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七卷 第一百一十七章 实力就是【无极荣耀】刮地皮的【无极荣耀】本钱

第十七卷 第一百一十七章 实力就是【无极荣耀】刮地皮的【无极荣耀】本钱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确认了双方的【无极荣耀】赌资之后我们便分别退到了天柱山山顶的【无极荣耀】两端。而一文道人的【无极荣耀】徒弟们也纷纷挤到了山顶的【无极荣耀】一侧来观看我们的【无极荣耀】“切磋”。之前我们在比斗场上的【无极荣耀】战斗虽然也有人围观,但是【无极荣耀】数量却很好,因为那个时候大部分一文道人的【无极荣耀】徒弟都认为我们之前的【无极荣耀】实力天差地别根本没什么可看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现在事实已经说明了我们的【无极荣耀】战斗力根本就是【无极荣耀】不相上下,而这种战斗才是【无极荣耀】最有看头的【无极荣耀】。事实上现场观战的【无极荣耀】并非只有那些一文道人的【无极荣耀】弟子,还有不少玩家,我估计他们就是【无极荣耀】之前那个小道童误认的【无极荣耀】来求一文道人发任务的【无极荣耀】玩家,只不过现在一文道人因为和我的【无极荣耀】战斗而被耽搁在了这里,所以他们暂时接不到任务也只好跑到了天台这边来看看到底一文道人什么时候才能打完,只不过当他们看到我的【无极荣耀】时候都是【无极荣耀】一愣。

  “喂,我没看错吧?那好象是【无极荣耀】紫日啊!”一名玩家拉着身边的【无极荣耀】人问道。

  “确实是【无极荣耀】紫日。”旁边的【无极荣耀】人也很惊讶的【无极荣耀】说道:“看样子他这是【无极荣耀】要和一文道人对决啊!以前光听说紫日多厉害多厉害,没想到竟然牛到能跟神仙干架的【无极荣耀】地步,这也太夸张了吧?”

  “说不定他就是【无极荣耀】在那装样子,搞不好一招就被*趴下了。”这是【无极荣耀】一个极度不服气的【无极荣耀】家伙说的【无极荣耀】。

  旁边一名稍微懂行一点的【无极荣耀】玩家立刻反驳道:“你别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虽然紫日的【无极荣耀】实力我不太清楚,但人家既然是【无极荣耀】玩家战力榜第一必然是【无极荣耀】人中龙凤,麻烦你在贬低第一名的【无极荣耀】时候不要忘记自己也在跑道上,而且还被第一名甩了很远!”

  “哼,紫日是【无极荣耀】你爹啊?你这么帮着他?”

  “你找死啊?”

  “……”

  “喂,别打架啊!”

  我和一文道人的【无极荣耀】战斗还没开始场地边观战的【无极荣耀】人到是【无极荣耀】先打了起来,虽然看着好笑可我却没心思为此分心。毕竟前面的【无极荣耀】一文道人可是【无极荣耀】个正牌神仙,不是【无极荣耀】什么人都能随便蹂躏的【无极荣耀】垃圾,不小心说不定还真被他一招干趴下了,那可就丢人丢大发了。我这次是【无极荣耀】来坑东西的【无极荣耀】,可没打算把手里的【无极荣耀】东西都赔进去。

  “紫日道友,小心了。”看到场地边这么多人一文道人也礼貌了一些,毕竟气归气,风度还是【无极荣耀】很重要的【无极荣耀】,怎么说我们都是【无极荣耀】天庭下属,不能搞的【无极荣耀】太僵。

  “请。”我单手前伸做了个邀请的【无极荣耀】动作,一文道人也不再客气,拂尘一甩脚下立刻腾起一团烟雾并迅速聚集成云飞了起来。

  “靠,神仙就是【无极荣耀】方便,这架云之术比传送阵还好用啊!”看热闹的【无极荣耀】玩家发现一文道人飞了起来后立刻兴奋的【无极荣耀】叫了起来。

  啪。随着我的【无极荣耀】一个响指夜影出现在了我的【无极荣耀】身边,等我一个漂亮的【无极荣耀】翻身骑到他的【无极荣耀】背上后夜影立刻腾空而起向着一文道人跑了过去。一文道人看到夜影踏空而行也是【无极荣耀】愣了一下,之前他到是【无极荣耀】见过会架云的【无极荣耀】马,只是【无极荣耀】天马却没有黑色的【无极荣耀】,夜影的【无极荣耀】个头和身材明显都和天马不符。不过,虽然对夜影的【无极荣耀】飞行能力很好奇,但一文道人却没过多的【无极荣耀】分散注意力。他的【无极荣耀】手掌一翻,一根金色的【无极荣耀】细针就出现在了他的【无极荣耀】手心。“去。”伴随着一文道人的【无极荣耀】一声轻言,金针突然脱离一文道人的【无极荣耀】手掌朝我飞射而来。

  “晶晶。”

  “圣盾守护。”一面巨大的【无极荣耀】白色圣盾出现在我的【无极荣耀】面前,然而预期的【无极荣耀】阻挡效果却并没有出现,金针就像没有受到任何阻挡一般直接穿透了那道光盾并继续前进。当的【无极荣耀】一声晶晶手中的【无极荣耀】圣盾被打出了一个小洞,穿过盾牌的【无极荣耀】金针速度丝毫不减的【无极荣耀】在晶晶的【无极荣耀】胸口上开了个洞打穿了两层铠甲和晶晶的【无极荣耀】身体后依然坚定不移的【无极荣耀】朝我飞了过来。

