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七卷 第八十八章 最强雇佣军驾到

第十七卷 第八十八章 最强雇佣军驾到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不记得了吗?”金甲神将提醒道:“我们在北极星君的【无极荣耀】仙府见过的【无极荣耀】。”

  “啊。我想起来了。你是【无极荣耀】那时候的【无极荣耀】守山神将。”

  “看来你还记得啊!”

  “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我和那个神将热情的【无极荣耀】寒暄了几句之后就指着南天门内外忙碌的【无极荣耀】各种神仙和天兵天将问道:“他们这是【无极荣耀】在干什么啊?”

  听到我的【无极荣耀】问题神将显得异常的【无极荣耀】惊讶。“不是【无极荣耀】准备等十二点一过就出面接手你们的【无极荣耀】战斗吗?”

  “可是【无极荣耀】这也太乱了啊!”

  “这个也是【无极荣耀】没办法的【无极荣耀】,所谓兵荒马乱,大概也就是【无极荣耀】这么个景象了!说白了天庭和你们人间界也没多大区别,召集令一下大家都是【无极荣耀】忙着找位置,乱也是【无极荣耀】正常的【无极荣耀】。”

  “你们难道没有安排引导人员吗?”

  “引导?那是【无极荣耀】干什么的【无极荣耀】?”

  “算了,当我没说!诶,那个……你知道玉帝在哪吗?”

  “这会大概在灵宵殿吧。”

  “哦,那老哥你忙,我先去找玉帝联络下一会的【无极荣耀】事情。”

  “你忙你忙。”

  和这个热情的【无极荣耀】金甲神将分开之后我就一路跑到了灵宵宝殿,果然玉帝和一大帮高级神仙都在这里,连上天三圣都到齐了。

  “哦,原来是【无极荣耀】紫日到了啊。”原始天尊这家伙胡子一大把眼神到不错,我还没进大殿就被他看到了,众仙的【无极荣耀】目光也立刻转了过来。

  “各位辛苦。”我做了个罗圈揖之后立刻说道:“现在离国土变更只剩不到十个小时了,不知道天庭这边准备的【无极荣耀】如何了?”

  听到我的【无极荣耀】问题玉皇大帝向拖塔天王示意了一下,李靖立刻站出来回答道:“神兵部八十一路神兵接已在天庭之外候命,只是【无极荣耀】整队尚需些时间。兽神部的【无极荣耀】神兽大多已经到达,少数还在往天庭赶来,预计一个时辰之内都可以到达。”

  “我想问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这个。”我看着玉皇大帝问道:“我是【无极荣耀】想知道一旦国土变更完成,天庭是【无极荣耀】否有能力在转瞬之间接替我们成为契约城的【无极荣耀】保护者?各位必须明白,我们行会以一己之力硬抗佛门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无极荣耀】个奇迹了。尽管我们力求将每一个细节都做到最完美,但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总体实力却并不是【无极荣耀】无限的【无极荣耀】,十二点就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极限,再多三五分钟,没问题。但是【无极荣耀】再多十分钟……万事皆休。”

  “这个你不用担心。”玉帝又伸手示意了一下。

  三名神将走了出来。第一名神将说道:“我乃掌管时辰的【无极荣耀】守时神将,一旦时间快要到达,我将提前十分钟通知大家准备,然后在正点时立刻发攻击信号。”

  第二名神将跟着说道:“我是【无极荣耀】南天门的【无极荣耀】门神,一旦守时神将发出信号,我就会将南天门直接开在契约城的【无极荣耀】正上方。”

  最后一名神将在前两人说完后继续道:“我是【无极荣耀】擂鼓神将,一旦南天门开启,我将立刻擂响攻击战鼓。”

  最后拖塔天王李靖说道:“战鼓是【无极荣耀】我天兵战斗的【无极荣耀】号令,鼓声响则全军出击。南天门就在你的【无极荣耀】契约城之上,不出三十秒我等就可以和佛门接战,一分钟内完全阻断佛门对你等的【无极荣耀】攻击。”

  我点点头道:“这个计划还算可以接受,但是【无极荣耀】我希望你们能注意战斗的【无极荣耀】时候别把我的【无极荣耀】契约城给一起打烂了,最后你们的【无极荣耀】战斗还得靠它支撑着领土范围。”

  “这个我们会小心的【无极荣耀】。”说完这句玉皇大帝突然想明白了我的【无极荣耀】真正意思,于是【无极荣耀】又补了一句:“最后等一切都结束了契约城的【无极荣耀】修复工作我们也会帮你报销的【无极荣耀】。”

  我点点头。“那就没什么问题了。各位先在这里准备吧,我去契约城再看看情况。”

  离开天庭之后我并没有急急忙忙的【无极荣耀】赶回契约城,而是【无极荣耀】绕道德国跑了躺欧洲黑暗神殿。欧洲这边现在还是【无极荣耀】早上,再线人数并不多,不过黑暗神殿毕竟算是【无极荣耀】人员密度比较大的【无极荣耀】地方,周围的【无极荣耀】玩家多少还有一些。看到我骑着梦魇直接跑进大殿,附近的【无极荣耀】玩家全都主动让开了一条路。现在在德国铁十字军的【无极荣耀】影响力非常之大,连带着大部分德国人都对我有了很详细的【无极荣耀】了解,而越是【无极荣耀】了解他们就越是【无极荣耀】会小心谨慎的【无极荣耀】面对我,因为无知才会使人勇敢。懂的【无极荣耀】多了反而会去畏惧强大的【无极荣耀】存在。

  看到我骑着坐骑就进了大殿,里面的【无极荣耀】神职人员到是【无极荣耀】没有为难我,毕竟我和迪坦斯的【无极荣耀】关系已经不是【无极荣耀】他们这些小兵兵可以干涉的【无极荣耀】了。顺着大殿的【无极荣耀】侧面穿出一路跑到大殿后方的【无极荣耀】地洞入口,然后让夜影直接冲了下去,两边的【无极荣耀】守卫直当我是【无极荣耀】透明人,看都没看一眼。

  “喂,迪坦斯,迪坦斯,你在哪?”到了地洞深处迪坦斯的【无极荣耀】宫殿之后我立刻大声喧哗了起来。

  “你在哪鬼叫什么啊?”满脸不爽的【无极荣耀】迪坦斯带着一群神仆从侧面的【无极荣耀】一个宫殿走了出来。

  “快快快,有事跟你说。”我直接跳下夜影拉着迪坦斯就往侧面的【无极荣耀】一个宫殿里跑,伸手将里面的【无极荣耀】几个侍从全都推出了大殿之后我立刻把大门也给关了起来,然后才对一脸迷糊的【无极荣耀】迪坦斯说道:“和你谈比生意。”

  “哦?这次又有谁要倒霉了?”听说我要谈生意迪坦斯立刻露出了感兴趣的【无极荣耀】样子。虽然我平时是【无极荣耀】爱占小便宜了一点,但迪坦斯他们这些和我关系还算不错的【无极荣耀】神族都知道,谈到生意我是【无极荣耀】绝对的【无极荣耀】公平公正,至少我不会让自己的【无极荣耀】合作伙伴亏本,所以一般他们也不会拒绝我的【无极荣耀】生意。

  “你知道我最近在忙什么吗?”我不答反问。

  迪坦斯点了点头。“听阿奴比斯那家伙说摹疚藜僖裤最近好象是【无极荣耀】在帮你们国家的【无极荣耀】那什么天庭和佛门在打仗,怎么样?雇佣兵玩的【无极荣耀】还不够过瘾想改行当强盗了吗?”

