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八卷 第二十八章 抢劫抢出麻烦了

第十八卷 第二十八章 抢劫抢出麻烦了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既然知道对方不过是【无极荣耀】虚张声势。我自然不会胆怯,神族本身不能插手,眼前的【无极荣耀】神使不过是【无极荣耀】没牙的【无极荣耀】老虎,怕他才有鬼呢。我说完狠话便率先抬腿向神殿走了过去,对方看到我真敢上来也紧张了起来。“不许再向前了,你再动我真的【无极荣耀】要动手了。”女人拿着手里的【无极荣耀】黄金长矛指着我说道。

  对她的【无极荣耀】话我完全没当回事,依然向着神殿走去。大概是【无极荣耀】看我真打算上去了,那个女人也不再客气,将手中长矛舞了一圈之后猛的【无极荣耀】向我扎了过来。眼看着对方送过来的【无极荣耀】枪头我根本没有丝毫的【无极荣耀】恐惧,准确的【无极荣耀】伸手捏住了枪头后方的【无极荣耀】握柄,不过还没等我有所动作,就见矛身上突然金光一闪,一道电弧瞬间穿过枪身命中了我的【无极荣耀】手。只听啪的【无极荣耀】一声我被电弧硬生生的【无极荣耀】给炸飞了出去,一直从台阶上摔到了台阶下才被众妖接住。

  “神器?”我的【无极荣耀】盔甲属性已经相当强悍了,能单单依靠武器上的【无极荣耀】附带属性将我击飞,那柄长矛上的【无极荣耀】属性绝对非同一般。

  女人再次用长矛指着我,没有回答我的【无极荣耀】问题,而是【无极荣耀】自顾自的【无极荣耀】说道:“神殿不容侵犯,胆敢上前就要做好死的【无极荣耀】准备。”

  “在我面前敢放大话的【无极荣耀】很多,能活下来的【无极荣耀】目前为止只有一种存在——高级神族。显然你不属于他们中的【无极荣耀】一员。”我说着突然猛的【无极荣耀】跳了起来,人还在半空便扔出了一片飞刀。本来我以为那个女人会用矛去挡。谁知道她的【无极荣耀】身上却突然闪出一道金色的【无极荣耀】防护罩,瞬间便将所有的【无极荣耀】飞刀都给挡了下来。

  虽然最初的【无极荣耀】计划没能实现,但我既然已经进入进攻状态了,那就没道理半路刹车。紧跟着飞刀,我自己也撞向了防护罩。化为剑形的【无极荣耀】永恒自上而下轻松的【无极荣耀】将防护罩劈成了两半,但是【无极荣耀】女人的【无极荣耀】长矛立刻就朝着我的【无极荣耀】肩窝刺了过来。我单手一按地面,啪的【无极荣耀】一声,一道蓝色的【无极荣耀】电弧顺着我的【无极荣耀】手心向周围扩散了出去,本来要是【无极荣耀】一般人肯定会被这招静电力场给电飞,可是【无极荣耀】那个女人却好象没事人一样,电弧直接从她脚下蹿了过去,一点要袭击她的【无极荣耀】意思都没有。发现我的【无极荣耀】反击没成功时对方的【无极荣耀】矛已经快到我的【无极荣耀】脖子上了,关键时刻我临时变招,就势向旁边一滚,对方的【无极荣耀】黄金长矛撞在我的【无极荣耀】胳膊上擦出一溜火星。

  滚离攻击方向后我没有丝毫停顿,反身又滚回了对方脚下,一个扫腿将她的【无极荣耀】摔腿踢的【无极荣耀】向后飞起,而她整个人则向前倒了下来。趁她摔倒的【无极荣耀】机会,我立刻跳起来照着她的【无极荣耀】后腰就是【无极荣耀】一脚,女人原本摔倒的【无极荣耀】惯性加上我这一脚的【无极荣耀】冲击力立刻让她重重的【无极荣耀】摔在了地上,但与此同时一道金色闪电却再次从她身上闪过顺着我的【无极荣耀】脚传了上来,伴随着一阵噼里啪啦的【无极荣耀】炸响,我整个人都被电流击飞了出去,直到落地后身上还是【无极荣耀】一阵电弧乱闪。

  “我x,你把神族装备库穿身上了吗?”刚才那次短暂交手我已经大致摸清楚了这个女人的【无极荣耀】情况。她的【无极荣耀】格斗技巧顶天了也就是【无极荣耀】个B-,但是【无极荣耀】那身装备绝对是【无极荣耀】SS+级别的【无极荣耀】。第一次她用长矛刺我,被我抓住了矛身。这说明她的【无极荣耀】控制力很糟糕。后来我扔出那片飞刀,她一点要抬手阻挡的【无极荣耀】意思也没有,这说明她反应很慢。当我第二次靠近时她被我躲开了一次攻击后却被我的【无极荣耀】连招命中,这说明她的【无极荣耀】战场应变能力很糟糕,这一切都说明了这个女人根本是【无极荣耀】个菜鸟。可是【无极荣耀】和她的【无极荣耀】表现不同,她那身装备的【无极荣耀】表现却是【无极荣耀】惊人的【无极荣耀】优秀。最开始长矛被抓住时能把电飞,说明长矛上的【无极荣耀】攻击属性很强。后来那个挡住飞刀的【无极荣耀】光罩能够在主人没反应的【无极荣耀】情况下自动生效,这也说明那是【无极荣耀】个顶级防护装备。再后来我用静电力场反击,她居然无视了那道静电环,这说明她的【无极荣耀】魔抗强到变态。最可恨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最后,明明是【无极荣耀】我占到上风将其踩在了脚下,结果却被她盔甲上的【无极荣耀】自动反击给电飞了,我的【无极荣耀】神龙套装本身就算属性很多的【无极荣耀】装备了,和她这个一比简直就成垃圾了!

