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七卷 第一百零七章 威慑

第十七卷 第一百零七章 威慑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小五,别大意。盛名之下无虚士,就算谣传有所夸大,紫日毕竟是【无极荣耀】战力榜第一,系统可是【无极荣耀】不会撒谎的【无极荣耀】!”站在队伍中间的【无极荣耀】一名年纪稍大的【无极荣耀】骑士提醒道。

  “哈哈哈哈……,既然知道我是【无极荣耀】战力榜第一还敢抢我的【无极荣耀】东西,我还真是【无极荣耀】佩服你们的【无极荣耀】胆量啊!”伴随着我的【无极荣耀】笑声,那块困住我的【无极荣耀】大冰砣子直接变成了一地的【无极荣耀】碎冰渣。“小姑娘,你的【无极荣耀】冰系法术不错吗?可惜级别低了点,要是【无极荣耀】你能超过一千五百级,说不定还真能封住我一段时间。”

  “我……我跟你拼了。”小姑娘突然从地上跳了起来,但是【无极荣耀】还没等她站稳就因为重心不稳又倒了下去,好在后面有人扶着才没摔的【无极荣耀】很惨。

  “不错,很有干劲。”我拍了拍夜影,夜影立刻踱到了那群人的【无极荣耀】附近。我将胳膊架在夜影的【无极荣耀】脖子上,很随意的【无极荣耀】低头看着那个小姑娘,附近的【无极荣耀】几个战士连忙挡在了她的【无极荣耀】身前打算防止我的【无极荣耀】突袭。“你们这是【无极荣耀】干什么?挡在这里想保护她吗?你们觉得我如果出手你们挡的【无极荣耀】住吗?”

  “你不要……”噗……,之前那个比较张狂的【无极荣耀】家伙刚说了三个字就突然捂着喷血的【无极荣耀】脖子倒了下去,而挡在我面前的【无极荣耀】那几个人则是【无极荣耀】惊讶的【无极荣耀】一齐转头看向了那个家伙的【无极荣耀】方向,然后又转了回来恐惧的【无极荣耀】看着我。若说之前他们对我的【无极荣耀】实力的【无极荣耀】了解还停留在数据的【无极荣耀】层面上的【无极荣耀】话,那么现在这帮人总算对我的【无极荣耀】实力有了个比较直观的【无极荣耀】了解。刚刚他们的【无极荣耀】那名同伴就在他们面前被我抹了脖子,而最重要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这些人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他们只看到我的【无极荣耀】影象模糊了一下,跟着那个家伙就开始喷血,至于我到底怎么出手的【无极荣耀】他们是【无极荣耀】完全没看清。那个嚣张的【无极荣耀】家伙在这里既然是【无极荣耀】最嚣张的【无极荣耀】,那多少总该有点实力,不然不可能这么牛气,然而就是【无极荣耀】这个小牛人却被我一招放倒,这个实力差距已经非常明显了。

  “这下安静多了。”我看着倒在地上还在那抽抽的【无极荣耀】战士,然后又对其他人道:“好了,玩笑也开的【无极荣耀】差不多了,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该把我的【无极荣耀】东西还回来了?”

  听了我的【无极荣耀】话那些人不自觉的【无极荣耀】互相看了起来,似乎是【无极荣耀】在用眼神交流着什么,最后还是【无极荣耀】那个领头的【无极荣耀】骑士走出来说道:“既然被你发现了,想跑也不大可能了,我们同意交出东西,但是【无极荣耀】你必须保证以后不追究我们的【无极荣耀】责任,而且要出一比钱赎买这些东西。放心,我们不要太多,一百万水晶币就行,我知道对你来说这不算什么大钱。”

  “哼哼……!”我用鼻子哼出了几声笑声。“本来我以为你比较懂事一点,现在看来你和他们都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你觉得现在你们还有和我讲价的【无极荣耀】资格吗?只要稍微有点脑子的【无极荣耀】人现在就应该跪下来恳求我的【无极荣耀】宽恕了!”

