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六卷 第一百七十七章 造势

第十六卷 第一百七十七章 造势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怎么?多日不见连老朋友也不认识了吗?”松本正贺这家伙简直就是【无极荣耀】表演班毕业的【无极荣耀】,那种仇人见面的【无极荣耀】姿态摆的【无极荣耀】那叫一个足,连红月这个知道松本正贺底细的【无极荣耀】知情者都愣了一下随即才反应过来松本正贺其实实在演戏。

  “我当是【无极荣耀】谁呢!原来是【无极荣耀】我们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手下败将松本正贺啊?”红月的【无极荣耀】演技也不是【无极荣耀】盖的【无极荣耀】,马上就顶了回去,旁边的【无极荣耀】日本人看了还以为这俩就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仇人见面呢!不过不考虑我拉拢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因素在里面,单看松本正贺实际上因为我们而丢失了日本领导者地位这件事松本正贺确实应该和我们有着莫大的【无极荣耀】仇恨。不过表面上看起来是【无极荣耀】这样,其实却并非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人是【无极荣耀】一种很复杂的【无极荣耀】动物,其中最复杂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人的【无极荣耀】观念。打个比方。假如一个人平时一直不爱管闲事,但是【无极荣耀】某天他突然干了件好事,别人就会很惊喜的【无极荣耀】夸奖赞扬他,可是【无极荣耀】如果一个一直做好事的【无极荣耀】人突然哪天干了件坏事或者没有管闲事,别人就会拼命鄙视他。其实客观来说摹疚藜僖壳个一直做好事的【无极荣耀】人对大家的【无极荣耀】贡献肯定比那个偶尔做好事的【无极荣耀】人要多,可是【无极荣耀】人们却更喜欢那个偶尔做好事的【无极荣耀】人,这就是【无极荣耀】人们对他们的【无极荣耀】期望不同造成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现在也是【无极荣耀】类似的【无极荣耀】情况。因为他原本和我们就是【无极荣耀】敌人,所以他并不在乎我们对他做的【无极荣耀】坏事,毕竟我们本来就是【无极荣耀】敌人,我们不管怎么和他作对也是【无极荣耀】正常的【无极荣耀】,反倒是【无极荣耀】我后来去拉拢他向他示好让他异常的【无极荣耀】感动,因为我们这些一直和他作对的【无极荣耀】人居然帮助了他。但是【无极荣耀】另外一边,他一直维护的【无极荣耀】日本同胞却突然抛弃了他,而且还经常对他落井下石,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感情立刻就崩溃了。被自己人抛弃那是【无极荣耀】比被敌人攻击更让人无法接受的【无极荣耀】事情,于是【无极荣耀】受了刺激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就毅然决然的【无极荣耀】投靠了我们。这个事情本身不算太复杂,但是【无极荣耀】一般人是【无极荣耀】肯定想不到的【无极荣耀】,毕竟很少有人会真的【无极荣耀】设身处地的【无极荣耀】为别人着想,而不能设身处地的【无极荣耀】为松本正贺着想就不可能体会到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心情,自然也无法理解他投靠我们这件事,加上现在我们的【无极荣耀】刻意表演就更没人会怀疑这点了。

  “哼,大丈夫能屈能伸,人生有起落才算是【无极荣耀】人生。”松本正贺说到这里突然把剑一横直指红月。“哼哼,现在你魔力见底,我看你还怎么和我打。”红月听完回头瞄了眼我的【无极荣耀】方向,松本正贺立刻接着说道:“你不用指望了。刚才那个超级魔法是【无极荣耀】紫日放的【无极荣耀】吧?那么强的【无极荣耀】魔法消耗一定很大,他现在应该还不能战斗吧?要是【无极荣耀】能参战他会一直站在那装样子?”

  本来日本人中就有不少人猜测刚才的【无极荣耀】法术是【无极荣耀】我放的【无极荣耀】,虽说我不经常用魔法,但毕竟能产生如此规模破坏力的【无极荣耀】除了我他们也实在想不到第二个人了。本来战略法术也能起到相同的【无极荣耀】作用,但问题是【无极荣耀】他们没人看到我们有带战略法师团,那种法师团应该很好认,可是【无极荣耀】现场却没有出现那群家伙,这说明那不是【无极荣耀】战略法术,至少不是【无极荣耀】一群人使用的【无极荣耀】战略法术。现在听到松本正贺问出来之后很多人这才恍然大悟。难怪紫日一直没动,原来是【无极荣耀】施法后遗症!

  红月的【无极荣耀】沉默算是【无极荣耀】默认了松本正贺说出的【无极荣耀】答案,当然松本正贺知道我是【无极荣耀】在放水,之前的【无极荣耀】情况我都用通讯机通知过他了,这么近的【无极荣耀】距离他身上的【无极荣耀】微型通讯器已经可以接收到我这边的【无极荣耀】信号了,所以我们两个随时能进行隐蔽通讯,只要松本正贺不要让周围的【无极荣耀】人发现他在说话就行了。

  松本正贺看到红月的【无极荣耀】表情.也不再废话,直接踏步向前准备战斗,而红月刚刚发愣并非因为松本正贺说出的【无极荣耀】话,而是【无极荣耀】我用通讯器告诉了她接下来的【无极荣耀】戏码。红月在看到松本正贺冲过来的【无极荣耀】时候立刻转身向后跑去,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NPC立刻填补了空缺将松本正贺挡了下来。得到了光明皇帝套装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战斗力何其恐怖,NPC根本就挡不住他的【无极荣耀】进攻。后面的【无极荣耀】日本人看到松本正贺这么生猛立刻就群情激昂的【无极荣耀】跟着他一起冲,加上我们这边的【无极荣耀】刻意放水,战斗很快就变的【无极荣耀】一面倒,我们这边的【无极荣耀】NPC开始大量伤亡,当然日本人那边死的【无极荣耀】也不慢,只是【无极荣耀】看起来我们这边损失比较大而已。