  “改行当强盗?”我一脸诧异的【无极荣耀】看着迪坦斯。“我本来就是【无极荣耀】强盗,啥时候做过雇佣兵啊?”

  “好,你够无耻。”迪坦斯伸出了个大拇指讽刺道。

  我拉着他继续道:“说正事。既然你知道我在做的【无极荣耀】事情就好办了。现在的【无极荣耀】情况是【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佛门眼看就要完蛋了,所以趁火打劫这种事情我觉得还是【无极荣耀】值得一做的【无极荣耀】。”

  “你该不是【无极荣耀】想趁机把佛门都搬空吧?”

  我赶紧摇头。“怎么可能呢?别说我办不到。就算能办到,你觉得天庭辛辛苦苦打下佛门会一样好处也不拿吗?天庭吃肉我也就跟着分点汤而已,不过我不太满足于喝汤,还想顺便捞点肉渣子吃。”

  “说吧,要我做什么?事后我有什么好处?”

  听到迪坦斯干脆的【无极荣耀】问话我就知道找对人了。和天庭客气来客气去的【无极荣耀】风格不同,欧洲的【无极荣耀】神族大概也带有欧洲人的【无极荣耀】习惯,办事比较直接,干净利落直接切入主题,不会像我们国家的【无极荣耀】人习惯先在那互相猜谜,猜对猜不对先不说,速度上绝对没有欧洲人来的【无极荣耀】快。

  “我这次的【无极荣耀】计划是【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之前佛门设计害我,结果不小心让我把他们的【无极荣耀】宝库给轰塌了。”

  “所以那地方现在被埋了?”

  “正确。”我拍着迪坦斯的【无极荣耀】肩膀问道:“怎么样?有兴趣把那地方挖出来吗?”

  迪坦斯虽然很眼馋那个所谓的【无极荣耀】佛门宝库,但他的【无极荣耀】顾虑也不少。“先回答我几个问题。第一,你自己为什么不去?第二,如果我愿意帮忙,你要怎么解决国境线的【无极荣耀】问题?我的【无极荣耀】人可是【无极荣耀】不能离开欧洲范围的【无极荣耀】。”

  “我自己能去的【无极荣耀】了我还找你干什么?那地方塌陷的【无极荣耀】很厉害,没有大量人工或者个别擅长特殊法术的【无极荣耀】强力人员根本搞不定。你也知道我现在在和佛门死磕,你觉得我有闲工夫派人去挖宝藏吗?再说我那都是【无极荣耀】些低级人员,真调个几万几十万劳工上去,你当佛门白痴啊让我们在那慢慢挖?”

  “说的【无极荣耀】也是【无极荣耀】。可是【无极荣耀】就算我想分一杯羹,那鬼地方在印度我要怎么过去啊?”

  “看看这个。”我伸手递过了一根卷轴,趁着迪坦斯在那翻开的【无极荣耀】机会说道:“这是【无极荣耀】佛门这次攻击我们使用的【无极荣耀】卷轴。你也知道,佛门其实根本没有借口对我们开战,不管怎么说我们建立契约城是【无极荣耀】玩家过度之间的【无极荣耀】入侵战争,虽然其结果是【无极荣耀】会导致神战爆发,但毕竟还没有真打起来不是【无极荣耀】?所以佛门就想了这么个龌龊的【无极荣耀】办法,把自己的【无极荣耀】部队全部变成了雇佣军,打着玩家行会的【无极荣耀】名义都给派上了战场。不过我们也不傻,反正知道肯定会有人接这个任务。所以我们干脆就自己派了帮人伪装成印度人接了这个任务,所以实际上现在攻击城市的【无极荣耀】佛门挂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我们行会分出去的【无极荣耀】一个小行会的【无极荣耀】名义,这样至少我们可以得到全部的【无极荣耀】战场信息。至于你手上拿的【无极荣耀】这份东西,就是【无极荣耀】佛门和我们的【无极荣耀】那个小行会签署的【无极荣耀】合同。嘿嘿?我们也签份类似的【无极荣耀】如何?”

  “这个……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太不要脸了一点?”迪坦斯有些为难的【无极荣耀】看着。这家伙明显就是【无极荣耀】一副想偷鱼又怕粘的【无极荣耀】一身腥的【无极荣耀】表情,不过我根本不甩他,天庭也好佛门也罢,神族其实都这德行。

  “佛门现在是【无极荣耀】借用这份合同绕过系统限制强行攻击我们这个小行会,所以他们很无耻,但我们不一样啊。我们又不用搞那么多部队不是【无极荣耀】?你只要借我几个能打洞的【无极荣耀】高手就OK了。不过我这还有另外一份协议,作为你参加这个计划的【无极荣耀】附带协议。”

  “让我看看。”

  其实我的【无极荣耀】附带协议内容也很简单,就是【无极荣耀】让迪坦斯借我两三个高级神族顶过今天晚上的【无极荣耀】战斗时间,这其实和我们从天庭买兵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这次是【无极荣耀】租用不是【无极荣耀】买断,这些高手只为我们服务一个晚上,过了十二点他们就可以离开了。当然,为了利益最大化我干脆让迪坦斯把他用来挖宝贝的【无极荣耀】那些人也一起加到这个协议中去了,这样就可以顺便利用一下迪坦斯的【无极荣耀】心理。只要迪坦斯想要那些佛门宝藏,那就必须得派出强大的【无极荣耀】打手给我们帮忙。

  看到迪坦斯拿着协议在那犹豫我又说道:“这么好的【无极荣耀】条件你还犹豫什么?不是【无极荣耀】我说摹疚藜僖裤,要不是【无极荣耀】实在没办法了我才不想和你分那些宝藏呢!今天晚上的【无极荣耀】防卫力量肯定会异常的【无极荣耀】艰难,我怕到时候根本挡不住,一旦佛门灭不掉那就什么都免谈了。但是【无极荣耀】就算成功了,天庭只要一灭掉佛门就会反回来挖走这些宝藏,我是【无极荣耀】肯定不能明目张胆的【无极荣耀】跟天庭抢东西的【无极荣耀】。所以到时候就没我的【无极荣耀】份了,顶多就是【无极荣耀】玉皇大帝那些老谋深算的【无极荣耀】家伙假装大度的【无极荣耀】让我随便挑,可是【无极荣耀】我能把整个宝藏都挑走吗?所以说找你也是【无极荣耀】没办法的【无极荣耀】事情。给你三成已经是【无极荣耀】很不得了的【无极荣耀】报酬了,要知道你就是【无极荣耀】派了几个人去把东西拿回来而已就白拿了三成的【无极荣耀】宝藏,这还不够赚的【无极荣耀】吗?”

