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七卷 第二百零四章 最真实的【无极荣耀】谎言

第十七卷 第二百零四章 最真实的【无极荣耀】谎言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那么现在怎么样?你还能恢复它吗?”

  面对我的【无极荣耀】超强破坏力。眼前的【无极荣耀】这些家伙立刻就着急了起来。他们本指望法师群可以对我造成一定伤害来着,没想到竟然举手之间便被放倒了。预想中的【无极荣耀】作战计划完全都是【无极荣耀】按照我被法阵困住而作为前提实施的【无极荣耀】,现在这个前提不存在了,他们的【无极荣耀】计划也就不存在了。原本成竹在胸的【无极荣耀】那帮家伙瞬间便泄了气,一个个好似霜打的【无极荣耀】茄子一般。

  “看来你们是【无极荣耀】认识到自己的【无极荣耀】处境了,那我就送你们回去复活吧。”看他们的【无极荣耀】表情我就知道这些人玩不出什么花来了,可是【无极荣耀】还没等我动手,那些人的【无极荣耀】表情却又突然变的【无极荣耀】兴奋了起来。我很好奇的【无极荣耀】看了眼他们的【无极荣耀】眼睛,确认到他们的【无极荣耀】眼神是【无极荣耀】望向我身后的【无极荣耀】之后,便顺着他们的【无极荣耀】目光转了过去。

  “又见面了……我的【无极荣耀】老朋友?”说话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别人,正是【无极荣耀】之前连爆数台机动天使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这家伙不去报考电影学院简直就是【无极荣耀】浪费,刚才那句问候不但停的【无极荣耀】恰到好处,后面那半句更是【无极荣耀】说的【无极荣耀】咬牙切齿,除了我们两个和少数知情人士之外,周围的【无极荣耀】人听起来无不觉得松本正贺好象要扑上来从我身上咬块肉下去一样。

  我们费了这么大劲不就是【无极荣耀】为了把松本正贺推上日本玩家领袖的【无极荣耀】位置吗?既然现在松本正贺跑来找我演戏了,我自然要全力配合了。

  “没想到啊!咸鱼也有翻身的【无极荣耀】时候!”

  “哼哼!”松本正贺面带不屑的【无极荣耀】冷笑了两声,要不是【无极荣耀】事先知道这小子在演戏连我都被他骗过去了。“我知道你的【无极荣耀】嘴比你的【无极荣耀】剑更厉害。按照中国人的【无极荣耀】思想,最了解你的【无极荣耀】人往往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敌人,所以我不会像鬼手信长那个傻蛋一样和你做口舌之争,那除了被你钻空子之外没有任何好处。”松本正贺这家伙这种时候都不忘贬低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地位,还真是【无极荣耀】表现积极。

  “你果然比鬼手信长聪明的【无极荣耀】多。但是【无极荣耀】你既然知道我的【无极荣耀】剑厉害,还站在这里,难道是【无极荣耀】打算让我砍的【无极荣耀】吗?”

  “当然不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虎躯一震,王霸之气乱飞的【无极荣耀】说道:“现在的【无极荣耀】我已经不是【无极荣耀】以前的【无极荣耀】我了,今天我会让你知道,你在日本横行的【无极荣耀】日子也就到此为止了!”松本正贺这句话立刻迎来了众多日本玩家山呼海啸一般的【无极荣耀】欢呼声,而松本正贺自己则非常拉风的【无极荣耀】摆了个攻击的【无极荣耀】姿势突然朝我冲了过来。

  看到松本正贺冲过来我就知道该开戏了。打假仗就和踢假球可不一样,你得有技术才行,至少不能让人看出来你们是【无极荣耀】在互相喂招。当然了,如果你的【无极荣耀】实力强到我和松本正贺这样地步,那么有一种办法可以非常方便的【无极荣耀】让你架打而不被别人看出来。这个方法就是【无极荣耀】——误伤。

