个废物,然而事实上乌鸦是【无极荣耀】根本听不见这些的【无极荣耀】,因为此时他的【无极荣耀】本体正坐在铁十字城内的【无极荣耀】一座钟楼的【无极荣耀】顶端俯视着整个城市。

  “哼,紫日那个傻蛋居然真的【无极荣耀】以为那就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本体了。我堂堂的【无极荣耀】战力榜第二难道就真的【无极荣耀】那么好对付吗?哼,继续藐视我吧!最终你们会为此付出代价的【无极荣耀】。”说完这些之后乌鸦的【无极荣耀】身影逐渐开始淡化最终化为了一缕沙尘飘散在风中。

  “紫日,你觉得乌鸦的【无极荣耀】战斗力怎么样?”我回到城墙上之后一大群人立刻围了上来询问我战斗感受。

  我无奈的【无极荣耀】摇了摇头。“感觉很不对,有种挥拳打棉花的【无极荣耀】感觉。我总觉得这不是【无极荣耀】乌鸦的【无极荣耀】真正实力。实在是【无极荣耀】弱的【无极荣耀】太不正常了。”

  “弱?”

  “对,很弱。”我想了一下解释道:“这么说吧。假设真红的【无极荣耀】战斗力是【无极荣耀】一百,乌鸦给我的【无极荣耀】感觉大约只有四十左右。之前能把真红逼走只是【无极荣耀】因为真红不想影响战场走向而主动放弃了追击,其实只要时间充足真红完全可以搞定乌鸦,而且以乌鸦的【无极荣耀】战斗力基本不可能把真红怎么样。之前真红被乌鸦的【无极荣耀】分身捅了一刀你们也看到了,伤口很小。而且很快就愈合了,这就说明乌鸦的【无极荣耀】伤害力太低。而且,我以前是【无极荣耀】曾经和枪神交过多次手。当时枪神是【无极荣耀】世界战力榜第二,乌鸦既然能把枪神挤下去自然救应该比枪神要厉害一些,可今天一对比觉得完全不是【无极荣耀】那么回事。要说真红的【无极荣耀】战力是【无极荣耀】一百,那枪神就是【无极荣耀】六百,我自己的【无极荣耀】本体大概是【无极荣耀】六百五十的【无极荣耀】样子,加上魔宠后能到两千以上,可乌鸦的【无极荣耀】分身加一起也才四十不到,你们不觉得这很奇怪吗?”

  “难道他的【无极荣耀】真身刚才根本就没出现?”真红逼近是【无极荣耀】和分身交过手地人。看法到是【无极荣耀】和我差不多。

  我摇了摇头。“实在不清楚。艾美尼斯显示的【无极荣耀】幻象中并没发现第六个分身。也就是【无极荣耀】说本体要么一开始就没出现,要么就是【无极荣耀】那五个的【无极荣耀】其中之一。”

  “那就奇怪了。按说系统不该给出这么大的【无极荣耀】差距啊!”

  “会不会是【无极荣耀】对方故意示弱呢?”阿修福德问道。

  “应该不会吧!”我现在也有些说不准了,按说全世界都能拔尖的【无极荣耀】人不该像表现的【无极荣耀】这么傻,反到是【无极荣耀】他真的【无极荣耀】有什么后招可能性比较大。“算了,这个先不想了,反正现在战况还能稳定住。一时半会不会有太大问题。”

  “说地也是【无极荣耀】。”阿修福德反正是【无极荣耀】只要敌人不攻破铁十字城就不担心。

  虽说战役已经爆发有近六个小时了,但你实在无法想象上亿部队打仗是【无极荣耀】个什么情况。对于这么大的【无极荣耀】一支军团来说用一百万人打上十个小时也只能算是【无极荣耀】试探性进攻。而现在双方地损失人数大概也就一百多万的【无极荣耀】样子,所以这实际上还只是【无极荣耀】双方在互相试探,并不算真正的【无极荣耀】攻城战。

  我正和阿修福德说着战场上的【无极荣耀】事情,突然就感觉到一股寒气卷了过来,顺手就把阿修福德推了出去。一道亮光从阿修福德刚才站的【无极荣耀】地方闪了过去,要不是【无极荣耀】我动作快这会阿修福德肯定已经身首异处了。

  “什么人?”守卫大声的【无极荣耀】叫了起来。

  “都闪开,是【无极荣耀】高手。”我一把抓起身边的【无极荣耀】几个乐队地MM扔出老远同时大声提醒附近的【无极荣耀】人都别靠近。

  “不愧是【无极荣耀】紫日呢。反应出奇的【无极荣耀】快啊!”一个突然出现的【无极荣耀】声音搞的【无极荣耀】我冷汗直冒。听声音对方距离我绝对不到十米,但即使启动了艾美尼斯的【无极荣耀】反隐形能力我依然什么也看不见。

  “你是【无极荣耀】……乌鸦?”我试探性的【无极荣耀】问道。

  “当然。难道你认为还有人躲的【无极荣耀】过你地反隐形吗?别怀疑,我非常清楚你有哪些魔宠,而且我也很清楚他们的【无极荣耀】具体能力。”

  “之前果然都是【无极荣耀】你装出来的【无极荣耀】,看来我们还真是【无极荣耀】小看了你!”我一边思索着该怎么办一边小心的【无极荣耀】戒备着可能出现的【无极荣耀】突然袭击。

  乌鸦的【无极荣耀】声音非常地得意。“你能看见我的【无极荣耀】那些分身已经很不错了,不过我的【无极荣耀】本体你是【无极荣耀】绝对看不见的【无极荣耀】,这是【无极荣耀】法则的【无极荣耀】力量,你的【无极荣耀】技能是【无极荣耀】不会奏效的【无极荣耀】。”

  “法则的【无极荣耀】力量?”我突然明白过来什么了。“你身上有戒律之石?”

