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七卷 第一百一十八章 失而复得

第十七卷 第一百一十八章 失而复得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跟着追魂香产生的【无极荣耀】烟雾一路追出近百公里之后我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初一文道人会那么大方的【无极荣耀】一次给了我一把追魂香了!这追魂香讲起来可以追踪目标。但实际上根本就没用。就好像我现在一样,早上拿到这追魂香离开天柱山的【无极荣耀】时候才十点多,这都已经下午两点多了,我竟然还在追着那道烟雾到处跑,早知道会这样我当初就该问问那些天兵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还有别的【无极荣耀】解决办法,毕竟这东西实在是【无极荣耀】太麻烦了。那追魂香产生的【无极荣耀】烟雾虽然一直在朝目标方向飞,可是【无极荣耀】它的【无极荣耀】移动速度竟然只比人徒步奔跑稍微快点。要知道对方可能在任何一个地方,而且人家也不是【无极荣耀】在等我,万一在这烟雾没追到他之前他就使用传送阵去了别的【无极荣耀】地方,这烟就得调头继续追,而想要跟着这烟找到目标也就只能跟在后面慢慢跑,假如持有追魂香的【无极荣耀】人是【无极荣耀】在追踪一个像我这样总是【无极荣耀】在各地来回跑的【无极荣耀】忙人,估计他一辈子也别想追到我了,因为每次追魂香还没到达我所在的【无极荣耀】位置我就又传送到别的【无极荣耀】地方去了。

  “主人,这东西速度太慢了,我们这么跟着它跑要到什么时候才能到啊?”夜影一边迈着小步跟着那团不急不慢的【无极荣耀】烟雾一边问我。

  本来我就对这团烟雾的【无极荣耀】速度极端郁闷了,现在听到夜影的【无极荣耀】话那就更难过了。“哎……早知道这东西是【无极荣耀】这么个速度我当初就不该要这玩意!”

  “主人。”心灵接触中忽然响起了维多利亚的【无极荣耀】声音。

  “干什么?”

  “其实我觉得是【无极荣耀】你自己搞错了。”

  “我搞错了?我搞错什么啦?”维多利亚的【无极荣耀】话让我很诧异。

  “就是【无极荣耀】那把追魂香。我看一文道人根本不是【无极荣耀】因为不在乎那东西而给了你一把,而是【无极荣耀】那东西本来就是【无极荣耀】要一把一把用的【无极荣耀】。”

  “啥?”被被维多利亚搞的【无极荣耀】一愣,然后疑惑的【无极荣耀】将那一大把追魂香拿在手中看了起来。“你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要把这一把一次性全部点燃?”

  “不,我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每次点一根,就像使用指南针一样。这一路你也看到了。它所产生的【无极荣耀】烟雾根本就不会拐弯,而是【无极荣耀】一直朝着目标方向飘动,所以我们只要点燃一根追魂香,然后朝着它移动的【无极荣耀】方向快速飞行一大段距离,然后重新点一根确认一下方向没错就行了。万一不小心追过头了大不了再回头追也比这样要快很多不是【无极荣耀】?”

  “靠,我说一文道人那个吝啬鬼怎么突然大方起来了呢,搞了半天这追魂香原来是【无极荣耀】这么用的【无极荣耀】啊!”

  其实生活中的【无极荣耀】很多事情都是【无极荣耀】这样,看起来很复杂,其实只是【无极荣耀】我们自己搞错了切入点和用力方向,只要找对了目标其实很多事情都是【无极荣耀】很容易解决的【无极荣耀】。

  有了维多利亚的【无极荣耀】建议我立刻将夜影收了回去,然后召唤出飞鸟一口气向前飞了一百多公里才停下来再次点燃了一根追魂香,结果发现追魂香产生的【无极荣耀】烟雾竟然还在向前飞,多亏维多利亚提醒了我,要是【无极荣耀】我还根着那团烟雾估计得等到晚上才能追到这个地方,而且我要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追那么久,人家搞不好半路就得换地方了,毕竟一个玩家是【无极荣耀】不太可能连续几天都呆在一个地方不动窝的【无极荣耀】。

