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六卷 第九十二章 纸老虎

第十六卷 第九十二章 纸老虎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就在我们以为公主即将遭到不幸的【无极荣耀】前一秒,冲在最前面的【无极荣耀】鬼神突然一个飞扑然后五体投地的【无极荣耀】趴在了公主的【无极荣耀】面前,其他的【无极荣耀】鬼神也相继趴在了公主的【无极荣耀】面前。

  “美丽的【无极荣耀】小姐,请问您有什么吩咐吗?”鬼神的【无极荣耀】话加上之前的【无极荣耀】行为让我们都有些傻眼,这个貌似和我们的【无极荣耀】想法有些出入。看那些家伙的【无极荣耀】星星眼,摆明就是【无极荣耀】中了深度魅惑。

  “这些家伙的【无极荣耀】精神抵抗力未免也太差了点吧?”夜月看着这些被深度魅惑的【无极荣耀】鬼神一脸的【无极荣耀】不可置信。

  我走过去踢了一脚最前面的【无极荣耀】那只鬼神,结果这家伙就跟没感觉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显然是【无极荣耀】受到了过于强烈的【无极荣耀】魅惑,所以根本连基本神经反射都没了。

  “公主,问他们这里是【无极荣耀】怎么回事。”

  公主点点头然后指着最前面那只刚刚被我踢了一脚的【无极荣耀】鬼神问道:“告诉我这边到底出了什么事?”

  那只鬼神一脸疑惑的【无极荣耀】回答道:“对不起美丽的【无极荣耀】小姐,我不明白您的【无极荣耀】意思。”

  “我是【无极荣耀】问你这里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无极荣耀】鬼神。日本原来不是【无极荣耀】这个样子啊?”

  “日本?小姐您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记错了?当然,我绝对不是【无极荣耀】怀疑您的【无极荣耀】记忆,只是【无极荣耀】您可能因为别的【无极荣耀】什么原因搞错了。这里根本不是【无极荣耀】那什么日本。”那只鬼神一脸痴迷的【无极荣耀】看着公主回答着。

  “不是【无极荣耀】日本?”我们都愣了一下。

  夜月马上推了公主一下。“问他这是【无极荣耀】哪里。”

  “这是【无极荣耀】哪?”

  “这里是【无极荣耀】硕水村。”

  “我不是【无极荣耀】说这个村子。我是【无极荣耀】问这片土地,我们脚下这大片土地的【无极荣耀】名字叫什么?”

  “哦。这里是【无极荣耀】高天原。”

  “日本神界?”这下我们都傻了。高天原这个名字我们不是【无极荣耀】没听过,可是【无极荣耀】这也太奇怪了。按说高天原应该是【无极荣耀】日本地正规神界,也就相当于中国的【无极荣耀】天庭。在此之前我一直以为高天原是【无极荣耀】个独立的【无极荣耀】神界,现在看来我想的【无极荣耀】完全是【无极荣耀】错误的【无极荣耀】,这个高天原分明就是【无极荣耀】八雉神镜自带的【无极荣耀】高级空间。

  “你确定这里是【无极荣耀】高天原?”公主又问了一次。

  “当然。”那只鬼神很肯定的【无极荣耀】回答道:“我出生以来一直都住在这里,大家都知道这里叫高天原。”

  “那你们是【无极荣耀】怎么成为日本人地神族的【无极荣耀】呢?”

  “日本人?神族?”那只鬼神愣了一下,然后有些疑惑地说道:“我们是【无极荣耀】鬼神族。至于这个神族我就不知道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谁对我们的【无极荣耀】简称了。至于日本人……那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我反正从来没听过。”

  “你不知道日本人?”我游戏惊讶的【无极荣耀】直接问了出来,不过魅惑是【无极荣耀】公主的【无极荣耀】技能。我问了之后那个大家伙却完全没反应,最后还是【无极荣耀】公主又帮着问了一遍他才回答了问题。

  “日本人听你们的【无极荣耀】意思应该是【无极荣耀】一个叫日本的【无极荣耀】地方的【无极荣耀】人,不过人是【无极荣耀】什么?还有日本这个地方我也不知道在哪。”

  “你不知道什么是【无极荣耀】人?”这次连公主自己都惊讶了一下。

  那个鬼神摇了摇硕大地脑袋。“对不起,我真的【无极荣耀】不知道什么是【无极荣耀】人!”

  “人就是【无极荣耀】……”公主转身举着手在我们之中看了一圈愣是【无极荣耀】不知道指谁好了。貌似我和我的【无极荣耀】魔宠就没一个是【无极荣耀】人族的【无极荣耀】。最后她只能指了一下辣椒,反正海族上岸之后和人是【无极荣耀】没多大区别的【无极荣耀】。“就这个样子,不过只有外形一样。她是【无极荣耀】海族,和人类还是【无极荣耀】有区别的【无极荣耀】。不过外貌就是【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

  “哦。原来这就是【无极荣耀】人啊!”那个鬼神一幅很希奇的【无极荣耀】样子盯着阿嫡娜上下打量了半天。“这个样子到是【无极荣耀】和天昭大领主差不多。”

  “天昭大领主?你知道天昭?”

  “当然。”那个鬼神很认真地道:“天昭大领主可是【无极荣耀】我们这里的【无极荣耀】大老爷,整个高天原的【无极荣耀】土地都属于天昭大老爷。对了,天昭大老爷那里到是【无极荣耀】经常有人出现。”

  “你们看到过有人类去过天昭那里?”

  “我是【无极荣耀】没见到过,不过听别的【无极荣耀】鬼神说起过。据说摹疚藜僖壳些人类都很有钱,他们会进贡很多好东西给天昭大领主,然后大领主就会带着自己的【无极荣耀】手下去帮助人类打仗。”

  我和魔宠们一听就知道是【无极荣耀】什么情况了。找天昭的【无极荣耀】显然不会是【无极荣耀】别人,肯定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至于所谓地天昭帮人类打仗。自然就是【无极荣耀】来打我们了。这样说来日本的【无极荣耀】神界到是【无极荣耀】和中国差别不大,只不过天庭比较要面子,所以尊重一点就能搞到好处,相反日本这边就必须付出实际的【无极荣耀】好处才行了。不过也多亏日本这边必须付出好处才能请的【无极荣耀】动神灵降世,不然天昭每场战斗都出现我还不被玩死啊?

  “问他们知道天昭的【无极荣耀】住所吗?”

