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七卷 第一百一十六章 套牢

第十七卷 第一百一十六章 套牢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一文道人听完我的【无极荣耀】话立刻就感觉到这话里似乎有问题。只是【无极荣耀】现在他却已经变成骑虎难下了。答应?感觉这里有陷阱,跳进去就别想出来了。不答应?那根打神鞭怎么办?“那个……好吧!”虽然思想斗争的【无极荣耀】很激烈,但一文道人最终还是【无极荣耀】决定和我再“切磋”一次,虽然答应的【无极荣耀】话可能会掉进陷阱里,但那毕竟只是【无极荣耀】可能而已,不答应的【无极荣耀】话那可就是【无极荣耀】绝对要跟打神鞭说拜拜了。

  听到对方同意我立刻笑着说道:“一文道友果然是【无极荣耀】有高手风范,那么这次您要拿出什么东西来作为赌注呢?看起来那根鞭子可是【无极荣耀】价值不菲哦?不知道两件和它等值的【无极荣耀】宝贝要强到什么程度呢?一文道友该不会用一般货色吧?我知道,您丢不起那人。”

  被我一番挤兑,一文道人原本想拿两件破烂充数的【无极荣耀】打算也被迫搁浅了。无奈之下他只好拿出了两件等值的【无极荣耀】宝物。“这是【无极荣耀】回光金卷。”一文道人将一根黄金卷轴拿了出来。

  我接过那根卷轴看了下属性,结果被吓了一跳。这东西的【无极荣耀】功能我见过,而且我不久之前才用过。它的【无极荣耀】功能就和我好不容易借用的【无极荣耀】戒律之环当时在契约城制造的【无极荣耀】那个巨大的【无极荣耀】法则空间一模一样,它可以设置还原点,然后以这个点为基准对指定目标进行定点还原。当然,和戒律之环的【无极荣耀】超级法则不同,这根回光金卷的【无极荣耀】作用半径只有两公里,虽然可以同时指定多个目标进行还原,但目标在整个过程中不得离开金卷的【无极荣耀】作用范围,否则一开始记录的【无极荣耀】还原点就会失效。另外,这个东西也不能像戒律之环的【无极荣耀】超级法则一样无限运行下去,它每次启动只能坚持三分钟,三分钟以内它将以零点一秒为间隔对指定目标进行不断的【无极荣耀】重复还原。可以说只要你不超出它的【无极荣耀】作用范围,你就将获得三分钟的【无极荣耀】无敌和法力无限。

  “确实是【无极荣耀】好东西,虽然只能坚持三分钟,但是【无极荣耀】只要不比敌人弱太多,三分钟足够把对方搞残了。”

  看我认可了这件东西一文道人又万分不舍的【无极荣耀】拿出了一根看起来异常普通的【无极荣耀】白蜡烛。“另外一件就用这个吧!”

  再次接过那根蜡烛我又被它的【无极荣耀】属性吓了一跳。虽然这东西看起来就是【无极荣耀】一根普通的【无极荣耀】蜡烛,但其实它一点都不普通。这根蜡烛叫做生命蜡烛,每次使用的【无极荣耀】时候你只要在保证身体和蜡烛有直接接触的【无极荣耀】情况下用自己的【无极荣耀】意念给它指定一个目标就可以了。一旦目标选定,生命蜡烛就会自动点燃,然后对方的【无极荣耀】生命就开始减少,随着蜡烛的【无极荣耀】燃烧对方的【无极荣耀】生命就会逐渐下降,而当蜡烛完全烧光之后就算没人碰他,那个目标也会立刻死亡,而且在生命蜡烛燃烧的【无极荣耀】过程中如果目标人员受伤,蜡烛的【无极荣耀】燃烧就会加快,也就是【无极荣耀】说它就相当于在不断攻击你的【无极荣耀】目标,而且伤害效果可以叠加。对方想要不被生命蜡烛烧死,那就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无极荣耀】在自己挂掉之前将生命蜡烛上的【无极荣耀】火苗弄灭,当然,如果能干掉蜡烛的【无极荣耀】使用者也一样可以终止蜡烛的【无极荣耀】攻击。

  看完属性之后我立刻疑惑的【无极荣耀】问道:“这东西实行是【无极荣耀】很强,可是【无极荣耀】烧完了之后怎么办啊?一次性的【无极荣耀】东西可就不值钱了!”

