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七卷 第二百零八章 谎言之后的【无极荣耀】谎言

第十七卷 第二百零八章 谎言之后的【无极荣耀】谎言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在罢免了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职务之后接下来的【无极荣耀】事情就简单了。选举的【无极荣耀】事情其实并没有想象中的【无极荣耀】争吵。在日本玩家看来出头鸟就得有出头鸟的【无极荣耀】实力,否则你凭什么出头?就目前的【无极荣耀】状况来看,在日本的【无极荣耀】领袖级玩家中有实力和威望担任领导者的【无极荣耀】无非也就是【无极荣耀】三个人。鬼手信长、松本正贺和红莲凤凰。鬼手信长刚被罢免,剩下的【无极荣耀】就两个人了。红莲凤凰本身是【无极荣耀】女性,尽管大家都在喊男女平等,但在日本人的【无极荣耀】心里,女人永远都是【无极荣耀】不能和男人比的【无极荣耀】,所以红莲凤凰直接被排除在外。剩下的【无极荣耀】可选人物就剩松本正贺一个人了,除了个别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死忠拒绝参加投票和少数红莲凤凰的【无极荣耀】支持者投了红莲凤凰之外,最后松本正贺以绝对多数票成为了日本玩家中新的【无极荣耀】领导者。

  新官上任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并没有想象中的【无极荣耀】意气风发和志得意满,因为现在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已经不是【无极荣耀】当初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了。虽然别人不知道,但是【无极荣耀】他自己很清楚。表面上他现在成为了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领导者,但实际上情况远没有想象中那么乐观。首先,松本正贺并不是【无极荣耀】真正的【无极荣耀】独立人员,他现在的【无极荣耀】另外一层身份是【无极荣耀】冰霜玫瑰盟派驻日本的【无极荣耀】间谍,所以尽管他现在都已经混到了日本玩家首领的【无极荣耀】地步了,但实际上他依然是【无极荣耀】个打工的【无极荣耀】。如果是【无极荣耀】狂妄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这个时候可能会得意忘形,但松本正贺不是【无极荣耀】那样的【无极荣耀】人,性格中的【无极荣耀】沉稳也让他想到了很多鬼手信长想不到的【无极荣耀】东西。从自己的【无极荣耀】跌落云端和再次上位中,松本正贺看到了很多普通日本玩家看不到也想不到的【无极荣耀】东西。能将他轻易的【无极荣耀】从日本玩家首领的【无极荣耀】位置上拉下来,然后又送上去。这都显示出了冰霜玫瑰盟强大的【无极荣耀】布局和控制能力。

  日本人研究中国文化不是【无极荣耀】一年两年的【无极荣耀】事了,松本正贺作为一个智者型指挥人员自然也对这方面深有体悟。中国兵法中有这样一个观点:最好的【无极荣耀】将军可以指挥敌人的【无极荣耀】军队,普通的【无极荣耀】将军能指挥自己的【无极荣耀】军队,最差的【无极荣耀】将军什么军队也指挥不了。作为日本玩家首领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被从自己的【无极荣耀】位置上拉下来又送上去,这无一不是【无极荣耀】在说明冰霜玫瑰盟有能力指挥日本人的【无极荣耀】行动。这个指挥当然不是【无极荣耀】说冰霜玫瑰盟发出命令,然后日本玩家就照着做,而是【无极荣耀】说冰霜玫瑰盟通过自己的【无极荣耀】一系列行为去影响日本玩家,从而让日本玩家们按照冰霜玫瑰盟希望的【无极荣耀】方式去行动,这就是【无极荣耀】所谓的【无极荣耀】指挥敌人的【无极荣耀】军队。现在松本正贺自己又回到了这个指挥者的【无极荣耀】位置上,可他深刻的【无极荣耀】了解到自己不过是【无极荣耀】冰霜玫瑰盟手中的【无极荣耀】方向盘而已。汽车这个整体是【无极荣耀】不可替换的【无极荣耀】,但方向盘可以换,如果他自己不听话,先不说他现实中的【无极荣耀】身体就在我的【无极荣耀】控制之下,即使没有这点,他也很容易被再次拉下神坛。正是【无极荣耀】因为清楚这一点,所以松本正贺并没有做任何过河拆桥的【无极荣耀】事情,那纯粹是【无极荣耀】给自己找不自在。