  迪坦斯想了想之后又看了看我,然后说道:“我要一半。”

  “你……”

  我刚说了一个字就被迪坦斯给打断了,他抢先说道:“你先听我说完。我要一半,但不是【无极荣耀】这个你所指的【无极荣耀】那个被埋的【无极荣耀】宝藏的【无极荣耀】一半。”

  “啊?”

  “你不是【无极荣耀】需要挖掘人员吗?我可以给你三万名低级巫妖,他们每个都有一件空间装备,你觉得以巫妖穿梭物质的【无极荣耀】能力和挖开土层把东西拿出来哪个比较快呢?”

  “就算你给的【无极荣耀】巫妖速度比较快你也不能跟我要一半的【无极荣耀】宝藏啊?”

  “当然不止如此了。”迪坦斯继续说道:“除了他们之外,我还会另外派给你五十名阴影行者。”

  “阴影行者?就是【无极荣耀】那种号称能穿过时间夹缝的【无极荣耀】超级生命体?”

  “没错。”迪坦斯得意的【无极荣耀】说道。“以阴影行者的【无极荣耀】能力。可以轻松的【无极荣耀】潜入防御严密的【无极荣耀】地方而不被发现。”

  “可就算他们善于潜入,也没办法进入密封的【无极荣耀】地下宝库啊?哦,难道你是【无极荣耀】想让他们潜入佛门总部大雷音寺抢东西?”

  “你总算明白过来了。”迪坦斯说道:“佛门为了自己的【无极荣耀】生存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把兵力都扔到你的【无极荣耀】城市里去,那么相对的【无极荣耀】大雷音寺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就空出来了呢?就算有个别高手坐镇,你觉得以五十名阴影行者的【无极荣耀】能力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可以潜入进去呢?”

  我点点头道:“可能性非常大,不被发现的【无极荣耀】安全带出大量宝藏的【无极荣耀】概率在八成左右,被发现后依然能带出宝藏的【无极荣耀】可能性占一成,拿不到东西但是【无极荣耀】阴影行者安全撤离的【无极荣耀】可能性占一成,完全失败被*掉或者被抓组的【无极荣耀】可能性无限接近于零。”

  迪坦斯笑着道:“这样的【无极荣耀】话你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就有希望得到更多的【无极荣耀】好处了呢?而且不止这些,我会另外增加合同中的【无极荣耀】高手数量,帮你安全的【无极荣耀】度过今晚的【无极荣耀】总攻。”

  不得不说欧洲人真的【无极荣耀】很直接,他们对利益的【无极荣耀】需求是【无极荣耀】那么的【无极荣耀】赤luo裸,佛门是【无极荣耀】被逼到生死存亡之境才想出了这么无耻的【无极荣耀】方法对我们开战的【无极荣耀】,而迪坦斯在听说有好处之后就立刻决定使用这种看起来很丢面子的【无极荣耀】方法参加这次的【无极荣耀】战斗,如果天庭也能像迪坦斯他们这样完全不顾形象的【无极荣耀】和我们签署协议借我们之名直接出兵,佛门早就完蛋了,哪还用我们忙成这样?

  “哎……天庭的【无极荣耀】那帮老糊涂要是【无极荣耀】也像你这样不要脸就好了!”

  “你这是【无极荣耀】夸我还是【无极荣耀】骂我呢?”

  “嘿嘿,那么这次的【无极荣耀】协议就这样了,你到底要派哪些人来帮忙?赶紧把人员定下来我们就能签协议了。”

  “你等我一下,我去帮你挑些人来。”迪坦斯离开之后我就开始扫荡起侍从送进来的【无极荣耀】魔力之果,反正不要钱,不吃白不吃。不过迪坦斯很快就回来了,身后还跟着十七名亡灵神族。“来,这就是【无极荣耀】这次给你帮忙的【无极荣耀】人员。因为这次我们只是【无极荣耀】雇佣兵,所以不太适合派出太多的【无极荣耀】部队,因此我就尽量挑选了有些实力比较强的【无极荣耀】个体,这样总数不多,但战斗力却很强悍。”

  我点点头问道:“他们都是【无极荣耀】些什么战斗类型的【无极荣耀】人员啊?”

  “这几位是【无极荣耀】法术型的【无极荣耀】。”迪坦斯伸手将几名巫妖介绍给了我,这些家伙看起来和一般人类法师没多大区别,除了身上的【无极荣耀】法师袍比较特殊之外简直就像是【无极荣耀】普通的【无极荣耀】人类法师。但就是【无极荣耀】因为这普通的【无极荣耀】外表才更说明他们的【无极荣耀】不凡,毕竟这些家伙可是【无极荣耀】巫妖啊!要知道一般的【无极荣耀】巫妖都是【无极荣耀】没有实体的【无极荣耀】,就算法力很强也只不过能让自己看起来稍微凝实一点而已,真正能做到像现在这几位这样和人都分不出来的【无极荣耀】,那绝对是【无极荣耀】强到变态的【无极荣耀】超级巫妖才能做到的【无极荣耀】。

  在听完迪坦斯介绍这几名巫妖的【无极荣耀】名字之后我又被介绍给了剩下的【无极荣耀】那些战斗人员。十七人中刚才的【无极荣耀】巫妖占了七个,剩下十个之中有九个是【无极荣耀】战术类的【无极荣耀】,不过他们的【无极荣耀】职业不是【无极荣耀】一般的【无极荣耀】亡灵骑士,而是【无极荣耀】清一色的【无极荣耀】幽龙骑士。据说这个职业有着任意颠倒能量属性的【无极荣耀】特点,也不知道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最后剩下的【无极荣耀】一个个体是【无极荣耀】个看起来很瘦小的【无极荣耀】女人,或者说她曾经是【无极荣耀】女人。现在的【无极荣耀】她是【无极荣耀】一名憎恶武士。说实话迪坦斯没介绍之前打死我都不信这么漂亮的【无极荣耀】一个美女竟然会是【无极荣耀】个憎恶,要知道憎恶可是【无极荣耀】用死人尸体缝起来的【无极荣耀】东西,你想把一堆乱七八糟的【无极荣耀】尸体拼在一起能有什么美观可言?想当初我在中国的【无极荣耀】黑暗神殿见到的【无极荣耀】那些憎恶,哪个不是【无极荣耀】身高三米以上全身烂肉,比兽人还要丑三分的【无极荣耀】形象啊?眼前这个实在是【无极荣耀】和憎恶半点不沾边。

  看我好象明显不相信,迪坦斯突然伸手抽出了那个女憎恶的【无极荣耀】配剑,然后挥手一剑将她从左肩到右胯斜着切成了两半。我正想骂迪坦斯神经病,却突然发现被切开的【无极荣耀】女憎恶竟然一点痛苦的【无极荣耀】表情也没有,而且分成两断的【无极荣耀】尸体竟然也不流血。她就这样用一只手将掉出来的【无极荣耀】内脏都塞回了身体里,然后将另外半截身体拉到身前接到了一起,一阵肌肉蠕动之后断成两半的【无极荣耀】身体竟然又长了回去。女憎恶从地上爬起来之后依然是【无极荣耀】面无表情的【无极荣耀】样子,然后她低头看了看自己被切烂的【无极荣耀】衣服顺手从空间戒指里又拿了一套出来换上,同时对迪坦斯说道:“下次你再敢这样我就把你也切成两段。”

  迪坦斯笑着对我说道:“看到啦?她可是【无极荣耀】难得一见的【无极荣耀】另类憎恶武士,是【无极荣耀】以前我和上一任黑暗主神搞研究的【无极荣耀】时候做出来的【无极荣耀】以外产品,虽然后来我也曾经试图复制她这样的【无极荣耀】憎恶,但一直就没成功过。”

  “她很强吗?”

