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六卷 第九十九章 日本人的【无极荣耀】绝密武器

第十六卷 第九十九章 日本人的【无极荣耀】绝密武器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什么叫和你对着干?我的【无极荣耀】东西是【无极荣耀】我自己从中国人那抢过来的【无极荣耀】,不管中国人的【无极荣耀】东西是【无极荣耀】怎么来的【无极荣耀】这都和我无关,这个道理你都不明白吗?”

  “哼,你的【无极荣耀】意思就是【无极荣耀】决定要和我对着干了?”鬼手信长瞪了松本正贺一眼。“好,你给我记着,我会让你知道现在在日本谁才是【无极荣耀】老大的【无极荣耀】。”

  鬼手信长离开后松本正贺立刻跑到了一个无人的【无极荣耀】区域,然后他从身上拿出了一只奇怪的【无极荣耀】手镯带到了手腕上。他在手镯上一摸,手镯立刻释放出一只黑色的【无极荣耀】水晶球将他整个人都包了进去。在水晶球外面看起来水晶球内部是【无极荣耀】一片黑暗根本什么也看不见,然而水晶内松本正贺则正站在一只悬浮在半空的【无极荣耀】淡蓝色光球之前,这个光球正在对松本正贺说着什么,而随着语音的【无极荣耀】高低变化光球也在不断的【无极荣耀】闪烁着,看上去非常的【无极荣耀】有规律。

  实际上这个光球就是【无极荣耀】个空间投影,它的【无极荣耀】本体就是【无极荣耀】位于艾辛格的【无极荣耀】军神,至于外面这圈黑色光球则是【无极荣耀】用来隔绝探测的【无极荣耀】设备,这主要是【无极荣耀】防止松本正贺联系我们的【无极荣耀】时候无意间被其他日本玩家发现,所以我们才把这个遮蔽设备和通讯设备绑定到了一起,甚至于我们还为此动用了祈愿神坛申请了特殊任务才将其完全融合并微型化变成了手镯的【无极荣耀】形态。

  松本正贺现在正在向军神报告着刚刚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反应,而军神这边我和玫瑰已经本行会的【无极荣耀】智囊团则通过终端设备正在不同地地方一起听着他的【无极荣耀】报告。当松本正贺报告完之后玫瑰立刻说道:“这个你不用担心。既然你要重新上位,和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冲突就将是【无极荣耀】不可避免的【无极荣耀】,不过这段时间你还是【无极荣耀】要尽量小心一些才对。”

  素美的【无极荣耀】声音忽然从光球内传了出来。“我到是【无极荣耀】觉得让松本君吃点亏比较好。”

  “原因?请说明。”军神虽然是【无极荣耀】战场管理计算机,可他毕竟不是【无极荣耀】人,宏观控制能力也许他是【无极荣耀】比人强,但说到创新以及玩花样方面他就不是【无极荣耀】人的【无极荣耀】对手了。

  “我们可以将这次的【无极荣耀】事情宣扬出去,这样松本君可以获得一点支持度。然后如果松本君受到了鬼手信长地迫害那我们就刚好可以就此大做文章。松本正贺可以以苦主的【无极荣耀】身份出来叫屈,然后就让松本君对别地日本玩家说摹疚藜僖壳些被我们占领的【无极荣耀】城市千万不能去抢。当那些日本玩家询问原因的【无极荣耀】时候则可以告诉他们松本君自己身上发生的【无极荣耀】事,然后以此证明鬼手信长根本不允许别人控制他丢掉的【无极荣耀】那些城市,所以就算别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把城抢回去他也不会承认那些人的【无极荣耀】拥有权,这样就等于把鬼手信长推到了那些想收复失地地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对立面。”

  “概率计算通过。”军神非常认真的【无极荣耀】说道:“根据这个建议我可以推算出三个对我们有利的【无极荣耀】结果,一是【无极荣耀】引响到日本玩家收复失地的【无极荣耀】积极性,二是【无极荣耀】重创鬼手信长在日本玩家心中的【无极荣耀】地位,三是【无极荣耀】间接为松本君获得了同情分。之后日本玩家可能就不会再计较松本君以前的【无极荣耀】失误了,毕竟日本人也是【无极荣耀】有同情心的【无极荣耀】,当然了,这种同情心只对他们地本国人有效,不过幸运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松本君现在依然被他们认为是【无极荣耀】自己人,虽然你犯错在先,但他们并没把你当成敌人。”

  松本正贺虽然听的【无极荣耀】心里不是【无极荣耀】滋味可他现在已经投奔我们了,再说他连现实中的【无极荣耀】本人都到了中国。根本是【无极荣耀】没有任何退路了,所以他也只能自我催眠自己现在是【无极荣耀】被日本人抛弃的【无极荣耀】人,所以不用再在乎什么民族观念了。安慰了一下自己之后松本正贺接口道:“我觉得素美小姐的【无极荣耀】说法有些夸张,我觉得我根本没必要被鬼手信长欺负,只要他对我做出了攻击行为,即使我获得胜利他地这个中国人帮凶的【无极荣耀】名号也坐定了。”

  “说的【无极荣耀】也是【无极荣耀】。”玫瑰接口道:“既然如此那就计划不变。松本君拜托你已经要尽量先顶住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攻击,如果你打不过鬼手信长,紫日会进行攻城打断你们的【无极荣耀】战斗。”

  “了解,我这就去准备应付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报复。”

  远在鬼手信长刚刚接替松本正贺担任日本玩家首领的【无极荣耀】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鬼手信长不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那样的【无极荣耀】智囊型领袖,他更像是【无极荣耀】一个莽夫,虽然比起一般的【无极荣耀】莽夫他要更有智谋却绝对没法和松本正贺比。像今天这个情况如果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肯定会暂时先忍下来,但鬼手信长毕竟不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他根本想不到那么多。相比之松本正贺鬼手信长更注重眼前的【无极荣耀】利益。同样是【无极荣耀】一场胜利,如果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获胜则肯定是【无极荣耀】计划了很久地一场全局性胜利,然后他就会一场连着一场地胜。根本不给对手任何的【无极荣耀】机会东山再起。但鬼手信长不同,他地胜利就是【无极荣耀】单纯的【无极荣耀】一场胜利。可以说只要眼前这仗打胜了他根本就不会去考虑之后的【无极荣耀】战斗要怎么办,这就是【无极荣耀】武力型领袖和智囊型领袖的【无极荣耀】最大区别。所以说我不怕输给鬼手信长,反正他的【无极荣耀】战斗一场是【无极荣耀】一场,即使败给他一局也不意味着什么。

  松本正贺和我们商量完事情之后就开始去拉拢平川城的【无极荣耀】一些旧有势力,他现在已经不是【无极荣耀】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领袖了,所以在地位上要比鬼手信长吃点亏,但人虽然是【无极荣耀】高级动物可毕竟还是【无极荣耀】动物,所以理智并不决定一切,人们往往会根据自己的【无极荣耀】主观判断来决定别人和自己的【无极荣耀】亲和程度。尽管鬼手信长是【无极荣耀】日本玩家领袖,但相比之身边的【无极荣耀】人,领袖的【无极荣耀】亲和力其实并不是【无极荣耀】很高。松本正贺现在要做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多和这些人交流,只要和大家混熟了,那么在之后的【无极荣耀】城市争夺战上这些人最少不会帮着鬼手信长打他自己。

