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六卷 第一百七十六章 松本正贺之风云再起

第十六卷 第一百七十六章 松本正贺之风云再起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我这边正在那犯愁,忽然就见前方的【无极荣耀】乱军之中有个白色的【无极荣耀】身影忽然飞了起来漂浮在半空之中,在一片狼籍的【无极荣耀】战场之上那个身影显的【无极荣耀】特别的【无极荣耀】英武,感觉就好象战神降世一般。不过我看到这个人的【无极荣耀】时候却是【无极荣耀】不由的【无极荣耀】心中一松,因为那个白甲武士正是【无极荣耀】消失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不得不说这家伙也是【无极荣耀】个当领导的【无极荣耀】料,最起码人家的【无极荣耀】表演天分是【无极荣耀】足够了。

  只见松本正贺那家伙全身闪着夺目的【无极荣耀】白色光华迎着星爆之后回吹的【无极荣耀】狂风气势磅礴的【无极荣耀】号召着:“我以一名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身份在这里向各位发出倡言。让我们暂时抛弃我们之前的【无极荣耀】身份,现在,在这一刻,我们只有一个身份,一个共同的【无极荣耀】身份——大和武士。不管你之前是【无极荣耀】什么人,属于哪个势力,但是【无极荣耀】现在,在这战场之上,你们都是【无极荣耀】大和民族的【无极荣耀】武士。就算历史再怎么变迁,我们也要让世人知道,我们大和民族的【无极荣耀】武士道并没有没落。”说到这里松本正贺停顿了一下,在用无比深沉的【无极荣耀】目光扫视全场之后才突然大声喊道:“武魂不灭,大和必胜!武魂不灭,大和必胜!……”

  随着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口号,下面我派给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那些人最先反应了过来,于是【无极荣耀】他们立刻跟着松本正贺喊了起来,接着那些加入了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势力的【无极荣耀】真正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也跟着喊了起来。有了这些人的【无极荣耀】带头,剩下的【无极荣耀】原本属于鬼手信长势力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也开始逐渐有人跟着喊了起来。情绪这种东西是【无极荣耀】会传染的【无极荣耀】,如果你身边的【无极荣耀】人都非常狂热的【无极荣耀】话就算你一个人想冷静下来大概也是【无极荣耀】没可能的【无极荣耀】,所以在这种狂热的【无极荣耀】气氛渲染下一种近乎疯狂的【无极荣耀】热潮迅速席卷了所有残余下来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和NPC。虽然之前的【无极荣耀】陨星坠落杀伤了不少人,但鬼手信长带来的【无极荣耀】部队可不少,剩下的【无极荣耀】这些人一起大声呼喊着一个口号也是【无极荣耀】相当的【无极荣耀】声势惊人,一时之间不清楚状况的【无极荣耀】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玩家似乎还有些被震住了的【无极荣耀】样子。都说狭路相逢勇者胜,起作用的【无极荣耀】也就是【无极荣耀】那个气势。现在在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鼓动下下面的【无极荣耀】日本人全都变的【无极荣耀】双目赤红,恨不得马上冲上来和我们拼命一般。

  看到自己的【无极荣耀】鼓动收到了超出预料的【无极荣耀】良好效果之后松本正贺聪明的【无极荣耀】立刻开始召集那些有着NPC部队指挥权的【无极荣耀】玩家,因为鬼手信长现在不在这里,加上刚才的【无极荣耀】鼓动,这些人也没提出任何异议就直接聚到了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身边听着他发布命令。

  在被我们打败并被鬼手信长取而代之之前松本正贺毕竟也实实在在的【无极荣耀】当过很长一段时间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总领袖,就算现在下课了,但是【无极荣耀】积威多少还有一点,况且能在当初将一盘散沙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拧成一鼓绳和我们对抗松本正贺多少还是【无极荣耀】有些真本事的【无极荣耀】。相比之更接近莽夫英雄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来说松本正贺在指挥方面绝对比鬼手信长强出几个级别,那些残存的【无极荣耀】部队很快就被他整理了出来,而且趁着我们这边也在收拢部队重新布阵的【无极荣耀】工夫他居然硬是【无极荣耀】把日本人的【无极荣耀】残存兵力给整出了个大概的【无极荣耀】阵形,尽管由于兵种残缺,但看起来多少有那么点样子了。

  看着自己整出来的【无极荣耀】阵形松.本正贺捏着下巴自言自语的【无极荣耀】说道:“目前也只能如此了。”说着他突然大声对一个原本属于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说道:“命令前锋军展开防御阵形。”

  “啊?我们不和中国人对冲吗?”那个.玩家大概是【无极荣耀】跟着鬼手信长混久了,明显不适应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指挥概念。我早就说过,鬼手信长是【无极荣耀】个莽夫,看起来他比松本正贺要英雄的【无极荣耀】多,其实在我这样的【无极荣耀】聪明人眼里他哪是【无极荣耀】什么英雄,整个就一狗熊,不,他连狗熊都不如,他根本是【无极荣耀】头野猪。狗熊还知道躲避危险,这个鬼手信长却是【无极荣耀】完全不知进退,他只知道一个劲的【无极荣耀】往前冲就对了。像今天这个情况要是【无极荣耀】他在这里指挥百分百会指挥部队冲上来和我们正面对撞,然后就是【无极荣耀】一通惨烈的【无极荣耀】混战撕杀,看起来确实很壮烈,但却基本没多大杀伤力。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布置可就不一样了,他好歹知道根据敌我状态和附近的【无极荣耀】地形等因素综合考虑排兵布阵,比如现在这个防御阵形。以正常的【无极荣耀】战斗指挥来说松本正贺是【无极荣耀】不用向手下解释什么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现在松本正贺指挥的【无极荣耀】其实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部队,所以他不得不耐心的【无极荣耀】向那个玩家解释道:“中国人的【无极荣耀】损伤比我们下,在不考虑增援的【无极荣耀】前提下我们现在的【无极荣耀】实力比他们要弱。他们的【无极荣耀】前锋是【无极荣耀】冲击力很强的【无极荣耀】重骑兵,我们却只剩稀稀拉拉的【无极荣耀】几个骑兵而已,步兵和骑兵对冲肯定是【无极荣耀】伤亡惨重,与其浪费体力和对方的【无极荣耀】坐骑拼冲击力还不如就地结阵,只要我们的【无极荣耀】阵形摆的【无极荣耀】好,挡住中国人的【无极荣耀】骑兵根本不用付出多大损失,一旦消耗掉骑兵的【无极荣耀】冲击力他们也就和步兵没多大区别了。”

