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七卷 第一百四十章 天庭内乱

第十七卷 第一百四十章 天庭内乱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你一个凡人也敢插手神族的【无极荣耀】事情?再不放手叫你灰飞烟灭!”那被我拉住的【无极荣耀】人一回头便撂下狠话。企图恐吓我放手,然而这话不但没能吓到我却起到了反效果。

  虽然在神族之中我还算不上顶级存在,但不管是【无极荣耀】和我友好还是【无极荣耀】敌对的【无极荣耀】神族都不得不承认一件事,那就是【无极荣耀】我绝对是【无极荣耀】个麻烦的【无极荣耀】角色。尽管我干不过鸿钧教主、如来佛祖这样的【无极荣耀】大能,但对于一般神族来说我可是【无极荣耀】地地道道的【无极荣耀】神族杀手,那条对神族战斗力翻倍的【无极荣耀】属性可不是【无极荣耀】白给的【无极荣耀】。

  以我这样的【无极荣耀】身份地位,除了神族中那些有权有势的【无极荣耀】大神之外谁不得卖我点面子?可是【无极荣耀】这个家伙竟然还敢跟我放狠话,尤其是【无极荣耀】在现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又不是【无极荣耀】傻瓜,南天门内那帮子追兵已经直接说明了这家伙现在的【无极荣耀】地位,对于这种落水狗我怕你个球啊?

  “我到要看看你怎么让我灰飞烟灭?”我说着猛的【无极荣耀】一抖手腕,永恒立刻回缩将那家伙给拉到了我的【无极荣耀】面前,而那家伙也不再叫嚣,而是【无极荣耀】回手一道青芒扫过。我本能的【无极荣耀】一个后仰让过那道青芒,同时手腕再次一拉,永恒瞬间被我抽了回来,而那家伙本来正准备抢攻,突然腰上力量一紧,整个人像是【无极荣耀】被抽动的【无极荣耀】陀螺一般向后倒旋了出去,巨大的【无极荣耀】力量迫使他连续转了十几圈才稳住身形,而当他刚刚恢复稳定后却发现我竟然已经扑到他面前了。

  “你不要欺人太甚!”那家伙怒喝一声。

  “欺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你这种白痴!”我嘴上骂着对方手上也一点没停,直接一招**贯耳。双掌齐齐拍向对方双耳,不过被那家伙双臂挡了下来。但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动作依然没停,**贯耳失败立刻就是【无极荣耀】一个窝心脚将他直接踹飞了出去,不过那家伙却滑的【无极荣耀】跟泥鳅似的【无极荣耀】,虽然这脚挨的【无极荣耀】不轻却根本不做地方,反到借我这一脚之力拉开距离转身就跑。“我x,有没有职业道德啊?打不过就跑,你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神族啊?”我嘴上放狠话刺激那个家伙希望他停下来反击,脚下也没停顿,一个加速就追了上去。

  那家伙虽然被我说的【无极荣耀】很生气,但他现在也知道自己的【无极荣耀】处境,所以他根本不和我废话,仍然是【无极荣耀】低着头狂奔,企图把追兵甩掉。眼看着那家伙跑的【无极荣耀】飞快我也知道不能和他比耐力。这家伙怎么看都是【无极荣耀】个神族,虽然我的【无极荣耀】属性对神族有两倍威力,但追击的【无极荣耀】时候靠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速度,他能用神力加速,我却不能,短时间到是【无极荣耀】没什么,时间一长我肯定跑不过他。不过他是【无极荣耀】落难的【无极荣耀】神族,只能靠自己的【无极荣耀】两条腿,我可不像他那么寒酸。

  “夜影,给我追上那家伙。”骑着夜影一路闲庭信步的【无极荣耀】追到那家伙身边,我带着戏谑的【无极荣耀】笑容看着还在那猛跑的【无极荣耀】家伙笑道:“这位仁兄还真是【无极荣耀】厉害啊!就靠自己两条腿竟然能和我这梦魇神种跑个旗鼓相当,不知道仁兄本体是【无极荣耀】个啥动物啊?”

