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七卷 第一百四十七章 残酷地穴

第十七卷 第一百四十七章 残酷地穴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因为相对于我们三个来说。向导们的【无极荣耀】实力实在是【无极荣耀】弱的【无极荣耀】可以,因此我们一直都是【无极荣耀】把向导夹在队伍中间的【无极荣耀】。黑寡妇和我负责前面,枪神负责殿后。现在通过这道大裂缝我们也是【无极荣耀】这么走的【无极荣耀】,谁知道就在向导队走到裂缝正中间的【无极荣耀】时候突然出了意外。

  随着一声凄厉的【无极荣耀】怪叫声,大家就见一道黑影从队伍中央一闪而过,紧跟着我们就听到一个人惨叫着脱离了黑炎的【无极荣耀】脊背向着裂谷深处落去。

  “红豆!”一名向导扑到黑炎脊背的【无极荣耀】边缘对着下方大叫着,但他不会飞,根本没办法追击。不过,就在他准备喊我们帮忙的【无极荣耀】时候,却发现枪神正半跪在地上举枪瞄准。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巨响在封闭的【无极荣耀】空间内回荡开来,伴随着这声巨响,一团黑影扑通一声摔在了黑炎的【无极荣耀】背上,然后又从另外一边滑了出去掉下了深谷。

  “快跑。”我冲还傻愣在中段位置的【无极荣耀】其他人大喊了一声,同时挥手召唤出一大群烛蜂挡在了人群的【无极荣耀】侧面。几乎就在烛蜂们刚刚就位的【无极荣耀】同时就听到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巨响,一只烛蜂在空中爆炸,猛然亮起的【无极荣耀】火光瞬间照亮了黑暗的【无极荣耀】地下世界,也让大家看清了来袭者的【无极荣耀】真面目。那是【无极荣耀】一种长着猪脸的【无极荣耀】怪物,身形看起来有点像蝙蝠,又有点像石像鬼。灰白色的【无极荣耀】皮肤下是【无极荣耀】一副紧比骷髅多层皮的【无极荣耀】身躯,那硕大的【无极荣耀】脑袋上长着一对巨大的【无极荣耀】橙黄色眼球。一张突出的【无极荣耀】长嘴中满是【无极荣耀】匕首状的【无极荣耀】锋利獠牙,不断低落的【无极荣耀】唾液说明这些家伙极度饥饿。

  “该死。是【无极荣耀】瘟疫兽。”

  瘟疫兽不是【无极荣耀】红色星球特有物种,地球上也有这些东西。它们只生活在深深的【无极荣耀】地穴之中,习性有点像蝙蝠,以任何能找到的【无极荣耀】肉类为食,极度饥饿时甚至会互相残杀。这些家伙拥有蝙蝠一样的【无极荣耀】回声定位系统,而且那对硕大的【无极荣耀】眼球也为它们提供了良好的【无极荣耀】微光视力,在有少许光源或者完全漆黑的【无极荣耀】环境中它们都具有良好的【无极荣耀】适应性。不过虽然瘟疫兽的【无极荣耀】习性像蝙蝠,但这些家伙的【无极荣耀】血统却和蝙蝠一点都不沾边,它们真正的【无极荣耀】种族是【无极荣耀】——恶魔。瘟疫兽属于小恶魔的【无极荣耀】一个分支,具有超越一般生物的【无极荣耀】智慧,行为狡诈,除了不会用工具之外基本上可以被看成是【无极荣耀】一种高智慧生物。当然,它们之所以讨人厌并不完全是【无极荣耀】因为它们的【无极荣耀】食肉属性,而是【无极荣耀】因为它们的【无极荣耀】瘟疫。瘟疫兽之所以叫瘟疫兽是【无极荣耀】因为这些家伙的【无极荣耀】身上携带着全游戏最要命的【无极荣耀】瘟疫病毒,只要被他们的【无极荣耀】爪牙伤到一点,就会持续损失体力,直到完全挂掉。这种瘟疫根本就是【无极荣耀】无解的【无极荣耀】,只要中招,不管你是【无极荣耀】请牧师驱散还是【无极荣耀】服用解毒剂都只能暂时压制,无法根除,除非死一次重新复活,否则做什么都没用。当然,你要是【无极荣耀】不闲麻烦平时都随身带个十捆八捆的【无极荣耀】解毒剂隔半小时就灌一瓶,那也能保证你绝对死不了,只是【无极荣耀】一般没人会那么干而已。