  看到金针的【无极荣耀】威力这么大我也吓了一跳,一拉缰绳让夜影侧过来一点之后手中永恒横空斩落,当的【无极荣耀】一声翠响金针应声而断。永恒剑的【无极荣耀】剑刃瞬间多了一道豁口,然后在不到一秒的【无极荣耀】时间内又自动恢复了原状。一文道人原本看到金针穿透盾牌还挺得意,可是【无极荣耀】当看到我将金针一剑阵落之后立刻眼睛瞪的【无极荣耀】跟铜铃一般。一击不中他到不是【无极荣耀】很在意,关键是【无极荣耀】宝贝金针被毁,对他这个守财奴来说这才是【无极荣耀】最大的【无极荣耀】打击,不过我们毕竟名义上是【无极荣耀】在切磋,他虽然生气却不能发怒,憋的【无极荣耀】自己的【无极荣耀】脸青一阵紫一阵却不好发作。恨恨的【无极荣耀】瞪了我一眼之后一文道人突然又从身上拿出了一面三角形的【无极荣耀】小旗在空中猛的【无极荣耀】向前一挥,跟着我就见旗上射出五道光芒向我飞了过来。还不等我反应过来那五道光芒在空中突然变成了五条神龙争先恐后的【无极荣耀】向我扑了过来,我赶紧收回晶晶并指挥夜影闪避。

  本来按照夜影的【无极荣耀】速度和当时我们和那五条龙的【无极荣耀】距离我们是【无极荣耀】绝对闪不开的【无极荣耀】,而一文道人和下面的【无极荣耀】那些看热闹的【无极荣耀】人也都是【无极荣耀】这么想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他们却并不知道夜影的【无极荣耀】能力可并非物理移动那么简单。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无极荣耀】表情中我和夜影就好象一团消散的【无极荣耀】烟雾一般在奔跑的【无极荣耀】过程中的【无极荣耀】逐渐变淡并消失在了空气中,一文道人隐狠的【无极荣耀】笑容直接僵在了脸上,那五条神龙扑了个空在空中乱成一团四下寻找了起来,可是【无极荣耀】不管往哪个方向看都没发现我的【无极荣耀】所在。

  “在找什么呢?”一文道人正在四下张望,冷不防背后突然传来这么一句惊的【无极荣耀】他背后的【无极荣耀】寒毛瞬间全都立了起来,只是【无极荣耀】这家伙果然不愧是【无极荣耀】周扒皮式的【无极荣耀】吝啬鬼,手里的【无极荣耀】好东西卓识不少,就在我必杀的【无极荣耀】一击即将临体之前这家伙身上突然闪出了一道淡青色的【无极荣耀】光罩就好象鸡蛋壳一样将他保护了起来。永恒剑猛的【无极荣耀】撞在那层蛋壳上发出了乒的【无极荣耀】一声巨响将一文道人震的【无极荣耀】向前飞了出去,他脚下的【无极荣耀】云团则被直接震散,可见这一剑的【无极荣耀】力量。

  在空中翻了几个大跟头之后一文道人总算再次聚集起了一团白云稳定住了自己的【无极荣耀】身形。但是【无极荣耀】让他和地面上的【无极荣耀】人惊讶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夜影竟然人立而起做出了一个向前蹿的【无极荣耀】动作,但是【无极荣耀】他并没有蹿出多远就再一次连带着他背上的【无极荣耀】我一起消失在了空气中,而下一秒则从一文道人面前不到两米的【无极荣耀】地方突然蹿了出来,横举的【无极荣耀】永恒剑自下而上猛的【无极荣耀】一个挑斩,嚓的【无极荣耀】一声将一文道人身上那道蛋壳一分为二,同时一文道人胸前的【无极荣耀】一枚挂玉也和光罩一起碎成了两半,不过虽然守护挂玉虽然碎裂却还是【无极荣耀】保住了一文道人一条命,要不然那一剑可就指不定把什么东西切开了。

  当发现胸前保命的【无极荣耀】守护之玉竟然被我两剑击碎一文道人终于彻底爆发了,看着已经从他身边冲过去的【无极荣耀】我他立刻转身用拂尘扫了过来,只可惜我已经在和他错身而过之后再次穿入了虚空之中,一文道人志在必得的【无极荣耀】一招完全没碰到任何东西直接打了个空。

  “一文道友反应不错吗。”突然出现在地面上的【无极荣耀】我悠然自得的【无极荣耀】说了这么一句后立刻招来了一文道人的【无极荣耀】猛烈攻击,漫天的【无极荣耀】霞光突然变成了钢精一样的【无极荣耀】棍子从天上掉了下来,我一拉缰绳夜影立刻向侧面跳了出去,在一连串咄咄咄咄的【无极荣耀】声音中我刚才站的【无极荣耀】位置被那些霞光凝结而成的【无极荣耀】钢钎插成了一片荆棘丛林,但我却没受到任何伤害。“一文道友莫要生气吗!刚才不小心震碎你的【无极荣耀】宝玉实属意外,我不知道那东西那么不经打,抱歉抱歉。”