  之前还和我通过话的【无极荣耀】那个冒.充日本人的【无极荣耀】中国玩家现在见机立刻吹捧道:“还是【无极荣耀】松本君技高一筹,一个简单的【无极荣耀】决定就将中国人的【无极荣耀】骑兵优势消弭于无形之中,这可比傻愣愣的【无极荣耀】直接冲上去要强多了。”

  虽然已经习惯了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指挥习惯,但是【无极荣耀】这个.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手下却并不是【无极荣耀】傻瓜,以前有智囊团和鬼手信长指挥,他只是【无极荣耀】负责按命令作战,所以很少想这些战术层面的【无极荣耀】事情,现在一听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解释他也回过味来了,合辙以前跟着鬼手信长完全是【无极荣耀】在拿人命送菜玩,怪不然每次和中国人打都得在数量上超出对方一倍多才有胜利的【无极荣耀】希望,原来是【无极荣耀】战术问题啊!鬼手信长根本不管什么环境什么敌我力量,部队一碰面马上就开始冲锋,那还有不死的【无极荣耀】?

  “整队,组成冲击阵形。”战场这边我对着水晶通讯器.下达着命令,军神指挥的【无极荣耀】士兵立刻组成了阵式,不过我们看到对面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也在布阵,所以故意放慢了一些速度,加上松本正贺没有让部队主动冲锋,所以他们就比我们多出了一些整队时间,我们这边完成布阵是【无极荣耀】比较早一些,但是【无极荣耀】冲锋的【无极荣耀】过程又消耗了点时间,松本正贺抓住这个时间差也把部队给整好了。就在双方进入攻击距离之前的【无极荣耀】几分钟松本正贺那边终于完成了最终阵形,眼看着我们的【无极荣耀】骑兵就要撞上他们的【无极荣耀】先锋之前日本人的【无极荣耀】前方突然跑出来一大群工兵开始在地面上挖起了坑。虽然看到了这个情况但是【无极荣耀】我并没有让部队停止前进,这次的【无极荣耀】战斗主要是【无极荣耀】为了树立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形象,我带的【无极荣耀】这点兵就算全赔进去,只要能把松本正贺竖起来也就够本了。

  骑兵冲锋的【无极荣耀】速度是【无极荣耀】相当恐怖的【无极荣耀】,尤其是【无极荣耀】《零》还是【无极荣耀】.款魔幻游戏,我们所谓的【无极荣耀】重骑兵骑的【无极荣耀】可不是【无极荣耀】披着铠甲的【无极荣耀】战马,而是【无极荣耀】一种叫甲龙兽的【无极荣耀】战兽。这种草食性动物的【无极荣耀】全身都覆盖着近两寸厚的【无极荣耀】骨质板甲,甲片下面还有比象皮还要厚的【无极荣耀】老皮,一般的【无极荣耀】兵器根本就砍不进去,而且这种生物的【无极荣耀】脑袋前方还有一根像铲子一样的【无极荣耀】撞角,虽然并不尖锐,但是【无极荣耀】这个撞角的【无极荣耀】覆盖面积却超大,而且不像锐角那么容易断,这个钝器形的【无极荣耀】撞角完全经的【无极荣耀】起蛮力撞击产生的【无极荣耀】压力而不会轻易折断,加上这种甲龙兽虽是【无极荣耀】草食动物却异常好斗,其战场坦克的【无极荣耀】身份绝对是【无极荣耀】实至名归,一般的【无极荣耀】骑兵碰上这种东西根本连还手之力都没有。要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指挥的【无极荣耀】部队不死个几十倍的【无极荣耀】兵力根本不可能挡住这些甲龙兽的【无极荣耀】冲击,但是【无极荣耀】这次有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指挥就不一样了。

  日本工兵在短.短的【无极荣耀】时间内在阵地前挖出了一道道的【无极荣耀】浅沟,然后重盾手立刻走上前将自己手里的【无极荣耀】盾牌下缘插入了地面上的【无极荣耀】沟壑之中,这样盾牌等于就被固定在了地面上。在完成了盾牌的【无极荣耀】摆放之后日本人又开始往盾牌后面填土,虽然时间比较短,但是【无极荣耀】在两军接触前还是【无极荣耀】勉强在每面盾牌后面都填了一尺多高的【无极荣耀】土出来,这样盾牌就更难被冲开了。在这些布置完之后两军正式进入了攻击距离,我们这边的【无极荣耀】重型甲龙部队像是【无极荣耀】跨过了一跳看不见的【无极荣耀】线一般,只要一过那个距离甲龙立刻就由小跑进入了全力冲刺状态。这些大家伙的【无极荣耀】腿虽然不长,跑起来却不慢,全力冲刺的【无极荣耀】时候更是【无极荣耀】声势惊人,简直就像是【无极荣耀】一大群重型坦克在突击一样。日本玩家本来看到这个状况都开始有些害怕起来。人的【无极荣耀】情绪是【无极荣耀】会根据自己的【无极荣耀】状态而有所变化的【无极荣耀】。以前鬼手信长带着他们和我们的【无极荣耀】重骑兵对冲,虽然实际上伤亡会更大,但因为自己也在冲锋,看起来对面的【无极荣耀】敌人却不会显得多么气势惊人,可是【无极荣耀】现在步兵都是【无极荣耀】站着不动的【无极荣耀】,看着前面洪水一般奔涌而来的【无极荣耀】重型甲龙那些那些玩家都开始有些紧张起来,不过当他们回头看到了松本正贺镇定的【无极荣耀】表情之后都稍微冷静了一些,至少没有人离开自己的【无极荣耀】位置。