  “论战斗力到是【无极荣耀】很一般,顶多也就相当于你的【无极荣耀】那些铃音骑士的【无极荣耀】平均水平,不过她有两项极端属性,就算是【无极荣耀】我也不敢轻易得罪她!”

  “极端属性?”

  “嗯。一条是【无极荣耀】生命抢夺,另外一条是【无极荣耀】不可杀死。”

  “啊?不可杀死?竟然还有这么变态的【无极荣耀】属性?到底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杀不死啊?还是【无极荣耀】说一定杀伤力量范围内杀不死?”

  “就是【无极荣耀】字面上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杀不死。就算被黑洞吸进去了都能活着爬出来。她还曾被光明神殿的【无极荣耀】一名次神级天使自爆摧毁过,结果连空间都给炸塌了,她当时也变成粉末了,结果那些那些粉末又自动聚集到了一起蠕动了几分钟就又恢复过来了。”

  “那上位神的【无极荣耀】规则力量呢?”我两眼放光的【无极荣耀】问道。

  “那个就不知道了!毕竟那是【无极荣耀】我也接触不到的【无极荣耀】东西啊!但是【无极荣耀】有一点可以肯定,除了上位神的【无极荣耀】规则力量,在人间界她就是【无极荣耀】不死的【无极荣耀】。”

  我突然想到这个女憎恶好象还有条生命抢夺属性,既然迪坦斯把那条属性和不死之身联系到一起,那这条应该也不是【无极荣耀】一般属性。“对了,那条生命抢夺属性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意思啊?”

  “这条更变态。”迪坦斯说道:“如果你把她给切碎了,或者不小心被她的【无极荣耀】身体残片沾到,那个部分就会在你身上发芽,然后把你的【无极荣耀】身体和力量全部吸收掉,最后你会变成另外一个她。当战斗结束后她往往能生成一大群自己,然后这些她会走到一起互相融合,最后再次变成一个,但是【无极荣耀】实力却会上升很多。”

  “那不就是【无极荣耀】吞噬吗?”

  “比吞噬可强多了,你有听说过吞噬能吞掉能量体吗?”

  “啥?能量体也能吃?”

  “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旁边一个巫妖帮着迪坦斯证明道:“安琪儿连幽灵都可以吸收掉转化成另外一个灵魂状态的【无极荣耀】她,然后和其他生命体一样最后都可以融合到她的【无极荣耀】本体之中。”

  “安琪儿?”

  “嗯,是【无极荣耀】她的【无极荣耀】名字。”

  “她一个憎恶,长的【无极荣耀】这么漂亮这么小巧也就算了,竟然还取个名字叫天使?”

  “你有意见吗?”安琪儿不知道什么时候移动到了我的【无极荣耀】身边,而且一只手还搭在了我的【无极荣耀】肩膀上,吓的【无极荣耀】我赶紧跑的【无极荣耀】远远的【无极荣耀】,顺便还拿了块布出来拼命的【无极荣耀】擦肩膀上被她碰过的【无极荣耀】地方。“喂,迪坦斯,她这样不会也吞噬成功吧?”

  “放心吧!她的【无极荣耀】生命抢夺能力是【无极荣耀】可以控制的【无极荣耀】,不会肆无忌惮的【无极荣耀】到处寄生的【无极荣耀】,要不然我也不敢要她这样的【无极荣耀】部下啊!”

  “说的【无极荣耀】也是【无极荣耀】。那么我们马上把合同签一下吧。”

  快速的【无极荣耀】搞定了合同之后我迅速带着这帮雇佣军返回了契约城。这边现在已经是【无极荣耀】下午四点多了,离最后的【无极荣耀】时限只剩七个多小时了。战场之上混乱依旧,佛门的【无极荣耀】攻击越来越疯狂,而且大量高级兵种开始逐渐充斥着战场,原本还能算是【无极荣耀】势均力敌的【无极荣耀】普通部队之间开始出现了力量倾斜,我们这边的【无极荣耀】队伍被打的【无极荣耀】异常的【无极荣耀】狼狈,要不是【无极荣耀】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武器比较好,估计现在防线就已经提前崩溃了。

  “各位,现在就看你们的【无极荣耀】了。”我指着前方的【无极荣耀】战场说道。

  “既然主神将我们暂时派给你指挥,那我们就会尽力的【无极荣耀】。”出呼意料,那个女憎恶竟然是【无极荣耀】这帮人的【无极荣耀】首领,不过我也只是【无极荣耀】简单的【无极荣耀】交代了一下任务就和他们分开了。当然我也绝对没有什么清闲可言,因为虽然离开了这帮子雇佣军我还得去忙些别的【无极荣耀】事情。

  偷偷摸摸的【无极荣耀】离开了契约城之后我迅速跑到了之前星火带我去准备抢劫的【无极荣耀】那个佛门宝库,虽然这边现在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但对巫妖这些没有实体的【无极荣耀】存在来说钻地却是【无极荣耀】最简单的【无极荣耀】事情了。给这些巫妖指明了大概的【无极荣耀】位置之后剩下的【无极荣耀】就得看他们自己的【无极荣耀】了,交代他们搜索到宝物之后就马上将这里搬空,如果我没有及时赶回来就要他们直接去喜马拉雅山顶上的【无极荣耀】戒律之城等我,只要到了那里我的【无极荣耀】宝贝就算是【无极荣耀】安全了。

  离开这个宝库之后我又带着剩余的【无极荣耀】那些阴影行者开始往大雷音寺赶,不过这次我可不敢靠的【无极荣耀】太近了。那座宝库现在埋在地底下,佛门以为一般人短时间内根本挖不出那些东西,所以根本没安排多少人在那里看守,但是【无极荣耀】大雷音寺可不同,不管战斗再怎么紧张这里毕竟是【无极荣耀】佛门总部,不是【无极荣耀】那么好潜入的【无极荣耀】。阴影行者本身就是【无极荣耀】专门负责渗透的【无极荣耀】生物,他们的【无极荣耀】特长就是【无极荣耀】悄无声息的【无极荣耀】摸到敌人的【无极荣耀】大本营之中,我可没他们那么牛。本着专业工作还是【无极荣耀】交给专业人士的【无极荣耀】原则,我在大雷音寺很远的【无极荣耀】地方丢下了那些阴影行者后给他们指明了方向,然后就返回了契约城。对我来说这边才是【无极荣耀】最能发挥我的【无极荣耀】战斗力的【无极荣耀】地方。