  “哼!”一文道人现在已经无法再保持谦和的【无极荣耀】外貌了,对他这种守财奴来说连续被我弄坏了这么多宝贝之后要是【无极荣耀】还能保持心平气和那他就不是【无极荣耀】守财奴了。一声冷哼之后一文道人突然将手中的【无极荣耀】旗帜再次向我一挥舞,原本扑了个空的【无极荣耀】那五条龙突然再次向我扑了过来,只是【无极荣耀】这次的【无极荣耀】速度明显比上次快了不少。

  “截住他们。”

  几个黑洞突然出现在我的【无极荣耀】附近,一大群魔宠纷纷出现在我的【无极荣耀】身边。最先动手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镰刀,他刚一出现就朝空中吐出了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白色蛛丝球,而那只球则在空中突然爆开将其中一条龙给绞了起来,那条神龙立刻剧烈的【无极荣耀】挣扎了起来,但是【无极荣耀】镰刀却死咬着蛛丝的【无极荣耀】另一头不放,八条尖锐的【无极荣耀】镰刀状刀足深深的【无极荣耀】插入地面拉出了八道巨大的【无极荣耀】沟壑硬生生的【无极荣耀】拖住了那条龙的【无极荣耀】移动。坦克迅速爬到镰刀身边将两条前肢踩在了镰刀的【无极荣耀】背上,一方面帮镰刀压住了身体,另外一方面也使自己获得了一个垫脚石把脑袋抬了起来,他背上的【无极荣耀】发射器瞬间弹出。晶管快速的【无极荣耀】三次闪烁,三枚球状光弹像魔术弹一样冲天而起准确的【无极荣耀】命中了被蛛丝固定住了的【无极荣耀】神龙,伴随着一阵悲鸣那条神龙哀号着从天空中一头栽了下来,而另外四条龙则因为躲避光弹而分散了开来。

  幸运、瘟疫和小三同时在地面上用力一蹬,身体腾空而起迎上了其中三条神龙,而最后一条神龙则被一条和他差不多大小的【无极荣耀】黑色巨蟒缠了个结实,两条蛇形生物纠缠着从天空中栽了下来,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将地面上砸出了一道大沟之后立刻又弹了起来扭转翻腾着一路向悬崖边滚了过去,不过战斗中谁也管不到身边的【无极荣耀】情况了,所以他们跟本没注意到自己正滚向看热闹的【无极荣耀】人群。当然,即使他们知道也未必就会在意。两条体长百米像火车头一般粗细的【无极荣耀】巨大生物就这么翻滚着一路横扫过去,周围的【无极荣耀】玩家纷纷惊叫着四处躲避。反应快的【无极荣耀】人看准了两只巨兽腾起的【无极荣耀】机会主动向他们跑了过去,并在他们再次落地前从他们身下穿了过去,反应慢的【无极荣耀】人中有些运气好刚好从黑炎和神龙身下被让了过去,而倒霉的【无极荣耀】则不是【无极荣耀】被压扁就是【无极荣耀】被两只巨兽带着一起滚落悬崖向山下掉了下去。

  在黑炎和其中一条神龙滚落悬崖的【无极荣耀】同时另外三条神龙也和三条巨龙搅在了一起。按说巨龙是【无极荣耀】魔兽,战斗力应该不如神龙才对,但是【无极荣耀】幸运和瘟疫他们都并非无主的【无极荣耀】巨龙,有我这个主人的【无极荣耀】属性加乘,他们的【无极荣耀】战斗力远非一般巨龙可比,再说摹疚藜僖壳三条龙也不是【无极荣耀】真正的【无极荣耀】神龙,而是【无极荣耀】由那面小旗的【无极荣耀】法力催生的【无极荣耀】灵龙,并非真正的【无极荣耀】神龙,否则以幸运他们的【无极荣耀】战斗力肯定是【无极荣耀】要吃亏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现在他们却是【无极荣耀】打的【无极荣耀】非常轻松,三条神龙被三条巨龙压在身下撕的【无极荣耀】鲜血淋漓却根本无力反抗。至于最线被击落的【无极荣耀】那条神龙,他现在已经被坦克、镰刀和红刺给切成了好几段,早就死透了。

  被压制住的【无极荣耀】三条神龙很快就死在了幸运他们的【无极荣耀】爪下,然而场地边缘却突然传来一声凄惨的【无极荣耀】龙吟,一条浑身是【无极荣耀】血的【无极荣耀】神龙摇摇晃晃的【无极荣耀】从悬崖边上飞了起来,只是【无极荣耀】当他完全飞起来之后下面的【无极荣耀】人却忍不住集体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那条龙的【无极荣耀】后面竟然还挂着一条黑色的【无极荣耀】巨蛇,而龙的【无极荣耀】尾巴和近半截身体竟然全都在蛇嘴里,而那条蛇还在不断的【无极荣耀】往前吞,照这个速度再有一小会整条龙都要被他给吞下去了。

  “我x。竟然有蛇能吃龙?”一个玩家惊讶的【无极荣耀】喊道。

  “那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品种的【无极荣耀】蛇啊?太牛了吧?”另外一名玩家叫嚷着。

  说实话眼前的【无极荣耀】一幕连我都吓了一跳。尽管早就知道黑炎非常厉害,可是【无极荣耀】我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能吃龙,而且还是【无极荣耀】活吞。那条拼命往上飞的【无极荣耀】神龙明显就是【无极荣耀】想挣脱出来,只是【无极荣耀】黑炎却根本不管他,任凭那条龙扭转翻滚黑炎就是【无极荣耀】自顾自的【无极荣耀】在一个劲往上吞,就在他们出现的【无极荣耀】这一会他就又吞了七八米进去。

