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八卷 第十七章 真正的【无极荣耀】陆上最强

第十八卷 第十七章 真正的【无极荣耀】陆上最强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看着漫天飞舞的【无极荣耀】火箭弹。附近的【无极荣耀】俄罗斯玩家全都放弃了生还的【无极荣耀】希望。背后的【无极荣耀】运输车简直就是【无极荣耀】枚车载核弹,眼前的【无极荣耀】任何一枚火箭都足以将其点爆,而只要有一部和爆炸,现场绝对什么都剩不下,即使之前有人拦截了一枚火箭,剩余的【无极荣耀】俄罗斯玩家依然提不起任何信心来,至少他们没人觉得对方能拦的【无极荣耀】住这么多火箭。

  事实和那些俄罗斯人想的【无极荣耀】也差不多,刚才拦截了一发火箭的【无极荣耀】那人确实没有能力同时拦截这么多火箭,但她有能力把运输车给冻起来。只见一枚巨大的【无极荣耀】白色光团准确的【无极荣耀】命中了运输车,瞬间整辆车连同上面的【无极荣耀】人员一起被冻成了一整块巨冰。也就在运输出被冰封后不到三秒的【无极荣耀】时间内,那些漫天飞舞的【无极荣耀】火箭弹便不分先后的【无极荣耀】撞上了运输车,一时之间整辆车都被爆炸产生的【无极荣耀】火光所覆盖,从外面已经连车都看不见了。

  在一阵震天动地的【无极荣耀】爆炸声中运输车被整个掀离了地面横向移动了七八米才重新摔落地面,伴随着一阵令人牙酸的【无极荣耀】摩擦声,车体又在地面上滑行了十几多米才终于被路边的【无极荣耀】大树拦住,不过附近的【无极荣耀】人却没敢马上恢复行动,他们的【无极荣耀】目光全都集中到了那辆车上,直到发现那东西依然被冰层保护的【无极荣耀】好好的【无极荣耀】才终于出了口气。

  “紫日,我现在觉得你真是【无极荣耀】越来越讨厌了。”在众人恢复正常之后一个白色的【无极荣耀】身影便飞上了冰封的【无极荣耀】车身。对于冰封女妖的【无极荣耀】出现我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如此重要的【无极荣耀】运输队她不在附近守护才叫奇怪。

  “好久不见啊!”抬头看了眼站在车上的【无极荣耀】冰封女妖后我笑着说道:“真没想到啊!我一直以为日本人才是【无极荣耀】我们最大的【无极荣耀】敌人,没想到转了这么大个圈。真正的【无极荣耀】敌人一直就蹲在家门口。可以告诉我为什么要选择中国吗?我把自己放在俄罗斯的【无极荣耀】立场上仔细思考过,似乎找不到你们袭击我们的【无极荣耀】理由啊!你真的【无极荣耀】确定自己是【无极荣耀】为了俄罗斯的【无极荣耀】利益而做出这样的【无极荣耀】选择吗?”

  不知道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被我说中了而恼羞成怒,冰封女妖原本就冷的【无极荣耀】可以的【无极荣耀】面孔现在简直能刮下冰渣子来。“哼,我懒得和你说话。有本身化解这次的【无极荣耀】危机你尽管出手就是【无极荣耀】了。准备了这么久,计划已经到了收网阶段,你们再做什么努力也都是【无极荣耀】白费。不过你也不要想着投降,我是【无极荣耀】不会接受你们的【无极荣耀】投降的【无极荣耀】。不把你们中国人连根拔起我是【无极荣耀】不会甘心的【无极荣耀】。”

  “这就是【无极荣耀】原因吗?因为你恨中国人所以要将全中国人都当做敌人,哪怕为此牺牲这些俄罗斯人也无所谓?”我说这话自然不是【无极荣耀】单纯说给冰封女妖听的【无极荣耀】。这女人明显思想不正常,将她的【无极荣耀】这个特征充分展现在俄罗斯玩家面前或许能起到影响她的【无极荣耀】计划的【无极荣耀】效果。和日本几乎完全统一的【无极荣耀】体系不同,俄罗斯缺乏一个强有力的【无极荣耀】领导者,冰封女妖可能在俄罗斯行会中有一定影响力,但影响力和政权的【无极荣耀】约束力是【无极荣耀】不一样的【无极荣耀】。她只能用各种利益去诱惑引导那些行会按照她希望的【无极荣耀】去做,却不能去命令这些行会。只要我能证明她给那些行会画的【无极荣耀】大饼实际上根本吃不到嘴,那么她将无法调动任何一个俄罗斯玩家。