  “嗯?你知道?”乌鸦的【无极荣耀】声音显得很惊讶。我估计他之前肯定和我一样一直以为只有自己才知道这个东西的【无极荣耀】存在。戒律之石严格来说不是【无极荣耀】为玩家准备地东西,它是【无极荣耀】高级NPC势力之间争夺地目标,对玩家来说夹在这些老大之间可不是【无极荣耀】闹着玩的【无极荣耀】事情,所以正常玩家一般来说是【无极荣耀】没有能力拥有这东西地。就拿我来说。表面上戒律之石目前都在我的【无极荣耀】控制之下,实际上那是【无极荣耀】一种高级NPC势力之间避免大规模冲突而采取的【无极荣耀】妥协策略,真要凭实力去抢我自认为还没到那水平。别说外国那些五花八门的【无极荣耀】NPC势力。单就国内的【无极荣耀】天庭和妖族就不是【无极荣耀】好玩的【无极荣耀】。

  乌鸦既然有戒律之石就说明他可以掌握某一种法则的【无极荣耀】力量,不过他和我不一样。这家伙没有戒律之环,也就是【无极荣耀】说他只能将法则作用在很狭小的【无极荣耀】范围内,而且力量也会弱很多,没有戒律之环的【无极荣耀】支持戒律之石只是【无极荣耀】块有着低级戒律法则的【无极荣耀】石头,没有太大的【无极荣耀】作用。不过乌鸦现在拥有的【无极荣耀】这快戒律之石带的【无极荣耀】属性居然是【无极荣耀】完全隐形,这个实在是【无极荣耀】太让人郁闷了!

  “哼,没想到你这样的【无极荣耀】人也能得到戒律之石,不过以你的【无极荣耀】水平大概还不知道戒律之石真正的【无极荣耀】用法吧?”

  “真正的【无极荣耀】用法?”乌鸦的【无极荣耀】声音突然变的【无极荣耀】很激动,但是【无极荣耀】很快又冷静了下来。“耍我是【无极荣耀】吧?你能知道什么真正的【无极荣耀】用法?”

  看来乌鸦确实是【无极荣耀】不知道戒律之石真正的【无极荣耀】用途。不过这并不妨碍他利用现在拥有的【无极荣耀】那块戒律之石。我紧盯着乌鸦的【无极荣耀】声音传来的【无极荣耀】位置说道:“既然你承认自己有戒律之石那就不要怪我用戒律之环欺负你了。”我说着突然一点背后然后向天上一指。背后的【无极荣耀】戒律之环突然弹了起来跟着立刻飞到了我地头顶横着玄停在了那里。

  看到我的【无极荣耀】戒律之环乌鸦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无极荣耀】反应。毕竟他本来就不认识这东西。“你就打算用这个对付我?”乌鸦的【无极荣耀】声音虽然依然很嚣张。但从声音上听的【无极荣耀】出来他已经退后了一些距离,这家伙显然不像之前的【无极荣耀】分身表现的【无极荣耀】那么嚣张,相反他甚至谨慎地有些过分。

  本来我的【无极荣耀】戒律之环是【无极荣耀】可以短时间借用法则地力量的【无极荣耀】,但影响范围和时间都不高,最讨厌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还不能选择戒律种类,但小戒律之环还有个特点。那就是【无极荣耀】可以通过暂时融合一枚真正的【无极荣耀】戒律之石而暂时发挥单一戒律的【无极荣耀】完整能力。之前玛利莲从迪坦斯那里抢来的【无极荣耀】那枚戒律之石我还带在身上,现在刚好拿出来用一下。要是【无极荣耀】用戒律之石对付一般玩家我还担心其他神族找我麻烦。但既然乌鸦也有一块戒律之石,只要到时候我开放那块戒律之石的【无极荣耀】使用权限,相信就不会有人说闲话了。

  确定了处理方法后我不再犹豫摸出那块戒律之石猛地扔向头顶的【无极荣耀】戒律之环,乌鸦看到那枚戒律之石的【无极荣耀】时候也愣了一下,他没想到我不但知道戒律之石而且还随身带着一块。世上要不是【无极荣耀】小戒律之环一次只能用一块戒律之石我身上到是【无极荣耀】还有其他集中属性的【无极荣耀】,不过相比之下只有这块最合适,因为这块戒律之石代表的【无极荣耀】戒律是【无极荣耀】一项非常恐怖的【无极荣耀】法则——感知。