  “哼。”出呼我的【无极荣耀】意料,那家伙竟然也冷哼了一声。“紫日,我们知道你很强,但是【无极荣耀】你也别太得寸进尺了。”他说着突然将一枚水晶石举到了头顶,看那质地分明就是【无极荣耀】我们行会研发的【无极荣耀】起爆水晶。

  “你这是【无极荣耀】什么意思?”

  “哼哼,没什么意思,无非也就是【无极荣耀】争取点利益罢了。”那个骑士得意的【无极荣耀】说道:“你要是【无极荣耀】肯破点小财并保证不追究我们的【无极荣耀】责任,那我们就皆大欢喜。否则的【无极荣耀】话……你也看到了,这枚水晶就是【无极荣耀】遥控器,那些箱子里都装有烈性爆炸物,只要我稍微输入一点力量,嘭……,你的【无极荣耀】宝物就会全部化为乌有。怎么样?用这些东西换我们的【无极荣耀】命和一点点小钱,你也不亏了。”

  “哈……啊哈哈哈哈……!”我忍不住被这家伙给气笑了。看着我仰天大笑,那个骑士还在愣神,但是【无极荣耀】下一秒他突然感觉到手上一凉,跟着就是【无极荣耀】大量热乎乎的【无极荣耀】东西洒到了自己的【无极荣耀】脸上,而直到这个时候他才看到我手里正上下抛着一截手臂,那只手臂前端连接的【无极荣耀】手掌上竟然还握着一枚起爆水晶。“我到要看看现在你拿什么引爆炸弹?”

  “你……你……”那家伙一边拼命的【无极荣耀】忍着断臂处火烧一般的【无极荣耀】剧痛一边咬牙盯着我想说些什么,只是【无极荣耀】现在形式大逆转,他根本就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微笑着看着那名骑士,嘴里玩味的【无极荣耀】说着:“你瞪着我到底是【无极荣耀】想说什么呢?难道想说我偷袭很卑鄙?”看到他准备答话我直接抢先说道:“那好,这次不算,东西先还你。”我说着将那只断手和手上握着的【无极荣耀】水晶一起扔还给了那家伙。

  骑士诧异的【无极荣耀】看着我,但还是【无极荣耀】迅速将断手接到了手里,并且将水晶拿了下来握在仅剩的【无极荣耀】左手之中。

  看着他犹豫不决一脸惊恐的【无极荣耀】样子我又催促道:“怎么不引爆了?没关系的【无极荣耀】,你尽管引爆就是【无极荣耀】了,来。快输入魔力啊?”

  “哼,你会那么好心?”那名骑士突然将水晶往地上一丢。“你刚才肯定做了什么手脚,那东西已经被你破坏了,要不然你会还给我?”

  “你果然是【无极荣耀】个真小人。”骂完这家伙后我又重新坐正了起来并将永恒拿在了手里变成了一杆长枪。“好了,不和你开玩笑了。地上那枚起爆水晶我根本就没动,之所以不怕你引爆它有两个原因。第一是【无极荣耀】只要我不想,你根本就无法引爆。这东西原本就是【无极荣耀】我们行会生产的【无极荣耀】,难道你认为我们会没有克制措施?”

  “你有干扰器?”

  我点点头。“你总算还没傻到家。不过,就算没有干扰器我也不在乎你是【无极荣耀】否引爆炸药。说起来我很好奇,不知道你可否满足一下我的【无极荣耀】好奇心。你们在偷我的【无极荣耀】宝贝的【无极荣耀】时候难道就没看看自己拿的【无极荣耀】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吗?”

