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七卷 第一百零六章 浑水摸鱼的【无极荣耀】

第十七卷 第一百零六章 浑水摸鱼的【无极荣耀】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我正在那发愁呢。忽然就见到一名佛门成员被从天上给打了下来,而且正好是【无极荣耀】往我这飞的【无极荣耀】。看着那家伙摇摇晃晃的【无极荣耀】落到我身边,我赶紧跳过去一把抓住那家伙的【无极荣耀】头发将他提了起来,同时手腕一翻,刃爪直接顶在了他的【无极荣耀】脖子上。“老实点。”

  “饶命,饶命,我不动,保证不动。”因为现在已经确认了佛门不是【无极荣耀】我们地球的【无极荣耀】本土宗教,因此天庭原本打算消化吸收佛门成员壮大自己的【无极荣耀】计划就必须修改一番了。如果是【无极荣耀】地球上的【无极荣耀】宗教互相兼并,那到是【无极荣耀】没什么大不了的【无极荣耀】,可是【无极荣耀】现在面对的【无极荣耀】佛门却是【无极荣耀】个外来势力,因此天庭如果兼并了佛门,那就会变成众矢之的【无极荣耀】,所以原本的【无极荣耀】围捕行动变成了歼灭战,天庭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不留活口。佛门虽然个别大能比较有骨气,但不可能每个成员都那么牛气,天庭的【无极荣耀】人有命在身,当然是【无极荣耀】见一个杀一个,我让这家伙老实点,对方立刻就意识到有不打算杀他,所以马上就积极的【无极荣耀】配合了起来。生怕我变卦。

  “很好。”看对方果然安静了下来,我赶紧把他拉到了一处不太引人注意的【无极荣耀】地方,然后才问道。“你叫什么?”

  “拉拉碌碌。”

  “拉什么?算了,你不用说了,现在开始你就叫拉,就一个字。”

  “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您说什么就是【无极荣耀】什么了。”

  “很好。你应该知道,天庭这次不想要活口,所以只有我能救你。现在告诉我,你知道金石圣母吗?”

  “知道知道。”这个小怪物一样的【无极荣耀】佛门成员立刻把脑袋点的【无极荣耀】跟小鸡吃米一样。“金石圣母就住在我家大人旁边的【无极荣耀】山洞里。”

  “那最好了,你马上带我去金石圣母的【无极荣耀】住所。”

  “行,不过您可要保证不会杀我。”这家伙到是【无极荣耀】聪明,怕我过河拆桥,直接就拿了份魔契出来。

  我接过契约书看了一遍,然后凶狠的【无极荣耀】道:“你可不要得寸进尺。放了你是【无极荣耀】不可能的【无极荣耀】,能让你活下去就是【无极荣耀】极限了。反正这里佛门成员这么多,我就不信找不到一个认识路的【无极荣耀】。”

  “别急啊大人,您要是【无极荣耀】觉得不合适就修改一下,只要能保住我的【无极荣耀】小命就行。”

  “这还差不多。”我点点头,说着就在契约上修改了一下,最终把协议定成了完事后将他变成契约之卵,等于就是【无极荣耀】变成一种类似魔宠蛋的【无极荣耀】存在,不过我没说最后把他交给谁。反正我是【无极荣耀】不打算要他的【无极荣耀】,这家伙的【无极荣耀】实力还不如我,虽然是【无极荣耀】个神族,但技能什么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一塌糊涂,简直就是【无极荣耀】杂兵。当然了。我虽然不稀罕,别人却未必不喜欢,到时候拿去卖了就行了。

  搞定契约书之后那家伙立刻兴高采烈的【无极荣耀】把我带到了金石圣母的【无极荣耀】住处,然后他自己就应契约书的【无极荣耀】协议内容被还原成了一枚契约蛋。收好契约蛋之后我就走进了金石圣母的【无极荣耀】住所。