  除了来源于我们这边的【无极荣耀】压力迫使松本正贺表现出了异乎寻常的【无极荣耀】平常心之外,另外一个使之没有过度兴奋的【无极荣耀】关键就是【无极荣耀】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反应。经理了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第一个领导时代,和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第二领导时代,再到现在松本正贺复出的【无极荣耀】第三时代,可以说日本玩家已经经历了最开始的【无极荣耀】狂热死忠和后来的【无极荣耀】随大溜时期,现在当他再次上位的【无极荣耀】时候,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热情和忠诚都已经基本消耗殆尽了。可以说现在的【无极荣耀】日本已经远没有当初的【无极荣耀】团结了,而他这个领导者的【无极荣耀】分量也较之前有了大幅度下滑。以前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可以为了他的【无极荣耀】一句话前仆后继的【无极荣耀】不惜一切,但现在不行了,日本玩家依然会听他的【无极荣耀】话,但那得看是【无极荣耀】什么情况。如果他们觉得行动是【无极荣耀】正确的【无极荣耀】,那自然会听,如果他们觉得有什么不对,立刻就会叛变。当初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失败,伤害的【无极荣耀】远不止是【无极荣耀】他自己,还有这些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热情和向心力。

  在重新当选日本玩家首领之后松本正贺立刻组织了他再次上位以来的【无极荣耀】第一次战略部署会议,不但将之前鬼手信长留下的【无极荣耀】所有战略构想全部推翻,而且还搞出了一个完全和以前那个计划体系彻底背道而驰的【无极荣耀】计划。

  “什么?放弃所有城市?”在听到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计划后众多日本行会的【无极荣耀】首脑几乎从座位上蹦了起来。“你到底什么意思啊?”

  刚刚被剥夺了权利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这个时候也跳了出来酸溜溜的【无极荣耀】说道:“很好,这就是【无极荣耀】你们推选出来的【无极荣耀】新领导者吗?要我们放弃城市投降,还真是【无极荣耀】个伟大的【无极荣耀】计划啊!”

  “鬼手信长,你智商低就不要在那里乱喷。”松本正贺毫不客气的【无极荣耀】一举话把鬼手信长骂的【无极荣耀】差点没呛死,不过还没等他缓过劲来松本正贺便已经不再看他,而是【无极荣耀】对着其他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解释了起来。“请各位先不要着急,听我把话说完。怎么着我也是【无极荣耀】大和民族的【无极荣耀】一份子,自然不会做出伤害大和民族的【无极荣耀】事情。”

  虽然松本正贺说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屁话,他现在就在伤害着大和民族,不过在场的【无极荣耀】这些日本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可不知道这些,所以他们还是【无极荣耀】按照常理选择暂时相信松本正贺。不过,他们所谓的【无极荣耀】相信,也不过是【无极荣耀】打算听一下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解释而已,要是【无极荣耀】一会他们发现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计划完全没有可行性。他们铁定会利马把松本正贺推下领导者的【无极荣耀】位置再换别人坐上去。这就是【无极荣耀】现近的【无极荣耀】日本与当初的【无极荣耀】日本的【无极荣耀】不同之处,要是【无极荣耀】在松本正贺第一次执政期间,不管他说什么,下面的【无极荣耀】人都会立刻无条件的【无极荣耀】执行,哪用的【无极荣耀】到他来解释啊?

  “好吧!我们相信松本君不是【无极荣耀】傻蛋,那么请说明一下你的【无极荣耀】计划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意思?”一名在各行会中地位比较高的【无极荣耀】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站出来说道。

  松本正贺向这些会长们表示了一下对他支持的【无极荣耀】感谢,然后才开始解释道:“其实在我说明鬼手信长君的【无极荣耀】决策错误的【无极荣耀】时候就已经给大家分析过了,现在的【无极荣耀】状况是【无极荣耀】冰霜玫瑰盟已经冲破了限制其特长发挥的【无极荣耀】国家通道,接下来他们将可以在全日本的【无极荣耀】土地上尽情奔驰,以他们的【无极荣耀】机动力,我们将处处受制。”说到这里松本正贺忽然又不怀好意的【无极荣耀】看了眼鬼手信长。原本就因为松本正贺重新提到他决策失误而非常异常尴尬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突然感觉全身一颤,似乎有很不好的【无极荣耀】事情即将发生似的【无极荣耀】。接下来的【无极荣耀】情况果然印证了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猜测,只见松本正贺在看了他一眼之后又继续说道:“除了冰霜玫瑰盟获得了充分发挥其机动力的【无极荣耀】机会之外,更由于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自私,导致我们失去了这些具有战略意义的【无极荣耀】重点城市。虽然表面上看起来目前日本还在我们手中,但实际恰疚藜僖块况却是【无极荣耀】全日本最重要的【无极荣耀】城市几乎都被中国人占领了。现在的【无极荣耀】情况可以说对我们是【无极荣耀】极端的【无极荣耀】不利,所以,不管接下来一段时间我们做任何的【无极荣耀】战略调整,最终恐怕也难逃被中国人逐步蚕食,最终像印尼那样灭国的【无极荣耀】命运。这不是【无极荣耀】我没有指挥能力的【无极荣耀】错,也不是【无极荣耀】各位战斗力低下的【无极荣耀】错,而是【无极荣耀】因为之前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错误战略已经把我们逼到了这一步,现在不管我们怎么努力,也都是【无极荣耀】无济于事的【无极荣耀】。”