  我这话当然是【无极荣耀】刺激那家伙的【无极荣耀】,其实夜影现在顶多算是【无极荣耀】在小跑,真要让夜影放开速度以这家伙的【无极荣耀】奔跑速度估计几分钟就甩没影了。不过我们这可不是【无极荣耀】在赛跑,所以我只是【无极荣耀】让夜影保持了和他一样的【无极荣耀】速度在那小跑着,逼的【无极荣耀】那家伙不得不一再加速。

  其实神族的【无极荣耀】飞行速度是【无极荣耀】可以达到非常恐怖的【无极荣耀】速度的【无极荣耀】,真要达到极限的【无极荣耀】时候别说夜影,就算我把飞鸟召唤出来也不是【无极荣耀】对手。但是【无极荣耀】神族和我们不一样,他们的【无极荣耀】速度是【无极荣耀】靠神力支撑的【无极荣耀】,而飞的【无极荣耀】越快消耗越大,有的【无极荣耀】特殊加速法甚至比光还快,但是【无极荣耀】副作用也同样很大。如果只是【无极荣耀】一般加速还好说,顶多跑完之后神力空虚有点累而已,可要是【无极荣耀】使用了某些禁法,则可能造成法力永久性退阶。当然还有更夸张的【无极荣耀】,比如天魔解体大发之类的【无极荣耀】能力,甚至会导致肉身崩溃法力全失,但是【无极荣耀】那种禁法一旦用出来,那个速度也绝对快到没边,基本上只要你定好目标,嗖的【无极荣耀】一声就能立刻出现在那个地方,比传送术还夸张。

  虽然加速逃跑的【无极荣耀】方法在神族中很常见,但眼前这家伙却不敢用,因为他是【无极荣耀】从天庭逃出来的【无极荣耀】。一般敢用天魔解体大法那种法术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大势力的【无极荣耀】成员。而且基本上都是【无极荣耀】遇到了虎落平阳的【无极荣耀】情况,他们使用完这种法术虽然也会元气大伤,但逃回自己势力之中就不用担心生命安全了,他们的【无极荣耀】敌人是【无极荣耀】肯定不敢追上门去的【无极荣耀】。可是【无极荣耀】这家伙就不一样了,虽然我不知道他是【无极荣耀】哪个势力的【无极荣耀】成员,但既然天庭出兵追他,那就绝对有本事追到他的【无极荣耀】老家去,不使用那种伤元气的【无极荣耀】法术他还能拼一拼,一旦用出来,那就真的【无极荣耀】只能等死了。

  “嘿嘿,这位仁兄你怎么不说话啊?老这么跑也不是【无极荣耀】个事啊!不如停下来聊聊天喝喝茶吧?”

  那家伙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还当我在故意分散他注意力,所以根本没搭理我,可是【无极荣耀】下一秒他就知道麻烦到了。只见他的【无极荣耀】前方光芒突然一闪,一道剑气将空间撕裂从裂缝中飞射而出,硬是【无极荣耀】逼的【无极荣耀】他不得不收住脚步转身闪避,但是【无极荣耀】那道剑气飞过之后空间裂缝附近却仿佛被打穿的【无极荣耀】玻璃一般出现了大片蜘蛛网一样的【无极荣耀】裂痕,跟着只听啪的【无极荣耀】一声那片空间突然被完全绞碎,一道凛冽的【无极荣耀】剑气伴随着一道白色的【无极荣耀】身影从空间裂缝中杀了出来。

  “圣剑——光芒万丈。”冲出空间裂缝的【无极荣耀】玲玲瞬间释放了一个大招,天空之中突然变成了白茫茫的【无极荣耀】一片,那个家伙只感觉周围的【无极荣耀】整个空间都崩溃了,万道剑光混在一起从四面八方将他包围,根本就是【无极荣耀】避无可避。无奈之下他只好撑起法力防护硬顶这招的【无极荣耀】威力,然而与想象中的【无极荣耀】不一样,那一剑的【无极荣耀】威力竟然并不太强,虽然也算是【无极荣耀】比较厉害的【无极荣耀】招数了,但绝对和看起来的【无极荣耀】威势不相称。

  “糟糕!”在发现威力不对之后那家伙立刻意识到自己上当了,而事实也确实就像他猜的【无极荣耀】一样。当光芒敛去之后他却发现另外一名天使正拿着一面精美的【无极荣耀】犹如艺术品一般的【无极荣耀】盾牌朝他的【无极荣耀】脸砸了下去。