  虽然确认了怪物身份,但现在的【无极荣耀】情况却搞的【无极荣耀】我们更加被动。之前不知道是【无极荣耀】瘟疫兽的【无极荣耀】时候大家还敢抵抗,现在发现是【无极荣耀】这东西。一个个都开始拼命的【无极荣耀】躲闪,根本不敢和这些东西接触,而真正能战斗的【无极荣耀】其实也就只有我们三个战力榜前三了。我和黑寡妇的【无极荣耀】盔甲都是【无极荣耀】全覆盖式的【无极荣耀】,瘟疫兽的【无极荣耀】瘟疫虽然厉害,但如果没有伤口也是【无极荣耀】没用的【无极荣耀】,而我们的【无极荣耀】防御实在是【无极荣耀】太高了,想穿透盔甲伤到我们并不是【无极荣耀】瘟疫兽能做到的【无极荣耀】。至于枪神,他的【无极荣耀】盔甲到是【无极荣耀】不如我们,但是【无极荣耀】这家伙是【无极荣耀】远程攻击人员,他根本就不需要接触到瘟疫兽就能战斗,所以相比之下他比我们还要有恃无恐。

  “都被乱,你们全都给我到洞里去。”我指着对面的【无极荣耀】山洞口大喊了一声。

  原本有些混乱的【无极荣耀】众人听到我的【无极荣耀】指挥立刻本能的【无极荣耀】动了起来,加上我召唤出的【无极荣耀】烛蜂群密密麻麻的【无极荣耀】挡在他们身前给他们做盾牌,接下来的【无极荣耀】过程几乎没有人受伤,剩余的【无极荣耀】向导队成员全都安全的【无极荣耀】逃进了山洞。

  “好了,黑寡妇,你和枪神也退进洞里。”看向导们都进去了之后我再次说道。

  “你自己小心。”黑寡妇说完便一转身钻进了山洞,而枪神也迅速跟着她跳了进去。崖壁上的【无极荣耀】那个洞口一共只有一米宽,高不到两米,以瘟疫兽的【无极荣耀】体形一次最多能进去一只,有枪神这个远程攻击人员守在洞口。不管来多少瘟疫兽也别想冲的【无极荣耀】进去。

  “你们先走,我去找那个掉下去的【无极荣耀】人,一会我会追上你们的【无极荣耀】。”我说着召唤出凌让她代替我跟着队伍行动。因为忠贞之心的【无极荣耀】关系,凌是【无极荣耀】可以代替我指挥和召唤魔宠的【无极荣耀】,所以只要有她在,除了我自己不能参战外,和有我在是【无极荣耀】完全一样的【无极荣耀】。另外,凌毕竟也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魔宠,因为我们之间的【无极荣耀】感应,我可以随时知道他们的【无极荣耀】位置,这样就不用担心找不到他们了。

  我交代完正准备转身离开,向导中的【无极荣耀】一个家伙忽然对我叫道:“她叫红豆,你找她的【无极荣耀】时候可以喊她的【无极荣耀】名字。”

  我点点头。“之前听你叫过一次,放心吧,瘟疫兽根本伤不到我,很快就能把她找回来的【无极荣耀】。”我说完也不等对方回答便一蹬崖壁纵身跳了下去,张开翅膀滑行下坠,顺着之前声音消失的【无极荣耀】方向一路追了下去。

  随着我的【无极荣耀】离开,洞口的【无极荣耀】烛蜂也跟着我一起飞走了,而黑炎则被我收了回去。外面的【无极荣耀】瘟疫兽发现我们分成了两拨之后也分成了两部分,其中几只个头比较大的【无极荣耀】知道自己进不了那么狭窄的【无极荣耀】洞,便干脆追着我飞了出去,而剩余的【无极荣耀】瘟疫兽则像疯了似的【无极荣耀】拼命冲击那个洞口,只可惜枪神就蹲在离洞口几米远的【无极荣耀】地方端着枪等着他们排队送死。这么窄的【无极荣耀】地方瘟疫兽连躲都没地方躲,只要枪神开枪就必定会打中,瘟疫兽根本就没有任何可能冲进去。

  另外一边我已经连续下落了很久,可是【无极荣耀】距离洞底却还差的【无极荣耀】远。继续下落了一段距离之后我便突然向崖壁冲了过去,然后准确的【无极荣耀】落在了一块略微伸出崖壁的【无极荣耀】平台之上。这是【无极荣耀】一个天然通道的【无极荣耀】出口,那个叫红豆的【无极荣耀】女人就是【无极荣耀】从这里被抓进去的【无极荣耀】。虽然现在距离她被抓走已经有几分钟时间了。但当时在她被抓走的【无极荣耀】同时我就已经放出了一小群幽灵虫负责追踪,现在其中一只幽灵虫就等在这个洞口,有它们这些导向标,我根本不用担心会追丢。

