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七卷 第二百零五章 坑人

第十七卷 第二百零五章 坑人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松本正贺,你先退回来。我们和你一起合力干掉紫日。”

  “恐怕你没那个机会了!”就在鬼手信长喊完之后一道影子突然出现在了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面前。

  “哦,该死!”看到面前的【无极荣耀】敌人鬼手信长连忙后退,但他的【无极荣耀】敌人动作更快,就在他闪身后退的【无极荣耀】同时对方已经迅速贴了上去,六柄弯曲的【无极荣耀】蛇剑交叉着缠了上去。

  夜月的【无极荣耀】突然出现将鬼手信长逼的【无极荣耀】连连后退,红莲凤凰看这情况连忙追了上去打算帮助鬼手信长一起对付夜月,不过她才刚一动,另外一道身影便将她拦了下来。

  “以多欺少可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惯例,你们难道也想借鉴一下?”说话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凌,而在她的【无极荣耀】面前,晶晶和玲玲正举着各自的【无极荣耀】武器戒备着红莲凤凰的【无极荣耀】突袭,在她们的【无极荣耀】后面,小纯和凌并肩站在一起,这一黑一白两位退役女神的【无极荣耀】联合打击可是【无极荣耀】异常的【无极荣耀】强悍,红莲凤凰看到她们四个立刻就紧张了起来。

  在红莲凤凰被挡住的【无极荣耀】这会,鬼手信长和夜月已经拼了不知道多少刀。现在鬼手信长感觉自己的【无极荣耀】手已经快没有知觉了,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夜月的【无极荣耀】挥击速度似乎并不快,但不要忘记了,夜月可是【无极荣耀】能幻化出六条手臂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就靠手里的【无极荣耀】一柄长刀就得挡住夜月的【无极荣耀】六柄蛇剑的【无极荣耀】轮番攻击,就算他不打算还击,也必须得有夜月六倍的【无极荣耀】攻击速度才能勉强挡的【无极荣耀】住。可问题是【无极荣耀】他有那个速度吗?

  眼看着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动作越来越乱,夜月立刻加快速度一轮抢攻,逼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连连后退,而就在鬼手信长眼看着就要支撑不住的【无极荣耀】时候,夜月的【无极荣耀】水晶护目突然一闪,鬼手信长反应迅速的【无极荣耀】一偏头,可还是【无极荣耀】被闪到了一下,整条左臂连着半个肩膀都一起变成了石头。突然有一只手被石化,鬼手信长立刻失去了身体平衡,慌乱之中被夜月连续六剑劈的【无极荣耀】踉跄后退,可双脚却突然被一股巨力收紧,不等他看清楚怎么回事便被头下脚上的【无极荣耀】吊了起来,而直到这个时候鬼手信长才发现缠住了自己双脚的【无极荣耀】原来是【无极荣耀】夜月的【无极荣耀】尾巴。

  将鬼手信长吊在自己面前之后夜月也没急着攻击,而是【无极荣耀】嘲讽道:“你们该不会以为击败主人自己就算胜过主人了吧?主人可不单单是【无极荣耀】个战士哦。”夜月的【无极荣耀】话犹如一盆冷水将在场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全都浇了个透心凉。

  “是【无极荣耀】啊!紫日不是【无极荣耀】战士,至少不完全是【无极荣耀】个战士。他最强的【无极荣耀】战力不是【无极荣耀】他自己的【无极荣耀】个人战斗力,而是【无极荣耀】那一大群魔宠。现在魔宠都还没出现,我们竟然就在这里沾沾自喜了!”众多日本玩家心里同时冒出了这样的【无极荣耀】想法,只是【无极荣耀】他们却根本无能为力。能够和我的【无极荣耀】本体打个旗鼓相当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就已经让他们激动的【无极荣耀】都快流眼泪了,再加上这么多的【无极荣耀】魔宠,再强的【无极荣耀】高手也顶不住啊!

  就在日本玩家普遍陷入情绪低落之中时,松本正贺突然说话了。“所有人都给我打起精神来。你们的【无极荣耀】气概都哪去了?难道你们是【无极荣耀】只回欺负弱小的【无极荣耀】废物吗?紫日强,这没错,但你们知道他强就连抗争的【无极荣耀】勇气都没有了吗?还有你,鬼手信长。你还是【无极荣耀】日本玩家领袖呢!你的【无极荣耀】意志呢?你的【无极荣耀】傲气呢?都哪去了?告诉你,真正的【无极荣耀】大和武士是【无极荣耀】不会被击倒的【无极荣耀】,就在我被你们弄去当运输队员的【无极荣耀】时候,我也没有放弃过抗争。所以今天我还能站在这里。如果我像你们一样稍不顺利就颓废不前,那么我就将再也没有出头之日。你们自己想好,是【无极荣耀】打算像我一样拼出一个希望来,还是【无极荣耀】就这样被打倒?”

