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六卷 第一百七十九章 坑人,那是【无极荣耀】我特长。

第十六卷 第一百七十九章 坑人,那是【无极荣耀】我特长。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虽然就挡住我这点上来说鬼手信长自己都没什么把握,但是【无极荣耀】不做又不行,他也只能硬着头皮带着自己手下一起冲。

  我这边随着魔宠们陆续出现,战斗已经不是【无极荣耀】我一个人在打他们全部,而是【无极荣耀】变成了多人混战的【无极荣耀】模式。我的【无极荣耀】魔宠数量确实很多,而且基本上没有一个是【无极荣耀】废柴,不是【无极荣耀】像飞镖或者幻影这样有某方面特别有用的【无极荣耀】技能,就是【无极荣耀】幸运或者凌这样的【无极荣耀】全能型强战生物。

  我的【无极荣耀】四条巨龙一出来就搅的【无极荣耀】现场飞沙走石,所有企图靠近的【无极荣耀】人都被狂风掀飞了出去。鬼手信长带着一众手下左冲右突却无论如何也进不了我的【无极荣耀】身,而不能堵住我身边的【无极荣耀】凤龙空间的【无极荣耀】出口,其他的【无极荣耀】魔宠九会陆续从里面钻出来。

  “不行,紫日的【无极荣耀】魔宠太厉害了!”一名日本玩家对鬼手信长说道。“得想点办法,这样我们根本冲不进去啊!”

  “废话,紫日的【无极荣耀】魔宠有多厉害我难道不知道吗?可是【无极荣耀】现在我们已经是【无极荣耀】在全力以赴了,你还要我想什么办法?”

  大概是【无极荣耀】凑巧,这话虽然声音.不大,但是【无极荣耀】刚好被还困在水晶泡泡里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给听到了。精明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眼珠子一转就有了主意,他立刻用通讯水晶联系了我,然后把刚才听到的【无极荣耀】以及他自己的【无极荣耀】想法说了出来。其实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想法也很简单,那就是【无极荣耀】在鬼手信长和他的【无极荣耀】手下拿我没办法的【无极荣耀】时候出言指挥这些人的【无极荣耀】作战。鬼手信长战斗力是【无极荣耀】不错,但是【无极荣耀】他不擅长指挥,这么多人完全是【无极荣耀】在凭借小分队练级的【无极荣耀】模式在各自为战。我和我的【无极荣耀】魔宠们又不是【无极荣耀】游戏里设置的【无极荣耀】魔兽,我们可是【无极荣耀】有思维的【无极荣耀】,这种小分队战士对付一般魔兽是【无极荣耀】还凑合,可是【无极荣耀】对我们可就不奏效了。如果松本正贺能通过适当的【无极荣耀】指挥让这些人发挥更大的【无极荣耀】战斗力,那么这些人自然就会明白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好处,他们自然也会更加的【无极荣耀】拥护松本正贺。

  听了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这个提议我也.觉得不错,立刻通知他照办,而且我也会主动配合他。松本正贺得到我的【无极荣耀】同意后立刻对那边追着玲玲到处跑的【无极荣耀】玩家大声喊道:“那边那帮战士都别追了,你们的【无极荣耀】速度不是【无极荣耀】天使的【无极荣耀】对手,去帮前面的【无极荣耀】忍者挡住紫日的【无极荣耀】那些强攻型魔宠。那边的【无极荣耀】法师你们也别跑了,再这么跑下去迟早被那个天使杀光,都站住别动,不要担心自己人,直接用大范围魔法轰下去,拼着牺牲几个人把那个天使轰出你们的【无极荣耀】圈子。还有那边的【无极荣耀】忍者,你们又不是【无极荣耀】肉盾,顶在前面想干什么啊?去追那个天使,别再让她祸害法师团了!”

  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话让周围的【无极荣耀】人先.是【无极荣耀】一愣,毕竟这些人都不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手下,自然没道理听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调遣,不过他们想了一下之后却发现自己这样确实不对,于是【无极荣耀】就有人开始按照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办法走。一有人带头剩下的【无极荣耀】人立刻就跟着动了起来,反正鬼手信长就在旁边,既然他没出声阻止,那应该就是【无极荣耀】不反对了。

  其实鬼手信长哪里不想出声阻止呢?他是【无极荣耀】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松本正贺说的【无极荣耀】明显都是【无极荣耀】对的【无极荣耀】,他自己又不擅长指挥,除了暂时听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话也没别的【无极荣耀】办法了。