  听完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话会议现场是【无极荣耀】一片死一般的【无极荣耀】寂静,所有日本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全都是【无极荣耀】一脸的【无极荣耀】愁云惨淡。过了好长时间才有人出声问道:“按松本君的【无极荣耀】意思,我们就没有任何希望了吗?”

  “是【无极荣耀】啊!”另外一个人说道:“就算必定要灭国,我们也不能让支那人好过,我们要和他们拼到底,让他们多死几个人也是【无极荣耀】好的【无极荣耀】!”

  “不。我只是【无极荣耀】说我们逃脱不了灭国的【无极荣耀】命运,可我并没有让大家放弃啊。”松本正贺纠正道。

  一听松本正贺这么说,众人都反应过来了。松本正贺肯定是【无极荣耀】还有别的【无极荣耀】计划,不然他不会之前说让大家不要抵抗,后面又说不要大家放弃的【无极荣耀】,这分明是【无极荣耀】完全相反的【无极荣耀】意思吗。所以说,松本正贺肯定有别的【无极荣耀】什么计划。

  “松本君你就直接说摹疚藜僖裤到底是【无极荣耀】怎么计划的【无极荣耀】吧?别急我们了!”

  松本正贺笑着解释道:“好吧。我就直接点和各位说,我确实是【无极荣耀】要求各位放弃现在还掌握在各位手中的【无极荣耀】城市,但这并不意味着完全放弃抵抗。我的【无极荣耀】战略计划是【无极荣耀】先收缩兵力,故意示弱于中国人,让他们把我们灭国,然后再进行反击。各位之中可能有人不知道,其实在灭国之后被灭掉的【无极荣耀】国家的【无极荣耀】全体人员将得到一个为期一个月的【无极荣耀】保护时间,这个时间内系统会对被灭国的【无极荣耀】国家的【无极荣耀】玩家提供非常强力的【无极荣耀】规则倾斜。如果我们现在和中国人拼消耗,最后失败的【无极荣耀】只能是【无极荣耀】我们,而到时候弹尽粮绝的【无极荣耀】我们即使获得了系统的【无极荣耀】倾斜性帮助,也已经无力再和中国人正面较量了。所以,我们就应该趁着这段时间赶紧收缩防御,把我们的【无极荣耀】有生力量都保存下来,等到灭国之后系统开始对我们进行辅助的【无极荣耀】时候,我们再一鼓作气利用这个机会将中国人赶出去,彻底光复全日本。”

  “系统还有这样的【无极荣耀】规定?”

  “你说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吗?”

  “太好了,照这样说的【无极荣耀】话我们就有希望了!”

  ……

  众行会会长在听了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解释后全都兴奋了起来。因为松本正贺说的【无极荣耀】东西并不是【无极荣耀】什么虚无缥缈的【无极荣耀】承诺,而是【无极荣耀】一个非常详尽的【无极荣耀】计划。这一点和鬼手信长喜欢喊口号有很大不同,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比较务实,对各种因素都考虑到了,所以听起来也更加靠谱一些。

  等那些会长的【无极荣耀】兴奋劲都过去了,松本正贺又接着说道:“战略计划就是【无极荣耀】这样,但具体执行过程还得各位配合。”

  “那是【无极荣耀】一定的【无极荣耀】,只要能击败中国人,让我们干什么都行。”众行会会长这个时候到是【无极荣耀】叫的【无极荣耀】一个比一个欢,要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估计反对者的【无极荣耀】队伍里他们也是【无极荣耀】排头兵。

  “好了各位。现在我来说下接下来的【无极荣耀】安排。”松本正贺正色道:“首先,虽然我希望各位能撤出自己的【无极荣耀】城市,但也不能让中国人猜到我们的【无极荣耀】战略意图,所以我们不能突然一下全部跑光。”

  “那要怎么办?分披次的【无极荣耀】撤离?”