  “不不不,这可不是【无极荣耀】一次性的【无极荣耀】东西。生命蜡烛在燃尽之后会自动熄灭,而当生命之火熄灭的【无极荣耀】同时对方的【无极荣耀】灵魂就会被强制抽取出来融入蜡烛的【无极荣耀】残骸中重新塑造出一支新的【无极荣耀】生命蜡烛。这,才是【无极荣耀】生命蜡烛杀人的【无极荣耀】真正方式。”

  “很好,看来他们完全符合赌资的【无极荣耀】价值,那么我们开始吧。这次一文道友可不要再让着我喽?”我在将两件赌资放到了场地边缘后一边说着一边发动了攻击。

  “我才不会……!”一文道人刚想说大话就发现我突然蹦了起来,跟着在空中转身。双腿在洞顶用力一蹬立刻反弹了下来,速度之快让他几乎来不及反应我就已经到了他的【无极荣耀】面前。仓促之间一文道人慌忙用手中的【无极荣耀】拂尘握柄隔挡我的【无极荣耀】永恒剑,但是【无极荣耀】因为我从洞顶反弹下来的【无极荣耀】巨大力量加上自身重力,这一剑的【无极荣耀】力量可谓是【无极荣耀】出呼意料的【无极荣耀】大,虽然一文道人的【无极荣耀】拂尘没被砍断,却在我的【无极荣耀】重劈之下当的【无极荣耀】一声脱手飞了出去。“等……!”

  根本不给一文道人喘息的【无极荣耀】机会,在击飞拂尘之后我猛的【无极荣耀】撞向地面,身体一个灵巧的【无极荣耀】扭转双脚着地,跟着以一个深蹲动作将冲击力完全抵消,但是【无极荣耀】地面却还是【无极荣耀】因为巨大的【无极荣耀】冲击力在我的【无极荣耀】脚边周围一圈出现了一大片蜘蛛网形的【无极荣耀】裂纹,可见力量之大。其实造成裂纹的【无极荣耀】并不仅仅是【无极荣耀】因为我的【无极荣耀】冲击力,那更加是【无极荣耀】因为我的【无极荣耀】反谈。事实上在深蹲到底之后我又再次从地面弹射而起,永恒剑向着一文道人的【无极荣耀】咽喉扫了过去。一文道友吓的【无极荣耀】连连后退,虽然闪开了我的【无极荣耀】攻击却因此失去了重心摔倒在地。在攻击的【无极荣耀】同时我还在回答着一文道人刚才的【无极荣耀】话。“一文道友可不要耍赖哦,我们可是【无极荣耀】在模拟实战,而实战是【无极荣耀】没有准备时间的【无极荣耀】。”在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无极荣耀】同时我已经从摔倒在地的【无极荣耀】一文道人头顶飞了过去,在空中一个转身改变了头脚的【无极荣耀】方向,同时不持剑的【无极荣耀】左手和两只脚同时着地,神龙套装手套上的【无极荣耀】尖锐钩爪和靴尖部分的【无极荣耀】锋利倒钩一起深深插入地面硬是【无极荣耀】在地面上拉出了半米长的【无极荣耀】沟壑并由此使我迅速抵消了冲击力并反冲了回去。

  一文道人从来没见过如此恐怖的【无极荣耀】连续攻击,对他来说战斗就是【无极荣耀】大家一个法术一个法术的【无极荣耀】互相砸,谁的【无极荣耀】法力高就能率先把对方的【无极荣耀】防御打破。就能获得胜利,而我这种连续不断的【无极荣耀】攻击则完全颠覆了他的【无极荣耀】战斗方式,搞的【无极荣耀】他根本连平时一半的【无极荣耀】实力都发挥不出来。