  “法师团准备。流沙术无规则释放。”松本正贺满脸镇定的【无极荣耀】下达着指令,旁边的【无极荣耀】旗手立刻挥舞旗帜通知前面的【无极荣耀】旗手。

  甲龙眼看着就要进入最大战速的【无极荣耀】时候前方突然多了无数个沙坑,跑在最前面的【无极荣耀】甲龙看到沙坑居然轻易的【无极荣耀】跳了过去,可问题是【无极荣耀】后面的【无极荣耀】甲龙在冲锋的【无极荣耀】时候是【无极荣耀】看不见路的【无极荣耀】,只能跟着前面的【无极荣耀】尾巴跑,看到前面的【无极荣耀】甲龙起跳后面的【无极荣耀】也跟着跳,可是【无极荣耀】这个反应速度会因为传递问题而逐渐变慢,在连续跳过了七八只甲龙后后面的【无极荣耀】甲龙终于有反应不及一脚踩进沙坑的【无极荣耀】。坚硬的【无极荣耀】地面和流沙自然是【无极荣耀】不一样的【无极荣耀】,一只脚下去立刻就陷了进去。腿上这么一停顿巨大的【无极荣耀】惯性立刻将陷入流沙的【无极荣耀】甲龙带翻,连带着后面的【无极荣耀】甲龙也淅沥哗啦的【无极荣耀】撞成一堆,至于上面的【无极荣耀】骑兵则直接被扔了出去被后面的【无极荣耀】甲龙踩成了肉泥。重骑兵冲锋最怕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队伍中出乱子,因为密集冲锋阵型下根本没有多余的【无极荣耀】空间让后面的【无极荣耀】队伍避让前面的【无极荣耀】人,除了踩过去之外根本没有别的【无极荣耀】办法,就算想停都不可能。

  虽然重骑兵的【无极荣耀】中路受阻,但是【无极荣耀】前锋好歹是【无极荣耀】过去了,前面的【无极荣耀】甲龙带着狂暴的【无极荣耀】气息迅速接近盾牌阵地,可是【无极荣耀】还没等他们冲到盾牌前面就发现对面飞来了一片密集的【无极荣耀】箭雨,不过这个东西对甲龙来说就是【无极荣耀】挠痒痒而已,就算是【无极荣耀】他们身上的【无极荣耀】骑手也不会受到任何影响。因为甲龙体大力强,所以不用考虑负重问题,他们身上的【无极荣耀】骑手穿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特制的【无极荣耀】钢甲,别说箭了,就算是【无极荣耀】攻城弩只要角度不对都很难射的【无极荣耀】穿这种铁罐头一样的【无极荣耀】铠甲。

  顶着箭雨冲到盾牌阵前面的【无极荣耀】重甲龙突然集体一声怒吼,跟着整齐的【无极荣耀】低头用最坚硬的【无极荣耀】撞角对着前方,而本来已经非常快的【无极荣耀】速度突然又猛增一大截。这最后的【无极荣耀】五十米甲龙几乎就是【无极荣耀】在两秒之内冲了过去,跟着就听咣的【无极荣耀】一声巨响,第一排的【无极荣耀】盾牌居然像被铡刀横着切断的【无极荣耀】青草一般瞬间断成了两截。即使没有锋利的【无极荣耀】刀口,凭借恐怖的【无极荣耀】速度甲龙的【无极荣耀】撞角一样能产生刀刃一般的【无极荣耀】切削力量。当然伴随着盾牌断裂的【无极荣耀】还有漫天飞舞的【无极荣耀】泥土,但是【无极荣耀】甲龙的【无极荣耀】速度好歹是【无极荣耀】被阻了一下。

  冲跨第一道盾牌的【无极荣耀】甲龙瞬间将后面顶盾的【无极荣耀】盾手给撞飞了出去,然后就直接顶着这些盾牌手的【无极荣耀】尸体撞上了第二道盾牌,一阵令人牙酸的【无极荣耀】金属扭曲声中第二道重盾大部分被撞成了“〉”形,跟着这些甲龙速度不减的【无极荣耀】继续向前突进,一路撞弯了七八道盾牌将夹在其中的【无极荣耀】盾牌手都给挤成了肉酱,但是【无极荣耀】这一路冲下来也推出了太多的【无极荣耀】泥土,由于盾牌都是【无极荣耀】被插进了地面之下,这一路推过来基本上甲龙就是【无极荣耀】像推土机一样在推着一大堆的【无极荣耀】泥土在前进,而且由于继续深队阵地后顶的【无极荣耀】盾牌越来越多,甲龙的【无极荣耀】速度也终于慢了下来。