  冰封女妖显然也知道我打的【无极荣耀】什么主意。她可能是【无极荣耀】个偏执狂,但不是【无极荣耀】傻瓜,在智力上她并没有任何缺陷。明白我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后她便不再和我说话,因为她知道再说下去只会被我带沟里去,对付我不能靠嘴巴。

  “给我去死。”冰封女妖突然从车上蹦了下来,人还在空中便甩出了一大片白色的【无极荣耀】粉末。虽然不知道那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但我知道那玩意肯定不能碰。不过,后退等于输了气势,所以我根本没退。随着我的【无极荣耀】意志,幸运突然出现在我的【无极荣耀】背后,跟着就见幸运用爪子抓住地面,双翅猛的【无极荣耀】用力向前一扇,巨大的【无极荣耀】风压不但将粉末全吹了回去,甚至连冰封女妖都被一起吹到了翻倒的【无极荣耀】运输车后面去了。这一下不但没占到便宜。反而被自己撒出的【无极荣耀】粉末蒙了一头一脸,气的【无极荣耀】冰封女妖几乎发狂。“紫**这个混蛋!”

  “你自己乱扔垃圾,吹到你自己有什么好生气的【无极荣耀】?”

  “你……”刚想反骂的【无极荣耀】冰封女妖突然想到了我这是【无极荣耀】在故意勾她说话便硬生生的【无极荣耀】将话给压了回去。“哼,有本事就手底下见真章。”

  “嘁,又不是【无极荣耀】我被人打了在那发飙。”

  “你……好好好,这次我就让你知道知道我的【无极荣耀】厉害。”冰封女妖突然抽出了她的【无极荣耀】那柄冰霜之剑朝我冲了过来。

  看到冰封女妖开始认真起来我也不得不小心了起来。这个女人可是【无极荣耀】号称在寒冷地域可以和我打成平手的【无极荣耀】存在。这里虽然不算太冷,可也绝对和温暖不沾边,就算冰封女妖在这里发挥不出全部实力,那也绝对不是【无极荣耀】一般人可比的【无极荣耀】,即使是【无极荣耀】我如果不小心也是【无极荣耀】有可能阴沟里翻船的【无极荣耀】。

  冲到我面前的【无极荣耀】冰封女妖并没有施展什么技能,而是【无极荣耀】突然身形一晃,我只觉得眼前一花她便消失在了我的【无极荣耀】面前,搞的【无极荣耀】准备好了接招的【无极荣耀】我一时之间有些恍惚,不过毕竟我也打了那么多次架了,这点反应力还是【无极荣耀】有的【无极荣耀】。虽然没看到人,但我还是【无极荣耀】机敏的【无极荣耀】一个转身,永恒横在手中向上一架,只听叮的【无极荣耀】一声,永恒和那柄寒霜剑撞在一起发出了风铃一般的【无极荣耀】清脆声响。

  见我竟然架住了这一击,冰封女妖立刻抬腿准备踢我,但我比她动作更快。早在她发现剑被架住的【无极荣耀】同时我便已经抬脚了。结果自然是【无极荣耀】我先踢中了冰封女妖,伴随着一声惨叫,冰封女妖整个人立刻倒飞了出去,在地上滚了十几个跟头后才一头摔进了一大堆积雪之中。

  这一脚将冰封女妖踹飞之后我也没停,抬头对等在一边的【无极荣耀】幸运道:“你对付那边的【无极荣耀】车。”说完我又转向另外一边对之前那台机动天使道:“你负责那边,不管如何给我打爆一辆。”

  幸运和机动天使听到我的【无极荣耀】命令便各自分开找自己的【无极荣耀】目标去了。冰封女妖从雪堆里爬出来之后发现他们的【无极荣耀】行动便想要拦截机动天使,因为她知道幸运体积大,一般玩家就算吃亏,至少还能挡一下,可机动天使的【无极荣耀】战斗太犀利,除了她没人能正面挡下他。不过,就在冰封女妖刚启动之后我便突然出现在了她的【无极荣耀】前进路线上,一个鞭腿甩过去,冰封女妖虽然临时变招架了一下却还是【无极荣耀】被那巨大的【无极荣耀】力量踢的【无极荣耀】横向滑出了七八米才稳住身形。