  在游戏中感知是【无极荣耀】被以属性的【无极荣耀】形式体现出来的【无极荣耀】。比如说在光亮度确定地情况下玩家的【无极荣耀】可视范围,还有像之前我推开阿修福德时就是【无极荣耀】对杀气有反应,所以才成功挽救了阿修福德的【无极荣耀】脑袋。这些感觉实际上都属于感知,而且由游戏内的【无极荣耀】感知属性来确定。之前我和众神签定代管协议时就曾了解过,戒律之环实际上就是【无极荣耀】支撑游戏运行的【无极荣耀】框架系统,也就是【无极荣耀】说它们是【无极荣耀】这个游戏世界够成的【无极荣耀】基础。如果我一旦屏蔽了某一区域地感知,那就意味着这一区域内的【无极荣耀】任何人都将变成睁眼瞎,或者说是【无极荣耀】比睁眼瞎更惨的【无极荣耀】存在。好歹盲人还能靠听觉和触觉行动,感知属性却会同时封闭所有感觉器官,等于是【无极荣耀】一项感觉都没有了。当然了,我没打算封闭自己的【无极荣耀】感知,也没打算封闭乌鸦的【无极荣耀】感知,那种大范围的【无极荣耀】感知操纵需要极端恐怖的【无极荣耀】能量支持。我的【无极荣耀】小戒律之环又不是【无极荣耀】戒律之城的【无极荣耀】那个大家伙还连着超级动力核心。这个小戒律之环可是【无极荣耀】靠我的【无极荣耀】魔力运行地,我地力量只够支撑它对我自己生效而已,不过好处是【无极荣耀】我可以详细调整每一项感知,而且能够做到随心所欲的【无极荣耀】任意控制。

  在戒律之石和戒律之环撞在一起后戒律之石立刻融进了戒律之环中央地那枚大宝石中,跟着整个戒律之环突然解体,两只半月自动飞出来环绕着我做着无规律飞行,而中央的【无极荣耀】八根戒律之杖和那枚核心则突然不见了。不过就在那东西消失之后我立刻就获得了感知调整属性,依靠这个属性我就能随意的【无极荣耀】控制自己的【无极荣耀】感知范围以及强度了。

  乌鸦的【无极荣耀】确是【无极荣耀】隐藏了自身的【无极荣耀】存在,但他并没有真的【无极荣耀】消失掉,他的【无极荣耀】身体还在那里。他移动时还会带动气流。他走路时依然会造成地面的【无极荣耀】震动。这些固有属性是【无极荣耀】不会消失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这些东西不会被一般玩家察觉而已。不过我现在可以调整感知了,那么这些都将变成非常明显的【无极荣耀】破绽。

  在我重新设置过感知之后立刻看见了前方一个由红色和蓝绿色组成的【无极荣耀】彩色人形物体,事实上这就是【无极荣耀】乌鸦,不过我看到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可见光而是【无极荣耀】红外线。是【无极荣耀】人都会有体温,而有温度的【无极荣耀】物体就会辐射红外线。在现实中我是【无极荣耀】存在红外视力的【无极荣耀】,但在游戏中我只有夜视能力却没有红外视力,现在借助感知戒律获得红外视力之后我立刻就看见了乌鸦的【无极荣耀】体温射线,现在除非他有办法把自己的【无极荣耀】体温降到和周围的【无极荣耀】环境一个温度,否则我就能很准确的【无极荣耀】发现他的【无极荣耀】存在。尽管红外感觉下看不清楚面貌,但至少我能看到乌鸦的【无极荣耀】每个动作,对战斗来说这就足够了。

  “你做了什么?”乌鸦发现我搞了半天他什么感觉都没有略微有些紧张。他既然能用戒律之石自然是【无极荣耀】知道戒律之石的【无极荣耀】力量是【无极荣耀】多么地恐怖,可是【无极荣耀】现在他明明看到我使用了一块戒律之石却没感到任何的【无极荣耀】效果出现。自然是【无极荣耀】觉得非常的【无极荣耀】不安。

  “我没对你做什么,只是【无极荣耀】增强了自己的【无极荣耀】感知,现在你的【无极荣耀】隐形对我没用了。”我说着将永恒化为长剑遥遥指着乌鸦。乌鸦看到我的【无极荣耀】剑指着他还左右闪了两下,结果发现我的【无极荣耀】剑尖始终跟着他就不再移动了。

  “戒律之石地力量果然只有戒律之石能够克制。”乌鸦说着突然再次消失在了原地。

  乌鸦刚一消失我就愣了一下,按说戒律之石的【无极荣耀】感知能力不应该发现不了乌鸦才对,但很快我就意识到自己陷入思维陷阱里了!乌鸦根本就不是【无极荣耀】启动了什么别地隐形能力而是【无极荣耀】使用了类似传送的【无极荣耀】技能,不管我感知再强。只要不在我的【无极荣耀】感知范围内还不都是【无极荣耀】一样?