  “忍兵队。”松本正贺果断的【无极荣耀】下令,然后就见前方甲龙群下方的【无极荣耀】土地中突然钻出很多个包着布片的【无极荣耀】脑袋。这些人一出来立刻用手里的【无极荣耀】剑插入了头顶甲龙的【无极荣耀】腹部。相对于背上的【无极荣耀】重甲,甲龙的【无极荣耀】腹部几乎可以说是【无极荣耀】不设防的【无极荣耀】,虽然也有一层钙化的【无极荣耀】甲片,但无论覆盖面积和厚度都非常小,而且连下面的【无极荣耀】皮肤都比上面要嫩不少,忍者们自下而上的【无极荣耀】一番袭击立刻让甲龙部队损失惨重,受伤的【无极荣耀】甲龙庞大的【无极荣耀】身躯倒在前进的【无极荣耀】道路上反到给后面的【无极荣耀】人制造了麻烦,冲击速度很快就慢了下来。虽然依然有不少甲龙成功突破了盾阵进入后面的【无极荣耀】步兵阵地,但是【无极荣耀】毕竟大部分甲龙都没能支撑到目的【无极荣耀】地,所以日本人的【无极荣耀】压力比之前要小了很多。

  “松本君,不得不承认你的【无极荣耀】指挥比鬼手君要强太多了。”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那个手下看到现在这个状况大声赞叹道。

  松本正贺很客气的【无极荣耀】说道:“其实这也就是【无极荣耀】基本的【无极荣耀】兵种相克而已。《零》这款游戏的【无极荣耀】兵种相克性非常强,某些兵种碰上克自己的【无极荣耀】兵种几乎就是【无极荣耀】毫无还手之力,而他们对上自己克的【无极荣耀】兵种又是【无极荣耀】如入无人之境,只要能灵活的【无极荣耀】利用这些兵种的【无极荣耀】相克关系就可以以少胜多以弱胜强。”

  “高,实在是【无极荣耀】高。”那个玩家也客气的【无极荣耀】伸出大拇指夸赞着。事实上战斗进行到这里也才刚进入真正需要指挥的【无极荣耀】时段而已,之前的【无极荣耀】那些不过是【无极荣耀】小聪明,真正要技术的【无极荣耀】这才开始。

  两边的【无极荣耀】军队冲到一起之后立刻开始混战,甲龙就算没有了冲击力也是【无极荣耀】步兵杀手,四足着地还有三米多高的【无极荣耀】甲龙挥起巨大的【无极荣耀】脑袋用力的【无极荣耀】左右晃动,那对铲子一般的【无极荣耀】撞角简直像两个大扫帚,所有企图抵挡它的【无极荣耀】士兵都会被直接击飞出去,除了重型兵种根本没有人能和这些家伙硬抗。

  几名日本玩家指挥着几个力量型的【无极荣耀】NPC士兵突然从多个方向扔出了十几根绳圈套住了甲龙脑袋上的【无极荣耀】撞角,没有锋口的【无极荣耀】撞角根本无法切断绳索,不过甲龙也不是【无极荣耀】好欺负的【无极荣耀】。那头甲龙一声怒吼,然后向右猛的【无极荣耀】一甩脑袋,它左边的【无极荣耀】那些拉绳子的【无极荣耀】人立刻被带飞了起来,不过这些人刚一落地旁边的【无极荣耀】人又扑了上去拽住了绳索,更多的【无极荣耀】士兵趁着甲龙被困住的【无极荣耀】机会爬上了龙背将甲龙背上的【无极荣耀】骑士给干掉了,后面更多的【无极荣耀】人则在陆续向甲龙的【无极荣耀】腹部发动攻击,不过甲龙体型比较大,即使受伤了也能支撑一会才会倒下。受伤了的【无极荣耀】甲龙变的【无极荣耀】极度狂暴,拼命在人群中晃动着大脑袋撞翻了无数人。就这么一番混战甲龙部队很快被彻底吃掉,但是【无极荣耀】后续的【无极荣耀】轻骑兵部队已经趁乱杀到了外围区域,不过他们没有冲进阵地,而是【无极荣耀】拼命的【无极荣耀】用箭矢进行骚扰,日本人中也有人放箭进行反压制,但是【无极荣耀】由于阵形已经被冲乱,所以行不成箭雨,分散射出的【无极荣耀】箭矢基本上是【无极荣耀】没什么命中率可言的【无极荣耀】。

  我们的【无极荣耀】骑兵部队在放完了一轮箭矢之后立刻收箭驱马沿着敌人的【无极荣耀】军阵外围向后绕,松本正贺发现这一状况后心里忍不住嘀咕道:“这个紫日,说让我真打也不用搞这么夸张吧!我这边就剩这些残兵了你还跟我玩风火轮,这不是【无极荣耀】要我命吗?”

  风火轮指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以箭为主要攻击手段的【无极荣耀】游骑兵,这些骑兵围着战阵不断进行跑动射击,因为骑兵一直围着步兵阵在转圈,所以就算是【无极荣耀】运动战,而日本人古代的【无极荣耀】时候就从中国学过风林火山这种四字军阵纲要,其中风指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部队行动要疾如风,火则指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部队的【无极荣耀】战斗方式要快如火。这些游骑兵是【无极荣耀】边边打,正好对应了风火两种纲要,所以日本玩家和中国玩家都管这种弓骑兵绕阵攻击的【无极荣耀】方式叫风火轮。对于缺乏骑兵的【无极荣耀】步兵阵来说是【无极荣耀】一种非常无赖的【无极荣耀】打法,因为没有骑兵就不能去追外围的【无极荣耀】弓骑兵,步兵自己的【无极荣耀】箭兵部队如果集中在一起对方就会绕到别的【无极荣耀】地方攻击,步弓兵肯定是【无极荣耀】跟不上弓骑兵的【无极荣耀】速度的【无极荣耀】,所以他们肯定没法跟着一直在转圈的【无极荣耀】弓骑兵去和他们对射,而如果分散弓兵配置则无法形成火力优势,这样反而会损失更大。可以说不考虑时间问题的【无极荣耀】话一支游骑兵部队完全可以用这种无赖战术将几倍于自己的【无极荣耀】步兵群玩到死。