  被魅惑是【无极荣耀】不假,但不等于智力出了问题。那几个鬼神虽然是【无极荣耀】被公主直接控制着。但实际上智力还是【无极荣耀】存在的【无极荣耀】,看到我老这么传话也不再等公主再问直接就回答道:“我们知道。”

  “知道就好。”我点点头对公主道:“留一个带路,其他的【无极荣耀】记忆抹掉。”

  “小意思。”公主打了一个响指,然后那些鬼神纷纷跑回了自己之前干活的【无极荣耀】地方继续劳动了起来,但是【无极荣耀】之前一直和我们说话的【无极荣耀】那个鬼神却还在那里没动地方。公主指着这只鬼神道:“他会给我们带路,其他鬼神已经进入了半催眠状态,一小时后他们就会醒过来,但是【无极荣耀】他们不会记得我们出现过,而且有不会对这只鬼神的【无极荣耀】离开表示怀疑。”

  “OK,我们现在就出发。”

  其实我们这么多人行动起来还是【无极荣耀】很不方便地。所以我把魔宠都给收了起来。只留下公主帮我控制这个鬼神。像我们这样地生物在这个世界活动很容易就会引起别人的【无极荣耀】注意,不过我们办法也不少。公主指挥那个鬼神去找了个大篮子提着。然后我和公主就藏在篮子里,反正以鬼神地体积就算是【无极荣耀】只普通的【无极荣耀】提蓝对我们来说也非常大了。坐在篮子里一路晃悠着向天昭的【无极荣耀】住所前进,透过篮子上的【无极荣耀】缝隙我们可以很容易的【无极荣耀】观察到外面地情况。

  根据我们的【无极荣耀】观察,这个高天原之中鬼神地数量非常之多。但奇怪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他们好象地位很低下,不但穿的【无极荣耀】破破烂烂。而且还要下地干活。相比之鬼神,这里居住的【无极荣耀】其他几种生物则明显处于统治地位。这些生物主要分三种,一种是【无极荣耀】类似人类形态的【无极荣耀】神属生物。这种生物和人类长的【无极荣耀】一模一样,如果不使用能量扫描你甚至都无法进行区分。第二种处于统治地位的【无极荣耀】生物也和人类没什么区别,但他们地打扮个第一种很不一样。第一种统治生物喜欢穿那种古代的【无极荣耀】日本和服,第二种统治生物穿的【无极荣耀】东西也有些像和服,但总是【无极荣耀】会在某个地方挂些兽皮或者鸟毛什么的【无极荣耀】。后来我们发现这第二种生物其实都是【无极荣耀】妖怪。不是【无极荣耀】那些垃圾妖怪。而是【无极荣耀】已经获得神体的【无极荣耀】大妖怪。至于第三种处于统治地位的【无极荣耀】生物则是【无极荣耀】跟鬼一样的【无极荣耀】东西。这些家伙全都是【无极荣耀】半透明的【无极荣耀】,而且都只有上半身,腰部以下会迅速变细最后消失,而且他们基本上都是【无极荣耀】漂浮在空中地,似乎没什么重量的【无极荣耀】感觉。

  在这里除了鬼神处于社会最底层之外,三种处于统治阶层的【无极荣耀】生物之间似乎没有什么明显的【无极荣耀】地位差别,大概鬼神是【无极荣耀】这里实力最差的【无极荣耀】存在所以才形成了这样的【无极荣耀】环境。

  除了社会环境外,我们这一路还仔细观察了这边地生存环境。结果发现这里的【无极荣耀】情况基本和日本古代差不多。鬼神都住在野外,一户一户分的【无极荣耀】很开,个别地方有类似之前我们进入的【无极荣耀】那样的【无极荣耀】村子。不过在一些环境比较优美的【无极荣耀】地方都会相对比较大的【无极荣耀】庄园。这些庄园都用石头围墙包围起来,里面的【无极荣耀】情况根本看不到,不过单从超过围墙的【无极荣耀】高大建筑以及大门的【无极荣耀】装修上就可以判断出这些地方还是【无极荣耀】相当奢华地。另外,在庄园和农户之外这里竟然还有城市。

  高天原上地城市自然不可能有人。事实上城里连鬼神都不多见,大部分都是【无极荣耀】些三种统治阶层的【无极荣耀】成员。带着我们地鬼神把我们带到城市外围后就被挡了下来,拦路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两名看起来很强壮的【无极荣耀】鬼神,而且和公主控制的【无极荣耀】这只鬼神不同,挡路的【无极荣耀】鬼神有着圈套盔甲和武器,并不像这个农村鬼神这么落魄。

  “站住。看清楚了,这里是【无极荣耀】城市,你这个穷小子也想往里进吗?”挡路的【无极荣耀】鬼神大声呵斥着。

  公主直接利用精神控制操纵这只鬼神反问道:“为什么不让我进?”

  “为什么?”两个挡路的【无极荣耀】鬼神互相看了看,然后突然大笑了起来。笑了一阵后其中一个鬼神拿起了胸口挂着的【无极荣耀】牌子在我们控制的【无极荣耀】这只鬼神的【无极荣耀】眼前晃了晃。“看到了吗?没有大神赐予的【无极荣耀】身份牌一般鬼神是【无极荣耀】不允许进入大神们的【无极荣耀】城市的【无极荣耀】,你有吗?”

  “我没有。不过我是【无极荣耀】负责护送大神进城的【无极荣耀】。”因为一路上观察到的【无极荣耀】情况显示这里大部分生物都是【无极荣耀】人类形态。所以我们打算冒险试一下,看能不能混进去。公主在控制着那个傻蛋鬼神说完之后就让他把我们放到了地上并把篮子盖给打开了。

  那两只拦路的【无极荣耀】鬼神看到我个公主从篮子里爬出来的【无极荣耀】时候眼睛都差点瞪了出来。显然他们没想到居然会有大神坐在一个农村鬼神提着的【无极荣耀】篮子里。不过这些家伙惊讶归惊讶,反应却不慢。两只鬼神迅速的【无极荣耀】给我们弯腰行礼,然后马上退到了路两边不再阻挡我们的【无极荣耀】前进。

  公主回身对着那只送我们来的【无极荣耀】鬼神说了几句,然后那个家伙立刻转身跑向了来时的【无极荣耀】路。这也是【无极荣耀】我们商量好的【无极荣耀】。天昭的【无极荣耀】住所我们已经打听清楚了,穿过这个城市一直顺着路前进,下一座城市就是【无极荣耀】天昭的【无极荣耀】居住地。刚刚我们又实验了直接暴露在这里地生物面前。结果也没有引起任何注意,可见这里的【无极荣耀】生物根本无法区分我们这些外来者。加上鬼神这种生物在这里明显受到歧视,让他带着我们很多地方都进不去,还不如我们自己走,所以我们就打发了那个送我们来的【无极荣耀】鬼神自己行动。

  进了城市之后我们才发现城里的【无极荣耀】鬼神其实也不少,不过似乎都在干着苦力一般的【无极荣耀】事情。一眼看过去城市里到处都是【无极荣耀】各种地铺,但尺寸设计全都是【无极荣耀】按照人类标准设计的【无极荣耀】。以鬼神的【无极荣耀】个头根本就进不去。整个城市里似乎除了城门和大路就没哪里是【无极荣耀】鬼神可以走地。

  “小心……小心……”伴随着急促的【无极荣耀】喊声,一辆兽车从我们身边呼啸而过。不过在冲过我们身边不远之后那辆车居然迅速地停了下来。赶车的【无极荣耀】那个家伙迅速的【无极荣耀】从车上跳了下来,然后一脸紧张的【无极荣耀】跑到我们身边小心的【无极荣耀】问道:“两位大神没有碰到吧?真是【无极荣耀】对不起,都是【无极荣耀】那头该死的【无极荣耀】笨牛,我真不是【无极荣耀】有意要冒犯二位的【无极荣耀】,真地!”