  “孽畜,神龙你也敢吞?”从眼前震惊的【无极荣耀】一幕中清醒过来的【无极荣耀】一文道人愤怒的【无极荣耀】咆哮了起来,跟着突然拿出了一柄小刀向黑炎扔了过去。

  “拦住它!”我指着飞刀大喊了起来。地面上坦克、镰刀和一直闲在一旁的【无极荣耀】水晶同时向天空发动了自己的【无极荣耀】远程攻击,只可惜飞刀速度太快全都没能命中,飞刀最终还是【无极荣耀】直直的【无极荣耀】命中了黑炎的【无极荣耀】身体,只是【无极荣耀】出呼意料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飞刀竟然没能造成任何伤害。当刀尖撞上黑炎那黑水晶一般的【无极荣耀】鳞片后立刻滑向了一边,跟着顺着黑炎的【无极荣耀】身体一路向前擦出一溜火星最后从黑炎的【无极荣耀】尾巴旁边飞了过去,竟然没能砍进去。

  一文道人也被眼前的【无极荣耀】景象吓了一跳。那柄飞刀可不是【无极荣耀】一般的【无极荣耀】小飞刀,那可是【无极荣耀】屠龙匕,专门用来屠龙的【无极荣耀】。想想神龙的【无极荣耀】防御力,能用来屠龙的【无极荣耀】那能是【无极荣耀】一般货色吗?然而就是【无极荣耀】这种专门杀龙的【无极荣耀】飞刀竟然没能破防,这是【无极荣耀】何等恐怖的【无极荣耀】防御力啊?不过要是【无极荣耀】有人看到黑炎的【无极荣耀】属性就会觉得这个结果一点也不奇怪,这家伙毕竟是【无极荣耀】五千级的【无极荣耀】变态,而且和人家五千级的【无极荣耀】全能形生物不同,黑炎一不会飞,二不懂变形,连智力都很低,而且他会的【无极荣耀】魔法也就那么几个类似本能的【无极荣耀】喷吐类法术,可是【无极荣耀】这么多缺点的【无极荣耀】生物竟然能混到五千级这个位置上,可想而知他的【无极荣耀】其他方面一定有着巨大的【无极荣耀】优势,否则偏科这么严重的【无极荣耀】黑炎无论如何也排不到五千级这个级别上。事实上黑炎的【无极荣耀】实力完全符合甚至超过了五千级的【无极荣耀】大部分生物,当然,他的【无极荣耀】缺陷都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可他的【无极荣耀】优点也足够突出,那就是【无极荣耀】这家伙超级变态的【无极荣耀】防御力和恐怖的【无极荣耀】蛮力,单靠这两项他就足够保住自己五千级的【无极荣耀】地位了,别说摹疚藜僖壳柄小飞刀,当初跟宝树王干的【无极荣耀】时候人家也照样把所有攻击都挡了下来。这种无敌一般的【无极荣耀】犯规力基本上可以抵抗大部分攻击,所以除非你有超强的【无极荣耀】攻击力可以定点突破,否则想伤到他还真不是【无极荣耀】件简单的【无极荣耀】事情。

  一刀没能伤到黑炎一文道人也是【无极荣耀】愣了一下,而黑炎这家伙因为智商比较低完全就没有去管那把小刀,依然孜孜不倦的【无极荣耀】顺着龙身往上吞着。等大家反应过来的【无极荣耀】时候他都已经吞到那条龙的【无极荣耀】前爪后面了,再有四分之一的【无极荣耀】长度这条龙就全都要进他的【无极荣耀】肚子了。

  不知道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那些龙都是【无极荣耀】特殊原理炼出来的【无极荣耀】原因,一文道人似乎很害怕龙被杀死,刚才一下少了四条龙更让他坚定了必须保住最后一条龙的【无极荣耀】决心。见屠龙匕不管用这家伙也招手将它招了回去,然后又从身上翻出了一片翠绿色的【无极荣耀】叶子扔了出来。尽管不知道那叶子到底是【无极荣耀】有什么能力,但我可以肯定那东西绝对比屠龙匕厉害很多,不然一文道人绝对不会在屠龙匕失利之后还敢把它扔出来,只是【无极荣耀】之前拦截失败,这次我的【无极荣耀】魔宠可是【无极荣耀】彻底准备好了。就在叶子飞出来的【无极荣耀】瞬间一道紫色的【无极荣耀】光柱突然从地面直射天空猛的【无极荣耀】轰在了叶子上。剧烈的【无极荣耀】爆炸产生了刺眼的【无极荣耀】强光逼的【无极荣耀】地面上的【无极荣耀】人不得不暂时用手挡住了眼睛,他们现在只能听到天空中雷鸣一般的【无极荣耀】巨响,那恐怖的【无极荣耀】爆炸产生的【无极荣耀】滚滚热浪从几百米的【无极荣耀】高空传递下来还能烤的【无极荣耀】人皮肤生疼,可想而知爆炸中心点的【无极荣耀】温度能高到什么程度了。然而就在大家都以为那片叶子被轰掉的【无极荣耀】同时周围的【无极荣耀】热浪突然像遇到了吸尘器一般倒卷了回去瞬间被那片叶子吸了进去,而那片叶子也跟着迅速膨胀由之前手指长短一寸多宽变成了一米多长近两尺宽。