  “传令阵地前移,步兵阵移动攻击前方部队,重步兵顶到前面去,在阵地要害区域加盾牌手保护。”松本正贺一串命令搞的【无极荣耀】旗手一阵手忙脚乱,因为要指挥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部队,所以旗手也只能用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旗手,但是【无极荣耀】以前跟着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时候旗手可没这么多命令要下达。虽然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命令比起鬼手信长要简练易懂的【无极荣耀】多,但是【无极荣耀】这么多条命令串联发布也让这个旗手有些吃不消。

  松本正贺使用的【无极荣耀】方法其实很正确,因为风火轮虽然理论上可以消耗数倍于自己的【无极荣耀】敌人,但那是【无极荣耀】不考虑时间问题的【无极荣耀】前提下,实际上真要靠这个战术赢得胜利那几乎是【无极荣耀】不可能的【无极荣耀】,毕竟弓骑兵的【无极荣耀】杀伤力太弱,战阵之中注意补血很难造成致命伤害,等你耗尽对方的【无极荣耀】药品和治疗人员的【无极荣耀】法力估计对方已经走到自己城市里去了,你总不能跟着一起进城继续射吧?由于单位时间内弓骑兵的【无极荣耀】杀伤力很低,看起来好象伤害很大,实际上却完全可以不用去管他们。松本正贺命令部队前冲等于就是【无极荣耀】加速了双方兵力的【无极荣耀】穿插,而完全接触的【无极荣耀】部队穿插后接触面积增大,能同时交战到的【无极荣耀】士兵也会变多,这等于是【无极荣耀】变相的【无极荣耀】加快了战场的【无极荣耀】节奏。弓骑兵就是【无极荣耀】靠时间换杀伤的【无极荣耀】兵种,加速战斗就等于是【无极荣耀】变相削弱了弓骑兵的【无极荣耀】杀伤力,况且一旦部队真的【无极荣耀】混到了一块风火轮也就玩不转了。弓骑兵又不是【无极荣耀】狙击手,那么多人混在一起你一通箭雨下去鬼知道是【无极荣耀】敌人死的【无极荣耀】多还是【无极荣耀】自己人死的【无极荣耀】多,所以没有哪个白痴会在这种情况下乱放箭,他们能做的【无极荣耀】顶多也就是【无极荣耀】靠近之后定点清除一些靠外围的【无极荣耀】能准备瞄准的【无极荣耀】敌人,对整个战场的【无极荣耀】影响几乎就可以忽略不计了。

  随着两军完全冲到一起我们这边的【无极荣耀】弓骑兵也如松本正贺计划的【无极荣耀】一样失去了战斗力,而原本跟着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那些指挥人员看到这个状况全都眼前一亮。

  “松本君你真是【无极荣耀】神人啊!”一个玩家忍不住称赞道。

  “什么神不神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摇头道:“这只是【无极荣耀】基本战术而已。”

  虽然松本正贺这么说了,但是【无极荣耀】跟在他身边的【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人却立刻意识到了这是【无极荣耀】个贬低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机会,于是【无极荣耀】马上装做很疑惑的【无极荣耀】样子插嘴道:“不对啊!就我所知来看中国人的【无极荣耀】战术一直是【无极荣耀】很强的【无极荣耀】,你们难道一直没想着去学点什么吗?”

  一个早就发现这个现象并且对鬼手信长有些不满的【无极荣耀】玩家立刻抱怨道:“我们去学有个屁用,鬼手信长每次都是【无极荣耀】让我们一哄而上,战阵之中最忌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不听号令,如果我们改变战术搞乱了阵形反而还不如直接硬冲来的【无极荣耀】好。中国人每次的【无极荣耀】战术都是【无极荣耀】层出不穷,他们根本就不会和我们硬碰硬的【无极荣耀】真打,每次都是【无极荣耀】用战术配合把我们搞的【无极荣耀】损失惨重,要是【无极荣耀】我们人不够多一般都会被包围全部干掉,要是【无极荣耀】够多的【无极荣耀】话则会损失惨重最后搞个惨胜。就这鬼手信长还能兴奋好长时间,那些跟他一样白痴的【无极荣耀】家伙还夸他英武无比,我看就是【无极荣耀】一群没脑子的【无极荣耀】猪。”

  “你怎么能这么说。”一个帮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家伙听了之后立刻反对道:“虽然鬼手君的【无极荣耀】战斗方式确实是【无极荣耀】直接了一点,但我们好歹也是【无极荣耀】在反击中国人,你怎么能这么说他。就算你不喜欢他的【无极荣耀】战斗方式也不能侮辱抵抗中国人的【无极荣耀】同志吧?”

  松本正贺知道不能把鬼手信长批的【无极荣耀】太狠,于是【无极荣耀】出来大圆场道:“其实鬼手君的【无极荣耀】战斗方式不管如何那也是【无极荣耀】战术层面的【无极荣耀】事情,这个和他的【无极荣耀】人品无关。虽然我们是【无极荣耀】敌人,但是【无极荣耀】不得不说在抵抗中国人的【无极荣耀】战斗中他多少还是【无极荣耀】产生了一些正面影响的【无极荣耀】。”

  有了松本正贺这个话那些亲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人脸色就好看多了,而中立派的【无极荣耀】人则更加佩服起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涵养来,至于支持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人那当然是【无极荣耀】更是【无极荣耀】佩服的【无极荣耀】五体投地了。

  “现在不是【无极荣耀】讨论这些的【无极荣耀】时候战斗还在进行,诸君还需努力啊!”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话将大家又给拉回了战斗上来。