  “不不不,我们可以把城市卖掉。”

  “啊?卖掉?”众日本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全都愣了一下。“为什么要卖掉?还有卖给谁?我们互相买吗?这样有意义吗?”

  “不不不,当然不能是【无极荣耀】日本人内部的【无极荣耀】买卖,那样就没意义了。”松本正贺向众日本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解释道:“我的【无极荣耀】计划是【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首先,我们需要找一些和外国势力有联系的【无极荣耀】人作为中间人,然后想办法把我们的【无极荣耀】城市折价卖给韩国、老挝、越南乃至是【无极荣耀】中国人。”

  “卖给中国人?”

  “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点头道:“不管是【无极荣耀】哪个国家,只要把城市卖出去,那么我们就不会损失什么。就算我们被灭国了,反正钱我们已经拿到手了,等到将来复国的【无极荣耀】时候,我们完全可以再把城市抢回来,这样的【无极荣耀】话,我们不但不会因为灭国而有所损失,反而会小赚一笔。”

  一个日本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皱着眉头问道:“想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不错,可是【无极荣耀】有人会买吗?中国人消灭了我们,那些城市在买家手里也会变的【无极荣耀】相当不安全,有人敢买这样的【无极荣耀】城市吗?再说了,城市是【无极荣耀】我们卖出去的【无极荣耀】,之后再抢回来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会伤害我们的【无极荣耀】信誉?”

  松本正贺立刻解释道:“这个世界上只有没的【无极荣耀】卖,永远不用担心没的【无极荣耀】买。任何东西都会有人想要买的【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城市在我们手里自然是【无极荣耀】不安全的【无极荣耀】,会被中国人袭击,但我们的【无极荣耀】买家可就不一定了。中国人目前还没有和附近的【无极荣耀】国家发生比较明显的【无极荣耀】冲突,所以如果是【无极荣耀】这些国家买了城市,那么中国人很可能会放过这些城市,毕竟他们要消灭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我们不是【无极荣耀】那些城市。只要城市不在我们手里,中国人是【无极荣耀】不一定要亲手把它们都打下来的【无极荣耀】。至于说中国人万一哪根筋不对了想把全日本的【无极荣耀】城市都占领下来,那又如何?反正城市已经卖出去了,那都是【无极荣耀】新的【无极荣耀】城市所有者和中国人的【无极荣耀】事情了,要是【无极荣耀】能因此引发中国人和他们的【无极荣耀】矛盾,我们反到能多几个盟友不是【无极荣耀】吗?关于刚刚那位会长提到的【无极荣耀】伤害信誉问题,这个我看也不是【无极荣耀】什么大问题。首先我们卖城市的【无极荣耀】时候就可以先和买家说好,城市卖掉之后我们的【无极荣耀】关系就算结束了,之后再发生任何事情都与我们无关了,包括城市被其他任何势力乃至我们自己再抢回来。当然了。在我们卖城市的【无极荣耀】时候那些买家肯定是【无极荣耀】不会相信我们有本事再打回来的【无极荣耀】,所以他们顶多把我们的【无极荣耀】话当成笑话,等我们真打回来了,他们也无话可说。再说了,我们为什么一定要自己打自己卖的【无极荣耀】城市呢?你卖的【无极荣耀】城市可以让他去打吗。我卖的【无极荣耀】让你打,反正只要不去袭击自己的【无极荣耀】客户,谁也不能说我们什么不是【无极荣耀】吗?”

  “松本君果然是【无极荣耀】比某人聪明多了。”听到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解释,那些日本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忙不迭的【无极荣耀】拍起了他的【无极荣耀】马匹,顺便还损了一下站在一边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气的【无极荣耀】这家伙在那咬牙切齿却不敢发作,毕竟他现在算是【无极荣耀】国家罪人,大家没找他麻烦就算念旧情了,哪轮的【无极荣耀】到他发飙啊!

  大家正在那拍马匹,一个日本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突然举手问道:“松本君,我们要是【无极荣耀】把城市卖给美国人怎么样?到时候再想办法挑拨中国人把那个城市打下来,这样不就可以让中国人和美国人结仇了吗?到时候我们就多了个非常强大的【无极荣耀】盟友了,对我们复国可是【无极荣耀】有很大帮助的【无极荣耀】,”

  松本正贺听完立刻反驳道:“不,卖给亚洲国家可以,但绝对不要卖给美国人,而且就算你想卖,估计美国人也未必会买。”

  “为什么?”