  事实上在松本正贺忙着拉关系的【无极荣耀】同时我和鬼手信长也都没闲着,不过我们和松本正贺忙地不是【无极荣耀】一件事。身为一方势力的【无极荣耀】领袖。我们的【无极荣耀】工作比松本正贺可是【无极荣耀】多太多了,至少我们没办法把精力全都集中在一座城市的【无极荣耀】得失之上。现在我和鬼手信长正在忙着指挥往船上搬矿石。

  就在我和松本正贺通话结束后的【无极荣耀】几分钟军神给我传来了一个消息。据潜伏在鬼手信长身边的【无极荣耀】本行会情报人员传来的【无极荣耀】消息,鬼手信长地手下刚刚得到一个消息。在日本本洲岛朝向太平洋一侧的【无极荣耀】外海区域有一座临时出现地小岛,这个岛上有个临时任务可以用魔晶石换个人属性,而且不计上限。也就是【无极荣耀】说只要你的【无极荣耀】魔晶石够多,哪怕你把自己的【无极荣耀】属性刷上天也没管你。不过据说这个岛上的【无极荣耀】NPC不是【无极荣耀】什么魔晶石都要,他只收质量最好的【无极荣耀】有限几种魔晶石。虽说这个岛上可以无限制的【无极荣耀】刷属性点。可是【无极荣耀】考虑到那些收的【无极荣耀】魔晶石地特殊要求,我估计真有本事刷属性的【无极荣耀】人无非也就是【无极荣耀】各个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而已。而且这个刷的【无极荣耀】点数大概也不会太多,毕竟高端魔晶石属于有价无市的【无极荣耀】稀缺物资,不是【无极荣耀】可以随便拿来挥霍着玩的【无极荣耀】。不过这次还有个系统设置就是【无极荣耀】允许使用一般魔晶石在岛上兑换高级魔晶石再充当资本使用,只不过这个兑换过程肯定是【无极荣耀】要被克扣一些中间费用的【无极荣耀】,所以还是【无极荣耀】不能兑换太多,要不然成本就承受不了了。当然,我这次去并非主要是【无极荣耀】为了兑换属性。反正兑不兑换我都是【无极荣耀】系统第一,我主要的【无极荣耀】目标就是【无极荣耀】不让鬼手信长兑换属性。从长远来看鬼手信长这个家伙是【无极荣耀】个**烦,不让他兑换到属性对我有好处,从近处来看鬼手信长回来后肯定就要找松本正贺地麻烦,要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实力有所提升,那松本正贺就不好混了。

  大概用了四个多小时我们才把战舰上的【无极荣耀】仓库装满,紧跟着就从支点城起航绕过本洲岛向目标地点前进。因为日本这边现在不是【无极荣耀】海战重心,所以我们在这边也没几条船。这次送我出来的【无极荣耀】也就三艘中型战舰而已。按照计划在半路上我们还可以汇合到从澳大利亚返回的【无极荣耀】七艘战舰,这七艘战舰中有两艘是【无极荣耀】大型战舰,一旦汇合后我们的【无极荣耀】战力还是【无极荣耀】很可观的【无极荣耀】。

  日本方面鬼手信长比我可贪心多了,这小子花了整整八个小时集中了六艘战舰才出港,而且和我地三艘中型战舰不同,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舰队里有一艘重型战舰。剩下的【无极荣耀】五艘虽然也是【无极荣耀】中型战舰却比我们的【无极荣耀】战舰要大一些。就这样,怀着刷属性点超越我的【无极荣耀】梦想,鬼手信长终于在晚了我们四个小时之后也出航了,只不过由于距离的【无极荣耀】原因在路程上他并不比我们落后多少。

  波涛汹涌的【无极荣耀】海面上海螺号重型巡洋舰用标准航速向着目标快速推进,夜色中勋章号中型巡洋舰和海狗号大型驱逐舰一左一右的【无极荣耀】紧随着海螺号一同前进。由于前方发现大型雷雨区,所以我们的【无极荣耀】航向做了一点小小的【无极荣耀】修改,这样就可以擦着雷雨区地边缘绕过去了。不过虽然这里只是【无极荣耀】雷雨区地边缘,但浪头依然相当强劲,三艘战舰像三片树叶一样在风雨中飘摇。

  “我们离那个岛还有多远?”鬼手信长坐在舰桥内询问着身边的【无极荣耀】舰长。

  “大概还有一百多海里,照这个速度再有三个多小时我们穿出风暴带地时候就可以看到那个岛了。”

  鬼手信长点了点头。然后自言自语似的【无极荣耀】说道:“多亏这次带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大船。要不然绕行风暴带还不知道要耽误多少时间呢!”

  那名舰长听到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话立即解释道:“其实不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船够大,而是【无极荣耀】因为我们的【无极荣耀】角度并不是【无极荣耀】直插风暴中心。所以我们只算是【无极荣耀】从风暴带边缘经过,即使是【无极荣耀】小型战舰也一样没必要绕行。”

  “哦?是【无极荣耀】这样吗?原来如此啊!看来老天也是【无极荣耀】帮助我们的【无极荣耀】。”

  鬼手信长正在得意的【无极荣耀】发表感慨,突然就听通讯员大叫了起来。

  “了望塔发现舰影。”

  “报告详细情况。”舰长顾不得接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话迅速跑到了通讯员身边询问道。

  通讯员先是【无极荣耀】询问了一下了望手才向舰长报告道:“发现舰影三,方位零九零。航向零,速度三十四,舰形对照为冰霜玫瑰盟所属重巡一艘、大型驱逐舰一艘、中型巡洋舰一艘。”

  “中国人地战舰?”舰长明显愣了一下,不过他并没有什么惊慌的【无极荣耀】表现。“命令以本舰为中心,左翼战舰加速向前,右翼战舰减速退后组成一字阵列,队型完成后定速三十五向敌舰缓慢靠拢。所有炮位一级战斗准备。”下达完这一连串命令后舰长才转身对鬼手信长道:“虽然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战舰单舰战斗力要高与我们的【无极荣耀】同级战舰,但是【无极荣耀】这次我们不管是【无极荣耀】战舰数量还是【无极荣耀】单舰吨位都占便宜。三艘船因该很快就能解决掉。”

  鬼手信长可没有舰长那么乐观,不同的【无极荣耀】地位决定了不同的【无极荣耀】思考方式。对于一名战舰的【无极荣耀】舰长以及一个分舰队地指挥官,眼前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所要考虑地仅仅是【无极荣耀】一场海战如何去取胜而已,然而鬼手信长却要考虑更多。

  “这可能只是【无极荣耀】中国人的【无极荣耀】分舰队,千万不能大意,战斗一结束立即脱离,我们要赶在被中国人的【无极荣耀】大型舰队发现之间凳上那座岛屿。”

  “明白。啊……”轰。突然的【无极荣耀】一声爆炸伴随着剧烈的【无极荣耀】震荡将正准备敬礼的【无极荣耀】舰长给直接震趴在了地上,紧跟着鬼手信长就看到前方的【无极荣耀】雾岛号后方很近地地方滕起了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水柱,跟着前方的【无极荣耀】雾岛号就开始突然向左转向迅速脱离了编队。

  鬼手信长所在的【无极荣耀】天佑号战列舰的【无极荣耀】舰长刚从地上爬起来就听到通讯员大声报告着:“本舰三号炮塔中弹,目前已经丧失功能。前方雾岛号战舰通报说他们的【无极荣耀】船舵受损已经无法控制方向了。”

  “该死,中国人的【无极荣耀】炮怎么打的【无极荣耀】这么准?”鬼手信长大声抱怨道。

  舰长很平静地道:“冰霜玫瑰盟所属战舰的【无极荣耀】舰炮射程和精确度都远在我们的【无极荣耀】战舰之上,不过刚才只是【无极荣耀】校射要不然就不会只有两发了!”