  几乎在我反应过来的【无极荣耀】同时就感到背后传来了强大的【无极荣耀】风压,原来这家伙传送到我背后去了。丝毫没有迟疑。我闪电般的【无极荣耀】一蹲身跟着就是【无极荣耀】一个扫腿。乌鸦没想到我反应这么快,瞬间被我扫倒在地。我一个扫腿结束跟着双手撑地一个侧翻,当双脚越过顶点时双手借助惯性离开了地面一瞬间并抓住了乌鸦的【无极荣耀】身体。乌鸦还没反应过来出了什么事就被我借着惯性从地上一起提了起来,当我再次变成双脚着地地时候他已经被我举过了头顶,跟着我在空中松开了他,趁他还没完全控制住身体顺手又抓住了他的【无极荣耀】脚腕。

  这一连串动作把乌鸦彻底搞懵了,严格来说乌鸦以前都是【无极荣耀】在按正规的【无极荣耀】游戏套路在玩游戏。他根本就没体验过真正的【无极荣耀】高手之间的【无极荣耀】交战。像我和枪神这样成名已久的【无极荣耀】高手在战斗时实际上并不完全依赖属性,我们大部分时间是【无极荣耀】在用战斗技巧在进行战斗,像我这套动作实际上已经是【无极荣耀】标准的【无极荣耀】实战技能了,只要力量和反应速度足够你在现实中也能用的【无极荣耀】出来。但乌鸦则基本是【无极荣耀】靠属性点在作战。要说他完全不懂技巧那当然也不可能,只是【无极荣耀】水平上和我还是【无极荣耀】差地太多。

  就这一秒多点的【无极荣耀】时间乌鸦就从背后偷袭变成了被我举过头顶还被抓住了双脚,我根本没给他任何反抗的【无极荣耀】机会,就着刚才翻身起来的【无极荣耀】惯性抓着他的【无极荣耀】脚就向地面砸了下去。乌鸦双脚被抓根本无法保持平衡,就这么被我平平的【无极荣耀】掼在了地上。巨大地冲击力将城墙顶上巨大的【无极荣耀】条砖砸的【无极荣耀】纷纷碎裂。乌鸦轰的【无极荣耀】一声整个人都陷入了砖石之中,要不是【无极荣耀】他一身重甲看起来级别不低,单这一下就足够要他命的【无极荣耀】。

  事实上这根本不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全部连招。乌鸦刚被摔在地上立刻被震的【无极荣耀】内脏翻涌,这还没缓过劲来就突然觉得脚上传来一股巨力将他又从地上提了起来,跟着身体不由自主的【无极荣耀】向上飞了起来。

  我抓着乌鸦的【无极荣耀】脚像抡大锤一样把他整个从地上带起来之后一个转身就势对着地面再次砸了下去。之前乌鸦是【无极荣耀】背部着地,这次变成正面向下立刻本能的【无极荣耀】双手护脸。结果还是【无极荣耀】没能挡住巨大地惯性。又是【无极荣耀】轰地一声乌鸦被我再次重重的【无极荣耀】摔进了城砖之中。

  “噗……”

  乌鸦支撑着想爬起来,结果嘴里突然一甜喷出一口鲜血差点又趴回了地上地坑里,不过背后突然响起的【无极荣耀】声音逼的【无极荣耀】他不得不再次咬牙爬了起来。因为他听到了我的【无极荣耀】声音。

  “永恒——雷霆闪耀。”

  乌鸦刚爬出自己砸出的【无极荣耀】大坑就听哧的【无极荣耀】一声一柄剑插进了他刚刚趴着的【无极荣耀】那个坑中,但是【无极荣耀】还没等他来及庆幸就见天空突然落下一道水缸般粗细的【无极荣耀】白色落雷。轰……呲呲……噼啪……。高压电流瞬间产生了一个白色的【无极荣耀】光环向四面八方迅速展开,但奇怪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光环在扩散到半径十米后突然就消失了,不过这个距离已经和乌鸦无关了,因为他距离剑刃落点还不到一米。

  几乎是【无极荣耀】光环刚一接触到乌鸦的【无极荣耀】身体立刻乌鸦就蹦了起来,到不是【无极荣耀】他恢复体力了,而是【无极荣耀】剧烈的【无极荣耀】肌肉痉挛造成的【无极荣耀】抽搐使他蹦起来地。强电击带来的【无极荣耀】麻痹和刺痛让乌鸦眼泪鼻涕口水一起喷了出来至于有没有尿裤子那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不过这家伙也光棍的【无极荣耀】很,顶着肌肉痉挛居然还能利用我技能中无法移动的【无极荣耀】问题抱住了我。等技能一结束这家伙立刻抱着我向后一个下腰来了个过顶摔。不过我的【无极荣耀】魔龙套装的【无极荣耀】头盔和胸甲有连接机构,虽然摔的【无极荣耀】我七荤八素地却没伤到脖子。因此伤害并不大。

  乌鸦之前大概是【无极荣耀】被电糊涂了,摔完才想起来我似乎不怕这招,不过他也够狠,这招刚一使完趁我还没从眩晕中恢复过来居然抱着我冲到城墙边一下跳了下去。真红他们紧追而来想救我。可他们看不见乌鸦,只看到我飘在空中飞到了城墙边上然后又掉了下去。