  离我还有十几米松本正贺就抽出了身上的【无极荣耀】那柄像艺术品多过武器的【无极荣耀】宝剑,他现在身上这套光明皇帝战甲虽然属性和我的【无极荣耀】神龙套装不相上下,但外观却比我的【无极荣耀】神龙套装夸张很多。神龙套装虽然也很华丽,但总体给人的【无极荣耀】感觉就是【无极荣耀】一种隐晦的【无极荣耀】锋芒,虽然是【无极荣耀】人都能看出来其中的【无极荣耀】贵气,但却并不显得奢华。但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身上这套光明皇帝套装可就不一样了,这套盔甲的【无极荣耀】外观设计完全就没考虑过任何低调的【无极荣耀】成分,说它锋铓毕露还是【无极荣耀】保守的【无极荣耀】,那完全就是【无极荣耀】赤luo裸的【无极荣耀】炫耀。遍布整套盔甲表面的【无极荣耀】大量宝石和本身就银光闪闪的【无极荣耀】铠甲不论是【无极荣耀】白天还是【无极荣耀】晚上都一样的【无极荣耀】显眼,尤其是【无极荣耀】在阳光比较好的【无极荣耀】情况的【无极荣耀】下,当光线照射在上面的【无极荣耀】时候远远看上去松本正贺简直就是【无极荣耀】个人形小太阳,绝对能闪的【无极荣耀】你睁不开眼。不过还好,现在是【无极荣耀】凌晨,太阳暂时还在忙着穿越太平洋,不过光是【无极荣耀】那盔甲上反射的【无极荣耀】附近的【无极荣耀】火把的【无极荣耀】光就已经够夺目的【无极荣耀】了。

  穿的【无极荣耀】好似人形宝石一般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握着剑柄在距离我几米的【无极荣耀】地方猛然一记横斩,我反应迅速的【无极荣耀】一低头闪了过去,但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剑刃上却甩出了一道白色的【无极荣耀】半月。瞬间便将我背后的【无极荣耀】几名本行会NPC和一名日本玩家一起拦腰截断。砍完了人松本正贺一点愧疚的【无极荣耀】意思也没有,还转身冲周围的【无极荣耀】日本人大喊着:“和我们拉开距离,对付紫日的【无极荣耀】时候我必须全力以赴,没办法控制力度,靠太近被误伤到可别怪我!”

  周围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虽然打不过我,但也都知道我的【无极荣耀】强悍是【无极荣耀】多么的【无极荣耀】夸张。在他们心中松本正贺能和我战斗就已经是【无极荣耀】非常牛叉的【无极荣耀】表现了,对于松本正贺说的【无极荣耀】战斗中需要尽全力收不住手的【无极荣耀】事情他们也都表示能够理解。至于刚才被砍倒的【无极荣耀】那位,只能算他倒霉了。谁让你站那么近的【无极荣耀】呢?

  一记横斩结束我和松本正贺便发动身法用快到周围日本玩家完全看不清楚的【无极荣耀】动作开始了恐怖的【无极荣耀】对攻,周围的【无极荣耀】日本人只看到一黑一白两团光影在地面上不断的【无极荣耀】碰撞,然后两个光影就这么一路从地上打到天上,期间除了偶尔会有威力巨大的【无极荣耀】剑气突然从光团中甩出之外跟本就看不清楚里面到底是【无极荣耀】个什么情况。

  本来看到两个光团从地面打到天空,日本玩家还稍稍有些遗憾,毕竟不能直接目睹高手对决的【无极荣耀】场面了。不过,很快他们就意识到了自己的【无极荣耀】想法有多么可笑了,只是【无极荣耀】事情的【无极荣耀】发展是【无极荣耀】不可能以他们的【无极荣耀】意志为转移的【无极荣耀】。原本已经打到天上的【无极荣耀】两个光团之间突然爆出了一道银色的【无极荣耀】环行光圈,伴随着光圈的【无极荣耀】炸裂,一黑一白两个身影突然从光团中飞了出来。白色光团直接飞进了城门上方的【无极荣耀】门口之中,砸穿了指挥室的【无极荣耀】窗户摔进了建筑内部,而黑色的【无极荣耀】身影则直接摔了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人群中,瞬间便将附近的【无极荣耀】几十人一起带飞了。

  等地面上因为黑色身影坠落而扬起的【无极荣耀】烟尘散开后,附近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才发现那个黑色身影竟然是【无极荣耀】我。不过还没等他们趁机占便宜,我便已经扶着脑袋从地上站了起来。几个跑的【无极荣耀】最快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被我抬手一串弩箭纷纷放倒,然后在剩下的【无极荣耀】人还未来及合拢之前我便伸开了巨大的【无极荣耀】黑色羽翼重新飞了起来。而在我的【无极荣耀】对面,巨大的【无极荣耀】城楼上那个白色身影也再次飞了起来。

