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六卷 第一百零五章 最可爱的【无极荣耀】恐怖份子

第十六卷 第一百零五章 最可爱的【无极荣耀】恐怖份子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人多好办事,不到一分钟我就听到公主喊了起来:“找到了。这边有个暗门。”

  原来通道的【无极荣耀】入口就在之前我们看到的【无极荣耀】那张很像床的【无极荣耀】东西下面,只要把这张床掀掉就可以看到下面露出来的【无极荣耀】大洞。重新收起魔宠后我一个人跳下了洞口。这下面也是【无极荣耀】山洞的【无极荣耀】样子,但不同于之前一片漆黑的【无极荣耀】深层洞穴,这里居然非常光亮,而且前方不到五米的【无极荣耀】地方居然就是【无极荣耀】出口了。

  小心的【无极荣耀】靠近洞口之后我伸头向外面看了一眼。洞口之外居然并非什么山中景色,而是【无极荣耀】一片美丽的【无极荣耀】湖泊。在湖的【无极荣耀】对岸是【无极荣耀】一大片森林,森林中则弥漫着浓密的【无极荣耀】雾气。此时维纳斯和她带的【无极荣耀】人正在湖边上忙着造什么东西,看起来有点像是【无极荣耀】笼子,不过造型有点古怪。这种笼子非常的【无极荣耀】长,但是【无极荣耀】里面的【无极荣耀】空间却很狭窄,如果不出意外,它应该是【无极荣耀】用来装一种类似蛇的【无极荣耀】生物的【无极荣耀】,因为只有那样体型的【无极荣耀】生物才需要这种细长的【无极荣耀】笼子。

  这种笼子的【无极荣耀】长度大约在一百五十米左右,而且并非完全笔直的【无极荣耀】,估计要完全拉开长度可能会超过二百米。一些人正在笼子两侧忙活着向下打地桩,大概是【无极荣耀】为了固定笼子,而在另外一边一些人正在准备一些很复杂的【无极荣耀】攻击,看起来似乎是【无极荣耀】某种手术器材。

  “幻影。”

  “在。”幻影从我身上脱离出来单独悬浮在一边。

  “绕过去看看林子里到底有什么。”

  “明白。”幻影迅速虚无化然后向那片满是【无极荣耀】迷雾的【无极荣耀】林子飘了过去。

  这边紧张的【无极荣耀】准备工作还在.继续,但是【无极荣耀】由于人比较多,所以进度很快。不一会这些人就完成了八个那种长条形的【无极荣耀】笼子,然后他们就开始不断的【无极荣耀】加固这些笼子。那些笼子使用的【无极荣耀】材料都是【无极荣耀】预先准备好的【无极荣耀】金属件,而且地桩也是【无极荣耀】特别制作的【无极荣耀】,其上似乎还附着了坚固之类的【无极荣耀】魔法。在完成了这些准备工作后一名穿着黑色法师袍的【无极荣耀】玩家走到维纳斯身边说了些什么,然后维纳斯就把另外一群人喊了过来交代了几句,接着那些人就从随身携带的【无极荣耀】空间装备中拿出了几个口袋背在背上,然后向迷雾森林的【无极荣耀】方向走了过去。

  那些人背上的【无极荣耀】袋子我认识,那就.是【无极荣耀】之前他们用来装那些树干里取出的【无极荣耀】“蜂窝煤”的【无极荣耀】袋子,看来之前采集的【无极荣耀】“蜂窝煤”就是【无极荣耀】要用在这里的【无极荣耀】。不过属性上说这东西是【无极荣耀】饲料,难道说……他们要诱捕魔兽?这样想的【无极荣耀】话一切都顺理成章了。特殊的【无极荣耀】魔兽饲料,奇怪的【无极荣耀】笼子,这些东西加在一起根本就是【无极荣耀】打算诱捕某种魔兽的【无极荣耀】准备。

  那些拿着饲料的【无极荣耀】人并没有快.速的【无极荣耀】完成任务,而是【无极荣耀】在叫了很多人之后才小心翼翼的【无极荣耀】走向了森林边缘,而且这些人走路的【无极荣耀】动作都是【无极荣耀】轻手轻脚的【无极荣耀】,看起来似乎在害怕什么东西。维纳斯现在身边带的【无极荣耀】人战斗力比之前在那个峡谷可是【无极荣耀】要厉害多了,可是【无极荣耀】之前在峡谷他们面对九头蛇时也没这么小心过,现在却显得这么的【无极荣耀】小心谨慎,难道说这林子里有很厉害的【无极荣耀】东西?或者说他们要诱捕的【无极荣耀】东西就是【无极荣耀】一种很强力的【无极荣耀】魔兽?

  好不容易挪到森林边缘后那些人先是【无极荣耀】再次向林.子里观察了一阵,然后其中一个人向身边的【无极荣耀】人打了几个手势,那些人点点头然后其中两个人把麻袋口张开提在那里,旁边的【无极荣耀】人从里面拿出了一个“蜂窝煤”小心的【无极荣耀】拖在手里,另外几个人开始在地面上洒一种黄色的【无极荣耀】粉末,直到那些粉末在地面上堆出厚厚的【无极荣耀】一层之后他们才从旁边的【无极荣耀】人手里接过“蜂窝煤”放在了那些粉末上。这些人完成了这个工作后就开始往后移动,而另外一组人则走到“蜂窝煤”旁边,其中一个人掏了一只计时器出来看了一下,然后拿出一根香插在了“蜂窝煤”上面,接着他又拿了个卡尺出来在那根香上量了一下并切掉了一部分。做完这一切后他又在蜂窝煤上撒了点红色粉末,然后拿出了个火种将香点燃。

  看到他完成了之后其他人立刻开始护卫着这个.家伙往后撤,在距离森林更远的【无极荣耀】地方还有一个“蜂窝煤”,这是【无极荣耀】负责前期工作的【无极荣耀】人摆的【无极荣耀】另外一堆,然后这个家伙又开始重复之前的【无极荣耀】工作将这个“蜂窝煤”上也点了根香,只是【无极荣耀】这根香的【无极荣耀】长度和之前的【无极荣耀】那根并不一样,我估计这东西就是【无极荣耀】个简易的【无极荣耀】延时点火装置。

  这些人以一百米一个的【无极荣耀】距离接连摆了四堆那.种“蜂窝煤”之后又在那个大笼子的【无极荣耀】入口和笼子身深处各摆了一个,不过这次只有笼子口的【无极荣耀】有延时点火装置,笼子末尾那个“蜂窝煤”没有放那些粉末和点火用的【无极荣耀】香,而是【无极荣耀】有几个玩家站在旁边,大概最后这个有特殊用处。

  我这边正观察.着维纳斯他们的【无极荣耀】准备情况,那边幻影已经飘了回来。“主人。”

  “有什么发现吗?”

  “这林子有古怪,其中有很多极端强大的【无极荣耀】念力在徘徊着,可是【无极荣耀】不知道为什么我在那里转了半天什么都没看到!”

  “啊?你什么都没看到?”

  “嗯!就是【无极荣耀】什么都没看到。”幻影很肯定的【无极荣耀】回答我:“我能感觉到有好多东西就在我附近徘徊,而且他们甚至还对我发生了兴趣,可是【无极荣耀】那些家伙围着我转了半天又离开了,可是【无极荣耀】这个过程全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精神能量反馈出来的【无极荣耀】,其他侦察手段包括光学目视都无法发现任何东西。”

  我皱着眉头想了一下才接着问幻影。“你有往深处走吗?”

  “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我去了。我甚至穿过了整片森林,在森林那边都是【无极荣耀】悬崖,已经无路可走了,而森林里除了那种我能感觉到却看不到的【无极荣耀】东西之外根本没有任何会动的【无极荣耀】生物。”

  “那就奇怪了!这里既然什么都没有,那维纳斯他们到底是【无极荣耀】要诱捕什么东西呢?”

  因为实在搞不明白,我也只能带着满头问号继续观察维纳斯他们的【无极荣耀】动作。在完成了全部的【无极荣耀】准备工作后那些人就开始向进来时的【无极荣耀】三洞跑了过去,多亏我已经另外找了个地方藏起来,要不然还不好办了呢!