  那个骑士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先是【无极荣耀】一愣,随后又道:“我们不知道那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属性鉴定根本无效,但是【无极荣耀】那东西既然能被一名高级神族藏在自己家的【无极荣耀】密室里,那就肯定是【无极荣耀】宝贝。”

  “宝贝确实是【无极荣耀】宝贝。”我的【无极荣耀】话让那帮人都是【无极荣耀】一阵骚动,之前他们似乎都是【无极荣耀】在赌运气,现在听到我亲口证实他们才确定自己拿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什么垃圾。不过我接下来的【无极荣耀】话却严重的【无极荣耀】打击了他们的【无极荣耀】积极性。“只可惜你们实在是【无极荣耀】太不专业了,竟然都没搞清楚自己拿的【无极荣耀】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就以为可以用这东西威胁我?实话告诉你们,你们偷走的【无极荣耀】东西是【无极荣耀】一种稀有金属原胚,先不说以那东西的【无极荣耀】硬度你们大概根本就无法破坏,即使能破坏又怎么样?反正那些只是【无极荣耀】矿石而已,我拿回去也是【无极荣耀】要重新熔炼的【无极荣耀】。你们觉得我会在乎它们被炸碎吗?”

  “你……你……!”

  “你什么?难道你们还有什么别的【无极荣耀】计划不成?”

  “哈哈哈哈……”我说到这里那些人突然一起笑了起来,反到搞的【无极荣耀】我有些莫名其妙了。

  “你们笑什么?”

  “笑你啊。”最先释放冰冻法术攻击我的【无极荣耀】那个女孩子突然站了起来,然后得意的【无极荣耀】说道:“你这个大白痴,还以为自己有多帅呢!告诉你……”

  她的【无极荣耀】话还没说完我就已经先动了起来,一抬手一根龙筋索直接射入了其中一只箱子中,不等对方反应我就猛的【无极荣耀】向后一拉,箱子应力而起,然而我却感觉到了大事不妙。那只箱子竟然非常之轻,要知道那些金属可是【无极荣耀】极为沉重的【无极荣耀】。这一箱子绝对不会这么轻。当箱子飞到我手里之后我立刻一把拽断箱子上的【无极荣耀】挂锁将箱盖掀了起来,然而箱子里的【无极荣耀】情况却让我差点没晕过去。

  轰的【无极荣耀】一声我将空空如也的【无极荣耀】箱子扔在地上摔的【无极荣耀】粉碎。“说。里面的【无极荣耀】东西呢?”

  “哈哈哈哈!你觉得我们会说吗?”那名骑士看我似乎有所动作连忙补充道:“别想着用我们的【无极荣耀】生命威胁我们说出东西在哪。这是【无极荣耀】游戏又不是【无极荣耀】现实,掉一级固然损失不小,但是【无极荣耀】和那些东西的【无极荣耀】价值比起来,我们也值了。”

  “哦?我有说过只让你们掉一级吗?”我说着从身上拿出了一只小瓶子在他们面前晃了晃。“知道这是【无极荣耀】什么吗?”虽然那些人没有配合我询问这是【无极荣耀】什么,但我依然解释道:“这个本来是【无极荣耀】一种升级用的【无极荣耀】仙丹,吃一颗就可以升到仙丹对应的【无极荣耀】等级。不过呢……这些东西稍微点过期,当我们还只有二三百级的【无极荣耀】时候如果吃一枚,立刻就能升到三百多到五百多级,可是【无极荣耀】现在我们大家显然都不止这个级别了,不过很可惜,这个仙丹不是【无极荣耀】在你现在的【无极荣耀】等级基础上提高多少级,而是【无极荣耀】不管你现在多少级,吃完之后必定变成仙丹对应的【无极荣耀】等级。”说完之后我直接打开瓶子倒了一粒仙丹出来,转动仙丹找到上面的【无极荣耀】标志后我再次看向众人邪恶的【无极荣耀】笑道:“你们运气不错,这枚等级挺高的【无极荣耀】,有五百八十四级呢。你们谁想做第一个?”