  “紫日,这么久没碰面没想到你还是【无极荣耀】这么厉害!”松本正贺说的【无极荣耀】非常中肯,但下面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听着却全然不是【无极荣耀】那个意思,毕竟刚刚松本正贺可是【无极荣耀】和我拼了个旗鼓相当的【无极荣耀】,与其说我厉害,到不如说松本正贺厉害了。当然,松本正贺说这话本来就是【无极荣耀】为了让日本玩家想到这上面来,所以他对于下面人群的【无极荣耀】欢呼声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反应,两只眼睛依然直直的【无极荣耀】盯着我这边,摆出一副高手的【无极荣耀】谨慎姿态。

  为了回应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表现,我自然也不能啥都不说了。“哼哼,比起我的【无极荣耀】实力,你的【无极荣耀】进步到也真是【无极荣耀】让人刮目相看呢!不过……你依然不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对手!”在最后一句出口的【无极荣耀】同时我便再次冲了上去,不过人刚冲到一半我便将手中永恒往天上一抛,同时喊道:“心剑——无限飞轮斩。”被我扔上半空的【无极荣耀】永恒突然爆裂成三十六块碎片,然后每块碎片自动变形成了一柄仿佛将两柄剑的【无极荣耀】握柄对接而成的【无极荣耀】双头剑。这三十六柄双头剑在瞬间形成,然后便开始以两个剑刃的【无极荣耀】连接点为中心像直升机螺旋桨一样高速旋转了起来。

  三十六柄双头剑漫天飞舞的【无极荣耀】景象何等壮观?尽管是【无极荣耀】晚上,但下面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依然被那漫天飞舞的【无极荣耀】白色剑影给震撼到了。别说是【无极荣耀】反击,就算让他们在其中站一秒钟也会被削成一堆肉片的【无极荣耀】。不过,松本正贺并没有因此而停下。就在三十六柄飞剑向他席卷而去的【无极荣耀】时候,他也是【无极荣耀】将手一抬,对着就是【无极荣耀】一道白色光束射了过来。就在光束即将射中我的【无极荣耀】时候,一只旋转的【无极荣耀】飞剑突然从侧面飞了过来刚好挡下了那道光束,但是【无极荣耀】光束并不是【无极荣耀】在剑轮上爆炸,而是【无极荣耀】好象打中了镜子一般被弹了出去,只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剑轮并没有绝地武士那种反弹激光攻击对手的【无极荣耀】能力。光束虽然被弹开了,飞出去的【无极荣耀】方向却是【无极荣耀】完全不受控制。那道被弹开的【无极荣耀】光束最后飞进了之前松本正贺飞出来的【无极荣耀】那座城楼,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将那间房间的【无极荣耀】窗户轰出了一个大洞。

  一击不中之后松本正贺并没有停止攻击,相反,他动作迅速的【无极荣耀】摸出了一面镜子往天上一扔。那面镜子飞上半空之后突然一闪,只见几十朵仿佛钻石雕琢而成的【无极荣耀】花朵突然从镜面内飞了出来,然后这些花朵在松本正贺身边组成了一个庞大的【无极荣耀】保护圈,同时每朵花的【无极荣耀】花心都对准了我这边。正在下面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猜测那些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的【无极荣耀】时候,那些宝石花突然一起动了起来,每朵花的【无极荣耀】花心都射出了一道白色的【无极荣耀】光束,加上松本正贺自己射出的【无极荣耀】光束组成了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包围圈向我罩了过来。不过,我也不是【无极荣耀】那么好对付的【无极荣耀】,就在光束压来之时,我身边的【无极荣耀】剑轮便主动迎了上去,就像之前隔飞第一道光束一样,三十六柄剑轮瞬间便将那些光束又给挡了出去,只是【无极荣耀】原本连一道光束都无法控制方向,现在这么多光束一起反射就更没准头了,一时之间只见天空之中到处都是【无极荣耀】四处乱飞的【无极荣耀】白光。

  刚开始日本玩家还觉得看的【无极荣耀】挺过瘾的【无极荣耀】,可是【无极荣耀】很快他们就意识到不好了。被隔飞的【无极荣耀】光束根本没有准头的【无极荣耀】四下乱飞,很快就有人不幸中招,而且天空中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和我似乎都没有要停的【无极荣耀】打算。松本正贺一边不断压迫我后退一边指挥着那些宝石花发射光束攻击,而我这边漫天飞舞的【无极荣耀】剑轮则是【无极荣耀】把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光束攻击全给弹到了地面上。在我们附近的【无极荣耀】地面上就仿佛遭到密集轰炸一般。雨点般的【无极荣耀】光束打的【无极荣耀】地面上的【无极荣耀】日本人一个个只能狼狈的【无极荣耀】抱头鼠蹿。