  一直追着玲玲的【无极荣耀】那群战士按照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话不.再追着玲玲满场乱跑了,全都回到了战场的【无极荣耀】中央开始阻挡我的【无极荣耀】魔宠们的【无极荣耀】攻击,这让临时充当肉盾的【无极荣耀】忍者终于得到了喘息的【无极荣耀】机会。法师群在听了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话后果然以大范围的【无极荣耀】法术进行了不分敌我的【无极荣耀】覆盖性攻击,结果虽然干掉了几个自己人,但确实把玲玲给逼了出来。看到这个结果那些法师就开始后悔了起来,就这么一会他们就被这个天使给杀了几十人了,要是【无极荣耀】他们早这样牺牲几个人把那个天使给逼退,根本就不用伤亡这么多人。而且实际上他们的【无极荣耀】损失远不止是【无极荣耀】这几十名法师那么简单,就是【无极荣耀】因为这个天使在他们之中的【无极荣耀】疯狂屠杀直接导致了战士都冲过来追这个天使,然后因为没有战士的【无极荣耀】保护,那些本该充当偷袭和远程攻击的【无极荣耀】忍者以及弓手就成了一线部队,结果自然是【无极荣耀】损失惨重,而且因为法师们一直在被天使缴的【无极荣耀】无法进行法术凝聚,所以整个战场到现在都没有日本方面的【无极荣耀】法师使用过什么象样的【无极荣耀】魔法攻击,这等于是【无极荣耀】变相的【无极荣耀】帮助了我。

  法师们这边一安全了下来之后就立刻开始分.成两组,其中一组继续以法术将玲玲给挡在外面不让她有机会再次冲入法师群,而另外一组则开始对前面的【无极荣耀】玩家进行法师支援。那些一直硬顶着攻击和我的【无极荣耀】魔宠战斗的【无极荣耀】玩家感觉到了法师的【无极荣耀】支援后眼泪都快下来了,打了这么半天总算找到点战斗的【无极荣耀】感觉了,之前完全是【无极荣耀】在被人虐杀啊!没有魔法火力支援,连各种战斗状态都没的【无极荣耀】加,血掉光了还要自己退下来吃药补,这打的【无极荣耀】叫什么仗啊?

  看到日本玩家.在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指挥下战斗力大幅度提高之后我也开始暗暗的【无极荣耀】调动我的【无极荣耀】魔宠让他们有计划的【无极荣耀】放手,在我们两边的【无极荣耀】互相“配合”之下,日本玩家就明显的【无极荣耀】感觉到自己的【无极荣耀】战斗变的【无极荣耀】轻松了起来,而且战斗效果也明显提升了起来,虽然依然没能对我造成多大伤害,但自己人受伤的【无极荣耀】频率明显下降,有时候还能把我和我的【无极荣耀】魔宠逼的【无极荣耀】手忙脚乱。长期受我欺压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能感受到这种战斗状态已经是【无极荣耀】欣喜若狂了,一时之间他们对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崇拜之情简直是【无极荣耀】无以形容了,就恨不得以后都能有松本正贺这样的【无极荣耀】指挥让他们可以再次体验这种和我正面对抗的【无极荣耀】良好感觉。

  “老大,我们居然真的【无极荣耀】挡住紫日了!”一个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手下兴奋的【无极荣耀】对他说道。

  鬼手信长虽然想反驳,但事实也确实如此,他也不好说什么,否则反而会越瞄越黑,除了更加衬托出他的【无极荣耀】无能之外不会有任何一点好处。不过,他也并不想让松本正贺显得太伟大,所以还是【无极荣耀】训斥道:“傻蛋,紫日的【无极荣耀】魔宠才出来五分之四,而且他的【无极荣耀】召唤生物可不只有魔宠而已!”

  一般来说召唤生物这种东西每个人多少都会有一两只,但像我这样能发动洪水般的【无极荣耀】召唤生物攻击的【无极荣耀】那就真的【无极荣耀】不多了。想当初我召唤的【无极荣耀】黑骑士部队虽然级别很低,依然搞的【无极荣耀】很多敌人一个头两个大,如今升级到麒麟武士后不管是【无极荣耀】战术配合还是【无极荣耀】个体战斗力都已经不能和当初同日而语了,对于鬼手信长这样我的【无极荣耀】敌人来说这些召唤生物绝对是【无极荣耀】最大的【无极荣耀】麻烦。现在我还没有放出召唤生物,也就是【无极荣耀】说并没有出全力。鬼手信长之所以要将这一点点出来,就是【无极荣耀】要让自己的【无极荣耀】手下知道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指挥并没有发挥什么不可取代的【无极荣耀】作用,也不过是【无极荣耀】稍微提高了一点他们的【无极荣耀】战斗力而已。

