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六卷 第二百二十章 请神容易送神难

第十六卷 第二百二十章 请神容易送神难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虽然凌说对方不来还好。来了就要给点教训,但既然对方花了那么大力气给我们下了药又怎么可能不来呢?尽管我们是【无极荣耀】不需要睡觉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为了给对方下手的【无极荣耀】机会,我们还是【无极荣耀】全都躺在了酒店里,但是【无极荣耀】思想却异常的【无极荣耀】清醒。因为等对方来的【无极荣耀】这段时间没事干,斯哥特就提议大家打麻将,于是【无极荣耀】我们就用大家的【无极荣耀】无线网络建立了一个小局域网在里面玩起了虚拟麻将。不得不说我们的【无极荣耀】能力真是【无极荣耀】柄双刃剑。虽然利用这个无线局域网我们可以躺在各自的【无极荣耀】床上凑了几桌麻将,但同时因为我们的【无极荣耀】电子脑有着超级计算能力,结果大家全都在那算牌,搞到最后除了自*之外根本就没人能赢,因为大家都会根据另外三家的【无极荣耀】出牌情况推算出对方的【无极荣耀】大致牌面,然后就会主动限制打出对手需要的【无极荣耀】牌。这样算来算去的【无极荣耀】结果就是【无极荣耀】十圈牌打下来有八圈都合牌了,最后外面的【无极荣耀】牌全抓光了也没人赢,只能推倒重来。

  “靠,你们这帮家伙一个个算那么精细干什么?”我在维娜、凌、小纯和夜月这桌麻将中当看客,看他们老是【无极荣耀】合牌忍不住发话道:“这局开始都给我把推算能力关掉,不许算牌,大家凭运气,要不然就看你们在那堆牌玩了!”在我的【无极荣耀】限制下果然效果就好多了,基本上有人赢也有人输了,至少看起来和普通人的【无极荣耀】游戏差不多了。其实这也算是【无极荣耀】我们龙族的【无极荣耀】一个悲哀了。智力太高有时候也不是【无极荣耀】什么好事,就好象小孩子玩的【无极荣耀】很好的【无极荣耀】游戏在大人眼里觉得很幼稚一样,人类喜欢的【无极荣耀】那些什么棋牌类游戏在我们看来不过是【无极荣耀】一种高等数字公式的【无极荣耀】应用而已,算到最后谁手里有什么牌基本都算出来了,简直等于是【无极荣耀】大家把牌都亮在那里在打牌,根本就没有任何乐趣可言了!不过后来大家发现好象和麻将以及扑克比起来,下围棋也是【无极荣耀】个不错的【无极荣耀】娱乐形式,因为围棋的【无极荣耀】规则对数字的【无极荣耀】依赖性相对比较低,虽然我们强大的【无极荣耀】计算能力都能提前预判好几千步之后的【无极荣耀】情况,但至少以我们的【无极荣耀】计算能力还算不到结局,所以勉强还能玩玩。要是【无极荣耀】基地里的【无极荣耀】主系统女娲在这里估计连围棋也没的【无极荣耀】玩,因为你第一个子落地她就已经把结局都算出来了,根本没有可比性!

  虽说我们在那玩了几十圈麻将和扑克,但由于用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电子脑中建立的【无极荣耀】无线网络在进行游戏,所以没有出牌洗牌的【无极荣耀】时间间隔,游戏进程相当的【无极荣耀】迅速,几乎就是【无极荣耀】几分钟一圈,要是【无极荣耀】把我们玩牌的【无极荣耀】画面虚拟成动画显示出来,以人类的【无极荣耀】反应速度根本连看牌都来不及,别说还要思考了。就在我们玩了不知道第多少圈的【无极荣耀】时候负责警戒的【无极荣耀】白浪突然插了进来。“目标出现了。”

  我们脑中的【无极荣耀】棋盘和麻将桌突然一下全部消失,跟着大家立刻进入了相对静默的【无极荣耀】状态,同时各种感官启动到最佳状态,整座酒店大楼的【无极荣耀】情况全部都被我们监视的【无极荣耀】死死的【无极荣耀】。