  铁十字城的【无极荣耀】城墙虽然没有艾辛格那么夸张。但好歹也有二三十层楼高了,这个高度要是【无极荣耀】平躺着摔下去可不是【无极荣耀】闹着玩地。我发现自己摔出城墙时就已经从眩晕中恢复过来了,赶紧转身一勾城墙,刃爪瞬间弹出插入了城砖之中,无奈下坠速度太快,刃爪在城墙上带起一溜火星就是【无极荣耀】无法阻止下落的【无极荣耀】趋势。

  本来现在这个状况就够危险的【无极荣耀】了,可是【无极荣耀】乌鸦这混蛋居然还嫌不够刺激。竟然顺着我的【无极荣耀】腿爬了上来抱着我的【无极荣耀】腰双腿在城墙上一蹬。巨大的【无极荣耀】力量瞬间将我们送离了城墙,没有地方借力,我的【无极荣耀】翅膀又被抱住打不开,结果只能眼睁睁地和乌鸦一起坠向地面,不过这种高度我并不太担心,何况没有翅膀我也不至于真的【无极荣耀】直接摔落地面。

  就在我们离地还有十几米的【无极荣耀】时候地面突然裂开无数大洞,几十根藤条飞舞着钻出地面瞬间接住了我,只可惜乌鸦这混蛋抱的【无极荣耀】太紧。玫瑰藤接住我的【无极荣耀】同时连他也被接住了!

  “滚开!”我在玫瑰藤的【无极荣耀】帮助下一个扭身利用肘关节上的【无极荣耀】刀刃一下划伤了乌鸦的【无极荣耀】肩膀,乌鸦吃疼之下手劲一松玫瑰藤趁机把他卷起来远远地扔了出去。“**,你这个混蛋打架怎么跟疯狗一样啊?”我看着被扔出去后平稳落地的【无极荣耀】乌鸦骂道。

  “只要能咬死你我不介意当会疯狗。”

  乌鸦说完突然甩手扔出了一排什么东西。玫瑰藤挥舞的【无极荣耀】藤条突然在我面前合拢,只听哚哚哚三声玫瑰藤的【无极荣耀】触手上多了三柄飞刀,刀刃直没入柄,可见力量非常之大。不过玫瑰藤对这种伤害几乎无视。玫瑰藤虽然不是【无极荣耀】主战魔宠,但防御性能却出奇的【无极荣耀】好。其实玫瑰藤地防御力并不高,之所以说他防御性能好是【无极荣耀】因为玫瑰藤对物理伤害有个削弱作用。只有命中玫瑰藤主体的【无极荣耀】伤害才会按正常伤害计算,命中藤条的【无极荣耀】伤害只计算十分之一的【无极荣耀】伤害值,再加上玫瑰藤超快的【无极荣耀】回血速度,一般除非被大范围火焰魔法直接命中基本很难消灭玫瑰藤。

  “哼,紫日会长的【无极荣耀】魔宠果然名不虚传。”乌鸦说完之后竟然轻轻的【无极荣耀】拍了拍巴掌,我本来还以为他在为我鼓掌,结果却发现他的【无极荣耀】背后突然多了个黑洞,一头熟悉而又陌生的【无极荣耀】生物正从黑洞中缓慢的【无极荣耀】爬出来。

  “小强?”我被眼前地生物彻底搞傻掉了。没想到乌鸦地魔宠居然是【无极荣耀】只蟑螂。记得我们行会有个会员叫路人甲。他的【无极荣耀】魔宠就是【无极荣耀】一只巨型蟑螂。和同级生物比起来这种大蟑螂地防御力一般。攻击力偏低,但有两项特长——自愈和抵抗。这种大蟑螂的【无极荣耀】伤害恢复能力绝对恐怖。不管什么样的【无极荣耀】伤,只要当时没死,几分钟内就能完全恢复。还有就是【无极荣耀】这种蟑螂抗性高的【无极荣耀】吓人,可以说摹疚藜僖咖防不比巨龙低多少,根本就是【无极荣耀】法师克星。

  本来看到小强出现我还不怎么在意,毕竟这玩意我以前见过,虽然属性比较讨厌,但也不是【无极荣耀】太难对付,何况这大家伙居然还不能隐形。乌鸦的【无极荣耀】戒律之石是【无极荣耀】借助特殊方法直接使用的【无极荣耀】,其效果非常之差,跟本没办法展现完全的【无极荣耀】实力,连个隐形也只能覆盖自己而已,转嫁到分身身上就会变成反隐形可以探察的【无极荣耀】那种低级隐形,至于这些魔宠似乎是【无极荣耀】一点效果都没有了。不过零之中一直有个未经官方证实的【无极荣耀】说法说摹疚藜僖咖宠一般像主人,虽然不知道对不对,但我觉得我的【无极荣耀】魔宠跟着我之后好象确实是【无极荣耀】性格都在向我x拢。今天看来这个话还是【无极荣耀】有些道理地。因为眼前的【无极荣耀】蟑螂也做了件让我很意外的【无极荣耀】事情,其突然性跟乌鸦之前偷袭阿修福德那下不分上下。只见那只巨型蟑螂竟然突然来了个原地转身用屁股对着我,跟着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到底怎么回事就听噗的【无极荣耀】一声巨响,不过它到不是【无极荣耀】对着我放了个屁,但是【无极荣耀】却比放屁更恶心。只见它的【无极荣耀】屁股上打开了一个洞,随着那噗的【无极荣耀】一声喷出了漫天的【无极荣耀】……小小强。