  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话不但将鬼手信长骂了个狗血淋头,而且还顺便褒奖了自己一番,最重要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他这番话说的【无极荣耀】大义凛然,谁也挑不出他的【无极荣耀】毛病来。

  “我们不要做亡国奴!”一名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托立刻跳起来叫喊了起来,周围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立刻受到感染纷纷开始奋力的【无极荣耀】冲杀了起来。看到这个情况鬼手信长和红莲凤凰也不得不再次努力战斗了起来。

  在日本人再次恢复斗志之后,我这边也不再留手,迅速放出了全部的【无极荣耀】魔宠将那些群情激愤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全部挡在了外面,而我和松本正贺则依然在中心地带你来我往的【无极荣耀】互相喂招。

  其实刚才松本正贺刺激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话是【无极荣耀】我让他说的【无极荣耀】。之所以要刺激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斗志主要是【无极荣耀】从巩固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地位的【无极荣耀】方面考虑的【无极荣耀】,但还有一层意思就是【无极荣耀】要稳定战局。现在各行会的【无极荣耀】人员可还在各地抢夺日本人的【无极荣耀】地盘来着,要是【无极荣耀】我们这边太早将日本人的【无极荣耀】防线冲破,那么这些被杀回城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必然会变成防卫战中的【无极荣耀】生力军,这将给其他行会的【无极荣耀】攻击行为带来相当大的【无极荣耀】阻力。

  鬼手信长在和恢复了斗志之后也开始拼命挣扎了起来,试图将自己从夜月的【无极荣耀】尾巴里弄出来,只可惜夜月的【无极荣耀】尾巴缠的【无极荣耀】太紧,努力了几次都没能成功之后鬼手信长只好再次将那枚夜明珠拿了出来。

  我这边和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战斗完全就是【无极荣耀】在演戏,所以我们两个的【无极荣耀】注意力一直都是【无极荣耀】放在周围的【无极荣耀】其他人身上的【无极荣耀】。现在鬼手信长刚一拿出那枚夜明珠,我便立刻注意到了。夜月刚一看到那枚坑坑洼洼的【无极荣耀】夜明珠也是【无极荣耀】一正兴奋,在接到我用心灵接触传达的【无极荣耀】命令后立刻挥起蛇剑扫了过去。鬼手信长本想依靠那东西脱困。可惜被倒吊着的【无极荣耀】他根本没办法使用那玩意,眼看着一剑扫来他赶紧腹部用力拼命向上弯曲身体险险的【无极荣耀】闪过了那拦腰的【无极荣耀】一剑。不过,他刚闪过那一剑,忽然就见另外一只剑已经照着他的【无极荣耀】面门劈了下来。慌乱之中鬼手信长立刻横起武士刀想要抵挡,却忘记了他另外一只手已经被石化了。右手要抓刀,他本能的【无极荣耀】将夜明珠交到了左手,可左手因为石化根本就没办法握东西,结果等他注意到的【无极荣耀】时候夜明珠已经掉了下去。

  成功将夜明珠弄下来之后夜月也不再管鬼手信长,尾巴一甩便将他扔了出去,然后弯玩便打算将夜明珠捡起来,只是【无极荣耀】还没等她摸到夜明珠,一枚闪着绿光的【无极荣耀】箭矢便一下射在夜明珠上瞬间将其打飞了出去。

  “红莲凤凰。”正在对抗晶晶和玲玲联合绞杀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突然听到有人喊自己,双刀架住攻来的【无极荣耀】剑盾之后侧头一看,顿时魂飞天外。只见那枚日本人最后的【无极荣耀】依仗竟然像个足球一样在一堆混战的【无极荣耀】人群脚下被踢的【无极荣耀】滚来滚去。她连忙释放了一记大招震开晶晶、玲玲的【无极荣耀】联合攻击,飞身扑向了那枚夜明珠,只可惜她刚扑到夜明珠旁边,那枚夜明珠便被另外一个人给踢飞了出去。

  “鬼手信长,东西到你那边去了!”

  被踢飞的【无极荣耀】夜明珠竟然直直的【无极荣耀】滚向了之前被夜月扔出去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而鬼手信长也立刻兴奋的【无极荣耀】扑过去打算抢,只是【无极荣耀】就在他即将摸到那东西的【无极荣耀】前一秒,一只可爱的【无极荣耀】小东西却突然出现在了夜明珠旁边。这是【无极荣耀】一只全身毛茸茸的【无极荣耀】小东西,整个就是【无极荣耀】一个球的【无极荣耀】身体也看不出哪是【无极荣耀】头哪是【无极荣耀】躯干,这个毛球的【无极荣耀】正面长有一双水灵灵的【无极荣耀】大眼睛和一只红色的【无极荣耀】小鼻子,不过在它身上到是【无极荣耀】没看见嘴这个器官,也不知道是【无极荣耀】没有还是【无极荣耀】被毛挡住了。在小怪物的【无极荣耀】头顶上长着两只像兔子一样的【无极荣耀】长耳朵,而在它那个分不出是【无极荣耀】躯干还是【无极荣耀】脑袋的【无极荣耀】身体四周则长着两对超短的【无极荣耀】手脚,看上去非常的【无极荣耀】可爱。