  我们住的【无极荣耀】这座酒店是【无极荣耀】纽约相当有名的【无极荣耀】豪华酒店,保安措施也是【无极荣耀】一流的【无极荣耀】,所有过道、电梯以及休息区这样的【无极荣耀】公共场所全都装有监控设备,而且这些摄象机还都经过伪装,除非你专门去找。否则是【无极荣耀】难注意到这些摄象机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现在这些东西全都便宜了我们,因为相对我们的【无极荣耀】能力来说酒店的【无极荣耀】电脑系统基本等于是【无极荣耀】不设防的【无极荣耀】,所有监控信号都被我们截获,那些摄象机就成了我们的【无极荣耀】眼睛,来人根本不知道他们的【无极荣耀】行动被我们看的【无极荣耀】清清楚楚。

  对方大概是【无极荣耀】意识到能被派来出外勤的【无极荣耀】肯定都不是【无极荣耀】简单角色,所以派了二百多人。这些人中的【无极荣耀】大部分都穿着黑色的【无极荣耀】城市作战服,看起来很像是【无极荣耀】城市特种部队,还有七八个穿着黑西装的【无极荣耀】家伙,看起来似乎和这些城市特种部队不是【无极荣耀】一个单位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职能却要高出不少,因为城市特种部队中的【无极荣耀】指挥人员是【无极荣耀】听他们调度的【无极荣耀】。

  这些人一进入酒店就引起了酒店服务人员的【无极荣耀】注意,毕竟这么大队的【无极荣耀】武装人员怎么看也不像来住宿的【无极荣耀】,不过对方有正式的【无极荣耀】文件,和酒店里的【无极荣耀】人说了一下之后就得到了对方的【无极荣耀】配合。和酒店人员交涉的【无极荣耀】那些人是【无极荣耀】城市特种部队中的【无极荣耀】头目,而其他特种部队成员则拿着枪成攻击队形兵分六路,其中两路开始爬楼梯,另外四路则分乘四部电梯向我们所在的【无极荣耀】楼层进发。在这些人开始行动以后我们又发现了几架直升机出现在酒店的【无极荣耀】山空,然后其中三架个头比较大的【无极荣耀】直接在楼顶绳降了五十多名全副武装的【无极荣耀】特战队员。这些人一落地就跑到大楼的【无极荣耀】边缘固定起了十几条绳子然后扔到了楼外,显然是【无极荣耀】打算从窗户突破进入了。大型直升机放完人之后就调头飞离了大楼,而另外三架攻击直升机则移动到了楼外开始缓慢下降高度。虽说这是【无极荣耀】夜里,直升机的【无极荣耀】声音也很大。但像这座酒电这样八九十层的【无极荣耀】高层建筑和我们常见的【无极荣耀】一般楼房是【无极荣耀】不一样的【无极荣耀】,窗户的【无极荣耀】隔音能力都异常的【无极荣耀】强悍,就算是【无极荣耀】直升机悬停在窗户外面也顶多就能听到一点点低沉的【无极荣耀】嗡嗡声,要是【无极荣耀】没有这种良好的【无极荣耀】隔音能力,以这么高的【无极荣耀】楼层,光是【无极荣耀】风声恐怕就能让大部分人整夜整夜的【无极荣耀】失眠了。

  “来了不少人啊!”夜月在我们的【无极荣耀】意识中感叹着。

  “一群废物,来再多也还是【无极荣耀】废物。”维娜很不屑的【无极荣耀】说道。

  “那几个穿西装的【无极荣耀】似乎有点看头哦。”小纯调侃的【无极荣耀】说道。

  凌细细感应了一下之后说道:“和我们之前在国内遇到的【无极荣耀】那种有殖入式机械骨骼的【无极荣耀】人很类似,但是【无极荣耀】结构并不完全一样。”

  “大概是【无极荣耀】新型号,我们的【无极荣耀】技术在进步,美国人自然也不会原地踏步啊。”我说着忽然道:“哦,看来他们要行动了。”