  对于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话,我和松本正贺都没听见,不过松本正贺却在继续投入自己的【无极荣耀】角色之中。“村上,注意背后……田中,别管她的【无极荣耀】小魔法,那个天使没什么防御力的【无极荣耀】,冲进去拼掉她。……三井,不要和那个女人对轰,你的【无极荣耀】魔法没她快,想办法去支援下渡边君……”

  在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指挥声中那些日本人的【无极荣耀】战斗效率果然就提高了起来,这个到不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战斗素养问题,而是【无极荣耀】位置的【无极荣耀】问题。因为那些日本玩家都在战场上和我的【无极荣耀】魔宠对战,所以他们只能看到周围有限的【无极荣耀】几个人,而且他们在战斗中根本没时间停下来思考该怎么打,大部分时候只能是【无极荣耀】看到缝隙就往上冲,却不知道这样的【无极荣耀】战斗方式其实根本无法充分发挥他们的【无极荣耀】战斗力。但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就不一样了,他现在是【无极荣耀】唯一一个没有直接参加战斗的【无极荣耀】人,而且他又在战场外面,可以通览全局,调度起来自然比内部的【无极荣耀】人看的【无极荣耀】要清楚。

  虽然松本正贺确实让日本人的【无极荣耀】战斗力充分发挥了出来,但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却越来越郁闷,因为我和松本正贺在一番里应外合之下又发现了一个新的【无极荣耀】折磨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办法。

  “小心那个火球。”松本正贺一声提醒,两名日本玩家狼狈的【无极荣耀】就地一滚成功闪开了那个火球。“山下,你旁边。”松本正贺再次提醒了一声,那个叫山下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立刻一个飞扑,不但救下了差点被夜月干掉的【无极荣耀】一个同伴还顺便闪开了攻向自己的【无极荣耀】一个火球。“内田,压制那个蛇女。”被叫到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顺手射出一箭,夜月横剑一扫挑飞了那支羽箭,但她同时也失去了进攻的【无极荣耀】机会,跟着在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一番引导之下被迫再次开始和那些玩家对攻并寻找战机。

  看起来事情进展的【无极荣耀】很顺利,然而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可不是【无极荣耀】为了指导日本玩家怎么作战。就在鬼手信长也以为松本正贺只是【无极荣耀】在引导大家作战的【无极荣耀】时候松本正贺突然喊道:“森马,爆炎飞弹攻击那个拿剑的【无极荣耀】天使。”

  由于已经在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指挥下连续打了很长时间,这些日本玩家都已经开始习惯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指挥了。和之前的【无极荣耀】犹豫不同,现在只要松本正贺一喊出命令,那些人立刻就会照着做。这个叫森马的【无极荣耀】家伙是【无极荣耀】个法师,一听攻击指令立刻就开始凝聚魔力,结果就在他的【无极荣耀】魔法飞弹即将脱手的【无极荣耀】时候鬼手信长却突然出现在了他和玲玲之间。森马发现自己的【无极荣耀】目标被鬼手信长挡住的【无极荣耀】时候魔法已经停不下来了,情急之下他勉强扭了点方向,而这个时候松本正贺也喊了起来:“信长快闪开!”

  鬼手信长一听赶紧闪到一边,而由于魔法飞弹已经偏离了方向,所以玲玲也跟着鬼手信长一起闪开了飞弹,那枚魔法飞弹直接穿过玲玲之前站的【无极荣耀】地方侧面一点的【无极荣耀】位置正中一名正在和夜月对战的【无极荣耀】战士。那名战士本来和夜月打的【无极荣耀】很激烈,冷不防背后中了一招,虽然这种魔法都带敌我识别,并没有扣他的【无极荣耀】血,但是【无极荣耀】突然的【无极荣耀】惊吓让他猛的【无极荣耀】惊了一下,而夜月也借助这个机会一剑削掉了他的【无极荣耀】半截胳膊。

  松本正贺连忙指挥道:“山本、广田挡住她,健士快把良牙拖回来,牧师注意治疗。”

  山本和广田两名战士迅速顶上挡住了夜月的【无极荣耀】抢攻,而受伤的【无极荣耀】良牙则被健士给拖到了战场外面。良牙捂着断臂一边接受牧师的【无极荣耀】治疗一边气愤的【无极荣耀】骂道:“哪个白痴轰我的【无极荣耀】啊?”

  那个丢法术的【无极荣耀】玩家立刻辩解道:“不是【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君挡住了我的【无极荣耀】攻击路线,我为了不伤到他才勉强转移了方向,没想到打到你那边去了!”