  维纳斯带来的【无极荣耀】人中的【无极荣耀】大部分都躲到了之前进来的【无极荣耀】那个洞里,而这边只留下了十几个人,其中也包括维纳斯自己在内。另外,我居然在人群中看到了那个乌鸦。这家伙居然还有脸跟着维纳斯,还真是【无极荣耀】够皮厚的【无极荣耀】。

  当左右人都准备好了之后之前第一根点燃的【无极荣耀】香也基本快烧完了。所有人的【无极荣耀】目光都紧紧的【无极荣耀】盯着那根香,只见香头上那红色的【无极荣耀】燃烧部分逐渐向下移动,最终烧到根部突然碰到了那红色的【无极荣耀】粉末,跟着就是【无极荣耀】哧的【无极荣耀】一声红色粉末被香火点燃发生爆燃,但是【无极荣耀】这种红色的【无极荣耀】粉末烧的【无极荣耀】很快,前后也就一两秒就完全烧光了,不过它们却将“蜂窝煤”也一燃了。那些红色的【无极荣耀】“蜂窝煤”并没有红色粉末烧起来那么夸张,它只是【无极荣耀】以一种很缓慢的【无极荣耀】速度在燃烧着,但是【无极荣耀】这种很像“蜂窝煤”的【无极荣耀】东西却会产生大量红色的【无极荣耀】烟雾。别看那“蜂窝煤”和我们国家农村地区使用的【无极荣耀】蜂窝煤差不多大,但产生的【无极荣耀】烟雾都快赶上军用烟雾弹了,只见滚滚红烟向上升腾而起,很快就形成了一条巨大的【无极荣耀】烟柱。

  随着第一根蜂窝煤被点燃,维纳斯和她身边的【无极荣耀】人都紧张的【无极荣耀】握紧了手中的【无极荣耀】武器,看来那东西应该很快就会被阴*出来。果然,烟柱升起之后不到三十秒我就发现烟柱附近的【无极荣耀】迷雾森林之中突然亮起了两个橙黄色的【无极荣耀】光点,跟着一个竖立着的【无极荣耀】巨大黑影出现在了迷雾之中。

  幻影有些不能相信的【无极荣耀】说道:“不可能啊?我明明查看过了整个森林的【无极荣耀】啊?那么大的【无极荣耀】东西我不可能会漏掉啊?”

  对于幻影的【无极荣耀】话我当然是【无极荣耀】完全相信的【无极荣耀】,先别说幻影的【无极荣耀】侦察能力在我的【无极荣耀】魔宠中本身就是【无极荣耀】靠前的【无极荣耀】,就算是【无极荣耀】个不擅长的【无极荣耀】侦察的【无极荣耀】人也不可能漏掉这么大个东西啊!那黑影虽然还没有出现在我们面前,但单看这个十多米高两米多宽的【无极荣耀】影子就该知道这东西有多大了。幻影怎么可能会漏掉这么大的【无极荣耀】东西呢?

  我正思索间那片迷雾忽然剧烈的【无极荣耀】翻涌了起来,然后那个黑影迅速清晰起来。突然,一只巨大的【无极荣耀】金黄色的【无极荣耀】蛇头从迷雾之中探了出来,跟着是【无极荣耀】竖立着的【无极荣耀】十几米长的【无极荣耀】身体,而蛇的【无极荣耀】后部还都隐没在迷雾之中。

  “好家伙,真是【无极荣耀】够大的【无极荣耀】啊!”

  刚刚冲出来的【无极荣耀】射个蛇头看上去有辆小轿车摹疚藜僖壳么大,连接这个头的【无极荣耀】脖子也有两米多的【无极荣耀】直径,而且那竖立起来的【无极荣耀】部分的【无极荣耀】巨大长度也表明了他的【无极荣耀】体积不会太小,因为一条蛇不管它有多大,它竖起来的【无极荣耀】脖子部分在它的【无极荣耀】整个身长中所占的【无极荣耀】比例都是【无极荣耀】基本差不多的【无极荣耀】,所以单看这个竖立的【无极荣耀】脖子我们就能大致估算出这家伙的【无极荣耀】长度了。

  巨蛇出现之后并没有马上向前冲,而是【无极荣耀】先对着维纳斯他们眦了下牙。那巨大的【无极荣耀】上颚上倒挂着两枚毒压起码有两米多长,相信就算是【无极荣耀】巨龙的【无极荣耀】皮他也能轻易咬穿。在展示完自己的【无极荣耀】武器后那条蛇立刻向着那个还在冒烟的【无极荣耀】“蜂窝煤”游了过去。别看这家伙体积惊人,移动速度却异常迅捷,而且似乎它的【无极荣耀】体积不但没有影响到他的【无极荣耀】行动反而让他变的【无极荣耀】更快了。

  游到烟柱旁边的【无极荣耀】大蛇先是【无极荣耀】低头看了看烟柱,然后再次看了维纳斯他们一眼,之后才对着烟柱猛的【无极荣耀】一吸,那粗大的【无极荣耀】烟柱立刻被大蛇吸入了口中。搞了半天这个“蜂窝煤”对这种大蛇来说就跟人类的【无极荣耀】香烟或者是【无极荣耀】毒品差不多,而那条大蛇就是【无极荣耀】典型的【无极荣耀】烟鬼。

  可能是【无极荣耀】觉得吸烟还不过瘾,那条大蛇吸了几口忽然张嘴一口把那团“蜂窝煤”整个吞了下去。大蛇吃掉了那团“蜂窝煤”之后又再次对着维纳斯他们亮了亮自己的【无极荣耀】牙齿,其中威胁之意非常明显,不过他似乎并没打算发动进攻,在示威之后大蛇原地转了个头开始准备向森林中游去,可是【无极荣耀】就在他完全进入迷雾之中即将消失的【无极荣耀】时候第二个“蜂窝煤”上的【无极荣耀】粉末刚好燃烧了起来,跟着红色的【无极荣耀】烟柱立刻升腾而起。

  本已经准备离开的【无极荣耀】大蛇突然一个摆头又转了回来,跟着以比之前快很多的【无极荣耀】速度迅速冲到了这个新的【无极荣耀】“蜂窝煤”之前,不过这次他没有像之前一样猛吸那种烟,而是【无极荣耀】先试探性的【无极荣耀】闻了闻,然后非常干脆的【无极荣耀】一口吞掉了那个“蜂窝煤”。可能是【无极荣耀】因为之前已经干过不止一次了,维纳斯带来的【无极荣耀】那个设置延时点火的【无极荣耀】家伙安排的【无极荣耀】点火时间非常之准。就在大蛇把第二个“蜂窝煤”吞掉之后几秒第三个“蜂窝煤”又突然燃烧了起来。大蛇对于这种东西似乎非常的【无极荣耀】喜欢,他毫不犹豫的【无极荣耀】冲了过去一口吞掉了新的【无极荣耀】“蜂窝煤”。就这样大蛇被一点点引出了森林,并到达了笼子的【无极荣耀】入口处。在吃掉了入口处的【无极荣耀】“蜂窝煤”之后维纳斯向旁边的【无极荣耀】人一挥手,那个玩家立刻将手里的【无极荣耀】“蜂窝煤”点燃。

  由于这个“蜂窝煤”是【无极荣耀】抓在玩家手里的【无极荣耀】,所以大蛇立刻将目光锁定了这个玩家。而玩家并没有惊慌,他先是【无极荣耀】抓着那团“蜂窝煤”举到头顶上晃了晃,在确定大蛇的【无极荣耀】注意力已经集中到了“蜂窝煤”之上后才将那团蜂窝煤丢进了笼子中间。大蛇看到那团东西被丢进了笼子并没有马上就直接游进去,而是【无极荣耀】先从笼子外面绕到了那团燃烧的【无极荣耀】“蜂窝煤”上方,可是【无极荣耀】笼子的【无极荣耀】缝隙虽然足够一个人轻易的【无极荣耀】走进走出,可对于这个大家伙来说却显得太小了。大蛇愤怒的【无极荣耀】用身体猛撞笼子,但那比大象腿还要村的【无极荣耀】实心钢精也不是【无极荣耀】摆设,密集的【无极荣耀】钢筋完全承受住了巨蛇的【无极荣耀】撞击,除了有轻微变形之外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无极荣耀】损伤。发现自己无法撼动这些东西之后巨蛇开始向后转向游到了笼子的【无极荣耀】入口,但他显然并不太想进去,但是【无极荣耀】前方冒着红烟的【无极荣耀】“蜂窝煤”却不断吸引着他。在犹豫了很久之后大蛇还是【无极荣耀】抵挡不住那东西的【无极荣耀】诱惑一头钻了进去。