  “你在看哪儿呢?和我战斗还敢分心,你也算独一个了。”

  虽然被骂的【无极荣耀】不太服气,可冰封女妖也明白了和我战斗绝对不能分心。我不是【无极荣耀】她以前遇到的【无极荣耀】那些普通玩家。我是【无极荣耀】紫日,世界战力榜第一,能够轻松秒掉一千级以下任何玩家的【无极荣耀】超级高手。和我战斗不但不能分心,甚至还要将全部注意力都集中过来,否则除了死绝对没有第二种可能。

  无奈的【无极荣耀】看了眼正在大杀四方的【无极荣耀】机动天使和幸运,冰封女妖最终还是【无极荣耀】决定集中力量先对付我再说,不管怎么说摹疚藜僖靠前我才是【无极荣耀】最危险的【无极荣耀】,只要不能战胜我,即使干掉了幸运和那台机动天使也没啥作用,反正我的【无极荣耀】召唤生物多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只放两个出来完全是【无极荣耀】因为运输车会爆炸,我不想为了袭击几辆车把全部魔宠一起报销了。

  下定决心之后冰封女妖也没多停,她突然一个闪身再次消失在原地,但是【无极荣耀】这次不是【无极荣耀】从我背后冒出来。而是【无极荣耀】突然出现在了我的【无极荣耀】脚下突然冒了出来。感觉到脚下有动静,我赶紧收腰一个后空翻闪开了原先的【无极荣耀】位置,冰封女妖举着剑像导弹一般从地下冒了出来。按照她的【无极荣耀】计划,如果从我脚下发动的【无极荣耀】突袭不成功,她就会等到上升结束后借助下落的【无极荣耀】惯性就近给我一剑。本来这个计划是【无极荣耀】不错,只可惜她错估了我的【无极荣耀】反应速度。从地上蹿出的【无极荣耀】突然袭击被闪过不说,就在她蹿出地面向上升的【无极荣耀】过程中我却突然抬腿一脚踹在了她的【无极荣耀】肚子上,将她踹的【无极荣耀】整个人像个虾米一样飞了出去。

  被一脚踢飞的【无极荣耀】冰封女妖顺着地面滑出老远后一咕噜爬起来却没有马上进攻。连续多次袭击都被打断,冰封女妖再笨也该意识到问题所在了。我的【无极荣耀】反应速度超过普通人太多,她之前拿来对付普通人屡试不爽的【无极荣耀】绝招碰上我却全都发挥不出任何作用,那些依靠速度表现出来的【无极荣耀】华丽组合技在我的【无极荣耀】面前根本就像是【无极荣耀】滑稽表演,我总是【无极荣耀】可以躲过她的【无极荣耀】第一个技能并在她的【无极荣耀】第一个技能将要结束第二个技能还没启动的【无极荣耀】瞬间把握组那千分之一秒的【无极荣耀】关键点打断她的【无极荣耀】连续技。这个重大发现让冰封女妖终于意识到了她以前的【无极荣耀】想法是【无极荣耀】多么的【无极荣耀】天真,世界第一毕竟是【无极荣耀】世界第一,不是【无极荣耀】什么人都能模仿的【无极荣耀】。她以前号称可以在寒带地区正面击败我毕竟是【无极荣耀】她自己宣传的【无极荣耀】,我们之间从未正式交过手,即使是【无极荣耀】上次接触也不过是【无极荣耀】刚一交上手就分开了,并没真的【无极荣耀】展示出双方的【无极荣耀】全部实力,而这次她总算明白了,第一不是【无极荣耀】自己说的【无极荣耀】,真正的【无极荣耀】第一是【无极荣耀】打出来的【无极荣耀】。