  在我们对话的【无极荣耀】同时那些人已经到达了我们所在的【无极荣耀】楼层,不过他们并没有搞出什么动静来,毕竟他们现在基本上认定我们已经都被麻醉剂给放倒了,之所以来这么多人无非就是【无极荣耀】本着万无一失的【无极荣耀】想法多加了道保险,他们根本想不到我们会对镇静剂完全没反应。

  最先动手的【无极荣耀】窗户外面的【无极荣耀】那些人,他们降落到我们上面一层的【无极荣耀】窗户处就放弃了绳子改用一种大型吸盘慢慢爬到了我们所在的【无极荣耀】窗户边缘,不过为了防止万一他们没有直接到达我们的【无极荣耀】窗户外面,主要是【无极荣耀】怕我们之中有人没睡。他们先是【无极荣耀】拿了根拐杖一样的【无极荣耀】东西伸了出来,那玩意的【无极荣耀】尖端有个摄象头,而且带有偏振光过滤镜,可以看到反光玻璃内部的【无极荣耀】情况。用那玩意扫了一下房间里面确定我们都在睡觉之后他们才爬到了窗户外面,然后小心的【无极荣耀】用特制工具在我们所住的【无极荣耀】几个房间的【无极荣耀】玻璃上分别挖了几个大洞,不过他们只是【无极荣耀】切开了玻璃,并没把玻璃拿下来。这种超高层建筑的【无极荣耀】玻璃外墙其实比防弹玻璃也差不了多少,所以荡着绳子破窗而入那种事情是【无极荣耀】根本连想都不要想的【无极荣耀】,除非你有我们一样的【无极荣耀】身体强度,否则就是【无极荣耀】打算自杀。至于他们不拿到玻璃盖板是【无极荣耀】因为高层建筑外部的【无极荣耀】气流高速流动造成的【无极荣耀】负压,只要他们一拿掉玻璃,楼层里的【无极荣耀】空气就会迅速从那些洞被吸出去。到时候会弄出很大动静来,除非有必要让他们突入,否则他们就不会打开玻璃。

  这边准备好之后有个家伙用无线电设备和楼里的【无极荣耀】人进行了通话,而我们则全都开着无线电监听,他们的【无极荣耀】话我们自然是【无极荣耀】全都听见了。楼里面的【无极荣耀】这些特战队员中走出了两个人小心的【无极荣耀】移动到了我们的【无极荣耀】门边,然后其中一个人从身上拿出了一张电子卡插入了门锁识别器,这东西是【无极荣耀】酒店里的【无极荣耀】后备房卡,他们又不是【无极荣耀】贼,自然直接就拿来用了,再好的【无极荣耀】开锁工具也没对应的【无极荣耀】门钥匙方便啊!

  在房卡插入门锁之后门把手上方代表锁死的【无极荣耀】红灯突然跳到了绿色上,同时还发出了嘀的【无极荣耀】一声提示音,结果把那些特战队员全都吓的【无极荣耀】身体一僵,等到窗户外面的【无极荣耀】那些人用通讯器告诉里面的【无极荣耀】人我们没醒之后他们才继续动了起来。

  小心的【无极荣耀】压下门把手推开房门,然后那些人小心的【无极荣耀】摸进了客厅。由于我们人多,所以包下了一间总统套房,进入大厅之后那些人就开始分别摸向我们各自的【无极荣耀】房间。套房只有外面的【无极荣耀】门有电子锁,内部的【无极荣耀】门只是【无极荣耀】简单的【无极荣耀】弹簧锁,而且根本没人会锁那东西。这些人摸到门边之后就开始小心的【无极荣耀】打开门锁,然后摸到了我们各自的【无极荣耀】床前用枪指着我们围了一圈。

  等他们完成了包围之后其中一个带头的【无极荣耀】人才对外面打了个手势,然后外面的【无极荣耀】人就开始呼叫楼下的【无极荣耀】黑衣人。那些黑西装听到报告之后立刻向楼上走来,进了电梯之后他们就聊了起来,而我们虽然听不见他们说什么,但我们可以通过摄象机看到他们的【无极荣耀】嘴。这也就足够了。以读唇的【无极荣耀】方式我们很容易就知道了他们的【无极荣耀】对话内容。

  “真没想到会这么轻松。”其中一个瘦高的【无极荣耀】家伙说道。

  旁边一个黑人也立刻道:“没想到中国人的【无极荣耀】间谍也不怎么样啊?上面真的【无极荣耀】说对方是【无极荣耀】规格外的【无极荣耀】力量?”