  那些人互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那名骑士突然大吼了一声:“拼了。”

  在骑士大喊的【无极荣耀】同时我就迅速射出了四柄飞刀,分别命中了骑士的【无极荣耀】双肩和双腿,本来以为这样就可以封住他的【无极荣耀】行动了,谁知道他那声不过是【无极荣耀】提醒别人,并不是【无极荣耀】他自己打算拼命。在他的【无极荣耀】提醒之下队伍中的【无极荣耀】一名一直不怎么起眼的【无极荣耀】法师突然将法杖往地上用力一砸。“献祭。”

  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在场的【无极荣耀】所有人突然集体发生了大爆炸,每个人都炸成了无数块碎肉。别说命了,连哪些是【无极荣耀】谁的【无极荣耀】残片都分不出来了。不过,在这些人集体爆炸之后,场地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黑洞,而黑洞旁边则漂浮着一个淡淡的【无极荣耀】白色身影。发现我注意到他之后那个白色身影先是【无极荣耀】一愣,随即又平静了下来。“既然被发现了,那我就不藏了。都说摹疚藜僖裤是【无极荣耀】黑暗系职业进化,现在看来果然没错,竟然连我的【无极荣耀】灵魂都能看的【无极荣耀】见。”

  在这个家伙说话的【无极荣耀】这会工夫我终于认出了他。他就是【无极荣耀】刚才那个使用技能把他自己和大家一起炸成了碎肉的【无极荣耀】那个法师,而场地中的【无极荣耀】这个黑洞显然就是【无极荣耀】那个所谓的【无极荣耀】“献祭”技能召唤出来的【无极荣耀】。

  “你这个技能看起来还满不错的【无极荣耀】吗?竟然可以召唤出这么大个空间门,你到底召唤了什么生物啊?”

  “哼。你今天就等着受死吧。我的【无极荣耀】献祭技能可以利用周围所有同意参加献祭的【无极荣耀】友方单位的【无极荣耀】生命召唤出一个强大的【无极荣耀】存在为我作战,而牺牲的【无极荣耀】生命越多,召唤出来的【无极荣耀】生物就越强大。这次你害我们损失了这么多人,肯定会出现非常强的【无极荣耀】生物,你一定会被*掉。”

  “谁在召唤我?”那个法师的【无极荣耀】灵魂正在那发疯,忽然就听到一声甜腻的【无极荣耀】女声从黑洞中传了出来。在声音出现后紧跟着黑洞突然一闪,一名穿着一身火红色长袍的【无极荣耀】女性从其中走了出来。

  “哈哈哈哈,总算召唤到强大的【无极荣耀】存在了。”那名法师癫狂的【无极荣耀】指着我大喊着:“来自远方的【无极荣耀】不知名存在,我命令你消灭眼前的【无极荣耀】敌人,将他彻底吞噬掉。”

  本来按照正常的【无极荣耀】剧本,这会应该是【无极荣耀】召唤生物朝我杀奔过来,但是【无极荣耀】现在似乎我们并没有在正常的【无极荣耀】剧本之中。那名美女听到法师的【无极荣耀】话后并没有朝我扑过来,反到转向了那名法师。“喂,虽说收了你的【无极荣耀】祭品,就得帮你干活,但我们也就是【无极荣耀】雇佣关系而已,你别搞的【无极荣耀】跟我上司一样好吧?现在你先给我闭嘴,让我看看你到底惹上什么人了。”那名美女说着就转了过来,但是【无极荣耀】在我们四目相接的【无极荣耀】时候她却顿了一下。“呦,这不是【无极荣耀】紫日弟弟吗?”

  “银谣?”被召唤出来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别人,正是【无极荣耀】妖族四大护法之下的【无极荣耀】银谣。身为妖族的【无极荣耀】四大护法,银谣的【无极荣耀】战斗力绝对可以用强悍来形容。虽然刚从乾坤葫芦里出来那会他们四个护法加一起也没干过我一个人,但那是【无极荣耀】因为他们在葫芦里呆了太长时间,法力损耗过大所致。现在他们已经逐渐恢复了全盛时期的【无极荣耀】法力,那个战斗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语了,只不过现在的【无极荣耀】我也不是【无极荣耀】当初的【无极荣耀】我能比的【无极荣耀】了,真要再干一架也指不定谁赢谁输。不过,以我们的【无极荣耀】关系有可能打起来吗?“没想到被召唤来的【无极荣耀】竟然是【无极荣耀】你!”

  “嘻嘻,可不就是【无极荣耀】我吗?说起来紫日弟弟你好久没来我们妖族总坛做客了,这么长时间不见你的【无极荣耀】实力又上升了很多吗!”