  其实战斗进行到这个阶段场地上能指挥的【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已经不多了,不是【无极荣耀】战场不需要指挥,而是【无极荣耀】根本已经没办法指挥了。即使在现代的【无极荣耀】战场上通讯器也还没普及到每个士兵,何况这个魔幻游戏内,除了我们行会有着专门干这个的【无极荣耀】战场指挥电脑军神以及特殊的【无极荣耀】水晶通讯器外,别的【无极荣耀】行会都只能进行大致的【无极荣耀】指挥,现在这种混战场面能收到信号的【无极荣耀】旗手就算能把消息告诉身边的【无极荣耀】长官,可是【无极荣耀】长官也没办法把命令下达下去,甚至不少旗手在混战开始后直接就被*掉了。没有旗手连前线指挥官都不知道后面的【无极荣耀】命令具体是【无极荣耀】什么了,除了按照之前的【无极荣耀】命令继续执行也只能看着办了。

  相比之日本人这边的【无极荣耀】小小混乱,我们的【无极荣耀】指挥却是【无极荣耀】有条不紊的【无极荣耀】在进行着,即使现在混战的【无极荣耀】战场中连我和克利斯缔娜他们都搞不清具体哪些人在什么位置了,但是【无极荣耀】军神被设计出来就是【无极荣耀】干这个的【无极荣耀】,他能清楚的【无极荣耀】找到每个人并进行有针对性的【无极荣耀】指挥。按照即时战略类游戏的【无极荣耀】说法,这就相当于变态级的【无极荣耀】微操,对手就算兵力比你多也绝对是【无极荣耀】要吃大亏的【无极荣耀】。不过吗……我们这次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可不是【无极荣耀】要消灭掉日本人的【无极荣耀】部队,而是【无极荣耀】要树立松本正贺在日本人心目中的【无极荣耀】光辉形象,因此我们要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胜利。当然,失败也是【无极荣耀】不可以的【无极荣耀】。要想能让这场战斗有震撼人心的【无极荣耀】效果那就必须把战场搞的【无极荣耀】惨烈一点,因此我的【无极荣耀】计划是【无极荣耀】——平局。

  本来我们这次为了救场所以仓促之间只调集了少量的【无极荣耀】部队前来,这一仗打下来后方又有很多人已经赶到了,不过为了这个平局的【无极荣耀】结果我就刻意的【无极荣耀】让这些部队暂时留在了城市里驻扎,没把他们拉过来,不然洪水一般的【无极荣耀】大军一旦赶到战场那肯定会有如秋风扫落叶一般将日本人的【无极荣耀】残余部队全部搞光的【无极荣耀】,我就算故意示弱想让那些人全死光也未免显得太假了些,再说抬升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形象有这些部队垫脚就够了,再往里多扔就纯粹是【无极荣耀】在浪费了。

  战场上双方的【无极荣耀】战斗是【无极荣耀】越打越激烈,之前还能有点小的【无极荣耀】战术配合什么的【无极荣耀】,后来基本上双方都杀红眼了,所有人就记得向前冲了,连指挥官都忘记了指挥自己的【无极荣耀】部队。人的【无极荣耀】情绪受环境影响很严重,要是【无极荣耀】在平时很多人看到自己现在的【无极荣耀】样子都不会想到自己居然有这么猛,但是【无极荣耀】在战场上那种气氛的【无极荣耀】渲染下很多人都会表现的【无极荣耀】异常的【无极荣耀】疯狂,历史上经常出现军队打着打着就收不住手的【无极荣耀】情况,这都是【无极荣耀】一个道理。

  一名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NPC士兵一枪将一名日本NPC扎倒在地,跟着旁边冲过来一个日本玩家一刀带飞了那个NPC的【无极荣耀】脑袋,但是【无极荣耀】那个玩家还没来及高兴立刻又被一名我们的【无极荣耀】NPC士兵一枪捅了个对穿,战场之上除非有我这样压倒性的【无极荣耀】力量能让周围的【无极荣耀】人完全近不了身,否则一般的【无极荣耀】高手在混战的【无极荣耀】战场上被小兵干掉那是【无极荣耀】再正常不过的【无极荣耀】事情了,就连当初我们行会还没完全发展起来的【无极荣耀】时候鹰这家伙都曾在战场上被一个比自己低了近二百级的【无极荣耀】玩家一刀抹了脖子。这就是【无极荣耀】忙中出错,战场上到处都是【无极荣耀】敌人,你防的【无极荣耀】了这边挡不住那边,总有失手的【无极荣耀】时候。

  看看战场上已经没有了再指挥的【无极荣耀】必要,克利斯缔娜就问我:“现在我可以下场参战了吗?”

  我点点头。“顺便通知精英小队和你一起上吧。”

  “得令。”克利斯缔娜笑着向我行了个中国式的【无极荣耀】抱拳礼,然后转身跨上自己的【无极荣耀】坐骑叫上精英小队就冲进了战场。

  由于之前的【无极荣耀】战斗都是【无极荣耀】军阵对冲,在这种战斗中配合默契装备统一的【无极荣耀】NPC部队反到能发挥比玩家更大的【无极荣耀】战斗力。论单打独斗玩家一般都比同级NPC厉害很多,可是【无极荣耀】战场之上即使是【无极荣耀】精英小队这样的【无极荣耀】队伍放到战阵之中也会严重阻碍自己一方的【无极荣耀】战斗效果,但是【无极荣耀】到了现在这种双方都开始拼实力的【无极荣耀】状态后再派出精英玩家就没什么问题了,反正大家的【无极荣耀】阵形基本都乱了,这个时候能够互相配合的【无极荣耀】玩家练级小队刚好能发挥最佳战斗效果。