  这些人都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手下,一听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惹的【无极荣耀】麻烦也就不好再追究了。在日本等级观念还是【无极荣耀】非常强的【无极荣耀】,虽然你有跳槽的【无极荣耀】权力,但是【无极荣耀】在没有跳槽之前上司就是【无极荣耀】上司,是【无极荣耀】绝对不可以忤逆的【无极荣耀】。不过,表面上虽然是【无极荣耀】不可以忤逆,但是【无极荣耀】这些人心里多少还是【无极荣耀】有那么点怨气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不好说出来而已。

  这件事情本来很快就过去了,但是【无极荣耀】在我和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刻意操纵下事情就不是【无极荣耀】那么简单了。

  鬼手信长正在和玲玲战斗,并没有注意身边的【无极荣耀】情况。国王和二世在我的【无极荣耀】指挥下突然发力干掉了一个日本玩家,跟着朝另外一个看起来很不起眼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杀了过去。松本正贺一直和我保持着沟通,这个时候立刻喊道:“小洛注意你背后!”

  那个叫小洛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一听到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提醒立刻就向前跳了出去闪开了后面国王刺来的【无极荣耀】一剑,但是【无极荣耀】紧跟着松本正贺又喊道:“当心左面。”那个家伙一听立刻就往右闪,同时转身想看看到底是【无极荣耀】谁要攻击自己,结果他确实看到了袭击自己的【无极荣耀】敌人,只是【无极荣耀】却没能闪开,因为他在往右闪的【无极荣耀】过程中正好和鬼手信长撞个正着,结果被鬼手信长这么一挡,那家伙就没能按计划退开足够的【无极荣耀】距离,肚子上被小猫一爪划开了三道大口子,血水和内脏淅沥哗啦的【无极荣耀】流了一地,他人也立刻萎靡了下去。鬼手信长被这一撞也不好多少,他本来正在和玲玲缠斗,结果突然被侧面一撞,立刻就失去了平衡,结果玲玲到是【无极荣耀】没趁机干掉他,可他却摔了出去把另外一个玩家给挂倒了。松本正贺趁机装做一时气愤大喊着:“鬼手信长你搞什么鬼?炎鬼,去挡住那个盔甲武士。鬼手信长……你别挡着他!”

  那个被鬼手信长扑倒的【无极荣耀】人本来正在和凌用低级魔法对轰,结果被扑倒后凌的【无极荣耀】法术就把后面的【无极荣耀】人给炸翻了,然后松本正贺指挥去救那个被开了膛的【无极荣耀】小洛的【无极荣耀】玩家正好位于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另外一边,他要过去救小洛自然要从鬼手信长身边过,而鬼手信长正想爬起来,自然就挡住了他的【无极荣耀】去路,然后就因为他这么一挡,那个小洛立刻被小猫的【无极荣耀】补刺给干掉了。松本正贺一看到小洛完蛋立刻让那个去救援的【无极荣耀】人改去抵挡凌的【无极荣耀】魔法,结果他这么一转身本来打算给他让路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就变成了又挡在了他的【无极荣耀】路线上。那个叫炎鬼的【无极荣耀】玩家本身就是【无极荣耀】和急性子,这么连续被挡耽误事情他一时之间就忘记了鬼手信长是【无极荣耀】自己老大。

  “你……快让开!”他一把把鬼手信长拨拉到一边,然后朝凌冲了过去。被推开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刚想稳住身体,另外一个人又在我指挥的【无极荣耀】白浪的【无极荣耀】逼迫下和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调度下移动到了他的【无极荣耀】身边,结果鬼手信长理所当然的【无极荣耀】再次撞了人,然后那个玩家就因为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意外碰撞而不幸挂掉了。

  这个时候松本正贺立刻装出了一副急的【无极荣耀】口不责言的【无极荣耀】样子大声骂道:“鬼手信长你个白痴不会打就别站在那添乱,你看你把我们自己的【无极荣耀】战斗序列冲成什么样了?”

  事实上就在刚才鬼手信长这一耽搁的【无极荣耀】时间内我的【无极荣耀】魔宠就接二连三的【无极荣耀】放倒了七八个人,而且这些还全都是【无极荣耀】主攻手,这等于是【无极荣耀】瞬间就把日本人的【无极荣耀】主力给打残了。其实这几秒内突然死这么多人主要是【无极荣耀】因为我和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配合造成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故意制造战斗间隔,加上我让魔宠在那一瞬间不再收敛战斗技巧,而是【无极荣耀】全力攻击,所以才会瞬间干掉这么多人。不过由于我们做的【无极荣耀】都很隐蔽,所以这些玩家是【无极荣耀】看不出什么来的【无极荣耀】。他们就是【无极荣耀】觉得鬼手信长连续碰倒了很多人,还干扰了几个人执行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命令才导致了这么多人伤亡,也就是【无极荣耀】说这事都得怪鬼手信长,一时之间这些人看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眼神都不对了,但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毕竟是【无极荣耀】他们老大,至少暂时还没人说什么。