  那团被扔进去的【无极荣耀】“蜂窝煤”就在笼子的【无极荣耀】半截位置,那条大蛇大约有一半的【无极荣耀】身体都钻了进去之后才成功吃到了那团“蜂窝煤”,不过正当他想退出来的【无极荣耀】时候却发现笼子的【无极荣耀】尽头又出现了一个燃烧着的【无极荣耀】“蜂窝煤”。这个一开始就放在那里的【无极荣耀】蜂窝煤是【无极荣耀】由玩家手动点燃的【无极荣耀】,大蛇此时已经有一半都在笼子里了,看到前方还有一个他当然不可能放弃,反正都已经钻进来了,吃一个不如吃两个。没有过多的【无极荣耀】犹豫,大蛇立刻向着最后一个“蜂窝煤”游了过去。

  大蛇的【无极荣耀】速度很快,瞬间就到了笼子的【无极荣耀】尽头并一口吞掉了那团“蜂窝煤”,跟着非常享受的【无极荣耀】哼了一声,但伴随着他的【无极荣耀】这声舒爽的【无极荣耀】呻吟,维纳斯也同时喊了出来。“关门。”

  早就隐藏在远处草丛后的【无极荣耀】一群人突然站了起来,然后抓起脚边的【无极荣耀】绳子开始拼命向后拽。一条被埋在地面下的【无极荣耀】绳子突然绷直弹了起来,跟着绳子带动一道铁闸轰的【无极荣耀】一声落了下来将笼子的【无极荣耀】入口完全封闭。大蛇发现后路被堵立刻愤怒的【无极荣耀】挣扎了起来,但是【无极荣耀】由于笼子的【无极荣耀】形状刚好和他的【无极荣耀】体型一样,在这种状态下没有多少空间让大蛇聚集力量,所以他根本无法发挥自己的【无极荣耀】最大破坏力。一般在空旷的【无极荣耀】地方大蛇会甩动自己的【无极荣耀】尾巴利用自己强大的【无极荣耀】力量加上惯性产生强大的【无极荣耀】破坏力,可是【无极荣耀】在这里他根本动都不能动,单靠爆发力根本无法完全发挥他的【无极荣耀】实力。不过大蛇毕竟体积在那里,即使无法发挥自身实力依然强的【无极荣耀】可怕。只见他在笼子里疯狂的【无极荣耀】扭动挣扎了起来,那巨大的【无极荣耀】钢精龙骨硬是【无极荣耀】在那可怕的【无极荣耀】力量下不断的【无极荣耀】发出令人牙酸的【无极荣耀】扭曲声。

  “快快快,麻醉针,麻醉针,快给他打麻醉针。”维纳斯焦急的【无极荣耀】大喊着:“精神系法师呢?用催眠术,尽量减小他的【无极荣耀】挣扎力度,笼子快顶不住了。”

  维纳斯这边还没喊完就听乒的【无极荣耀】一声响,一个足有人头那么大的【无极荣耀】螺丝帽被硬从金属柱上崩飞了出去。附近的【无极荣耀】玩家看到这个情况更加迅速的【无极荣耀】跑了过来,其中几个人抱着一根长长的【无极荣耀】像标枪一样的【无极荣耀】东西对着大蛇的【无极荣耀】身体猛冲过来,然后他们像使用攻城锤一样将那个东西的【无极荣耀】尖端一下撞进了大蛇的【无极荣耀】鳞片缝隙之中,大蛇对于突然的【无极荣耀】疼痛似乎并没有多大反应,毕竟那东西对它来说也太细了一点,不过那些玩家却被他剧烈的【无极荣耀】挣扎给一下挑飞了出去,连带那根标枪一样的【无极荣耀】东西也掉了下来。其中一个玩家落地后迅速爬回了标枪旁边看了一下,然后向其他正准备爬过来的【无极荣耀】人点了点头,那些人这才露出一副如释重负的【无极荣耀】表情继续坐回了地上。不过他们这边完事了别的【无极荣耀】组却并没那么顺利,刚才抱着标枪冲上去的【无极荣耀】人一共用七八组,但最后只有两组幸运的【无极荣耀】完成了任务,其他几组不是【无极荣耀】扎在了鳞片上碰弯了针头就是【无极荣耀】扎进去了却没来及推麻醉药。

  “法师队,怎么搞的【无极荣耀】?为什么还没好?”由于麻醉药的【无极荣耀】注射量不够多,维纳斯只有希望法师队能奏效了,不过还没等法师们回答她的【无极荣耀】问题,就听轰的【无极荣耀】一声,伴随着一大群人的【无极荣耀】惨叫,笼子的【无极荣耀】前端十几米长的【无极荣耀】一截居然并硬生生的【无极荣耀】从地面上拔了出来。要知道这些金属结构的【无极荣耀】笼子可是【无极荣耀】用同样粗细的【无极荣耀】钢精固定在地下的【无极荣耀】,这要多大力气才能把这些东西全部拽出来啊?

  没有了固定桩的【无极荣耀】帮助笼子自身的【无极荣耀】结构强度根本无法限制巨蛇的【无极荣耀】行动,伴随着巨蛇疯狂的【无极荣耀】左右扭动,那些象腿一般的【无极荣耀】钢筋就跟着它一起一会扭过来一会扭过去,可是【无极荣耀】我们都知道金属这东西是【无极荣耀】不能来回搬的【无极荣耀】,否则就会……乒,又是【无极荣耀】一声脆响,笼子的【无极荣耀】前端有一根钢精终于承受不住这种反复的【无极荣耀】扭动而突然断裂。就好象撕布一样,伴随着第一根钢筋的【无极荣耀】断裂,后面的【无极荣耀】钢精再也固定不住笼子的【无极荣耀】前半部分,一根接一根的【无极荣耀】被崩断。当最后一根钢筋断裂后巨蛇猛的【无极荣耀】一甩头,几吨重的【无极荣耀】笼子残片立刻被抛飞了出去,一直飞过湖面砸到了我身边不远的【无极荣耀】地面上,要不是【无极荣耀】我闪的【无极荣耀】快现在已经被砸进泥里去了。

  “这家伙还真是【无极荣耀】野蛮啊!”我一边看着那边的【无极荣耀】情况一边感叹着。

  虽然中了两根特大号麻醉针,但是【无极荣耀】巨蛇依然精力旺盛。甩掉笼子的【无极荣耀】前部后他立刻从笼子里游了出来,一组玩家抱着备用麻醉针冲到他跟前一下扎进了他的【无极荣耀】身体里,大蛇吃疼,立刻一甩尾巴,那一群人一起惨叫着飞进了湖里。甩掉这些人之后巨蛇立刻冲向其他人。用尾巴抽,用身体碾,用嘴咬,反正巨蛇是【无极荣耀】有什么用什么,完全没有任何规则的【无极荣耀】招数却充满了野性的【无极荣耀】威力,在这一刻他就是【无极荣耀】最强的【无极荣耀】。

  维纳斯一边指挥着她的【无极荣耀】手下往上冲一边无奈的【无极荣耀】看着场地中像在表演空中飞人一般一个个往外飞的【无极荣耀】玩家。麻醉药的【无极荣耀】效果比预期的【无极荣耀】要差很多,巨蛇连中三支麻醉针居然还能这么疯狂的【无极荣耀】反击,而法师队的【无极荣耀】法术居然倒霉的【无极荣耀】失败了一次。之前法师们的【无极荣耀】昏睡法术本应该在麻醉针之前起作用的【无极荣耀】,可是【无极荣耀】由于意外失败了一次,所以法师们不得不重新准备一次,结果搞到现在还没放出来。