  “可这也太准了!”

  “没关系,刚才应该只是【无极荣耀】凑巧,中国人的【无极荣耀】炮虽然准可也还没到百发百中的【无极荣耀】地步。尤其是【无极荣耀】现在这种雷雨天气下。”

  事实上这个舰长的【无极荣耀】判断还是【无极荣耀】相当准确地,因为这个时候海螺号的【无极荣耀】舰桥之内也正在大声欢呼着。我放下望远镜对身边的【无极荣耀】海螺号舰长道:“刚才是【无极荣耀】谁开的【无极荣耀】炮?这小子运气还真好啊!看样子那艘巡洋舰的【无极荣耀】尾舵让他炸坏了,现在正在那打转呢!”

  海螺号的【无极荣耀】舰长笑着说道:“虽然战果不错,不过一会我还是【无极荣耀】得骂他。我就不相信他一开始就是【无极荣耀】计划好打人家尾舵的【无极荣耀】,肯定是【无极荣耀】他打偏了。反到是【无极荣耀】先开始那发不错,居然打中了小鬼子最重要的【无极荣耀】战列舰的【无极荣耀】尾部炮塔。这下对我们威胁最大的【无极荣耀】三座炮塔已经少了一个了。”

  一边听着舰长我一边扭头看向日本舰队那边,可刚一转头就看到对面地日本战舰上亮起了几个火团。“快卧倒!”我迅速地大声一声然后把身边的【无极荣耀】海螺号舰长给按在了地上。

  轰……轰轰……连续地爆炸声此起彼伏,海螺号剧烈的【无极荣耀】晃了一下之后就稳定了下来。当我们爬起来的【无极荣耀】时候只看到几个高大的【无极荣耀】水柱正在往回落,我紧张的【无极荣耀】跑到船舷边上前后看了看,还好,没看到火光,随后通讯员的【无极荣耀】报告也让我稍微放心了一些。小日本的【无极荣耀】舰炮真的【无极荣耀】和我们的【无极荣耀】差了很多,虽然一次试射了十几发炮弹,但结果只有我们的【无极荣耀】海螺号中了一发还因为打中了装甲最厚的【无极荣耀】部位而没打进去。

  “小日本的【无极荣耀】炮也不怎么样吗?”舰桥内一名很年轻的【无极荣耀】玩家说道。

  “不是【无极荣耀】日本人的【无极荣耀】炮不怎么样,是【无极荣耀】距离太远了。一会靠近了我们也顶不住这样的【无极荣耀】炮击。”海螺号的【无极荣耀】舰长下令道:“舰队注意。保持和日本人之间的【无极荣耀】距离。不要让他们把距离拉近,在这个距离上我们的【无极荣耀】火力占优。”

  舵手一听立刻报告道:“可是【无极荣耀】舰长。我们的【无极荣耀】右侧是【无极荣耀】风暴带,如果日本人靠过来我们一再后退会被逼进风暴中的【无极荣耀】!”

  “我到是【无极荣耀】把这茬给忘了!”

  看舰长在那考虑怎么办我直接开口道:“不要管日本人了,我们加速。只要能比鬼手信长先上岸就什么都不用担心了。”

  “说的【无极荣耀】也是【无极荣耀】。”舰长听完立刻命令舰队加速脱离战斗,但是【无极荣耀】日本人也不傻,看到我们加速他们立刻也开快车追了上来。本来照正常状态日本人地船是【无极荣耀】跑不过我们的【无极荣耀】战舰的【无极荣耀】,但问题是【无极荣耀】现在不是【无极荣耀】正常状态。风暴使得船体摇晃的【无极荣耀】很厉害,海浪也阻碍了战舰的【无极荣耀】航行,在这种情况下船越是【无极荣耀】大就越占便宜。由于我们比日本人相对要更靠近风暴中心,外加我们本身吨位上就不占优。所以速度上居然反到比日本人慢了一点,结果不但没能甩掉日本舰队反到让他们越贴越近了。

  “靠。居然被他们追近了。”海螺号舰长很郁闷的【无极荣耀】放下望远镜对通讯员下令道:“命令所有炮位集中火力打击日本舰队最前面的【无极荣耀】战舰,除非目标沉没或者失去追击能力,否则不要停止射击。完成目标后立刻转移目标至第二顺位船只。”

  “明白。”

  伴随着这道命令海面上双方地战舰开始了一场运动中的【无极荣耀】炮击战。虽说小日本地战舰在这种气象条件下比我们跑的【无极荣耀】快,但他们也比我们快不了太多,尽管距离在拉近,速度却异常的【无极荣耀】缓慢。我们的【无极荣耀】战舰虽然数量少,但咱的【无极荣耀】炮厉害。仗着射程远精度高的【无极荣耀】优势一路对着排头的【无极荣耀】日本战舰猛轰,一时间那艘排头地战舰上火光不断,三分钟不到就中了十三发炮弹。

  “报告,破浪号请求调换编队位置。他们快顶不住了。”鬼手信长所在的【无极荣耀】战舰上通讯员向舰长和鬼手信长报告着。

  舰长看了眼鬼手信长希望他能给点意见,不过鬼手信长这次却是【无极荣耀】没出声,结果舰长只好硬着头皮下令道:“让他们坚持住。中国人就是【无极荣耀】希望用这种战术逼迫我们停止追击,一旦我们变更编队位置就等于和他们拉大了一艘船的【无极荣耀】距离。我们现在每追一米都要多挨一发炮弹,这一条船的【无极荣耀】长度可不是【无极荣耀】我们能随意走完的【无极荣耀】。让他们坚持住。”

  虽然这个命令对排头的【无极荣耀】战舰比较苛刻,但毕竟也是【无极荣耀】实话,再说日本人向来是【无极荣耀】比较不怕死的【无极荣耀】,所以排头的【无极荣耀】破浪号还是【无极荣耀】接受了命令在顶着炮火向前追,只不过意志有时候也不是【无极荣耀】万能地。伴随着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巨响,破浪号的【无极荣耀】船头突然向上一蹦。跟着整艘船又猛的【无极荣耀】砸回水里,船头一个猛子扎进了水里并且再也没浮起来,而后半截船身则翘起老高,后面的【无极荣耀】战舰甚至能看到它高速旋转的【无极荣耀】螺旋桨在空气中飞转。

  “报告,破浪号发来通讯。”

  “念。”

  “我舰二号炮塔下方弹药库被炮弹引爆,现已无法挽救,希望诛君继续努力,我们先走一步。”

  伴随着日本舰队中地低沉气氛,我方战舰上则是【无极荣耀】一片欢声雷动,不过这个气氛也没能保持多久。海螺号的【无极荣耀】舰桥内大家正在欢呼。突然战舰猛的【无极荣耀】一抖。跟着就开始向左倾斜,庞大的【无极荣耀】战舰居然像高速过弯的【无极荣耀】摩托车一样大角度侧斜着转了个弯向着日本舰队的【无极荣耀】方向冲了过去。

  “不好。尾舵中弹了!”