  使用这种方法每飞行一百多公里我就停下来点一根追魂香测下方向,结果愣是【无极荣耀】追了近两千公里才发现追魂香产生的【无极荣耀】烟雾指向了我的【无极荣耀】侧面。显然刚才的【无极荣耀】飞行产生了一点点的【无极荣耀】方向误差,而对方应该就在附近了,否则一点误差也不可能让烟雾的【无极荣耀】方向产生这么大的【无极荣耀】角度改变。因为距离已经非常近了,所以这次我没有再进行跳跃性追踪,而是【无极荣耀】收回飞鸟徒步跟着那团烟雾缓慢搜索前进。

  这次到是【无极荣耀】很快,仅仅走了几百米我就发现了前方的【无极荣耀】一道山崖,而出呼意料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在那道悬崖上离地十几米高的【无极荣耀】地方竟然有道城门,而城门前面则是【无极荣耀】一条长长的【无极荣耀】引桥方便外面的【无极荣耀】人顺着引桥到达城门同样的【无极荣耀】高度。看那团烟雾的【无极荣耀】飘行方向,那个家伙应该就在这城门后面的【无极荣耀】山体中,只是【无极荣耀】这座城市修的【无极荣耀】这么个性。想混进去还真需要费番工夫。

  随手挥散那团烟雾,然后我小心的【无极荣耀】顺着森林中的【无极荣耀】植物移动到了那道悬崖边上。启动披风上的【无极荣耀】隐形功能并配合艾美尼斯的【无极荣耀】幻象使自己进入隐形状态后我立刻爬上了悬崖,并顺着崖壁逐渐移向那座城门。

  事实上我的【无极荣耀】目标并不是【无极荣耀】那道城门,而是【无极荣耀】城门上面的【无极荣耀】一排小洞。那座城门被修在悬崖上,说明山体内部应该已经被掏空建造成了一座城市,而那排小洞如果不是【无极荣耀】通风口就一定是【无极荣耀】射击口,而不管它们是【无极荣耀】哪一个,总之肯定是【无极荣耀】通到城市内部的【无极荣耀】,知道这点就足够了。

  由于那排小窗口离下面的【无极荣耀】城门还有点距离,加上下方来往的【无极荣耀】玩家和NPC很少有抬头往上看的【无极荣耀】,再配合我的【无极荣耀】隐形能力,根本就没人能够发现我。顺利的【无极荣耀】移动到最靠边的【无极荣耀】一个小窗口附近,然后小心的【无极荣耀】贴了上去。窗口并非完全敞开的【无极荣耀】状态,它的【无极荣耀】外部就是【无极荣耀】在悬崖上凿出来的【无极荣耀】一个近似于正方形的【无极荣耀】洞口,大小也就和十七寸显示器的【无极荣耀】屏幕差不多大,身材苗条点的【无极荣耀】刺客和法师到是【无极荣耀】有可能挤进去,像我这样穿着盔甲的【无极荣耀】战士类人员是【无极荣耀】绝对进不去的【无极荣耀】。而且窗口内侧还有一块木板盖着,从外面根本看不见里面的【无极荣耀】情况。

  看着那个洞口我略微想了想便将永恒拿了出来,然后把永恒变成了一只弓式手钻。这种钻头一般都是【无极荣耀】木工使用的【无极荣耀】东西,主钻上面横着一根弓形的【无极荣耀】横杆,两端有皮带和钻杆相连。只要用手来回拉动那根横杆就可以使钻头快速旋转起来。这东西的【无极荣耀】优点就是【无极荣耀】不需要额外动力,纯手工操作,而且注意力度的【无极荣耀】话不会搞出太大动静。

  以永恒的【无极荣耀】锋利轻松在墙上开了个小洞之后我将一只幽灵虫从洞口塞了进去。穿过那个半米厚的【无极荣耀】墙壁之后幽灵甲虫很快就爬进入了通道内部。这是【无极荣耀】一条类似走廊一样的【无极荣耀】通道,靠山体内侧就是【无极荣耀】墙壁,对外的【无极荣耀】这一侧则是【无极荣耀】一个个的【无极荣耀】方形窗口,而窗口后面的【无极荣耀】东西则是【无极荣耀】——大炮。那些窗口根本就不是【无极荣耀】通风口,它们全都是【无极荣耀】射击口,而且还是【无极荣耀】大炮的【无极荣耀】射击口。这些炮藏在山体之内,战斗时只要将炮身向前推使炮管伸出山体就可以轻松的【无极荣耀】攻击到外面很大一片区域,而敌人则很难瞄准藏于山体内的【无极荣耀】大炮,即使命中,以外面那半米厚的【无极荣耀】花岗岩外墙再配合上一些简单的【无极荣耀】法术阻拦装置,估计除非是【无极荣耀】大型魔法炮,一般武器很难伤到里面的【无极荣耀】大炮。