  老实说刚才的【无极荣耀】事情要在平时根本不算什么,别人只是【无极荣耀】很快速的【无极荣耀】从我们身边跑过,顶多算是【无极荣耀】有些失礼。能停下道个歉已经很不错了,完全没必要搞的【无极荣耀】这么低三下四。日本神界绝不可能是【无极荣耀】君子国,我相信眼前这个家伙绝对是【无极荣耀】因为什么我们不知道的【无极荣耀】原因才对我们这么客气的【无极荣耀】。

  “没关系,你不必在意。”

  “两位大人真是【无极荣耀】太宽容了,愿你们有一天的【无极荣耀】好运气。”那个家伙得到我们的【无极荣耀】回答后非常客气地退到了路边。

  我和公主互相看了看便没再理这个家伙而是【无极荣耀】继续走我们的【无极荣耀】,那家伙一直等我们走出很远才重新上车,期间表现的【无极荣耀】无比的【无极荣耀】谦卑。公主好奇的【无极荣耀】说道:“真是【无极荣耀】奇怪,按说这里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统治阶层地生物。就算有地位差别也不该表现的【无极荣耀】这么明显吧?难道是【无极荣耀】把我们当成什么大人物了?”

  “应该不会吧!感觉我们好象没什么大人物的【无极荣耀】特点吧?”

  “也许有我们不知道的【无极荣耀】情况,反正看看就知道了。对了主人,我们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要把大家都放出来啊?”

  “这个先不要,人太多容易引起误会,我把能帮的【无极荣耀】上忙的【无极荣耀】人叫出来。”说着我左右看了看,然后发现路边有条小巷刚好合适召人。于是【无极荣耀】就走了进去用身体挡住外面人的【无极荣耀】视线。打开凤龙空间叫出凌和沙夜子。凌的【无极荣耀】见识比较多,沙夜子则是【无极荣耀】日本土著,对这边的【无极荣耀】风俗什么的【无极荣耀】至少应该比我们了解地多一些。

  “等下。”刚离开凤龙空间地沙叶子忽然叫了起来。“先别关。”

  “干什么?”

  “把小凤、夜月、鬼灯和国王还有魑魅魍魉都带出来,对了,公主的【无极荣耀】那个伴生魔宠露娜也别忘记了。啊,还有红翎,最好连维多利亚也一起叫出来。”

  “叫那么多人干什么啊?”

  “高天原这边我以前是【无极荣耀】知道地,在这边人神族、妖神族和灵神族虽然处于绝对的【无极荣耀】领导地位,但在其内部也是【无极荣耀】有高低贵贱之分的【无极荣耀】。小凤可是【无极荣耀】正牌凤凰,在日本的【无极荣耀】妖神族中凤凰可是【无极荣耀】顶级物种。基本上就相当于王族一般的【无极荣耀】存在。叫出来自然有很多方便了。夜月是【无极荣耀】半人半妖形态,而且相貌极端美丽。在妖神族中外貌和实力是【无极荣耀】成正比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如果实力很强一般都会完全修炼成人形,像夜月这样有着如此美丽的【无极荣耀】外表还无法完全变成人形的【无极荣耀】就只有一种可能——实力已经强大到懒得变成人形了。所以夜月在这边也是【无极荣耀】能吓倒一票人的【无极荣耀】。至于鬼灯在这边则属于高级宠物,如果身边能带一个鬼灯身份马上就上去了。国王本身是【无极荣耀】英灵,而且已经达到灵魂实体化的【无极荣耀】地步了,这正是【无极荣耀】灵神族实力达到顶点时的【无极荣耀】表现,所以国王完全可以在这边拿来吓人。至于魑魅魍魉,他们在这边刚好可以当作服侍国王这种高手的【无极荣耀】灵魂童子。另外,这边还有个习惯,那就是【无极荣耀】体积越小的【无极荣耀】人形生物越是【无极荣耀】实力强悍,所以露娜这么小的【无极荣耀】生物还能有如此完美的【无极荣耀】容貌,那简直就是【无极荣耀】高手中的【无极荣耀】高手,只要带着她就不怕有人敢上来拦我们。至于红翎,人家原本就是【无极荣耀】正牌大妖怪。自然是【无极荣耀】有很多特权的【无极荣耀】。”

  “原来如此啊!”

  我刚点完头沙夜子又道:“其实主人你现在地形象在这边也是【无极荣耀】相当具有威慑力的【无极荣耀】,毕竟这个银月小号也很漂亮,这在高天原就是【无极荣耀】实力的【无极荣耀】象征。”

  “可我们这样看起来很强万一碰到真正的【无极荣耀】高手怎么办?我们打不过正牌的【无极荣耀】神灵吧?”

  “那到未必。”沙夜子突然说出了一个让我们惊讶不已的【无极荣耀】秘密。“其实高天原住的【无极荣耀】虽然都能算是【无极荣耀】神,但实际战斗力却没有中国地天庭那么吓人。怎么说摹疚藜僖控!这里的【无极荣耀】神很多都是【无极荣耀】冒牌货,就好象之前遇到地那些和现在附近能看到的【无极荣耀】这些,他们其实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真正的【无极荣耀】高手其实也并不多。我们在日本那边看到的【无极荣耀】神不过是【无极荣耀】一群实力比较强的【无极荣耀】神。事实上也只有他们可以穿过神界这个障碍出现在人间,一般的【无极荣耀】神都会被高天原的【无极荣耀】天然屏障阻挡下来。所以他们只能生活在高天原像农民一样生产劳动。”

  红翎忽然道:“我记得以前日本地高天原是【无极荣耀】作为流放神界的【无极荣耀】犯人而准备的【无极荣耀】土地,所以有一道屏障用来防止犯人逃跑,估计你们说的【无极荣耀】低级神到不了人界就是【无极荣耀】因为这道屏障。”

  “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因为当初创立这道封印的【无极荣耀】时候我还不是【无极荣耀】天庭的【无极荣耀】囚犯。事实上当时还没有天庭这个组织,那个时候我们这些修炼者都是【无极荣耀】自由之身,根本没有任何的【无极荣耀】限制。”

  我点点头道:“现在我们先穿过这座城市到天昭所居住的【无极荣耀】城市去,想回到正常地世界就得先找到那面该死的【无极荣耀】镜子!对了,小纯和夜影的【无极荣耀】下落也要调查一下!”

  “说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魔宠们都和我的【无极荣耀】想法一样。所以我们迅速的【无极荣耀】离开了那条巷子开始按照之前了解地路线前进,只不过我们的【无极荣耀】目标却提前出现在了我们的【无极荣耀】面前。

  事实上离开那个巷子之后我们也就走了一条街而已,跟着我们在前方发现了一个长长的【无极荣耀】队伍,看起来很有派头的【无极荣耀】样子。因为我们是【无极荣耀】初到这里,所以不想惹人注意,看到这样的【无极荣耀】队伍自然是【无极荣耀】让到一边去了。那只队伍大概是【无极荣耀】刚好到地方了,他们正好在我们身边停了下来。在我们旁边刚好是【无极荣耀】一道很华丽的【无极荣耀】大门,看样子里面住的【无极荣耀】也是【无极荣耀】有身份的【无极荣耀】神族。在那只队伍停下后大门里就迎出来了一堆人。然后队伍中间的【无极荣耀】一顶由十八个人神抬着地轿子被放了下来。两名长地非常妖艳的【无极荣耀】女性大妖怪上前掀开了轿帘,然后我们就看到一个老熟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实际上从轿子里出来地不是【无极荣耀】别人,正是【无极荣耀】我们要去找的【无极荣耀】天昭。不过这里有点问题需要注意,那就是【无极荣耀】我们本来是【无极荣耀】打算悄悄的【无极荣耀】接近天昭然后想办法把八雉神镜从他那里偷出来的【无极荣耀】,可现在却变成直接撞上了天昭了。谁都知道我肯定是【无极荣耀】打不过天昭的【无极荣耀】,之前能重创天昭一来是【无极荣耀】因为他用神降仪式到达人间后力量受到限制。二来则是【无极荣耀】我占了个出其不意的【无极荣耀】便宜,说白了就是【无极荣耀】偷袭得手,可是【无极荣耀】现在要我直接面对天昭本体,那不跟找死一样?