  舰长冲到通讯员的【无极荣耀】位置上大声命令道:“报告损失情况。”

  通讯员一番联络后才回报道:“A舵和B1舵彻底损毁,目前进入了左满舵位置,B2舵基本正常。二号推进器变形已经无法工作,D267号水密隔舱轻度进水,船体结构基本正常。”

  “还好,伤的【无极荣耀】不算重。”船长对我说道:“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战舰在船头都装有侧推引擎,即使舵盘完全失灵也照样可以操纵方向,只是【无极荣耀】转弯半径会有所增大。”

  “那你还得感谢我了。”我笑着对舰长道:“这个侧推引擎当初就是【无极荣耀】我要求本行会的【无极荣耀】战舰全部都要安装地,看来效果还算不错,只是【无极荣耀】我们这速度上不去后面地日本战舰不是【无极荣耀】越追越近了吗?”

  “这就没办法了,变形的【无极荣耀】船舵会增大我们地阻力,况且现在还有一组推进器发生了变形,速度肯定是【无极荣耀】上不去了。”

  我点了点头。“那就尽量想办法在敌人接近前多干掉一些战舰为好。”

  “我们现在已经是【无极荣耀】最大火力输出了,看样子除非澳大利亚那边回来的【无极荣耀】特别编队能及时赶到。否则我们恐怕是【无极荣耀】没希望跑掉地。”

  “这样啊!”我踌躇了一下跟着说道:“反正你尽量多干掉些日本人的【无极荣耀】战舰,等距离靠近后我会对日本人的【无极荣耀】舰队进行特攻的【无极荣耀】。”

  “特攻?会长我们这不是【无极荣耀】战列舰,没有特装炮啊?”

  “要那玩意干什么?我又不是【无极荣耀】魔偶,难道你还打算把我装进炮膛里打到日本战舰上去吗?”

  “说的【无极荣耀】也是【无极荣耀】,不过我还是【无极荣耀】希望会长最好不要自己过去。”

  “为什么?”看着舰长一脸严肃的【无极荣耀】样子我觉得非常奇怪。

  舰长很认真的【无极荣耀】说道:“我们毕竟是【无极荣耀】海军,只要战舰还在,让会长你这样地乘客自己出手就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耻辱!”

  “都说环境影响性格。看来确实不错。”我小声嘀咕了一下之后又对舰长道:“那我尽量不出手就是【无极荣耀】了,但是【无极荣耀】这次地任务很重要。我可不能因为你们的【无极荣耀】面子就跟你胡搞,万一情况不能支撑了我还是【无极荣耀】会出手的【无极荣耀】。”

  “谢谢会长。”

  得到我的【无极荣耀】许可后舰长的【无极荣耀】热情空前高涨,命令像流水似的【无极荣耀】不断发出把通讯员忙的【无极荣耀】根本没时间抬头。海面上地战况因为舰长的【无极荣耀】超长热情也变的【无极荣耀】逐渐激烈了起来,当然,距离的【无极荣耀】逐步拉近也是【无极荣耀】重要因素之一。

  由于我们这边总是【无极荣耀】集中火力猛敲排头的【无极荣耀】日本战舰,所以日本舰队方面排的【无极荣耀】靠后的【无极荣耀】战舰基本都是【无极荣耀】毫发无伤,但是【无极荣耀】战舰总数却只剩下了四艘。相对于日本人的【无极荣耀】战舰总数来说这个战损比确实是【无极荣耀】满严重地。不过考虑到双方数量的【无极荣耀】情况来说我们还是【无极荣耀】吃亏的【无极荣耀】。由于距离拉近日本人的【无极荣耀】舰炮也终于开始进入了最佳射程,这种距离上我们的【无极荣耀】炮火已经没有了任何优势可言,反正不存在射偏,再精确也意义不大,至于威力方面反正能射穿甲板就成,至于具体能穿几层实际上也没多大意义了。

  鬼手信长坐在自己的【无极荣耀】战舰上大声叫喊着让天佑号地舰长加速冲上去,然而天佑号的【无极荣耀】舰长却根本不停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话,他非常冷静的【无极荣耀】指挥着仅剩的【无极荣耀】四艘战舰分成两队从两边包抄了上来。由于海螺号速度下降的【无极荣耀】很厉害,所以很快就被他们的【无极荣耀】四艘战舰给夹在了中间。鬼手信长虽然发现了舰长没听自己的【无极荣耀】命令却也知道这个时候不能捣乱,所以他也没说什么只是【无极荣耀】催促着赶紧攻击海螺号。

  看到日本人的【无极荣耀】战舰都把炮口对准了海螺号,我们这边的【无极荣耀】海员都急了起来,海狗号甚至企图冲上来帮我们挡炮弹,可惜战舰在海浪里晃地实在太厉害。短时间内根本冲不上去。

  海螺号地舰长也发现了海狗号的【无极荣耀】意图,他直接抢过了通讯员地水晶通讯器大声喉叫着:“海狗,我命令你退回去,保持编队,不要做傻事。”

  “可是【无极荣耀】海螺号中弹最多,再中弹会沉的【无极荣耀】!”

  “要沉也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海螺号沉,你冲上来我们就会一起沉下去,给我老实在你的【无极荣耀】位置上呆着。”

  “可是【无极荣耀】……!”

  “没有可是【无极荣耀】,这是【无极荣耀】命令。”舰长喊完之后直接把话筒还给了通讯员然后命令道:“舰队注意,等日本战舰齐射之后全舰队转向二八零集中火力给我轰左前方的【无极荣耀】中岛号。”

  “啊?”通讯员显然被这个命令吓了一跳。不过看了舰长一眼之后他还是【无极荣耀】把命令发了出去。

  日本人的【无极荣耀】战舰准备的【无极荣耀】很快。大概也就是【无极荣耀】十几秒的【无极荣耀】时间所有战舰的【无极荣耀】炮口都对准了海螺号,跟着就看到左右的【无极荣耀】日本战舰舰炮突然同时亮了起来。不到五秒后海螺号突然猛的【无极荣耀】一抖,整艘船就像要散了一样剧烈的【无极荣耀】晃了起来,同时我们还听到了巨大的【无极荣耀】爆炸和金属扭曲声,感觉好象是【无极荣耀】船体主结构受到了破坏。

  事实上日本人对这次炮击的【无极荣耀】效果也感到非常满意,至少海螺号左右两侧的【无极荣耀】一大排窟窿看起来效果很夸张,而且是【无极荣耀】人都能看出来海螺号的【无极荣耀】速度明显慢了下来,显然已经基本失去了动力。

  舰长从自己地位置上爬起来立即向通讯员命令道:“报告损失情况。”

  “船身多处中弹。轮机舱遭到破坏,目前只剩一号轮机还能以半速运转,船内动力机构遭到破坏,目前炮塔转向机构基本失灵,一号和二号炮塔都只能向正前方开炮了,不过三号炮塔依然运转正常。船员舱遭到破坏有轻微进水,损管正在处理。船身主龙骨轻微变形,暂时不影响航行。但是【无极荣耀】必须尽快大修。”

  “哈哈,我们冰霜的【无极荣耀】船就是【无极荣耀】经搞。”船长一边大笑着一边下令:“那就按原计划,舰队齐射左前方的【无极荣耀】中岛号然后转向二八零。”