  现在这条放满大炮的【无极荣耀】走廊内基本上是【无极荣耀】空的【无极荣耀】,不过通过幽灵甲虫的【无极荣耀】视线我却看到了两名NPC守卫正在一道小门边上聊着天,那显然是【无极荣耀】通到山体内部的【无极荣耀】通道,而这两个NPC就属于值班人员了。

  NPC有一点好,那就是【无极荣耀】不会复活,如果那里站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两名玩家我就必须想办法绕过去才行,因为玩家即使被杀也会在复活殿复活,而复活后他依然可以去报警,所以说玩家守卫是【无极荣耀】相当不好对付的【无极荣耀】。相对来说NPC就好办多了,只要袭击的【无极荣耀】过程干净利落别被发现,之后也不用担心触发警报。不过虽然大家都知道NPC守卫靠不住,却很少有行会用玩家当守卫站岗的【无极荣耀】。毕竟大家都是【无极荣耀】来玩的【无极荣耀】,别人出去练级做任务玩的【无极荣耀】不亦乐乎让你一个人在这边傻站着,你会愿意吗?就因为大家都不喜欢站岗,所以除了事先知道有人要来袭击,否则很少会有行会用玩家来站岗的【无极荣耀】。这地方显然也在一般情况之列。

  确定好两名NPC的【无极荣耀】位置后我又爬到了那两名NPC所在位置附近的【无极荣耀】一个窗口旁边,然后用幽灵甲虫帮我看好时机,趁对方都没看这边的【无极荣耀】时候我突然一把掀开了那块盖住窗口的【无极荣耀】木板,两柄飞刀几乎同时飞出将因为听到声音而转过头来的【无极荣耀】两名NPC射翻在地。无柄的【无极荣耀】飞刀直接贯穿了二人的【无极荣耀】眼睛插入了脑袋中,根本连叫喊的【无极荣耀】机会也没留给他们。

  我迅速跳入通道内并关上窗口,将门边的【无极荣耀】尸体藏到了大炮后面,然后迅速靠近那道大门贴上去仔细的【无极荣耀】聆听了起来。门外异常的【无极荣耀】安静,看来并没有任何敌人存在,不过为了防止万一我还是【无极荣耀】小心的【无极荣耀】把门推开了一道小缝,然后放了一只幽灵甲虫出去。在幽灵甲虫确认了外面安全后我才打开大门进入了后面的【无极荣耀】通道。

  那间放有大炮的【无极荣耀】房间后面是【无极荣耀】一条纵横交错的【无极荣耀】地道网,在我放出的【无极荣耀】大量幽灵甲虫侦察之下很轻易的【无极荣耀】搞清楚了这里的【无极荣耀】路线和人员位置。避开那些人员轻松的【无极荣耀】穿过通道后我又从一处小门进入了城市内部。

  刚一走出那道门我就被眼前的【无极荣耀】情景搞愣住了。看到外面那设计独特的【无极荣耀】大门和防卫系统之后,我本以为山体内应该会是【无极荣耀】一座气势恢弘的【无极荣耀】地下城市才对,可谁知道这个地方竟然是【无极荣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难民营。山体内部确实有很大一片空间,然而却没有任何大型建筑存在,各种由木头框架和帆布组成的【无极荣耀】半帐篷半房屋的【无极荣耀】建筑将山体内部的【无极荣耀】空间挤的【无极荣耀】满满当当,各种岩石碎块和生活垃圾堆的【无极荣耀】到处都是【无极荣耀】,完全看不到任何秩序的【无极荣耀】存在。这地方根本就不是【无极荣耀】城市,这活脱脱就是【无极荣耀】一座巨大的【无极荣耀】难民营。