  在我和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控制下两边.兵力的【无极荣耀】消耗速度一直在按我们预想的【无极荣耀】那样在消耗着。眼看着战斗即将接近尾声,我这边的【无极荣耀】通讯器突然响了起来。“什么事?”我很奇怪军神为什么会突然联系我,战斗中他应该是【无极荣耀】单向接受命令才对啊!

  “巴贝尔塔发现了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援军已经到达战场以外二百公里处,如果他不保持队形先把高速兵种派出来预计三十分钟后你就能看到他的【无极荣耀】前锋了。”

  虽说没我们多,但鬼手信长其实也是【无极荣耀】有不少空中.部队的【无极荣耀】,二百公里一般的【无极荣耀】战马大概得跑上三个多小时,可对于长翅膀的【无极荣耀】家伙可就不是【无极荣耀】那么漫长了。飞行魔兽的【无极荣耀】空中速度很少有低于一百五十公里每小时的【无极荣耀】,速度超过每小时三百公里的【无极荣耀】也大有人在,当然像长枪这样可以打破音障一个小时能飞一千多公里的【无极荣耀】还是【无极荣耀】比较罕见的【无极荣耀】。

  计算了下时间我开始通知松本正贺加快速度,两.边的【无极荣耀】军队其实都已经只剩最后一口气了,仗打到现在带的【无极荣耀】药基本都吃光了,两边的【无极荣耀】治疗人员也都被杀的【无极荣耀】差不多了,剩余的【无极荣耀】治疗人员也没啥魔力了。在这样的【无极荣耀】状况下只要我和松本正贺一下令加速攻击两边的【无极荣耀】人伤亡明显就上去了,很快人就死的【无极荣耀】没剩几个了。红月被松本正贺一路追到了队伍最后面,眼看着身边的【无极荣耀】人已经快死光了,她也接到了不要再躲的【无极荣耀】提示。

  本来一直在跑的【无极荣耀】红月突然跳了起来,跟着身后.黑影一闪,消失了很长时间的【无极荣耀】代理死神突然再次出现。松本正贺眉头一皱:“原来你还留了一手。”不等他说完那只代理死神已经向他扑了过去,松本正贺一闪身躲开了代理死神的【无极荣耀】扑击,可是【无极荣耀】代理死神却没有绕回来而是【无极荣耀】径直朝后面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扑了过去。本来代理死神这种高级生物就够牛的【无极荣耀】了,加上玩家们状态都不满,这一下简直就是【无极荣耀】虎入羊群,淅沥哗啦的【无极荣耀】跟砍瓜切菜一般把剩余的【无极荣耀】玩家清理掉了一大半,不过那个代理死神也没嚣张多久就在红月的【无极荣耀】指挥下被一个我安排给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人给干掉了。反正魔宠挂一次也不算什么大事,红月到是【无极荣耀】不心疼。

  这边借助松本.正贺躲闪代理死神那一下红月突然起身冲到了松本正贺身边,松本正贺一回身给吓了一跳,我之前通知的【无极荣耀】表演中可没精确到他们的【无极荣耀】每个动作,虽然知道接下来要假杀红月一次,但是【无极荣耀】他一直以为红月是【无极荣耀】法师类型的【无极荣耀】玩家应该用咒语才对,谁知道红月居然拿着把匕首就冲了上来,吓的【无极荣耀】他赶紧闪身躲避,结果红月这个不专业的【无极荣耀】刺客很自然的【无极荣耀】就被松本正贺给抓到了手里,然后就像我们之前说好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将刀架到红月脖子上一抹,红月也跟着就捂着脖子往后一躺扑倒在尸堆之中。其实松本正贺根本没真抹,不过红月和他的【无极荣耀】配合还算不错,加上遍地的【无极荣耀】尸体只要没有人过来检查到是【无极荣耀】也分不出真假。其实红月和松本正贺完全没必要那么费劲,因为红月的【无极荣耀】代理死神刚才一直在攻击那些日本玩家,他们根本没空看这边。在红月被松本正贺“杀掉”的【无极荣耀】时候她的【无极荣耀】魔宠也跟着一抖,然后就被我安排的【无极荣耀】人干掉,这其实都是【无极荣耀】同时发生的【无极荣耀】事情,由于变化太快大部分日本人都没看到这边到底出了什么事,即使有看到的【无极荣耀】也只看到红月突然被松本正贺给抹了脖子倒在了血泊之中,不过现在满地都是【无极荣耀】尸体,具体是【无极荣耀】谁的【无极荣耀】血就算是【无极荣耀】专业的【无极荣耀】侦探大概也分不出来了!当然,如果有人过来检查肯定能发现问题,毕竟死掉的【无极荣耀】尸体和玩家还是【无极荣耀】有比较明显的【无极荣耀】区别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戏码中当然也有防止穿帮的【无极荣耀】设计。

  在松本正贺干掉红月之后间隔不到一秒我就突然跨越了几百米的【无极荣耀】距离瞬间出现在了松本正贺面前,然后我装模做样的【无极荣耀】检查了下红月的【无极荣耀】“尸体”,当然我也趁机抹了红月满头满脸的【无极荣耀】血,现在大概就算有人靠近也看不出破绽了。