  “那东西能吸收攻击能量,用负能量或者物理攻击。”

  “明白。”凌突然出现在我的【无极荣耀】身边单手朝绿叶一指:“以黑暗之源的【无极荣耀】名义——启动——负能量云。”一片黑色的【无极荣耀】云团突然翻滚着将那片叶子包了进去,天空之中的【无极荣耀】那片叶子在黑云之中以肉眼可见的【无极荣耀】速度开始迅速变黑并逐渐枯萎蜷缩了起来,吓的【无极荣耀】一文道人赶紧伸手将叶子招了回去。

  看到叶子被招回我再次发挥了火力指挥中心的【无极荣耀】作用一指天空中的【无极荣耀】一文道人。“给我把他打下来。”

  “愿意效劳。”这声回答不是【无极荣耀】在地面出现的【无极荣耀】,而是【无极荣耀】在一文道人背后出现的【无极荣耀】,吓的【无极荣耀】他赶紧侧身躲闪,只是【无极荣耀】国王的【无极荣耀】速度也丝毫不慢,手中黑色的【无极荣耀】灵魂之剑横斩而出,愣是【无极荣耀】将一文道人的【无极荣耀】道袍削掉了半截,然而没等他从国王的【无极荣耀】压迫力中恢复过来背后却有一股恐怖的【无极荣耀】劲风横扫而来,逼的【无极荣耀】他不顾形象的【无极荣耀】一个懒驴打滚闪了过去。玲玲的【无极荣耀】圣剑以毫厘之差擦着他的【无极荣耀】脑袋扫了过去,顺便还带飞了他的【无极荣耀】一缕头发。

  天空中一文道人狼狈的【无极荣耀】闪开两招决杀的【无极荣耀】同时地面上响起了一阵惊呼声,那恐怖的【无极荣耀】二连击可不是【无极荣耀】一般人能闪的【无极荣耀】过去的【无极荣耀】。虽说一文道人本身不太擅长肉搏,但人家毕竟是【无极荣耀】神仙,能把他逼到这份上也不容易了。

  刚刚躲过一劫的【无极荣耀】一文道人丝毫不敢大意的【无极荣耀】连续扔出了两枚神符,两道符就仿佛有生命一般分别向着玲玲和国王贴了过去,只是【无极荣耀】飞向玲玲的【无极荣耀】那道符还没近身就被玲玲一道剑气击的【无极荣耀】粉碎,而国王则是【无极荣耀】干脆一把捏爆了那张符,被天地之间的【无极荣耀】戾气滋润过又在寂静之海里泡了那么久,国王的【无极荣耀】强悍程度早就不是【无极荣耀】一般法器能伤到的【无极荣耀】程度了。

  “看你往哪跑。”击碎神符的【无极荣耀】同时玲玲直接从爆炸的【无极荣耀】火球中穿了过去,圣剑当头劈了下来,逼的【无极荣耀】一文道人不得不将背后一直背着的【无极荣耀】宝剑拔了出来。依我看一文道人的【无极荣耀】剑根本就是【无极荣耀】个摆设,虽说大部分神仙都会用剑,但一文道人和一般神仙不太一样,这家伙的【无极荣耀】法宝太多,所以战斗中很少真正需要自己动手,相对的【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剑也就极少用到,不过不管怎么说剑毕竟是【无极荣耀】神仙的【无极荣耀】看家本领之一,就像亡灵法师肯定会召骷髅兵一样,神仙绝对都是【无极荣耀】使剑的【无极荣耀】高手,只可惜剑技再好剑不行也是【无极荣耀】白搭。

  当的【无极荣耀】一声伴随着一文道人的【无极荣耀】惨叫声,一道血泉和半截断剑一起飞了出去,而一文道人也被从云端击落到了地面上。玲玲根本没有任何迟疑的【无极荣耀】从天空中直追而下,一文道人顾不得胳膊上的【无极荣耀】伤口拼命向旁边滚了开去,玲玲的【无极荣耀】圣剑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劈进了地面,跟着剑尖前方的【无极荣耀】一条直线上突然多出了一道一米宽三十多米长的【无极荣耀】大沟。

  完成了这一击的【无极荣耀】玲玲依然没停,从地面上站起来之后猛的【无极荣耀】将圣剑横举,然后突然垂下手腕自下而上一个挑斩,一道剑气顺着地面扫了过去,沿途的【无极荣耀】地面就仿佛被犁过一般纷纷翻向两边,而一文道人则是【无极荣耀】被迫再次翻滚向一边险险的【无极荣耀】躲过了这一击。然而这一道剑气却不是【无极荣耀】杀招,玲玲使用这招不过是【无极荣耀】为了吸引对方注意力而已,等一文道人反应过来的【无极荣耀】时候玲玲已经冲到了他的【无极荣耀】面前,慌乱之下一文道人只得将一根玉笛拿了出来当武器抵挡起来。玲玲挥舞着圣剑就好象在劈剑靶一般横劈竖斩连续砍个没完,而且看起来她的【无极荣耀】动作还有越来越快的【无极荣耀】趋势。当初玲玲还是【无极荣耀】光明神殿的【无极荣耀】成员时我就已经尝过一文道人现在这种滋味了,玲玲的【无极荣耀】攻击根本就不进行防守,她就是【无极荣耀】用一种快速的【无极荣耀】节奏把你逼进她的【无极荣耀】节奏中,而一旦战斗节奏被她控制了你也就离死不远了,因为圣剑似乎有着聚能的【无极荣耀】作用,她的【无极荣耀】速度会一剑比一剑快,她的【无极荣耀】力量会一剑比一剑大,直到你挡不住也来不及挡最后被她劈飞出去为止,当然这个结果同时还会伴随着你的【无极荣耀】武器报销和人被砍成重伤。现在的【无极荣耀】一文道人已经明显被拖入了玲玲的【无极荣耀】攻击节奏中,现场已经快看不清楚玲玲的【无极荣耀】手了,周围的【无极荣耀】人只能看到她和一文道人之间有一大片闪亮的【无极荣耀】光影在快速闪烁,虽然大家都知道那是【无极荣耀】剑影,但一般人已经根本搞不清楚哪些才是【无极荣耀】真正的【无极荣耀】剑而哪些是【无极荣耀】残影了。