  仿佛是【无极荣耀】对这种压着我打的【无极荣耀】感觉非常感兴趣,松本正贺不断的【无极荣耀】以这种密集的【无极荣耀】光束攻击对我进行狂轰滥炸,而我则是【无极荣耀】依靠三十六柄剑轮将自己身前的【无极荣耀】那片空间挡的【无极荣耀】滴水不漏,所有的【无极荣耀】攻击最后几乎都落到了日本玩家头上。说起来现在是【无极荣耀】我和松本正贺在打仗,但实际恰疚藜僖块况却像是【无极荣耀】我和松本正贺在联合起来屠杀日本玩家一般。不过,实际恰疚藜僖块况也确实如此。

  松本正贺早就知道他的【无极荣耀】那种攻击对我无效,我也知道这点,而我们之所以要这样打,一来是【无极荣耀】视觉效果很好,可以充分显示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强大”,另一方面也可以顺便坑一把下面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

  大概是【无极荣耀】觉得这样下去下面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伤亡太大。一开始就一直站在一边观战的【无极荣耀】红莲凤凰终于还是【无极荣耀】忍不住了。“松本正贺,我来帮你。”红莲凤凰叫了一声便突然冲了过来,只是【无极荣耀】很可惜,她人还没冲到五十米范围内就见突然一道光束迎面飞来。仗着自己的【无极荣耀】技术,红莲凤凰硬是【无极荣耀】用手中的【无极荣耀】武器将那道光束给挡了出去,只是【无极荣耀】还没等她收回武器就见第二道光束又飞了过来。因为隔挡第一道光束而失去了准备时间的【无极荣耀】红莲凤凰避无可避的【无极荣耀】被第二道光束直接从高空给轰了下来。几名日本玩家迅速跑过去将她扶了起来,红莲凤凰爬起来后气愤的【无极荣耀】甩开前来扶她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再次飞了起来,只可惜这次更惨,人还没离开地面就又被一道光束给砸了下去。

  两次中招的【无极荣耀】红莲凤凰并没有气馁,她又再次飞了起来,只是【无极荣耀】很不幸的【无极荣耀】又被击中。连续试了N多次的【无极荣耀】红莲凤凰几次都差点冲入了我们的【无极荣耀】战团,只是【无极荣耀】由于射线的【无极荣耀】反射方式是【无极荣耀】放射性的【无极荣耀】,所以越是【无极荣耀】靠近我们俩射线就越密集,以至于红莲凤凰最多只能冲到十米之内就再也无法前进了。每次到达这个距离上她就会因为密集的【无极荣耀】光束而完全无法闪避被重重的【无极荣耀】砸回地面。虽说被我反射过的【无极荣耀】光束已经没有松本正贺直接发射时那么大的【无极荣耀】威力了,但那毕竟还是【无极荣耀】有很强攻击力的【无极荣耀】,即使红莲凤凰是【无极荣耀】高级玩家,被连续打中多次之后也有些吃不消了。

  松本正贺和我其实早就注意到红莲凤凰的【无极荣耀】情况了。不管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光束和我的【无极荣耀】飞剑,其实都是【无极荣耀】自动技能,只要我们指出作战意图,它们都是【无极荣耀】会自动进行攻击或者防御的【无极荣耀】,完全不用我们去费心操纵。其实想想就该明白,我这边有三十六柄飞剑,松本正贺有二十多支宝石花,真要靠我们的【无极荣耀】意志哪忙的【无极荣耀】过来啊?我还好说点,好歹我是【无极荣耀】龙族,大脑里还有个电子芯片,辅助运算的【无极荣耀】话到是【无极荣耀】没问题。可松本正贺只是【无极荣耀】个普通人,让他一心二用三用都没什么。一心二十用?超人也得晕。当然了,虽然我们知道双方的【无极荣耀】武器都是【无极荣耀】自动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下面的【无极荣耀】玩家不知道啊!所以他们都以为我和松本正贺已经将注意力完全放在了操作那些武器上了,根本无暇多看一眼地面,殊不知我和松本正贺其实一直在用通讯器聊天,而下面的【无极荣耀】情况也一直都在我们的【无极荣耀】监视之中,其中当然也包括红莲凤凰的【无极荣耀】情况。

  看看红莲凤凰也被玩惨了,松本正贺终于装做才发现的【无极荣耀】样子猛然集中所有宝石花给我来了招狠的【无极荣耀】,逼的【无极荣耀】我在空中翻了十几个跟头才稳住身形,而输尿管本正贺自己则迅速飞退到红莲凤凰身边接住了刚被他轰下高空的【无极荣耀】红莲凤凰。

  “你没事吧?”接住红莲凤凰后松本正贺还一副非常关心的【无极荣耀】样子说道:“不是【无极荣耀】说了让你们躲开吗?紫日的【无极荣耀】实力你又不是【无极荣耀】不知道。和他对攻我哪能分的【无极荣耀】出心神观察周围啊?”