  天昭从轿子里出来之后并没往左右看,而是【无极荣耀】直接和迎接他的【无极荣耀】那群人中的【无极荣耀】首领人物互相问好客套了起来,不过那个首领身边的【无极荣耀】一个侍卫却突然注意到了我们这群人,直到那个侍卫出言呵斥我们才发现自己是【无极荣耀】多么的【无极荣耀】与众不同。原来不知道什么时候,附近路上的【无极荣耀】所有神族居然都跪在了地上,包括天昭自己的【无极荣耀】队伍里的【无极荣耀】大部分人以及大门里出来的【无极荣耀】部分人员,可以说这里除了天昭和迎接他的【无极荣耀】那个家伙带的【无极荣耀】一小部分人之外就只有我们还站在那里了。

  满街的【无极荣耀】神族都跪着。就我们站着。这能不显眼吗?于是【无极荣耀】呼就理所当然的【无极荣耀】引来了侍卫的【无极荣耀】呵斥,而他的【无极荣耀】意思也就是【无极荣耀】询问我们为什么见到天昭大神还不跪下。当然口气是【无极荣耀】非常之凶恶的【无极荣耀】。不过问题不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口气,而是【无极荣耀】天昭的【无极荣耀】注意力。他这么一喊天昭和那个迎接天昭的【无极荣耀】家伙立刻就把目光转了过来。

  天昭也就是【无极荣耀】几个小时之前才被我干掉降临体被迫返回高天原,才这么会工夫他自然不可能忘记我。所以看到我之后他也是【无极荣耀】一愣。不过接下来的【无极荣耀】情况就比较诡异了。正当我打算大喊一声招呼众魔宠们跑路地时候,天昭突然大叫一声向后一蹦然后一屁股坐到了地上,那样子就好象大活人白天见到鬼一样,明显是【无极荣耀】被我们吓到了。可问题是【无极荣耀】天昭怎么会被我们吓到呢?应该是【无极荣耀】我们被他吓到才对啊!就算我刚刚才干掉天昭的【无极荣耀】降临体一次,天昭也不会傻到认为自己的【无极荣耀】本体打不过我吧?

  虽然原因不太清楚,但是【无极荣耀】这并不影响我们双方的【无极荣耀】反应。我自认为不是【无极荣耀】天昭的【无极荣耀】对手,自然是【无极荣耀】赶紧带着人跑路。天昭不知道什么原因居然也是【无极荣耀】惊恐异常,一边大声喊着让侍卫拦住我们一边向反方向跑。我们这边才跑了没两步就发现天昭行为反常。可不管天昭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出了什么问题,那些侍卫毕竟是【无极荣耀】如狼似虎的【无极荣耀】冲了上来,这个情况下我们也不敢多留,还是【无极荣耀】坚定了跑为上的【无极荣耀】想法,然而就是【无极荣耀】这么一迟疑就已经来不及了。

  “大胆贼子,快快束手就擒。”当先一名侍卫喊地那叫一个义正言辞。

  “傻瓜才听你的【无极荣耀】呢!”小凤一抬手就撒出了一大片火云出去。她地本意是【无极荣耀】用火云挡住对方视线好掩护我们逃跑,但没想到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这一招撒出去威力却出呼意料的【无极荣耀】大。原本只是【无极荣耀】想用来遮挡视线的【无极荣耀】火云居然像撒进了纸人堆一样。那些凶神恶煞一般的【无极荣耀】侍卫居然被一团火干掉一多半,剩下的【无极荣耀】也被烧的【无极荣耀】满地打滚。

  这一突然变化搞地我们和那些高天原神族都是【无极荣耀】一愣,从头到尾似乎就只有一个人没有什么变化,而这个人就是【无极荣耀】天昭。天昭从一开始看到我们的【无极荣耀】时候就像见到天敌一般,而现在他也还是【无极荣耀】和之前一样,这样看来他肯定知道小凤突然变强的【无极荣耀】原因。

  小凤一把火扔出去自己也吓愣住了,她有些不可置信的【无极荣耀】看了看自己的【无极荣耀】双手。对面的【无极荣耀】敌人也是【无极荣耀】愣愣的【无极荣耀】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不过那些迎接天昭的【无极荣耀】人中地领头人物还算反应不错。他迅速站到了轿子上大喊了一声:“还愣着干什么?快上去抓人啊!”

  那些侍卫听到命令到没有马上冲上来,他们只是【无极荣耀】互相看了看,虽然有些害怕,但最终还是【无极荣耀】一起冲了上来。小凤正打算再次出手,凌忽然拉了她一把闪身站到了她前面。小凤还没来及询问原由凌就抬手扔出了一枚黑色光团,跟着只见光团升到半空然后突然爆裂变成了一个直径足有三十多米的【无极荣耀】巨大黑洞。随着黑洞的【无极荣耀】形成。附近的【无极荣耀】所有东西,除了我们之外几乎同时开始剧烈的【无极荣耀】摇晃了起来。一股巨大的【无极荣耀】难以想象地吸力开始疯狂运转起来,那些侍卫和没有战斗力的【无极荣耀】服务人员几乎是【无极荣耀】立刻就被吸了起来。所有这些人就像灰尘一般被吸入了那个巨大的【无极荣耀】黑洞,而且随着时间的【无极荣耀】增加,地面上的【无极荣耀】那些高级神族也开始逐渐站不住了,连他们身边的【无极荣耀】马车、轿子等东西都开始缓慢的【无极荣耀】离开地面向上飞了起来。

  迎接天昭的【无极荣耀】那些人中的【无极荣耀】首领在这里似乎实力最强,发现不对的【无极荣耀】时候他先一步抱住了身边地一座石头雕塑。本来按说这东西也满重地,但不知道为什么凌制造的【无极荣耀】黑洞威力居然如此之大,先是【无极荣耀】吸走了那些侍卫,跟着是【无极荣耀】马车。然后房顶地瓦片也开始向上飞。最后连很多固定的【无极荣耀】东西也开始出现松动。那个抱住石狮子的【无极荣耀】家伙头下脚上双手抱着狮子腿身体被拉的【无极荣耀】笔直,本来以为这样已经是【无极荣耀】最糟糕的【无极荣耀】情况了。却没想到更糟的【无极荣耀】还没出现呢。就在他坚持了大约一分钟之后突然石狮子也发出了一声轻微的【无极荣耀】挪动声,跟着狮子就缓慢的【无极荣耀】旋转了一点并开始逐渐向上升。随着狮子离开底边,重力似乎变的【无极荣耀】更加巨大起来,那个抱着石狮子的【无极荣耀】家伙随着石狮子一起开始加速飞上了天空。

  石狮子的【无极荣耀】离地似乎拉开了超级天灾的【无极荣耀】序幕,随着石狮子整个消失在黑洞中,附近的【无极荣耀】房屋突然开始土崩瓦解。房梁轰然断裂,跟着早就没了瓦片的【无极荣耀】房顶呼啦一下就飞上了天,屋子里的【无极荣耀】东西像雪片一样淅沥哗啦的【无极荣耀】全都进了黑洞,最后连地砖都飞了上去,甚至于打入地下的【无极荣耀】顶梁柱居然也慢慢从土地中退了出来然后呼的【无极荣耀】一声飞进了黑洞。