  顺着这条天然隧道一路深入,感觉自己就好象是【无极荣耀】进入了一座黑心屠宰场,整条通道内部随处可见各种白森森的【无极荣耀】动物骸骨,其中还有不少明显有着人类骨骼的【无极荣耀】特征,只是【无极荣耀】因为没有看到头骨,暂时不能确定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人骨。

  在这条恐怖的【无极荣耀】通道中跑了一段之后前方突然变的【无极荣耀】开阔了起来,巨大的【无极荣耀】溶洞中满是【无极荣耀】倒立的【无极荣耀】钟乳石,而脚下却是【无极荣耀】一大片的【无极荣耀】浅水区。和外面完全漆黑的【无极荣耀】情况不同,这个溶洞的【无极荣耀】墙壁和洞顶上都长满了一种绿色的【无极荣耀】荧光植物,将整个东西都照的【无极荣耀】一片惨绿。在这种地方别说是【无极荣耀】怪物,突然看到个人都能把人吓死。

  脚下的【无极荣耀】水坑虽然不深,但走在里面却会产生很大动静,而且水底下的【无极荣耀】地面也不知道是【无极荣耀】水流冲刷的【无极荣耀】结果还是【无极荣耀】别的【无极荣耀】什么原因,总感觉非常的【无极荣耀】滑,要不是【无极荣耀】神龙套装的【无极荣耀】靴子底部有自动伸缩的【无极荣耀】防滑钉,我跟本连站起来恐怕都会非常艰难。

  就在我小心翼翼的【无极荣耀】一步一步往前挪的【无极荣耀】时候,突然我的【无极荣耀】后上方传来了一阵迅疾而轻微的【无极荣耀】响声,明显有个什么东西从洞顶上跑过去了。

  “哼!”那些怪物明显是【无极荣耀】在恐吓我,就像草原上的【无极荣耀】跳羚用跳跃告诉狮子我很健康很难被抓到一样,这只怪物在用这种迅捷的【无极荣耀】移动来恐吓我。让我觉得自己根本不是【无极荣耀】它的【无极荣耀】对手。然而我并不是【无极荣耀】那些胆小的【无极荣耀】弱者,我很了解瘟疫兽这种生物,所以我不怕它。

  第一声响动之后瘟疫兽开始在洞顶到处乱窜,不过我根本没管它们,还是【无极荣耀】自顾自的【无极荣耀】往前走。见我不为所动,瘟疫兽反而有些耐不住性子了。一只胆但的【无极荣耀】瘟疫兽顺着洞顶迅速爬到了我的【无极荣耀】前面,然后顺着一根比较粗大的【无极荣耀】钟乳石开始往下爬,打算等我经过下面的【无极荣耀】时候发动突袭。

  虽然我一直没对瘟疫兽的【无极荣耀】行为作为任何反应,但其实附近的【无极荣耀】瘟疫兽所在的【无极荣耀】位置我都了如指掌,毕竟我也是【无极荣耀】有黑暗视力的【无极荣耀】,这种微光环境对我来说根本就没有任何视觉障碍。以瘟疫兽那么大的【无极荣耀】个头我看不见才有鬼呢!

  当我小心的【无极荣耀】移动到了那根最大的【无极荣耀】钟乳石下方时,头顶上的【无极荣耀】那只瘟疫怪突然猛的【无极荣耀】一蹬洞顶朝我扑了下来,我反应迅速的【无极荣耀】一个滑步,手腕一翻。只听嚓的【无极荣耀】一声响,紧跟着就是【无极荣耀】扑通一声,那只瘟疫怪的【无极荣耀】尸体重重的【无极荣耀】摔在水中再也没了动静。附近的【无极荣耀】洞顶一阵骚动,迅速弥漫开来的【无极荣耀】血腥味严重刺激了这些饥饿的【无极荣耀】家伙。瘟疫怪虽然有智力,但它们的【无极荣耀】智力毕竟不能和人比,而且它们受本能的【无极荣耀】支配很严重。之前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无极荣耀】情况下它们还能玩玩诡计,但血腥味一弥漫开来之后所有的【无极荣耀】瘟疫怪就彻底疯狂了。他们再也不隐藏身形,全都奋不顾身的【无极荣耀】从藏身的【无极荣耀】地方扑了出来向我脚下的【无极荣耀】同伴尸体冲去。这就是【无极荣耀】瘟疫怪,他们虽然会集体行动,但却并没有同伴的【无极荣耀】概念,对它们来说同伴就是【无极荣耀】可以协助自己获得肉的【无极荣耀】一种东西,而一旦同伴死亡,那它就不是【无极荣耀】同伴而是【无极荣耀】肉了。