  这边维纳斯正着急,忽然法师群那边飞过来一团白光正中蛇头,巨蛇仿佛被人狠狠的【无极荣耀】敲了一棍子,立刻慢了下来,他的【无极荣耀】脑袋支在地上摇摇晃晃的【无极荣耀】,仿佛随时都会睡着一般,可是【无极荣耀】他并没有睡着,而是【无极荣耀】突然猛的【无极荣耀】晃了晃脑袋逼迫自己清醒了过来,然后猛的【无极荣耀】一纵身向法师们扑了过去。

  “别让他靠近法师团。”伴随着喊声,一根粗大的【无极荣耀】绳索抛了过来正好套住了蛇头,但是【无极荣耀】扔绳子的【无极荣耀】骑士却被巨蛇一起带飞了出去。这就跟牛崽用绳子套火车差不多,就算你套中了,被拉停的【无极荣耀】肯定不会是【无极荣耀】火车。不过这个家伙的【无极荣耀】行为创造了一个条件,其他人纷纷冲了上来抱住那根绳子猛力向后拉,尤其是【无极荣耀】其中几个玩家召唤出了巨型魔宠帮了大忙。这些家伙的【无极荣耀】魔宠虽然不如大蛇大,但总比人的【无极荣耀】体积占便宜的【无极荣耀】多,大蛇的【无极荣耀】行动终于受到了影响,突然的【无极荣耀】阻力令他转了过来对着后面拉住他的【无极荣耀】人狂吼了起来。

  老实说我以前并不知道蛇居然也会叫,不过也可能是【无极荣耀】现实中的【无极荣耀】蛇太小了吧!这个家伙的【无极荣耀】体积这么大,会叫也不奇怪。巨蛇的【无极荣耀】吼叫还没结束法师团那边又飞出了两枚黄色光团,巨蛇被打的【无极荣耀】再次一晃,脑袋往下一弯险些倒下去,不过却在即将躺倒之前又把脑袋立了起来,只是【无极荣耀】这次他的【无极荣耀】精神似乎变的【无极荣耀】更糟糕了。

  趁着他被昏迷和眩晕类的【无极荣耀】法术打迷惑的【无极荣耀】机会又有两组人抱着麻醉标枪成功扎进了巨蛇的【无极荣耀】身体,不过针头入体的【无极荣耀】疼痛反倒让巨蛇暂时缓过来了一下。他愤怒的【无极荣耀】扭转身体轰的【无极荣耀】一下将他住他的【无极荣耀】人和魔宠一起扫飞了出去,场地上就跟打保龄球一样呼啦一下飞起一片人,跟着这些人又淅沥哗啦的【无极荣耀】摔在湖边的【无极荣耀】沙滩上,只有两个比较倒霉飞进了深水区。

  连续的【无极荣耀】眩晕魔法加上麻醉针让巨蛇越来越困,扫飞这些人之后他就开始扭头对着法师团呲牙,可是【无极荣耀】声音却越来越小,脑袋也逐渐耷拉了下来,最后一头倒在地上陷入了睡眠。

  可以说维纳斯带来的【无极荣耀】这些人在处理这个巨蛇的【无极荣耀】行动上还算表现不错,显然他们之前的【无极荣耀】抓捕经验帮了大忙。先期的【无极荣耀】准备工作极大的【无极荣耀】限制了怪蛇的【无极荣耀】攻击能力,之后的【无极荣耀】配合也很到位,虽然最后被大蛇打的【无极荣耀】满天飞,但最终挂掉的【无极荣耀】就只有一个倒霉蛋而已,当然,大蛇也不是【无极荣耀】摆假的【无极荣耀】,活下来的【无极荣耀】人除了维纳斯和一直没出手的【无极荣耀】乌鸦之外全都受了不轻的【无极荣耀】伤。不过这是【无极荣耀】游戏,受伤这种事情只要药品足够就没多大问题。

  “还好吗?”维纳斯走到一名玩家身边问道。

  那个家伙显然对维纳斯虚假的【无极荣耀】关心非常激动,立刻跳起来显示自己没事。经过简单的【无极荣耀】整理,场地上的【无极荣耀】东西很快就被恢复到了原来的【无极荣耀】状态,而一些玩家则从专门携带的【无极荣耀】空间装备中搬出了新的【无极荣耀】固定器材将另外一个笼子固定到了刚才战斗过的【无极荣耀】地面上并还原了那些机关和诱饵。看来一条蛇并不能满足要求。我数过了,这里一共有九个笼子,也就是【无极荣耀】说他们可能是【无极荣耀】希望抓到九条蛇,当然也可能他们准备这么多是【无极荣耀】打算作为备用的【无极荣耀】,但他们要抓的【无极荣耀】肯定不会超过九条蛇。

  那条晕了的【无极荣耀】大蛇被接二连三的【无极荣耀】又注射了十几根麻药,这下他是【无极荣耀】肯定起不来了。几名战士拿来了之前我看到的【无极荣耀】那个很像手术用品的【无极荣耀】工具,然后他们就把那东西装到了蛇头上。到现在我才搞清楚这个东西是【无极荣耀】干什么用的【无极荣耀】。只见他们把那玩意固定好之后又拿出了一些零件装了上去,最后居然硬是【无极荣耀】在蛇头上组装出了一个类似钻井机一样的【无极荣耀】东西。启动那玩意之后那个东西迅速的【无极荣耀】在蛇头上开了个洞,然后把一个类似爪子一样的【无极荣耀】东西从蛇头上插了进去。巨蛇在脑浆被爪子插入的【无极荣耀】瞬间猛的【无极荣耀】抖了一下,但却再也没有动静了。很快那个爪子从蛇头中拽出了一枚暗红色的【无极荣耀】硕大魔核。立刻有人抱过那个魔核交给了维纳斯,而维纳斯则喜滋滋的【无极荣耀】把那东西收了起来。看来这个魔核才是【无极荣耀】关键。

  在取出魔核之后维纳斯的【无极荣耀】人立刻开始打扫现场,将大蛇剩下的【无极荣耀】尸体直接挖坑埋了起来,然后用别的【无极荣耀】地方搞来的【无极荣耀】草皮盖了上去,这样地面看起来就没多少战斗过的【无极荣耀】痕迹了。完成这一切之后他们又开始了第二次的【无极荣耀】诱捕计划。前面的【无极荣耀】步骤都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只不过这次他们运气好的【无极荣耀】多,法师们的【无极荣耀】眩晕法术一开始就成功了,大蛇挣扎的【无极荣耀】并不厉害,然后麻醉组连续扎了六根针头进去,大蛇很快就晕了过去。同样取出魔核除了尸体后他们又开始第三次诱捕,就这样联系搞到了六个魔核,整个过程中除了第一条蛇搞死了一个人之外居然奇迹般的【无极荣耀】没有再造成任何人员伤亡,甚至连笼子都没损坏。

  像之前一样,维纳斯他们又开始第七次的【无极荣耀】诱捕计划,前面的【无极荣耀】步骤都一样,大蛇也成功的【无极荣耀】被引了出来,但问题是【无极荣耀】这次出来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一条而是【无极荣耀】两条。

  “这是【无极荣耀】怎么回事?”维纳斯惊讶的【无极荣耀】看向身边的【无极荣耀】一个玩家。

  那个家伙显然也是【无极荣耀】一头雾水。“不知道啊!以前从来没有同时出现过两条蛇的【无极荣耀】情况啊!”

  另外一个玩家立刻建议道:“维纳斯小姐,我看我们还是【无极荣耀】放弃吧?这些蛇都不是【无极荣耀】主动攻击型的【无极荣耀】怪物,等他们吃完诱饵就会回去的【无极荣耀】,只要我们不激怒他们他们是【无极荣耀】不会主动攻击我们的【无极荣耀】。”

  之前那个被维纳斯问话的【无极荣耀】玩家立即道:“或许我们可以等他们回到森林中再等会再次放诱饵,也许这次只会引出一只呢?”