  “你这是【无极荣耀】黑暗吞噬还是【无极荣耀】超级黑洞啊?”小凤有些不能相信地问道。

  凌没有回答小凤的【无极荣耀】问题而是【无极荣耀】转身对我们说:“现在明白了。看来刚才的【无极荣耀】火焰不是【无极荣耀】个别现象。之前公主魅惑那只鬼神时我就觉得不太对,似乎太容易了。刚才小凤的【无极荣耀】魔法也是【无极荣耀】,威力翻了不知道多少倍。我刚刚就是【无极荣耀】实验了一下黑暗系最普通的【无极荣耀】攻击技能‘黑暗吞噬’,结果你们也看到了。”

  “你是【无极荣耀】说我们的【无极荣耀】技能都增强了?”我们都不是【无极荣耀】傻蛋,一听凌的【无极荣耀】解释自然都想到了。

  凌点头道:“虽然不清楚原因,但技能变强是【无极荣耀】肯定地。”

  “我想我明白天昭刚才的【无极荣耀】反应是【无极荣耀】怎么回事了!”夜月说道。

  “说到天昭,有谁看到他了?他好象没被吸入黑洞吧?”

  事实上我们在这里四处找天昭地时候他已经在城外了,此时他正骑在一只奇怪的【无极荣耀】动物身上拼命逃跑。我们在城里虽然没找到天昭。但却抓到不少高天原神族。本来我们以为自己只是【无极荣耀】人界生物,在这里应该是【无极荣耀】弱势群体。毕竟四周走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神族,所以我们一直都很低调,可是【无极荣耀】现在情况已经变了。既然知道我们在这里不但不弱,反而强的【无极荣耀】一塌糊涂,那也没必要隐藏了,直接抓人问路。

  “上神饶命啊!”被抓的【无极荣耀】这个神族是【无极荣耀】之前天昭的【无极荣耀】队伍中的【无极荣耀】一个将军,这家伙实力不错。而且比较聪明,所以没有被凌地变异版黑暗吞噬给吞掉,侥幸逃了一命,只是【无极荣耀】现在被我们抓到也不算什么好运。

  “我们不是【无极荣耀】什么上神。”

  “不管各位是【无极荣耀】什么,反正总是【无极荣耀】比小的【无极荣耀】厉害,只要能放了我,让我叫什么都行啊!”这家伙真是【无极荣耀】出呼意料的【无极荣耀】软弱。

  “别吵,我们问你话。你只管回答就行了。”

  “知道,我一定把所有知道的【无极荣耀】都说出来。”

  我点点头直接开口问道:“先告诉我们你们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看到过一只天使骑着一匹黑色的【无极荣耀】马到这边来过?”

  “知道知道。”那个将军一听我们问的【无极荣耀】问题立刻兴奋的【无极荣耀】叫道:“天使在我们高天原是【无极荣耀】很罕见的【无极荣耀】物种,以前几乎从来没有出现过,不过今天恰好有一个天使出现,而且她还骑着一只黑色地梦魇。”

  我们之前只问这家伙是【无极荣耀】否看到一个天使骑着匹黑色的【无极荣耀】马,现在这个家伙居然能直接说出夜影是【无极荣耀】只梦魇。那就可以肯定他确实是【无极荣耀】看到了小纯和夜影而不是【无极荣耀】为了活命随便编的【无极荣耀】谎话。

  “快说,他们被关在什么地方了?”我能从状态中直接看到小纯的【无极荣耀】状态,所以知道她没受到任何攻击。

  “那只天使到了这里之后正好撞上我们的【无极荣耀】神恩井大爆发,结果给传送到外面去了。”

  “等等等等。什么神恩井什么外面?”

  “神恩井就是【无极荣耀】一口井,它启动的【无极荣耀】时候可以把附近地人都送到人界去。我们高天原一直被一层奇怪的【无极荣耀】力场所包围,出来这口井根本没有别的【无极荣耀】通道能够离开这里。”

  “等等,你说摹疚藜僖壳口井是【无极荣耀】离开高天原的【无极荣耀】通道?”

  “当然,这在高天原又不是【无极荣耀】什么秘密,谁都知道啊!”

  真没想到我们一直寻找的【无极荣耀】出口居然这么快就有眉目了,而且更让我们惊讶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居然这个秘密还是【无极荣耀】每个高天原居民都知道的【无极荣耀】事情。早知道这样我们还费那么大劲跑这边来干什么啊?直接抓个鬼神问恰疚藜僖垮楚地方跑路就是【无极荣耀】了!不过现在还是【无极荣耀】要先问恰疚藜僖垮楚小纯的【无极荣耀】去向。不过刚刚这个家伙说的【无极荣耀】话中我已经能大致了解一些内容了。

  “你说小纯被神恩井爆发给传送走了,那就是【无极荣耀】传送到人界去了是【无极荣耀】吗?”只要小纯能到人界。那就没什么问题了,反正有夜影在她很容易找到回家的【无极荣耀】路。

  “不,这个我不清楚。”眼前这个家伙地回答让我愣了一下。

  夜月迅速上前抓着那家伙地脖子将他提了起来。“你不是【无极荣耀】说摹疚藜僖壳口井是【无极荣耀】连接高天原与人间的【无极荣耀】唯一通道吗?小纯既然被吸进去自然是【无极荣耀】到了人间,你为什么说不知道?”

  “啊……放……放手……!”

  我拍了拍夜月地胳膊。“放他下来。你快把他掐死了!”

  夜月不太情愿地把那家伙放了下来,然后又给了他一拳将他打倒在地。“快说。再吞吞吐吐的【无极荣耀】有你苦头吃。”

  “是【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这家伙已经被我们吓破胆了,之前凌的【无极荣耀】一个魔法几乎毁掉了半座城,这种威力谁见了都得心虚。“其实神恩井不光是【无极荣耀】连接人间与高天原的【无极荣耀】通道,事实上它是【无极荣耀】高天原唯一的【无极荣耀】出口。虽然进入高天原的【无极荣耀】位置不一定,但出口永远就只有这一个。不管要去哪里都得先从这神恩井传送出去才行。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通过这口井离开都无法确定具体坐标。必须得目标地点有人主动邀请我们,我们才能精确定位。而且这个离开的【无极荣耀】时间还不确定。神恩井不是【无极荣耀】传送阵,它地启动不由我们控制,它只会在间隔一定时间后自己启动。每次启动时在效果范围内的【无极荣耀】生物都会被传送出去,而如果没有得到来自任何地方地邀请就会被随机传送到任何地方,只有在对面有人邀请时才会被传送到指定位置。”

  这下我们明白了。这口井根本就是【无极荣耀】个不稳定的【无极荣耀】空间连接点,除非两边有人互相联系,一个送一个接。否则就指不定会被传到什么地方去。这样看来小纯被传送到人间的【无极荣耀】可能大概连五分之一都不到!

  “现在告诉我们那口井的【无极荣耀】具体位置。”

  “神恩井是【无极荣耀】口非常特别的【无极荣耀】井,它的【无极荣耀】位置实际上根本就不是【无极荣耀】固定的【无极荣耀】,所以我也不知道它现在在什么地方!”