  不过,虽然小东西确实长的【无极荣耀】很可爱,可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却恨不得将其给做成生鱼片吃下去。因为那个小东西竟然就在他即将摸到夜明珠的【无极荣耀】前一秒抢先一步将那个夜明珠抱起来就跑,结果鬼手信长啃了一嘴泥却啥也没摸到。

  “快抓住那个小东西。”没扑到东西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连忙大声喊着附近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和NPC去抢夜明珠,毕竟这里目前还是【无极荣耀】日本人的【无极荣耀】人比较多,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部队大部分都还被挡在城墙那边,这边过来的【无极荣耀】人也主要集中在城门附近。经过那么长时间的【无极荣耀】战斗,我们现在的【无极荣耀】位置已经移动到了日本人的【无极荣耀】后方,所以附近除了我的【无极荣耀】召唤生物外并没有多少自己人。

  在鬼手信长喊完之后附近的【无极荣耀】日本人也终于注意到了扛着夜明珠一蹦一跳逃跑的【无极荣耀】小东西,不过小东西的【无极荣耀】身高实在是【无极荣耀】一个很让人头疼的【无极荣耀】问题。还不足成人小腿高的【无极荣耀】毛球抱着个夜明珠就跟耗子一样在众人的【无极荣耀】双腿之间穿来穿去,想抓住它除非飞身扑击,否则就必须弯腰去抓,可是【无极荣耀】弯腰速度太慢,根本碰不到这个灵活的【无极荣耀】小东西,没办法附近的【无极荣耀】日本人只好一个个的【无极荣耀】纵身飞扑了出去,但结果除了摔了一地的【无极荣耀】人之外却是【无极荣耀】啥也没扑着。

  连续甩掉多人的【无极荣耀】小东西回头看了一眼,发现众人的【无极荣耀】窘迫样之后便得意的【无极荣耀】笑了起来。不过可能是【无极荣耀】乐极生悲了,就在它转身准备接着跑的【无极荣耀】时候,却突然撞上了一面盾牌,一下被弹了回来,夜明珠也脱手滚了出去。重新爬起来的【无极荣耀】小家伙连忙跑过去将滚出不远的【无极荣耀】夜明珠再次抢到了手里,只是【无极荣耀】它自己也被三个日本人给包围了起来。

  看到众人终于堵住了小东西,鬼手信长立刻兴奋的【无极荣耀】跑了过去加入到包围圈中。小毛球本想故技重施从众人双腿之间穿过去,不想这些人也学聪明了,直接从身边的【无极荣耀】人那里接过几面盾牌插在了地上组成了一道盾墙将小毛球给困在了中间。

  鬼手信长慢慢的【无极荣耀】蹲下身来一边向小毛球靠近一边说道:“来。不要跑了,快把东西还给我吧?不要再犹豫了,你是【无极荣耀】跑不掉的【无极荣耀】。来,快把东西给我。”鬼手信长说着便伸手要去拿那个夜明珠。

  看到鬼手信长伸过来的【无极荣耀】大手,小毛球连忙将夜明珠藏到了身后并磨蹭着往后挪,不想后面的【无极荣耀】人却趁机偷袭一把抓了过去,好在小东西机灵的【无极荣耀】很,最后还是【无极荣耀】被他给闪了过去。不过躲的【无极荣耀】了一时躲不了一世,周围的【无极荣耀】日本人正在不断的【无极荣耀】往中间聚拢,小东西的【无极荣耀】活动空间已经被压缩的【无极荣耀】根本没地方可躲了。眼看着就要被抓到了,小东西却突然做出了一个惊人的【无极荣耀】决定。

  在鬼手信长和红莲凤凰他们惊愕的【无极荣耀】目光中小毛球的【无极荣耀】肚子上突然裂开了一道缝。露出了一张超级大嘴,然后仰头将夜明珠举到了嘴的【无极荣耀】上面。

  “别……别……不要啊!”鬼手信长他们看到这个情况哪能想不到小东西要干什么?连忙叫喊着冲了上去,只可惜还是【无极荣耀】晚了一步。小东西的【无极荣耀】爪子一松,那个夜明珠就咕咚一声掉进了他的【无极荣耀】大嘴里。

  吞掉了夜明珠的【无极荣耀】小东西还伸出他的【无极荣耀】大舌头舔了一圈嘴,然后用那两条小短手拍了拍自己的【无极荣耀】大肚皮,好象吃的【无极荣耀】很饱的【无极荣耀】样子。旁边错愕的【无极荣耀】众人愣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鬼手信长当先大叫了一声:“给我抓住它,快把夜明珠给我掏出来。”

  众人一听这话立刻冲了上去,已经处于包围圈之中的【无极荣耀】小毛球根本躲无和躲,立刻便被一名手快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抓了起来。也不知道是【无极荣耀】急于立功还是【无极荣耀】怎么着,这个家伙抓到小毛球之后便立刻将一只手从毛球的【无极荣耀】嘴巴伸了进去想把夜明珠掏出来,然后他这一伸手才发现不对。