  “好恐怖!”一名玩家惊讶的【无极荣耀】感叹着。

  “好夸张的【无极荣耀】攻击,我要有这样的【无极荣耀】速度砍谁砍不死?”另外一名战士系的【无极荣耀】玩家羡慕的【无极荣耀】感叹道。

  “你做梦去吧!”战士身边的【无极荣耀】另外一名战士说道:“那名天使虽然厉害,但关键问题还在那柄剑上。你知道不知道,那柄可是【无极荣耀】圣剑,带连环攻击的【无极荣耀】,每一击都能累积伤害个速度,越到后来越快,没有那把剑就算你达到那个水平也砍不出这种疯狂的【无极荣耀】攻击。”

  虽然看热闹的【无极荣耀】玩家们都在讨论玲玲的【无极荣耀】攻击方式,但我却在惊讶一文道人手里的【无极荣耀】那根笛子。虽然不知道那是【无极荣耀】个什么宝贝,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那东西绝对不是【无极荣耀】一般货色,能挡的【无极荣耀】住圣剑这么连续的【无极荣耀】疯狂打击而不损坏的【无极荣耀】那就绝对不是【无极荣耀】一般货色。要知道当初玲玲的【无极荣耀】圣剑可是【无极荣耀】连我的【无极荣耀】圣龙之牙都给拼断了,这根笛子本身就不是【无极荣耀】用来当武器挥的【无极荣耀】,居然能抗的【无极荣耀】住这样的【无极荣耀】攻击,那就只能说明他的【无极荣耀】实际威力绝对非常恐怖。趁着一文道人被玲玲逼的【无极荣耀】节节败退无暇他顾我向凌招了招手,凌立刻凑了过来。我在她的【无极荣耀】耳边小声的【无极荣耀】交代了一番,凌立刻点点头并把信息发给了其他魔宠。

  原本砍的【无极荣耀】正欢的【无极荣耀】玲玲突然得到了我的【无极荣耀】指示,攻击速度突然一慢。一文道人原本还在奇怪为什么对方的【无极荣耀】攻击停了,但是【无极荣耀】随后他就发现了玲玲高举过头正在疯狂聚集附近光点的【无极荣耀】圣剑,那东西现在已经变成了一根巨大的【无极荣耀】光棒,谁都知道这要是【无极荣耀】一剑砸下来绝对是【无极荣耀】劈什么断什么,一文道人吓的【无极荣耀】赶紧把笛子放到了嘴边打算吹,可是【无极荣耀】他还没来及吹响就突然发现自己被一片阴影给笼罩了。他疑惑的【无极荣耀】抬起头却看到了八只刀刃一般的【无极荣耀】爪子向他砸了下来,这要是【无极荣耀】被扎到绝对会变成蜂窝煤的【无极荣耀】。一文道人吓的【无极荣耀】赶紧向旁边滚了出去并爬起来打算先拉开距离再说,然而玲玲却突然转了个方向对准他将那光柱一般的【无极荣耀】剑砸了下来。轰的【无极荣耀】一声整座山都晃了一下,一文道人狼狈的【无极荣耀】从烟尘中跑出来才发现自己的【无极荣耀】衣服上竟然全都是【无极荣耀】窟窿,好好的【无极荣耀】道袍被烧的【无极荣耀】跟乞丐服一样到处都是【无极荣耀】窟窿,不过就是【无极荣耀】这样他还是【无极荣耀】要庆幸自己好歹活了下来。然而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突然发现一个女人出现在了自己的【无极荣耀】面前,她本能的【无极荣耀】就要后退,可是【无极荣耀】女人眼睛上的【无极荣耀】水晶护目却突然弹了上去露出了一双星星一般璀璨的【无极荣耀】美丽眼睛,那双眼睛简直就是【无极荣耀】艺术品,光彩夺目仿佛能夺人心神一般。不过美虽很美,一文道人却是【无极荣耀】手脚冰凉,那不是【无极荣耀】错觉,而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凉,因为他的【无极荣耀】手和脚已经变成了石头。一文道人立刻就知道了是【无极荣耀】面前那个女人搞的【无极荣耀】鬼,然而就在他使用神力抵抗石化并使石化部分逐渐还原的【无极荣耀】时候,那个女人身后突然扫过来一条大尾巴,乒的【无极荣耀】一声结结实实的【无极荣耀】抽在了一文道人的【无极荣耀】肚子上,将他打飞了出去,同时他在半空之中突然看到了我出现在他的【无极荣耀】上空,并且是【无极荣耀】以一个奇怪的【无极荣耀】姿势朝他砸下来的【无极荣耀】。事实上我当时是【无极荣耀】以一个肘击的【无极荣耀】姿势向下砸下来的【无极荣耀】,之所以他觉得奇怪是【无极荣耀】因为从他那个角度看起来我就好象是【无极荣耀】躺着砸下来的【无极荣耀】一样,当然这不影响我的【无极荣耀】攻击力度。我的【无极荣耀】肘击没能命中他的【无极荣耀】肚子,因为被他的【无极荣耀】手给挡了下来,不过这一下的【无极荣耀】力量却不轻,令他直接撞在了地面上又再次弹了起来,而我则在落地之后迅速调整了姿态抬腿一个下劈用脚后跟再次砸向了他的【无极荣耀】肚子。刚才的【无极荣耀】撞击使一文道人有些晕,这第二次攻击他没能闪开,肚子上结结实实的【无极荣耀】挨了一脚,同时他反弹起来的【无极荣耀】身体又被砸了下去第二次撞上了地面。这次的【无极荣耀】撞击可谓强烈无比,让他手上一松,那根笛子直接飞了出去。在一文道人还没意识到笛子已经脱手的【无极荣耀】时候一道白影一闪而过在空中接住的【无极荣耀】笛子然后瞬间消失在了悬崖边缘。如果有人跟的【无极荣耀】上那道白光的【无极荣耀】速度立刻就会发现一只可爱的【无极荣耀】小狐狸正横叼着那根笛子呼哧呼哧的【无极荣耀】急速奔跑着,只不过事实上根本就没人跟的【无极荣耀】上他的【无极荣耀】速度,因此也没人看到这一幕,眼力好的【无极荣耀】人也只看到一道白光闪了过去而已。