  看到蜂拥而来的【无极荣耀】瘟疫兽我一点也没有慌乱,伸手从背后拉出戒律之环轻轻一抖,两片半月自动从戒律之环上脱离下来,然后旋转着向两边飞射而出,瞬间将几只挡路的【无极荣耀】瘟疫兽切成了肉片,而附近的【无极荣耀】瘟疫兽则立刻停止了向我扑来的【无极荣耀】动作转而开始争抢刚刚被杀死的【无极荣耀】同伴的【无极荣耀】尸体。

  一只瘟疫兽大概因为离新死的【无极荣耀】两只瘟疫兽比较远,所以没有冲着那两只瘟疫兽尸体跑去,而是【无极荣耀】继续冲到了我的【无极荣耀】面前。离着还有几丈远那家伙就突然跳了起来向我扑来,我左手一伸稳稳的【无极荣耀】按住了那只瘟疫兽的【无极荣耀】脑袋,然后猛的【无极荣耀】向下一压,将其按到了地上,跟着右手永恒对着它的【无极荣耀】后颈就是【无极荣耀】一剑,那只瘟疫兽瞬间就不动了。

  在我干掉这只瘟疫兽之后其他的【无极荣耀】瘟疫怪已经将刚被分尸的【无极荣耀】瘟疫兽给吃了个精光,剩下的【无极荣耀】肉就只有我脚下的【无极荣耀】这两具尸体了。还没吃饱的【无极荣耀】瘟疫兽迅速散开,有的【无极荣耀】爬上了洞顶,有的【无极荣耀】顺着地面就冲了过来,而我则依然站在原地没有动弹。

  一只跑的【无极荣耀】最快的【无极荣耀】瘟疫兽从洞顶爬到了我的【无极荣耀】上方,然后直扑了下来,但是【无极荣耀】一只半月却从远处呼啸而来,瞬间将那个家伙拦腰切成了两半,然后又再次消失在了远方的【无极荣耀】黑暗中。周围的【无极荣耀】瘟疫兽不知道是【无极荣耀】吃了点东西垫底已经不那么饥饿了还是【无极荣耀】发现了什么,总之他们没有再次扑击同伴的【无极荣耀】尸体。而是【无极荣耀】朝我扑了过来。

  “找死。”面对着第一个扑上里的【无极荣耀】瘟疫兽我轻松的【无极荣耀】一个滑步让开它的【无极荣耀】正面,同时手中永恒自下而上轻轻一撩,那只瘟疫兽的【无极荣耀】身体中线上突然多了一道血线,然后一头栽进我后方的【无极荣耀】水坑中再也没了声息。

  挑死第一只瘟疫兽后我迅速一个侧身,刚刚挑起的【无极荣耀】永恒顺势一个下斩,第二只冲近的【无极荣耀】瘟疫兽的【无极荣耀】脑袋立刻和身体分了家,跟着我抬腿一脚将没了脑袋的【无极荣耀】尸体横着踹了出去撞翻了几个冲上来的【无极荣耀】瘟疫兽,然后猛然回身一剑将刚从洞顶扑下来的【无极荣耀】一只瘟疫兽斜着劈成了两半。

  如果此时有人在附近观看的【无极荣耀】话,就会发现周围成群的【无极荣耀】瘟疫兽正在以我为中心向一起聚集,而我则在瘟疫兽的【无极荣耀】包围之中以看似缓慢的【无极荣耀】动作在一个很小的【无极荣耀】范围内转来转去,然而就是【无极荣耀】这样简单的【无极荣耀】闪避和攻击,周围的【无极荣耀】瘟疫兽却在以恐怖的【无极荣耀】速度迅速变成尸体。