  虽然被眼前的【无极荣耀】情况搞傻了,但我却没忘记自己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找了个不太引人注意的【无极荣耀】位置再次拿出一根追魂香点燃,烟雾很快就凝结了起来并向着城市中心的【无极荣耀】一处由大石板和木头组成的【无极荣耀】神庙一般的【无极荣耀】建筑飘了过去。几下挥散那团烟雾后我直接顺着墙壁爬上了地下城的【无极荣耀】洞顶,然后在那漆黑的【无极荣耀】洞顶上迅速爬到了那座建筑的【无极荣耀】上方。将龙筋索的【无极荣耀】前端固定在洞顶后我拉着索线缓慢的【无极荣耀】降落到了那座建筑的【无极荣耀】顶部,手腕一抖索头自动松开收了回来。

  我脚下这座三层建筑的【无极荣耀】下面两层完全是【无极荣耀】由石头构成的【无极荣耀】,结构看起来很粗犷。感觉就是【无极荣耀】临时拿几块石头堆起来的【无极荣耀】,至于最上面这层木结构的【无极荣耀】房屋到是【无极荣耀】勉强还有点房屋的【无极荣耀】样子,不过其“奢华”程度最多也就是【无极荣耀】猎人小屋级的【无极荣耀】而已,几乎完全由原木组成的【无极荣耀】房屋上甚至还有没裁剪干净的【无极荣耀】树杈存在,要不是【无极荣耀】这里是【无极荣耀】山腹之中,搞不好里面都会漏雨。可以说这座房屋完全符合这座城市的【无极荣耀】风格,那种感觉就好象是【无极荣耀】有人将一块未经过任何处理的【无极荣耀】表面凹凸不平的【无极荣耀】没有任何规则形态的【无极荣耀】黄金给顶在了脑袋上当装饰用,虽然大家都知道那黄金很值钱,可没经过任何加工的【无极荣耀】原矿是【无极荣耀】无论如何也谈不上漂亮的【无极荣耀】。眼前这座城市就是【无极荣耀】这样。掏空山腹本身就是【无极荣耀】个极为浩大的【无极荣耀】工程,而能修出外面那样坚固厚重的【无极荣耀】城门更说明了这里的【无极荣耀】建筑水平,然而费这么大劲搞出来的【无极荣耀】城市内部竟然搞成了贫民窟。这实在是【无极荣耀】让人无法理解。

  虽然搞不清状况,但我现在最重要的【无极荣耀】目标却不是【无极荣耀】这里人的【无极荣耀】建筑水平,而是【无极荣耀】那个偷了我的【无极荣耀】东西的【无极荣耀】家伙。点燃了一根追魂香最后一次确定目标位置之后我直接取消了隐形。之前偷偷潜入并不是【无极荣耀】怕了这里的【无极荣耀】人围攻我,而是【无极荣耀】怕打草惊蛇把那个家伙吓跑了,现在找到目标了也就没有再伪装的【无极荣耀】必要了。计谋只是【无极荣耀】以弱胜强时才需要的【无极荣耀】一种手段,在己方远远强于对手时根本不用浪费时间去算计什么,直接以泰山压顶之势摧毁对方的【无极荣耀】一切防御才是【无极荣耀】最简单有效的【无极荣耀】方法。

  隐形消失后我直接挥起永恒剑猛的【无极荣耀】向下劈去,轰的【无极荣耀】一声断裂声,整个房顶都被我一劈两断,而我整个人也跟着断裂的【无极荣耀】原木一起掉进了房间中。

  对于我的【无极荣耀】从天而降房间里的【无极荣耀】人都吓了一跳,而我也愣了一下。我原本以为卷了我的【无极荣耀】东西的【无极荣耀】那家伙就在房间中,可是【无极荣耀】出呼意料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这个房间里面竟然只有三个女人坐在一张木床上,之前他们似乎是【无极荣耀】在聊天,而现在则都面带惊讶的【无极荣耀】看着我这边。

  我和那几个女人正在那大眼瞪小眼,忽然就听到旁边的【无极荣耀】楼梯下方传来了呼喊声。“上面到底怎么回事?幻梦、丝丝,你们没事吧?”伴随着喊声,一名骑士职业的【无极荣耀】玩家从下面跑了上来,只是【无极荣耀】他还没来及关心几句那三个女人就先发现了站在另外一边的【无极荣耀】我。“紫日?”