  “第一,美国人和中国人之前就打过很多次仗。冰霜玫瑰盟在美国可是【无极荣耀】有不止一座城市的【无极荣耀】,你们觉得他们不和美国人正面干几架美国人就会让他们在自己国家建城市吗?所以说挑拨中国人和美国人的【无极荣耀】矛盾这点不成立。根据我的【无极荣耀】情报网提供的【无极荣耀】情报,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会长紫日和美国的【无极荣耀】几个主要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都有不错的【无极荣耀】私人关系,而冰霜玫瑰盟和一些美国行会也有各种各样的【无极荣耀】联系,因此不管我们是【无极荣耀】否卖城市给美国人,他们都不会因此改变他们的【无极荣耀】对中态度。第二,美国人和亚洲的【无极荣耀】其他国家不同,他们太强势了,所以我们很难和他们站在公平的【无极荣耀】地位上进行交易,如果我们卖城市给他们,最后恐怕价格会被压的【无极荣耀】很低,这点相信各位都是【无极荣耀】深有体会的【无极荣耀】。第…,也是【无极荣耀】最麻烦的【无极荣耀】一点就是【无极荣耀】,如果我们把城市卖给了美国人,那么我们反击复国的【无极荣耀】时候怎么办?这些城市不收回了吗?到时候把中国人赶出去了又引来了美国人,我们岂不是【无极荣耀】白忙活了?至于说把卖给美国人的【无极荣耀】城市再抢回来,这点我想在坐的【无极荣耀】没有谁会抱有幻想吧?所以,鉴于以上原因,城市绝对不能卖给美国人,最好是【无极荣耀】卖给韩国人。”

  “为什么最好卖给韩国人?”

  “韩国人钱多人傻,这还不够吗?”

  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话立刻引起了哄堂大笑,之前因为鬼手信长决策失误造成的【无极荣耀】低落气氛几乎都被扫的【无极荣耀】一干二净,现在在场的【无极荣耀】日本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们都在计划着复国之后自己能得到多少好处,哪还有一点失落的【无极荣耀】意思?

  “好了好了。”等大家都乐的【无极荣耀】差不多了,松本正贺又再次让大家安静了下来并接着说道:“除了卖掉的【无极荣耀】城市之外,我们手里必定还会剩下不少城市,毕竟我们不可能把全国都给卖掉。一来周围这些国家没那么多钱,二来那样的【无极荣耀】话意图也太明显了,所以我们最多只能卖掉五分之一的【无极荣耀】城市。”

  “那剩下的【无极荣耀】怎么办?”有人问道。

  “剩下的【无极荣耀】当然就用来让中国人攻陷了。”松本正贺说道:“我们需要一些城市来迷惑中国人,因此我们必须要保证让中国人攻陷一些城市,不过也不是【无极荣耀】说他们一打我们就撤,那样未免也太假了些,很容易被中国人发现问题。”

  “那我们要怎么办?”

  “很简单。我们只要让中国人感觉到我们在抵抗就行了,但不要抵抗的【无极荣耀】太激烈,可以装成我们因为大局已定而士气低落的【无极荣耀】样子,最后留点炮灰部队在城市里执行玉碎行动,和中国人同归于尽。我们收缩防御后没办法隐藏那么多的【无极荣耀】部队,所以我们只要精锐,炮灰全部用来执行玉碎行动。”

  “那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要像之前在国家通道里那样把城市里全部埋上炸药吭中国人一把?”有脑子灵活的【无极荣耀】日本行会会长出声问道。

  松本正贺摇了摇头。“用一次是【无极荣耀】出奇制胜,再用就是【无极荣耀】画蛇添足了。不过我们可以用炮灰部队携带炸药进行自杀袭击,相信会有些意想不到的【无极荣耀】惊喜的【无极荣耀】。另外,即使是【无极荣耀】要被中国人攻占的【无极荣耀】城市也不是【无极荣耀】说就要完全让给他们,我建议在城市里做先提前处理。首先,城里能带走的【无极荣耀】值钱物品全部带走,但是【无极荣耀】不要去破坏建筑物。”

  “带走贵重物品我们可以理解,可是【无极荣耀】为什么不要破坏建筑物呢?”