  我刚从契约城浮空岛上的【无极荣耀】传送阵走出来就发现鹰和红月他们几个竟然都在这边。看到我出现他们立刻把我拉了过去。“这帮人你在哪找到的【无极荣耀】啊?”鹰一边拉着我往走到观景台旁边一边问道。

  “你说什么人啊?”鹰指向了前方的【无极荣耀】空中。

  我顺着鹰的【无极荣耀】手指看了过去,只见天空中十几名全身金光闪闪的【无极荣耀】佛门高手正在和七八名幽龙骑士混战在一起,看那些佛门高手的【无极荣耀】招数,应该都是【无极荣耀】实力很强的【无极荣耀】高级人员,只是【无极荣耀】他们在这些幽龙骑士面前却是【无极荣耀】有力无处使。只见佛门高手们不断的【无极荣耀】向幽龙骑士发射着各种法术攻击,但是【无极荣耀】幽龙骑士却完全不闪不避的【无极荣耀】硬接了他们的【无极荣耀】每个一个法术,只是【无极荣耀】这些法术非但伤不到那些幽龙骑士,反到被他们给抓在了手里反扔了回去,结果那些佛门高手就被自己打出的【无极荣耀】法术砸的【无极荣耀】到处乱蹿狼狈无比。

  “靠,早知道这些家伙这么生猛我就多要一些了!”

  “还有更生猛的【无极荣耀】呢!”

  “更生猛?”我目光一转,果然看到不远处那群巫妖正在天上对着地面上的【无极荣耀】佛门杂兵释放着大面积攻击法术,下面的【无极荣耀】佛门杂兵简直就像是【无极荣耀】割麦子一样成片成片的【无极荣耀】往下倒。我点着头道:“早知道这些家伙是【无极荣耀】变态,只是【无极荣耀】没想到居然变态到这种地步。”其实我觉得这些巫妖的【无极荣耀】法术最大的【无极荣耀】特点不是【无极荣耀】威力大,而是【无极荣耀】效果好。和一般的【无极荣耀】大型法术相比,他们的【无极荣耀】法术似乎更适合在自己的【无极荣耀】城市里进行防御作战,因为巫妖们的【无极荣耀】法术全都是【无极荣耀】灵魂类的【无极荣耀】,虽然覆盖面积很大,却完全不会伤到周围的【无极荣耀】建筑物,而且灵魂法术还自带敌我识别,完全不用担心误伤自己人。像现在这样在城市里混战,他们反到是【无极荣耀】如鱼得水,根本不用管哪里有建筑哪里有自己人,闭着眼睛四处乱扔就行了,所以看起来才这么牛。

  看到我看着那群巫妖在那里赞叹,一旁的【无极荣耀】红月突然伸手捏住我的【无极荣耀】下巴把我的【无极荣耀】脸给转到了另一边。“我说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她。”

  “我x,这怎么回事啊?”

  顺着红月给我指的【无极荣耀】方向我一眼就发现了那名女憎恶,不是【无极荣耀】因为她有多么的【无极荣耀】引人注目,而是【无极荣耀】因为那个方向放眼望去一大片全都是【无极荣耀】她。迪坦斯说她的【无极荣耀】攻击力其实很一般,但是【无极荣耀】那两个特长却异常的【无极荣耀】变态,现在我算是【无极荣耀】见识到了。只见冲在最前面的【无极荣耀】女憎恶不断的【无极荣耀】被敌人砍倒,断肢碎肉飞的【无极荣耀】到处都是【无极荣耀】,但那些敌人只要沾上一点她身上的【无极荣耀】残骸碎片,很快那个家伙就会逐渐被她的【无极荣耀】细胞侵蚀变成第二个她,结果这样往复循环下去就是【无极荣耀】现在看的【无极荣耀】情况。从这里一眼望过去前方至少有好几千名长的【无极荣耀】一模一样的【无极荣耀】女憎恶正在像野火一样向四周蔓延,不管有多少个她被砍死,之后都会变成更多的【无极荣耀】个体,甚至于连天上那些佛门高手都完全无法压制这种疯狂的【无极荣耀】生长。不少看到这边情况不对企图过来清理这一片区域的【无极荣耀】佛门高手全都着了道,因为他们都以为会去和杂兵战斗的【无极荣耀】肯定都不是【无极荣耀】高手,只是【无极荣耀】没想到他们自己虽然轻松的【无极荣耀】干掉了不少这种奇怪的【无极荣耀】敌人,可自己却很快被对方感染迅速变成了对方,而且不管是【无极荣耀】使用神力还是【无极荣耀】别的【无极荣耀】什么都无法驱除这种侵蚀,即使有些佛门高手在发现自己被沾到之后立刻砍掉了自己被沾到的【无极荣耀】部位都完全没用,反到使自己砍下来的【无极荣耀】部位和自己的【无极荣耀】本体变成了两个女憎恶。

  “我的【无极荣耀】神啊!这女疯子是【无极荣耀】个人形病毒吗?”

  “我看也差不多了!”素美道:“一开始这些人刚加入战斗的【无极荣耀】时候那个女人是【无极荣耀】最先被*掉的【无极荣耀】,我们当时还以为她很差劲呢!谁知道之后砍了他的【无极荣耀】那个敌人和另外两个靠的【无极荣耀】比较近的【无极荣耀】人竟然在几秒之后身上突然长出了那个女人的【无极荣耀】一个脑袋,跟着顺着那个脑袋向下蔓延,很快对方整个身体都被同化变成了她,之后被砍成两断的【无极荣耀】那个女人的【无极荣耀】尸体自己长成了两个个体,而那三个敌人也变成了三个她,然后这五个女人就一起向敌人冲了过去,但是【无极荣耀】很快又被杀了,只是【无极荣耀】由于数量变多,传染也变的【无极荣耀】更快了,后来她就这样一路繁殖下去,最后变成了这么一大片。”说到这里素美回头问道:“她这种能力有上限吗?要是【无极荣耀】这么一直繁殖下去,只要给她足够的【无极荣耀】时间,我看她一个人就能把整个佛门都挡下来了!”

  “你别问我,我也不知道。她是【无极荣耀】我从迪坦斯那租来的【无极荣耀】雇佣兵,我只知道她有不死身和抢夺生命的【无极荣耀】能力。不光是【无极荣耀】肉身,连没有实体的【无极荣耀】生物她都能寄生并进行抢夺,就是【无极荣耀】不知道对机械生命体和魔导生命是【无极荣耀】否也一样。”

  “对灵魂也有效?”

  “迪坦斯是【无极荣耀】这么说的【无极荣耀】。”

  “看来我们还是【无极荣耀】小看欧洲黑暗神殿了,他们还真有些压箱底的【无极荣耀】货色呢!对了,她是【无极荣耀】什么生物啊?是【无极荣耀】大恶魔还是【无极荣耀】人类?看着好象都不太像啊!”

  “诶,这个……!”

