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七卷 第一百九十四章 佯攻开始

第十七卷 第一百九十四章 佯攻开始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果然如此!”一剑将巫女斩成两段之后我便瞬间停止了之前的【无极荣耀】屠杀转身看着被我斩成两段的【无极荣耀】巫女说道:“你难道不知道力量这种东西只有掌握在自己手里才是【无极荣耀】最可靠的【无极荣耀】吗?”

  “你是【无极荣耀】怎么发现的【无极荣耀】?”虽然已经被切成了两段,但巫女的【无极荣耀】样子看起来似乎并未受到多大影响,感觉那被切断的【无极荣耀】好象不是【无极荣耀】她本人一样。

  “你以为只有你会使用信念之力吗?”

  “我们还是【无极荣耀】太小看你了!”女巫用双手艰难的【无极荣耀】支撑着地面试图爬到自己的【无极荣耀】下半身旁边,旁边一名反应快的【无极荣耀】玩家看到她的【无极荣耀】行动立刻机灵的【无极荣耀】跑过去想把她的【无极荣耀】下半身给她抱过去,不过我可没那么善良,右手微微一动一道剑气便甩了出去。那家伙刚摸到女巫的【无极荣耀】下半身就听轰的【无极荣耀】一声自己手里的【无极荣耀】半截身体突然爆成了十几块碎片散了一地,吓的【无极荣耀】他连退三四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知道吗?你们想要少吃亏,最好的【无极荣耀】办法就是【无极荣耀】别把我当白痴。我能在千分之一秒内从突击状态瞬间切换到防御状态并用大招将你一击切断,你应该知道我的【无极荣耀】战场直觉好到什么程度。凭我这样的【无极荣耀】直觉你们难道认为我会看不出来你的【无极荣耀】身体有问题吗?想修复身体?还是【无极荣耀】干脆点回去复活吧。”

  我在说完之后立刻抬手再次甩出了一道剑气。“等……”看到我的【无极荣耀】动作巫女立刻伸手想让我等一下,不过她只来及喊出一个字声音便戛然而止,附近的【无极荣耀】人只看到一道剑光闪过巫女已经变成了两半倒了下去。这次她到是【无极荣耀】没有像之前一样保持生命,思念体就算有幽灵的【无极荣耀】部分特征也不是【无极荣耀】说可以随意分割的【无极荣耀】,被切的【无极荣耀】太碎还是【无极荣耀】会死的【无极荣耀】。

  干掉这个巫女之后我便举剑指向了鬼手信长。“OK,碍事的【无极荣耀】已经解决了,你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也该躺下了?后面我的【无极荣耀】兄弟们还等着攻城呢。我这边不把你这个主帅挑下马也不好意思回去啊!”

  “你休想。”鬼手信长本人到不怕我,但他知道战场之上主帅被挑后果会是【无极荣耀】怎样。现在的【无极荣耀】情况其实很简单。他逃跑保住自己的【无极荣耀】命可以挽救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战斗意志,但是【无极荣耀】他个人的【无极荣耀】形象将会大受打击。当然,他也可以选择留下来和我堂堂正正的【无极荣耀】一战,这样他的【无极荣耀】个人威信并不会受到多大打击,毕竟虽然没人愿意说,但实际上我在日本玩家心中已经基本等于无敌了,所以就算鬼手信长打不过我也没人会怪他。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他要是【无极荣耀】在这里阵亡,个人形象确实是【无极荣耀】保住了,但战斗却彻底完蛋了。主帅阵前被挑本身就是【无极荣耀】一个很打击士气的【无极荣耀】事情,加上日本玩家群龙无首,我这个大恶魔再把重点防御区段打穿几个口子出来,防线也就不用守了,根本没有胜算吗。