  红莲凤凰被松本正贺一统抢白说的【无极荣耀】那叫一个委屈,但松本正贺又不是【无极荣耀】她什么人,她就算委屈也不好找松本正贺撒娇,只能忍着委屈解释道:“你们的【无极荣耀】攻击误伤太厉害,你发射的【无极荣耀】光束全被紫日那个混蛋弹到了地上。这么会工夫你没把紫日怎么样,却把我们自己人轰惨了!”

  “啊?”松本正贺听完红莲凤凰的【无极荣耀】话才装做刚刚发现的【无极荣耀】样子观察了一下地面的【无极荣耀】情况,然后仿佛大吃一惊的【无极荣耀】样子说道:“怎么会这样啊?看来我还是【无极荣耀】低估紫日了!”红莲凤凰听到这里刚想说什么,谁知道松本正贺却突然把她推了出去,同时嘴里喊着:“不好,他又冲过来了!你快闪开!”

  红莲凤凰和松本正贺此时也就刚刚落地而已,本来就没站稳,被这么一推立刻摔了个嘴啃泥,不过这会她也顾不上埋怨松本正贺了,因为我的【无极荣耀】剑轮已经铺天盖地的【无极荣耀】飞了过来,瞬间便将附近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砍瓜切菜一般防倒了一大片。普通玩家在我的【无极荣耀】高级技能面前根本毫无反抗之力,红莲凤凰本想帮忙,看这情况也只能呼喊着先把周围的【无极荣耀】场地清空再说了。日本人不怕死,但这种无谓的【无极荣耀】伤亡还是【无极荣耀】能避免就避免的【无极荣耀】好。

  推开了红莲凤凰之后松本正贺便再次张开了自己的【无极荣耀】宝石花和我的【无极荣耀】剑轮对攻了起来,只是【无极荣耀】这次的【无极荣耀】攻击方式明显和之前有了很大不同,攻击频率虽然有所下降,但每次发射的【无极荣耀】光束威力却大了很多。这一点当然不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告诉周围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而是【无极荣耀】他们自己切身体会到的【无极荣耀】。之前被我反弹出来的【无极荣耀】光弹还只是【无极荣耀】会把命中的【无极荣耀】人炸死,对于防御高的【无极荣耀】或者只是【无极荣耀】擦到的【无极荣耀】人还不至于一次致命。可是【无极荣耀】现在却不一样了,虽然被反弹出来的【无极荣耀】光弹数量有所下降,但每一发光弹落地都跟重磅炸弹一样,瞬间便能将落点周围半径十米之内的【无极荣耀】人全部掀飞,而且落点五米之内几乎无人可以幸免,要是【无极荣耀】倒霉点被直接命中,那更是【无极荣耀】连全尸都剩不下。

  在光束与剑轮交替飞舞的【无极荣耀】战斗圈内,我和松本正贺也没闲着。我们两个用身上的【无极荣耀】短兵器又开始了近身肉搏,我的【无极荣耀】刃爪日本人已经非常熟悉了,而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两柄短匕却是【无极荣耀】他们所从未见过的【无极荣耀】。事实上那两柄短匕也是【无极荣耀】我给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而且那绝对不是【无极荣耀】一般货色,虽然不能和我的【无极荣耀】永恒比,但对于一名高级玩家来说这两柄短匕却是【无极荣耀】足以充当备用武器了。

  松本正贺以前的【无极荣耀】职业原本就是【无极荣耀】忍者,匕首这种东西他用的【无极荣耀】相当顺手,尽管日本忍者一般都会用短太刀,但其实用法和匕首差别并不大。外面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隔着剑轮和光束网组成的【无极荣耀】屏障看着我和松本正贺在圈内刀光剑影你来我往打的【无极荣耀】不亦乐乎,他们却只能在外面一边躲闪着不时飞出来的【无极荣耀】光弹和周围本行会玩家的【无极荣耀】攻击一边观察战况。