  一个看起来像是【无极荣耀】他们中的【无极荣耀】首领的【无极荣耀】秃头说道:“不管他们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规格外力量,反正我们的【无极荣耀】任务已经完成了,只要把他们交到基地那边就没我们什么事了。”

  一个长的【无极荣耀】很漂亮的【无极荣耀】女人叹气道:“哎,早知道就不来了,害我都没去参加杰克的【无极荣耀】婚礼,还不知道明天要怎么跟他解释呢!”

  “哈哈,放心吧!他们要出去渡蜜月的【无极荣耀】,你至少还有一个月的【无极荣耀】时间编理由。不过我估计等他们回来应该已经把这事给忘记了。”

  “好了,都专心工作吧。”那个秃头打断众人。“在没有把他们交到基地之前他们都算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任务,搞砸了我们谁也跑不了。”

  那几个家伙走进来的【无极荣耀】时候看到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特战队员正在往我们脸上喷催眠气体。他们这是【无极荣耀】以防万一,给我们多加点料。而我们则根本没有反抗,装做已经被麻醉的【无极荣耀】样子。一般人由于神经反应的【无极荣耀】问题,想装睡也不是【无极荣耀】想象中那么容易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对于我们来说就没这么麻烦了,只要切断大脑和身体的【无极荣耀】连接就完全不会有任何不正常的【无极荣耀】反应了,当然,现在他们所做的【无极荣耀】任何事都在我们的【无极荣耀】监视之中。

  在喷完了催眠气体之后那些人也放松了一些警惕,几个后进来的【无极荣耀】家伙也开始说起了话,不像之前只是【无极荣耀】互相打手势。

  “他现在怎么样了?可以搬运吗?”走进我房间的【无极荣耀】其中一个黑西装问道。

  另外一名黑西装将一块手表一样的【无极荣耀】东西套在了我的【无极荣耀】手腕上,跟着那个东西的【无极荣耀】正面就显示出了一组绿色的【无极荣耀】数字,目前上面显示的【无极荣耀】数字是【无极荣耀】九十三。那个家伙看了看数字道:“已经进入深度睡眠了,只要这个绿色的【无极荣耀】指数不要超过一百三十他就绝对不会醒。”尽管那家伙是【无极荣耀】这样说的【无极荣耀】,但事实上却是【无极荣耀】我现在根本就是【无极荣耀】醒着的【无极荣耀】。那个小东西其实也没什么科技含量,不过是【无极荣耀】个微型心电图加脉搏检测仪而已。它主要的【无极荣耀】功能就是【无极荣耀】通过人的【无极荣耀】心率来估算人到底是【无极荣耀】睡着了还是【无极荣耀】醒着。进入深度睡眠和潜睡眠的【无极荣耀】人心跳是【无极荣耀】不一样的【无极荣耀】,醒着当然就更加不一样了,而这个东西就是【无极荣耀】将这些数据通过一个简单的【无极荣耀】数字表示出来而已。对于这种毫无技术含量可言的【无极荣耀】小型仪器我根本不用费神去研究它,用电磁场扫一下就能完全明白了。对我们来说电子产品其实才是【无极荣耀】最脆弱的【无极荣耀】东西,何况这玩意还直接贴在我的【无极荣耀】皮肤上,那简直就是【无极荣耀】找不死,现在我想让它显示什么数字它就会显示什么数字,至于我的【无极荣耀】心跳,它根本就测算不出来,也没有测算的【无极荣耀】必要。