  “紫日?”跟在那男人后面冲上来的【无极荣耀】一个人听到我的【无极荣耀】名字立刻惊叫了起来,当看到我之后这家伙立刻惊叫了一声直接转身就往下跑,同时嘴里还叫喊着:“快跑啊!紫日又杀过来了!”

  虽然不知道上面这几个人和那家伙是【无极荣耀】什么关系,但我现在并不打算管上面这些人,因为那个逃跑的【无极荣耀】家伙正是【无极荣耀】那个偷了我东西的【无极荣耀】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看到他逃跑,我直接将永恒猛的【无极荣耀】插入地面,然后在身边画了个圆,地面上的【无极荣耀】石板就像豆腐一般被我切出了一个圆形的【无极荣耀】大洞,然后我就连带着那块被切下来的【无极荣耀】石板一起掉到了下面一层。那个家伙这个时候也就刚跑到这层的【无极荣耀】楼梯口而已,看到我突然穿过楼板掉了下来他立刻惊叫一声连楼梯也不走了,直接纵身跳向了楼梯下面。看到他还在跑,我又再次打穿了这层的【无极荣耀】楼板直接掉到了一层,而我所站的【无极荣耀】位置刚好堵住了门口,那家伙刚冲到一半就吓的【无极荣耀】又退了回去。站在他身边的【无极荣耀】还有几个人,看徽章都是【无极荣耀】他们行会的【无极荣耀】,而且这些人显然也认出了我,一个个全都害怕的【无极荣耀】退到了房间那头的【无极荣耀】墙壁边上。

  “我有那么恐怖吗?各位怎么看到我就跑啊?”

  对于我的【无极荣耀】话他们根本没当回事,反而更加恐惧起来,最后不知道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恐惧突破了临界点,其中一个战士突然喊道:“大家一起冲过去。跑掉一个算一个。”

  在他喊出那句话的【无极荣耀】同时他和身边的【无极荣耀】其他成员突然一起冲了过来,对于他们这样的【无极荣耀】反应我到是【无极荣耀】稍微惊讶了一下。上次在他们行会的【无极荣耀】小村子外面我一个人放倒了那么多人他们竟然还敢往上冲,还真是【无极荣耀】狗急跳墙了。

  “你们这是【无极荣耀】想去哪呢?”看着冲的【无极荣耀】最快的【无极荣耀】玩家挥过来的【无极荣耀】剑刃,我很随意的【无极荣耀】伸出了一只手轻轻一捏便将那柄长剑牢牢的【无极荣耀】控制在了我的【无极荣耀】手里,任凭那个玩家怎么挣扎都抽不出去。

  “别和他纠缠。”旁边一名女性玩家速度到是【无极荣耀】很快,根本不对我做出任何攻击,直接就绕过我冲了出去,只是【无极荣耀】她也就刚刚冲出大门就突然惨叫了一声用比出去的【无极荣耀】速度更快的【无极荣耀】速度飞了回来。国王和二世从门口走了进来站在那里刚好将整个大门都给挡了起来。

  “娘的【无极荣耀】,老子和你拼了!”一名战士突然爆发,猛的【无极荣耀】挥起手中的【无极荣耀】战斧向我砍了过来,只不过他的【无极荣耀】斧头刚举到头顶就被迫停了下来,因为我手中的【无极荣耀】永恒已经变成了一杆钩镰枪,而枪尖就顶在他的【无极荣耀】咽喉上。

  “还有谁想试试的【无极荣耀】?”