  “不知道?”我带着怀疑地口气盯着那家伙的【无极荣耀】眼睛问了一句,可惜我忘记自己现在是【无极荣耀】银月状态了,以这个身体的【无极荣耀】相貌实在是【无极荣耀】没什么威慑力。

  公主忽然闪到我身前盯着那家伙说道:“看着我的【无极荣耀】眼睛。你现在非常的【无极荣耀】舒服了,非常的【无极荣耀】疲倦,你就要睡着了。”

  “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我很疲倦。我快睡着了!”那家伙机械的【无极荣耀】重复着,明显已经被催眠了。

  “现在闭上眼睛,但是【无极荣耀】要继续听着我地声音。你将服从我的【无极荣耀】声音,服从这个声音是【无极荣耀】你唯一的【无极荣耀】愿望,你越是【无极荣耀】服从它就越是【无极荣耀】舒服,当你想要反抗这个声音时就会非常的【无极荣耀】痛苦。好了。现在闭上眼睛。”看着那家伙缓慢的【无极荣耀】闭上眼睛公主立刻又接着询问道:“现在告诉我神恩井的【无极荣耀】事情。”

  “神恩井是【无极荣耀】口会不定时喷发地井,它可以进行空间传送,但是【无极荣耀】目标地点不确定,而且启动时间也不固定。”

  “看来井的【无极荣耀】问题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我拍了下公主的【无极荣耀】肩膀。“继续问。”

  公主立刻开始继续诱导问话。“告诉我。那口神恩井在什么地方?”

  “神恩井……神恩……神……”那家伙的【无极荣耀】声音越说越小,最后居然突然倒了下去。

  “喂,回答啊!你怎么回事?”夜月上去抓住那家伙拼命的【无极荣耀】摇了几下,然后转头看向公主。“你的【无极荣耀】催眠不是【无极荣耀】很厉害吗?怎么他不回答?”

  “催眠对死人当然没用。”公主很不屑的【无极荣耀】解释道:“这家伙的【无极荣耀】大脑里被下了封印,只要他试图说出那个地方就会被烧掉整个精神烙印变成一个活死人。”

  “你是【无极荣耀】说这家伙变植物人了?”

  “差不多。”

  我略微想了想之后打了个响指。“幻影。”

  “在。”

  “这里有具没有灵魂的【无极荣耀】躯体,你先操纵一下。”

  “是【无极荣耀】。”

  幻影是【无极荣耀】精神体,本身就相当于一个超强地灵魂。所以操纵没有灵魂地肉体实在是【无极荣耀】再简单不过的【无极荣耀】事情了。

  “你现在感觉一下。这家伙地精神烙印被烧掉了,但是【无极荣耀】脑子应该没坏。你可以读出他的【无极荣耀】记忆吗?”

  “应该是【无极荣耀】可以的【无极荣耀】。”幻影操纵着那家伙慢慢的【无极荣耀】站了起来,然后就这么站着发了会呆,跟着他突然举起一只手叫道:“啊,我找到了。”

  “在什么地方?”

  “那口井在天昭的【无极荣耀】府邸,不过这家伙关于天昭府邸所在位置的【无极荣耀】信息被烧掉了!那帮家伙用地精神封印居然是【无极荣耀】爆破型的【无极荣耀】,真是【无极荣耀】够粗暴的【无极荣耀】!”

  “知道这个就好办。天昭在这边地位这么高应该有很多人知道他所在的【无极荣耀】位置吧?”

  “那我们这就去找吧,之前那个被我们控制的【无极荣耀】鬼神不是【无极荣耀】说在下个城市吗?”夜月转身就跑了起来。

  “等下。”公主喊住了夜月。“天昭已经先跑了,他回去之后肯定会组织人来对付我们,我们这样贸贸然然的【无极荣耀】跑过去很可能中埋伏的【无极荣耀】。”

  凌走过来道:“可是【无极荣耀】你忘记我们在这边地实力已经和在正式地图中不一样了。”

  幻影控制着那个神族将军说道:“我刚刚搜索完这个家伙的【无极荣耀】记忆。他在天昭手下还是【无极荣耀】个等级不低地大官,知道的【无极荣耀】东西很多。其实我们到这边之后实力提升是【无极荣耀】有原因的【无极荣耀】。”

  “什么原因?”

  “嗯……是【无极荣耀】这里的【无极荣耀】一种特殊环境造成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这个家伙自己也不知道具体是【无极荣耀】怎么回事,反正这里的【无极荣耀】环境就是【无极荣耀】会造成这里的【无极荣耀】本土居民实力下降。而且外来生物地实力会上升。”

  “你说天昭他们的【无极荣耀】实力在这里没有在人间那么强?”凌惊讶的【无极荣耀】问道。

  “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虽然天昭经常宣扬说他在人间无法发挥本来的【无极荣耀】实力,但其实这是【无极荣耀】个骗局。仅仅是【无极荣耀】用来吓人的【无极荣耀】谎言而已。事实上天昭相比之在人间,反到是【无极荣耀】在这边更弱一些。不过天昭的【无极荣耀】话也不完全是【无极荣耀】假话,因为他在这边弱是【无极荣耀】因为被限制了实力,他的【无极荣耀】本体实力确实比我们强,只是【无极荣耀】他到人间需要载体,也就是【无极荣耀】降临,可是【无极荣耀】降临会限制他地部分实力。然而他在这边也一样会被限制部分实力,甚至比降临损失的【无极荣耀】更多。”

  我跟着幻影道:“也就是【无极荣耀】说天昭实际上在哪边都无法发挥全部实力,而且在这边其实更弱是【无极荣耀】吗?”

  “差不多就是【无极荣耀】这样了,而且我们在这边都属于外来者,基本上像我们这样的【无极荣耀】外来者都会提升相当于一百级的【无极荣耀】实力。”

  “一百级?那就是【无极荣耀】说我现在的【无极荣耀】战斗力大约等于一千级的【无极荣耀】战斗力?”银月这个小号现在是【无极荣耀】九百零一级,提升一百级就是【无极荣耀】一千零一级,这样说来我地实力可就不是【无极荣耀】强一星半点了。过了一千级这个分界线任何人的【无极荣耀】实力都会往上猛蹿一大截的【无极荣耀】。

  幻影操纵着那个家伙说道:“其实不光是【无极荣耀】天昭,高天原这地方似乎就是【无极荣耀】个专门用来限制本地生物的【无极荣耀】大监狱。在这里的【无极荣耀】所有神族基本上都受到了这样的【无极荣耀】限制。”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无极荣耀】限制知道吗?”我转身问红翎。她既然知道这里是【无极荣耀】中国神界搞出来的【无极荣耀】自然也该知道些别的【无极荣耀】事。

  红翎道:“其实这样的【无极荣耀】限制并不是【无极荣耀】没有原因地,不过我知道地不多,好象是【无极荣耀】因为灵气资源的【无极荣耀】分配问题,至于具体是【无极荣耀】个什么情况我就不清楚了。”

  “那先不管这个,我们现在先去找神恩井。”

  有幻影从那个侍卫将军身上读出地部分记忆加上之前我们打探的【无极荣耀】消息,想要找到天昭居住的【无极荣耀】城市并非什么难事。我们很快就找到了那座城,不过情况却有些让人郁闷。

  本来来的【无极荣耀】路上我们就已经想好了天昭肯定会派人拦截我们,只是【无极荣耀】我没想到居然会多到如此程度。前方这座城市的【无极荣耀】城墙人居然密密麻麻的【无极荣耀】站满了人,看这规模起码有十几万。

  “紫日。我们又见面啦。”我们还没走到城墙下就听到了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声音回荡在我们头顶,而且似乎这声音还满熟的【无极荣耀】。

  “鬼手信长?”