  晶晶清脆的【无极荣耀】声音在他的【无极荣耀】头顶响起。“盾击!”当的【无极荣耀】一声响,那个嚣张的【无极荣耀】家伙就被这么简单的【无极荣耀】一招给拍下了云端,而且就在他摇晃着满头金星的【无极荣耀】脑袋想要尽快恢复平衡感的【无极荣耀】时候。另外一个清脆的【无极荣耀】语音突然响起。

  “以我之名为引——黑暗束缚。”

  黑暗束缚是【无极荣耀】个很简单的【无极荣耀】低级法术,一般来说只能起到干扰对方行动力的【无极荣耀】作用,但凌可不是【无极荣耀】一般人,她可是【无极荣耀】曾经的【无极荣耀】黑暗女神,虽然现在不能和以前比,但由于我现在的【无极荣耀】级别很高,她的【无极荣耀】实力已经恢复了大半,这个黑暗束缚由她用出来那可就不是【无极荣耀】简单的【无极荣耀】束缚那么简单了。

  那个家伙本来还想恢复平衡来着,突然就觉得身上仿佛多了一道锁链,瞬间将他的【无极荣耀】手脚全部收到了一起,虽然使劲的【无极荣耀】时候还是【无极荣耀】能拉开手臂,但却要用很大的【无极荣耀】力气,而且稍微一不注意就会再次被收束到一起。

  本来被盾击敲晕之后又中了一个黑暗束缚就更倒霉了,但是【无极荣耀】那家伙的【无极荣耀】霉运却没有就此结束。就在他试图挣脱束缚的【无极荣耀】时候,一阵突然出现的【无极荣耀】铃声突然响了起来,他本能的【无极荣耀】感觉铃声有问题,但人却根本不受控制,只感觉眼皮越来越重,最后竟然完全睡了过去。

  在那家伙彻底睡着之后幸运突然从他身边飞过,一爪抓住了他还在下坠的【无极荣耀】身体带着他向南天门方向飞了回去,而此时站在幸运背上的【无极荣耀】正是【无极荣耀】我不太经常使用的【无极荣耀】魔宠小妖。小妖是【无极荣耀】歌唱女妖,一种在现代已经已经绝迹的【无极荣耀】上古种族,可以说她们就是【无极荣耀】NPC中的【无极荣耀】魔舞者。擅长音系法术、心灵法术以及物理格斗,刚才那阵铃音就是【无极荣耀】小妖的【无极荣耀】技能之一,可以在敌人状态不佳的【无极荣耀】情况下将其催眠。虽然这是【无极荣耀】第一次看她用,但这个效果却出呼意料的【无极荣耀】好,竟然一下就成功了。

  我收回大部分魔宠骑着幸运飞向南天门,不过只飞到一半就碰上了追过来的【无极荣耀】天兵天将。二郎神老远看见我骑着幸运返回先是【无极荣耀】一惊,随后发现幸运爪子上抓着的【无极荣耀】俘虏便放下心来。一开始他看我一个人返回还以为我没追上那个目标,所以才会担心,现在看到俘虏自然也就放心了。

  我指挥着幸运将俘虏仍进了天兵之中,然后便将他收了回去,自己则轻飘飘的【无极荣耀】落在了二郎神面前。

  “二郎真君这次可真是【无极荣耀】危险啊!”

  “是【无极荣耀】啊是【无极荣耀】啊!”二郎神一脸讨好的【无极荣耀】笑容说道:“要不是【无极荣耀】紫日老弟来的【无极荣耀】及时就让那家伙给跑了。那我们这帮执行任务的【无极荣耀】神兵可都有麻烦了!幸好今天老弟拦住了这厮。”

  “我也是【无极荣耀】顺便。”我一边和二郎神客套一边问道:“对了,这家伙是【无极荣耀】什么人啊?”