  “哦?你恢复过来了吗?”松本正贺玩味的【无极荣耀】问道。他身后硕果仅存的【无极荣耀】几个日本玩家迅速聚拢到了他的【无极荣耀】背后,一来附近除了我已经没有别的【无极荣耀】敌人了,二来这些人也是【无极荣耀】怕我把松本正贺干掉。我的【无极荣耀】可怕战斗力在日本现在那也是【无极荣耀】家喻户晓了,这些人都知道松本正贺肯定是【无极荣耀】挡不住我的【无极荣耀】,所以他们想过来帮忙,就算挡不住我能给我添点乱也是【无极荣耀】好的【无极荣耀】。

  我看着松本正贺和他背后的【无极荣耀】十几个玩家,这些人中只有两个是【无极荣耀】我安排给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手下,其他都是【无极荣耀】真正的【无极荣耀】日本人,而且大部分都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部下。现在这可是【无极荣耀】个表演的【无极荣耀】好机会,我按着他们咬牙切齿的【无极荣耀】说道:“哼,虽然没有完全恢复,干掉你们还是【无极荣耀】绰绰有余了!”

  “大话说的【无极荣耀】到是【无极荣耀】顺口,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松本正贺立刻反唇相讥。

  “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大话试过就知道了。”在最后一个字出口的【无极荣耀】同时我已经动了,一道红色的【无极荣耀】剑芒突然一闪,松本正贺立刻一低头闪了过去,但是【无极荣耀】他背后却传来了一声惨叫,原来是【无极荣耀】一个玩家被我一剑穿了个透心凉。永恒的【无极荣耀】剑形模式是【无极荣耀】以鞭剑状态存在的【无极荣耀】,而鞭剑其实是【无极荣耀】可以伸缩的【无极荣耀】,后面的【无极荣耀】人本来看我站的【无极荣耀】远也没想到我会突然攻击这么远的【无极荣耀】人,结果毫无防备之下一下就被*掉了。

  看到我在这么多人的【无极荣耀】包围之下居然还能在一招之内解决掉一个同伴,剩下的【无极荣耀】人算是【无极荣耀】对我的【无极荣耀】战斗力有了个直观的【无极荣耀】认识。之前虽然也看过我的【无极荣耀】战斗录象,但是【无极荣耀】毕竟不如直接和我对抗来的【无极荣耀】真实,现在直面我的【无极荣耀】攻击这些人终于明白了论坛上为什么说我的【无极荣耀】战斗力不完全取决于我的【无极荣耀】攻击力,因为我的【无极荣耀】攻击很多时候都是【无极荣耀】以要害攻击的【无极荣耀】形式发动的【无极荣耀】,也就是【无极荣耀】说我打的【无极荣耀】大部分是【无极荣耀】心脏或者咽喉等要害,只要被命中就算你生命全满也会瞬间被*掉。《零》中虽然也计算伤害值,但是【无极荣耀】如果脑袋掉了是【无极荣耀】绝对不会存在生存的【无极荣耀】可能性的【无极荣耀】,这点上和别的【无极荣耀】游戏还是【无极荣耀】有点小区别的【无极荣耀】。

  “大家一起上,单打独斗我们不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对手。”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提醒立刻让周围的【无极荣耀】人反应了过来,一群人立刻就动了起来。当先一个人上来就是【无极荣耀】一剑,我一个后仰单手撑地双脚借助后翻的【无极荣耀】力量迅速弹起直接地着那个家伙的【无极荣耀】脖子就是【无极荣耀】一脚,魔龙靴的【无极荣耀】尖端唰的【无极荣耀】弹出了一截匕首一般的【无极荣耀】尖刺,我的【无极荣耀】脚尖在他的【无极荣耀】脖子上一点之后再出来的【无极荣耀】时候却带出了一道血箭,那个家伙不可置信的【无极荣耀】捂着自己的【无极荣耀】脖子连退数步,然后单手指着我想说什么,结果一张嘴却只是【无极荣耀】喷出了大量血沫,跟着他就突然向后倒了下去直挺挺的【无极荣耀】摔在尸体堆上。

  松本正贺身边的【无极荣耀】一个家伙可能是【无极荣耀】专门研究过我的【无极荣耀】战斗方式,他大声提醒道:“小心。紫日的【无极荣耀】盔甲上到处都是【无极荣耀】隐藏的【无极荣耀】暗刃,他的【无极荣耀】肢体上所有位置都能伤人,大家务必要小心。”

  既然这个家伙这么了解我,我自然不能放过他。让他在那见招拆招只会给我添麻烦。我完成了后手翻之后刚一站起来立刻就抬起左手对准了他的【无极荣耀】方向,手指一伸一握,嗖的【无极荣耀】一声一支短弩直射那家伙的【无极荣耀】咽喉。但是【无极荣耀】弩箭飞到半路就听叮的【无极荣耀】一声被松本正贺一剑挑飞,跟着我再次手指一伸一握就势对着松本正贺又是【无极荣耀】一箭,松本正贺能挡开我突然的【无极荣耀】一箭自然不会躲不开有准备的【无极荣耀】一箭,很顺利的【无极荣耀】再次挑飞那支箭之后松本正贺立刻冲了过来。人还没靠近他就先抬手射来一道白光,我一扭头闪开了那道光束,光束飞出老远之后将一块地面整个炸翻了过来,威力可见一斑。我再次扭回脑袋的【无极荣耀】时候松本正贺已经到了我的【无极荣耀】面前,这家伙受过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人专门训练之后战斗技巧已经不像以前那么生硬了。以前他就是【无极荣耀】纯粹的【无极荣耀】游戏式战斗技巧,只能靠技能组合战斗,现在却融合了现实中的【无极荣耀】格斗技术,战斗方式明显比以前犀利的【无极荣耀】多,而且这样的【无极荣耀】战斗打起来行云流水看着也比以前潇洒漂亮很多。