  毛球的【无极荣耀】身体只有排球那么大,那枚夜明珠比它也小不了多少,按说应该一伸进去就能摸到才对,可是【无极荣耀】那个家伙的【无极荣耀】手一伸进去却感觉啥也没摸到。如果单单是【无极荣耀】没摸到夜明珠还好说点,可小东西至少该有内脏什么的【无极荣耀】吧?为什么会什么都摸不到呢?就在他疑惑的【无极荣耀】时候,异变突生,还没等这家伙反应过来,手上的【无极荣耀】小东西突然将嘴咧开到一米多宽,用力往前一包,瞬间便将那家伙的【无极荣耀】整条手臂连着脑袋一起包进个大嘴之中。附近的【无极荣耀】人扑上去想帮忙把同伴从毛球的【无极荣耀】嘴里拽出来,可毛球的【无极荣耀】嘴却不断的【无极荣耀】蠕动着一路向前将那家伙的【无极荣耀】整个上半身都给套了进去。本来只有一个排球那么大的【无极荣耀】毛球能吞下一个人的【无极荣耀】上半身就已经够奇怪的【无极荣耀】人,更让人无法理解的【无极荣耀】四毛球本身的【无极荣耀】体积却没有任何变化,除了嘴部被那人的【无极荣耀】腰部撑大了很多之外身体根本没有任何变化。一大群围上来有的【无极荣耀】抱人有的【无极荣耀】抓怪物,拼命往两边拉,可是【无极荣耀】毛球却锲而不舍的【无极荣耀】不断向前吞噬,很快那个人就只剩两只脚还在外面了,而那个小东西的【无极荣耀】本体却还是【无极荣耀】只有排球那么大。

  后面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飞扑上前拼命的【无极荣耀】拽住了那仅剩的【无极荣耀】两只脚使劲往挖拉,可是【无极荣耀】就在那只脚往外退了一点点好象要被拉出来的【无极荣耀】时候,那只毛球的【无极荣耀】嘴却突然再次张大,这次不但那双脚被完全吞噬,连拉着他的【无极荣耀】那个人的【无极荣耀】双手也被带了进去。

  跟在后面的【无极荣耀】人看到这个情况连忙喊道:“不要拉了,快放开他,把手抽出来,不然你也会被吞掉的【无极荣耀】!”

  那个手被吞了的【无极荣耀】人一边拼命往后拉一边满头大汗的【无极荣耀】喊道:“根本没用,我的【无极荣耀】手被吸住了,拉不出来!”

  周围的【无极荣耀】人一听立刻有人叫道:“干掉那个毛球。把它宰了!”

  反应快的【无极荣耀】人听到提示立刻挥剑对着毛球就是【无极荣耀】一刀劈了下去,但是【无极荣耀】就在刀刃切过毛球的【无极荣耀】瞬间,只听嘭的【无极荣耀】一声仿佛开香槟一样的【无极荣耀】声音,那只毛球竟然一分为二,而那个家伙的【无极荣耀】手正被其中的【无极荣耀】一只咬着,而另外一只则蹦蹦跳跳的【无极荣耀】跑开了。

  看到两只毛球分开,周围的【无极荣耀】人立刻傻了眼。一个人的【无极荣耀】脑袋不断在两只毛球之间来回的【无极荣耀】转动,并问道:“这可怎么办啊?夜明珠到底在哪只的【无极荣耀】肚子里啊?”

  本来有很多人一时之间还没想到这方面的【无极荣耀】问题,现在一听也想起来了。毛球一分为二,之前吃的【无极荣耀】东西到底在哪个肚子里呢?或者说根本就哪个也不在呢?那个毛球看起来就只有排球那么大,吞了一个人下去竟然完全没变化,说明那东西的【无极荣耀】肚子肯定连着某种空间通道或者储藏区,反正不可能把一个人直接塞进它的【无极荣耀】肚子里。这样说来的【无极荣耀】话,就算把两只毛球都抓住并把它们的【无极荣耀】肚子杀开也未必能找到夜明珠。

  虽然有人想到了这个问题,但大多数人却根本没反应过来,他们依然在想办法攻击那两只毛球,但是【无极荣耀】其中一只已经跑开了,另外一只咬着人的【无极荣耀】被连砍了十几次,结果一只也没杀死,反到变成了一大群毛球。

  一个了解情况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看这情况赶紧喊道:“别再砍了,那东西是【无极荣耀】紫日的【无极荣耀】行会守护兽,特长就是【无极荣耀】吞噬和无限分裂,你们越打数量越多!”

  “那怎么办啊?”

  “不知道,以前听说好象用空间类或者是【无极荣耀】法则类的【无极荣耀】法术可以消灭它们。”

  “怎么都是【无极荣耀】冷门法术啊?那种东西谁会啊?”