  “还有我。”另一个声音紧跟着出现。

  “神野一户?你也在这里?”

  “当然。你这个我们最大的【无极荣耀】敌人都到了高天原,我们自然不能不跟来看看了。”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声音很得意的【无极荣耀】说着:“以前在外面你仗着魔宠多总是【无极荣耀】让我们吃亏,这次天昭大神将他的【无极荣耀】十八万天原守卫全部交给我来指挥,这次我到要看看你到底还有多少魔宠架的【无极荣耀】住十八万天原守卫的【无极荣耀】群殴。”

  “好啊,我就站在这里。有本事你就放马过来,看看到底是【无极荣耀】谁先倒在地上哼哼。”

  “好。不愧是【无极荣耀】紫日。都到了这种时候了还有心情说大话。我也知道说不过你,我们直接开打。等打完了我看你还有什么本事嚣张。哦对了,差点忘记告诉你了,这高天原是【无极荣耀】原地复活,所以你别指望死一次就能解脱出去。我会把你杀回二十级的【无极荣耀】,哈哈哈哈……”

  原地复活这个消息我到是【无极荣耀】刚听说。不过我并没有丝毫地惊讶。高天原这地方既然是【无极荣耀】天庭用来关人的【无极荣耀】地方自然是【无极荣耀】不会让人随便进出的【无极荣耀】,设置原地复活也算是【无极荣耀】一种限制,毕竟复活不光是【无极荣耀】玩家的【无极荣耀】专利,部分NPC也有类似的【无极荣耀】能力。

  鬼手信长指挥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天昭的【无极荣耀】部队,死多少他也不心疼,反正也不是【无极荣耀】自己地,所以他根本都没安排什么战斗策略。潇洒的【无极荣耀】一挥手城里地部队就蜂拥而出,简直像是【无极荣耀】一帮武装农民。

  夜月摆出了防御姿势转头问我:“我们怎么办?”

  “打呗,还能怎么办?”我打了个响指,大地之门突然展开在我的【无极荣耀】背后。“斯哥特,马上组织麒麟武士结阵。”

  斯哥特也不含糊,直接回头喊了一声:“你们都听到了?马上结阵。”

  麒麟武士速度都很快,呼啦啦的【无极荣耀】就组成了一道长条形的【无极荣耀】骑兵阵。斯哥特组织完队伍之后将自己的【无极荣耀】配剑抽了出来然后看向我等待下一步命令。我轻轻向前一指:“冲击。”

  斯哥特裂口将配剑高举过顶然后用力向前一挥,剑尖直指前方。“踏平敌阵。冲锋……”

  “杀。”伴随着过万麒麟武士的【无极荣耀】吼声。整个骑兵线开始迅速向前推进。双方距离已经非常之近,标准骑兵冲锋时使用的【无极荣耀】启动步骤根本来不及使用,斯哥特干脆直接带着骑兵从一启动就开始了全速冲锋,虽说这样对坐骑地消耗比较大,但却能在最短的【无极荣耀】距离上获得最大的【无极荣耀】冲击力,而骑兵的【无极荣耀】杀伤力就取决于接敌速度。只要有足够的【无极荣耀】速度骑兵就能获得几倍的【无极荣耀】杀伤力,尤其是【无极荣耀】这种以少战多的【无极荣耀】情况。

  由于是【无极荣耀】对冲,加上本来双方距离几不远,两边的【无极荣耀】部队很快就撞在了一起。麒麟武士坐下地麟兽在接触的【无极荣耀】瞬间突然统一动作的【无极荣耀】跳了起来,借助自身的【无极荣耀】重力加上强大的【无极荣耀】惯性硬是【无极荣耀】将前三排的【无极荣耀】敌人全部撞翻在地,跟着这些麟兽也不在地上停顿而是【无极荣耀】立刻四肢用力再次起跳然后开始在敌人地头顶蹦来跳去的【无极荣耀】一路向前冲,沿途大量的【无极荣耀】敌军被踩翻在地。

  天昭的【无极荣耀】田原守卫本来也算是【无极荣耀】不错的【无极荣耀】神兵了,论真正的【无极荣耀】实力可能和天庭的【无极荣耀】那些天兵比也不差多少,但问题是【无极荣耀】高天原限制了他们这些本土生物的【无极荣耀】力量,这些天原守卫连正常实力的【无极荣耀】十分之一都发挥不出来。在我们面前他们的【无极荣耀】战斗力也就相当于六百级左右地NPC士兵。可以说完全是【无极荣耀】不堪一击,要不是【无极荣耀】数量够多根本连和我们交手地资格都没有。

  鬼手信长站在城墙上看着自己指挥下的【无极荣耀】田原守卫铺天盖地地冲向我的【无极荣耀】召唤生物本来还是【无极荣耀】一副扬扬得意的【无极荣耀】表情。可是【无极荣耀】两军一接触之后他的【无极荣耀】脸立马就跨了下来。麒麟武士几乎像是【无极荣耀】撞进鱼群的【无极荣耀】鲨鱼群,转眼之间就将天原守卫的【无极荣耀】前锋营冲了个七零八落,看似强悍的【无极荣耀】天原守卫根本就跟纸糊的【无极荣耀】一样完全不是【无极荣耀】麒麟武士的【无极荣耀】对手,瞬间就跟割麦子一样被放倒了一大片。

  “怎么会这样?”鬼手信长不可置信的【无极荣耀】自言自语着。

  一名全身火红的【无极荣耀】女武士突然从鬼手信长后面走了过来。“天底下也就只有你这种白痴才会上这样的【无极荣耀】当了!”

  “红莲凤凰,你到底在说什么?”鬼手信长看着走过来的【无极荣耀】女人愤怒的【无极荣耀】呵斥道。

  “我说摹疚藜僖裤白痴。”红莲凤凰丝毫不在乎鬼手信长杀人的【无极荣耀】目光很随意的【无极荣耀】走到城墙边上双手往垛墙上一搭半扒在垛墙上边看着外面的【无极荣耀】战场边说着:“你以为天昭为什么那么好心把他的【无极荣耀】天原守卫都交给你使用?”

  “你知道原因?”

  “当然。”红莲凤凰接道:“我的【无极荣耀】人已经四处打探过了。这里确实就是【无极荣耀】真正的【无极荣耀】高天原神界,但这里的【无极荣耀】情况却和我们想的【无极荣耀】并不一样。我们一直以为天昭大神在这边应该是【无极荣耀】无敌地存在,可实际恰疚藜僖块况却是【无极荣耀】他在这边甚至都还不如我们的【无极荣耀】战斗力强。”

  “怎么可能?”神野一户突然插嘴道:“红莲凤凰你不要胡说。天昭大神的【无极荣耀】威能岂是【无极荣耀】你我可以衡量的【无极荣耀】?”