  虽然被她的【无极荣耀】装备搞的【无极荣耀】很惨,但这一连串打击也让我想明白了很多东西。俄罗斯神族显然是【无极荣耀】和俄罗斯人串通好了的【无极荣耀】,他们和天庭签署协议就是【无极荣耀】为了拖住天庭不让他们参战,这样俄罗斯人就能大占便宜。但是【无极荣耀】我后来主动骚扰俄罗斯人的【无极荣耀】大后方,这使得俄罗斯人非常苦恼,于是【无极荣耀】俄罗斯神族又开始出手帮助他们对付我们。不过他们因为有协议的【无极荣耀】限制,所以无法派出本势力的【无极荣耀】人员,只能搞出些神佑骑士和神使来规避协议。不过。神佑骑士虽然可以绕过协议,但本身不是【无极荣耀】神族,战斗力也只能说是【无极荣耀】比玩家强点,顶不上太大用处。至于神使,这个更糟糕,说白了就一传话的【无极荣耀】,根本没多强的【无极荣耀】战斗力。为了让其能发挥出足够的【无极荣耀】力量阻挡我的【无极荣耀】破坏行动,所以俄罗斯神族只能采取极端手段,素质不行装备补,给这个实力很一般的【无极荣耀】神使装备上最顶级的【无极荣耀】神器,这样就可以在短时间内硬生生的【无极荣耀】制造出一个超级高手来。虽然计划无耻了点,但不得不说很实用。

  “真是【无极荣耀】没想到啊!俄罗斯神族还真是【无极荣耀】肯下血本啊!竟然给你搞了这么一套顶级装备!”我一边大声对那个女人说话,一边将手背在身后朝一名妖魔勾了勾。等到那个女人接我话的【无极荣耀】时候,我则小声对身后的【无极荣耀】妖魔道:“你快回天庭,跟他们说这里的【无极荣耀】情况,和他们借一件能收对方装备的【无极荣耀】东西回来。”

  妖魔都不是【无极荣耀】正派人士,一听我这话立刻就明白了,不说什么转身便化为一团黑云消失在远方。我在原地开始和那个女人说话拖延时间,对方大概也是【无极荣耀】忌惮我的【无极荣耀】战斗力,所以我不动她也不动,中途俄罗斯人的【无极荣耀】救援队到是【无极荣耀】回来过一波,可惜人数太少,分分钟便被全部摆平。其实我觉得这样耗着也不错,至少可以吸引俄罗斯人的【无极荣耀】注意力。不过我知道他们是【无极荣耀】不会如我所愿的【无极荣耀】调大部队回来的【无极荣耀】。为了这次袭击中国的【无极荣耀】计划,他们已经计划了太长时间。他们没有时间也没有耐心再来一次了,所以不管我怎么破坏他们的【无极荣耀】后方基地,他们实际上都不会掉头回来的【无极荣耀】,我能做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尽量趁机多占点便宜而已。

  我就这么和那个女人在神殿下面对峙了半个小时后我派出去的【无极荣耀】妖魔终于回来了,跟他一起回来的【无极荣耀】还有一只妖怪。而且他们还弄回来了一个体积很大的【无极荣耀】东西。

  “这是【无极荣耀】什么?”我惊讶的【无极荣耀】看着眼前那个足有双门电冰箱那么大的【无极荣耀】箱子问道。

  “你要的【无极荣耀】东西啊!”妖魔很简单的【无极荣耀】回答道。

  “我要的【无极荣耀】东西?那玩意有这么大?”

  “我也不知道。”那个妖魔解释道:“我回去把你的【无极荣耀】意思一说,他们便商量了起来,然后就让我把这个带给你。我怕你着急,所以刚拿到东西就跑回来了,到现在我都还没看到里面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呢!”