  那个劝维纳斯离开的【无极荣耀】玩家立刻对着这个玩家愤怒的【无极荣耀】吼道:“你这个蠢猪,既然已经出现了两条巨蛇,那就说明他们都在不远处,就算我们阴*他们也会再次把两条一起引出来的【无极荣耀】。”

  维纳斯看着这两个正在争吵的【无极荣耀】人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听谁的【无极荣耀】好,但是【无极荣耀】那个乌鸦却突然向前迈了一步。“左边那条交给我,你们把右边的【无极荣耀】那条引进笼子照计划干掉。”他说完也不等其他人回应就冲了出去,维纳斯本来还想喊住他,但是【无极荣耀】想了想还是【无极荣耀】闭嘴了。她迅速对旁边的【无极荣耀】人喊道:“快,乌鸦会拖住一条蛇,我们把另外一条引进来。”

  那两条巨蛇看到了燃烧的【无极荣耀】“蜂窝煤”立刻就游了过去,可是【无极荣耀】他们两个却突然停了下来警惕的【无极荣耀】盯住对方。虽然这些大家伙的【无极荣耀】智力不高,但东西就一个,一个有的【无极荣耀】吃另外一个就没的【无极荣耀】吃这么简单的【无极荣耀】道理他们还是【无极荣耀】能理解的【无极荣耀】,所以两条蛇立刻互相产生了敌意。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乌鸦突然从旁边跃了上去一刀插进了其中一条蛇的【无极荣耀】眼睛。其实本来他不应该这么简单就得手的【无极荣耀】,关键是【无极荣耀】两条蛇互相在警惕着对方,自然没注意到相对他们来说跟蚂蚁差不多的【无极荣耀】人类。

  突然的【无极荣耀】袭击让那条蛇痛苦的【无极荣耀】嚎叫了起来,同时还拼命的【无极荣耀】甩着脑袋。乌鸦动作迅速的【无极荣耀】先跳了出来,所以没受到伤害。另外一条蛇也滑头的【无极荣耀】很,看到同伴受伤立刻转身向那个“蜂窝煤”冲了过去并一口吞进了肚里。那条受伤的【无极荣耀】蛇看到自己的【无极荣耀】美食被另外一个家伙给吃了,立刻愤怒的【无极荣耀】想要冲上去拼命,可是【无极荣耀】乌鸦又适时的【无极荣耀】跳了上来再次在巨蛇身上造成了一道很大的【无极荣耀】伤口。虽然巨蛇体积很大,但乌鸦毕竟是【无极荣耀】可以和我对战的【无极荣耀】顶尖高手,一条巨蛇对他来说还不算多大问题。

  另外那条蛇发现那个小不点专门攻击自己的【无极荣耀】同类却不管自己立刻得意的【无极荣耀】向刚刚发现的【无极荣耀】下一个目标游了过去。他一边吃着不断出现的【无极荣耀】诱饵一边得意的【无极荣耀】看着同类被那个小不点打的【无极荣耀】伤痕累累,要是【无极荣耀】在平时他肯定会帮同类干掉那个小不点,但现在他正忙着抢吃的【无极荣耀】,所以对同类的【无极荣耀】情况不但没有帮助的【无极荣耀】想法反而有些幸灾乐祸。不过,他的【无极荣耀】这种心情很快就没有了。突然落下的【无极荣耀】闸门将他彻底封在了笼子里,然后感觉被几根小刺扎了之后就开始精神涣散,身上的【无极荣耀】力气也越来越小,最终彻底陷入了睡眠。

  在这条蛇倒下的【无极荣耀】同时那边乌鸦对付的【无极荣耀】那条巨蛇也已经快不行了。维纳斯他们此时非常的【无极荣耀】兴奋,因为马上就能拿到两枚魔核了,可是【无极荣耀】就在这个时候异变再次发生。

  轰。因为一个小失误乌鸦竟然被那条已经快不行的【无极荣耀】巨蛇给打飞了出来。本来这不是【无极荣耀】什么大不了的【无极荣耀】事情,但倒霉就倒霉在乌鸦掉下来的【无极荣耀】时候撞翻了专门负责“蜂窝煤”的【无极荣耀】那个人。刚才由于他们关笼子比较快,巨蛇并没来及吞掉放在笼子最深处的【无极荣耀】那个“蜂窝煤”。这东西只要暂时熄灭掉,一会还可以接着用。本着节约的【无极荣耀】原则,这个家伙就跑过去打算把那个“蜂窝煤”给回收回来,可是【无极荣耀】他怎么也没想到乌鸦会突然飞过来,并且把他砸倒。这个家伙摔倒不要紧,问题是【无极荣耀】他刚拿起来的【无极荣耀】那个还在燃烧的【无极荣耀】“蜂窝煤”居然掉进了装其他“蜂窝煤”的【无极荣耀】袋子里。

  虽然这东西不是【无极荣耀】非常容易着火,可这么大团带火的【无极荣耀】东西直接掉进袋子里哪有不着的【无极荣耀】?很快袋子里的【无极荣耀】“蜂窝煤”就全都烧了起来,而且把袋子也给烧掉了。一堆“蜂窝煤”同时燃烧的【无极荣耀】结果就是【无极荣耀】释放出了铺天盖地的【无极荣耀】红色烟雾,然后所有人就听到迷雾森林的【无极荣耀】深处传来了一声巨大的【无极荣耀】吼声。如果他们现在从天空中往下看就能发现林地中正有几道叶浪正在迅速向他们推进,那些树叶的【无极荣耀】晃动分明是【无极荣耀】有什么大型生物从下方经过造成的【无极荣耀】。不过虽然维纳斯他们不能从空中观察森林,但他们也很快就知道了目前的【无极荣耀】处境,因为森林的【无极荣耀】边缘突然倒下了一大排树木,跟着就见十几条巨蛇出现在森林的【无极荣耀】边缘,而更糟糕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这些蛇的【无极荣耀】中间位置居然还有一条明显比其他巨蛇大了几圈的【无极荣耀】巨蛇。和其他巨蛇黄金般的【无极荣耀】鳞片不同,这个家伙全身都是【无极荣耀】黑一道红一道的【无极荣耀】条纹,一看就比别的【无极荣耀】巨蛇要恐怖的【无极荣耀】多。

  “这下麻烦大了!”

  “马上撤退。”维纳斯到是【无极荣耀】够果断。对于这种肯定没有胜算的【无极荣耀】战斗他丝毫也没有留恋,直接叫上身边的【无极荣耀】人转身就跑,连那些捕捉用的【无极荣耀】工具都丢在了原地没动。为了能让大家安全撤离,队伍中的【无极荣耀】一名法师召唤出了一个火元素。这种东西不同于魔宠,本身智力比较低,但是【无极荣耀】死亡不会掉级,召唤等级只受技能等级影响。法师召唤出火元素后立刻指挥着火元素去捡起那堆燃烧着的【无极荣耀】“蜂窝煤”开始向湖的【无极荣耀】另一边跑。他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很简单,就是【无极荣耀】要把巨蛇都吸引过去。反正火元素死了可以再招,只要把巨蛇引开就能让大家安全撤离。

  这个家伙的【无极荣耀】方法非常奏效,那些巨蛇本身就是【无极荣耀】被这些“蜂窝煤”冒出的【无极荣耀】烟雾吸引过来的【无极荣耀】,现在看到那些“蜂窝煤”之后立刻追着烟雾跑了过去,至于附近的【无极荣耀】玩家它们根本连看都懒得看。

  维纳斯他们因为法师的【无极荣耀】出色行为而安全脱离,可是【无极荣耀】我却倒霉了!而原因也很简单,那就是【无极荣耀】那只火元素逃跑的【无极荣耀】方向刚好就是【无极荣耀】我藏身的【无极荣耀】地方。因为不能被维纳斯他们看到,所以在他们没有全部离开之前我也不能向出口跑,可是【无极荣耀】那个该死的【无极荣耀】火元素却勾引着一大群巨蛇疯涌了过来,我要是【无极荣耀】再藏着不动非被他们踩进地里不可。