  “有什么问题吗?”素美和其他人一起疑惑的【无极荣耀】看着我问道。

  “你们可别吃惊,事实上我刚知道的【无极荣耀】时候也吓了一跳。别看她长的【无极荣耀】非常漂亮,但她其实是【无极荣耀】个憎恶武士。”

  “啊?憎恶?就是【无极荣耀】那种用一大堆尸体缝起来的【无极荣耀】有着食尸鬼之称的【无极荣耀】亡灵怪物?”

  “没错,就是【无极荣耀】那种东西。我知道你们不太相信,不过她就是【无极荣耀】个憎恶。还有,虽然发生了一些奇怪的【无极荣耀】变化,但你们不觉得她的【无极荣耀】抢夺生命再生能力和憎恶吞噬尸体增强自身的【无极荣耀】能力很类似吗?只不过普通憎恶是【无极荣耀】把敌人的【无极荣耀】尸体吃下去加以消化,她却是【无极荣耀】在体外直接蚕食敌人,而且不管对方是【无极荣耀】死是【无极荣耀】活她都能直接吸收,连灵魂都不放过。”

  “这么说来她根本就是【无极荣耀】个超强版的【无极荣耀】憎恶吗!”红月感叹道。

  大锅饭在一旁伤心的【无极荣耀】道:“亏我还以为她是【无极荣耀】个大美女呢!之前我还吻了她的【无极荣耀】手呢!这真是【无极荣耀】呕……!”

  “切,你恶心个屁。”我一脚将假惺惺的【无极荣耀】大锅饭给踹到了一边。“她同化敌人和我们吃东西其实都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只不过她用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体外消化方式而已。难道一个靠吃猪肉长大的【无极荣耀】人和猪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吗?她只是【无极荣耀】将敌人的【无极荣耀】身体当成能量和物质来源,她自己的【无极荣耀】组织结构还不都是【无极荣耀】她自己的【无极荣耀】?”

  “可还是【无极荣耀】会觉得恶心啊!毕竟是【无极荣耀】一堆尸体变成的【无极荣耀】吗!”

  “你平时吃的【无极荣耀】菜还是【无极荣耀】大粪浇灌出来的【无极荣耀】呢!也没见你恶心过吗?”不理假惺惺的【无极荣耀】大锅饭,我继续看向了城外那一大片的【无极荣耀】女憎恶问道:“她从一个人变成现在这么多用了多长时间?”

  “大概四十多分钟吧。”红月回答完反问我:“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不是【无极荣耀】。我只是【无极荣耀】在想她的【无极荣耀】实际利用价值。按照这个数据来看她比迪坦斯介绍的【无极荣耀】要强出很多,有她一个人就足够帮我们挡住佛门的【无极荣耀】全部攻击部队了。”

  “是【无极荣耀】啊!等她的【无极荣耀】分身变的【无极荣耀】足够多她一个人就能顶的【无极荣耀】上佛门的【无极荣耀】大部队了,到时候佛门肯定不是【无极荣耀】她的【无极荣耀】对手。”大锅饭在一旁叫嚷着。

  红月拍了他一巴掌把他赶到了一边,然后说道:“你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觉得她强的【无极荣耀】太离谱了?”

  我点点头承认道:“根据平衡原则,除非是【无极荣耀】那些超级大*OSS,不应该会有这么强的【无极荣耀】人才对。所以……”

  素美接口道:“所以她肯定有缺陷,而且这个缺陷大到足够掩盖她如此强悍的【无极荣耀】战斗力,以至于她仅仅是【无极荣耀】个屈居于迪坦斯之下的【无极荣耀】高级神族而没有成为神族领袖。”

  “那么她的【无极荣耀】缺陷是【无极荣耀】什么呢?”鹰问道。

  我摇了摇头。“迪坦斯应该知道,只是【无极荣耀】他大概不会告诉我。老实说我开始对她感兴趣了。”

  “你不是【无极荣耀】想把她拉进我们行会吧?”红月有些惊讶的【无极荣耀】问道。

  我笑了起来。“那又如何?反正八字还没一撇呢,成功固然是【无极荣耀】好,失败又不损失什么不是【无极荣耀】吗?”说到这里我转身拍了拍手道:“好了,难得有个这么强的【无极荣耀】打手把大部分敌人都吸引了过去,大家抓紧时间调整本行会的【无极荣耀】防御阵线,伤兵什么的【无极荣耀】赶紧治疗,大型武器也赶紧冷却充能,总之趁着有人帮我们顶在前面给我把所有防御设施都恢复到最强状态,佛门不会这么容易就被打跨的【无极荣耀】,我请的【无极荣耀】雇佣兵也不是【无极荣耀】万能的【无极荣耀】,等他们挡不住了我们还得靠自己。”

  “说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大家都别站着了,快动起来。”红月回身拍着手把人都给赶了出去,我也跟着大家一起离开了这个观景台,之后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去做。

  离开浮空岛之后我先是【无极荣耀】去前线巡视了一番。因为那个女憎恶一个人就把接近三分之一的【无极荣耀】防线都给接管了,我们这边的【无极荣耀】压力明显下降了很多,甚至有些玩家都开始趁机找个墙角什么的【无极荣耀】地方靠着睡起了觉,反正武器就在身边想参战随时都可以参战,敌人也不会突然就跑到他们面前,他们现在抓紧时间休息反到可以在晚上发挥出最大战斗力。

  在我巡视的【无极荣耀】过程中那个女憎恶的【无极荣耀】个体数量还在不断的【无极荣耀】增加,之前我离开浮空岛的【无极荣耀】时候她还只是【无极荣耀】一个人承担了防御圈的【无极荣耀】三分之一任务,现在几乎半个城市都是【无极荣耀】她一个人在那挡着,而且和另外半边比起来她这边反到显得更加轻松一些。佛门那边到也不是【无极荣耀】没有注意到这么个另类的【无极荣耀】敌人,只是【无极荣耀】高手上去好几拨却一个接着一个的【无极荣耀】被*掉,根本毫无还手之力。那些佛门高手毕竟不像杂兵那么多,就算佛门再疯狂也不能这么早就用高手当杂兵填,再说面对这个变态就算把高手都给填进去了也未必就能起作用。

  在视察完城防之后我就一直跟在那个女憎恶的【无极荣耀】身后观察着她,一方面是【无极荣耀】想多了解些她的【无极荣耀】信息,另一方面也是【无极荣耀】万一她遇到麻烦我在附近也能及时把她救下来,毕竟她这样的【无极荣耀】生力军要是【无极荣耀】被*掉了那可就太可惜了。尽管她现在表现的【无极荣耀】异常强悍,但我们之前已经分析过了,她身上绝对有着某种重大缺陷,而且那一定是【无极荣耀】非常致命的【无极荣耀】缺陷,否则不可能迪坦斯那么不在乎她的【无极荣耀】。至少如果她真像表现出来的【无极荣耀】这么强完全没弱点的【无极荣耀】话,别说欧洲黑暗神殿,即使是【无极荣耀】天庭这样的【无极荣耀】超级势力也会把她当成宝贝给供起来的【无极荣耀】,哪会像迪坦斯那样完全一副不在乎的【无极荣耀】样子呢?所以我的【无极荣耀】看护是【无极荣耀】非常重要的【无极荣耀】,万一佛门发现了这个缺陷我正好可以顺便了解一下,同时还能把她给救下来,毕竟雇佣兵在执行任务过程中挂掉我可是【无极荣耀】要出抚恤金的【无极荣耀】!