  “因为我们自己还要用啊。”松本正贺解释道:“除了矿产资源的【无极荣耀】开采设施之外什么建筑都不要破坏。矿产设施需要破坏是【无极荣耀】为了防止中国人在我们离开这段时间开采我们的【无极荣耀】矿产,反正等他们占领了城市之后还会修建矿产设施,到时候我们抢回来的【无极荣耀】时候就算他们也破坏一遍,估计多少总能剩下一些,所以不用担心影响我们自己的【无极荣耀】开采。至于其他建筑物,反正那些东西对我们将来的【无极荣耀】反击也没有影响,要是【无极荣耀】破坏了以后还得我们自己重建。就先暂时借中国人用一段时间又怎么样呢?那些商店什么的【无极荣耀】建筑物在这短短的【无极荣耀】时间内根本产生不了什么效益,所以不会便宜了中国人的【无极荣耀】。本来城墙是【无极荣耀】应该拆掉的【无极荣耀】,毕竟对我们将来的【无极荣耀】攻城有影响,不过我考虑了一下还是【无极荣耀】算了。一来我们在撤离时还是【无极荣耀】需要城墙帮我们进行抵抗的【无极荣耀】,二来我们自己拆城墙未免放弃的【无极荣耀】意思太明显了点,所以还是【无极荣耀】留下的【无极荣耀】好。不过我建议在所有城墙上都设置一些隐藏的【无极荣耀】爆破点,不要太多,只要能在我们反击时轰开一两个缺口方便我们攻入城市内部就行了。为了防止被中国人发现,这些爆破点最好修的【无极荣耀】隐蔽一些,而且数量一定要控制,多了没用,还容易被发现。埋炸药的【无极荣耀】时候你们也最好小心点,尽量让心腹人员去处理。中国人现在在日本有不少间谍,被他们发现了的【无极荣耀】话我们就算白忙活了。”

  “说的【无极荣耀】有道理。”众日本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纷纷拿出随身的【无极荣耀】记事本将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安排都给记录了下来。松本正贺和鬼手信长毕竟是【无极荣耀】不同类型的【无极荣耀】人,因此他们的【无极荣耀】特点也都很明显,要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指挥是【无极荣耀】绝对不会把事情分配的【无极荣耀】这么细的【无极荣耀】,像埋炸药这种事他能想到才有鬼呢。

  记完这段事情之后又有会长问道:“松本君,那么撤离之后我们的【无极荣耀】人怎么安排呢?”

  听到这个问题松本正贺诡异的【无极荣耀】一笑,然后有些得意的【无极荣耀】样子说道:“嘿嘿,其实这个我早就安排好了。各位可能不知道,我和我手下的【无极荣耀】人在这段时间做了很多事,其中最重要的【无极荣耀】一件就是【无极荣耀】我们在深山之中修了很多的【无极荣耀】地下城,不过这些城市全都没有申请系统确认,所以它们只是【无极荣耀】具备城市的【无极荣耀】结构,却不是【无极荣耀】系统承认的【无极荣耀】城市,顶多算是【无极荣耀】个临时营地。不过大家放心,那些地方我都设置了传送阵,所以交通是【无极荣耀】肯定能保证的【无极荣耀】,而且我还囤积了不少东西在那边,省着点用的【无极荣耀】话一个月是【无极荣耀】足够了。只要我们能打下一两座城市就能马上恢复物资供应,到时候就什么都不用担心了。”

  “松本君果然是【无极荣耀】比某人强多了,这么大的【无极荣耀】工程竟然就靠自己的【无极荣耀】势力秘密的【无极荣耀】就给建起来了,真是【无极荣耀】令人钦佩啊!”

  “哈哈哈哈,过奖了。”松本正贺得意的【无极荣耀】笑着道:“其实也不全是【无极荣耀】我一个人的【无极荣耀】功劳,还有我的【无极荣耀】一帮子部下的【无极荣耀】努力在里面。哦对了,有个事情还得讲一下。虽然我们在地下城囤积了不少东西,但是【无极荣耀】各位使用的【无极荣耀】时候还是【无极荣耀】要给钱的【无极荣耀】,毕竟那是【无极荣耀】我和部下们把自己的【无极荣耀】全部资产都凑起来才置办的【无极荣耀】,各位总不能让我们倾家荡产吧?”