  说着住所,其实金石圣母居住的【无极荣耀】这个地方完全就是【无极荣耀】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山洞群。穿过入口处的【无极荣耀】一段通道之后就是【无极荣耀】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大厅,虽然墙壁就是【无极荣耀】简单的【无极荣耀】岩石结构,但大厅内的【无极荣耀】桌椅摆设到是【无极荣耀】都有,而且还相当豪华。在大厅四周分布着几个岔道,也不知道通到什么地方,为了提高速度我召唤出魔宠开始分头搜索。这些岔道基本都不长,每个岔道的【无极荣耀】尽头都是【无极荣耀】一个小岩洞,基本上都是【无极荣耀】些书房、起居室、仓库、厨房之类的【无极荣耀】功能房,除了一些家具之外到是【无极荣耀】没发现什么有用的【无极荣耀】东西。但是【无极荣耀】,在这其中有一条岔道特别的【无极荣耀】长,而顺着这条岔道最后到达的【无极荣耀】却是【无极荣耀】一间空荡荡的【无极荣耀】房间。这个房间大致成圆形,中央有个小祭坛,而这祭坛却让我感到一阵忍不住的【无极荣耀】惊喜,因为之前我看到的【无极荣耀】金石圣母分裂多余金属的【无极荣耀】地方就是【无极荣耀】这个祭坛。她似乎每次分裂多余金属都会在这里进行,而现在我们不但发现了这个祭坛,而且还在祭坛下面发现了一个隐蔽的【无极荣耀】入口。

  “这是【无极荣耀】怎么回事?”当我被叫到那个房间的【无极荣耀】时候刚开始还满高兴的【无极荣耀】,毕竟看到了金石圣母分裂金属的【无极荣耀】地方。可随后的【无极荣耀】那个小房间却让我无比的【无极荣耀】愤怒,因为祭坛下面的【无极荣耀】密室之中竟然是【无极荣耀】空的【无极荣耀】。也不能说是【无极荣耀】完全空的【无极荣耀】,至少地面上还有一些掉落的【无极荣耀】金属球和几块宝石。如果这里真是【无极荣耀】空的【无极荣耀】那我到还不会这么生气,因为那代表这里也许只是【无极荣耀】个空的【无极荣耀】密室,可地上的【无极荣耀】东西明明白白的【无极荣耀】说明了这么曾经就放着我要找的【无极荣耀】东西,可是【无极荣耀】现在它们都不在了。

  凌闭着眼睛感应了一会之后说道:“这里的【无极荣耀】黑暗元素告诉我这里是【无极荣耀】刚刚被搬空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单纯的【无极荣耀】黑暗元素智力太低,说不清楚具体情况,我只知道对方来了十几个人,匆匆忙忙的【无极荣耀】把这里的【无极荣耀】东西搬了出去。”

  “等等,你说是【无极荣耀】人?”

  “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凌认真的【无极荣耀】回答道。“黑暗元素的【无极荣耀】智力还是【无极荣耀】能分的【无极荣耀】清楚人和神的【无极荣耀】区别的【无极荣耀】。”

  “那就是【无极荣耀】说这里不是【无极荣耀】被天庭或者佛门的【无极荣耀】那些神给搬空的【无极荣耀】?”

  “恐怕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

  “可是【无极荣耀】除了我们之外还有什么人能进的【无极荣耀】来呢?”小纯疑惑的【无极荣耀】问道。

  “这个简单。”小龙女建议道:“去问下守卫路口的【无极荣耀】那些天兵天将就是【无极荣耀】了。”

  “有道理。”

  带着一群魔宠迅速跑到这个空间的【无极荣耀】入口处,这边还有很多天兵天将在把守,而且这里是【无极荣耀】这个空间唯一的【无极荣耀】出入口,加上附近还有几个天庭的【无极荣耀】各级神族存在,杜绝了有人使用隐身术之类的【无极荣耀】技能进入其中的【无极荣耀】可能,那么只要有人从这里经过,天兵天将一定会知道。

  “咦,这不是【无极荣耀】紫日会长吗?你带着这么大群手下气势汹汹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打算找谁算帐啊?”