  慑于我的【无极荣耀】实力,房间内一时之间变的【无极荣耀】一片死寂,根本没人敢动一动,毕竟我只要想杀他们,他们甚至连反应的【无极荣耀】机会都不会有。不过,这个僵持的【无极荣耀】局面也仅仅维持了几秒钟也就结束了,因为之前在楼上的【无极荣耀】那个男性骑士和另外三个女性一起走了下来。

  “紫日会长,可不可以先把武器放下来呢?”那名骑士先是【无极荣耀】看了看场上的【无极荣耀】情况,然后才开口请求道。我看了他一眼,虽然很不屑,但还是【无极荣耀】收回了永恒并将之前被我捏住的【无极荣耀】那名玩家的【无极荣耀】剑松了开来,对方也迅速退回到了自己人中间。看到他们已经回到了自己人的【无极荣耀】阵营,我正打算开口问我的【无极荣耀】东西的【无极荣耀】事情,没想到那名骑士居然又说话了。“紫日会长,我知道你们冰霜玫瑰盟非常强大,但这毕竟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地盘,您难道不觉得自己做的【无极荣耀】有些过分吗?”看到我疑惑的【无极荣耀】目光他指了指我头顶上的【无极荣耀】那个洞。

  我厌恶的【无极荣耀】看了他一眼,但还是【无极荣耀】说道:“损坏我会赔偿,我紫日不喜欢欠别人什么,不过前提是【无极荣耀】你没有牵涉到他们的【无极荣耀】行动之中。”

  “不不不,我说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赔偿的【无极荣耀】问题。”那名骑士向前走了两步站到众人之前说道:“您觉得不经过别人的【无极荣耀】同意就闯入别人的【无极荣耀】地盘破坏别人的【无极荣耀】东西并伤害他的【无极荣耀】客人,仅仅赔偿就可以了吗?”

  我被那名骑士几句话呛的【无极荣耀】险些晕过去。“你确定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当然。”骑士很肯定的【无极荣耀】说道:“我不知道您是【无极荣耀】怎么理解的【无极荣耀】,但我觉得闯入别人的【无极荣耀】领地可不是【无极荣耀】随便一句道歉和赔偿点东西就可以的【无极荣耀】。”

  “那看来我并没理解错,而是【无极荣耀】你真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个白痴。”

  “你怎么骂人啊你?”这次说话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那三名女人中的【无极荣耀】一个。

  “我不是【无极荣耀】在骂人,而是【无极荣耀】在陈述事实。”在对方继续说话之前我就抢先说道:“你们真的【无极荣耀】明白冰霜玫瑰盟代表着什么吗?”

  “一个行会呗。”那个女人不明所以的【无极荣耀】说道。

  我笑着摇了摇头。“所以我说他是【无极荣耀】白痴,不过看起来这里的【无极荣耀】白痴并不只有他一个而已啊!”

  “你骂谁呢?”

  “我说过了,我没骂人,我只是【无极荣耀】在陈述事实。你们并没有理解我的【无极荣耀】身份,也没有理解冰霜玫瑰盟代表着什么,更没有搞清楚你们自己的【无极荣耀】身份和你们的【无极荣耀】行会代表着什么。”

  “好,那你说摹疚藜僖裤的【无极荣耀】身份是【无极荣耀】什么?你们行会代表着什么?我们又代表什么?”

  “我的【无极荣耀】身份是【无极荣耀】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会长,世界战力榜第一,而冰霜玫瑰盟就代表着实力。我们,就是【无极荣耀】一群骄傲的【无极荣耀】狮子,而你们,不过是【无极荣耀】一群兔子。他们……”我指向了那个会长。“这群可恶的【无极荣耀】豺狗偷走了我的【无极荣耀】猎物,而我正在追杀他们。至于你们,不过是【无极荣耀】恰好被牵连进来的【无极荣耀】一群兔子而已。你们甚至连进入狮群的【无极荣耀】食谱都不够资格,可是【无极荣耀】你们现在竟然要狮子赔偿你们的【无极荣耀】兔子洞,还得算上精神损失和人格侮辱之类的【无极荣耀】赔偿,我真不知道是【无极荣耀】我傻了还是【无极荣耀】你们傻了。向狮子要精神损失费的【无极荣耀】兔子,你们难道不觉得好笑吗?”

  “你说来说去就是【无极荣耀】说我们无能就是【无极荣耀】了,好,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一下我们的【无极荣耀】厉害。”那个女人突然伸手将背后的【无极荣耀】长弓拿了出来并架上了一支箭,但是【无极荣耀】她还没射出去旁边那个会长就先叫了起来。

  “不要,他……”

  他显然喊慢了一步,箭已经射了出来,只是【无极荣耀】下一秒就被我捏在了手里。“准头不错,可惜速度太慢,力度也不够,最重要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没有任何魔法效果,你该不会认为这东西能射死我吧?”