  我点点头走到了箱子边上,那地方挂了把小锁,不过我刚摸上去它便自动打开了。随着挂锁的【无极荣耀】自动脱落,箱子的【无极荣耀】顶盖和四面板便一起倒了下去,露出了里面装着的【无极荣耀】东西。

  “哦哦,这玩意还真是【无极荣耀】出呼意料啊!”看到箱子里的【无极荣耀】东西我稍微愣了一下,因为那里装的【无极荣耀】根本就不是【无极荣耀】什么仙家法宝,而是【无极荣耀】一棵植物,确切的【无极荣耀】说是【无极荣耀】一株极为艳丽的【无极荣耀】宝石花。“这东西怎么用?”我转头问道。

  那个妖魔递过来一块玉,我刚接过来其上便传出了太上老君的【无极荣耀】声音。“紫日小友,这是【无极荣耀】神念之玉,现在我说的【无极荣耀】话只有你能听见。下面请注意听。箱子里装的【无极荣耀】那棵植物是【无极荣耀】一种极为危险的【无极荣耀】东西,在开箱之后请立即用你最常用的【无极荣耀】武器插入中央花蕊,十吸之内花蕊便会枯萎,其中精华将被你的【无极荣耀】武器吸收,请先做完这些再回来听我解释它的【无极荣耀】用途,一定要快。”

  我听完之后赶紧抽出永恒走到那棵花的【无极荣耀】旁边,但是【无极荣耀】我才刚把剑举起来,那株宝石花却是【无极荣耀】突然一抖。跟着就见它的【无极荣耀】枝干仿佛活过来一般开始不断的【无极荣耀】动了起来。整棵宝石花在我面前以肉眼可见的【无极荣耀】速度伸展伸长,它正在不断的【无极荣耀】长大,而且速度极为迅猛,我就这么一愣神的【无极荣耀】工夫它就从一米多高长到了两米五以上,吓的【无极荣耀】我赶紧跳起来将永恒插入了最顶端的【无极荣耀】那朵花蕊之中。说来也奇怪,当永恒刚一插入花蕊之中,那株植物便立刻停止了生长,而且还在以肉眼可见的【无极荣耀】速度逐渐枯萎瘫软了下来,不到十秒整棵植物便化为了一堆黑褐色的【无极荣耀】死皮一般的【无极荣耀】东西,连永恒剑都掉了下来。

  “紫日会长你怎么把它给砍死啦?”旁边的【无极荣耀】妖魔还不知道这东西就是【无极荣耀】要这么用的【无极荣耀】,惊讶的【无极荣耀】以为我办错了事。

  我伸手制止了他的【无极荣耀】话。然后重新输入魔力开始接着听太上老君的【无极荣耀】话。“紫日小友,其实摹疚藜僖裤刚刚杀死的【无极荣耀】那棵植物是【无极荣耀】盛世之花,它会在一个世界发展到顶峰时开放,然后迅速吸收掉这个世界内的【无极荣耀】一切物质和生灵并将其转化还原回能量状态,也就是【无极荣耀】说这其实是【无极荣耀】株灭世之花。”听到这个名字我忍不住手一抖差点把玉佩给扔掉。灭世之花?这名字也太吓人了!还好被杀掉了!似乎是【无极荣耀】估算到了我听到这个名字后会有一段时间的【无极荣耀】心神震动,太上老君的【无极荣耀】声音也刻意的【无极荣耀】停了一会才继续道:“你放心,灭世之花只在完全发展到极端状态的【无极荣耀】世界中才会开放,我们的【无极荣耀】世界离那步还差的【无极荣耀】远,所以就算不管它,它也是【无极荣耀】没办法灭世的【无极荣耀】。”我说天庭怎么敢把这么危险的【无极荣耀】东西送出来呢,搞了半天这是【无极荣耀】个不能生效的【无极荣耀】东西,不过太上老君的【无极荣耀】声音还在继续。“这灭世之花虽然无法成型,但是【无极荣耀】你杀死它后其上的【无极荣耀】还原规则就会被你的【无极荣耀】武器所吸收,以后你用此武器攻击任何东西时,都会带有一定的【无极荣耀】还原效果。不过这种效果毕竟是【无极荣耀】吸收而来,发挥出来不会太强,所以必须通过多次打击才会生效。对于敌人的【无极荣耀】装备,只要连续打击这件装备,就可以迫使其还原到无主状态从对方身上脱落,如果继续打击,可能会导致装备解体还原成组成它的【无极荣耀】原材料。具体功能你实验一下就明白了。”

  了解完了新属性的【无极荣耀】特点之后我便再次转回了神殿这边。之前在我得到那盆花的【无极荣耀】时候那个女人就已经表现出了异常的【无极荣耀】紧张来,但是【无极荣耀】因为她的【无极荣耀】借口是【无极荣耀】保卫神殿,加上她本身也忌惮我的【无极荣耀】实力,所以一直没敢主动冲下来捣乱,现在我主动回来,她反而更加紧张了起来。

  “你不要以为有了新东西就能把我怎么样?告诉你,侵入神殿的【无极荣耀】唯一后果就是【无极荣耀】死。”女人虚张声势的【无极荣耀】叫嚣着。

  “欧洲的【无极荣耀】黑暗神殿本部和光明神殿总部我都侵入过,你们这里和那比起来屁都不是【无极荣耀】。不过我知道我说什么你也不会让开的【无极荣耀】,所以还是【无极荣耀】让我来把你干掉吧!”