  我跟着女憎恶看了半天之后佛门并没有找到她的【无极荣耀】弱点,反到被她给连续干掉了不少高手。那些高手每次冲下来都是【无极荣耀】虎入羊群一般放倒一大片的【无极荣耀】女憎恶,但是【无极荣耀】很快他就会变成女憎恶大军中的【无极荣耀】一份子,这种比亡灵转换还恐怖的【无极荣耀】再生能力实在是【无极荣耀】让人无比头疼。不过佛门没有发现她的【无极荣耀】缺点,我到是【无极荣耀】从中看出了点名堂。首先就是【无极荣耀】女憎恶似乎并非想象中的【无极荣耀】那种复制体与本体不分的【无极荣耀】样子,有一个她似乎是【无极荣耀】主体,因为从头到尾她始终就没有参加过前面的【无极荣耀】战斗,虽然她也混在队伍里一直在往前跑,但从后面看过去却可以清楚的【无极荣耀】看到她始终是【无极荣耀】在那做样子,根本就没参战。由于她本身就一直在移动,加上这里的【无极荣耀】女憎恶都长的【无极荣耀】一模一样,所以别人根本就无法找到她,要不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电子脑可以对她做三维标记估计也早就跟丢目标了。另外,除了这个本体不参战之外我还发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无极荣耀】随着复制体的【无极荣耀】增多她这个主体不但没有变强,反到有越来越弱的【无极荣耀】趋势,只是【无极荣耀】这个比例很小,而且每次一旦快支撑不住了她就会融合掉一部分分身,虽然她的【无极荣耀】分身总数一直在增加,但融合掉一部分分身后她似乎就能吸收其中的【无极荣耀】力量使自己强壮起来一小会,但不久就又会变的【无极荣耀】虚弱下去。看到她的【无极荣耀】这个情况我更加确定她的【无极荣耀】这个类似病毒的【无极荣耀】寄生繁殖的【无极荣耀】能力肯定有重大缺陷,而且这个缺陷就在她最强的【无极荣耀】能力生命抢夺之上,只是【无极荣耀】我们暂时没搞清楚那到底是【无极荣耀】个什么类型的【无极荣耀】缺陷罢了。

  轻松的【无极荣耀】战斗过程发展的【无极荣耀】到是【无极荣耀】很快,不知不觉天就黑了下来。大约是【无极荣耀】晚上八点多的【无极荣耀】时候佛门的【无极荣耀】杂兵部队突然开始向后撤退,搞的【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人都莫名其妙的【无极荣耀】愣在了原地不知道到底是【无极荣耀】出了什么事情。我赶紧联络了我们的【无极荣耀】间谍。

  “佛门的【无极荣耀】杂兵为什么退下去了?”通讯刚一接通我就急忙问道。

  “是【无极荣耀】佛门在撤换进攻部队。”那个间谍报告道:“老大你请回来的【无极荣耀】那个会寄生的【无极荣耀】女人太强了,佛门显然是【无极荣耀】意识到了杂兵只会增加她的【无极荣耀】力量,所以开始撤换部队了。”

  “这次换上来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什么部队?”

  “不知道,一种从来没见过的【无极荣耀】兵种,看起来全都像是【无极荣耀】庙里供的【无极荣耀】佛像。身高三米多,全身肌肉板结,每个都顶着一个如来佛那样的【无极荣耀】大包头,而且全身金光闪闪的【无极荣耀】看起来很厉害。”

  “他们有武器吗?”

  “没有。这些人用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身体,我刚刚查了下属性,他们的【无极荣耀】防御力很变态,攻击力却不是【无极荣耀】很强。他们没有盔甲没有武器,全靠身体战斗,估计战斗技巧应该很不错,不然不可能赤膊上阵的【无极荣耀】。哦对了,这些家伙好象会联合技能,需要当心。”

  “联合技能?”

  “类似法师群释放的【无极荣耀】战略魔法,需要多人联手释放,但是【无极荣耀】比法师准备时间短很多,威力方面不太清楚,属性上写的【无极荣耀】很模糊。不过需要这么多人一起释放的【无极荣耀】法术估计威力不会差到哪去的【无极荣耀】。”

  “好的【无极荣耀】,我明白了。”

  切断通讯后我就将随后收到的【无极荣耀】详细数据通过军神发到了全行会的【无极荣耀】人手里,有了资料至少大家能了解一些佛门的【无极荣耀】部队的【无极荣耀】特点,不至于乱打一气。佛门那边的【无极荣耀】动作也相当快,整个部队切换过程前后也就半个多小时也就完成了,快九点的【无极荣耀】时候佛门大新部队终于开始发动了全面突击,我们这边的【无极荣耀】玩家也终于全部休息完毕进入了战场。

  看着前方仿佛一条金色大潮一般涌来的【无极荣耀】佛门部队我让军神接通了行会广播。“各位会员们,我是【无极荣耀】会长紫日。现在我在这里向你们发布最后的【无极荣耀】战斗号召,现在离最后的【无极荣耀】时限只有三个小时了。佛门已经完成了部队切换,可以说之前的【无极荣耀】队伍都是【无极荣耀】用来消耗我们的【无极荣耀】体力和弹药的【无极荣耀】,现在才是【无极荣耀】动真格的【无极荣耀】。我不要求你们能击退佛门的【无极荣耀】那帮疯子,我只要你们给我守住三个小时。三个小时之后不管成败,你们都是【无极荣耀】胜利者,如果三个小时之内我们丢掉了最后的【无极荣耀】城市核心,那么我们这么多天来的【无极荣耀】一切努力和投入都将化为乌有。现在告诉我你们的【无极荣耀】决定。”

  “打倒佛门,决不后退。城在人在,城亡人亡。”巨大的【无极荣耀】吼叫声异常的【无极荣耀】整齐,不需要水晶通讯机的【无极荣耀】传输直接回荡在整个城市上空,任何人都能听见那震撼心灵的【无极荣耀】吼叫。虽然这只是【无极荣耀】一个游戏,但它倾注了太多人的【无极荣耀】心血,尽管这里没有现实中的【无极荣耀】生死之忧,但作为玩家,这几天几乎是【无极荣耀】连轴转的【无极荣耀】在抵抗佛门一刻不停的【无极荣耀】进攻,现在这个时间大家的【无极荣耀】心力都已经憔悴无比了,但是【无极荣耀】就像那句话说的【无极荣耀】——坚持就是【无极荣耀】胜利,这最后的【无极荣耀】三个小时就看我们和佛门谁先顶不住了。顶过去了就是【无极荣耀】胜利,顶不过去就完蛋,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给会员们打完气之后我第一个向已经冲近的【无极荣耀】佛门部队发动了远程魔法打击,虽然我的【无极荣耀】法术攻击和近战攻击比能比,但好歹能鼓舞士气,这种时候也没谁会去统计那个法术到底造成了多少伤害不是【无极荣耀】?