  眼看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一剑直直的【无极荣耀】递了过来,我一抬手直接用刚弹出来的【无极荣耀】刃爪架住了他的【无极荣耀】剑,跟着猛的【无极荣耀】挥动右手的【无极荣耀】永恒对着他的【无极荣耀】腰就斩了下去。松本正贺突然抬腿对着我的【无极荣耀】左腿就是【无极荣耀】一脚,我脚下突然失去平衡,手上的【无极荣耀】姿势再也无法进行,只能慌忙挥了回来保持身体平衡,这属于本能反应,根本没办法控制。人在身体失去平衡时会本能的【无极荣耀】移动手臂调整平衡,而松本正贺就是【无极荣耀】抓住这个机会成功化解了我的【无极荣耀】攻击。

  旁边一个家伙发现我和松本正贺僵持在了一起立刻冲了上来想占便宜,但是【无极荣耀】我回收的【无极荣耀】手却突然一甩手将永恒扔了出去,那家伙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被永恒一剑穿心。我空出了右手用力一甩,右手上的【无极荣耀】刃爪也弹了出来。抬起刃爪对着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脑袋就刷了下去,这一下要是【无极荣耀】抓实了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脑袋非得变四片不可,不过松本正贺这段时间也不是【无极荣耀】白学的【无极荣耀】格斗。他向后一仰头以毫厘之差避开了我的【无极荣耀】刃爪,跟着手上长剑突然一松,手腕一翻从我的【无极荣耀】手臂下面滑了过去,竟然是【无极荣耀】现代中国格斗术中最常用的【无极荣耀】穿掌。成功绕过我的【无极荣耀】手臂后他的【无极荣耀】手已经到了我的【无极荣耀】双手之后,这等于就是【无极荣耀】突破了防御线,跟着他上来就是【无极荣耀】一掌直接印在了我的【无极荣耀】胸口。这家伙知道我的【无极荣耀】防御绝不是【无极荣耀】他一掌就能解决的【无极荣耀】,所以手下也没留情,硬是【无极荣耀】一掌将我给拍飞了出去。不过他自己也没捞到便宜,我的【无极荣耀】魔龙铠是【无极荣耀】那么好碰的【无极荣耀】吗?就在他按到我胸口的【无极荣耀】瞬间就见我的【无极荣耀】盔甲上白光一闪,跟着周围的【无极荣耀】人就看到松本正贺突然尖叫着一边甩手一边往后退,原来他的【无极荣耀】手上烧起了黑色的【无极荣耀】地狱冥焰。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属性中可没有这个地狱火的【无极荣耀】属性,这火是【无极荣耀】我身上的【无极荣耀】护身属性,而地狱火是【无极荣耀】直接燃烧灵魂的【无极荣耀】,因此受伤还是【无极荣耀】其次,主要是【无极荣耀】疼的【无极荣耀】钻心,即使松本正贺这样的【无极荣耀】大男人也忍不住叫了起来,好在离开我的【无极荣耀】身体后他手上的【无极荣耀】火很快就被扑灭,要不然非把他疼晕不可。

  “咳咳咳……”我从地上爬起来之后就剧烈的【无极荣耀】咳嗽了起来,刚才那掌显然是【无极荣耀】带了主动技能,不然也不至于把我拍飞这么远,而且好象还震到了我的【无极荣耀】肺部,感觉一呼吸就觉得胸口好痒,就好象气管里有虫子在爬一样,明显是【无极荣耀】震伤了呼吸道。“这么长时间不见没想到你技术提升这么多!”

  松本正贺这个时候当然是【无极荣耀】配合着我显示起自己的【无极荣耀】形象。他也不抢攻,而是【无极荣耀】站在那里豪气的【无极荣耀】说道:“难道就只有你会提升自己的【无极荣耀】实力吗?以前我是【无极荣耀】因为要操劳整个国家的【无极荣耀】战斗无法分心练级,现在我孤家寡人一个还怕你不成?”不得不说这点上松本正贺和我还是【无极荣耀】有区别的【无极荣耀】。之前我们互相敌对那会表面上是【无极荣耀】我们行会和松本正贺在打,实际上是【无极荣耀】我们行会和整个日本在打,而问题就在于此。我是【无极荣耀】会长,所以每次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人参战我都能拿到经验提成,可问题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黑龙会并不是【无极荣耀】包括全日本的【无极荣耀】玩家,这就导致了就算发生同等规模的【无极荣耀】战争他拿的【无极荣耀】好处却明显比我少,所以我们之间的【无极荣耀】差距也就越拉越大。

  松本正贺这么一说周围的【无极荣耀】人又开始感叹松本正贺和鬼手信长果然是【无极荣耀】不同。鬼手信长这家伙虽然也带领日本人作战,但是【无极荣耀】他和松本正贺不同,这家伙只是【无极荣耀】偶尔策划些阴谋诡计,但是【无极荣耀】他却不管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发展问题,不象以前松本正贺会考虑整个日本玩家势力的【无极荣耀】发展问题。可以说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战略是【无极荣耀】可持续发展前提下的【无极荣耀】最大武力输出,而鬼手信长则是【无极荣耀】提前消耗国家潜力为代价的【无极荣耀】穷兵黩武,这根本就是【无极荣耀】两个发展模式。

  “嘿嘿,看来你也满辛苦的【无极荣耀】吗!”