  “哇,他竟然能接住你的【无极荣耀】箭!”长我差点晕过去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那个女人射完箭后她身边的【无极荣耀】另外两个女人和那个骑士竟然一起叫了起来。

  “喂喂喂,你们几个是【无极荣耀】神经病医院跑出来的【无极荣耀】吗?”

  “紫日会长。”之前那个会长突然镇定了下来,然后挡在了那几个女人和那名骑士的【无极荣耀】前面说道:“你追到这来无非就是【无极荣耀】想要回你的【无极荣耀】东西而已,我说的【无极荣耀】没错吧?”

  我微笑着点点头说道:“早这样不就什么事都没了吗?不过说真的【无极荣耀】,我真的【无极荣耀】很想知道他们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人。这里……”我指了指自己的【无极荣耀】脑袋。“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有问题?”

  那个会长看了看身后的【无极荣耀】几人,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这个和您没什么关系,刚才的【无极荣耀】情况您就当没发生吧!那些东西有一部分已经卖出去了,不过大部分都被我藏了起来,我可以马上带您去。不过您要保证不再为难他们。”

  “这个你放心,我不会和智障人士一般见识的【无极荣耀】,毕竟我是【无极荣耀】正常人,让着点他们是【无极荣耀】应该的【无极荣耀】。当然,他们要是【无极荣耀】主动找我麻烦可就别怪我了,我可不喜欢被人骑在头上的【无极荣耀】感觉。另外,你藏起来的【无极荣耀】东西要交给我这是【无极荣耀】肯定的【无极荣耀】,卖出去的【无极荣耀】部分也你要告诉我你到底卖给谁了。”

  那个会长似乎有些犹豫,但最后还是【无极荣耀】点了点头。“行。我们走吧。”

  “慢着。”之前那个骑士竟然在这个时候又跳了出来。“你砸了我们的【无极荣耀】房子还没赔呢!”

  听到那家伙的【无极荣耀】话那个会长连忙转身去捂他的【无极荣耀】嘴,我则直接一甩手将龙筋索扔了出去缠在了那个会长的【无极荣耀】腰上用力一拉将他给拽到了我身边,然后抓着他的【无极荣耀】手腕将他拖出了房间,至于那名骑士,我连和他说话都没兴趣。根据我的【无极荣耀】观察,这里的【无极荣耀】这些人很可能都是【无极荣耀】残疾人,而那名骑士和那三个女人应该是【无极荣耀】弱智,至于这名会长,感觉他好象是【无极荣耀】负责照顾这些人的【无极荣耀】。根据这些线索,一个四处搞钱照顾弱智儿童的【无极荣耀】善良人的【无极荣耀】形象就出现在了我的【无极荣耀】脑海中,这也是【无极荣耀】我为什么突然对那家伙这么客气的【无极荣耀】原因,照我平时雁过留毛的【无极荣耀】习惯,敢主动抢我东西的【无极荣耀】人我不把他连内裤都扒光那才叫见鬼了呢。

  “别管他了,快带我去找我的【无极荣耀】东西。”

  “好的【无极荣耀】好的【无极荣耀】。”发现我没计较,那个会长立刻带着我向城外走去。后面那个家伙虽然还不依不饶的【无极荣耀】在那跟着,但我根本没管他们。想起来都怪《零》的【无极荣耀】人物系统带有美化效果,要是【无极荣耀】现实中估计一眼就能看出来他们不是【无极荣耀】正常人,也就不用我费那么大劲了。

  一只手提着那家伙跳上夜影的【无极荣耀】背,然后驱动夜影迅速冲出了这座诡异的【无极荣耀】城市。“指路。”

  “那边。”

  按照那个会长的【无极荣耀】指引夜影放开速度一路飞奔而过,很快我们就停在了一处落差仅有三四米的【无极荣耀】小瀑布旁边。

  “东西呢?”