  在各个房间里的【无极荣耀】铃音骑士和我的【无极荣耀】魔宠们都被带上了这个东西,然后在确定我们都“睡的【无极荣耀】很香”之后他们就开始行动了起来。首先他们从外面运进来了三十多套金属做的【无极荣耀】长方形支架,那个支架上有很多的【无极荣耀】固定器。四名特战队员将其中一个支架搬到了我的【无极荣耀】房间,然后将那个东西放到了我的【无极荣耀】床上,跟着四个人分别将我的【无极荣耀】手脚塞进了支架四角的【无极荣耀】固定器中锁死,之后又有人拿来了一个更大的【无极荣耀】固定器将我的【无极荣耀】腰也锁了起来,固定器的【无极荣耀】两端则连接到了那个框架上,这样我就成大字型被固定在了框架中间。完成这一切后四个特战队员一起抓住了支架的【无极荣耀】四角就打算把我抬出去,结果一用力却发现根本抬不起来。四个人愣了一下,然后再次用力,结果只是【无极荣耀】让支架离开了床铺一点点而已。

  “这家伙是【无极荣耀】头狗熊吗?怎么这么重?”其中一个特战队员小声骂道。

  “再来四个人帮忙。”另外一个人叫道。

  很快另外四个人过来帮忙,八个人才把我连支架一起抬了起来,而其它房间也是【无极荣耀】类似的【无极荣耀】情况。我们体内装的【无极荣耀】那些东西大大增加了我们的【无极荣耀】体重,所以看起来我们的【无极荣耀】身材都很匀称,体重却高的【无极荣耀】惊人。

  我们一个个被那些人抬到了楼下。然后大门口开来了十几辆黑色的【无极荣耀】武装押运车,我们被两人一组的【无极荣耀】抬上了押运车,然后固定在了车体中间事先准备好的【无极荣耀】支架上,跟着那些人就好象来的【无极荣耀】时候一样迅速撤离了这里。

  “神林你说他们会把我们带到哪去呢?”小纯在我们的【无极荣耀】小型网络中问道。

  “不知道。不过我知道那个地方即将不存在了。”

  凌一听我的【无极荣耀】话立刻兴奋的【无极荣耀】说道:“最好是【无极荣耀】把我们带到什么秘密军事基地,我很想当一回恐怖份子呢!”

  “哈哈,就算是【无极荣耀】实验室也不错啊。”维娜也是【无极荣耀】个惟恐天下不乱的【无极荣耀】性格。“反正不管是【无极荣耀】什么地方,绝对都不是【无极荣耀】一般场所,我们只要把那里拆掉,之后肯定会让美国人后悔的【无极荣耀】。”

  就这么在车里一路摇晃了一个多小时之后车子终于停了下来,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对方竟然在城市里绕了几个圈子才把我们拉到目的【无极荣耀】地,不过以我们的【无极荣耀】探测能力是【无极荣耀】不可能会迷路的【无极荣耀】,即使我们看不到外面的【无极荣耀】路也照样知道这是【无极荣耀】哪里。

  车子停下之后后面就被拉开,我们全都被抬了下来。虽然闭着眼睛,但我却清楚的【无极荣耀】知道周围到处都是【无极荣耀】荷枪实弹的【无极荣耀】士兵,不远处还停着几辆步兵战车,车顶上的【无极荣耀】重机枪始终指着我们。在这样严密的【无极荣耀】押解之下我们被运进了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货物电梯,然后就感觉到了失重的【无极荣耀】感觉。虽然看不到电梯显示的【无极荣耀】数字,但是【无极荣耀】凭借对加速度的【无极荣耀】感应我们可以精确的【无极荣耀】计算出我们下降的【无极荣耀】深度——两百七十三米。这么恐怖的【无极荣耀】深度,就算我们龙缘的【无极荣耀】杀手卫星直接对着这里轰都要连续打上好几炮才轰的【无极荣耀】进来,可见这里的【无极荣耀】防御之强。

  电梯停下之后大门刚一升起就有一大群研究员冲了过来,其中一个长了一头花白头发邋里邋遢的【无极荣耀】家伙很兴奋的【无极荣耀】问押解我们的【无极荣耀】人:“情况怎么样?”

  “目标状态一直很稳定,只在搬运下车的【无极荣耀】时候有一点恢复的【无极荣耀】迹象,但是【无极荣耀】我们又补了一次麻醉剂,现在已经稳定下来了。”那个家伙说的【无极荣耀】情况是【无极荣耀】我们故意伪装出来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要让他们相信我们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睡的【无极荣耀】很死,要不然哪能这么容易的【无极荣耀】进到这样的【无极荣耀】基地里面来呢?