  眼看着最后一个维纳斯的【无极荣耀】手下消失在洞口我连忙从藏身的【无极荣耀】地方蹦了出来,然后以闪电般的【无极荣耀】速度向着出口跑去,可就在我即将到达出口的【无极荣耀】瞬间却突然听到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响,一团火焰伴随着烟尘从洞口内部喷了出来。等烟尘散尽之后原地只剩下了一堆碎石,洞口则被完全掩盖了起来。

  “靠,过河拆桥也不是【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吧?”虽然洞口的【无极荣耀】石头不是【无极荣耀】很多,但要全部搬开也是【无极荣耀】需要一段时间的【无极荣耀】。维纳斯他们反正也不在乎下次来的【无极荣耀】时候多花点时间搬石头,而这些石头却能让巨蛇以为这里已经过不去了而放弃追击,这个想法虽然无可厚非,可对我却是【无极荣耀】天大的【无极荣耀】麻烦。

  那只火元素在法师离开前接到了抱着那堆东西一直跑的【无极荣耀】命令,由于火元素智力不高,所以他只会忠实的【无极荣耀】执行命令,而巨蛇的【无极荣耀】速度是【无极荣耀】明显要比火元素快很多的【无极荣耀】。就在我看到洞口被封回身观察情况时正好看到那条最大的【无极荣耀】花斑巨蛇一口将那堆“蜂窝煤”连同那个火元素一起吞了下去。

  既然洞口被堵了我也被麻烦了,反正现在也没人能看见我,干脆干掉这群蛇,顺便弄一个那种魔核回去研究一下,说不定能提前找到任务信息呢。之前我其实并不是【无极荣耀】想跑,而是【无极荣耀】怕跟丢了维纳斯他们错过了重要的【无极荣耀】任务信息,现在反正一时半会也跟不上去了,干脆先把这边的【无极荣耀】事情搞定再说吧!“都出来吧!”我的【无极荣耀】魔宠呼啦一下全部出现在了我的【无极荣耀】周围。

  吞吃了“蜂窝煤”的【无极荣耀】巨蛇并没有立刻返回森林,而是【无极荣耀】虎视耽耽的【无极荣耀】盯着我这边的【无极荣耀】大群生物。对于这家伙的【无极荣耀】行为我并不担心,反正连乌鸦那家伙都能单挑一条大蛇,我更不会怕这些家伙。就算这条大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领袖级的【无极荣耀】存在,顶多也就一千级出点头,我可不相信这种东西能给我造成什么伤害。

  决定好我的【无极荣耀】各个魔宠分别负责的【无极荣耀】目标之后我们就打算冲上去开打了,可是【无极荣耀】那条巨蛇却做了件另人意想不到的【无极荣耀】事。他竟然突然一扭头带着蛇群钻回了迷雾之中,搞的【无极荣耀】我和我的【无极荣耀】魔宠全都愣在当场。

  夜月指着森林疑惑的【无极荣耀】问我:“这什么情况?”

  “大概这家伙能感觉到我们的【无极荣耀】实力在他之上,所以吓跑了吧?”幸运这样猜测着。

  “不对。”凌机敏的【无极荣耀】提醒大家:“那片雾里有东西,大家准备战斗。”

  凌的【无极荣耀】感觉非常的【无极荣耀】准确,前方的【无极荣耀】迷雾忽然剧烈的【无极荣耀】翻涌了起来,我们也摆好了架势准备迎接更多巨蛇的【无极荣耀】冲击,可是【无极荣耀】当迷雾被突然掀开的【无极荣耀】瞬间我们全都愣住了。最先出现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那条花斑巨蛇,也不是【无极荣耀】任何一条蛇,而是【无极荣耀】……高等侍神。我拿剑的【无极荣耀】手瞬间就软了下去。打死我也想不到为什么会这片森林里出现的【无极荣耀】会是【无极荣耀】高等侍神。维纳斯刚才已经从反方向的【无极荣耀】洞口离开了,这个不可能是【无极荣耀】她召唤的【无极荣耀】高等侍神,可是【无极荣耀】从外观上看他明明就是【无极荣耀】之前那个曾在几秒之内干掉我的【无极荣耀】家伙。

  “害怕了吗?”那家伙突然开口说话了,而且还很准确的【无极荣耀】反应出了我的【无极荣耀】想法。对于一般的【无极荣耀】玩家和NPC来说我并不会害怕,就算是【无极荣耀】再强的【无极荣耀】生物我也有一战的【无极荣耀】实力,虽然在人间依然有大量生物可以战胜我,但我并不是【无极荣耀】毫无还手之力的【无极荣耀】,最起码我能让他们受伤让他们害怕,可眼前这个家伙却让我毫无反抗的【无极荣耀】余地,要不是【无极荣耀】后来阿修福德给我看了战场录象的【无极荣耀】回放,我甚至都不知道是【无极荣耀】谁把我干掉了。这个家伙的【无极荣耀】实力简直是【无极荣耀】太强大了,他和我的【无极荣耀】差距就像是【无极荣耀】我和刚离开新手村的【无极荣耀】新人一般,只要他想完全可以任意的【无极荣耀】玩弄我于手掌之上。

  虽然有些害怕,但我并没表现的【无极荣耀】太过分,毕竟实力的【无极荣耀】差距仅仅是【无极荣耀】实力的【无极荣耀】差距,他毕竟是【无极荣耀】上位神的【无极荣耀】手下,而我现在正在执行上位神的【无极荣耀】任务,也就是【无极荣耀】说我们现在在为同一群人效力,他没理由也应该不敢动我。“你是【无极荣耀】几位上神派来催我的【无极荣耀】吗?我才刚出来这么一会他们就等不急了吗?”

  “上神?什么上神?”眼前的【无极荣耀】高等侍神摆出了一副不明所以的【无极荣耀】表情。“你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搞错什么东西了?”

  “啊?”我被对方问的【无极荣耀】一愣。“你不是【无极荣耀】上位神们派来催促我的【无极荣耀】?”

  “什么上位神不上位神的【无极荣耀】?我是【无极荣耀】维纳斯!”对方的【无极荣耀】声音突然变成了女性的【无极荣耀】声音,结果让我的【无极荣耀】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

  “你不是【无极荣耀】刚刚……?”

  “离开了是【无极荣耀】吗?”那家伙满脸戏谑的【无极荣耀】笑着说道:“这说明我的【无极荣耀】骗局成功了。我早就知道你在跟踪我,而你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我也大概能猜到一些,根据你刚才说的【无极荣耀】话,看来这是【无极荣耀】一群上位神给你发布的【无极荣耀】任务是【无极荣耀】吗?”维纳斯的【无极荣耀】智力确实不错,这些东西居然都想到了,最让我郁闷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他居然一直就知道我在跟踪而故意耍着我玩。“哈哈哈哈!这个游戏很好玩不是【无极荣耀】吗?不过好象有些伤你的【无极荣耀】自尊啊!要不然这样吧?反正你也是【无极荣耀】我欣赏的【无极荣耀】人之一,我们不如打个赌如何?”

  “什么赌?”

  “我将我的【无极荣耀】力量限制在正常水平的【无极荣耀】百分之一,而你不借助魔宠,仅靠自身实力和我战斗。如果你赢了,今天我可以放你走。如果你输了,那么你以后就要听我的【无极荣耀】?”

  “你不觉得条件不太合理吗?”

  “不合理吗?那这样。你赢了我放你走,你输了就被我干掉一次,这样对你很划算吧?”

  我点了点头。虽然不想承认,但现在的【无极荣耀】状况能简单的【无极荣耀】死一次都算是【无极荣耀】我赚到了。真没想到有一天我也会沦落到这种地步,而且居然还是【无极荣耀】被一个女人害的【无极荣耀】!

  在我同意了这个要求之后维纳斯又接着说道:“对了。反正你的【无极荣耀】魔宠也闲着,不如再打一个赌。我给他们每人安排一个对手,如果他们战胜了自己的【无极荣耀】对手就可以从对手身上得到一点好处,失败当然就是【无极荣耀】挂一次而已,你觉得怎么样?”