  就在众多日本玩家争吵着到底要怎么办的【无极荣耀】时候,那只咬着人的【无极荣耀】毛球又再次动了起来,这次它往前咬了一大口,那个家伙的【无极荣耀】双臂连着脑袋一起消失在了毛球的【无极荣耀】嘴里。周围的【无极荣耀】人现在是【无极荣耀】打又不能打,只好使劲拉着尽量减缓毛球吞噬的【无极荣耀】速度,不过总这么拉着也不是【无极荣耀】个办法,毕竟速度慢归慢,毛球可是【无极荣耀】一直在向前吞,再这么下去这个人迟早也得被吞进去。

  趁着众多日本玩家手足无措的【无极荣耀】时候,一只毛球已经蹦蹦跳跳的【无极荣耀】跑到了我的【无极荣耀】脚下,然后它突然张开大嘴一下将那枚夜明珠给吐了出来。

  “在那里。”周围这个多日本人,总有几个眼睛好的【无极荣耀】。毛球刚把夜明珠吐出来便被发现了,不过他们发现归发现,我和松本正贺身边可是【无极荣耀】剑轮光弹满天飞,他们就算看到了也不敢往上冲。

  “松本君,快把那东西抢下来,那个是【无极荣耀】强化物品,可以帮助我们战胜紫日。”不敢靠前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只能对着松本正贺大声喊道。松本正贺当然也注意到了那个夜明珠,而事实上我让毛球把那东西弄过来也就是【无极荣耀】为了给松本正贺用的【无极荣耀】。那玩意启动好象是【无极荣耀】需要咒语的【无极荣耀】,而鬼手信长是【无极荣耀】肯定不会让我知道咒语的【无极荣耀】。所以我就想了个办法,既然我用不了那就给松本正贺用。虽然鬼手信长不会大方的【无极荣耀】把那东西给松本正贺用,但如果是【无极荣耀】我从他手里抢过来,再被松本正贺抢回去,那就是【无极荣耀】另外一回事了。再加上现在的【无极荣耀】紧张状态,我完全可以用松本正贺和全日本人的【无极荣耀】共同利益压迫鬼手信长,如果他屈服,就得把使用方法告诉松本正贺,如果他不屈服,那更好,从此他将再也得不到任何日本人的【无极荣耀】支持。

  正在和我战斗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假装听到了众人的【无极荣耀】呼喊,在我隔空对着夜明珠一伸手,夜明珠自动脱离地面飞起来之后,他突然一个手印打了出来。一只宝石花突然前冲围着我绕了个大圈,然后穿过剑轮组成的【无极荣耀】防线一下将飞到半路的【无极荣耀】夜明珠给撞飞了出来。不过,为了这个夜明珠,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一只宝石花也“不幸”被我的【无极荣耀】剑轮击落地面。

  在付出了一只宝石花的【无极荣耀】代价后松本正贺终于成功接住了那枚夜明珠,不过还没等他拿稳,我便突然贴了上去,一翻惊心动魄的【无极荣耀】贴身短打之后周围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都感觉自己的【无极荣耀】心都快蹦出来了。不过虽然这个过程中松本正贺几次遇险,但最后夜明珠还是【无极荣耀】被他抱在了怀里。

  看到松本正贺终于成功控制住了夜明珠之后周围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全都兴奋的【无极荣耀】蹦了起来,不过因为少了一枚宝石花,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处境也变的【无极荣耀】越来越危险。这个时候我们安排的【无极荣耀】托终于又再次发挥了作用。

  “鬼手君,快把鬼力的【无极荣耀】使用方法告诉松本君,松本君快支撑不住了!”

  听到这样的【无极荣耀】要求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脸色顺便变的【无极荣耀】极为糟糕。现在的【无极荣耀】情况等于是【无极荣耀】一群狼和一只虎把他堵在了独木桥中间,过去是【无极荣耀】老虎等着他,退回来狼群也不会放过他,而站在桥上就更不安全了。他要是【无极荣耀】把那东西的【无极荣耀】使用方法告诉松本正贺,那松本正贺就可以大显神威,而他的【无极荣耀】地位也必然会进一步下降。可是【无极荣耀】如果他不给,那么他的【无极荣耀】人品必然遭到全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质疑,大家会说鬼手信长为了自己的【无极荣耀】个人利益将整个日本的【无极荣耀】集体利益给牺牲了,有着这样的【无极荣耀】名声,他的【无极荣耀】领导地位也就算是【无极荣耀】到头了。

  尽管非常为难,但鬼手信长知道这种时候等待更不是【无极荣耀】办法,不但最后会两种选择的【无极荣耀】不幸同时发生,还会让日本玩家认为他缺乏领导者的【无极荣耀】魄力,因此哪怕是【无极荣耀】做出一个错误的【无极荣耀】决定也比不决定要好。不过,鬼手信长毕竟也还不算太傻,经过短暂的【无极荣耀】思考之后他便迅速的【无极荣耀】将那枚夜明珠的【无极荣耀】使用方法告诉了松本正贺。之所以会做出这个决定,鬼手信长其实也是【无极荣耀】经过了思考的【无极荣耀】。如果不给的【无极荣耀】话,日本玩家立刻就会将他推下台,而给了的【无极荣耀】话也无非就是【无极荣耀】提高一些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声誉而已,自己虽然会受到更大的【无极荣耀】挑战,但地位至少不会因此有直接下降,相反,到时候还可以以此做文章为他自己赢得一个团结同盟一致对外的【无极荣耀】好名声。