  其实现在在日本玩家心中我几乎都快变成他们的【无极荣耀】心理阴影了,只要松本正贺今天能在这里击败我,哪怕这场战役打败了,日本玩家可能都会兴奋的【无极荣耀】聚集到松本正贺身边和他一起信心十足的【无极荣耀】重新挑战中国人在日本的【无极荣耀】占领权。可以说我现在在日本玩家之中就是【无极荣耀】中国的【无极荣耀】代表,我倒了中国也就倒了。至少在日本人心里是【无极荣耀】怎么认为的【无极荣耀】。

  我和松本正贺在众多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注视中你来我往的【无极荣耀】对攻着,忽然,松本正贺脚下一滑。周围的【无极荣耀】日本人几乎集体倒吸了一口冷气,而后就在我上前准备占便宜的【无极荣耀】时候,松本正贺却突然奇迹般的【无极荣耀】扭转身体,右手短匕向上一挑,瞬间便上我的【无极荣耀】盔甲上被拉出了一道大口子,同时鲜血也顺着裂口涌了出来。

  “好……”原本正在忙着战斗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看到我受伤全都欢呼了起来,尽管为了这次欢呼日本玩家中又有不少人被我们的【无极荣耀】人砍倒,但他们似乎对此毫不在意一般,依然兴奋的【无极荣耀】喊着。只是【无极荣耀】,在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欢呼声中情况却突然发生了巨大变化。

  被松本正贺一刀划伤的【无极荣耀】我顺势一个后仰,跟着在松本正贺前冲的【无极荣耀】时候双手往地上一撑,双腿立地借着后手翻的【无极荣耀】机会一脚踢在了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下巴上,瞬间便将他踢的【无极荣耀】向后倒飞了出去,同时他的【无极荣耀】脖子上也多了一道巨大的【无极荣耀】血口子,鲜血狂飙。周围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直到这个时候才发现我的【无极荣耀】脚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多了个刀刃,不过他们很快便想到了以前看过的【无极荣耀】关于我的【无极荣耀】这身铠甲的【无极荣耀】资料,想起了我的【无极荣耀】靴子上是【无极荣耀】有一条可以当冰刀使的【无极荣耀】背刃的【无极荣耀】。

  一脚踢开松本正贺之后我翻过一个跟头也跌跌爬爬的【无极荣耀】连退了十几步,几个想趁机从背后偷袭我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刚冲到我身边几米之外就被聚拢过来的【无极荣耀】剑轮绞成了一片血雾。

  见我们两个分开,周围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立刻涌了上去将受伤倒地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架起来就跑。虽然没能完全击败我,但现在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能和我拼个两败俱伤已经让日本玩家们激动的【无极荣耀】热泪盈眶了。此时我们分开,一直插不上手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自然是【无极荣耀】赶紧把他们的【无极荣耀】新偶像给救了下来,一群牧师迅速围了上去给松本正贺治疗伤势,而战士们则挡在我和松本正贺之前防止我发动突袭。

  虽然看起来伤的【无极荣耀】很严重,实际上我和松本正贺都是【无极荣耀】有分寸的【无极荣耀】,刚才的【无极荣耀】攻击根本没有看起来那么吓人,至少离丧失战斗力还有很大一截,只不过日本玩家现在是【无极荣耀】关心则乱,所以一个个紧张兮兮的【无极荣耀】生怕他们的【无极荣耀】大英雄让我给秒了。

  松本正贺有人治疗,我自然也不能坐在看着自己流血。虽然我们现在是【无极荣耀】在日本人的【无极荣耀】控制区,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治疗人员都在后方,暂时没有冲过来的【无极荣耀】,但我却有自带的【无极荣耀】专业护士。小纯及时出现在我的【无极荣耀】身边,一个高阶复苏术下来什么事都解决了。

  趁着这难得的【无极荣耀】空隙,我安排给松本正贺造势的【无极荣耀】托这会又活跃了起来。“喂喂,你们谁知道鬼手信长在哪啊?之前他不是【无极荣耀】有个能强化我们战斗力的【无极荣耀】夜明珠吗?他自己用了那么大一块还是【无极荣耀】被紫日打的【无极荣耀】满地找牙,纯粹就是【无极荣耀】在浪费。我们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君既然靠自己都能和紫日那个恶魔拼个两败俱伤,那要是【无极荣耀】用上了那个东西岂不是【无极荣耀】可以直接干掉紫日?我们去把那个东西要过来给松本君吧?”