  红莲凤凰不屑的【无极荣耀】瞄了神野一户一眼。“你玩游戏玩傻了吧?《零》只是【无极荣耀】个游戏,它不是【无极荣耀】真实的【无极荣耀】魔法世界。我知道《零》的【无极荣耀】世界架构确实很逼真,但它毕竟只是【无极荣耀】个游戏。我们大和民族传说中地天昭大神当然是【无极荣耀】无所不能的【无极荣耀】,但这里地天昭大神只是【无极荣耀】个高等NPC,他也有自己的【无极荣耀】七情六欲,他也存在自己的【无极荣耀】思维和想法。在这里天昭大神并非无敌的【无极荣耀】存在,至少按照这个游戏的【无极荣耀】世界观。他曾被中国天庭的【无极荣耀】那帮神仙打败过一次,而且还被封印在了这个叫做高天原的【无极荣耀】镜摹疚藜僖口世界中。我地人刚刚搜索了一个高级人员的【无极荣耀】记忆。其实在这里包括天昭大神自己在内的【无极荣耀】居民都会受到实力限制,现在的【无极荣耀】天昭大神甚至都没有降临到人间时的【无极荣耀】实力强,至于这些天原守卫更是【无极荣耀】炮灰一般的【无极荣耀】东西,你认为凭这些东西能挡的【无极荣耀】住紫日吗?”

  “你说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真地?”

  “你觉得我有必要骗你吗?”

  鬼手信长沉没了一会然后小声抱怨道:“我说怎么天昭大神那么容易的【无极荣耀】就把神兵都交给了我来指挥,而且他自己居然先走了,这样看来他根本不是【无极荣耀】有事要去办而是【无极荣耀】在逃跑。他知道我们绝对是【无极荣耀】挡不住紫日的【无极荣耀】,留下我们无非是【无极荣耀】帮他争取逃跑的【无极荣耀】时间而已。”

  “你说的【无极荣耀】可不全对哦。”红莲凤凰得意的【无极荣耀】说道:“虽然天昭大神地意思是【无极荣耀】牺牲掉你和这些天原守卫为他自己争取逃跑时间。但我们却未必挡不住紫日。相反,这是【无极荣耀】彻底干掉紫日最好的【无极荣耀】机会。”

  “怎么说?”相比之干掉我和红莲凤凰,鬼手信长肯定更讨厌我,一听有机会彻底干掉我他也不介意对红莲凤凰客气一些了。

  鬼手信长既然服软了红莲凤凰也不打算继续吊他胃口了。“说是【无极荣耀】机会,自然是【无极荣耀】有原因的【无极荣耀】。第一,也是【无极荣耀】最重要的【无极荣耀】原因其实摹疚藜僖裤之前已经说出来了。”

  “我说出来了?”

  “对。这个原因就是【无极荣耀】这里原地复活。没有这一跳根本别指望彻底解决紫日。你杀他一次无非掉一两级而已,再练起来并非多**烦事,何况一两级也不会造成明显的【无极荣耀】实力下降。但是【无极荣耀】这里的【无极荣耀】原地复活却有可能让我们连续不断的【无极荣耀】将他一直杀回二十级。知道他被强制传送回新手村之前都别指望跑掉。”

  “这我到是【无极荣耀】明白,可我们打不过他还是【无极荣耀】一样啊!”

  红莲凤凰接着道:“这就是【无极荣耀】第二条原因了。我们为什么打不过紫日?”

  神野一户立刻接口道:“因为紫日的【无极荣耀】属性太强,而且魔宠多到离谱。”

  “好。你们算是【无极荣耀】对紫日有些研究,可你们有分析他现在的【无极荣耀】情况了吗?神野一户,你不是【无极荣耀】刚刚才用傀儡珠封印了紫日这个大号吗?他的【无极荣耀】银月小号依然还有紫日这个大号地战斗力吗?”

  一听这话神野一户立马来劲了。“对啊!紫日现在用地帐号叫银月,这个小号虽然也很厉害。但总比紫日这个大号要差吧?这样说来他等于是【无极荣耀】实力不完全状态啊!”

  鬼手信长一听也明白了。“对,紫日的【无极荣耀】实力受到限制,这样正好我们可以占便宜。”

  红莲凤凰点头道:“其实他受损地实力可不单单是【无极荣耀】这一点而已。我刚刚已经调查过了。紫日的【无极荣耀】魔宠中有个叫小龙女的【无极荣耀】神龙还有只叫宝宝的【无极荣耀】布娃娃以及一条美人鱼都没带进这里,另外他的【无极荣耀】天使魔宠小纯和那只黑色的【无极荣耀】梦魇坐骑都从神恩井离开了,所以这里他有五个魔宠无法使用。那个梦魇是【无极荣耀】紫日的【无极荣耀】重要辅助力量,没有他紫日的【无极荣耀】机动性就会受到很大影响。那个叫宝宝的【无极荣耀】魔宠是【无极荣耀】新收的【无极荣耀】,所以我不是【无极荣耀】很了解,这个就算了,不过我可以肯定,小龙女在紫日的【无极荣耀】魔宠中算是【无极荣耀】伤害输出的【无极荣耀】主力之一。没有了她紫日的【无极荣耀】魔宠军团战都力肯定是【无极荣耀】要打个折扣的【无极荣耀】。还有。那个小纯和那条美人鱼有辅助治疗的【无极荣耀】能力,现在她们两个都不在就等于紫日的【无极荣耀】魔宠军团处于没有治疗师的【无极荣耀】情况下了。你们说这样的【无极荣耀】条件还不够好吗?”

  “哈哈哈。听你这么一说紫日的【无极荣耀】实力到是【无极荣耀】确确实实的【无极荣耀】打了个大折扣,只不过剩下的【无极荣耀】部分有很强啊!”

  “非也非也。”红莲凤凰继续说道:“我还没说完呢。神野一户的【无极荣耀】傀儡珠限制了紫日这个大号的【无极荣耀】使用,而紫日召唤的【无极荣耀】那些幽灵虫以及什么冥蜂还有那个霜冻之星和小妖精都是【无极荣耀】直接隐藏在紫日这个大号的【无极荣耀】身上的【无极荣耀】,虽然魔宠通用,但现在的【无极荣耀】紫日不敢切换大大号把这些东西放出来,除了一直藏在那个大地之门中的【无极荣耀】麒麟武士他的【无极荣耀】四大召唤生物基本上都报废了。”

  “哇哈哈哈哈……”鬼手信长听了红莲凤凰的【无极荣耀】分析笑的【无极荣耀】更夸张了。“这次紫日必死无疑。”

  红莲凤凰微笑着说道:“你们别急啊,其实还有别的【无极荣耀】好处你们不知道。虽然紫日的【无极荣耀】那些麒麟武士和铃音骑士依然可以召唤,但天昭大神好歹给我们留了十八万天原守卫。这些守卫战斗力确实被封了大部分,但十八万对一万多,拼掉这一万多麒麟武士应该不成问题吧?”

  神野一户立刻跟着分析道:“那岂不就是【无极荣耀】说紫日现在除了部分魔宠和自己这个银月小号之外就没别的【无极荣耀】战斗力可用了吗?”

  “其实还不光如此。”红莲凤凰道:“你们难道忘记了,我们这里可不止鬼手信长君一个高手啊。”

  “对啊!”鬼手信长这次也反应过来了。“平常紫日人多,最后我只能和他一对一打,我的【无极荣耀】实力和他比略有不如,所以战斗总是【无极荣耀】我吃亏,但今天他身边人不多了。我们用自己带来的【无极荣耀】会员分别拖住他的【无极荣耀】魔宠,然后你和我加上神野一户三个人联手对紫日一个,我就不信还干不掉他。”

  红莲凤凰伸出一只手道:“为了彻底干掉紫日,就让我们暂时合作一次吧。”

  “成交。”三只手交叠在一起,一个暂时的【无极荣耀】反对我的【无极荣耀】同盟就这么组建了起来,但我是【无极荣耀】那么好欺负的【无极荣耀】吗?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