  在想清楚利弊的【无极荣耀】情况下鬼手信长毅然的【无极荣耀】将秘密咒语告诉了松本正贺,不过这家伙说完咒语还不忘喊了一句:“你一个人用的【无极荣耀】话只要一点点就行了,千万别一起用掉了。那大块东西够强化好几千万人了!”按照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计划,就算告诉了松本正贺使用方法,但是【无极荣耀】只要有后面这句话,那么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声誉上升就不会太多,毕竟他是【无极荣耀】靠外力而不是【无极荣耀】自己的【无极荣耀】力量战胜我的【无极荣耀】,而且这样喊的【无极荣耀】话,松本正贺也不敢使用太多分量了,最后剩下的【无极荣耀】部分还是【无极荣耀】得回到他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手里,可谓是【无极荣耀】一举多得。

  在听到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话之后松本正贺也明白了其中的【无极荣耀】意思,不过这家伙可不是【无极荣耀】一个人在战斗,有我这个敌人状态的【无极荣耀】盟友在,很多事情都会变的【无极荣耀】好办很多。刚才鬼手信长告诉松本正贺咒语的【无极荣耀】时候用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密语模式,所以其他人并不知道他们说了什么,大家都只听到了最后那句。但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却并不需要当着这么多人的【无极荣耀】面将全部的【无极荣耀】鬼力都用掉,至于剩下的【无极荣耀】部分吗……他自己拿不了不是【无极荣耀】还有我吗?

  “想嗑药?没门。”我突然加快攻击速度,一番抢攻逼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连连后退,不过在后退过程中松本正贺还是【无极荣耀】抓住机会从那块大家伙上挖了一小块下来,并且按照使用方法激活了它。不过还没等那东西生效,我却紧跟着冲了上去,刃爪一个挥击便将那剩下的【无极荣耀】大团夜明珠给击成了十几块碎片,然后我和松本正贺便在众人的【无极荣耀】惊呼声中各抢到了其中的【无极荣耀】一部分。我因为有隔空取物的【无极荣耀】能力,所以速度比较快,大部分碎片都被我是【无极荣耀】抢了下来,而松本正贺只拿到了四块不太大的【无极荣耀】碎片。

  就在碎片被我们分别收入囊中的【无极荣耀】同时,之前激活的【无极荣耀】那块碎片也已经发动了。就和之前鬼手信长用的【无极荣耀】时候差不多,那东西似乎确实无法控制使用对象,仅仅能有针对性的【无极荣耀】调整某几个人的【无极荣耀】接收比例。在场的【无极荣耀】所有日本人,连那些NPC都分到了一部分碎片产生的【无极荣耀】荧光粉,不过和之前鬼手信长用的【无极荣耀】那次不同。这次松本正贺不但切的【无极荣耀】块比较大,而且他给其他人的【无极荣耀】分量都是【无极荣耀】最少的【无极荣耀】,而剩余的【无极荣耀】部分则几乎全部集中到了他一个人的【无极荣耀】身上。如果是【无极荣耀】之前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这样用,别人肯定说他自私,但现在情况不同了,日本人都想着松本正贺能击败我,所以对于他独自用掉了绝大部分的【无极荣耀】荧光粉不但没有任何怨言,甚至还希望荧光粉能不用分,全部集中到他的【无极荣耀】身上去,毕竟在日本玩家看来只要能消灭我这个敌人,用多少那种荧光粉都是【无极荣耀】值得的【无极荣耀】。

  之前鬼手信长接受这种充满鬼力的【无极荣耀】荧光粉洗礼后整个人都变成了恶鬼的【无极荣耀】形象,而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情况却完全不同。当那从夜明珠上切下的【无极荣耀】碎片化为荧光粉钻入他的【无极荣耀】体内之后,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全身突然像是【无极荣耀】通了电的【无极荣耀】灯泡一样亮了起来。他身上的【无极荣耀】那套盔甲上所有的【无极荣耀】宝石都好象内部装了灯泡一样,瞬间便将松本正贺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人形霓虹灯。这还不算,在让松本正贺全身的【无极荣耀】宝石都亮起来之后,松本正贺身边的【无极荣耀】那些宝石花也纷纷亮了起来,而且每一朵花都自动绽放开来并从其中长出了好似莲子心一样的【无极荣耀】东西。不过那些宝石花的【无极荣耀】这一变化最直接的【无极荣耀】效果不是【无极荣耀】让宝石花变成了莲花,而是【无极荣耀】把原本只能单发发射光束的【无极荣耀】宝石花变成了多管机关炮一般的【无极荣耀】连发模式。几乎就在强化完成的【无极荣耀】瞬间我便被密集的【无极荣耀】光束给完全覆盖了,要不是【无极荣耀】发现情况不对及时称开了绝对屏障,搞不好这次还真要出演出事故了!