  连续多次中招之后一文道人也终于明白自己彻底上当了,以我的【无极荣耀】实力别说是【无极荣耀】他一个人,就算再拉上两三个实力相当的【无极荣耀】神仙也一样不是【无极荣耀】对手,我一个人就有完全压制三个神仙的【无极荣耀】实力,以他这种水平的【无极荣耀】神仙人数低于五个的【无极荣耀】情况下连逃跑都不一定跑的【无极荣耀】掉,更别说胜利了。结合之前我的【无极荣耀】行动,现在一文道人已经完全想明白了我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我今天就是【无极荣耀】来骗他宝贝的【无极荣耀】。从头到尾我一共就付出了一小块天晶的【无极荣耀】代价,结果却从他这骗走了四件宝贝,而且还报销了他几件宝贝。想明白前因后果的【无极荣耀】一文道人几乎要把牙都咬碎了,只可惜他生气归生气,心里却非常清楚自己的【无极荣耀】实力和在天庭中的【无极荣耀】地位根本无法支撑他耍无赖赖帐。虽然一文道人以前经常到别人那坑蒙拐骗,但那些人要么是【无极荣耀】实力不如他有气不敢出,要么是【无极荣耀】本身面子薄不好意思和他比谁不要脸,像我这样既强大又无耻的【无极荣耀】人他还是【无极荣耀】第一次碰上,所以他的【无极荣耀】厚黑之术在我这里根本就是【无极荣耀】完全无效。

  “别打了,我认输!”想明白了的【无极荣耀】一文道人也不再做无谓的【无极荣耀】抵抗了,被我坑了这么多东西已经够悲惨了,再这么打下去指不定还要报销多少东西呢,所以还是【无极荣耀】赶紧停止为好。

  “啊?一文道友你认输啦?”我故做惊讶的【无极荣耀】看着一文道人说道:“我还指望你指导指导我呢!怎么这么快就认输啦?”

  “不用了不用了。”一文道人赶紧摇着手道:“紫日道友的【无极荣耀】实力已经远在我之上了,我也没什么好指导的【无极荣耀】了!”

  “哎呀,一文道友这么谦虚干什么啊?再说了,你认输了这些宝贝要怎么办啊?”我拿着那几件宝贝晃荡着。“要不然我们再比一场,你再拿点东西出来做赌注,这回一定让你把东西都赢回去。”

  一文道人一听心里就咯噔一下,心说“你还来?再上你当我就是【无极荣耀】棒槌,照这么赌下去非让你把我这搬空喽不可!”当然了,心里这么想嘴上可不能说,一文道人最终只是【无极荣耀】不断的【无极荣耀】摇头说着:“不比了不比了,紫日道友果然名不虚传,实在是【无极荣耀】厉害。刚才的【无极荣耀】战斗中没能指导成你,反到是【无极荣耀】我受益良多,这些东西就当我交学费了!”实际上一文道人这是【无极荣耀】一语双关,他这确实是【无极荣耀】交了学费,但不是【无极荣耀】学战斗技巧,而是【无极荣耀】学刮地皮的【无极荣耀】技巧。

  我当然也听出来一文道人的【无极荣耀】意思了,毕竟都是【无极荣耀】一个体系下的【无极荣耀】,我也不好意思刮的【无极荣耀】太狠,人家反应过来了我也就只能见好就收了。当然,最重要的【无极荣耀】东西可不能忘记了。

  “哎呀,一文道友真是【无极荣耀】客气啊!外面传说一文道友为人小气,我看完全是【无极荣耀】胡说八道,世上哪找像一文道友这么大方的【无极荣耀】人啊?”