  “暂时还不知道,但是【无极荣耀】你们应该知道。”

  “啊?我们知道?”那个和我搭话的【无极荣耀】神将疑惑的【无极荣耀】看着我问道:“您这是【无极荣耀】什么意思啊?为什么我们会知道啊?”

  “总之事情比较复杂,你先回答我几个问题。”

  “好的【无极荣耀】,您问。”我现在基本上都是【无极荣耀】和天庭的【无极荣耀】高级成员老往,相对于这些天兵天将来说我就属于上层人员中的【无极荣耀】一员,因此对我的【无极荣耀】需要非常的【无极荣耀】配合。

  “我上一次进入这个空间你知道吧?”

  听到这么简单的【无极荣耀】问题那个神将一愣,随后又反应了过来迅速回答道:“那当然。从这里打通开始我们就一直守在这里了,您几次出入这里我都在这啊。您上次进入应该就是【无极荣耀】刚才不一会之前啊。”

  “很好,那么我想问你,在我上次进入这里之前还有哪些人进入过这里?”

  “啊?”那个神将被我问的【无极荣耀】惊讶异常,随后有些为难的【无极荣耀】说道:“这个……紫日会长啊!不是【无极荣耀】我不帮忙,可是【无极荣耀】这边正在打仗啊!光是【无极荣耀】玄天八部就来了十好几万人。您问我具体有哪些人进去过,这要我怎么回答啊?”

  “不不,天庭的【无极荣耀】神族不算,我只想知道像我这样的【无极荣耀】凡间生物都有哪些人进去了?”

  “哦,这个简单。除了您自己来回跑了这几次之外就只有你们行会的【无极荣耀】那帮会员进去过一次。”

  “什么?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契约城战斗结束之后我明明说过要全体玩家就地下线休整来着,就算有人还在线也应该多是【无极荣耀】些辅助人员,而战斗人员即使没有下线也断然不会跑到这边来。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玩家都知道这边是【无极荣耀】神族交战区,他们又经历了那么长时间的【无极荣耀】守城战,不可能还有经历到这边来搞事,所以这些天兵天将看到的【无极荣耀】绝对不可能是【无极荣耀】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会员。

  那个神将也不是【无极荣耀】傻瓜,看我反应这么大也意识到了不对。他小心翼翼的【无极荣耀】问道:“难道有什么不对吗?”

  我没回答他的【无极荣耀】问题,而是【无极荣耀】反问道:“你怎么知道他们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人?”

  那个神将立刻明白了问题出在哪。“难道他们不是【无极荣耀】你们行会的【无极荣耀】人?可是【无极荣耀】他们都带着你们行会的【无极荣耀】标志啊!而且他们还说是【无极荣耀】你让他们把战斗画面记录下来作为以后的【无极荣耀】行会纪念用的【无极荣耀】,所以我才让他们进去的【无极荣耀】。”

  听到这个神将这么说我就更加确定那帮人不是【无极荣耀】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人了,因为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成员就算来了这边也绝对不可能谎称是【无极荣耀】我让他们来的【无极荣耀】,毕竟他们都知道我和天庭的【无极荣耀】关系,这种谎话很快就会被揭穿,除非他们不打算在冰霜玫瑰盟混了,不然绝对不可能干出这么愚蠢的【无极荣耀】事情来。

  我稍微压制了一下自己的【无极荣耀】怒火,然后用尽量平和的【无极荣耀】口气问道:“那么他们是【无极荣耀】什么时候离开的【无极荣耀】?”

  “他们就在您上次过来之前十几分钟离开的【无极荣耀】。”

  “那他们有带什么东西吗?”