  “明白,齐射中岛号并转向二八零。”

  海狗号和勋章号上的【无极荣耀】舰长接到命令后立刻大声叫喊着:“开炮开炮,给我集中火力轰中岛号。”

  三艘战舰的【无极荣耀】近距离齐射是【无极荣耀】相当可怕的【无极荣耀】,中岛号比之前的【无极荣耀】同伴还要惨,整个船身右侧几乎是【无极荣耀】瞬间就被轰出了一排窟窿。海水正在从翻卷着地钢板间疯狂涌入船身,整艘船的【无极荣耀】右弦几乎瞬间就倾斜到了和海面平齐地状态。

  日本人被这突然的【无极荣耀】攻击搞的【无极荣耀】愣了一下,但是【无极荣耀】跟着他们看到我们的【无极荣耀】战舰正在加速冲向中岛号就明白了我们是【无极荣耀】打算从这里突破包围圈,不过他们本来就比我们多不到多少战舰了,现在还有一艘被打成了残废,即使想做些什么也有些力不从心的【无极荣耀】感觉。

  海螺号拖着受伤的【无极荣耀】身体跟随着海狗号和勋章号对着中岛号猛冲,而中岛号因为失去动力根本无法移动只能“监守”在自己的【无极荣耀】位置上拼命射击以期能多拉个陪葬地,可惜他们的【无极荣耀】船身歪的【无极荣耀】太厉害射击受了很大影响。除了海螺号很不幸的【无极荣耀】又中了一炮之外居然谁也没碰到。

  海螺号上舰长大声喊着:“让勋章号不要管编队了,加速冲上去给我撞断中岛号。”

  “啥?”勋章号的【无极荣耀】舰长看到这条命令立刻兴奋的【无极荣耀】喊着:“哈哈,建功立业的【无极荣耀】时候到啦!命令轮机舱启动所有应急动力,有多快给我跑多快,所有够的【无极荣耀】到地炮位集中火力给我打中岛的【无极荣耀】中段。”

  由于海螺号减速日本人很快就发现了疯狂加速的【无极荣耀】勋章号,他们的【无极荣耀】火力迅速集中了过来。不过由于双方距离本身就不远了,加上勋章号又启动了应急动力,所以在勋章号冲到中岛号附近之前日本人一共就来及发射了两轮而已,而且竟然有一大半炮弹都打进了海里,毕竟距离中岛号太近加上勋章号速度太快根本不好瞄准。

  就在勋章号即将撞上中岛号的【无极荣耀】时候海螺号的【无极荣耀】前主炮突然再次发威,而且神奇地三发炮弹居然全部命中了中岛号的【无极荣耀】中段。中岛号的【无极荣耀】船身中段和上层岛桥结构被炸出了三个大窟窿,船身中段因为受力过猛而发出了扭曲的【无极荣耀】声音。中岛号的【无极荣耀】舰长被震倒在地,还没等他爬起来就听站在窗口的【无极荣耀】观察员大声尖叫了起来,跟着舰长就感觉自己飞了起来,或者说是【无极荣耀】船飞了起来。中岛号整个被从水中抛起了一尺多高后船身主梁再也承受不了巨大的【无极荣耀】力量从中断成了两截。没有了主体结构支撑。船身钢板都像指片一般被轻易撕裂。整艘船从中间弯折成了一个奇怪的【无极荣耀】角度后突然断开,跟着勋章号从断裂的【无极荣耀】地方冲了过去将分成两半的【无极荣耀】船身从分别挤向两侧。当勋章号冲过去之后船尾地旋涡更是【无极荣耀】加速了中岛号地沉没。前后也就

  一分多钟的【无极荣耀】时间海面上就只剩下不断翻涌地气泡和一大堆漂浮物了。

  勋章号上的【无极荣耀】船员正要庆贺,忽然听到背后传来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巨响,不少没什么事的【无极荣耀】人都冲到了船舷边上向后看了过去,只见海螺号的【无极荣耀】船头翘的【无极荣耀】老高,而船尾则正在冒着滚滚浓烟,显然遭到了重创。

  海螺号上我对舰长道:“不能再这么玩了,你已经尽力了,我可不想把正事耽误掉。现在我命令海狗号和勋章号减速四分之一,等敌人追近之后一起转向配合海螺号一起抢占T字横头位置对敌人进行阻击。”

  “明白。”通讯员迅速开始发信号。

  “你打算在这里和日本人拼了?”舰长问道。

  我摇了摇头。“海螺号都被打成这个破样子了还决战个屁啊?我只是【无极荣耀】想找个好位置发挥我们的【无极荣耀】火炮优势而已。这边暂时就先交给你了,我来给你减轻点负担。”

  “啊?”船长还没明白过来我什么意思就看到我走到船舷变上纵身跳了下去。不过他并没什么担心。作为行会首领以及全游戏战力榜第一,我地装备属性早就不是【无极荣耀】什么秘密了。所以船长也知道我能潜水,这种战斗他根本不必担心我的【无极荣耀】安全。

  “小龙女。”我一下水就进行了召唤。神龙虽然会飞,但说起来他们依然算是【无极荣耀】水中生物,至少小龙女的【无极荣耀】水下速度绝对比鱼雷快的【无极荣耀】多,海面上的【无极荣耀】人只看到一道白色航迹快速向日本舰队冲了过去。

  小日本也注意到了水面上的【无极荣耀】航迹,一些专门进行水下作战的【无极荣耀】玩家立刻跳进了海水中。不过他们一下来就发现上当了。

  “啊……救命!”第一个跳下来地玩家瞬间落入了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旋涡瞬间就被拖到了海底,而我则守在旋涡地出口。只要看到被转晕的【无极荣耀】玩家出现就上去补一刀,反正过了旋涡之后大部分人都要晕一会,这个时候他们几乎是【无极荣耀】没有反抗能力的【无极荣耀】。

  干掉了主动下水的【无极荣耀】船员后我迅速潜到了一艘最大的【无极荣耀】战舰下面,然后拔出永恒游到它的【无极荣耀】螺旋桨附近将永恒变化的【无极荣耀】超级大刀伸进了螺旋桨中。造船地钢只是【无极荣耀】普通材料,甚至连一般玩家的【无极荣耀】刀剑都没法比,我的【无极荣耀】永恒切别人的【无极荣耀】武器就跟切豆腐似的【无极荣耀】,这个螺旋桨更是【无极荣耀】豆脑一般被轻易打断。跟着我又在船尾开了个洞收起小龙女自己钻了进去。

  小日本的【无极荣耀】战舰不象我们的【无极荣耀】船有四个推进口,他们只有两个螺旋桨,失去了一个之后战舰的【无极荣耀】速度明显慢了下来,而且由于推进力不均导致船身总是【无极荣耀】跑偏,结果就是【无极荣耀】船上地人不得不用船舵来维持航向,但是【无极荣耀】这当然会严重影响船速,结果就是【无极荣耀】战舰的【无极荣耀】速度连正常航速的【无极荣耀】三分之一都没了。失去正常船速的【无极荣耀】天佑号被我们的【无极荣耀】战舰主动忽略成了后备目标,旁边的【无极荣耀】两艘冲地最快的【无极荣耀】战舰则迅速变成了火力实验场。转眼之间就被轰的【无极荣耀】一塌糊涂,不过和前面两艘船比起来后面这艘船也好不了多少。

  我进入战舰之后就开始一路向上前进,本来日本战舰是【无极荣耀】有水密门的【无极荣耀】,下层舱室虽然被我打穿,但是【无极荣耀】因为气压平衡原理根本不会进水,可是【无极荣耀】我一路上行却把船体的【无极荣耀】气密性全部破坏了个干干净净。失去压力平衡的【无极荣耀】战舰后部迅速进水很快船头就翘到了天上,以至于前甲板上的【无极荣耀】炮台根本无法正常射击。

  鬼手信长在自己的【无极荣耀】位置上大声询问着舰长:“怎么搞的【无极荣耀】?我们不是【无极荣耀】没有中弹吗?为什么我们在下沉?”