  其实我现在真正关心的【无极荣耀】并不是【无极荣耀】女人背后的【无极荣耀】神殿,而是【无极荣耀】她身上的【无极荣耀】那堆东西。要知道自从进游戏开始到现在,我在装备上一直都是【无极荣耀】绝对超前的【无极荣耀】,这可能是【无极荣耀】第一次在装备上吃这么大亏。不过反过来想,能让我都觉得装备上吃亏了的【无极荣耀】人,你想她的【无极荣耀】装备要好到什么程度?我们这次的【无极荣耀】行动说起来是【无极荣耀】袭击敌人大后方吸引对方注意力,可另外一层意思也不能放松啊!反正我们知道俄罗斯人大概是【无极荣耀】不会回来救援的【无极荣耀】,那我为什么不干脆把吸引注意力的【无极荣耀】行为变成抢劫行动呢?这个女人实力不怎么样却穿了一身连我都羡慕的【无极荣耀】顶级装备在我面前晃荡,你说这不是【无极荣耀】诱惑我是【无极荣耀】干吗?我要不把她扒光喽岂不是【无极荣耀】上对不起党下对不起人民回家还对不起自己?

  既然确定了要打劫我也就不再犹豫了。手上的【无极荣耀】永恒已经吸收了那种还原属性。就是【无极荣耀】不知道太上老君所说的【无极荣耀】要多次打击才能生效到底是【无极荣耀】怎么个多次法,正好这次拿眼前这个女人实验一下。

  再次踏上神殿前方的【无极荣耀】台阶后我突然用力一蹬地面,整个人迅速拔高,瞬间便到了那女人的【无极荣耀】头顶。对方迅速举枪来刺,我在空中一扭身避过矛尖,手中永恒一抖,哗啦一声,剑形的【无极荣耀】永恒突然脱节变成了一条长长的【无极荣耀】金属软鞭。等永恒变化完我便一抖握柄,永恒的【无极荣耀】前端立刻像活过来一样缠向了女人的【无极荣耀】腰部,女人惊慌的【无极荣耀】后退,但是【无极荣耀】速度显然不够快,最终还是【无极荣耀】被永恒缠了上去。

  永恒得手的【无极荣耀】同时我已经成功落地,手上用力向回一带,那个女人便被拉的【无极荣耀】惊叫一声整个人翻滚着飞了起来,就好象陀螺一般。不等她落地我便挥起已经收回成剑形的【无极荣耀】永恒冲了上去,不过我没用力砍她,而是【无极荣耀】将永恒往那女人的【无极荣耀】腰上轻轻一搭,高速旋转中的【无极荣耀】她立刻和剑身连续的【无极荣耀】碰撞了起来。太上老君说要多次打击才会奏效,要是【无极荣耀】按正常打击方式,那得打到什么时候?所以我就用了这么个办法测试一下到底要打多少次才能生效。不过大概是【无极荣耀】需要的【无极荣耀】碰撞次数比较多,直到那个女人摔在地上都没见她的【无极荣耀】盔甲有啥变化。

  当那个女人落地后我便一脚踩住她的【无极荣耀】后背对着她的【无极荣耀】后腰快速的【无极荣耀】劈砍起来。现在我要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打击力度,而是【无极荣耀】速度,因此我只是【无极荣耀】连续不断的【无极荣耀】快速攻击她的【无极荣耀】盔甲,并没真的【无极荣耀】用多大劲。女人发现我在她背后不断攻击她后也急了,虽然我暂时还没突破她的【无极荣耀】防御,但她也知道没有什么防御是【无极荣耀】真正无敌的【无极荣耀】,打多了什么盔甲都会坏。无奈之下她只好再次启动了护身戒指上的【无极荣耀】技能,不过这次我也学乖了,她身上电弧刚一出现我便一脚将她踢飞了出去。电弧在她身上形成后没找到目标便又自动消失于无形。

  被我踢了一脚的【无极荣耀】女人飞出老远之后才重新落地,不过她身上的【无极荣耀】电弧刚消失我便又追了上去,永恒剑化为一片残影迅速的【无极荣耀】在她的【无极荣耀】腰部装甲上连撞了几十次。女人发现我还在攻击她身上的【无极荣耀】同一位置以为我是【无极荣耀】打算定点击破,所以她迅速的【无极荣耀】拿长矛一扫,将我逼退开来。

  被那个女人的【无极荣耀】长矛逼退后我也干脆和她拉开了距离。刚才的【无极荣耀】一连串打击次数肯定已经不少了,可是【无极荣耀】她的【无极荣耀】盔甲却没有任何变化。虽然太上老君说这种属性要靠多次打击才能生效,可这未免也太多了一点。我皱眉沉思了一会后觉得这个所谓的【无极荣耀】打击次数,可能不单单是【无极荣耀】以攻击次数来计算的【无极荣耀】,否则要脱掉对方的【无极荣耀】一件装备就得打几千几万次,那我还怎么得到对方的【无极荣耀】装备?刚才我那是【无极荣耀】为了测试属性才故意放轻了攻击力度,真正的【无极荣耀】战斗中以永恒和我的【无极荣耀】杀伤力,别说一千次,能有个三五十次有效命中就足够干掉一个人,到时候我还没把人家的【无极荣耀】装备还原下来,人就先被我干掉了,死亡玩家的【无极荣耀】装备又扒不下来,我还怎么拿装备啊?