  “不要想挑起我的【无极荣耀】愤怒就能影响我的【无极荣耀】战斗力。经过这么多事我也学聪明了,万事莫关心,关心则乱。我现在没有什么牵挂反倒比你发展的【无极荣耀】快。”

  “哈哈哈哈!你发展来发展去也就发展到这个样子吗?我现在状态不全很多大型技能无法使用,连魔宠都无法召唤你也就和我堪堪打个平手而已,你这叫什么发展啊?”

  一个日本玩家忽然道:“松本君别和他废话,他是【无极荣耀】在拖时间想恢复属性,大家赶紧上,如果让他恢复了属性我们就更不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对手了!”

  这话到是【无极荣耀】提醒了周围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不等松本正贺点头他们就一涌而上打算人多欺负人少了。

  看到他们一涌而上,我干脆也抬手甩出了一个水晶泡泡,松本正贺躲闪不及正好被套了进去。被水晶泡泡困住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在里面怎么挣扎也出不来,这样就省的【无极荣耀】我和他演戏了。别人只会以为我现在属性不全不敢和松本正贺正面交手,所以用这个东西先封住这里战斗力最强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好先对付其他实力比较差的【无极荣耀】人。

  发现松本正贺被困周围的【无极荣耀】人立刻更加疯狂的【无极荣耀】冲了上来,他们都知道失去松本正贺这个最强战力他们的【无极荣耀】机会就更渺茫了,所以必须尽快解决战斗。

  “给我去死。”一个拿着大锤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猛的【无极荣耀】一锤子就敲了过来,要是【无极荣耀】正常情况下我肯定会单手接住这支锤子,游戏里的【无极荣耀】力量可不是【无极荣耀】看你的【无极荣耀】肌肉,而是【无极荣耀】要看你的【无极荣耀】属性的【无极荣耀】,别看我细胳膊细腿,我的【无极荣耀】力量值可是【无极荣耀】非常恐怖的【无极荣耀】。不过无奈我现在正在装伤残人士,所以只好暂避锋芒先闪到了一边。

  没有打中我那家伙一锤子就敲进了地面,他正想往上拔,我一脚直接踩到了锤子上面,跟着趁他抬头的【无极荣耀】机会一把捏住了他的【无极荣耀】喉咙,他放开锤子伸手想来抓我,而且后面另外几个人也贴了上来。我捏住他脖子的【无极荣耀】手和脚下同时一使力,整个人直接离地从他头顶翻到了他背后,同时魔龙手套尖端的【无极荣耀】倒钩直接将他的【无极荣耀】一截器官连着皮肉一起给拉了下来,那家伙立刻捂着喷血的【无极荣耀】脖子倒了下去。我翻到那家伙背后抬脚踹飞一个冲过来的【无极荣耀】敌人,然后手腕一转,呜的【无极荣耀】一声龙筋索就被我甩了出来。双手猛力挥动,龙筋索立刻带着呼啸的【无极荣耀】风声飞舞了起来,几个靠近的【无极荣耀】敌人都被迫向后暂时避开了我的【无极荣耀】飞索。

  一个家伙打算从侧面偷袭,我突然对着侧后方一甩手,龙筋索立刻朝着那个方向飞了过去。其他日本人完全没搞清楚我为什么攻击一个没有人的【无极荣耀】方向,不过这不妨碍他们趁机攻击我,但是【无极荣耀】就在他们没有去在意的【无极荣耀】那个方向,龙筋索的【无极荣耀】索头已经一下打在了之前落地的【无极荣耀】永恒上面,永恒立刻变化形状咔的【无极荣耀】一声扣到了索头上并形成了一个飞机涡轮叶片一般的【无极荣耀】旋转刀刃,这个刀刃中心的【无极荣耀】旋转轴就连在飞索的【无极荣耀】索头上。看到永恒固定完毕我猛的【无极荣耀】向后一拉,飞索立刻将永恒给带了回来。变成了扇叶一般的【无极荣耀】永恒在空中因为气流的【无极荣耀】原因立刻高速旋转了起来,而且还带着一种像哨子一样的【无极荣耀】蜂鸣声。

  冲上来的【无极荣耀】几个人都没注意到被拉回来的【无极荣耀】索头,只有那个打算偷袭的【无极荣耀】家伙看到了,只可惜他距离太近,看到也来不及闪了。永恒刀轮刷的【无极荣耀】一下从他身边飞过,跟着直朝我面前的【无极荣耀】一个人飞了过来。刀轮从那人头顶落下,永恒的【无极荣耀】刀片瞬间变形把他的【无极荣耀】脑袋整个包了进去,然后周围的【无极荣耀】人就看到那个刀轮之中血液飞溅,当我刀轮再被我拽回来的【无极荣耀】时候那家伙的【无极荣耀】脑袋已经不见了,而这个时候之前想偷袭我的【无极荣耀】那个家伙的【无极荣耀】脖子上才出现了一条血线,然后他的【无极荣耀】脑袋缓慢的【无极荣耀】从身体上滑了下来,直到脑袋落地之后那具无头尸才扑通一声倒了下去。