  “银谣你的【无极荣耀】实力也没差多少啊!”

  ……

  “喂。”我和银谣是【无极荣耀】故人见面,闲聊起来就没个完了。那个法师在那发了好半天的【无极荣耀】呆终于恢复了过来,忍不住大喊了起来。“你们有没有搞错?喂,我召唤你出来是【无极荣耀】打架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让你和人聊天的【无极荣耀】!”

  “嘁,熟人见面总要聊和两句的【无极荣耀】吗。”

  “那你聊完了没啊?”那个法师都快哭了。

  “完了完了。”银谣说完转身就往黑洞里走,结果刚迈进去一只脚就被拉住了。“你拉我干什么?”银谣一脸不解的【无极荣耀】问那个法师。

  那个法师憋着气反问道:“那你这是【无极荣耀】打算干什么?”

  “回去啊。”银谣一脸的【无极荣耀】理所当然。

  法师一听好不容易召唤出来的【无极荣耀】强力打手要回去立刻就不干了。“回去?你们还没打呢!”

  “对啊。”银谣理直气壮的【无极荣耀】说道:“当初我和他交过手,我们四大护法一起上还被他揍的【无极荣耀】仓皇而逃。现在你就召唤了我一个出来,难道要我自己上去送死吗?打不过当然是【无极荣耀】先进行战略转移喽。你没学过兵法吗?”银谣说完直接就跑回了空间黑洞之中,而那个黑洞也在她进入后重新消失无踪。

  那个法师被银谣一通数落气的【无极荣耀】天旋地转,要不是【无极荣耀】他现在已经是【无极荣耀】魂魄状态了,肯定还得再挂一次。

  过了好半天那个法师才缓过劲来,他气愤的【无极荣耀】转身对我放狠话道:“哼,你等着,总有一天有你倒霉的【无极荣耀】时候。”说完之后那个法师就打算回去复活,谁知道刚一转身就发现自己竟然无法离开。挣扎了半天之后那个法师终于发现了一直坐在一旁看着他傻笑的【无极荣耀】我,然后他立刻愤怒的【无极荣耀】冲我吼道:“你笑什么?我为什么不能移动?”我微笑着指了指地面,他低头一看才发现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个一闪一闪的【无极荣耀】法阵。“这是【无极荣耀】什么?”

  “天师锁魂阵。专门用来抓鬼的【无极荣耀】。只不过很不凑巧,玩家死亡后的【无极荣耀】灵魂体正好也在鬼魂的【无极荣耀】范围之内。”

  “你你你……你什么时候布置的【无极荣耀】啊?”

  “就在你刚刚发呆的【无极荣耀】那会啊。你别看这东西好象很复杂的【无极荣耀】样子,其实施展起来很快的【无极荣耀】,一秒就够了。”

  “你你你困住我的【无极荣耀】灵魂打算干什么?”那家伙现在终于开始害怕了。

  “嘿嘿,我也没打算干什么,就是【无极荣耀】想知道一下他们到底把我的【无极荣耀】东西带到哪去了?”

  听到我的【无极荣耀】问题那家伙立刻又变的【无极荣耀】坚定了起来。“哼,我是【无极荣耀】不会告诉你的【无极荣耀】,你别白费心机了。”虽然这家伙说的【无极荣耀】到是【无极荣耀】义正词严,可惜他的【无极荣耀】灵魂却总是【无极荣耀】抖个没完,要不然还真有那么点英雄的【无极荣耀】感觉呢。

  “哦?这个可是【无极荣耀】很难说的【无极荣耀】哦。”我说着又把那枚仙丹拿了出来。

  那家伙一看我手里的【无极荣耀】仙丹立刻就放松了下来,原本抖个没完的【无极荣耀】灵魂也安定了下来。“我现在已经是【无极荣耀】灵魂状态了,你那枚仙丹可吓不到我,别告诉我那东西灵魂也能服用。”