  “没有。”那名神将刚回答完突然又顿了一下。“诶,也不是【无极荣耀】。他们来的【无极荣耀】时候抬了好多箱子,说是【无极荣耀】装的【无极荣耀】记录战斗画面的【无极荣耀】设备,出来的【无极荣耀】时候他们又把箱子带走了。”

  得,这次不用猜了。东西肯定就是【无极荣耀】他们拿的【无极荣耀】,而且就是【无极荣耀】装在那些箱子里带走的【无极荣耀】。当然这也不能怪天庭的【无极荣耀】人,毕竟我们和天庭关系再好也不是【无极荣耀】一个系统,互相之间总归还是【无极荣耀】不能完全合拍的【无极荣耀】。换句话说,要不是【无极荣耀】因为我们跟天庭关系太好这次这帮人反到不大可能成功了,因为以正常思维来看天庭清剿佛门的【无极荣耀】时候是【无极荣耀】绝对不会让人进入那个空间的【无极荣耀】,即使有人被允许入内因该也会以防止佛门成员逃脱的【无极荣耀】名义加以检查才对。结果就是【无极荣耀】因为我们和天庭的【无极荣耀】关系太好,这些人竟然直接冒充我们的【无极荣耀】人就混了进去,而且就这么明目张胆的【无极荣耀】抬着几口大箱子进进出出居然都没被人发现。

  看我表情不对那名神将有些紧张的【无极荣耀】问道:“那些难道不是【无极荣耀】你们行会的【无极荣耀】人?他们做了什么很严重的【无极荣耀】事情吗?”

  我点点头。“那帮人全都是【无极荣耀】冒充的【无极荣耀】,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人又不是【无极荣耀】神仙,连着守了五天城。神仙也累跨了,何况是【无极荣耀】人呢?你们现在接手了整个战场,我们的【无极荣耀】人不回去休息怎么有工夫来这里呢?”

  被我这么说说摹疚藜僖壳名神将终于开始着急了起来,因为如果那些不是【无极荣耀】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人,那就等于是【无极荣耀】他玩忽职守把不相干的【无极荣耀】人给放了进去。虽然他暂时还不知道那些人进去到底干了什么,但不管出了什么事,最后的【无极荣耀】责任肯定都得他们来背。

  “那个,我说,紫日大人,您可得救救我们啊?我们真不知道那些人是【无极荣耀】冒充的【无极荣耀】啊!”

  “好了好了,别哭了,你堂堂一个天庭的【无极荣耀】神将在这里哭鼻子被人看到像个什么样子。”

  “可是【无极荣耀】……”

  “好了好了,别可是【无极荣耀】了。这件事情你先保密,暂时就当不知道,叫你手下的【无极荣耀】人都把嘴给我闭紧喽,泄露出去你们有一个算一个谁也跑不掉。那些人暂时还没搞出多大动静,只是【无极荣耀】带走了一些佛门的【无极荣耀】宝贝,我现在就去把他们追回来,如果能把他们抓到,之后什么事情都好说。只要把东西追回来往战利品中一放,到时候核查物资没有少什么东西,这件事情也就算揭过去了。不过关键还是【无极荣耀】你们这边必须得保密,要让上头知道了你们一个两个全都得倒霉。”

  “是【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我们保证把嘴封起来。”

  搞定了这帮天兵天将之后我赶紧让白浪开始根据气味一路追踪了起来。那帮人虽然离开了那个特殊空间,但他们显然没有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传送许可,因此没办法使用传送卷轴回到城市中。因为不能用传送,他们就只能在地上跑,这就给我们的【无极荣耀】追踪创造了条件。

  “能确定气味吗?”

  “差不多。对方人很多,味道还是【无极荣耀】满好认的【无极荣耀】。”白浪一边回答我一边顺着气味猛追,我也收回了大部分魔宠骑上夜影在后面跟着,另外我还派出了飞镖在我们前面先进行预先追踪,反正如果追错了路我会通知他的【无极荣耀】。

  在安排好魔宠的【无极荣耀】追击方式之后我又把天兵天将关于那些人的【无极荣耀】形象的【无极荣耀】描述发给了军神,并且通过军神发布了全行会和我们的【无极荣耀】友好单位的【无极荣耀】协助追查令,只要发现类似人员之类的【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消息就可以报告我们这边。