  连在飞索上的【无极荣耀】永恒被我拽回来捏在手里,永恒上的【无极荣耀】刀片还在呜呜的【无极荣耀】兀自飞转着,而刀刃上的【无极荣耀】血液也因为旋转的【无极荣耀】离心力被甩的【无极荣耀】干干净净,看着刀刃上的【无极荣耀】寒光那些本来一时冲动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都被我给震住了,一时之间居然出现了冷场的【无极荣耀】局面。

  就在我们僵持在那里的【无极荣耀】时候忽然一个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目光转到了另外的【无极荣耀】一个方向,跟着其他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目光都集中了过去。我虽然没有回头却知道他们在看什么,肯定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先锋军到了。不过我并不担心这个。能看到只能说他们靠近了,距离这里应该还有段距离,只要我能在他们赶到之前把战局进行到我希望的【无极荣耀】状态就行了。

  “哈哈,紫日,你完蛋了。我们的【无极荣耀】援军到了。”几个围着我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嚣张的【无极荣耀】叫嚣道。

  “那可未必。”

  其实在我知道日本人的【无极荣耀】援军到达的【无极荣耀】时候就已经通知了军神把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增援也给叫了过来,只不过因为他们出发的【无极荣耀】晚,所以可能会比日本人的【无极荣耀】大部队晚到一点,不过这个不是【无极荣耀】问题。反正这里就剩我一个人了,红月刚才已经在我们战斗的【无极荣耀】时候借助我的【无极荣耀】掩护偷偷的【无极荣耀】传送走了,反正现场的【无极荣耀】人和我战斗时是【无极荣耀】肯定没空去关注一个死人的【无极荣耀】。我现在战斗力弱是【无极荣耀】为了刻意突出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作用,我又不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打不过他们。一会等大部队到了我只要吃掉一枚神果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无极荣耀】恢复我的【无极荣耀】正常实力了。

  因为自己人的【无极荣耀】援军到了,所以这里的【无极荣耀】几个人反到不着急了,他们围着我并没有马上出手。不过他们不动可不等于我不动,他们想拖可没那么容易。我突然猛力一拉手中的【无极荣耀】龙筋索,旋转的【无极荣耀】永恒刀刃立刻加速飞了出去,几个人现在都知道这东西厉害了,哪还敢让这东西靠近,纷纷向后闪避,但我也没打算真的【无极荣耀】借此一次解决掉所有人,之所以放出永恒就是【无极荣耀】为了让他们后退,不过本着能捞一个是【无极荣耀】一个的【无极荣耀】原则我手腕一抖,永恒和龙筋索突然脱开了连接,永恒旋转着飞了出去。正对着它的【无极荣耀】那个玩家没想到永恒会突然飞出来,躲闪不急被永恒从自己的【无极荣耀】腿边飞了过去,跟着他就发现自己摔在了地上,等他再坐起来的【无极荣耀】时候就看到自己的【无极荣耀】两条腿从大腿中断以下已经什么都不剩了。

  “啊……我的【无极荣耀】腿!”这个玩家直到这个时候才感觉到疼,不过现在这里的【无极荣耀】人没有一个会去关心他的【无极荣耀】伤。他的【无极荣耀】同伴们现在面对我这个强敌可没谁敢分心,而我这个敌人自然不会去关心他。

  甩飞了永恒的【无极荣耀】同时我已经同步向另外一个玩家冲了过去,由于他们刚才都在向后退,所以互相之间距离已经拉开,看到我朝其中一个人冲过来,剩下的【无极荣耀】人想救也来不及了。我刚冲到那家伙面前就是【无极荣耀】一掌拍出,那家伙一记刀气甩出却被我一侧身闪了过去,跟着我改掌为抓一把捏住了他的【无极荣耀】胳膊。他另外一只手上的【无极荣耀】刀立刻就切了过去,我捏住他胳膊的【无极荣耀】手猛的【无极荣耀】用力向下一带,自己人就飞了起来躲过了那记横刀,跟着我在空中突然下落,右手手肘向下,嚓的【无极荣耀】一声手肘后面的【无极荣耀】背刃弹了出来。那家伙听到声音就知道麻烦了,匆忙中虽然被他闪了过去,但却被我从左肩到右腹拉出了一道一尺多长的【无极荣耀】巨大伤口,连肠子都带了出来。不过就算被开膛也不能算是【无极荣耀】要害攻击,所以那个家伙虽然伤的【无极荣耀】很严重却没马上挂掉。这个时候其他的【无极荣耀】人终于也赶了过来,几个人的【无极荣耀】攻击逼的【无极荣耀】我“不得不”放弃了补刀的【无极荣耀】机会。

  实际上现在这个情况都是【无极荣耀】我刻意放水造成的【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自始至终就没有改变过,那就是【无极荣耀】要把松本正贺给推上位,所以我必须要留下几个见证人。眼前这些就是【无极荣耀】最合适的【无极荣耀】人选,所以我没杀他们,而是【无极荣耀】只将他们击成重伤放在一边当成活的【无极荣耀】摄像机,以后他们自然会把松本正贺今天的【无极荣耀】杰出表现给宣扬出去。