  那个会长走到了瀑布旁边然后直接穿过瀑布走了进去,我这才明白过来这是【无极荣耀】个类似水帘洞的【无极荣耀】地方。收回夜影跟着他走进去之后就才发现瀑布后面的【无极荣耀】这个洞非常的【无极荣耀】深,那名会长已经向前走了足有百多米了。我赶紧加快步伐跟了上去。

  这个洞从入口开始先是【无极荣耀】略微上升,然后就开始一路倾斜向下,刚开始倾斜度还不大,走了三四百米之后突然变成了一个垂直向下的【无极荣耀】深井,而且一眼望下去根本看不到底。

  “你把东西藏这下面了?”我看着那个只有一人宽的【无极荣耀】深井问道。

  那个会长点了点头。“这是【无极荣耀】我们一次做任务的【无极荣耀】时候发现的【无极荣耀】地洞,下面连着一个洞穴群,东西就藏在那个洞穴群的【无极荣耀】入口处。”

  我再次低头看了看下面那个洞,然后召唤出国王让他先跳了下去,跟着才让那个会长下去,我自己则在最后面,这样把他夹在中间是【无极荣耀】怕他半路耍什么手段。不过这次显然是【无极荣耀】我想多了,一路下到洞底他都很老实,不过为了防止万一我不但没把国王收回去甚至还把白浪和夜月也给放了出来。

  “东西呢?”看着眼前突然打横并变的【无极荣耀】非常宽大的【无极荣耀】地穴我转身问那名会长。

  “就在那里。”那名会长带着我走到了旁边一点的【无极荣耀】洞壁边上后指着一块巨大的【无极荣耀】岩石道:“就在这后面。”

  我扭头示意了一下,国王立刻上前抓住岩石的【无极荣耀】边缘猛的【无极荣耀】向后一拉。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巨响,那块巨大的【无极荣耀】岩石整个倒了下来,露出了一个人工挖出来的【无极荣耀】几平米的【无极荣耀】空间,而这块空间的【无极荣耀】中央则整整齐齐的【无极荣耀】堆着一堆箱子。

  看到那些东西我立刻兴奋的【无极荣耀】跑了过去,然后将最上面的【无极荣耀】箱子打了开来。“哈哈,果然是【无极荣耀】我要的【无极荣耀】东西。”箱子里面放的【无极荣耀】全都是【无极荣耀】金石圣母分裂出来的【无极荣耀】那种金属。

  那个会长在后面解释道:“其他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些宝石,我们直接卖掉了,这些金属因为搞不清楚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宝贝,怕卖便宜了,所以我们也就没急着卖。”

  “你们到是【无极荣耀】会算帐。”我吃力的【无极荣耀】将上面的【无极荣耀】箱子搬了出去之后又召唤出魔宠们把剩下的【无极荣耀】箱子全都搬了出来并一个个开箱检查了一遍,结果一切正常,箱子里全都是【无极荣耀】装的【无极荣耀】满满的【无极荣耀】那种金属,加在一起估计有几十吨重了。查收完那些金属并将其全部丢进了凤龙空间之后我又问那个会长道:“那些宝石你们卖了多少钱?”我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如果不是【无极荣耀】很值钱就不去追了,反正我真正的【无极荣耀】目标只有这些金属,宝石虽然也很值钱,但如果数量不是【无极荣耀】特别大的【无极荣耀】话也没必要一定非得追回来。

  那个会长大概是【无极荣耀】猜到了我的【无极荣耀】意思,立刻回答道:“一共三十一块宝石,品质都还算不错,总共卖了三万多水晶币。您要是【无极荣耀】不相信可以去交易所查记录。”

  我挥挥手表示懒得计较这些了,然后便打算离开这里,只是【无极荣耀】我刚转身地面却突然一震。“怎么回事?”

  那个会长回头看了看很不在意的【无极荣耀】说道:“没事,我们来的【无极荣耀】几次都发生过,附近可能有岩浆管。”

  “哦。”我点点头便打算离开,可是【无极荣耀】震动却突然开始越变越大,到最后已经明显能感觉到有个什么东西正在以恐怖的【无极荣耀】速度向我们冲过来了。我拉住那个会长问道:“这种声音也经常出现吗?”

  那个会长一脸恐惧的【无极荣耀】摇头道:“我不知道,这是【无极荣耀】第一次听到这种声音。”

  “看来我们有麻烦了!”我说着抽出永恒转向了声音奔来的【无极荣耀】方向。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