  “看来你终于明白了。”看到冰封女妖改变的【无极荣耀】眼神我便知道她已经明白了我和普通人的【无极荣耀】不同,不过我也没打算就此放松对她的【无极荣耀】警惕,相反,根据她的【无极荣耀】变化我还会做出进一步调整。随着我的【无极荣耀】话。手中永恒已经渐渐融化成了液体状态并流淌到了我的【无极荣耀】双手和自动弹出的【无极荣耀】刃爪之上。现在我的【无极荣耀】十根手指和六根刃爪都被永恒包了一层,其锋利程度已经达到了永恒相同的【无极荣耀】标准,只要对上,任何东西都是【无极荣耀】一切而过。

  看到我的【无极荣耀】行动,冰封女妖也终于明白了我的【无极荣耀】打算。她之前展示的【无极荣耀】华丽技巧在我身上完全无法奏效,也就是【无极荣耀】说对付我只能靠最基础的【无极荣耀】攻击,以快速的【无极荣耀】连续打击去换取忙中出错的【无极荣耀】机会,否则再漂亮的【无极荣耀】技能打不中人也是【无极荣耀】白费。我刚才改变永恒的【无极荣耀】形态,显然就是【无极荣耀】知道她已经知道了对付我的【无极荣耀】关键,所以我才会将永恒转化到手上,放弃长兵器的【无极荣耀】高攻击以双手直接作战以获得速度和灵活性上的【无极荣耀】优势。这点小小的【无极荣耀】战术改变看似简单。可高手和普通人差的【无极荣耀】也恰恰就是【无极荣耀】这么点东西。高手能根据敌人的【无极荣耀】情况随时改变自己的【无极荣耀】战斗方式,始终以自己的【无极荣耀】最强之矛攻击敌人的【无极荣耀】最弱之处,而普通人只会选定一种战斗方式从头用到尾。天下没有包治百病的【无极荣耀】药,自然也没有完美无缺的【无极荣耀】战斗方式,惟有随机应变而已。不能随机应变的【无极荣耀】人,哪怕你掌握了一种极强的【无极荣耀】战斗技巧,最后也只能被高手击败,因为对方会找到你的【无极荣耀】弱点,你却找不到人家的【无极荣耀】弱点。

  选定了战斗方式后冰封女妖立刻冲了上来,这次她没有再施展那种华而不实的【无极荣耀】瞬间转移技能,而是【无极荣耀】直接从正面撞了上来。当。一声钟鸣一般的【无极荣耀】金属撞击声,冰封女妖的【无极荣耀】剑被我用手接住了。不过她没有就此放弃,迅速抽剑并再次挥出,然后只见她的【无极荣耀】剑突然嗡的【无极荣耀】一声响爆发出了史无前例的【无极荣耀】高速挥击,周围的【无极荣耀】人都只看到冰封女妖的【无极荣耀】剑变成了一片雪白的【无极荣耀】雾影,而我的【无极荣耀】双手也在瞬间消失在了一片残影之中,空中叮叮当当的【无极荣耀】撞击声几乎密集的【无极荣耀】连成了一片,而且撞击声还在不断的【无极荣耀】提高音调,显然双方都在加快攻击速度,只是【无极荣耀】不知道这样一直加下去什么时候算个头。不过和我们快速的【无极荣耀】攻击不同,我们双方的【无极荣耀】身体却诡异的【无极荣耀】停在原地就那么面对面的【无极荣耀】站着,就好象我们根本没在动一样,要不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双手都已经快的【无极荣耀】看不见了,估计也没人会发现我们其实是【无极荣耀】在战斗中。

  表面上看起来我们两个都没在动,可是【无极荣耀】我们周围的【无极荣耀】环境却实打实的【无极荣耀】表现出了我战斗是【无极荣耀】多么的【无极荣耀】激烈。就在我们两个比拼速度的【无极荣耀】同时,地面上的【无极荣耀】积雪却像遇到了吹雪机一样正在不断的【无极荣耀】被吹离我们的【无极荣耀】周围,而就在雪被吹开之后,地面上却突然毫无征兆的【无极荣耀】多了一道三尺多长一尺多深的【无极荣耀】大沟,而附近的【无极荣耀】地面上这种切痕还在不断的【无极荣耀】增加中,很快地面就被切的【无极荣耀】好似烂泥一般。要知道这可是【无极荣耀】俄罗斯的【无极荣耀】冻土地带,和别的【无极荣耀】地方那种用手就能挖开的【无极荣耀】泥土不同,这里的【无极荣耀】土地可是【无极荣耀】锹都铲不动的【无极荣耀】东西,能在地面上留下如此恐怖的【无极荣耀】切痕,那要是【无极荣耀】切到人身上可绝对不是【无极荣耀】好玩的【无极荣耀】。