  “靠!快闪!”玫瑰藤突然伸出无数地藤条把我一裹就给拉入了地下,几乎也就是【无极荣耀】我们潜入地下的【无极荣耀】瞬间地面上就被小蟑螂完全覆盖了起来。那可怕地数量绝对能把人恶心死。

  据说人类的【无极荣耀】恐惧大致可以分两种。第一种是【无极荣耀】真实恐惧,也就是【无极荣耀】人类对危险的【无极荣耀】预判。第二种则是【无极荣耀】假想恐惧。也可以说是【无极荣耀】幻想出来的【无极荣耀】恐惧。第一种恐惧主要来源于本能,只要是【无极荣耀】人类都会有,但第二种则来自人类后天的【无极荣耀】学习和知识积累,这种恐惧会根据个人的【无极荣耀】理解和认识的【无极荣耀】不同而有不同地表现。像是【无极荣耀】对蟑螂的【无极荣耀】恐惧就属于第二种恐惧,大家都知道蟑螂不会咬人,但很多人都会怕蟑螂,这种恐惧与其说是【无极荣耀】危险预判到不如说是【无极荣耀】对脏东西的【无极荣耀】一种潜意识的【无极荣耀】拒绝行为。刚刚我也属于这种情况。游戏内的【无极荣耀】小蟑螂当然应该是【无极荣耀】会咬人的【无极荣耀】。不过我想以我的【无极荣耀】防御应该没什么问题,可我就是【无极荣耀】受不了。想想那么多小蟑螂爬的【无极荣耀】满身都是【无极荣耀】就全身不舒服!

  “哈哈,想不到紫日也不过如此。”乌鸦嚣张地大笑着嘲笑我。

  轰,乌鸦身后的【无极荣耀】地面突然爆开一个大洞,一枚银灰色的【无极荣耀】巨蛋被弹到了半空中,跟着蛋壳嘭的【无极荣耀】一声展开变成了一对翅膀。我就这么旋停在半空中愤怒的【无极荣耀】看着乌鸦。“你喜欢吃屎不代表我也要跟着你学,你这个拿恶心当高雅的【无极荣耀】低等生物!这么喜欢玩蟑螂是【无极荣耀】吗?好,我今天就为灭四害做点贡献。小凤。帮我烧了这些恶心地东西。”

  伴随着一声清丽的【无极荣耀】凤啼,一团小火焰突然出现在我面前并高速旋转起来。火焰在旋转中开始迅速变大,很快就变成了一个直径三十多米的【无极荣耀】大火球。跟着火球突然轰的【无极荣耀】一声从中爆开,伴随着漫天火雨小凤破焰而出。火焰四射的【无极荣耀】小凤在我面前迅速凝聚成人形,跟着打了个响指。“火焰。”一团小火球在小凤的【无极荣耀】手指间出现,随后被她轻轻一弹便飞了出去。

  小凤刚喊完这两个字乌鸦就不屑的【无极荣耀】道:“哼。一个小火球就以为能烧掉我的【无极荣耀】蟑螂吗?”

  小凤没搭理他,而是【无极荣耀】跟着念道:“燎原。”

  那只小火球突然加速撞上了地面,跟着轰的【无极荣耀】一声仿佛爆炸一般那个火球突然向四面八方扩展了开来迅速把附近近千米的【无极荣耀】地面全部覆盖进了火焰地范围之中,乌鸦自己也被火焰吓了一跳,不过他迅速召唤出了一只造型很像蚊子地东西骑了上去脱离了地面,那些小蟑螂也纷纷张开翅膀飞了起来,贴着地面的【无极荣耀】火焰立刻失去了目标,虽然面积很大却没起到多少实际作用。

  乌鸦刚打算再次羞辱我们,没想到小凤又念出了两个字:“焚天。”

  噗……地面上地火焰突然爆涨成几十丈高的【无极荣耀】焚天烈焰,大群的【无极荣耀】小蟑螂瞬间在烈火中化为灰烬。连那只大蟑螂都被烧的【无极荣耀】吱吱怪叫最终炸成了漫天绿色的【无极荣耀】黏液。不过那些黏液还没落到地上就被完全蒸发了个干净。

  “小小爬虫也敢在我地狱火凤凰面前耀武扬威,帮你火化是【无极荣耀】给你面子。”小凤也不是【无极荣耀】甘愿受委屈的【无极荣耀】主。之前不搭理乌鸦是【无极荣耀】想用实力说话,这会当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无极荣耀】机会。

  说实话乌鸦自己也吓的【无极荣耀】不清。他确实知道凤凰是【无极荣耀】火系顶级圣兽,只是【无极荣耀】他没想到凤凰控火的【无极荣耀】能力能强到如此程度。

  看乌鸦不回答小凤突然一招手,地面上的【无极荣耀】火焰像录象带倒带一样迅速收回了她的【无极荣耀】手里并化为了一杆完全由火焰组成的【无极荣耀】长枪。小凤手持火焰枪原地转了一圈突然把火焰枪投了出去,乌鸦看到火枪飞过来赶紧一翻身从自己的【无极荣耀】坐骑上跳了下去,火枪从他地那只大蚊子身边擦了过去瞬间将那只蚊子烧成了一缕青烟。连灰都没剩下。