  “那是【无极荣耀】那是【无极荣耀】。”众人连忙附和着。

  见大家没意见之后松本正贺又补充道:“实际上各位也不一定要从我这里买,趁现在自己先准备点也是【无极荣耀】可以的【无极荣耀】,这样到时候物资就能更充足一些。不过各位这段时间要撤离贵重物品,所以我估计你们也没多少剩余运力了,但是【无极荣耀】能准备大家就尽量准备吧。好了,各位还有什么不清楚的【无极荣耀】尽管问出来。”

  一名日本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举手问道:“松本君说地下城没有申请系统确认,那么城里万一刷出怪物来怎么办?”

  “这个不用担心,《零》中的【无极荣耀】怪物刷新并不像其他游戏一样会凭空往外冒怪物,这里的【无极荣耀】怪物都是【无极荣耀】以生育后代的【无极荣耀】方式出现的【无极荣耀】,虽然这个繁殖速度很夸张,但绝对不会突然从一片空地上冒出个怪物来。这些城市本来就是【无极荣耀】我们在地下开凿出来的【无极荣耀】,里面原本就没有怪物,即使偶尔打通了一些天然洞穴,里面的【无极荣耀】怪物也都被我们清干净了,只要守住城门一般是【无极荣耀】不会再有怪物出现的【无极荣耀】。而且为了防止万一我在各城市内部都部署了应急部队,万一真有怪物以某种方式突然出现在了城里我们可以第一时间发现并消灭它们,所以安全是【无极荣耀】绝对有保障的【无极荣耀】。”

  接下来的【无极荣耀】时间又有不少日本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问出了这样那样的【无极荣耀】问题,松本正贺全都一一解答了他们的【无极荣耀】疑问。这个战略计划可是【无极荣耀】我想出来之后交由本行会的【无极荣耀】智囊团完善后才告诉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内部的【无极荣耀】细节虽说不能说是【无极荣耀】算无遗策,但至少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无极荣耀】漏洞存在,而且对于一些需要注意的【无极荣耀】细节我们也都全部找到了对应的【无极荣耀】方法。只要这次的【无极荣耀】庞大计划得以顺利实施,松本正贺在日本的【无极荣耀】地位就将无人可以撼动。以后我们完全可以通过松本正贺来操纵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行动,虽然不会像指挥自己的【无极荣耀】部队那么方便,但利用一下还是【无极荣耀】可以的【无极荣耀】。

  所有日本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都问完之后松本正贺又再次说了一些需要注意的【无极荣耀】地方,然后便宣布会议解散。和开会之前灰暗的【无极荣耀】气氛完全不同,现在的【无极荣耀】各日本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们一个个全都是【无极荣耀】意气风发的【无极荣耀】样子,哪里有半天吃了败仗的【无极荣耀】感觉?那些在会议室外面没有资格进来的【无极荣耀】小行会会长和大行会会长的【无极荣耀】跟班们看到各位会长的【无极荣耀】表情全都一脸的【无极荣耀】问号,然后纷纷围了上去询问会议情况和众人为什么这么开心,而那些参加了会议的【无极荣耀】会长们则是【无极荣耀】得意扬扬的【无极荣耀】开始炫耀起之前听来的【无极荣耀】那个计划。

  这些日本行会会长们的【无极荣耀】情况暂且不提,会议室内此时却是【无极荣耀】一副剑拔弩张的【无极荣耀】状态。松本正贺带着自己的【无极荣耀】一帮人正和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人对峙在一起,情况大有一触即发的【无极荣耀】征兆。

  “鬼手信长,你现在已经不是【无极荣耀】日本玩家领导者了,再霸着那鬼军的【无极荣耀】指挥权你想干什么?”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一个手下站出来指着鬼手信长叫嚣道。

  鬼手信长没有回答,到是【无极荣耀】他身边的【无极荣耀】一个手下站出来和那人对骂道:“哼,一条狗也敢出来叫?不要以为你们现在得到了那些傻瓜的【无极荣耀】支持就可以在日本横着走了。告诉你们,这里是【无极荣耀】靠实力说话的【无极荣耀】,鬼军还在我们手上,论战斗力还是【无极荣耀】我们最强,你们想和我们来硬的【无极荣耀】,最好先掂量掂量自己。”

  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手下刚想回嘴就被松本正贺给拦住了。他自己开口说道:“鬼手君,我们都是【无极荣耀】明白人,我也不和你说什么狠话,就和你说两件事。第一,你我都是【无极荣耀】日本人,我们都是【无极荣耀】大和民族的【无极荣耀】一份子。你应该清楚这种时候如果我们自己内部打起来,最后得利的【无极荣耀】绝对不会是【无极荣耀】我们之中的【无极荣耀】任何一个。第二,鬼军确实是【无极荣耀】在你手里,但那本就不是【无极荣耀】属于某个人的【无极荣耀】,而是【无极荣耀】属于整个大和民族的【无极荣耀】。所以我如果想要从你那抢回来,是【无极荣耀】不会有人帮你说话的【无极荣耀】。至于出手拦我,你觉得你们有那个实力吗?”