  “没问题。”反正现在主动权全都在对方手里,只要不是【无极荣耀】太过分的【无极荣耀】要求我都无法拒绝。

  “那么你们自己选择对手吧。”随着维纳斯的【无极荣耀】话前方的【无极荣耀】迷雾再次翻涌了起来,接着从林间走出了很多只奇怪的【无极荣耀】生物,我刚想辨认一下就被维纳斯的【无极荣耀】一招偷袭给打断了。这家伙真是【无极荣耀】一点品都没有,实力这么强居然还要偷袭,不过我总感觉好象哪里不太对,可是【无极荣耀】一时又想不起来。

  维纳斯的【无极荣耀】一招飞踢被我成功闪开,看来压制到百分之一实力的【无极荣耀】维纳斯并非不可战胜的【无极荣耀】。我向后下腰双手一撑地面身体跟着就翻了过去,然后连续几个后翻拉开距离,重新回到站立姿态后却发现维纳斯不见了。

  “看哪呢?”背后突然出现的【无极荣耀】声音伴随着一记重击直接砸在了我的【无极荣耀】脖子上,但是【无极荣耀】因为我已经提前开始向前弓身所以这下并未击实,但还是【无极荣耀】让我的【无极荣耀】脖子一阵巨痛。

  借助那下重击的【无极荣耀】力量我向前翻了出去,然后突然将身体向左倾斜,用左腿撑地弹跳了起来整个人横着在空中转了半圈并甩出了一排飞刀,维纳斯微微侧身闪开了全部的【无极荣耀】飞刀后刚想嘲笑我两军忽然就感觉肩膀一疼,原来是【无极荣耀】一支黄金箭钉在了她的【无极荣耀】肩膀上,跟着不等她有所反应就听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巨响,那支箭居然爆炸了。维纳斯被冲击波震飞出去十几米远在地上拉出了一道大沟之后才停了下来,不过从我这看过去她却并没受什么伤,不过我确定在爆炸的【无极荣耀】一瞬间她似乎有了些什么变化,只是【无极荣耀】时间太短我没完全看清,但我可以肯定那不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错觉。这其中肯定有什么情况是【无极荣耀】我没发现的【无极荣耀】。我总感觉维纳斯之所以想要和我打赌并非她想玩,而是【无极荣耀】因为她的【无极荣耀】实力受到了某些限制,也就是【无极荣耀】说我就算不同意和她赌她也最多能发挥出百分之一的【无极荣耀】力量。之所以有这样的【无极荣耀】想法是【无极荣耀】因为之前的【无极荣耀】那次偷袭。维纳斯如果只是【无极荣耀】想玩我就应该会选择慢慢和我打以折磨我的【无极荣耀】意志,那么偷袭就明显是【无极荣耀】不正常的【无极荣耀】行为,可是【无极荣耀】如果她不是【无极荣耀】为了玩,那她为什么要放弃自己的【无极荣耀】优势而压制实力和我打呢?这根本说不通吗!

  我一边想着手上一边忙活着。虽然搞不清楚对方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意思,但这个维纳斯即使压制到了只有百分之一的【无极荣耀】力量也并不是【无极荣耀】那么好对付的【无极荣耀】。惊险的【无极荣耀】闪过一记鞭腿,紧跟着从她头顶跳过去,就势在空中转身一个单腿下劈。维纳斯麻利的【无极荣耀】一侧身,我的【无极荣耀】脚后跟轰的【无极荣耀】一声砸进了地面,跟着维纳斯已经利用滑步转到了我的【无极荣耀】侧面一拳打向我的【无极荣耀】侧脸。我一把捏住她的【无极荣耀】手腕,顺着她的【无极荣耀】力量向后一倒,然后用脚顶住她的【无极荣耀】腰部将她从我上面摔了过去。等她被我摔出去之后再迅速的【无极荣耀】一个鲤鱼打挺重新站了起来,可惜我虽然格斗技巧比她好很多,可她的【无极荣耀】基础速度实在是【无极荣耀】太快,尽管被我扔了出去可还是【无极荣耀】抢在我前面爬了起来。我这边刚站起来屁股上就挨了一脚,整个人像个螃蟹一样飞了出去一下趴在了地上。

  维纳斯借助强大的【无极荣耀】速度优势从后面追上来一把扣住我的【无极荣耀】肩膀,但是【无极荣耀】我肩膀一转利用太极拳中的【无极荣耀】卸力技巧轻松的【无极荣耀】滑了出去,而且还反手将她的【无极荣耀】手腕扣住一下扭了过去。她因为手腕疼而不得不跟着我的【无极荣耀】动作向前移,当她被我转到面前的【无极荣耀】时候我抬腿就是【无极荣耀】一脚正中她的【无极荣耀】肚子,但是【无极荣耀】我并没放手,所以这一脚只是【无极荣耀】将她踢的【无极荣耀】原地飞了起来却没离开我的【无极荣耀】手心。趁她飞到半空的【无极荣耀】机会我直接换了只手捏住她的【无极荣耀】手腕,然后用力一转,将她整个人在空中转了个身变成了背对地面,然后抓着她的【无极荣耀】手腕用力向下砸。轰的【无极荣耀】一声维纳斯直挺挺的【无极荣耀】躺在了地上,巨大的【无极荣耀】震动冲击让她一时也有些眩晕。

  我知道不能给她太多机会,趁她还在犯迷糊的【无极荣耀】机会一下跨到她的【无极荣耀】身上猛的【无极荣耀】坐到了她的【无极荣耀】胸口上。别误会,我可不是【无极荣耀】要非礼她,这只是【无极荣耀】为了限制她的【无极荣耀】行动。压住她的【无极荣耀】身体后我立刻抬起拳头照着维纳斯的【无极荣耀】美丽脸蛋就打了下去。维纳斯反应过来连忙一歪头,我的【无极荣耀】拳头轰的【无极荣耀】一声轰在了地上溅的【无极荣耀】泥块乱飞。虽然一击不中,但我的【无极荣耀】攻击可不是【无极荣耀】那么容易化解的【无极荣耀】。意念一动,呲呤一声,三根刃爪从手腕上的【无极荣耀】收纳盒中弹了出来,跟着我猛的【无极荣耀】将拳头向上斜着用力拔了出来,借助泥土的【无极荣耀】阻挡起到了类似日本拔刀术的【无极荣耀】效果,刃光一闪,三条血带瞬间飞了出去。维纳斯的【无极荣耀】脖子被我轻易撕开了三道口子,不过很可惜,她在我切到她的【无极荣耀】瞬间将我踢了出去,所以限于刃爪的【无极荣耀】长度问题只切了三道并非太深的【无极荣耀】伤口。

  对方没想到我会这么强,爬起来之后连忙后退了几步,然后用手在伤口上一抹,伤口居然消失了。

  “没想到你还满厉害的【无极荣耀】吗?”维纳斯的【无极荣耀】声音中充满了戏谑,仿佛刚才受伤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我一样。不过这话说的【无极荣耀】到也有几分道理,毕竟她现在可是【无极荣耀】借助了高等侍神的【无极荣耀】力量,那是【无极荣耀】不属于人间的【无极荣耀】力量,就算我刚才能伤到她,那也是【无极荣耀】她压制了力量的【无极荣耀】结果。不对。我脑中忽然灵光一闪。

  不能陷入惯性思维之中。这个维纳斯有问题。以她的【无极荣耀】性格来说刚才受伤之后不应该这么平静,这个不是【无极荣耀】她的【无极荣耀】正常反应。还有,她在受到攻击后不是【无极荣耀】马上进行疯狂的【无极荣耀】报复却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无极荣耀】样子反过来打击我的【无极荣耀】自信心。这不是【无极荣耀】一个正常人的【无极荣耀】逻辑思维应该有的【无极荣耀】情况。虽然看起来似乎很正常,但这绝对不是【无极荣耀】正常情况。一般人被人打了,尤其是【无极荣耀】高傲的【无极荣耀】人,肯定会生气,甚至于直接发飚,哪怕是【无极荣耀】底气不足的【无极荣耀】情况至少也得放几句狠话出来冲个场面什么的【无极荣耀】。可是【无极荣耀】维纳斯却表现出了截然相反的【无极荣耀】行为。