  “哈哈,这下知道厉害了吧!”看着因为跳的【无极荣耀】太仓促而摔的【无极荣耀】灰头土脸的【无极荣耀】乌鸦,小凤得意的【无极荣耀】嘲笑了起来。

  乌鸦不服气的【无极荣耀】从地上爬起来反驳道:“别得意,难道就你有魔宠吗?出来吧水晶。”

  “水晶?”我的【无极荣耀】魔宠里有条仙女龙就叫水晶,没想到乌鸦地魔宠也有叫水晶的【无极荣耀】。我听了这个名字开始还以为是【无极荣耀】什么很华丽地生物呢,结果等那东西出现我差点没把自己舌头咬下来。乌鸦召唤出来的【无极荣耀】“水晶”居然是【无极荣耀】巨型只鼻涕虫,而且还是【无极荣耀】青绿色的【无极荣耀】。那样子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啊!”小凤一看到这东西吓的【无极荣耀】立刻绕到了我的【无极荣耀】背后。

  “喂,一只鼻涕虫而已你躲什么啊?”我抓着小凤拼命向前拉可她就是【无极荣耀】不肯出来。

  “不行不行。我拿这种软软的【无极荣耀】东西没办法,主人你还是【无极荣耀】另外想办法吧!”

  “我又没让你上去砍,你躲远点放火烧不就完了?”

  “不行,我看到这东西就觉得恶心,我不敢靠近啊!”

  “真麻烦!坦克,你上。”

  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坦克从凤龙空间里钻出来猛地砸在了地面上,那巨大的【无极荣耀】重量震的【无极荣耀】地面都跟着一抖。

  “不错吗!”乌鸦看着坦克的【无极荣耀】身体道:“没想到你也有虫类魔宠。”

  “哼。我可没你那么恶心。坦克给我干掉那条鼻涕虫。”

  坦克得到命令后立刻轰隆隆的【无极荣耀】冲向了鼻涕虫,跟着一头撞上了鼻涕虫。要是【无极荣耀】一般的【无极荣耀】生物这一下就算不死也能去掉半条命。要知道坦克可是【无极荣耀】有撞塌过城墙的【无极荣耀】记录的【无极荣耀】,撞死个把生物完全属于正常反应,不过今天显然坦克碰上克星了。中国有种理论叫以柔克钢,不知道鼻涕虫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正好具备这种能力,反正坦克一头撞了上去居然仿佛转到了个水袋一样,尽管半截身体都插到鼻涕虫身体里去了,可却没有对鼻涕虫造成任何伤害。

  “坦克。别用蛮力,那东西身体是【无极荣耀】软地,用你的【无极荣耀】刀足撕了它!”

  坦克突然退后了几步,跟着挥舞起几丈长的【无极荣耀】刀足砍向了鼻涕虫,只可惜结果却像是【无极荣耀】拿手指插气球。坦克的【无极荣耀】刀足只要稍微一用力就可以陷进鼻涕虫的【无极荣耀】身体里,但只要一抽回来鼻涕虫就又会弹起来。根本一点作用都没有。

  我刚想指挥坦克换别的【无极荣耀】方法试试,谁知道那鼻涕虫居然先动了。那家伙像蚕一样昂起头突然喷出了一口绿色地黏液,坦克靠的【无极荣耀】太近躲闪不及被喷了个满身都是【无极荣耀】,跟着就看坦克的【无极荣耀】背上突然开始冒青烟。距离这么远我都能听到嘶嘶的【无极荣耀】声音,显然那液体有很强的【无极荣耀】腐蚀性。

  “坦克退回来。小纯、阿嫡娜出来帮忙。”

  阿嫡娜一出来就使用了个喷泉术,巨大的【无极荣耀】水柱砸在坦克的【无极荣耀】背上立即将大部分黏液都冲了下去,剩下的【无极荣耀】也由于被水稀释过而降低了效果。小纯的【无极荣耀】强效单体治疗术随后跟上,总算把坦克的【无极荣耀】小命保了下来。看来这只该死地鼻涕虫还不能太小看它了。

  “凌,你来对付它。”

  “小意思。”凌虽然也是【无极荣耀】女性,但她对鼻涕虫地抵抗力比小凤要强多了。站的【无极荣耀】远远地丢出了一小团黑雾。

  那只该死的【无极荣耀】鼻涕虫刚才欺负起坦克到是【无极荣耀】猛的【无极荣耀】很。但现在却完全倒过来了。它开始还不太看的【无极荣耀】起这团小黑雾,但刚一碰到就知道坏事了。只见它在地面上开始剧烈的【无极荣耀】挣扎扭动了起来。同时还发出了一种奇怪的【无极荣耀】叫声。那团黑雾对鼻涕虫的【无极荣耀】挣扎完全没有反应,只是【无极荣耀】继续贴着鼻涕虫漂在那里,不过我们能看出来那团黑雾正在以几何倍数的【无极荣耀】方式迅速扩大中。

  凌看到我们投来的【无极荣耀】询问的【无极荣耀】眼神便解释了起来。“这其实不是【无极荣耀】雾而是【无极荣耀】黑暗原虫,它们会通过蚕食正面能量来扩充自己。鼻涕虫恶心是【无极荣耀】恶心了点,但它毕竟不是【无极荣耀】亡灵生物,它依然属于生灵,所以构成它身体的【无极荣耀】一切物质都属于正面能量。对黑暗原虫来说它就是【无极荣耀】一个大蛋糕。”

  “果然是【无极荣耀】一物降一物啊!”坦克在旁边感叹着:“看看我这身黑亮的【无极荣耀】外壳,都快变漏勺了!这得多久才长的【无极荣耀】好啊!”