  我这边正打的【无极荣耀】热闹,军神忽然通知我松本正贺通过他转达的【无极荣耀】消息。原来松本正贺已经达到了水晶泡泡的【无极荣耀】防御极限,也就是【无极荣耀】说他随时可以突破出来,但是【无极荣耀】他不知道现在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适合出来,这才想起来问我一声。我得到这个消息之后立刻不再留手,接连出重手将几个日本玩家全部打成重伤,不过我却留了一手,也就是【无极荣耀】现场唯一剩余的【无极荣耀】一个我派给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冒牌日本玩家被我以轻手送出老远。能被派来当间谍的【无极荣耀】当然不是【无极荣耀】傻蛋,这个家伙聪明的【无极荣耀】就势往地上一躺,然后装成受伤很重爬不起来的【无极荣耀】样子在那挣扎呻吟。周围的【无极荣耀】日本人都被我重创,现在自然是【无极荣耀】没人会去注意他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重伤了。我站在场中得意的【无极荣耀】大声说道:“哈哈哈哈,你们现在都被我伤了,我看现在还有什么人能救你们。”

  松本正贺一听我这话就明白我什么意思了,他立刻挣破了水晶泡泡向我冲了过来。我心里高兴松本正贺总算理解正确,但是【无极荣耀】脸上却要装出很吃惊的【无极荣耀】样子。“你居然怎么快就突破出来了?看来我还真是【无极荣耀】小看你了!”我说着单手架住了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剑,同时另外一只手就朝他的【无极荣耀】脖子掐了过去。松本正贺果断的【无极荣耀】收剑后退,然后隔着一段距离就猛的【无极荣耀】将剑往天上一抛,然后突然抬手对着空中打出了一道光柱。光柱命中那柄剑之后居然让那柄剑发出了耀眼的【无极荣耀】金光。

  当那柄剑变的【无极荣耀】通体金黄之后松本正贺一收手又接回了那柄剑,跟着再次冲了上来。我迅速后撤并弹出刃爪挡住了那柄剑,但没想到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刃爪上居然开始冒起了青烟。我惊讶的【无极荣耀】看了下剑和刃爪接触的【无极荣耀】位置,那柄光剑居然已经切入了我的【无极荣耀】刃爪之中,要是【无极荣耀】我们再这么顶一会搞不好刃爪就会被切断。真没想到这柄剑居然会厉害到这种程度。由于我们互相顶在一起,所以靠的【无极荣耀】非常的【无极荣耀】近,松本正贺趁机小声问我:“接下来怎么办?”

  我立刻小声回答道:“一会等敌人大部队到达前我会把你打成重伤,我会让你和小文配合刺我一剑,然后我会服用神果名正言顺的【无极荣耀】恢复实力对付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大部队。”

  松本正贺微微的【无极荣耀】嗯了一声表示明白,然后突然用力一推,我们两个随即又分了开来。眼看着对面的【无极荣耀】部队越来越近,我让军神用通讯器告诉那边被我拍飞出去在那装死的【无极荣耀】小文具体该怎么做,然后我就开始和松本正贺继续你来我往的【无极荣耀】打的【无极荣耀】不亦乐乎。

  一边那些被我打成重伤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看到松本正贺居然和我拼了这么半天也么分出明显的【无极荣耀】胜负都激动的【无极荣耀】不得了,在他们看来不要说摹疚藜僖寇击败我,只要能和我打个旗鼓相当就已经算是【无极荣耀】牛人了。现在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形象在他们的【无极荣耀】眼中可谓是【无极荣耀】无比高大,要不是【无极荣耀】实在伤的【无极荣耀】无法行动他们都打算帮松本正贺呐喊助威了。

  计划已经制定,执行人也都明白自己要干什么,那么施行起来也就简单了。松本正贺一剑劈来,我一招手,永恒从远处飞了回来挡在了我的【无极荣耀】面前。刚才松本正贺告诉我这把剑不会被永恒削断,所以我现在也是【无极荣耀】无所顾忌,要是【无极荣耀】一般的【无极荣耀】神器我可不敢用永恒,真给打断了亏的【无极荣耀】还是【无极荣耀】我,毕竟松本正贺现在也算我手下。

  手中的【无极荣耀】剑被永恒挡住之后松本正贺迅速一压剑柄并松开了手,那柄光芒万丈的【无极荣耀】宝剑居然以横在那的【无极荣耀】永恒为轴转了半圈之后突然滑了出来向我飞了过来。这种特级动作一般的【无极荣耀】战斗技巧可谓花哨无比,但是【无极荣耀】实际威力却并不大,顶多也就是【无极荣耀】吓人一跳。看到剑居然绕过来了,我干脆向下一蹲,跟着横脚一个扫盘,松本正贺就势跳了出去滚到了离小文不远的【无极荣耀】地方,我当然也是【无极荣耀】马上追了过去。然后我们两个又是【无极荣耀】一阵你来我往的【无极荣耀】混战,并且在战斗中我们逐渐的【无极荣耀】把交战位置移动到了小文的【无极荣耀】附近。

  松本正贺看准机会一个突刺,我抓住他的【无极荣耀】手腕一使劲,两个人瞬间换了个位置,我正好变成背对小文站在他的【无极荣耀】前面不到一尺的【无极荣耀】位置上,而另外一边天空中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先锋军已经到了百米之外。就在这个时候,躺在地上的【无极荣耀】小文突然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我的【无极荣耀】大腿。“快,松本君!”