  既然装备不是【无极荣耀】靠单纯的【无极荣耀】打击次数来计算的【无极荣耀】,那肯定有别的【无极荣耀】计算方式。我想了半天觉得太上老君说的【无极荣耀】打击次数可能指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装备耐久度,搞不好是【无极荣耀】必须打掉一定的【无极荣耀】装备耐久才有希望将指定装备给弄下来。

  想到了这个可能性后我便再次冲了上去,不过这次我却没有用以前那种快速攻击方式,而是【无极荣耀】将凌厉的【无极荣耀】快攻击变成了强力打击。

  那个女人看到我再次冲上来便有些害怕了起来。之前的【无极荣耀】那一连串打击几乎打的【无极荣耀】毫无还手之力,原本仗着装备好她还指望能挡我一下,没想到在我面前依然跟大人打小孩一样,完全没有任何还手的【无极荣耀】余地。她的【无极荣耀】所有攻击全部都被我躲掉或者隔开了,而我的【无极荣耀】攻击她一次也躲不开,要不是【无极荣耀】因为某种她不知道的【无极荣耀】原因我没用全力,她肯定早被*掉了。现在看到我再次冲上来她只能徒劳的【无极荣耀】拿着长矛试图阻挡,只是【无极荣耀】让她没想到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我这次却没有和她玩什么花样,而是【无极荣耀】在冲到她面前之前突然将永恒变成了一柄大锤对着她的【无极荣耀】长矛就砸了过去。

  当。伴随着一声剧烈的【无极荣耀】金属撞击声将女人连人带矛给整个砸飞了出去,轰的【无极荣耀】一声撞穿了身后神殿的【无极荣耀】大门飞进了大殿之中。女人直到落地都感觉手中的【无极荣耀】长矛还在剧烈的【无极荣耀】震动着,感觉刚才砸过来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锤子而是【无极荣耀】一座山一般。

  女人支撑着地面刚从地上爬起来便看到我也走进了大殿,并举着那柄大锤再次冲了上来。虽然明知道力量上不是【无极荣耀】对手,可她的【无极荣耀】速度更是【无极荣耀】不行,无奈之下她也只能选择硬碰硬了,好歹她的【无极荣耀】装备属性不错,力量虽然有差距,但好在差距不大,被打飞总好过被直接干掉。

  咣……毫无意外的【无极荣耀】,女人的【无极荣耀】第二次反击又被砸飞了,这次倒霉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神殿里的【无极荣耀】接待处。整个柜台连着后面的【无极荣耀】文件柜一起被撞成了一堆碎木头。女人刚从漫天飞舞的【无极荣耀】纸张中爬起来,便看到一个红色的【无极荣耀】影子再次砸了过来。当。又是【无极荣耀】一声重击,女人终于再也抓不住手中的【无极荣耀】长矛,整个人和长矛分别向两个方向飞了出去。

  连续摔了三次之后女人已经有点晕了,但是【无极荣耀】接踵而至的【无极荣耀】撞击声说明我的【无极荣耀】攻击又到了,只是【无极荣耀】在女人本能的【无极荣耀】一缩脑袋准备迎接即将到来的【无极荣耀】撞击时,却惊讶的【无极荣耀】发现等了半天啥也没发生。不等她有所反应,撞击声又响了起来,而且这次是【无极荣耀】接二连三的【无极荣耀】响个没完了,就好象铁匠铺里打铁的【无极荣耀】声音一样一声一声的【无极荣耀】响着。重新爬起来之后女人立刻寻着声音望了过去,结果却惊讶的【无极荣耀】发现我正把她的【无极荣耀】黄金长矛横放在地上用一只脚踩住,然后挥舞着手中的【无极荣耀】大锤一下一下的【无极荣耀】猛砸她的【无极荣耀】长矛。伴随着我的【无极荣耀】锤子落下,长矛表面每次都会被砸的【无极荣耀】金光乱闪,只是【无极荣耀】那光芒却明显的【无极荣耀】在以肉眼可见的【无极荣耀】速度逐渐变淡。终于,在不知道第多少下攻击后,只听唰的【无极荣耀】一声,长矛突然自己飞了起来,然后在空中凝结成了一枚黄金徽章又掉落在地。女人记得那徽章,她的【无极荣耀】长矛之前也并非长矛,那东西在被神族交给她的【无极荣耀】时候就是【无极荣耀】枚徽章,是【无极荣耀】她自己按照那名神灵的【无极荣耀】指点才将其变成了自己习惯的【无极荣耀】长矛的【无极荣耀】样子,可是【无极荣耀】按照那名神灵的【无极荣耀】说法,长矛在认主之后是【无极荣耀】应该维持一个形态无法改变的【无极荣耀】才对啊?为什么又变回徽章了呢?