  其实现在最郁闷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了,他也没想到居然会发生这种事情。由于他自己一直在战斗中,所以跟本注意不到我和松本正贺在使坏,他就感觉自己就好象被霉星副身了一般,简直是【无极荣耀】出门踩狗屎回家丢钥匙,反正是【无极荣耀】倒霉的【无极荣耀】没话说了。看到那些人看他的【无极荣耀】眼神他也很无奈,想解释又不知道怎么解释,感觉是【无极荣耀】满无辜的【无极荣耀】,可他又不知道到底哪出了问题,感觉自己平时和别人配合也还满好的【无极荣耀】啊?为什么今天就好象队伍里多了我这么个人一样呢?

  鬼手信长正在那琢磨呢,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陷害又到了,几个玩家被指派到了鬼手信长附近,然后他们分别被指定了攻击和闪躲的【无极荣耀】命令,结果就碰上了还在那傻站着琢磨自己到底哪不对劲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因为之前的【无极荣耀】事情这些参战的【无极荣耀】人已经对鬼手信长有了很大的【无极荣耀】不满情绪,现在居然又碰到他跟个傻子似的【无极荣耀】站在那挡路,你说他们能不气吗?于是【无极荣耀】这些人就开始把鬼手信长当稻草人一样推来搡去,嘴里的【无极荣耀】话也不客气了。

  “闪开!”

  “别挡事!”

  “我x你杵这干什么?”

  “不战斗拜托你闪远点好吧?”

  刚才就已经郁闷到不行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被这么一通数落和推搡终于彻底爆发了。鬼手信长本来就不是【无极荣耀】什么有城府的【无极荣耀】人,他当初上位就是【无极荣耀】因为日本玩家在和我们的【无极荣耀】战斗中被打急眼了,所以极需一个具有英雄或者说莽夫特制的【无极荣耀】带头人,于是【无极荣耀】这个鬼手信长就被推了出来,可是【无极荣耀】现在被人这样说,他这个莽夫哪还能忍的【无极荣耀】住?

  “你们都他**的【无极荣耀】反了天是【无极荣耀】吧?”

  鬼手信长这一声吼不要紧,周围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都是【无极荣耀】一愣。要是【无极荣耀】以日本人的【无极荣耀】行为习惯和社会风气,鬼手信长发一通火到真能把这些人给骂傻掉,只不过现场真正有控制权的【无极荣耀】三个人中我和松本正贺其实都是【无极荣耀】穿一条裤子的【无极荣耀】,所以这种情况是【无极荣耀】不可能发生了。就在日本人这一愣神的【无极荣耀】时间我已经指挥着魔宠们连续干翻了几十个人,虽然日本人来了不少,但是【无极荣耀】之前被我们干掉七八个高手,剩下的【无极荣耀】人靠数量到是【无极荣耀】勉强再次和刻意压制了实力的【无极荣耀】我们打个平手,可是【无极荣耀】现在一下又被*掉了几十个勉强能和我们过的【无极荣耀】上招的【无极荣耀】次级高手,局面立刻就撑不住了。

  趁着这些人死亡时的【无极荣耀】惨叫声把其他人拉回现实的【无极荣耀】机会松本正贺隔着水晶泡泡指着鬼手信长大骂道:“你***到底是【无极荣耀】支那人还是【无极荣耀】日本人?发神经回家发去,我们的【无极荣耀】武士正在和支那人拼命,你他祖母的【无极荣耀】难道想帮支那人和我们动手不成?”

  “我……我……!”本来正准备发飚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被松本正贺一通抢白立刻就接不下去了。周围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本来差点被鬼手信长压住的【无极荣耀】情绪被松本正贺这么一激就变的【无极荣耀】更加高涨了,而且因为有了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带头,这些人对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不满立刻就沸腾了起来。

  看到这个局面我也干脆不再动手,而是【无极荣耀】指挥魔宠们全都停了下来看笑话,这种时候可不能打断他们酝酿情绪,搞不好今天就能帮松本正贺捞到一帮子新小弟,而且还是【无极荣耀】比较强的【无极荣耀】那种。不过看现在这状况必须得有个人带头才行。我现在就开始后悔没在鬼手信长身边也安俩内应,要不然现在只要有一两个人带头,包准这里能有一大半人脱离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行会加入到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麾下,所以现在关键就看是【无极荣耀】否能有人带头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