  犹豫了半天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最后还是【无极荣耀】做了个聪明又愚蠢的【无极荣耀】决定,他猛的【无极荣耀】将手中的【无极荣耀】战刀猛的【无极荣耀】往地上一插,然后就开始脱盔甲。看到鬼手信长这个反应我先是【无极荣耀】愣了一下,随后便明白了他的【无极荣耀】意图,我的【无极荣耀】脸上也露出了微不可查的【无极荣耀】一丝笑意。都说日本人是【无极荣耀】最团结的【无极荣耀】,这我到是【无极荣耀】承认,不过也不得不承认日本人毕竟还是【无极荣耀】人,而只要是【无极荣耀】人就不可避免的【无极荣耀】会有私心,只不过是【无极荣耀】多少的【无极荣耀】问题。鬼手信长在这最关键的【无极荣耀】时刻还是【无极荣耀】放弃了集体利益选择了个人利益,他脱盔甲明显就是【无极荣耀】要和我拼命,而脱盔甲不过是【无极荣耀】显示他的【无极荣耀】勇武的【无极荣耀】一个方式而已。这一行为直接说明了他是【无极荣耀】打算保存私人形象了,那么等待他的【无极荣耀】结果就只剩一个了——被我干掉。只要鬼手信长一死战场就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天下,对付一支没有首领的【无极荣耀】大军实在太简单了,只要把他们所有的【无极荣耀】支撑点全部打掉,这个庞大的【无极荣耀】团体绝对会瞬间崩溃,到时候我们只要跟在后面追杀残兵就行了。

  “哼哼鬼手信长,我还是【无极荣耀】高看了你啊!”我说完这么一句意味深长的【无极荣耀】话后也是【无极荣耀】猛的【无极荣耀】一抖肩膀,神龙铠自动脱离我的【无极荣耀】身体并在我身边组成了一条神龙的【无极荣耀】形象落在了地面上。“好了,不用你用激将法,我知道你打算让我也脱掉铠甲和你来场公平决斗。行,我就和你打一场,就当这是【无极荣耀】我对你这个选择的【无极荣耀】报答吧。”

  此时现场的【无极荣耀】大部分人都没听明白我的【无极荣耀】话,至少他们不知道鬼手信长到底决定了什么,也不确定我为什么要报答鬼手信长。当然,这么多人中自然不可能没有几个聪明的【无极荣耀】听明白了我的【无极荣耀】意思,只是【无极荣耀】这些人既然能听明白也就该知道此时绝对不能给鬼手信长泄气,否则情况必定会变的【无极荣耀】更糟。

  脱掉装甲之后我和鬼手信长都光着上身出现在了众人面前,附近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全都自动让出了一块场地让我们单挑,当然也不是【无极荣耀】没人想过趁机偷袭我,只不过那偷偷射出的【无极荣耀】冷箭却被我的【无极荣耀】神龙铠组成而成的【无极荣耀】那条神龙给挡了下来,而且铠甲还自动冲了过去将偷袭的【无极荣耀】人给撕成了碎片。自那家伙之后周围的【无极荣耀】人便老实了起来,他们也明白了即使不穿盔甲我也不是【无极荣耀】他们能对付的【无极荣耀】了的【无极荣耀】存在。

  “好了,让我们来场公平决斗吧。”我笑着对鬼手信长说道:“以前你还可以说是【无极荣耀】我装备比你好,这次我可是【无极荣耀】把东西都扒光了。看,我连戒指都下掉了。”

  鬼手信长点点头道:“好,我会让你知道我大和民族的【无极荣耀】强大。”他说着便不知道从哪摸出了一柄木刀,然后将刀身虚架在侧腰,以左手代替刀鞘锁住刀身,而右手则死死的【无极荣耀】捏住刀柄做出了随时可以出刀的【无极荣耀】状态。这应该就是【无极荣耀】日本著名的【无极荣耀】拔刀术了,其原理有些类似弹指头的【无极荣耀】道理,先以一个力量卡住刀身便于续力,当力量达到顶峰时再突然出刀,可是【无极荣耀】在一瞬间释放出全部的【无极荣耀】力量,达到平时挥刀劈砍所无法达到的【无极荣耀】速度与力量。

  既然鬼手信长连日本国术都用出来了,我也不好意思再用花架子了。双腿微分摆出一个像马步又不完全对路的【无极荣耀】姿势,左手舒展伴随右手在空中画出一个半圆后虚压向下,右手配合左手走完整个圆后上扬定位,整个动作流程看起来似乎是【无极荣耀】慢悠悠的【无极荣耀】,而且好象没啥力量一样。