  “停,等一下。”发现自己处境危险的【无极荣耀】一文道人连忙大喊暂停,但是【无极荣耀】我却根本没有要停的【无极荣耀】打算,几乎是【无极荣耀】瞬间再次冲到了他的【无极荣耀】上方。一文道人连忙向我打出了一个手印试图将我逼开,而我却在半空中转身避开了他的【无极荣耀】手印,同时将永恒扔了出去。永恒在空中变形成了一只双尖叉噌的【无极荣耀】一声钉进了地面,而一文道人的【无极荣耀】脖子正好就在那双尖叉的【无极荣耀】两根叉刃中间,他的【无极荣耀】脑袋被完全锁在了地面上根本连动都不能动。

  “哦糟糕,真不好意思,我一打起来就忘记这是【无极荣耀】在向你请教了,实在抱歉,我居然又赢了赌赛!真是【无极荣耀】……”

  虽然很想反驳,但一文道人憋了半天还是【无极荣耀】没能说出口,毕竟现在的【无极荣耀】情况怎么看都是【无极荣耀】他输了。永恒能变形他已经非常清楚了,而两刃叉虽然没把他干掉,但那明显是【无极荣耀】因为切磋中我不想下杀手,要不然刚才永恒就不是【无极荣耀】变成两尖叉而是【无极荣耀】三尖了。以他现在这个姿势,如果永恒变成三尖,中间那根尖子正好就会穿过他的【无极荣耀】咽喉,到时候即使他是【无极荣耀】神仙也绝对没好结果。

  我一边假客气一边将双方的【无极荣耀】四件赌资全部拿到了一起,而一文道人则是【无极荣耀】恨的【无极荣耀】牙痒痒。要是【无极荣耀】现在他再搞不清楚我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那他就是【无极荣耀】个白痴了。第一次失败确实是【无极荣耀】因为我出手太快,加上他本身太大意了,所以让我赢了比赛,可是【无极荣耀】第二场他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却还是【无极荣耀】被打败了。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我根本就不比他弱,至少我们不是【无极荣耀】天差地别,而是【无极荣耀】实力接近的【无极荣耀】两个能够真正平等对战的【无极荣耀】个体。综合之前我要求赌博助兴的【无极荣耀】要求。一文道人已经推断出了我根本就是【无极荣耀】用那枚巨大的【无极荣耀】天晶当鱼饵在吊他上钩,而他也确实中招了,代价则是【无极荣耀】那三件宝贝。打神鞭、回光金卷、生命蜡烛,无一不是【无极荣耀】高级宝物,虽然在神界谈不上价值连城,但绝对不是【无极荣耀】普通货色。只是【无极荣耀】现在明白也已经晚了,东西到了我手里,他根本没有好的【无极荣耀】理由把他们给要回去,就算他脸皮厚不要脸,也没办法睁着眼睛说瞎话颠倒黑白啊,至少他已经知道了我不是【无极荣耀】软柿子也不是【无极荣耀】白痴,对付一般人的【无极荣耀】手段对我根本就没用,不管是【无极荣耀】诱骗还是【无极荣耀】明抢成功率都微乎其微。

  “道友,你看这……”虽然明知道不太可能,但一文道人还是【无极荣耀】打算试一下,只是【无极荣耀】我并没给他任何机会。

  “哎呀,我知道一文道友很难过,可是【无极荣耀】赌约毕竟是【无极荣耀】赌约,况且我知道一文道友也不在这些身外之物。”在一文道人打算说话之前我又再次抢先说道:“当然了,我本来就是【无极荣耀】来送东西的【无极荣耀】,拿这么多东西走确实有点不好意思,所以我们可以再切磋一局,我把这四件东西都压上。道友再拿点东西出来当赌资,这次道友认真一些赢了我便可以把东西都拿回去了。”

  一文道人哪能听不出来我这是【无极荣耀】在套他的【无极荣耀】宝贝,只是【无极荣耀】他明知这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陷阱却还要往里跳,因为这就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守财奴性格导致的【无极荣耀】。平白损失这么多东西他不心疼才怪,所以即使明知道我这是【无极荣耀】挖好了坑等他往里跳,他却依然无法拒绝。如果懂得放弃,他就不是【无极荣耀】守财奴了。