  虽然明知道自己被坑惨了,可一文道人现在为了避免更大的【无极荣耀】损失也只好打落牙齿和血吞了。“那是【无极荣耀】那是【无极荣耀】,我哪里小气了,我是【无极荣耀】很大方的【无极荣耀】。”一文道人符合着我的【无极荣耀】话只求赶紧把我这个瘟神早点送走就好。

  听他承认了自己大方,我赶紧道:“对了,我上次听人说一文道友有一种能够追魂的【无极荣耀】香,不知道可不可以给我见识一下?”

  追魂香虽然是【无极荣耀】宝物,但毕竟是【无极荣耀】一次性的【无极荣耀】东西,而且一文道人自己也会制做,所以一听我要那东西也不敢再敲我钱了,赶紧拿了一把出来塞到我的【无极荣耀】手里。“这是【无极荣耀】一百根,紫日道友尽管拿去研究。”

  “我就说吗,一文道友果然是【无极荣耀】大方的【无极荣耀】很啊!哈哈哈哈……今天你我相谈甚欢,不过我今日还有些事,就不叨扰了。这就告辞了!”

  “不送。”看着我收起魔宠骑上坐骑逐渐远去一文道人总算松了口气,这次他算是【无极荣耀】被我给搞怕了,不过他一转身眉头却又皱了起来。“咦!我的【无极荣耀】锁魂笛呢?”仿佛是【无极荣耀】突然响到了什么,一文道人猛然转身对着我远去的【无极荣耀】方向大骂了起来:“紫**这个强盗……”

  虽然一文道人喊的【无极荣耀】非常用力,但是【无极荣耀】以夜影的【无极荣耀】速度我们早就超出了能听见声音的【无极荣耀】范围了。我骑着夜影迅速跑到了最近的【无极荣耀】城市,夜影刚在城门口降落就见一道白光从旁边的【无极荣耀】树丛中射了出来直落在了夜影的【无极荣耀】脑袋上。我伸手摸了摸飞镖的【无极荣耀】脑袋,然后将他叼着的【无极荣耀】那根玉笛接了过来。玉笛入手冰凉,感觉就好象拿着块冰,但黑暗系出身的【无极荣耀】我非常清楚那其实不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低温,而是【无极荣耀】一种负能量高度集中的【无极荣耀】结果。按说神仙用的【无极荣耀】东西除了阎王殿的【无极荣耀】那些鬼差的【无极荣耀】法器外都应该是【无极荣耀】正能量武器才对,可是【无极荣耀】这支笛子竟然是【无极荣耀】负能量武器,这到到头一回发现。展开笛子的【无极荣耀】属性我大略的【无极荣耀】看了一下,笛子的【无极荣耀】名字叫所锁魂笛,等级到是【无极荣耀】没让我意外,确实是【无极荣耀】件神器,而且还是【无极荣耀】高级神器。在名称下面罗列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笛子的【无极荣耀】一些属性。这根笛子的【无极荣耀】分类是【无极荣耀】武器,虽然这东西明显不是【无极荣耀】给战士用的【无极荣耀】,但它的【无极荣耀】基础攻击力竟然比大多数战士武器都要高,怪不然能挡下玲玲的【无极荣耀】圣剑而不受损。当然这东西的【无极荣耀】主要作用还是【无极荣耀】辅助施法,而且它竟然是【无极荣耀】音系职业特色强化类装备,也就是【无极荣耀】说如果是【无极荣耀】音系职业者使用不但威力会增强,而且还会出现特色属性。当然了,就算没有特色属性这东西也绝对牛到不行,因为其中竟然有一条属性是【无极荣耀】“控魂”。

  控魂不是【无极荣耀】一般的【无极荣耀】驱鬼,它控制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死亡的【无极荣耀】灵魂,而是【无极荣耀】活人的【无极荣耀】魂魄,也就是【无极荣耀】说他实际上可以用来操纵任何有灵魂的【无极荣耀】活人。当然,这种变态属性是【无极荣耀】需要对应的【无极荣耀】力量支撑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说谁拿到它都能控制别人,如果你整体实力弱人家太多一样控制不了别人,但是【无极荣耀】只要你有一定基础,想控制别人那是【无极荣耀】非常容易的【无极荣耀】。

  想来想去这东西也就只有冰冰最适合了,我们行会一共也就俩用笛子的【无极荣耀】,另外一个还是【无极荣耀】一名玩家的【无极荣耀】小号,这么好的【无极荣耀】东西自然是【无极荣耀】给冰冰用了。

  带着笛子回到艾辛格将东西交给一名NPC卫兵帮我转交给冰冰,然后我自己又跑到了上次被炸平的【无极荣耀】那个小村子,在废墟上点燃了一根从一文道人那坑来的【无极荣耀】追魂香之后我开始拼命想着上次见到的【无极荣耀】那个行会的【无极荣耀】那名会长的【无极荣耀】样子,手中的【无极荣耀】那支看似普通的【无极荣耀】追魂香上立刻冒出了一团紫色的【无极荣耀】烟雾,而且那团烟雾竟然不受气流影响逆风而上向着一个方向飘了过去。

  “哈哈,这次看你们往哪跑。”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