  我邪笑着反问他。“你怎么知道仙丹和普通丹药一样只对有肉体的【无极荣耀】生物起作用呢?要知道很多神仙都是【无极荣耀】灵魂修炼成仙的【无极荣耀】,肉身可都没带上天庭哦。”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那家伙刚聚集起来的【无极荣耀】那点勇气立刻又没了,现在这家伙抖的【无极荣耀】比之前还要厉害了。不过,就在他快要崩溃的【无极荣耀】时候,我突然又说道:“嘿嘿,吓唬你的【无极荣耀】,你还真猜对了。虽然有些仙丹对魂魄也能生效,但那是【无极荣耀】经过特殊处理的【无极荣耀】,这枚就是【无极荣耀】普通仙丹,灵魂状态是【无极荣耀】用不了的【无极荣耀】。”

  我这么一解释那家伙立刻松了口气,刚才他可是【无极荣耀】吓的【无极荣耀】半死。要知道虽然他只是【无极荣耀】个小行会的【无极荣耀】成员,可现在整个游戏里的【无极荣耀】玩家普遍都在八百级往上跑,突然让他掉回五百多级,那跟要他的【无极荣耀】命其实没多大区别。

  “你这个恶魔,就会玩弄别人的【无极荣耀】灵魂!”法师忍不住骂道。

  “不不不,我不光会玩弄别人的【无极荣耀】灵魂,还会摧残对方的【无极荣耀】肉体。顺便跟你说一声,虽然这枚丹药只对有肉体的【无极荣耀】生物有效,但我可没说就此放过你哦。下面让我隆重的【无极荣耀】为你介绍我亲爱的【无极荣耀】老婆血红玫瑰小姐。”我说着身边突然闪出一个心形光圈,玫瑰从其中走了出来。

  那名法师看到玫瑰的【无极荣耀】美貌立刻就愣住了,直到我和玫瑰把事情都交代清楚他才回过神来。“哼,你不要以为用女色就可以诱惑我。”

  噗嗤。玫瑰忍不住笑喷了。“这家伙还真逗。”她走到那个法师面前,然后微笑着说道:“你好,我是【无极荣耀】紫日的【无极荣耀】老婆血红玫瑰,我们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夫妻哦,在现实中也是【无极荣耀】夫妻。所以呢……色诱这种事你就不用想了。我现在过来呢,其实是【无极荣耀】帮你复活的【无极荣耀】。正如你所见,我是【无极荣耀】一名复活法师,而且我的【无极荣耀】级别非常高哦。我可以在战场上原地复活战死的【无极荣耀】玩家,甚至可以让你不掉级哦。怎么样?我很厉害吧?不过呢,你现在不要这么得意哦。虽然我帮你复活可以抵消一次死亡,但是【无极荣耀】我老公手里的【无极荣耀】那枚丹药你可就跑不掉喽。”

  那个家伙本来听说摹疚藜僖寇不掉级复活还挺高兴,现在一听这话总算明白过来我把玫瑰叫来是【无极荣耀】打算什么的【无极荣耀】了。复活之后他可就不是【无极荣耀】灵魂了,那个时候我手里的【无极荣耀】丹药也就能派上用场了。至于说再用一次牺牲,这个根本想都不用想。以我之前出手干掉那个最嚣张的【无极荣耀】家伙的【无极荣耀】速度,他绝对没机会再用一次献祭。

  “准备好了吗?那我们开始吧。”玫瑰不管那个家伙拼命叫喊直接使用了复活术。复活法师的【无极荣耀】复活术本身就是【无极荣耀】系统专门安排来给玩家复活用的【无极荣耀】,虽然复活法师为此丧失了大部分战斗力,但不得不承认,有个复活法师在队伍里绝对能让其他人的【无极荣耀】战斗力提升三四倍。眼前这个家伙虽然极力抵抗,但复活就是【无极荣耀】复活,再抵抗也没用,伴随着一道白光闪过那家伙终于变回了活着的【无极荣耀】玩家,而就在他刚准备使用献祭的【无极荣耀】时候我就抢先一步一剑削掉了他拿法杖的【无极荣耀】那条胳膊。不用我提醒玫瑰和我配合默契的【无极荣耀】治愈了那家伙的【无极荣耀】胳膊,虽然没长出新胳膊至少已经不再留血了。