  两个方面都安排好之后我们才追出不到五分钟就突然收到了军神的【无极荣耀】消息,那帮人居然在五分钟之前刚刚出现在一个叫开心城的【无极荣耀】城市。事实上那些人在离开了大雷音寺范围之后就使用了传送卷轴,只不过因为我忘记了这片地区已经因为契约城的【无极荣耀】原因变成了中国领土,所以我也就没想起来他们不一定非要使用我们的【无极荣耀】跨国传送阵才能回国。反正现在这边已经散是【无极荣耀】中国领土了,普通的【无极荣耀】传送卷轴就可以进行国内传送了。不过可能是【无极荣耀】我们走运,也可能是【无极荣耀】那帮人比较倒霉,他们所传送到的【无极荣耀】那座目标城市竟然正好有几个北方联盟的【无极荣耀】人去采购物资,结果刚好这些采购团成员在进入传送阵准备返回的【无极荣耀】时候收到了我们的【无极荣耀】协助追查通知,然后他们又非常凑巧的【无极荣耀】看到了那些人,结果我们就知道了他们的【无极荣耀】行踪。

  既然确定了位置就好办了。收回魔宠后我直接连接那个城市的【无极荣耀】传送阵,瞬间我就出现在了开心城的【无极荣耀】传送阵中。我刚一出现在传送阵中就将周围的【无极荣耀】人吓了一跳。周围的【无极荣耀】人第一反应就是【无极荣耀】“这家伙的【无极荣耀】装备好嚣张”,跟着他们就认出了我的【无极荣耀】形象。现在国内几乎没人不认识我,看到我突然出现在这么一个小城市自然是【无极荣耀】非常的【无极荣耀】惊讶。开心城地处中国内陆,既没有战略价值也没什么特殊矿藏,甚至连城市都只是【无极荣耀】个玩家建立的【无极荣耀】小型城市,整个城市里等级最高的【无极荣耀】也就是【无极荣耀】这里所属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而那家伙也才九百多级,在这样的【无极荣耀】地方出现我这么个BOSS级的【无极荣耀】人员自然是【无极荣耀】相当具有震撼效果的【无极荣耀】。

  “紫……紫日!”

  “这座城市是【无极荣耀】哪个行会管理的【无极荣耀】?”我直接对身边的【无极荣耀】人问道。

  “是【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终结者联盟。”

  “终结者联盟?”我在脑袋里回忆了一下,结果发现没有任何有关这个行会的【无极荣耀】信息,估计属于那种三流都算不上的【无极荣耀】不入流行会,要不然多少总该有点印象才对。“你有见到一群人抬着一堆箱子从这里经过吗?”

  “没有。”那名玩家连忙回答道。

  我点点头转身走到了传送阵旁边的【无极荣耀】传送法师身边。“你有见到一群人抬着十几口大箱子出现在这里吗?应该就在几分钟之前。”

  刚才回答我问题的【无极荣耀】那个玩家看我跑去问传送法师便出声提醒道:“那家伙是【无极荣耀】个NPC,除了所属行会的【无极荣耀】人他不会回答别的【无极荣耀】……”

  那家伙的【无极荣耀】提醒并没能说完,因为那名法师已经颤颤栗栗的【无极荣耀】点着头回答了起来。“见过见过。就在几分钟之前,有一大群人,大概有二十一二个的【无极荣耀】样子,他们压着一堆箱子从这里出来。我还记得他们好象挂着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行会标志。”

  “Bingo。”这下没跑了。“很好,这个归你了。”我抬手扔了一小袋枚水晶币给那个NPC法师。虽然他不是【无极荣耀】玩家,但《零》中的【无极荣耀】NPC也是【无极荣耀】要挣钱养家的【无极荣耀】,所以金钱对他们一样有效。在那名NPC的【无极荣耀】千恩万谢和身后那名玩家的【无极荣耀】目瞪口呆之中我召唤出了白浪。“试试看能不能分出他们的【无极荣耀】气味?”