  “不是【无极荣耀】中弹的【无极荣耀】问题,有人从船底侵入了船体内部,他进来地时候肯定破坏了密封舱。”

  “你是【无极荣耀】说有人上来了?”

  舰长点了点头,跟着忽然有些不可置信地对着通话筒询问了一下才转头再次望向鬼手信长紧张的【无极荣耀】报告道:“我刚刚接到报告,上来地是【无极荣耀】紫日。”

  “什么?”鬼手信长一下从自己的【无极荣耀】位置上站了起来。“他怎么会在这里?”

  “我想大概他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和我们一样的【无极荣耀】!”

  鬼手信长低头略微沉思了一下道:“上面交给你,我下去挡住他。你马上派人从别的【无极荣耀】通道下到船底堵住那个洞,我们要尽快开到那座岛上。”

  “可是【无极荣耀】会长,这样会把紫日也带上岛的【无极荣耀】?”

  “交换属性需要魔晶石,他一个人上去有个屁用?再说如果我上不去不是【无极荣耀】一切都白做了吗?”

  “明白了。请您小心。”舰长转身去命令船员修补船身。而鬼手信长则迅速的【无极荣耀】在一名船员的【无极荣耀】领路下向着底舱跑了下来。

  几分钟后我站在一间有重装甲保护的【无极荣耀】船舱门口研究了起来。一般来说船上能有这种级别保护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弹药库就是【无极荣耀】动力室,可是【无极荣耀】这间船舱的【无极荣耀】位置未免奇怪了些。貌似以上两种东西都不大可能出现在这个位置,所以我很快意它是【无极荣耀】装宝贝的【无极荣耀】小金库。“嘿嘿。被我发现地宝库向来只有一个下场。”我一边得意的【无极荣耀】自言自语一边拿车永恒变化成了开罐器一样的【无极荣耀】形状然后把它顶在压力门上用力向里一压,非常轻松的【无极荣耀】永恒就插了进去,可是【无极荣耀】我正打算向下拉就突然感觉到一股劲风从后方压了下来。我迅速的【无极荣耀】一低头跟着向后滚了出去,前方传来当的【无极荣耀】一声脆响,我抬头的【无极荣耀】时候只看到刚才我打算切开地那面加压门上多了四道爪印。

  “鬼手信长你现在真是【无极荣耀】越来越不象人了!”

  “哼,只要能干掉你变成什么都无所谓。”鬼手信长突然向前跑了起来,跟着他突然向下一蹲就地滚了过来。我因为闪避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攻击而把永恒丢在了那扇门上。现在可没什么东西能绝对压制他地攻击,只好向上跳了起来。身体离地后我双脚向两边一撑顶住过道的【无极荣耀】墙壁把自己固定在了半空中。鬼手信长滚到我身下就展开了身形。可是【无极荣耀】他只听到我跳起来的【无极荣耀】声音却没看到我跳到哪去了,这会正在前后找我。我在他头顶双腿一收身体突然开始下坠,同时双手刃爪弹出,一个交叉斩朝鬼手信长当头压下。鬼手信长反应也不慢,迅速一撑墙壁居然从地上站了起来,我一个交叉斩全砍到了地面上激的【无极荣耀】火星四溅,鬼手信长趁机上来一脚踢向我的【无极荣耀】后背。可是【无极荣耀】我背后的【无极荣耀】半月却突然脱落自己在我背后旋转了起来,鬼手信长真要一脚踩下来就要做好少条腿的【无极荣耀】打算。

  发现进攻无望地鬼手信长迅速收腿后撤,我则一撑地面重新站了起来。转身向永恒一伸手,卡在门上的【无极荣耀】永恒立刻脱离门板飞向我的【无极荣耀】手中,同时在半空中变成了四个部分,其中两个部分变成两把匕首落入我的【无极荣耀】掌心,剩下两个部分则分别覆盖在了我的【无极荣耀】双手刃爪之上。

  鬼手信长和我交手这么多次对我的【无极荣耀】永恒也算有些了解了,一看到永恒到我手里他立刻连续几个后翻和我拉开了距离。但是【无极荣耀】我也知道永恒的【无极荣耀】作用,根本不会让他如愿,就在鬼手信长向后翻的【无极荣耀】同时我也跟着他一起用一样地步调翻了过去,结果鬼手信长刚一站起来就看到我已经贴到了他的【无极荣耀】面前。这家伙反应也不慢,一拉旁边的【无极荣耀】舱门挡在了自己面前,但永恒的【无极荣耀】锋利程度是【无极荣耀】毋庸质疑的【无极荣耀】。我紧跟而至的【无极荣耀】一爪直接贯穿了舱门将鬼手信长地胸口钢甲划出了三道长长的【无极荣耀】爪印。鬼手信长被抓伤连忙向后退,我手腕一转勾住门板猛力向后一拉,只听吱的【无极荣耀】一声舱门被我直接从舱壁上拽了下来。随手扔掉舱门我再次向鬼手信长冲了过去,鬼手信长慌张的【无极荣耀】退上了楼梯我也紧追而上。

  “去死!”我刚冲上楼梯就看到一柄利刃破风而至,鬼手信长这小子居然找人阴我,可惜动作慢了点,我直接用双手接住了横斩而至的【无极荣耀】刀锋,永恒包裹之下的【无极荣耀】手是【无极荣耀】不会被武器伤到的【无极荣耀】,但对方的【无极荣耀】武器可就没那么幸运了。我捏住刀刃之后微一用力就听乒的【无极荣耀】一声刀刃断成了三截。鬼手信长本来还打算反身回来支援偷袭我的【无极荣耀】那个家伙,结果刚转过身就看到了被我扔过去地断刃。他连忙一低头。断刃擦着他地头顶飞了过去。鬼手信长心有余悸的【无极荣耀】看了下飞过去地断刃,跟着回头向我冲了上来。而这个时候我已经将袭击我的【无极荣耀】家伙按倒在地当着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面并掌为刀一爪插进了他的【无极荣耀】胸口将他的【无极荣耀】心脏拽了出来。

  鬼手信长并没有因为自己的【无极荣耀】会员被*掉而有什么反应,他只是【无极荣耀】抓紧时间干掉我,但是【无极荣耀】我却拿着那颗心脏直接将他砸了个跟头。等鬼手信长爬起来的【无极荣耀】时候我已经将永恒化为了一柄长刃冲向了他。刚才在狭窄的【无极荣耀】船舱里长兵器有些施展不开,所以我才将永恒分成了四个部分分别使用,但是【无极荣耀】现在出来到了甲板上就不一样了,相比四柄武器我还是【无极荣耀】喜欢能将攻击力集中于一点的【无极荣耀】大型兵器。

  看到我冲到面前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连忙向侧面一个翻滚,我一剑砍在了甲板上直接穿了进去,鬼手信长立刻又滚了回来一脚踹在了永恒的【无极荣耀】剑刃侧面,结果我被他一脚的【无极荣耀】力量震飞了出去,他自己也因为永恒上附带的【无极荣耀】雷电攻击而被震了出去。

  虽然同样是【无极荣耀】被震开,但我只是【无极荣耀】挨了一脚。和受到电击地鬼手信长不同,我反应过来比较快。向永恒一伸手,卡在甲板里的【无极荣耀】永恒震动了几下就脱离了出来再次回到我的【无极荣耀】手中,我将永恒在空中挥舞了几下然后朝着还在地上抽抽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走了过去。我走到鬼手信长身边将永恒剑尖向下倒握在手中举过头顶正打算扎下去却忽然听到侧面传来一个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喊声:“会长我来救你!”