  没了法杖就无法使用技能,那家伙呆呆的【无极荣耀】被我按在地上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我邪笑着将那枚丹药拿到了他的【无极荣耀】面前,为了防止他不相信,我还特地跟他开通了个交易模式将那枚仙丹放到了交易面板上,主要是【无极荣耀】让他看看仙丹的【无极荣耀】属性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

  “看到了吗?这可是【无极荣耀】货真价实的【无极荣耀】仙丹哦。”

  “别,别给我吃。”看到那枚仙丹的【无极荣耀】属性不是【无极荣耀】我瞎编的【无极荣耀】之后那个家伙就开始剧烈的【无极荣耀】挣扎了起来。他现在的【无极荣耀】等级是【无极荣耀】八百六十六级,如果我把这枚仙丹给他硬灌下去,那他就会变成五百八十四级,一下掉二百多级,这个巨大的【无极荣耀】落差可不是【无极荣耀】谁都受的【无极荣耀】了的【无极荣耀】。

  “嘿嘿,想不吃也行,告诉我东西到底在哪?”

  “我……我……!”

  “哦?难道你打算舍身取义?那太好了,来,把它吃下去吧。吃下去你就不用感到良心的【无极荣耀】谴责了。”

  “不,我不要吃。”

  “你不要吗?那就告诉我东西在哪?”

  被我反复的【无极荣耀】折磨了几分钟之后那个家伙终于精神崩溃了,一次掉二百多级的【无极荣耀】威慑力确实太大了,对于一般玩家来说摹疚藜僖壳差不多就是【无极荣耀】近一年的【无极荣耀】辛苦练级才能换来的【无极荣耀】结果,没有谁愿意白白损失这么多等级。即使之后得到的【无极荣耀】宝藏数量很大,也绝对弥补不了他这二百多级的【无极荣耀】差距。

  在被我折磨的【无极荣耀】精神崩溃之后那家伙终于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无极荣耀】把什么都说了,不光是【无极荣耀】他们偷的【无极荣耀】东西的【无极荣耀】位置,还有他们老窝的【无极荣耀】地点,人员数量和大致战斗方式,以及最重要的【无极荣耀】,他们如何搞到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行会徽章的【无极荣耀】。

  按照系统设定,行会徽章是【无极荣耀】受系统保护的【无极荣耀】特殊装备,不可掉落,不会磨损,而且无法仿制,毕竟那东西算是【无极荣耀】一种系统设定,不属于可以让玩家自己发挥的【无极荣耀】范围,所以系统对其监管异常严格。不过这帮人还真是【无极荣耀】天才,他们虽然不能仿制行会徽章,却可以制作类似的【无极荣耀】徽章。其实只要仔细看就可以发现他们的【无极荣耀】那种仿冒徽章和我们的【无极荣耀】徽章根本就不一样,其上的【无极荣耀】结构和花纹都有很大区别,只不过因为花纹走向方式和我们的【无极荣耀】徽章类似,因此不注意很容易就会和我们的【无极荣耀】徽章搞混掉。系统为了防止玩家搞类似的【无极荣耀】仿制行为,特别限定了各种行会徽章的【无极荣耀】结构相似度,只不过这些相似度并不是【无极荣耀】以人眼为标准的【无极荣耀】,而是【无极荣耀】用几何数据来进行计算的【无极荣耀】。这些人愣是【无极荣耀】用陶土照着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徽章一点点的【无极荣耀】修改,硬是【无极荣耀】让他们给捣鼓出了看起来像我们的【无极荣耀】徽章而系统又不会判定他们仿冒我们行会徽章的【无极荣耀】冒牌徽章。这种徽章在几何数据上和我们的【无极荣耀】徽章差异很大,但人眼看上去却很容易混淆,这就是【无极荣耀】数字系统和人脑的【无极荣耀】思维模式不同造成的【无极荣耀】差异。而这些人就愣是【无极荣耀】用这种仿冒的【无极荣耀】徽章骗过了具备人类模糊思维模式的【无极荣耀】NPC天兵从而混进了佛门的【无极荣耀】主战场把我的【无极荣耀】目标给抢先一步运了出来。