  这个托这么一说周围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也想起来了。之前的【无极荣耀】那个东西的【无极荣耀】威力他们大多也都见识过了,现在想来那东西确实放在松本正贺这里更有用些。不过,虽然鬼手信长之前的【无极荣耀】表现有些差强人意,但现在他依然还是【无极荣耀】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领袖。尽管众人也想把那个东西拿给松本正贺,但大家都知道那么重要的【无极荣耀】东西统治者是【无极荣耀】不会给别人的【无极荣耀】,就好象皇帝的【无极荣耀】亲军一样,就算他们是【无极荣耀】全国最前的【无极荣耀】军队,皇帝也不会把他们借给手下的【无极荣耀】将军去指挥,因为他们怕将军们造反。鬼手信长虽然不是【无极荣耀】皇帝,但现在的【无极荣耀】情况也差不多,一旦他交出那东西,也就基本等于放弃指挥权了。众人想要帮松本正贺打败我,可又不想直接和鬼手信长对抗,一时之间都是【无极荣耀】犹豫不决。

  看到周围的【无极荣耀】人有些意动又不敢真的【无极荣耀】去找鬼手信长,另外几个托也动了起来。其中一个托大声说道:“好钢就该用在刀刃上,鬼手信长拿着那东西也是【无极荣耀】浪费,还不如交给松本君打败紫日。”

  第三个托接过话题继续道:“是【无极荣耀】啊是【无极荣耀】啊!鬼手信长是【无极荣耀】大家推选出来带领我们战胜中国人的【无极荣耀】,我们又不是【无极荣耀】选他当皇帝,那东西本来也不属于他一个人,而是【无极荣耀】属于我们全体大和民族的【无极荣耀】勇士。难道就为了他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地位,就可以放弃我们整个大和民族的【无极荣耀】光荣吗?”

  短短几句话这事情就被上升到了民族大义上了,几个托的【无极荣耀】言辞是【无极荣耀】越来越激烈。在他们的【无极荣耀】鼓动下众人的【无极荣耀】情绪立刻被调动了起来,有人喊着要推选松本正贺重新当日本玩家首领,有的【无极荣耀】则喊着要赶鬼手信长下台,总之是【无极荣耀】群情激奋。

  “哈哈哈哈……”我的【无极荣耀】笑声突然覆盖了在场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声音,众人的【无极荣耀】目光一下就重新回到了我的【无极荣耀】身上。到不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声音有多大,而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威势让他们一听到我的【无极荣耀】声音就本能的【无极荣耀】收声了。我狂笑着嘲笑道:“你们这些家伙还真是【无极荣耀】虚伪的【无极荣耀】可以。以前松本正贺就是【无极荣耀】你们的【无极荣耀】首领,只不过打了几次败仗就被你们赶下了台。知道上次我遇到他的【无极荣耀】时候他是【无极荣耀】什么样子吗?一身装备被扒的【无极荣耀】干干净净,搞的【无极荣耀】连你们这里的【无极荣耀】普通玩家都比如,而且还被命令在一个运输队里当劳工,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狗都不如啊!现在他发达了,能和我打了,你们又要把鬼手信长推下台把他扶起来。你们还真是【无极荣耀】有奶便是【无极荣耀】娘啊?无耻能到你们这种境界还真是【无极荣耀】不容易。”

  周围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被这几句话说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一个个脸红脖子粗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却找不到话反驳,毕竟他们以前的【无极荣耀】行为确实也就是【无极荣耀】这样。至于说松本正贺当车夫的【无极荣耀】那段,虽然这些人大多不知道,但看松本正贺既然不解释,那大概也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了。不过,就在这些人不知道怎么反驳的【无极荣耀】时候,松本正贺突然站了起来。他高举着武器指着我说道:“紫日,你不要在这里扰乱军心。不管我们这边有过什么事情,那都是【无极荣耀】我们大和民族内部的【无极荣耀】事情,和你这个外人无关。想借此打击我们的【无极荣耀】士气,你做梦去吧。”

  松本正贺这话说的【无极荣耀】那叫一个理直气壮,而在场的【无极荣耀】日本人中也就只有他有立场说这样的【无极荣耀】话,周围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听的【无极荣耀】那叫一个舒心,顿时对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崇拜程度立刻又上升了一大截。

  “好,既然你这样说我也不管你们内部的【无极荣耀】事情,不过现在我们的【无极荣耀】伤都治好了,那就再来打过吧?好久没遇到能让我出全力的【无极荣耀】对手了,今天非和你分个高下不可。”我说着便一个瞬间移动出现在松本正贺面前,两人再次纠缠在一起打了起来。