  松本正贺前面那段话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人都没当回事,大道理谁不会讲啊?但是【无极荣耀】最后这句却仿佛一记重锤砸在了众人的【无极荣耀】心窝上。是【无极荣耀】啊!松本正贺如果打算动手抢,谁能拦的【无极荣耀】住他呢?他可是【无极荣耀】才和紫日打成平手啊!自己这帮人恐怕还不够人家一刀劈的【无极荣耀】。

  鬼手信长被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话气的【无极荣耀】不行,可是【无极荣耀】技不如人他也不敢跟松本正贺硬顶,只能气呼呼的【无极荣耀】在那直喘粗气。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手下见老大的【无极荣耀】气势压制住了鬼手信长便更加嚣张了起来。这些人中除了我当初安排给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辅助人员之外,基本上都是【无极荣耀】当初跟着松本正贺一起被赶落神坛的【无极荣耀】铁杆,可以说当初松本正贺受到的【无极荣耀】欺压他们也都体会过,只不过因为身份本身不象松本正贺那么高,所以他们受的【无极荣耀】气并不像松本正贺那么多而已。不过,不管怎么说,这些人毕竟是【无极荣耀】跟着松本正贺一起吃过苦的【无极荣耀】,而且他们并不象松本正贺知道上面还有一个我的【无极荣耀】存在,在他们心里现在就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翻身做主人了,所以一时之间释放出来的【无极荣耀】情绪远比松本正贺要多的【无极荣耀】多。

  在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手下们咄咄逼人的【无极荣耀】话语之下,鬼手信长和他的【无极荣耀】部下们最终还是【无极荣耀】没挺住,在交出了指挥鬼军的【无极荣耀】信物后便灰溜溜的【无极荣耀】离开了。不过,鬼手信长虽然现在也算是【无极荣耀】跌落神坛,但却不象当初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那么倒霉。一来松本正贺不会像鬼手信长那么无聊去打击对方,二来鬼手信长也不像松本正贺那么大公无私。

  当初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之所以会被搞的【无极荣耀】那么惨,完全是【无极荣耀】因为他当初太大公无私了。可以说他在职期间获得的【无极荣耀】利益全都是【无极荣耀】日本人全国性的【无极荣耀】利益,他没给自己落下任何东西,反到自己贴了不少钱进去。但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却不一样,他虽然也是【无极荣耀】日本领导者,却利用职权把自己的【无极荣耀】小行会给发展的【无极荣耀】像模像样,就算现在他不是【无极荣耀】日本领袖了,但他的【无极荣耀】行会毕竟还在,所以也没什么人敢招惹他。另外,除了自己的【无极荣耀】行会,鬼手信长手里还捏着一样至关重要的【无极荣耀】东西,那就是【无极荣耀】魔晶蒸汽武器的【无极荣耀】资源。日本人自己根本没有生产魔晶蒸汽武器的【无极荣耀】技术,那些东西全都是【无极荣耀】俄罗斯人给的【无极荣耀】,而作为中间的【无极荣耀】牵线人,鬼手信长是【无极荣耀】完全有能力掐断这条线的【无极荣耀】。因此就算他现在不是【无极荣耀】日本领袖了,日本人也还是【无极荣耀】得仰仗他。

  看着鬼手信长带着他的【无极荣耀】人离开后,松本正贺便悄悄的【无极荣耀】潜回了自己的【无极荣耀】行会驻地,然后进入了那个秘密的【无极荣耀】房间。在启动大型水晶通讯器后,我的【无极荣耀】形象第一时间出现在了画面中。

  “恭喜你了松本君。重新爬上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颠峰有何感想?”

  “物是【无极荣耀】人非啊!”松本正贺一副忆当年的【无极荣耀】样子冒出了这么一句,不过在看到我愣住之后他便马上转换口气道:“不过还是【无极荣耀】感谢您的【无极荣耀】栽培,要不是【无极荣耀】您的【无极荣耀】帮助,我现在说不定还在哪里当车夫呢!那个,现在我已经重新登顶,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可以开始第二步计划了?”

  我非常严肃的【无极荣耀】肯定道:“可以启动第二步计划了。”

  “嗨……马上启动第二部计划。”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