  女人正在那疑惑着,我已经伸手将徽章从地上捡了起来。“哦,怪不然这么厉害,属性怎夸张啊!”我拿着徽章一边看一边说着。

  “换给我,那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女人直到这个时候才发现问题所在。装备在被一个玩家获得后其属性就只有两种人能主动看到,一是【无极荣耀】鉴定师,二是【无极荣耀】装备的【无极荣耀】主人。但是【无极荣耀】这里有个前提,那就是【无极荣耀】鉴定师想看属性必须要装备的【无极荣耀】主人同意,而装备的【无极荣耀】主人也只能看到被鉴定过的【无极荣耀】装备。但是【无极荣耀】女人显然没同意我看她的【无极荣耀】装备属性,可我的【无极荣耀】样子分明就是【无极荣耀】已经看到属性了,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装备的【无极荣耀】主人发生变更了。

  对于女人歇斯底里的【无极荣耀】叫喊我根本没放在心上,相反现在我还非常的【无极荣耀】开心,因为刚刚的【无极荣耀】实验已经证明了打击耐久度才是【无极荣耀】还原装备的【无极荣耀】正确方法。现在拿着手里这枚徽章我乐的【无极荣耀】嘴都快咧到耳朵门子上去了。别小看这枚徽章,刚刚我只是【无极荣耀】粗略看了一下它的【无极荣耀】属性。这东西的【无极荣耀】性能虽然没有永恒那么变态,但其属性却异常的【无极荣耀】集中,也就是【无极荣耀】说在全能性上它比起永恒略有不如,但在某些方面它却要比永恒强出很多。那枚徽章的【无极荣耀】属性上写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它会根据使用者的【无极荣耀】要求变更一次外形,然后就会永久固定下来,除非被从使用者身上爆出去或者主动交易才能接受新主人的【无极荣耀】要求再次变形。每次变形后它都会根据新武器的【无极荣耀】特点进行属性更新,像刚刚那个女人使用长矛模式时它的【无极荣耀】属性就全部集中到了穿刺伤害上了。不过这样想来也多亏刚才我一直没被那个女人刺中,否则以这枚徽章变出来的【无极荣耀】武器的【无极荣耀】特点,即使只刺中一下也绝对够我受的【无极荣耀】了。好在现在这东西归我了,就算我有永恒用不上它,回去当成行会奖励也不错。

  听到那女人嚎叫着冲过来,我慢条斯理的【无极荣耀】将徽章收了起来,然后双眼冒绿光的【无极荣耀】转向了那个女人。别误会,我不是【无极荣耀】对她有什么企图,而是【无极荣耀】在看她的【无极荣耀】装备。现在那女人身上的【无极荣耀】装备在我眼里那就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好处费啊!

  看到我的【无极荣耀】表情女人似乎意识到了什么,脚下下意识的【无极荣耀】就开始减速,而与此同时我也已经启动向她冲了过去。看到我冲过来女人才意识到不好,之前拿着那么强的【无极荣耀】神器她都不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对手,现在主武器被抢,手里只剩一把短剑的【无极荣耀】她就更没啥威慑力了。虽然想到了问题所在,可惜我们两个已经冲到了一起,女人本能的【无极荣耀】就递出了短剑,只可惜还没刺中东西就被我横向的【无极荣耀】一锤先给打飞了出去。

  永恒变化的【无极荣耀】战锤光握柄就有一米多长,前方的【无极荣耀】锤头足有八块红砖堆一块那么大,不管是【无极荣耀】在长度还是【无极荣耀】重量上都不是【无极荣耀】短剑可以比拟的【无极荣耀】,加上我本来就比对方身材高大,一锤子下去直接扫中了那女人的【无极荣耀】脑袋,将其打的【无极荣耀】横向飞了出去。

  落地之后那女人一直从大殿中心滑到了墙角才停下,而直到我从刚才站的【无极荣耀】地方走到她身边她才迷迷糊糊的【无极荣耀】恢复了意识,只是【无极荣耀】还没等她有所反应就又被我一锤子给砸飞了起来。要想得到她身上的【无极荣耀】装备就必须连续击打同一装备足够的【无极荣耀】次数,但是【无极荣耀】她的【无极荣耀】防御再强,我的【无极荣耀】攻击多少总会产生一些伤害,所以我不得不每次只盯着一件装备砸,这主要是【无极荣耀】怕还没扒下几件东西就先把她给砸死了。

  现在我的【无极荣耀】选择的【无极荣耀】目标是【无极荣耀】女人的【无极荣耀】头盔,那东西看起来造型很拉风,按照游戏内的【无极荣耀】设定,外形越是【无极荣耀】华丽的【无极荣耀】东西属性就越好,估计这头盔的【无极荣耀】属性一定很牛,所以我打算先把它扒下来再说。连续对准头部的【无极荣耀】攻击除了不断增加头盔的【无极荣耀】磨损之外,另外一个附带作用就是【无极荣耀】把那女人给砸了个晕头转向。这也多亏了她防御够高,要是【无极荣耀】一般人被我这么砸脑袋估计早跟烂西瓜一样爆掉了。