  白浪在传送阵上猛力吸了吸鼻子,然后非常确定的【无极荣耀】回答道:“他们刚刚才从这里走过,味道很清晰。”

  “很好,你前面带路。”

  白浪也不回答直接蹿出了传送大厅,我也赶紧跟了上去。身后那名玩家直到这个时候才恢复过来呆呆的【无极荣耀】念叨着:“靠,牛人就是【无极荣耀】牛啊!NPC对不是【无极荣耀】自己行会的【无极荣耀】人不是【无极荣耀】只有公式化的【无极荣耀】回应吗?为什么对他不一样呢?”

  “老土了吧?”旁边一名玩家一副我很懂行的【无极荣耀】样子说道:“你没看过专门研究紫日实力的【无极荣耀】网站上发布的【无极荣耀】属性介绍吗?紫日有一种特殊的【无极荣耀】辅助属性,任何非战斗类NPC对他都有一定的【无极荣耀】敬畏,也就是【无极荣耀】说这些NPC既尊敬他又害怕他,所以他问他们问题他们不敢不回答。”

  “原来如此!”

  传送殿内的【无极荣耀】议论我并没听到,事实上我现在已经都快到城门口了。由于距离很近,白浪已经不需要在地上慢慢闻了,除了一些人流比较大的【无极荣耀】路口他需要停下来仔细分辨一下,其它路段我们基本上是【无极荣耀】一路狂奔过去的【无极荣耀】。

  到了城门口之后白浪根本停都没停就追了出去,我则拉住一个城门守卫询问了一番,结果城门守卫说摹疚藜僖壳群人两三分钟前刚从这里过去。确认了没有追错目标之后我立刻召唤出夜影向前追去,留下了后面一串的【无极荣耀】惊叹声。毕竟城门守卫在游戏里那几乎是【无极荣耀】超强的【无极荣耀】存在,一般玩家可不敢惹这些家伙,看到我跟拎小鸡一样提着那个城门守卫问话惊的【无极荣耀】后面的【无极荣耀】路人得了集体下颌关节脱臼。

  夜影的【无极荣耀】速度非常快,很快就追上了前面的【无极荣耀】白浪,而此时白浪并不是【无极荣耀】在追踪,而是【无极荣耀】正在那龇牙咧嘴的【无极荣耀】和一群人对峙着。那些人显然也知道白浪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魔宠,所以被白浪超头拦住之后他们全都紧张的【无极荣耀】回头张望着,结果正好看到我骑着夜影飞奔而来的【无极荣耀】一幕。

  “不好,紫日追上来了。执行B计划。”一名年纪比较大的【无极荣耀】玩家大喊了一声,跟着队伍中的【无极荣耀】一名小姑娘立刻启动了传送卷轴,而其他人则将她护在了中间。

  看到对方想跑我也不敢浪费时间了,直接一抬手,一根带着飞索的【无极荣耀】钢镖直射那名小姑娘,然而就在飞索临身的【无极荣耀】瞬间,那名小姑娘突然一把接住了我的【无极荣耀】索头,同时另外一只手往飞索上一点。“强效冻结。”

  一道肉眼可见的【无极荣耀】寒气瞬间通过飞索传向了我这边,跟着寒气席卷我的【无极荣耀】全身并在我的【无极荣耀】体表不断堆积,最后硬是【无极荣耀】将我和夜影给冻成了一块直径四五米的【无极荣耀】大冰砣子。放完这个大招之后那个女孩子也瘫软了下去,显然这样的【无极荣耀】招数对她来说负担还是【无极荣耀】满大的【无极荣耀】。

  看到我被冻成了个大冰砣子,其中一名很年轻的【无极荣耀】玩家立刻得意的【无极荣耀】笑了起来。“哈哈,都说紫日怎么怎么厉害,我看也不怎么样吗?谣言果然是【无极荣耀】越传越邪乎,害的【无极荣耀】老子白担心了半天!”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