  除了徽章的【无极荣耀】事情外,我还从这个家伙这里搞清楚了他们是【无极荣耀】怎么抢在我前头搞到那些东西的【无极荣耀】。实际上这个应该算是【无极荣耀】运气,只不过不知道是【无极荣耀】我运气背还是【无极荣耀】他们运气好。其实他们之前仿冒我们的【无极荣耀】行会徽章也只是【无极荣耀】打算利用这些徽章去招摇撞骗而已,并没真打算直接跟我抢东西,但是【无极荣耀】后来发生了我们和佛门的【无极荣耀】那场战争,于是【无极荣耀】他们就敏锐的【无极荣耀】发现了其中的【无极荣耀】机会。不过他们一开始也没有明确目标,只是【无极荣耀】估摸着既然两大神族开战,他们说不定可以趁机混水摸鱼捞点东西,至于后来把金石圣母的【无极荣耀】宝藏给搬空了,那个纯粹是【无极荣耀】意外。他们当时也是【无极荣耀】不认识路,乱走乱摸之下无意中跑到了金石圣母的【无极荣耀】住所,之后他们在祭坛底下发现了密室。据这个法师说他们刚进入密室的【无极荣耀】时候看到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一堆摆的【无极荣耀】很整齐的【无极荣耀】球状物和少量珠宝,他们虽然不知道那些球状物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但心想既然能被神族放到密室里保管的【无极荣耀】应该是【无极荣耀】很重要的【无极荣耀】东西,于是【无极荣耀】他们就全都给搬了出来。再往后的【无极荣耀】发展我也都清楚了,他们一路逃跑,然后被我给追上,最后逼不得已使用了事先准备好的【无极荣耀】宝箱。

  说起来这帮家伙当初进入那个空间的【无极荣耀】时候本来并不打算只跑一趟的【无极荣耀】。他们当时抬着的【无极荣耀】那些箱子都是【无极荣耀】有特殊夹层的【无极荣耀】,在夹层下面有一次性传送阵。按照原先的【无极荣耀】计划他们会不断的【无极荣耀】来回搬运物资,只要不被发现他们就会不停的【无极荣耀】搬,而万一被发现了,则可以启动箱子里的【无极荣耀】传送阵将箱子里的【无极荣耀】宝贝先传回老巢,至于他们人能不能跑掉他们根本就不在乎,因为他们以为即使被发现了也无非是【无极荣耀】掉一级而已,之前他们根本就没想到我会有那种能把高级玩家一下子变成低级玩家的【无极荣耀】仙丹。

  在搞清楚了整个计划后我直接出手干掉了那个法师,虽然没给他吃药,但是【无极荣耀】让他掉一级也算是【无极荣耀】对他这个污点证人的【无极荣耀】小小惩罚了。

  根据那个法师提供的【无极荣耀】信息,对方的【无极荣耀】窝点离我们现在所在的【无极荣耀】位置并不远。世上他们行会自己也有个小村子,就在这座城市旁边,只不过因为他们的【无极荣耀】村子实在太小,连传送阵都没有,所以他们才不得不从这边转道返回,要不然估计这次我还真抓不到他们了,毕竟那种小村子除了他们自己人之外很少会有外来人口出现。

  当我骑着夜影到达那个小村子附近的【无极荣耀】时候对方已经明显进入了戒严状态,那圈看起来跟土匪窝差不多的【无极荣耀】木制外墙上站满了弓箭手,整个村子唯一的【无极荣耀】出入口也已经封闭,通过天空中飞鸟的【无极荣耀】汇报,村子里现在也是【无极荣耀】五步一岗十步一哨,很明显对方已经猜到我大概会追过来了,只是【无极荣耀】这些人未免也太自大了一点吧?明知道我会来竟然还不跑,而只是【无极荣耀】把村子封了起来。我真怀疑对方到底凭什么认为就靠这种小村子就能挡住我的【无极荣耀】!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