  我们安排的【无极荣耀】托一看到我们再次打了起来便立刻喊道:“大家快退开,免得被误伤。”周围的【无极荣耀】人一听立刻觉得有道理,赶紧转身就跑。等大家拉开距离之后那些托又喊道:“我们在这里也帮不上忙,谁知道鬼手信长在哪,我们赶紧去把那个强化夜明珠拿来帮松本君打败紫日啊!”众人有了之前的【无极荣耀】惯性,现在一听又觉得有理,于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有人开始往指挥部那边跑,打算去找鬼手信长要那个夜明珠去了。不过,虽然大部分玩家都是【无极荣耀】盲从的【无极荣耀】,但还是【无极荣耀】有明白人的【无极荣耀】。

  “站住。”红莲凤凰挡在了众人离去的【无极荣耀】路线上拦住了准备找鬼手信长要东西的【无极荣耀】众人。

  “红莲小姐,你这是【无极荣耀】什么意思?”几个托中的【无极荣耀】一个站了出来质问道。

  “该问什么意思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我。”红莲凤凰非常冷静的【无极荣耀】说道:“你们知道军队和山贼的【无极荣耀】区别吗?”不等众人回答红莲凤凰便自问自答的【无极荣耀】说道:“军队和山贼的【无极荣耀】区别就在于军队有严整的【无极荣耀】军纪,而山贼没有。现在我们要抵抗中国人的【无极荣耀】进攻就需要组成一支军队,而不是【无极荣耀】一伙山贼。你们就这么冲到指挥部去是【无极荣耀】想要干什么?你们有见过随便冲击指挥部的【无极荣耀】士兵吗?你们想引起指挥部的【无极荣耀】混乱造成我们全线崩溃吗?”

  红莲凤凰的【无极荣耀】话让本就有些犹豫的【无极荣耀】人又开始举棋不定了,但是【无极荣耀】我们安排的【无极荣耀】托却站了出来,一副心中焦急却不知道怎么办的【无极荣耀】样子说道:“可是【无极荣耀】松本君正在为我们和紫日拼命啊!难道我们就这么看着不管吗?他可是【无极荣耀】我们日本现在唯一可以对抗紫日那个恶魔的【无极荣耀】存在了!你知道我们以前和中国的【无极荣耀】战力对比情况吗?其实最开始的【无极荣耀】时候我们并不比中国人弱多少,可就是【无极荣耀】因为紫日的【无极荣耀】存在,我们的【无极荣耀】战斗一次次的【无极荣耀】失利,胜利的【无极荣耀】天平也逐渐倒向了他们。我知道现实中的【无极荣耀】战斗都是【无极荣耀】依靠团结的【无极荣耀】集体力量取得胜利的【无极荣耀】,但我要说在游戏里,个人的【无极荣耀】颠峰力量和集体力量一样重要。只要能击败紫日,我们就还有希望。可如果今天松本君被击败了,我们就真的【无极荣耀】完了!以后当紫日那个恶魔出现在日本的【无极荣耀】土地上时,我们靠什么阻挡他?你吗?还是【无极荣耀】那个鬼手信长?”

  这个托的【无极荣耀】话是【无极荣耀】一句比一句狠,说的【无极荣耀】红莲凤凰连连后退完全不知道该用什么话回应了。那个人问她靠谁去阻挡我,红莲凤凰根本就不敢说靠自己。她本来以为自己获得了新武器可以阻挡我的【无极荣耀】攻击,可是【无极荣耀】现在她知道她不行。她和我的【无极荣耀】差距依然是【无极荣耀】天地之别。甚至于她和鬼手信长联手使用那提升实力的【无极荣耀】特殊物品也不过是【无极荣耀】刚刚能抵挡住我而已,就这还是【无极荣耀】我没召唤魔宠助战的【无极荣耀】情况,要是【无极荣耀】以后那东西用光了,她甚至都没办法在我面前支撑超过五分钟。

  “问你话呢?”见红莲凤凰半天没反应那个托又进逼道:“现在战况这么紧急,你到是【无极荣耀】说话啊?”

  “我……我……!”

  “我和你一起去对付紫日。”突然出现的【无极荣耀】声音不但帮红莲凤凰解了围,而且让周围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脸上都露出了笑容,因为说这话的【无极荣耀】正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当然了,现场也有不高兴的【无极荣耀】人存在,比如说摹疚藜僖壳几个托,不过他们都不能表现出来,只能装着和别人一样很高兴的【无极荣耀】样子。

  鬼手信长排开众人带着红莲凤凰一起走到了我和松本正贺正在交战的【无极荣耀】区域,然后拿出了他手里的【无极荣耀】那枚坑坑洼洼的【无极荣耀】夜明珠。“松本正贺,你先退回来,我们和你一起合力干掉紫日。”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