  “好,我跟你赌,不过这种小场地施展不开,我们去另外一个地方过过招,大家把神通都拿出来一次比个过瘾。”

  一文道人这次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发飚了。他带着我离开这个场地跑到了一个传送门旁边。然后带着我从传送门里穿了过去。门的【无极荣耀】另一边并非什么切磋场地,而是【无极荣耀】真正的【无极荣耀】一片天。事实上传送门并没把我们送多远,这里不过是【无极荣耀】天柱山的【无极荣耀】山顶而已。这个地方是【无极荣耀】一片相当广阔的【无极荣耀】巨大平地,而地面则是【无极荣耀】完全由岩石构成的【无极荣耀】,表面虽然并不完全是【无极荣耀】平的【无极荣耀】却也基本上可以算做平地了。

  “我们就在这里比斗。”一文道人指着天空说道:“这里没有高度限制,你可以飞起来。这个平台也不是【无极荣耀】场地边界,超出范围也无所谓,反正你我都不会逃跑,咱们以击倒对手分胜负,场地范围就不用计较了,空间大你我都能施展的【无极荣耀】开。”

  这个一文道人果然够无耻,他一个神仙居然让我和他在这种地方打。虽然有这么个平台,但谁都知道真打起来之后我们俩谁也不会在平台上呆着,所以这场战斗绝对只能是【无极荣耀】空战,而对于神仙来说最擅长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空战,在洞府中高度受限制,很多宝贝都用不起来,那会大大限制神仙的【无极荣耀】战斗力。之前在那里比斗完全是【无极荣耀】因为一文道人轻敌,现在看来他是【无极荣耀】打算动真格的【无极荣耀】了。

  “场地不错,那么一文道友打算用什么东西做赌资呢?”

  我说完那话又打算刺激他让他拿点好东西出来,不过没想到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一文道人却抢先拿出了一件东西。“四件物品太麻烦,我用这个超级宝贝做赌资来赌那四件东西。”

  “超级宝贝?”我看着一文道人手里拿着的【无极荣耀】那枚水晶一阵的【无极荣耀】莫名其妙,因为那东西看起来就是【无极荣耀】块简单的【无极荣耀】水晶,实在没啥特别的【无极荣耀】。

  “你不信?”发现我的【无极荣耀】怀疑之后一文道人直接将水晶扔了过来,我伸手接住了那枚水晶看了下属性,结果立刻愣在了当场。“这……这东西竟然也能存在?”

  “哼,不然你认为我凭什么认为它可以抵的【无极荣耀】上四件宝物的【无极荣耀】价值?”

  “好,这件赌资我收了。”刚才那枚水晶其实就是【无极荣耀】枚普通的【无极荣耀】白水晶,系统商店的【无极荣耀】售价是【无极荣耀】十五枚金币,要是【无极荣耀】在玩家手里收还能再便宜点。不过我手里这块却并不能和一般水晶相提并论,因为它是【无极荣耀】加工过的【无极荣耀】。这块水晶的【无极荣耀】中间有个空洞,从外面可以看到空洞之中闪烁的【无极荣耀】一点白色的【无极荣耀】光芒。事实上那是【无极荣耀】神力,一丝来自鸿钧教主的【无极荣耀】神力。根据神力中开放式的【无极荣耀】精神烙印,不论是【无极荣耀】谁都可以持这枚水晶去找鸿钧教主并要求鸿钧教主为其做一件事。这件事可以是【无极荣耀】帮忙干掉一个或者一群人,也可以是【无极荣耀】要求鸿钧教主帮忙搞一套好装备或者抓个强力魔宠,反正只要是【无极荣耀】鸿钧能做到而且不会影响到鸿钧的【无极荣耀】身份的【无极荣耀】事情都可以要求鸿钧去做。可以说这东西简直就是【无极荣耀】件无价之宝,因为它就相当于一个承诺。而对于没有击败鸿钧的【无极荣耀】实力的【无极荣耀】人来说这个承诺就是【无极荣耀】无价的【无极荣耀】。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