  克利斯缔娜这家伙一冲到战阵外围就开始了她的【无极荣耀】魔法轰炸,密集的【无极荣耀】魔法飞弹就跟机关枪的【无极荣耀】子弹一般四处乱飞,而且居然还能保证全部命中敌人而不伤到自己人。克利斯缔娜这个欧洲第一炮台的【无极荣耀】名号真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浪得虚名的【无极荣耀】,那暴雨一般的【无极荣耀】低级魔法飞弹在她手里已经被玩到出神入画的【无极荣耀】地步了。一般的【无极荣耀】法师只能拉开距离和人对轰,她却可以像战士一样冲到人家跟前拿低级法术和人PK,原因就是【无极荣耀】她的【无极荣耀】低级法术成型太快,而且密度太高,一般的【无极荣耀】战士就算近身了也没她速度快,即使你冲到她跟前她也能用密集的【无极荣耀】魔法暴雨将你硬给轰出去。

  看着克利斯缔娜在前面打的【无极荣耀】过瘾红月似乎也有些站不住了,说实话红月的【无极荣耀】性格并不怎么安静,现在在行会里担任了副会长的【无极荣耀】职务可以说是【无极荣耀】牵绊住了她的【无极荣耀】行动自由,她本人还是【无极荣耀】比较喜欢直接参战的【无极荣耀】。我看了看红月,然后说道:“想参战就过去呗,就算你是【无极荣耀】副会长也不是【无极荣耀】说就不能参战啊?”

  红月看了我一眼,然后突然纵身跳了起来,一团黑影突然刮过她的【无极荣耀】头顶将她带着飞向了前方的【无极荣耀】战场。红月以前没成为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副会长之前可是【无极荣耀】号称生命收割者的【无极荣耀】,现在重新回到战场之上立刻就显示出了她那高超的【无极荣耀】战斗技巧。虽然现在很少练级和参战,但是【无极荣耀】行会的【无极荣耀】高层人员是【无极荣耀】可以从战场上获得行会玩家和NPC得到的【无极荣耀】经验值提成的【无极荣耀】,这个升级速度其实比自己单练级还要快的【无极荣耀】多,所以虽然参战少了,其实红月的【无极荣耀】级别并不低。她的【无极荣耀】魔宠夜灵王早就用特殊卷轴升级成了代理死神,其战斗力非常可观,就算和战场隔着老远我都能看到那团黑色的【无极荣耀】代理死神飞过的【无极荣耀】地方敌人成片成片的【无极荣耀】往下倒。

  代理死神的【无极荣耀】生命吸收属性在战场上绝对是【无极荣耀】个作弊技能,附近所有敌人和自己人损失的【无极荣耀】生命值都会自动补充到它身上,也就是【无极荣耀】说只要周围有人一直在受伤,它几乎就是【无极荣耀】无敌的【无极荣耀】,而且代理死神还有个可以控制的【无极荣耀】被动技能叫死亡凋零。这个技能会产生一个很大的【无极荣耀】覆盖范围,在范围内的【无极荣耀】敌人会莫名其妙的【无极荣耀】减血,而且降低的【无极荣耀】还不光是【无极荣耀】血,可以说所有能被消耗的【无极荣耀】属性点都会一起往下降,包括生命值、法力值以及体力值这些东西全都会往下掉,只要代理死神不关闭这个技能或者你把它干掉,否则这个技能就会一直生效,而且几乎无法阻挡,连祝福类的【无极荣耀】神术都几乎无法驱散这个效果。除了这两个群体技能外代理死神还有一招亡灵系生物的【无极荣耀】终极单体必杀技能——死亡凝视。这个技能可以对综合实力不高于自己的【无极荣耀】人造成短暂的【无极荣耀】定身效果,要是【无极荣耀】实力差距比较大甚至能直接把人给瞪死。最讨厌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这个技能几乎不怎么消耗法力,很多亡灵系生物会一个凝视接一个凝视把你定在原地根本动都无法动。不过这个技能不是【无极荣耀】什么死灵系生物都有的【无极荣耀】,目前好象也就是【无极荣耀】高等虚空类亡灵才有类似技能,要不然亡灵系大概就会变成所有怪物中最难缠的【无极荣耀】类型了。

  看着红月和其他人在那边混战,我自己也开始考虑要什么时候参战了,不过考虑到最后需要一个惨烈的【无极荣耀】结局,所以我没敢过早的【无极荣耀】参战。说实话剩下的【无极荣耀】这点人真不够我折腾的【无极荣耀】,就算不用神兽变身和魔宠召唤,光是【无极荣耀】我自己个人的【无极荣耀】战斗力,只要多给我点时间杀光这里的【无极荣耀】人还是【无极荣耀】能做到的【无极荣耀】,顶多也就是【无极荣耀】自己受点伤而已。

  因为我无法参战所以只能在旁边看着,下面的【无极荣耀】战场环境如我预料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一面倒的【无极荣耀】状况。我们的【无极荣耀】NPC部队本来就比日本人的【无极荣耀】NPC战斗力要强,虽然松本正贺这次使用的【无极荣耀】战术还算不错,但这只是【无极荣耀】抵消了我们的【无极荣耀】战术优势,并不能带来什么太大的【无极荣耀】好处,再加上之前的【无极荣耀】陨星坠落干掉了日本人的【无极荣耀】大部分兵力,剩余兵力还没到我们的【无极荣耀】七成,在这样的【无极荣耀】条件下他们要能打赢才叫奇怪呢。不过我并不担心这次的【无极荣耀】战斗会变成我们胜利,因为松本正贺到现在还没参战。以前和我是【无极荣耀】敌对关系的【无极荣耀】时候我并不怕松本正贺,因为那个时候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其实并不怎么能打,说白了他就是【无极荣耀】一个指挥型人才而并非主要战斗力,加上日本人中没有能制的【无极荣耀】住我的【无极荣耀】存在,所以每次碰上我他都老是【无极荣耀】吃亏。但是【无极荣耀】现在不同了,我给松本正贺找的【无极荣耀】那套光明皇帝套装的【无极荣耀】基础属性比我的【无极荣耀】魔龙套装还要好,加上派他去日本之前我们找人突击带了他一阵,现在他不管是【无极荣耀】战斗素养还是【无极荣耀】实际等级都和以前不可同日而语了,只要他没参战那战斗就还不能算出结果。只要到时候我约束下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精英小队和红月、克利斯缔娜她们两个别打的【无极荣耀】太狠单靠松本正贺一个人应该也足够把部队的【无极荣耀】差距补回来了。