  我在被小文抱住的【无极荣耀】时候立即装做惊讶的【无极荣耀】低头去看到底是【无极荣耀】怎么回事,而松本正贺也抓住这个机会猛然挺剑刺了过来。我装做先是【无极荣耀】用力想踢开小文,而小文也一副视死如归的【无极荣耀】样子低着头死死的【无极荣耀】抱住我的【无极荣耀】腿坚决不放。我在挣不开的【无极荣耀】情况下才想起来要先挡住松本正贺,但是【无极荣耀】抬头的【无极荣耀】时候已经晚了一步,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剑猛的【无极荣耀】从我的【无极荣耀】腹部扎了进去,只是【无极荣耀】魔龙铠甲毕竟不是【无极荣耀】穿着好看的【无极荣耀】,就算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剑不错也只插了两寸来深就再也进不去了,不过这个深度的【无极荣耀】伤口也足够算是【无极荣耀】重伤了。

  在我中剑之后小文就装做脱力从我腿上滑了下去,而我临受伤的【无极荣耀】“愤怒”一击将松本正贺直接震飞了几丈远,不过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剑还插在我的【无极荣耀】肚子上。我就这么连退了数步才终于彻底站稳没有倒下去。哆嗦着握住那柄还插在腹部的【无极荣耀】长剑猛的【无极荣耀】向外一拉,噗的【无极荣耀】一声带出了一道燃烧的【无极荣耀】血泉。由于邪恶值的【无极荣耀】问题,我的【无极荣耀】血液已经快要变成地狱岩浆了,所以现在我的【无极荣耀】血只要一接触空气就会自动燃烧起来,而且上面的【无极荣耀】火焰也不是【无极荣耀】一般的【无极荣耀】火,而是【无极荣耀】地狱冥焰。

  当鬼手信长和其他人赶到时看到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还在冒烟的【无极荣耀】水晶之城的【无极荣耀】废墟,而在这片废墟之外大片的【无极荣耀】尸体将城外的【无极荣耀】平原几乎完全覆盖了一层。草地已经被血水泡成了泥沼,除了黑红色的【无极荣耀】血水根本看不出一点草的【无极荣耀】颜色。各种断刃折矛以及射空的【无极荣耀】羽箭插的【无极荣耀】满地都是【无极荣耀】,看起来苍凉无比。不过在这片尸山血海之中有个地方却比较显眼,因为那里还站着一个人。这个站着的【无极荣耀】人当然就是【无极荣耀】我了,而在我周围则零散的【无极荣耀】躺着好几个受伤不轻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其中也包括松本正贺。

  鬼手信长带着人从飞行坐骑上跳了下来,那些人迅速将我包围了起来,其他的【无极荣耀】人对受伤的【无极荣耀】人开始治疗。看到场地中的【无极荣耀】我居然也受了不轻的【无极荣耀】伤鬼手信长并没有幸灾乐祸,相反,他先是【无极荣耀】惊讶的【无极荣耀】回头看了松本正贺一眼,在他想来能伤到我的【无极荣耀】人应该不多,而他自己的【无极荣耀】手下他自己清楚,那些人是【无极荣耀】绝对没可能伤到我的【无极荣耀】,加上战场之上个人躺的【无极荣耀】位置他很容易就判断出了伤到我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只是【无极荣耀】他很惊讶松本正贺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强大的【无极荣耀】战斗力。不过虽然好奇,但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却并没问出来。

  “紫日,没想到你也有今天啊?”鬼手信长得意的【无极荣耀】说道,那样子就好象是【无极荣耀】他把我打成现在这个样子的【无极荣耀】一样。

  虽说受伤了,但那是【无极荣耀】我故意的【无极荣耀】,气势上我自然不会比鬼手信长要弱。我用带有明显鄙视意味的【无极荣耀】眼神看了鬼手信长一眼,然后等到他要开口继续大放厥词的【无极荣耀】时候才慢条斯理的【无极荣耀】拿出了一枚神果。之前在对付害虫的【无极荣耀】时候我吃了几枚神果,而当时鬼手信长也见识过这东西,现在看到我又摸出了一枚,他的【无极荣耀】气势立刻就没了。我不屑的【无极荣耀】冷笑了一声,然后看着他说道:“本来我是【无极荣耀】并不打算马上就吃这东西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你如果逼我的【无极荣耀】话……!哼哼!”虽然我没把话说完,但意思已经很明白了。

  “哼,你要吃就吃,我可不怕你。”鬼手信长说这话也是【无极荣耀】深思熟虑过的【无极荣耀】。神果这东西一次就能升一级,而升级是【无极荣耀】可以清除一切负面状态的【无极荣耀】,因此对鬼手信长他们来说我有神果在手永远是【无极荣耀】个威胁。虽说他并不知道我到底有多少神果,但他可以肯定这东西不会太多,所以抱着消耗掉一个少一个的【无极荣耀】心思,他打算激我吃掉这枚神果,要不然以后我只要一拿这东西出来他就要退让,那以后的【无极荣耀】日子还怎么混?再说现在他身边跟了这么多小弟,要是【无极荣耀】他退让的【无极荣耀】话就等于是【无极荣耀】服软了,那他的【无极荣耀】威信还能存在吗?就是【无极荣耀】因为考虑了这么多,所以鬼手信长最终还是【无极荣耀】打算激我吃了神果。

  我本来就是【无极荣耀】打算要吃掉神果的【无极荣耀】,现在既然鬼手信长都这么说了,我哪还跟他客气,三口两口就啃掉了那枚神果。伴随着一道光芒闪过,我的【无极荣耀】等级升到了一千一百九十级,而手里的【无极荣耀】神果还剩十九枚。讲起来都怪那个该死的【无极荣耀】失败法术,要不是【无极荣耀】那东西一次扣了我二十级,现在我就该有一千两百一十级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