  “太极拳?”日本人多少都懂些中国文化,太极拳这么出名的【无极荣耀】东西自然很多人都认识,只不过我用的【无极荣耀】却不是【无极荣耀】太极拳,只是【无极荣耀】看起来像而已。

  “都说摹疚藜僖裤们学的【无极荣耀】不到家,还非说自己是【无极荣耀】正统。别看走眼了,我这可不是【无极荣耀】太极拳,至于是【无极荣耀】什么你们就不用知道了。”

  “好,今天就让我见识一下真正的【无极荣耀】中国功夫和我们日本刀术哪个更厉害吧。”鬼手信长说完突然弯腰冲了过来,他跑动时的【无极荣耀】姿势感觉非常奇怪,好象整个人都是【无极荣耀】半蹲着一样,而且他只以脚尖着地,双腿交替速度特别快,几乎是【无极荣耀】眨眼之间便冲到了我的【无极荣耀】面前,然后他突然一个急停,一直架在腰间的【无极荣耀】木刀仿佛闪电一般从他的【无极荣耀】腰间甩了出来,几乎是【无极荣耀】瞬间就完成了一个斜斩的【无极荣耀】动作,整个过程快的【无极荣耀】几乎无法用肉眼分辨。

  看到这犀利的【无极荣耀】一刀周围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都兴奋的【无极荣耀】简直要蹦起来了,他们都是【无极荣耀】日本人,拔刀术虽然他们不一定个个都会,但看别人用总还是【无极荣耀】知道好坏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刚才那一刀绝对是【无极荣耀】完美级的【无极荣耀】,甚至有人都忍不住叫了起来。不过,就是【无极荣耀】这完美的【无极荣耀】一刀竟然寸功未立。

  就在鬼手信长一刀斜切出去的【无极荣耀】时候我以右脚为支撑一个转身绕开了那必杀的【无极荣耀】一击运动到了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侧面,还没等他有所反应便已经挥起手掌一巴掌拍了下去。鬼手信长那一瞬间感觉自己全身的【无极荣耀】寒毛都站起来了,也不管什么形象不形象的【无极荣耀】了,赶紧就地一滚闪出我的【无极荣耀】身边范围,随后他便听到背后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响,回头一看顿时冷汗就下来了。刚才他站的【无极荣耀】地方竟然被我一巴掌拍出了一个掌印,虽然深度不深,但那是【无极荣耀】因为这里是【无极荣耀】国家通道,除了地表那层岩石外其它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无敌的【无极荣耀】,根本就打不动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能把表层的【无极荣耀】石头拍出那样的【无极荣耀】掌印本身已经非常夸张了,至少鬼手信长确定自己的【无极荣耀】脑袋肯定没石头硬。刚才那一掌要是【无极荣耀】拍在他的【无极荣耀】脑袋上,就算脑袋不开,脖子肯定也给拍断了。

  “你这是【无极荣耀】什么招数?”

  “八卦开山掌。你听过吗?”

  “你用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太极吗?”鬼手信长惊讶的【无极荣耀】问道。

  “你知道什么是【无极荣耀】太极吗?”我的【无极荣耀】双手再次在身前走出一个完美的【无极荣耀】八卦图说道:“太极就是【无极荣耀】天地、就是【无极荣耀】隐阳、就是【无极荣耀】无、就是【无极荣耀】全、就是【无极荣耀】万物、就是【无极荣耀】这个世界、就是【无极荣耀】你能理解的【无极荣耀】和你不能理解的【无极荣耀】一切一切。所以,太极根本就不是【无极荣耀】一种拳法,而是【无极荣耀】一种集强身健体与进攻防卫一体化的【无极荣耀】全能理论。如果你单单认为太极就是【无极荣耀】套拳法,那我只能说摹疚藜僖裤刚刚看到它的【无极荣耀】影子而已!”