  “这个……我看你还是【无极荣耀】跟我一起回去吧!等到了大殿你就明白了。”

  虽然我很疑惑为什么二郎神让我回去才说,但还是【无极荣耀】跟着他返回了天庭,反正我也是【无极荣耀】打算来结帐的【无极荣耀】。不过等进了南天门我才发现天庭里面现在可谓是【无极荣耀】一团乱,到处都是【无极荣耀】仙童和仙女在收拾被打的【无极荣耀】一塌糊涂的【无极荣耀】建筑,而另外一边则有一些高级神仙正在对损坏的【无极荣耀】结界之类的【无极荣耀】东西进行修复。整个天庭看起来就好象刚刚发生过一场混战的【无极荣耀】战场,而且战斗双方还用火箭炮对轰过。

  “靠,我这才几天没来啊?怎么搞成这样啦?”

  “别说摹疚藜僖裤都几天没来了,就算昨天下午你来也不是【无极荣耀】这样啊!”二郎神抱怨道:“总之这次事情搞大了,上头很生气,我们这些打杂的【无极荣耀】都要受牵连。不过你不用担心,你不是【无极荣耀】天庭正规编制,就算上头找麻烦也不会怪到你头上。相反,你这次搞不好还能大捞一票呢。”

  “哦?还有这种事情?”

  本来我就对之前抓的【无极荣耀】那个俘虏很是【无极荣耀】疑惑,现在听二郎神这么一说我就更疑惑了,不过既然他之前说了有人会给我解释,那我也就不急了。

  跟着二郎神一路走到凌霄宝殿,这边的【无极荣耀】情况要比外面好一些,不过一进门的【无极荣耀】一根柱子上面却印着个明显的【无极荣耀】掌印。看来这里也是【无极荣耀】战斗场所之一啊!带着满脑袋的【无极荣耀】问号我终于见到了天庭的【无极荣耀】那帮子首脑们,不过让我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玉皇大帝那家伙今天竟然没带他那个黄金冠,而是【无极荣耀】在脑门上缠了一圈白布,中间位置还顶着个红巴巴,要不是【无极荣耀】明显能看出来那个红巴巴的【无极荣耀】形状不怎么规则我还以为玉皇大帝加入了日本浪人的【无极荣耀】行列呢!

  “玉帝您这是【无极荣耀】怎么啦?”好不容易将笑意压了下去之后我连忙殷勤的【无极荣耀】询问了起来。

  玉皇大帝一边单手捂着脑袋一边气愤的【无极荣耀】说道:“唉……别提了!佛门那帮家伙真是【无极荣耀】一群养不熟的【无极荣耀】野狼啊!”

  我听的【无极荣耀】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用眼神瞄了一下旁边的【无极荣耀】太白金星,想让他出来解答,谁知道太白金星却用嘴指了指旁边的【无极荣耀】位置上坐着的【无极荣耀】如来分身。在我将目光移过去之后那个如来分身才无奈的【无极荣耀】叹了口气说道:“紫**就不要再问了,总之这次我是【无极荣耀】丢人丢大发了!你现在只要知道印度本土佛门招降的【无极荣耀】人中有人反悔就行了,其他的【无极荣耀】细节你想知道就去问太白吧!”

  本来二郎神说我到这边就能知道情况,谁知道天庭这帮子人一个两个的【无极荣耀】都在那跟我打太极,问了一圈竟然还是【无极荣耀】没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总算知道是【无极荣耀】佛门那帮投降的【无极荣耀】人里出了状况。

  站在一边的【无极荣耀】太上老君这个时候突然插进来说道:“紫日啊!这次事情比较复杂,牵连甚广,对天庭来说属于家丑,你也不要多问了。不过现在我们却有些事情需要拜托你去办。”

  “啊?又要我办事?上次打天竺的【无极荣耀】帐你们可还没结呢?”

  “这个不是【无极荣耀】问题,一会你离开的【无极荣耀】时候跟太白去珍宝洞领取便是【无极荣耀】。不过,这次的【无极荣耀】任务你必须保证尽快帮我们完成。”

  “先说说是【无极荣耀】个什么任务吧。要是【无极荣耀】太扎手,超出了我的【无极荣耀】能力范围。那我可就帮不上忙了。”

  “对别人可能算是【无极荣耀】比较麻烦,但对你绝对很简单。”太上老君说道:“听说摹疚藜僖裤刚刚抓住了一个逃跑的【无极荣耀】俘虏,但是【无极荣耀】你不知道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在你到这里之前已经跑出去三十多人了。”

  “你们不会是【无极荣耀】想让我去抓人吧?”我瞬间猜到了天庭众人的【无极荣耀】意图。

  “没错。”太上老君说道:“这次的【无极荣耀】事情很乌龙,说出来太丢脸,反正天庭现在是【无极荣耀】一团乱,必须要调整一下内部问题,所以短时间内根本没办法集中精力去抓人。”

  “所以你们就想到我了?”