  战斗大约持续了十多分钟之后我开始有计划的【无极荣耀】指挥着本行会的【无极荣耀】精英小队一个人一个人的【无极荣耀】退到战场中间由我们的【无极荣耀】人围起来的【无极荣耀】一个区域内,然后他们会在这里偷偷的【无极荣耀】使用传送卷轴离开战场。这么大的【无极荣耀】战场上我们这样一个一个的【无极荣耀】撤人根本就看不出来,用了差不多二十分钟撤出了全部的【无极荣耀】精锐小队之后我开始让军神有节制的【无极荣耀】指挥NPC送死。本来这个过程是【无极荣耀】比较麻烦的【无极荣耀】,既要让部队被日本人逐渐消灭又不能做的【无极荣耀】太明显,至少不能让日本人时候感觉我们的【无极荣耀】部队突然就变的【无极荣耀】不经打了,那样肯定会有人想到些什么,虽然未必就能猜到我们和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关系,起码会发现些不正常的【无极荣耀】地方。不过有军神在这个事情就变的【无极荣耀】简单多了。在军神的【无极荣耀】精确控制下我们的【无极荣耀】NPC部队开始小范围的【无极荣耀】调整站位,本来我们都是【无极荣耀】尽量将克制对方的【无极荣耀】兵种调集到对方被克的【无极荣耀】那个兵种比较多的【无极荣耀】区域以获得战斗力上的【无极荣耀】优势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现在我们将这个方法给倒了过来将我们被克的【无极荣耀】兵种送到对方克制我们的【无极荣耀】兵种面前,这样的【无极荣耀】情况下就算我们的【无极荣耀】士兵不放水也照样还是【无极荣耀】慢慢的【无极荣耀】开始处于劣势了。

  就这么打了不长时间双方的【无极荣耀】人都明显少了很多,由于我和军神的【无极荣耀】刻意操作,剩余的【无极荣耀】兵力居然是【无极荣耀】双方大致相等的【无极荣耀】,而且日本人那边好象还略多一点点,不过接下来再想放水就不容易了,毕竟人变少了想打掩护也变的【无极荣耀】麻烦了起来。

  “克利斯缔娜。”我用通讯器接通了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信号。

  “什么事会长?”克利斯缔娜正打的【无极荣耀】爽突然就听到了通讯器的【无极荣耀】声音。

  “趁着现在还有足够的【无极荣耀】人掩护你,赶紧传送走,再打下去最后你就得真的【无极荣耀】挂一次了,要不然之后的【无极荣耀】戏就不好演了!”

  “哦!”克利斯缔娜不情不愿的【无极荣耀】退到了我们的【无极荣耀】人后面悄悄的【无极荣耀】传回了城。

  红月看到克利斯缔娜离开便主动联系了我,她毕竟是【无极荣耀】当领导的【无极荣耀】,这方面要比克利斯缔娜明白的【无极荣耀】多。“紫日,我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也该撤了?”

  “不。你要留下陪我演最后一场戏,不过搞不好要你牺牲一次,你没问题吧?”

  红月很爽利的【无极荣耀】答道:“没问题,反正我又不是【无极荣耀】主战人员,掉一级没什么大不了的【无极荣耀】。”

  “你也别担心,未必就会让你真挂一次,也许用不到也说不定。”

  “我知道,反正你不用担心我。”

  “嗯,这个我会自己掌握,不过你战斗的【无极荣耀】时候稍微收敛着点,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人已经剩的【无极荣耀】不多了,你再这么打下去后面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演了!”

  “嘿嘿,不好意思,一时之间太投入了!”红月尴尬的【无极荣耀】笑了笑接着说道:“你自己要不要亲自下场?”

  “你都不能尽全力我一下场还不马上就分出胜负了。刚才我丢了个超级魔法,日本人那边会以为我不参战是【无极荣耀】因为还没恢复过来,要是【无极荣耀】我参战了不尽力反而容易暴露,还是【无极荣耀】不要画蛇添足的【无极荣耀】好。”

  “明白了。”红月说完切断通讯继续开始战斗,不过从我这里能明显的【无极荣耀】看出来她的【无极荣耀】战斗比之前要放缓了很多,而且这丫头也聪明的【无极荣耀】很。她虽然手上放水,但是【无极荣耀】却有办法装样子。只见她打着打着突然就对身边的【无极荣耀】人说道:“帮我挡一下。”然后她就躲到后面拿出瓶药在那猛灌。对面的【无极荣耀】日本人一看就知道她的【无极荣耀】生命或者魔力快枯竭了,于是【无极荣耀】就抢上前来攻击,红月则装着魔力不足专用低级法术进行攻击,这样战斗力自然就降下来了,而日本人都以为她是【无极荣耀】魔力不够了,没有人会怀疑她是【无极荣耀】在放水。不过就在她正东躲西藏玩的【无极荣耀】不亦乐乎的【无极荣耀】时候突然一道白光滑过她的【无极荣耀】头顶,要不是【无极荣耀】感觉到威胁她临时一低头险些就被直接斩首了,尽管最后还是【无极荣耀】闪过去了却也把红月吓出一声冷汗。“谁?”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