  松本正贺当然是【无极荣耀】没想把我干掉来着,只不过他也没想到那东西的【无极荣耀】强化效果会这么生猛,所以一时之间没收住手,才导致差点误伤我。不过我们毕竟是【无极荣耀】在众人面前表演,所以绝对不能出纰漏,即使知道可能干掉我他也还是【无极荣耀】得硬着头皮攻击。当然了,松本正贺之所以会放开手脚攻击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无极荣耀】他知道我绝对不会被他干掉的【无极荣耀】,这种攻击虽然猛烈,但也顶多就是【无极荣耀】上我受点伤,真想干掉我可不是【无极荣耀】那么容易的【无极荣耀】事情。

  我和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心里活动外人自然是【无极荣耀】不知道的【无极荣耀】,反正周围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就看到我被淹没在了暴雨一般的【无极荣耀】光束攻击之中,就连那些嚣张的【无极荣耀】剑轮都被打的【无极荣耀】东倒西歪几乎坠地,这在以前是【无极荣耀】日本玩家们想都不敢想的【无极荣耀】事情。

  暴雨一般的【无极荣耀】攻击很快结束,而众日本玩家看到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一个闪光的【无极荣耀】防护罩和其中的【无极荣耀】我。在我的【无极荣耀】身边,被防护罩保护的【无极荣耀】区域没有丝毫变化,而外围的【无极荣耀】土地却已经变成了一片焦土,有些地方甚至已经出现了结晶化反应。

  “松本君万岁!”我们的【无极荣耀】托适时的【无极荣耀】喊了起来,周围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立刻便跟着喊了起来,一时之间日本玩家可谓是【无极荣耀】气势如虹,要不是【无极荣耀】我还没死,他们搞不好都要跳起舞来了。

  “真没想到你强化过之后竟然会强到如此程度。”撤掉绝对屏障后我淡然的【无极荣耀】说道。“看来是【无极荣耀】我太小看你们日本人了。我承认日本人之中还是【无极荣耀】有值得我出全力的【无极荣耀】人存在的【无极荣耀】,不过……你也就到此为止了。”我说着忽然将手平伸了出去,原本在我附近飞舞的【无极荣耀】剑轮纷纷向我的【无极荣耀】手集中了过去,一阵叮叮当当的【无极荣耀】碰撞声后三十六柄剑轮互相融合成了一柄,然后又逐渐化为永恒的【无极荣耀】标准形态,也就是【无极荣耀】鞭剑的【无极荣耀】形态慢慢的【无极荣耀】落在了我的【无极荣耀】手中。接住永恒之后我的【无极荣耀】魔宠们也突然全部消失在战场上,跟着又诡异的【无极荣耀】突然出现在了我的【无极荣耀】身边,然后只见我将永恒向天一指。“神域——终极完全体。”

  “快跑,那是【无极荣耀】紫日的【无极荣耀】超级大招,你挡不住的【无极荣耀】!”这声是【无极荣耀】红莲凤凰喊出来的【无极荣耀】,她以前见过一次我用这个技能,当时那种毁天灭地的【无极荣耀】威势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把她吓到了,以至于今天再次见到的【无极荣耀】时候让她不顾身份的【无极荣耀】喊了出来。

  尽管红莲凤凰喊的【无极荣耀】很大声,但松本正贺是【无极荣耀】不可能真跑的【无极荣耀】。即使他今天战死在这,他也是【无极荣耀】赚的【无极荣耀】,毕竟掉一级问题不大,声誉的【无极荣耀】大幅度提高已经足够抵消他的【无极荣耀】损失了。何况松本正贺本来就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人,他也知道我不会轻易让他白白损失一级,所以现在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是【无极荣耀】有恃无恐,在场的【无极荣耀】人中包括我在内就数他最轻松了,尽管在别人眼里他才是【无极荣耀】那个正对危险的【无极荣耀】人。

  随着我的【无极荣耀】技能发动,我的【无极荣耀】所有魔宠几乎同时化为半透明的【无极荣耀】虚影向我集中了过来,然后和我融合成了一个整体,包括小号银月也出现在我的【无极荣耀】身边并融合到了我的【无极荣耀】身体中。所有魔宠融合结束后,我的【无极荣耀】盔甲已经失去了之前那种低调中透着高贵的【无极荣耀】气质,取而代之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一种近乎夸张的【无极荣耀】华丽。虽然还没有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光明皇帝战甲那么骚包,但我的【无极荣耀】这套全新铠甲也差不多少了。流线型的【无极荣耀】战甲以黑、红、金、银四色为主基调,高对比度的【无极荣耀】色差使得整个铠甲显得鲜艳异常,繁杂的【无极荣耀】魔纹闪烁着耀眼的【无极荣耀】红光,除了装饰性之外也透着强大的【无极荣耀】威慑力,至于我身上一管不缺少的【无极荣耀】各种锋利刀刃,在这套新盔甲上也得到了完美的【无极荣耀】保留,而且那些从盔甲上各个便于攻击的【无极荣耀】位置伸展出来的【无极荣耀】锋利刀刃还起到了一定的【无极荣耀】点缀作用,使得盔甲整体看上去更加唯美梦幻了。