  我听到声音一转头却看到一个人扛着个长长的【无极荣耀】圆筒正对着我,还没等我想明白那是【无极荣耀】什么玩意就看到那玩意尖端飞出一个东西直接撞上了我的【无极荣耀】胸口,跟着就是【无极荣耀】轰地一声响,我被一股巨力瞬间从船身后段直接抛到了船头在砸烂了前部的【无极荣耀】一座副炮后才停了下来。

  看着我倒在一堆金属中那个玩家立即兴奋地蹦了起来。“哈哈。我干掉紫日了!我干掉紫日了!”

  “哦?你这么认为吗?”我掀掉压在身上的【无极荣耀】钢板摇摇晃晃的【无极荣耀】从炮台中站了起来,不过我现在整个正面都在冒烟。而且胸口还黑了一大片,看来刚才那家伙用的【无极荣耀】那玩意威力相当之大,要不是【无极荣耀】水银盾和女皇的【无极荣耀】虫族能量护盾帮我挡了一下可能魔龙套装也未必挡的【无极荣耀】下来这样的【无极荣耀】攻击。虽然刚才我没怎么看清,但感觉上那玩意好象应该是【无极荣耀】类似火箭筒一样地对战舰用武器,反正不象是【无极荣耀】打人的【无极荣耀】,因为那东西体积颇大,以游戏里玩家的【无极荣耀】速度正常情况下几乎不太可能被命中。我只是【无极荣耀】因为在船上没地方闪又因为注意力不在对方身上才被偷袭得手的【无极荣耀】。要是【无极荣耀】在有准备的【无极荣耀】情况下那东西能打中我才够鬼呢!

  对面的【无极荣耀】玩家一听我没事并没有愣住而是【无极荣耀】迅速开始催促后面的【无极荣耀】玩家帮忙,结果那两个人居然趁着我被钢板卡住的【无极荣耀】时间又给那东西后面塞了一枚弹药进去,结果我刚爬起来就看到一个喷着火焰地东西朝我飞了过来。

  “精神之墙。”

  一道闪着淡淡紫色光芒的【无极荣耀】光幕突然出现在我的【无极荣耀】面前,那个东西直接轰在了光幕上,跟着就是【无极荣耀】一阵地动山摇的【无极荣耀】爆炸,威力比上次至少大了十倍不止,要是【无极荣耀】刚才他们用这种东西轰我我肯定已经直接挂掉了,但是【无极荣耀】现在我已经展开了精神之墙。加上后面的【无极荣耀】水银盾和虫族能量护盾就消耗了大半爆炸力,而且我也利用这最后的【无极荣耀】机会将魔龙盾顶在了面前。尽管爆炸地威力大的【无极荣耀】吓人,但我却还是【无极荣耀】坚持了下来,代价则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魔力下降了三分之一,而且我的【无极荣耀】生命值也掉了近一半。老实说这是【无极荣耀】我第一次被非玩家自身力量的【无极荣耀】武器造成如此大的【无极荣耀】伤害,当初被老式舰炮直接命中也没这么厉害过。不过等烟雾散开后我也就释然了。只见我站的【无极荣耀】甲板上除了我站的【无极荣耀】位置后我后面的【无极荣耀】地方居然全都被刚才的【无极荣耀】爆炸融成了钢水,巨大地战舰侧面仿佛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一般烧了一大块。

  鬼手信长看到这个结果也被吓了一跳,他愤怒地一脚将那个开炮的【无极荣耀】玩家踢飞了出去。“谁让你装魔晶蒸汽炸弹地?”

  我的【无极荣耀】耳朵可是【无极荣耀】相当的【无极荣耀】好,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话虽然只有一句却让我了解到了很多信息。不出意外的【无极荣耀】话刚刚那东西应该是【无极荣耀】以魔晶为动力的【无极荣耀】武器,只是【无极荣耀】光听名字不知道魔晶到底是【无极荣耀】用来推进还是【无极荣耀】直接被当成了炸药。众所周知魔晶不但爆破力惊人而且极端不稳定,我们以前也不是【无极荣耀】没有考虑过制作魔晶炮弹,只是【无极荣耀】全都因为魔晶的【无极荣耀】不稳定性而放弃了。《零》中目前所能见到的【无极荣耀】魔晶大炮实际上是【无极荣耀】一种能量武器,其基础原理就是【无极荣耀】抽取魔晶的【无极荣耀】能量制造半物质化的【无极荣耀】量子能量团然后发射出去并产生爆轰伤害,不过这种方式的【无极荣耀】结果过于复杂,所以魔晶大炮不但体积都很大外单次爆炸力也比较有限。毕竟能量转化对转化器的【无极荣耀】要求很高。过高的【无极荣耀】输出会快速融毁转换核心,因此魔晶炮严格来说并不能充分利用魔晶石里那爆炸性的【无极荣耀】力量。当然。直接让魔晶石在目标附近爆炸是【无极荣耀】最好的【无极荣耀】起爆方式,可问题是【无极荣耀】使用火药动力推进的【无极荣耀】实体魔晶炮弹会在发射的【无极荣耀】瞬间在炮管中爆炸,根本无法正常发射,即使我们使用了很多缓冲方法也还是【无极荣耀】解决不料这种问题。古老的【无极荣耀】投石机到是【无极荣耀】可以在经过处理后发射魔晶石做地特殊炮弹。但问题是【无极荣耀】投石机的【无极荣耀】射程和准确性都实在是【无极荣耀】让人无法满意,所以后来我们就放弃了对魔晶炮弹的【无极荣耀】研究,没想到小日本居然搞出了能实用化的【无极荣耀】魔晶炮弹,而且看威力似乎还相当的【无极荣耀】大,不知道这东西的【无极荣耀】原理如何,要是【无极荣耀】能查出来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火炮在不改变现有构造地前提下威力起码能翻好几翻。这么重要的【无极荣耀】发明不能放弃,必须搞到手。

  鬼手信长可能也发现自己说漏嘴了。他紧张地看向我这边却发现我正双目发光的【无极荣耀】看着他,几乎是【无极荣耀】瞬间他就意识到不好。可是【无极荣耀】已经晚了。

  “飞镖。”一道白光闪过,鬼手信长连忙回身去扑那个装弹药的【无极荣耀】箱子,结果白光抢在他之前从箱子里拽了一根就跑,鬼手信长连忙爬起来指着我大喊道:“快上,一定要抢回来。”

  凤龙空间突然打开,飞镖带着抢回来的【无极荣耀】那个东西直接跳了进去。我得意的【无极荣耀】看着鬼手信长:“我到是【无极荣耀】看你怎么个抢法?”