  “你就知足吧!要不是【无极荣耀】我们动作快你这会都化成水了!”小纯一边继续着治疗术一边打击坦克。

  看到黑雾制住了鼻涕虫乌鸦似乎也着急了,他看着我们大声说道:“紫日,这样打下去没多大意义,不如我们两个都不要用魔宠,我们只靠自己的【无极荣耀】力量分出胜负如何?”

  “哈哈哈哈!”我和我的【无极荣耀】魔宠一听全都笑了起来。小凤一边笑一边还在说:“你还真够搞笑的【无极荣耀】!拜托!我主人他可是【无极荣耀】驯兽师,你跟我们说不用魔宠单挑?你不如去和拳王说不许用拳头然后再跟人家打擂台!啊哈哈哈哈……”

  “哼,别太自大了!”乌鸦很自信的【无极荣耀】说道:“实话和你说了吧。我和你一样也有驯兽师这个主要职业,而且和你一样,我有三个主要职业。魔宠方面我也不比你少多少。”

  说实话乌鸦这话我是【无极荣耀】相信的【无极荣耀】。虽说像我这样有三个主要职业而且带着一堆魔宠的【无极荣耀】人确实不多,但你要考虑到乌鸦毕竟是【无极荣耀】战力榜第二,他并不是【无极荣耀】普通人。这就好象让你在大街上找到一个能举起一百公斤重物的【无极荣耀】人是【无极荣耀】件很困难的【无极荣耀】事情,但在奥运会举重运动场你随便拉一个运动员过来都能举这个重量。乌鸦既然能上战力榜,那就说明他的【无极荣耀】机遇不会太差,否则单靠努力是【无极荣耀】到不了这个水平的【无极荣耀】。他说摹疚藜僖咖宠比我多我不相信,但要说只比我少一点我到是【无极荣耀】可以接受。

  我伸手打断了乌鸦的【无极荣耀】话。“不用说了,我知道你什么意思。”

  “那你是【无极荣耀】同意啦?”乌鸦兴奋的【无极荣耀】问道。

  “同意个屁!你小子到是【无极荣耀】会算帐!靠,你不就是【无极荣耀】不想暴露实力吗?我成名已久,有些什么属性和战力早就被人研究的【无极荣耀】彻彻底底了,我又不怕暴露实力,为什么要为了你而隐藏实力?我们可是【无极荣耀】敌人诶!你要是【无极荣耀】之前不提这事,说不定我还有可能不能魔宠,现在想通这点说什么我也得拖你下水啊!哈哈,今天之后你就别想再当隐士了,试试成为焦点的【无极荣耀】感觉吧。”

  “好,算你狠。”乌鸦恶狠狠的【无极荣耀】说道:“既然你非要把我逼到这份上,那我也就没什么好隐藏的【无极荣耀】了,大不了以后少露面就是【无极荣耀】了。但是【无极荣耀】,今天我一定要让你在我手里挂一回。你不败的【无极荣耀】神话必然将由我来打破。”

  “与其现在说大话不如把魔宠都召出来让我看看,数量不够的【无极荣耀】话可就不好玩了。”

  “好,我会让你全部见识一遍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现在……!”乌鸦话说到一半突然消失在了原地,我正奇怪发生了什么事情突然就发现自己的【无极荣耀】位置发生了变化。本来我是【无极荣耀】和自己的【无极荣耀】魔宠站在一起的【无极荣耀】,可是【无极荣耀】突然我就出现在了乌鸦刚才站的【无极荣耀】位置上,再回头却看到乌鸦正站在我的【无极荣耀】魔宠堆中,可问题是【无极荣耀】我们交换位置之前乌鸦也已经把他的【无极荣耀】魔宠都召唤了出来。

  乌鸦刚才用的【无极荣耀】显然是【无极荣耀】一种能和目标人物互相交换位置的【无极荣耀】技能,可表面上看我们是【无极荣耀】换了位置,实际上吃亏的【无极荣耀】只有我。乌鸦和他自己的【无极荣耀】魔宠显然早有准备,我和我的【无极荣耀】魔宠却是【无极荣耀】毫无防备的【无极荣耀】突然遇到这个状况。结果就是【无极荣耀】乌鸦的【无极荣耀】魔宠们齐齐对我发动了袭击,而我的【无极荣耀】魔宠却反过来被乌鸦偷袭了。

  “该死!”我刚把状况理顺就发现头顶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脚掌踩了下来,这该怎么躲啊?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