  “你不是【无极荣耀】正好有个神族杀手的【无极荣耀】属性吗?”

  “那到是【无极荣耀】没错,只是【无极荣耀】我这个神族杀手也不是【无极荣耀】万能的【无极荣耀】啊!最起码你们总得让我知道到底是【无极荣耀】让我追些什么人吧?我可先说了,最高不能超过二郎真君这种级别的【无极荣耀】,要是【无极荣耀】有孙悟空那猴子那样的【无极荣耀】你们就另请高明吧!那种级别的【无极荣耀】找不到还好说,真碰上了还指不定谁抓谁呢!”

  “这个你放心,天庭也不会让你去送死的【无极荣耀】。”太上老君说着拿出了一面太极八卦镜扔给了我。“这是【无极荣耀】返天镜,遇到目标后你只管用这东西反射阳光照他一下便可以暂时封住对方的【无极荣耀】法术,以你的【无极荣耀】近身格斗能力,只要用不了法术,即使是【无极荣耀】孙猴子碰上你也得栽跟头,何况那些家伙之中并没有那么强的【无极荣耀】存在。”

  “东西不错,但是【无极荣耀】还有别的【无极荣耀】吗?”

  “当然。”太上老君说着使了个眼色,旁边的【无极荣耀】一名神将立刻端着一个托盘走了上来。

  等那神将走到我面前之后我便伸手掀开了托盘之上的【无极荣耀】红布,只见其上放着一枚白蒙蒙的【无极荣耀】珠子和一根铁尺。“这是【无极荣耀】什么?”

  “那枚珠子名叫困仙珠,只要微弱的【无极荣耀】力量便可启动一个特殊法阵将法珠作用范围内的【无极荣耀】所有高级生命体全部拉入一个空间之中,而持有法珠之人则可以在启动时按照自己的【无极荣耀】意愿设定珠内世界的【无极荣耀】环境。当你发现目标后便可以启动它将那人拉入其中,这样就不怕对方逃跑了。当然,启动之后你自己也会被困在里面,除非你能制住对手,否则是【无极荣耀】出不来的【无极荣耀】。至于另外一件宝物,那是【无极荣耀】定型尺,当你遇到敌人后可以先用这把尺攻击对手,它可以将你的【无极荣耀】对手定型在某一形态。”

  “定型?”

  “嗯,就是【无极荣耀】定型。因为这次你的【无极荣耀】目标之中有异类存在,一旦他还原成本体形态会很麻烦,所以你最好趁他还是【无极荣耀】人形将其定住,这样就没什么危险了。”

  “东西都不错,不过全都是【无极荣耀】针对这次人物的【无极荣耀】专用物品,除了追捕之外平时对我根本没多大用,你们总得给我点报酬吧?”

  太上老君和玉皇大帝他们一边在心里骂我贪心,拿了这么多东西还不知足,一边却又装做理所当然的【无极荣耀】样子尽量克制住了自己的【无极荣耀】脾气。“这个报酬吗……说实话,天庭最近实在是【无极荣耀】困难,上次支持你打天竺已经把我们的【无极荣耀】积蓄都用的【无极荣耀】差不多了,一会付了尾款我们也就不剩什么了,所以……”

  “喂,你们可不能耍无赖啊!我这可是【无极荣耀】小本经营,经不起拖欠的【无极荣耀】!”

  被我这么一说玉皇大帝和太上老君也是【无极荣耀】无奈,两个人眼珠子到处乱转,然后玉皇大帝的【无极荣耀】目光突然停在了一个地方,跟着太白金星的【无极荣耀】目光也锁定在了那里。我看他们一直看那个方向也疑惑的【无极荣耀】把头转了过去,然后惊的【无极荣耀】下巴险些掉下来。“你们不是【无极荣耀】要用她当报酬吧?”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