  鬼手信长回头瞄了一眼身后的【无极荣耀】箱子,跟着又转回来对我说道:“哼。就算被你抢走一个你也研究不出来我们的【无极荣耀】技术。”

  “那可未必。”我说完直接转身向着海面跳了下去,临落水之前还将一枚球形物体丢上了船舷,鬼手信长看到那东西就知道不是【无极荣耀】什么好东西连忙拉着身边地人一起跳进了船舱,跟着就听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巨响,战舰厚实的【无极荣耀】甲板上居然都留下了一个大洞。

  落水之后我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无极荣耀】迅速在船舷的【无极荣耀】一侧贴了一排刚才那种球形物体,等放完这些东西之后我迅速召唤出小龙女到着我游出了老远。“嘿嘿,拜拜了鬼手信长。”我微笑着捏碎了手里的【无极荣耀】水晶,跟着只听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响。天佑号的【无极荣耀】整个左舷猛的【无极荣耀】向上一蹿差点把整艘船都掀翻,跟着船舷又重新砸回海面激起了半天高地海浪。

  “会长,我们快不行了。”当鬼手信长重新回到舰桥的【无极荣耀】时候舰长直接就给了他这么一句。

  “现在什么情况?”

  舰长指着前方道:“现在只有我们和红鬼号还勉强浮在海面上而已,不过刚刚紫日在我们的【无极荣耀】船体一侧进行了爆破,现在我们的【无极荣耀】穿体倾斜的【无极荣耀】很厉害,估计也撑不了多久了!”

  “冰霜玫瑰盟那边呢?”

  “我们只打沉了那艘驱逐舰而已。冰霜的【无极荣耀】船甲板太厚,防护能力一般都在我们地三倍以上,即使是【无极荣耀】艘驱逐舰也装备了不亚于战列舰的【无极荣耀】装甲,要不是【无极荣耀】刚刚打中了弹药库我们根本都摧毁不了这种超级防护型的【无极荣耀】战舰!”

  “该死!”鬼手信长用力拍了下舱门,跟着仿佛做出了什么决定似的【无极荣耀】说道:“不要再保留了。刚刚紫日抢走了一枚魔晶蒸汽火箭弹,我不确定中国人是【无极荣耀】否能从中研究出些什么,但是【无极荣耀】不能太小看中国人。就算无法复制,但中国人肯定会了解到我们有了新式武器,所以我们的【无极荣耀】计划已经隐藏不了多久了,还不如趁现在占点便宜。”

  “明白了。”舰长忽然对大副道:“传令各炮位开始使用气化魔晶炮弹。”

  “啊?真的【无极荣耀】要用吗?”大副惊讶的【无极荣耀】看向舰长和鬼手信长。

  鬼手信长点了点头:“这是【无极荣耀】命令。”

  “是【无极荣耀】。”大副立刻开始传达命令。日本人仅剩的【无极荣耀】两艘战舰都迅速装填了气化魔晶炮弹。

  另外一边我刚刚爬上海螺海的【无极荣耀】船舷。抬头看看海面,海狗号已经不知去向。勋章号到是【无极荣耀】几乎没什么明显损伤,反到是【无极荣耀】海螺号被轰的【无极荣耀】坑坑洼洼仿佛随时都会沉没一般。

  “会长你总算回来了!”海螺号上地舰长看到我显得非常激动。

  “情况怎么样?”

  “海狗号沉了,不过日本人地状况比我们糟糕多了,这仗应该是【无极荣耀】我们赢了!”

  我点了点头刚准备说话突然就听到旁边传来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巨响,一直没怎么受损地勋章号上突然滕起了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火球,同时整艘战舰居然拦腰断成了两截,船身中段正在迅速向着海面下沉去,而船头和船尾则翘上了天。我们只能眼睁睁的【无极荣耀】看着勋章号迅速滑入水中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怎么回事?”舰长大声询问着。

  “是【无极荣耀】炮弹。”通讯员道:“了望手说是【无极荣耀】敌人的【无极荣耀】主炮发射的【无极荣耀】炮弹,但刚才并没有命中弹药库,只是【无极荣耀】不知道威力为什么会这么大。”

  由于本行会控制着钢城这个近乎无限的【无极荣耀】优质钢铁生产基地,所以我们从来不会节约钢材的【无极荣耀】使用。本行会的【无极荣耀】战舰全部使用了超量的【无极荣耀】特种钢材作为外壳,这样做的【无极荣耀】结果就是【无极荣耀】本行会的【无极荣耀】战舰全部拥有日本战舰三倍以上的【无极荣耀】防护力。当初闪光号战列舰在日本外海遭到鱼雷舰袭击,船身连中二十条鱼雷依然可见坚持很长时间就是【无极荣耀】这个原因,可是【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战舰居然被日本的【无极荣耀】战舰主炮一炮轰成了两截,这样的【无极荣耀】威力实在是【无极荣耀】让我们无法接受。要是【无极荣耀】船体比较薄的【无极荣耀】日本战舰被轰断还可以理解为日本的【无极荣耀】战舰舰炮装药较多,可被击沉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战舰,这绝对不是【无极荣耀】火药装的【无极荣耀】多就能做到的【无极荣耀】事情,除非日本人的【无极荣耀】舰炮有一米以上的【无极荣耀】口径。

  “哈哈,这炮弹效果真不错。”日本方面所有看到爆炸场面的【无极荣耀】玩家都兴奋的【无极荣耀】议论着刚才的【无极荣耀】那发炮弹,毕竟一炮轰沉中型巡洋舰的【无极荣耀】威力可不是【无极荣耀】经常能见到的【无极荣耀】。

  “别停,继续开炮,给我把剩下的【无极荣耀】那艘也轰掉。”看到气化魔晶炮弹效果这个好鬼手信长连忙下令继续射击扩大战果。

  看到日本战舰转动炮台我立刻对着舰长大叫着:“弃舰。”

  “啊?”舰长一时没反应过来我为什么会喊出这样的【无极荣耀】命令。

  看舰长没反应我焦急的【无极荣耀】大吼着:“这是【无极荣耀】命令,马上弃舰。”

  虽然还是【无极荣耀】迷惑,但命令就是【无极荣耀】命令。舰长迅速下令:“弃舰,全体弃舰。”

  可以说我下令很及时,但毕竟大家的【无极荣耀】撤离速度还是【无极荣耀】赶不上人家的【无极荣耀】炮弹速度,我们这边船上的【无极荣耀】人顶多就跑出来五分之一海螺号上就滕起了一个和之前轰沉勋章号一样的【无极荣耀】大火球。不出意料,海螺号的【无极荣耀】装甲也挡不住这种炮弹的【无极荣耀】威力,仅仅一炮我们的【无极荣耀】海螺号就断成了两截开始向下沉,不少刚跳下水的【无极荣耀】人都被战舰下沉形成的【无极荣耀】涡流带进了海底。原本已经扭转的【无极荣耀】战局居然就因为两发炮弹而彻底逆转了。我看了看飞镖抢回的【无极荣耀】那枚火箭弹以及附近海面上漂浮着的【无极荣耀】船员自言自语似的【无极荣耀】说道:“真该庆幸能遇到这样的【无极荣耀】失败!”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