  “注意喽,接下来我可要出全力了,小心别死的【无极荣耀】太快。”在说完这句话之后我便突然一抬手,一道近两米长的【无极荣耀】红色剑芒瞬间穿过我与松本正贺之间的【无极荣耀】那段距离,但松本正贺却神奇的【无极荣耀】挡下了那一击。其实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反应速度并没那么快,装备和物品能强化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大家的【无极荣耀】属性,反应速度这个东西还得靠各人的【无极荣耀】脑子。我的【无极荣耀】攻击速度本身就快,正常人是【无极荣耀】肯定来不及反应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之所以能挡下来是【无极荣耀】因为我在攻击前就已经告诉他我要怎么做了,他完全是【无极荣耀】和我对好了路子的【无极荣耀】表演,所以看起来惊险其实一点危险也没有。当然了,如果不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现在得到强化,就算他事先知道我的【无极荣耀】攻击路线也是【无极荣耀】铁定接不下来的【无极荣耀】,因为他会出现附近的【无极荣耀】那些倒霉蛋一样的【无极荣耀】情况。

  松本正贺确实挡下了那一击,但就像之前我把他的【无极荣耀】攻击光束反射进了日本人的【无极荣耀】阵营一样,这次松本正贺也把我的【无极荣耀】剑芒给挡偏了,而剑芒拐弯之后却依然威力不减的【无极荣耀】一路前冲,沿途到是【无极荣耀】有不少人做住了抵挡的【无极荣耀】姿势,只可惜他们的【无极荣耀】武器和身体都承受不住这样的【无极荣耀】攻击。集合了我和我全部魔宠攻击力的【无极荣耀】一击很轻易的【无极荣耀】便将所有挡路的【无极荣耀】人一分为二,直到剑芒一直消失在远方,那些人的【无极荣耀】尸体才突然从被切开的【无极荣耀】地方断成两截倒了下去。

  原本没见过我使用超级技能并对松本正贺信心满满的【无极荣耀】众日本玩家在看到这道剑芒所造成的【无极荣耀】伤亡后全都没了声音,这种攻击威力已经不是【无极荣耀】正常玩家所能表现出来的【无极荣耀】状态了。刚才我挥出的【无极荣耀】那道剑芒根本就不是【无极荣耀】什么大型技能,那只是【无极荣耀】我处于和体状态时使用的【无极荣耀】普通攻击,而就连普通攻击都达到了这种程度,可想而知在这种状态下使用超级技能会有什么结果。

  “我缠住他,你们快躲开。”松本正贺这个时候突然壮烈的【无极荣耀】喊了一嗓子,然后主动冲了上来和我战做一团。不过,虽然松本正贺直接冲了上来,但他自己却没受什么伤,真正伤亡惨重的【无极荣耀】反到是【无极荣耀】正在逃跑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我和松本正贺此时的【无极荣耀】攻击全都变成了威力恐怖的【无极荣耀】大招,任何一次攻击都至少要把几十人给卷进去,而且我还在有意带着松本正贺往人多的【无极荣耀】地方跑,搞的【无极荣耀】日本人这边更是【无极荣耀】伤亡惨重。松本正贺在这个时候又喊了一句。“鬼手信长,你和红莲凤凰帮我挡住弹出去的【无极荣耀】攻击,防止误伤!”

  原本鬼手信长还打算先避一避的【无极荣耀】,现在松本正贺这么一喊他是【无极荣耀】想跑都不行了。红莲凤凰到是【无极荣耀】没啥意见的【无极荣耀】冲了上来,只是【无极荣耀】还没等她靠近就见一道白光甩了出来,她连忙上前抵挡,结果她背后的【无极荣耀】人到是【无极荣耀】保住了,她自己却被打的【无极荣耀】在空中翻了十几个跟头才一头栽到地上,整个人都差点摔散了架。

  鬼手信长看这情况就更不敢往上靠了,可是【无极荣耀】不上去又不行。这就好象抗洪抢险的【无极荣耀】时候,别的【无极荣耀】领导干部都上大堤去了,你却躲在后面,以后还想不想当领导了?现在松本正贺在最前面挡着我的【无极荣耀】最强攻击,只是【无极荣耀】让他和红莲凤凰挡住那些溢出的【无极荣耀】攻击,而红莲凤凰也确实尽力在挡,如果他不上去,那以后日本玩家会怎么看他?

  搞到现在鬼手信长算是【无极荣耀】彻底想明白了,松本正贺就是【无极荣耀】在故意坑他。虽然他还没猜到我和松本正贺是【无极荣耀】串通的【无极荣耀】,但他已经猜到了之前的【无极荣耀】那一系列情况都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在有意害他,而他也知道松本正贺害他的【无极荣耀】原因。当初落魄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被鬼手信长整的【无极荣耀】那么惨,换谁也不可能完全不放在心上。可以说松本正贺找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麻烦完全就是【无极荣耀】天经地义的【无极荣耀】,只要松本正贺不明着干,谁也不能说他什么。

  尽管猜到了问题所在,可鬼手信长却不能告诉别人,而且就算说了也没人信,他只好硬着头皮冲了上去准备按照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话去抵挡那些溢出的【无极荣耀】攻击。

  在看到鬼手信长靠上来后我和松本正贺同时露出了一个邪恶的【无极荣耀】笑容。“嘿嘿,看我们这次不玩死你。”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