  等那个女人落地,我冲上去对着她的【无极荣耀】脑袋又是【无极荣耀】一下重击,她的【无极荣耀】脑袋顿时歪向了一侧,但是【无极荣耀】人却没有任何反应,就好象死尸一般飞了出去,显然她已经昏迷了。等再次跑到那个女人身边时,她果然是【无极荣耀】一点反应都没有了。既然她已经晕了,那就不能用大锤了,这东西威力太大,搞不好就把她给砸死了。我需要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消耗装备耐久,需要有一定的【无极荣耀】打击强度,又不能太强,所以我干脆让永恒变成了两柄小锤子,就像普通的【无极荣耀】木工经常用的【无极荣耀】那种榔头,威力不大,而且刚好可以破坏装备。

  挥起两柄小榔头,我就像打鼓一样蹲在那女人身边对着她的【无极荣耀】脑袋一顿乱敲。虽然锤子变小了,但由于力度并没有下降多少,加上现在我是【无极荣耀】在用两柄锤子轮流在敲,速度比一把大锤反而快了不少。几十下敲下来,那只头盔突然咔的【无极荣耀】一声从那女人脑袋上掉了下来,然后又再次还原成了一枚徽章。

  “咦?怎么又是【无极荣耀】这东西?”我拿起那枚徽章使用鉴定术看了下属性才发现这玩意好象是【无极荣耀】和那武器是【无极荣耀】成套的【无极荣耀】,估计她身上的【无极荣耀】其他东西打下来后应该也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情况。不同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之前那柄长矛变成的【无极荣耀】徽章上刻着一把剑和一柄斧头交叉的【无极荣耀】标记,而这枚徽章上就是【无极荣耀】个头盔的【无极荣耀】标记。

  收好头盔徽章我又在女人身上检查了一下,结果果然让我在她的【无极荣耀】身上找到了很多首饰。首饰类的【无极荣耀】装备虽然属性不如别的【无极荣耀】装备多,但一般都是【无极荣耀】带有很强力的【无极荣耀】属性,而且首饰体积太小,要不是【无极荣耀】现在这个女人晕过去了,我想准确的【无极荣耀】命中它们几乎是【无极荣耀】不可能的【无极荣耀】,所以必须趁现在赶紧先敲这些东西。一旦她醒过来,别的【无极荣耀】装备还有希望拿下来,这些首饰可就彻底没指望了。当然,再次打晕她到是【无极荣耀】也行,只是【无极荣耀】之前她有头盔保护,我可以下狠手,现在头盔没了,要是【无极荣耀】再打她的【无极荣耀】脑袋,那绝对是【无极荣耀】一下就得开瓢,别说首饰,啥都没指望了。

  我首先从女人的【无极荣耀】领口拽出了她挂在胸前的【无极荣耀】项链,然后用一只手托着,另外一只手拿着小锤快速的【无极荣耀】敲了起来。由于首饰类装备本身不需要承受打击,所以耐久一般都不高,敲了没几下就还原了。为了抓紧时间我也不看属性了,收好徽章就把那女人的【无极荣耀】手给托了起来。这里有两只手镯和六枚戒指,数量可不是【无极荣耀】一般的【无极荣耀】多,好在这些东西耐久都不高,三两下就敲了下来。

  首饰全摘完之后我又把目标瞄准了女人的【无极荣耀】腰带。高级腰带一般都带有储物功能,别的【无极荣耀】行会的【无极荣耀】人可不象我们行会人手一只凤龙当随身空间装备用,他们出门要想携带东西,除了自己背着,就只能靠空间装备了。这个女人的【无极荣耀】腰带等级显然不低,所以它十有八九带有储物功能,而其中也肯定装了不少东西。到时候一旦我把腰带敲下来,那个女人放在腰带里的【无极荣耀】东西肯定会一起爆出来,正好方便我抢夺。

  找准腰带之后我便用两只锤子一起上,几十下之后终于将腰带给敲了下来,结果也果然像我猜的【无极荣耀】一样,只听哗的【无极荣耀】一声简直就是【无极荣耀】大爆,周围的【无极荣耀】地面上瞬间多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无极荣耀】东西,其中竟然还有两小堆钻石币。《零》中的【无极荣耀】钱币虽然也可以以实体的【无极荣耀】形式拿出来,但由于玩家有数字交易系统,所以大部分情况下我们都是【无极荣耀】把钱存在帐户上的【无极荣耀】,自己可以看到金额并可以随时和别的【无极荣耀】玩家或者店铺进行交易,而把帐户里的【无极荣耀】钱兑换成实体钱币后不但容易被盗,而且还很占地方。我经常在身上带实体的【无极荣耀】钱币是【无极荣耀】为了方便贿赂NPC,这个女人带了这么多钱在身上就比较奇怪了。不过不管她是【无极荣耀】出于什么目的【无极荣耀】,反正现在钱都归我了。

  收起那堆钱后我也没管其他东西,直接把凌和小纯放出来让她们两个帮我筛选爆出来的【无极荣耀】那堆东西,有价值的【无极荣耀】就收起来,没用的【无极荣耀】直接扔掉,至于我自己则继续开始敲装备。