  由于问题太过复杂,我直接启动了大脑中的【无极荣耀】辅助思维模块。平常为了保持自己的【无极荣耀】思维独立性我一般是【无极荣耀】不启动大脑中的【无极荣耀】辅助模块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今天必须用到一些特殊的【无极荣耀】软件来分析现在的【无极荣耀】情况,因此我不得不开启了这些功能。所谓辅助模块,其实就相当于装在大脑中的【无极荣耀】个人思维助手,它会帮你完成一些机械性思维,还可以运行一些特殊的【无极荣耀】软件处理人类大脑不擅长处理的【无极荣耀】一些信息。比如现在我就启动了人类行为学和心理学,综合计算刚才的【无极荣耀】情况后辅助系统反馈的【无极荣耀】信息是【无极荣耀】——目标心虚。

  这个结果相当让人意外。有着高等侍神副体的【无极荣耀】维纳斯居然会心虚。她有什么好虚的【无极荣耀】?她设计这么个圈套引我到这里来,那就说明她是【无极荣耀】有准备的【无极荣耀】,如果她早就计划好了引我过来她为什么还要害怕?因为推论不成立,所以论据肯定有问题。也就是【无极荣耀】说她不是【无极荣耀】事先设计了圈套等我来钻,这样推论才会成立。可是【无极荣耀】如果她不是【无极荣耀】事先设计的【无极荣耀】圈套,那么我更前面的【无极荣耀】判断就也不对了。既然她不是【无极荣耀】故意设置了圈套来困住我,那就是【无极荣耀】说之前引蛇那段是【无极荣耀】她真正要做的【无极荣耀】事情,那么如此来说跑出去的【无极荣耀】那个应该确实是【无极荣耀】维纳斯而不是【无极荣耀】别人冒充的【无极荣耀】。那么如果跑出去的【无极荣耀】那个是【无极荣耀】维纳斯,那眼前这个是【无极荣耀】谁?

  “你不是【无极荣耀】维纳斯?”我突然的【无极荣耀】喊声让眼前这个自称自己是【无极荣耀】维纳斯的【无极荣耀】家伙一愣。

  “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无极荣耀】想法?”眼前的【无极荣耀】家伙强装镇定的【无极荣耀】问道。

  “因为真正的【无极荣耀】维纳斯和你有着完全不同的【无极荣耀】行为习惯。”其实我也不太敢肯定她到底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维纳斯,所以我决定诈他一下。

  眼前这个家伙的【无极荣耀】声音突然一变,之前维纳斯的【无极荣耀】那种女性的【无极荣耀】声音突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一个非常空洞悠远的【无极荣耀】男声,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这种声音让人一听就觉得心里毛毛的【无极荣耀】,简直像在看鬼片。“不愧是【无极荣耀】基础智力超过二百点的【无极荣耀】天才呢!居然还是【无极荣耀】被你识破了!”

  “你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人?”

  “人?我不是【无极荣耀】人。我是【无极荣耀】你心中的【无极荣耀】噩梦,最恐怖、最邪恶、最哎呦……”一声类似小孩子一样的【无极荣耀】叫声从眼前这个家伙嘴里发了出来,而发出这个声音的【无极荣耀】原因则是【无极荣耀】我用永恒变化的【无极荣耀】飞锤砸了他的【无极荣耀】脑袋。但是【无极荣耀】相比之那声不配套的【无极荣耀】叫声,我更惊讶的【无极荣耀】则是【无极荣耀】锤子砸中后的【无极荣耀】效果。那个之前还保持着维纳斯借用神灵力量时的【无极荣耀】形象,看起来非常厉害的【无极荣耀】家伙居然在被锤子砸到之后变成了一个手持死神镰刀身高不到五十厘米的【无极荣耀】小男孩。这个小家伙落地之后先是【无极荣耀】一边喊疼一边揉着脑袋,随后才注意到自己居然变了样子,跟着他用那双超级萌的【无极荣耀】大眼睛看了看我,然后突然转身就跑。不过和之前强大的【无极荣耀】形象不一样,他现在的【无极荣耀】速度也就和一般小孩的【无极荣耀】奔跑速度差不多,我几步追上去单手捏着后领将他从地上提了起来。小家伙被我提起来之后一边拼命的【无极荣耀】挥舞着他的【无极荣耀】小短手和小短腿一边大叫着:“放开我,你这个可恶的【无极荣耀】没有人类情感的【无极荣耀】家伙!”

  其实刚才我拿锤子丢他完全是【无极荣耀】因为幻影提醒我对方的【无极荣耀】力量等级在下降,可是【无极荣耀】现在的【无极荣耀】状况未免有些出呼意料了!

  啪。我直接在对方的【无极荣耀】脑袋上拍了一巴掌,结果那个小家伙到是【无极荣耀】不再挣扎了,但是【无极荣耀】他却大声的【无极荣耀】哭了起来。啪。又是【无极荣耀】一下。“再哭我还打。”哭声瞬间消失,但是【无极荣耀】那个小家伙却用一副极端委屈的【无极荣耀】表情倔强的【无极荣耀】盯着我。“只要你听话我就不会把你怎么样。现在先让你的【无极荣耀】手下都停下来。”我这么做也是【无极荣耀】无奈之举。其实战场上除了我这边外那些魔宠的【无极荣耀】情况都不太好。这个小家伙派出的【无极荣耀】手下虽然都不是【无极荣耀】实力很强的【无极荣耀】存在,但偏偏他们挑选的【无极荣耀】对手全都是【无极荣耀】完全克制的【无极荣耀】类型。比如说凌和小纯分别被一个黑暗系法术无效的【无极荣耀】家伙和一个光明系法术无效的【无极荣耀】家伙给找上了,而且这两个家伙还分别是【无极荣耀】凌和小纯最讨厌的【无极荣耀】那类敌人。在属性克制的【无极荣耀】情况下我的【无极荣耀】魔宠连三分之一的【无极荣耀】实力都没发挥出来就被全体KO了,好在时间比较短,暂时还只是【无极荣耀】受伤,没人挂掉。

  “说。你到底是【无极荣耀】个什么东西?”

  “本大人是【无极荣耀】最恐怖、最邪恶、最哎呦……你干嘛又打我?”

  “再废话我还打你。简单点。你是【无极荣耀】什么物种?有什么能力?”

  小家伙不甘心的【无极荣耀】看了看我,然后简练的【无极荣耀】回答道:“我是【无极荣耀】幻象雾魔,你也可以直接叫我幻魔。我是【无极荣耀】一种半能量生物,可以任意在实体与虚无状态之间切换。我的【无极荣耀】能力就是【无极荣耀】读出你心中最害怕最讨厌的【无极荣耀】敌人形象并变身成那个敌人。”

  我看了看被打惨了的【无极荣耀】魔宠们,心想难怪平时猛的【无极荣耀】一塌糊涂的【无极荣耀】魔宠居然被修理的【无极荣耀】这么惨,原来全都碰上克星了!我要不是【无极荣耀】推理出了对方的【无极荣耀】身份搞不好也会被活活玩死。“你的【无极荣耀】这个变身有限制没有?好象你不能完全复制那个虚幻形象的【无极荣耀】全部实力吧?”

  “我的【无极荣耀】变身确实有限制,但是【无极荣耀】……”

  “但是【无极荣耀】什么?”

  “但是【无极荣耀】我不会告诉你。”我突然感觉手里一轻,那小家伙竟然变成了一团灰色的【无极荣耀】迷雾向着那片森林快速飘了过去。现在我明白为什么之前幻影进入森林里却没有发现这些家伙了,原来这些家伙可以变成雾的【无极荣耀】样子,像那个小家伙现在的【无极荣耀】样子只要跑到雾里你根本就别指望能把他从迷雾之中找出来。不过……我是【无极荣耀】那么好糊弄的【无极荣耀】吗?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