  就在周围的【无极荣耀】人还没搞清楚状况的【无极荣耀】时候,我和冰封女妖却突然动了起来。先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脸上露出了一个微笑,而后冰封女妖的【无极荣耀】表情就变的【无极荣耀】难看了起来,接着我突然向前迈了一步。而冰封女妖则是【无极荣耀】眉头大皱的【无极荣耀】连忙往后退了一步。本来移动这一步到是【无极荣耀】没什么,可我在走完这一步后却是【无极荣耀】连续的【无极荣耀】走了起来,冰封女妖不想和我贴太近只能不断的【无极荣耀】往后退。很快我们便移动到了路边的【无极荣耀】森林边上,而随着我们的【无极荣耀】靠近,附近的【无极荣耀】树木表面竟然开始突然出现横一道竖一道的【无极荣耀】切口,有些甚至深的【无极荣耀】几乎将整棵大树都给拦腰截断的【无极荣耀】地步。

  继续退了几步之后冰封女妖突然被旁边炸裂的【无极荣耀】树干碎片碰了一下,而就这一下却使她的【无极荣耀】身形突然一晃,跟着就见她的【无极荣耀】脸蛋上突然多了四五道血口子,连盔甲也被切出了好几道白印。看到这个状况要是【无极荣耀】周围的【无极荣耀】人再看不出冰封女妖的【无极荣耀】窘迫那就是【无极荣耀】傻瓜了,几个冲动的【无极荣耀】家伙也不管什么公平不公平了,直接挥舞着武器就冲了上来。冰封女妖看到有人冲上来不但没表现出任何的【无极荣耀】喜悦反倒是【无极荣耀】更加紧张了起来,看她的【无极荣耀】样子似乎是【无极荣耀】打算提醒几个人不要靠近,只是【无极荣耀】被我逼的【无极荣耀】太紧她实在是【无极荣耀】没空说话。眼看着那几个人冲到我们身边却突然毫无征兆的【无极荣耀】停了下来,直到我们一个进一个退的【无极荣耀】从他们身边走过之后这几个人都没有动一下。

  等我们走远了,旁边一个胆大的【无极荣耀】玩家靠上去拍了一下其中一个人,谁知道被拍的【无极荣耀】那个家伙突然哗啦一下变成了一堆碎肉,而在他身边的【无极荣耀】两人则是【无极荣耀】身上的【无极荣耀】盔甲先自动碎裂成一片片的【无极荣耀】金属碎片掉了下来,跟着人也和那个家伙一样变成了一堆碎肉。之前拍第一个人的【无极荣耀】家伙被眼前的【无极荣耀】景象吓了一跳,不过这到也很好的【无极荣耀】警告了其他人,有这几个样板,周围人反正是【无极荣耀】不敢再靠近我们了。

  冰封女妖早在同伴靠近的【无极荣耀】时候就已经知道了会是【无极荣耀】这么个结果,只是【无极荣耀】她没想到会碎的【无极荣耀】这么彻底。不过她现在根本没空去伤感,因为就在现在,她已经被我逼向了之前那辆被冰封的【无极荣耀】运输车。她不是【无极荣耀】不想改变方向,只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攻击太过密集,逼的【无极荣耀】她不得不按照我希望的【无极荣耀】路线移动。其实她现在能做的【无极荣耀】选择只有两个,一是【无极荣耀】按照我给出的【无极荣耀】路线后退,二是【无极荣耀】站住不动马上被我切成一堆碎肉。冰封女妖不想被切千刀万刮,所以她只能后退,只是【无极荣耀】这么退下去依然还是【无极荣耀】得死。一旦我们贴到车上,以我们现在的【无极荣耀】攻击频率,即使是【无极荣耀】溢出的【无极荣耀】攻击也足以将冰层逐渐切碎,而一旦车体受损,喷出的【无极荣耀】液化魔晶蒸汽只要一点点刺激就会立刻被引爆,到时候想跑都没指望了。

  眼看着已经快要贴到车上了,冰封女妖突然做了件让我很惊讶的【无极荣耀】事情。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