  “哈哈,太好了。这些人可都是【无极荣耀】龙缘的【无极荣耀】B13计划的【无极荣耀】最强成果,只要我能破解其中的【无极荣耀】奥秘,我们就能彻底改良你们的【无极荣耀】基因,以后你们就再也不用忍受那些副作用的【无极荣耀】痛苦了。”听到这个疯子研究员的【无极荣耀】话那几个押解我们过来的【无极荣耀】黑西装都露出了兴奋的【无极荣耀】表情,显然他们的【无极荣耀】身体和我们比起来缺点多多,至少那个副作用绝不是【无极荣耀】一般的【无极荣耀】小事情,要不然他们也不会这么激动了。

  我们在武装人员的【无极荣耀】押送下被送到了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大厅,大厅的【无极荣耀】外围是【无极荣耀】一圈带围栏的【无极荣耀】过道,而大厅中央则比外围要低了一米左右,这个区域被一米多厚的【无极荣耀】防弹玻璃给隔成了好几十个房间,虽然互相之间都能看的【无极荣耀】到,但却是【无极荣耀】完全隔绝的【无极荣耀】,其间还放着很多科学仪器。我们被分别带到了不同的【无极荣耀】房间,其间的【无极荣耀】设备也是【无极荣耀】五花八门,显然他们是【无极荣耀】打算同时在我们身上研究各种不同的【无极荣耀】东西了。

  和我被送到一个房间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凌。我们两个被从那个固定架上搬到了一张实验台上,这个实验台的【无极荣耀】边缘也有固定用的【无极荣耀】锁扣,而且相比之前那个架子,这个东西显然要结实的【无极荣耀】多,毕竟看起来它就比那个单薄的【无极荣耀】架子厚了好多。之前那个邋遢研究员跑到了我们所在的【无极荣耀】房间,只不过此时他已经全副武装了起来,身上穿的【无极荣耀】一套全封闭式的【无极荣耀】防护服,连脑袋都包的【无极荣耀】严严实实,只有眼睛那个区域带着一个罩了半张脸的【无极荣耀】巨大防护镜,而防护镜的【无极荣耀】边缘则是【无极荣耀】和防护服一体化的【无极荣耀】,显然也是【无极荣耀】密封的【无极荣耀】。既然他们知道B13计划,应该也知道B13生物样本原本就是【无极荣耀】一种病毒,所以才做了如此严密的【无极荣耀】防护。

  那个邋遢老头走到我的【无极荣耀】身边,然后用剪刀就要开始剪我的【无极荣耀】睡衣,但是【无极荣耀】就在他准备动手的【无极荣耀】时候我却突然睁开了眼睛,吓的【无极荣耀】他手一抖,差点没把剪刀给扔出去。

  “抱歉吓到你,但我可不习惯在陌生人面前脱衣服。”

  “你你你……你没有被麻醉?”

  “你说摹疚藜僖控?”

  就在我们说话的【无极荣耀】同时外面的【无极荣耀】走道上已经涌进来了大批的【无极荣耀】军人,只是【无极荣耀】他们现在除了站着看之外什么也做不了。一米多厚的【无极荣耀】防弹玻璃可不是【无极荣耀】他们手里的【无极荣耀】步枪能射穿的【无极荣耀】。

  那个老头虽然知道我醒了,但是【无极荣耀】看到我被紧紧锁住的【无极荣耀】手脚之后又恢复了胆气。“就算你醒了又怎么样?我不得不告诉你,醒过来真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不幸。如果你能这么一直睡下去还能少受点痛苦。”

  “哦?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无极荣耀】想法?”我戏谑的【无极荣耀】问道。

  “因为我即将在你身上做些实验,而为了不影响实验结果,我是【无极荣耀】不会再给你注射麻醉药的【无极荣耀】。”