  “呼,总算杀光了!”我猛的【无极荣耀】一甩永恒将剑上沾染的【无极荣耀】血水甩掉,然后纵身从脚下的【无极荣耀】尸堆之上跳了下来。整整一百七十三只瘟疫兽在我脚下堆成了一座小山,要是【无极荣耀】一般人已经不知道死多少回了。而我的【无极荣耀】损失仅仅是【无极荣耀】一点点耐力值而已,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我没费血,不是【无极荣耀】因为我的【无极荣耀】防御高到完全不会被伤到,毕竟系统还有个强制扣血一点的【无极荣耀】最低标准存在,除非你能用盾牌或者武器隔挡住对方的【无极荣耀】攻击,否则不管你防御再高,这个强制扣血是【无极荣耀】避免不了的【无极荣耀】。我之所以完全没费血是【无极荣耀】因为从头到位就没有任何一只瘟疫兽碰到过我的【无极荣耀】身体,从刚才到现在瘟疫兽们接触到我的【无极荣耀】仅有的【无极荣耀】几个部位就是【无极荣耀】拳头、手肘、膝盖、脚底以及脚后跟。当然,这些地方都不是【无极荣耀】怪物们摸到的【无极荣耀】,而是【无极荣耀】我用来攻击它们的【无极荣耀】位置。

  干掉了这些怪物之后我便开始按照之前派出去跟踪的【无极荣耀】幽灵虫传回的【无极荣耀】信号追踪而去。那只抓了红豆的【无极荣耀】瘟疫兽并不在现场这些怪物之中,事实上它在我到这里之前就挂掉了。其它的【无极荣耀】瘟疫兽袭击了那个家伙,目的【无极荣耀】当然是【无极荣耀】抢夺它的【无极荣耀】猎物也就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那个向导,只不过最后因为这场抢夺挂了十几只瘟疫兽,最后却被另外一只怪物抢走了红豆。

  实际上最后抢走红豆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瘟疫兽,而是【无极荣耀】另外一种地下生物,只是【无极荣耀】我不知道那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而已。从幽灵虫的【无极荣耀】视野中看到的【无极荣耀】那个东西感觉很像大号的【无极荣耀】龙虾,不过好象那家伙的【无极荣耀】腿比龙虾要多,而且头它显然也不是【无极荣耀】水生动物。

  顺着幽灵虫留的【无极荣耀】记号我一路迅速前进,很快就在一条通道中追上了那只奇怪的【无极荣耀】生物。那个叫红豆的【无极荣耀】女玩家到是【无极荣耀】很聪明,看到我x近竟然也没叫,只是【无极荣耀】装着很平静的【无极荣耀】样子任由那只怪物用钳子夹着她往前跑。

  由于她的【无极荣耀】出色表现,我的【无极荣耀】营救计划也变的【无极荣耀】容易了很多。那只龙虾一般的【无极荣耀】怪物虽然战斗力很强,但感知能力显然比瘟疫兽要差了很多,我都跑到它背后了它都没注意到我。

  现在红豆就被那只怪物用一只大钳子夹着,贸然攻击很可能导致那家伙把红豆给铡成两半,所以救人之前必须先搞定那只大钳子。想了想我便将永恒分成了两半,让其中一半变成了一根圆形的【无极荣耀】金属棍,另外一半则变成了砍刀的【无极荣耀】造型。等永恒变化完成后我便一手棍一手刀的【无极荣耀】猛然冲了上去,怪物发现有东西到了他身边,立刻就要有所行动,然而我却在那只怪物反应过去之前先一步将手中的【无极荣耀】棍子插进了怪物的【无极荣耀】大钳子中间,现在那只怪物要想收紧钳子就必须先把永恒铡断,但是【无极荣耀】永恒是【无极荣耀】那么简单就能切断的【无极荣耀】吗?

  就在我将棍子插进去之后,怪物便果然用力紧了紧自己的【无极荣耀】钳子,只是【无极荣耀】永恒卡住了它的【无极荣耀】钳子,它试了一下却根本没用,而就在它准备试第二下的【无极荣耀】时候我另外一只手上的【无极荣耀】砍刀已经到达。咔的【无极荣耀】一声,锋利的【无极荣耀】永恒轻松的【无极荣耀】将怪物夹着红豆的【无极荣耀】那只大钳子给卸了下来。脱离身体的【无极荣耀】钳子立刻本能的【无极荣耀】收紧,要不是【无极荣耀】永恒卡在那里红豆必死无疑。不过这一耽搁怪物也已经反应了过来,它举起剩余的【无极荣耀】另外一只钳子就想夹我,我也毫不畏惧的【无极荣耀】挥刀相迎。然而就在我的【无极荣耀】永恒和它的【无极荣耀】钳子即将撞在一起之时,前方的【无极荣耀】通道中却突然射来一根蔫呼呼的【无极荣耀】触手,一把抓住了那只怪物,然后瞬间将其拉了回去。

  “我x?什么东西啊?”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