  “好,今日受教了。但我是【无极荣耀】不会怕你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说完突然再次滚了回来,手中木刀突然一个上挑,结果被我退后的【无极荣耀】半步给闪了过去。不过他到没放弃,上挑没中反手又将刀身劈了下来,只是【无极荣耀】这招更糟糕。我突然一个穿掌从他的【无极荣耀】手腕之间钻了过去,手指一扣他的【无极荣耀】手腕猛的【无极荣耀】一带。周围的【无极荣耀】人只看到我们碰了一下鬼手信长就突然飞了起来,在空中转了十几圈之后才轰的【无极荣耀】一声砸在地上,摔了一脸血不说手上的【无极荣耀】刀也不知道飞哪去了。

  不等鬼手信长爬起来我就一步跨到了他的【无极荣耀】身边,一摸他的【无极荣耀】肩膀向上一带。“太极讲究粘……。”将鬼手信长扶起来之后我猛的【无极荣耀】一拉他的【无极荣耀】肩膀。“带。”等他被我拉的【无极荣耀】转向我的【无极荣耀】时候我猛的【无极荣耀】侧身用肩膀向他胸口顶了上去。“靠。”嘣的【无极荣耀】一声鬼手信长人又再次飞了起来,只是【无极荣耀】还没等他完全飞起来又被我一拉脚腕。“卸。”失去惯性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直挺挺的【无极荣耀】摔在了坚硬的【无极荣耀】岩石地面上,顿时血水和牙齿一起喷了出去。再次将他拉起来之后我猛的【无极荣耀】一带他的【无极荣耀】胳膊,整个人都软的【无极荣耀】跟面条一样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被我带的【无极荣耀】转了起来,然后我突然一伸脚。“绊。”鬼手信长旋转的【无极荣耀】身体瞬间横飞了出去,不过还没等他飞多远我又一个大跳跟上,同时嘴里还说着:“最后也是【无极荣耀】最重要的【无极荣耀】刚柔并济。”一记刚猛的【无极荣耀】下劈瞬间向着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腰部砸了过去,要是【无极荣耀】这一脚被我劈中,就算他穿着盔甲我也有把握把他的【无极荣耀】腰折成两段,不过很可惜,这一脚最后还是【无极荣耀】没能劈中。

  红莲凤凰突然从侧面闪了出来用战刀硬逼着我临时收脚,毕竟她手里那东西可是【无极荣耀】和永恒一个级别的【无极荣耀】玩意,这一脚踢刀刃上我的【无极荣耀】腿可就完蛋了。不过我也不是【无极荣耀】喜欢吃亏的【无极荣耀】人,临时手腿之后我却闪电般在空中转了个圈用另外一只脚补了红莲凤凰一脚将他和鬼手信长一起踢了出去,不等落地神龙铠已经自动飞过来在空中完成了着装,等我全副武装的【无极荣耀】落地后周围蠢蠢欲动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便没了偷袭的【无极荣耀】心思。我不穿盔甲他们还有点希望,现在我武装整齐的【无极荣耀】他们根本就是【无极荣耀】冲上来多少死多少。

  我看着奄奄一息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说道:“现在明白了吗?就算不穿盔甲你也不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对手,所以不要指望在我面前保住面子。除非哪天你成为比我更强的【无极荣耀】存在,否则一切都是【无极荣耀】瞎扯淡。不过很可惜,你这辈子大概是【无极荣耀】没希望超越我了。”我说完突然抬手向天一指,一枚白色魔法飞弹直接飞到洞顶炸成了一朵雪白的【无极荣耀】玫瑰图案又缓缓的【无极荣耀】飘落下来。

  城外等了很久的【无极荣耀】本行会大军一看到那耀眼的【无极荣耀】冰霜玫瑰图案便突然动了起来。

  “快快快,总攻信号。”鹰大声提醒着各部门赶紧动起来,不过就算他不喊首领们也已经看到信号了。战阵后方的【无极荣耀】重行大炮全部仰起了炮身,随后一团团红光闪过,对面的【无极荣耀】第一道城墙瞬间便被火海淹没了。虽然靠大炮没法摧毁第一道城墙,但能削减一下防御值也是【无极荣耀】好的【无极荣耀】。

  红月站在一条巨型红龙的【无极荣耀】脑袋上法杖向前一指。“龙骑兵升空。将阻挡你们前进的【无极荣耀】东西都给我烧成灰烬。”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