  “那么你又凭什么以为我会乖乖的【无极荣耀】躺在这里让你做实验呢?”说着我转头看了下固定着我的【无极荣耀】手腕的【无极荣耀】金属圈。“难道你的【无极荣耀】信心就来源于这个东西?”就在老头准备回答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时候,我的【无极荣耀】手突然一抬。那块超级合金制作的【无极荣耀】固定锁就好象面做的【无极荣耀】一样在手的【无极荣耀】手碗上瞬间扭曲变形,跟着突然传来叮的【无极荣耀】一声响,固定那个东西的【无极荣耀】螺丝从金属床上崩了出来,在房间里来回反弹的【无极荣耀】几次之后打进了一台仪器中才停了下来,而此时我的【无极荣耀】手已经脱离了固定锁的【无极荣耀】控制。“那么现在你又做何感想呢?”

  伴随着我的【无极荣耀】问话,维娜他们也一起动了起来。固定我们的【无极荣耀】金属锁扣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这些东西用来固定人类那就是【无极荣耀】坚不可摧的【无极荣耀】,但对我们来说它们并不比面团坚硬多少。轻松的【无极荣耀】睁脱了控制之后我从铁床上跳了下来,然后走到那个老头面前一把撕开了他的【无极荣耀】防化服并将他扔到了凌的【无极荣耀】面前。“看看他知道些什么。”

  凌直接抓着那家伙的【无极荣耀】脖子把他提到自己面前,然后看着他用不容质疑的【无极荣耀】口气命令道:“看着我的【无极荣耀】眼睛。”在凌说出这句话的【无极荣耀】同时对方的【无极荣耀】眼睛就不由自主的【无极荣耀】和凌对视在了一起,但和凌这样的【无极荣耀】美女对视可绝不是【无极荣耀】什么美妙的【无极荣耀】事情。在眼神接触的【无极荣耀】瞬间那个老头就开始了撕心裂肺的【无极荣耀】惨叫,他的【无极荣耀】双手抱着脑袋拼命的【无极荣耀】挤压,双腿也在空中无意识的【无极荣耀】乱蹬,同时他的【无极荣耀】七窍之中都开始迅速的【无极荣耀】向外渗血,并有越流越快的【无极荣耀】趋势。不过尽管情况如此恐怖,他的【无极荣耀】目光却依然无法移动分毫,甚至连闭眼都做不到。

  那家伙的【无极荣耀】痛苦哀号仅仅持续了几秒就完全消失了,他的【无极荣耀】手也从脑袋上滑了下来。凌将七窍流血的【无极荣耀】老头随手扔了出去,而那个家伙落地之后依然还在那无意识的【无极荣耀】抖动着,旁边的【无极荣耀】另外几个研究员早被这恐怖的【无极荣耀】一幕吓的【无极荣耀】晕了过去,难得一个没晕的【无极荣耀】也已经连站都站不起来了。

  “这家伙知道的【无极荣耀】东西还真不少。这里是【无极荣耀】美国陆军研究所,专门进行超级士兵计划的【无极荣耀】生物部分研究工作,我想我们应该能在这里弄到一些不错的【无极荣耀】东西带回去。”

  “看来这趟没白跑。不过我觉得我们应该先找件衣服换上。”被抓来的【无极荣耀】时候我们都在装睡觉,自然是【无极荣耀】不可能武装整齐的【无极荣耀】了,所以现在大家都穿着睡衣。这样样子虽然不影响战斗,但未免也太休闲了一点,再说几位MM的【无极荣耀】服装确实比较透,不能便宜了那些美国老,就算他们活不了多久了也一样。

  在外面的【无极荣耀】士兵还没反应过来之前我们就完成了实验室的【无极荣耀】镇压工作,这里的【无极荣耀】研究仪器全都被我们砸了个粉碎,研究员也被杀了个一干二净,光是【无极荣耀】研究人员的【无极荣耀】损失就够美国军方心疼一阵的【无极荣耀】了。不过,我们的【无极荣耀】目标可不是【无极荣耀】这几个研究员。对我们来说这么一座基地简直就是【无极荣耀】一座巨大的【无极荣耀】宝山,以我雁过拔毛的【无极荣耀】性格又怎么可能进宝山而空手而归呢?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