  随着我的【无极荣耀】法术发射之后后面的【无极荣耀】各种长短武器以及法师团的【无极荣耀】大威力法术开始接二连三的【无极荣耀】发出,不过最恐怖的【无极荣耀】却是【无极荣耀】一团看起来不怎么显眼的【无极荣耀】灰色云彩。那团云比较古怪,看起来只有一个冬瓜那么大,就算停在人脑袋上也就搞好能罩住一个人而已。然而就是【无极荣耀】这团不起眼的【无极荣耀】云团却跟台轰炸机一样不断的【无极荣耀】往下掉球形闪电,一排排的【无极荣耀】球形闪电简直就像是【无极荣耀】轰炸机丢下来的【无极荣耀】炸弹一般到处乱飞,那朵云彩飞过的【无极荣耀】路线上几乎没有人能站的【无极荣耀】住,所有被球形闪电擦到的【无极荣耀】人全都瞬间化为了飞灰。

  “我x,那是【无极荣耀】谁的【无极荣耀】法术?怎么这么厉害?”

  “我的【无极荣耀】。”克利斯缔娜突然出现在我身边得意扬扬的【无极荣耀】说道:“这是【无极荣耀】我升级之后新学会的【无极荣耀】法术,名叫闪电雷云,我自己稍微做了点改进,提高了它的【无极荣耀】发射速度,而且还有一项很特别的【无极荣耀】好处哦。”

  “特别的【无极荣耀】好处?”

  “你看。”只见克利斯缔娜突然举起法杖对着天上一指,口中念叨着什么,然后天空之中突然一闪,一团一模一样的【无极荣耀】云团再次出现在了天空之上,然后那个云团就跟不远处还没有消失的【无极荣耀】另外一个云团一样开始一边向前飘一边跟下蛋一样拼命往下扔球形闪电。不过这还不是【无极荣耀】最惊人的【无极荣耀】,更惊人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克利斯缔娜似乎并没有要停的【无极荣耀】意思,她还在不断的【无极荣耀】往天上施法,而那种云团则是【无极荣耀】一个接着一个的【无极荣耀】出现,最后克利斯缔娜一口气放出了三十多团那样的【无极荣耀】云团才停下来灌了两瓶法力药剂,还没喘口气她竟然又开始放了起来。看了半天我现在算是【无极荣耀】明白克利斯缔娜说的【无极荣耀】那个特别的【无极荣耀】好处是【无极荣耀】什么了,这东西根本就是【无极荣耀】发射后不管的【无极荣耀】,每个云团都是【无极荣耀】全自动的【无极荣耀】,只要法术释放成功它就会不断的【无极荣耀】攻击附近的【无极荣耀】敌人,不但自带敌我识别,而且似乎还能自动聚能,因为它们连续不断的【无极荣耀】丢出大量球形闪电后并没有任何要消散的【无极荣耀】意思,只是【无极荣耀】会偶尔停顿一会,但是【无极荣耀】只要十几秒之后它就又会开始疯狂的【无极荣耀】往下丢球形闪电。

  “靠,这下你不光是【无极荣耀】欧洲第一炮台了,我看你以后可以叫欧洲第一轰炸机群了。那些东西一个就顶一名法师了,你一口气能扔出三十多个,一个法师团也就你这样了!”

  “嘿嘿,其实摹疚藜僖壳个技能是【无极荣耀】需要特殊装备的【无极荣耀】。”克利斯缔娜将胸口挂着一把握柄上刻着雷电标志的【无极荣耀】银白色钥匙拿起来炫了炫。“看到了?这是【无极荣耀】我用行会贡献度兑换的【无极荣耀】闪电神之钥,没想到竟然可以和我的【无极荣耀】法术组合之后产生这种变异法术。不过说起来还是【无极荣耀】会长你最牛了,这么厉害的【无极荣耀】东西都能打的【无极荣耀】到。”

  “啊?这东西是【无极荣耀】我打出来的【无极荣耀】吗?”

  “你不记得了吗?”

  “我平时打出装备都是【无极荣耀】凤龙帮我捡的【无极荣耀】,只有合适我用的【无极荣耀】她才会通知我,其他的【无极荣耀】装备不管好坏我都会每个星期清理一次,全部扔到行会装备库统一处理。”

  克利斯缔娜笑着说道:“既然这样下次我还是【无极荣耀】先到你这里来扫货比较赚,毕竟会长遇到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些超级牛的【无极荣耀】大*OSS,虽然你不经常练级,但你干掉的【无极荣耀】敌人全都很厉害,爆出来的【无极荣耀】装备也应该都很强大。其中肯定有适合我的【无极荣耀】好东西。”

  “知道了,以后有你要的【无极荣耀】东西我会提前通知你的【无极荣耀】,不过现在你还是【无极荣耀】控制下你的【无极荣耀】闪电吧!你看都飞哪去了?”

  “哎呀,光想着要装备了,我先去对付敌人了。”克利斯缔娜一边继续往天上释放那种闪电云团一边蹦蹦跳跳的【无极荣耀】跑掉了,也不知道这丫头是【无极荣耀】实力太强没有危机感还是【无极荣耀】神经太大条,不过被他这么一闹我附近这些人的【无极荣耀】紧张感到是【无极荣耀】缓解了不少。

  我拍拍手把大家的【无极荣耀】注意力重新拉了回来。“好了,都别看美女了,现在都给我集中注意力,敌人要靠上来了。”

  随着大家的【无极荣耀】注意力集中到对面的【无极荣耀】敌人身上,前方的【无极荣耀】佛门大部队也终于冲到了我们面前。说实话,现在冲上来的【无极荣耀】这帮佛门新兵比之前的【无极荣耀】杂兵还要古怪。之前的【无极荣耀】杂兵是【无极荣耀】真正的【无极荣耀】很像杂兵,因为毫无组织纪律可言,就好象是【无极荣耀】一群山贼,而现在的【无极荣耀】这些敌人却更加的【无极荣耀】古怪。虽然从之前从间谍传回的【无极荣耀】消息里我们已经大概知道了一下这些家伙的【无极荣耀】特点,可实际看到的【无极荣耀】时候却完全是【无极荣耀】另外一番感觉。

  “这些难道是【无极荣耀】克隆人?”我身边的【无极荣耀】玩家忍不住问道。不是【无极荣耀】他傻,而是【无极荣耀】前面的【无极荣耀】佛门军队就是【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那些浑身肌肉的【无极荣耀】彪形大汉一个个全都金光闪闪的【无极荣耀】,而且所有人的【无极荣耀】面容全都一模一样。如果只有四五个这样的【无极荣耀】人我们还能认为是【无极荣耀】五胞胎什么的【无极荣耀】,可是【无极荣耀】突然看到好几十万长的【无极荣耀】一模一样的【无极荣耀】人,除了复制人之外我们还真想不到别的【无极荣耀】可能性。

  看大家这么惊讶我连忙大声喊道:“都给我镇定,不管他们是【无极荣耀】什么,我们只要监守阵地就行了。全体结阵,准备防御。”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