  比较有油水和好下手的【无极荣耀】东西都已经先搞下来了,剩下的【无极荣耀】东西我打算按大小顺序开始敲。首先是【无极荣耀】胸甲,然后是【无极荣耀】裙甲,接着是【无极荣耀】护腿和战靴子,然后护肩、护臂和手套。等这些东西都弄下来后,女人身上除了每个玩家身上打底的【无极荣耀】属于无敌状态的【无极荣耀】内衣之外,剩下的【无极荣耀】就只有一面盾牌和一块金色的【无极荣耀】宝石了。

  那面盾牌是【无极荣耀】我故意留下来的【无极荣耀】,因为盾牌这东西耐久度一向是【无极荣耀】出奇的【无极荣耀】高,毕竟是【无极荣耀】最经常面对攻击的【无极荣耀】装备,耐久太低肯定会经常损坏。再说她身上已经被我扒的【无极荣耀】差不多了,等会就算她醒了,只要我攻击,她必然会用唯一的【无极荣耀】盾牌去隔挡,所以想把盾牌敲下来以后有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机会。至于她身上那块宝石,这个说起来还真让我有些惊讶。

  这枚金色的【无极荣耀】宝石成长椭圆形,大约有三到四厘米长,相当于小号鸡蛋那么大,其表面光亮无比,内部隐约可见一团金色的【无极荣耀】光芒在闪耀着,似乎是【无极荣耀】能量源一类的【无极荣耀】东西。本来宝石奇怪一点到没什么,关键是【无极荣耀】这东西它不是【无极荣耀】什么一般的【无极荣耀】首饰,也不是【无极荣耀】什么装备上带的【无极荣耀】东西,它就那么直接镶嵌在了那个女人的【无极荣耀】胸口,而且还时不时的【无极荣耀】闪个一两下,感觉异常的【无极荣耀】诡异。

  我顺着那块宝石的【无极荣耀】周围摸了一圈,发现那东西和皮肤结合的【无极荣耀】非常紧密,周围一点缝隙都没有,感觉就好象是【无极荣耀】从肉里长出来的【无极荣耀】一样。“这玩意到底算不算装备呢?”

  “敲几下不就知道了?”收拾完附近的【无极荣耀】零散物品的【无极荣耀】凌凑过来说道。

  我点点头决定照凌说的【无极荣耀】办,反正大不了是【无极荣耀】把东西打爆,应该也没什么损失。试着用小锤连续敲打了很多下,感觉似乎没什么变化,也不知道是【无极荣耀】耐久太高还是【无极荣耀】这东西不算装备无法还原,反正就是【无极荣耀】敲不下来。最后我一想,干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换大锤,要是【无极荣耀】真砸不下来就把那个女人干掉了事。当然了,盾牌先得拿下来,那东西可是【无极荣耀】好装备。

  成功将盾牌变回徽章后我便挥起大锤对着那女人胸口的【无极荣耀】宝石砸了下去,但愿她不会被一锤砸死吧!不过这个希望很渺茫,即使我刻意控制了力度,但永恒的【无极荣耀】基础伤害在那摆着。眼前这个女人身上除了那块宝石外什么装备都没有,哪怕她有一千多级,这么一锤下去比死的【无极荣耀】可能性也微乎其微。当然,概率小不等于没可能,我这一锤子下去还真砸出变化来了,不过不是【无极荣耀】把宝石给砸回了徽章形态,而是【无极荣耀】将那个女人的【无极荣耀】给砸醒了。

  就在锤子撞上宝石的【无极荣耀】瞬间,女人胸口的【无极荣耀】宝石突然一闪,一道光幕顿时出现在我的【无极荣耀】锤子和宝石之间,硬生生的【无极荣耀】将锤子给挡了下来。我感觉自己那锤就好象砸在了钢板上,震的【无极荣耀】两只手都在发抖,而那个女人的【无极荣耀】眼睛也突然一睁,跟着她就好象犯病了一样突然从地上挺了起来。不是【无极荣耀】一般人从地上爬起来那种起来,而是【无极荣耀】像僵尸从棺材里立起来那样直挺挺的【无极荣耀】站了起来,吓的【无极荣耀】我连忙往后退。

  “啊……”女人立起来之后突然又捂着胸口的【无极荣耀】宝石惨叫着跪倒在地,看起来似乎很痛苦的【无极荣耀】样子,只是【无极荣耀】还没等我有所反应,她便开始一边吼叫一边往外吐绿色的【无极荣耀】黏液,看着要多恶心有多恶心。

  “她这是【无极荣耀】怎么回事?”

  “看着像是【无极荣耀】某种东西正在生效,如果没搞错的【无极荣耀】话应该就是【无极荣耀】她胸口那块宝石的【无极荣耀】原因。”小纯说道。

  凌摇了摇头道:“不是【无极荣耀】宝石。那东西上面有强烈的【无极荣耀】生命波动。”

  “什么?”小纯惊讶的【无极荣耀】转头看向凌。

  我也惊讶的【无极荣耀】问道:“你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

  “那东西是【无极荣耀】颗卵。”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