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八卷 第三十一章 约见

第十八卷 第三十一章 约见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紫日?你怎么会在这?”对于我的【无极荣耀】出现。鬼手信长显得异常惊讶。

  “你们这么多人聚早一起,我为什么就不能过来搀和一下呢?”

  “你在我们这边安插有间谍?”鬼手信长突然说道。

  听到鬼手信长这么问,我立刻笑了起来。“你刚从幼稚园出来的【无极荣耀】吗?这种问题也问我?”

  “哼,你到这里来想干什么?”红莲凤凰知道鬼手信长被我压制住了便出声打断了我们的【无极荣耀】话题,免得一会鬼手信长又要被我说的【无极荣耀】哑口无言了。

  “我过来当然有我的【无极荣耀】事情,不过我可不是【无极荣耀】来找你的【无极荣耀】,实象点就乖乖给我退到一边去。”我的【无极荣耀】话是【无极荣耀】异常的【无极荣耀】嚣张,基本上就等于是【无极荣耀】在当面扇红莲凤凰和鬼手信长他们的【无极荣耀】脸,尤其是【无极荣耀】现在这个状况,鬼手信长要让那些日本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再跟着他干,那就得保住自己的【无极荣耀】面子。说白了我就是【无极荣耀】在激他和我们打一架,这样我才好实现我的【无极荣耀】目标。

  “你……”红莲凤凰被我一句话差点气背过去,但是【无极荣耀】面对我的【无极荣耀】强势却没有丝毫的【无极荣耀】办法。她之前已经试过很多次了,每次她都以为自己能战胜我,但是【无极荣耀】每次都失败,除非再得到点什么东西能加强她的【无极荣耀】力量,否则红莲凤凰是【无极荣耀】肯定没信息和我再战了。

  相对于红莲凤凰的【无极荣耀】退让,鬼手信长却只能硬着头皮站了出来。他和红莲凤凰不同,红莲凤凰现在只是【无极荣耀】日本名人,她并不是【无极荣耀】日本领袖,所以相对的【无极荣耀】。有时候她可以适当的【无极荣耀】选择损失面子保存实力,但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不一样,对他来说面子比实力更重要。

  “这里是【无极荣耀】日本,在我们的【无极荣耀】土地上还敢嚣张,你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不想活了?”

  听到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话我立刻狂笑了起来。“哈哈哈哈……你这人真逗!”说到这里我突然表情一凛,然后说道:“第一,这里很快就不是【无极荣耀】你们的【无极荣耀】土地了。第二,我就算在你们的【无极荣耀】土地上嚣张,你能把我怎么样?这种地方我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们谁拦的【无极荣耀】住我?是【无极荣耀】你?还是【无极荣耀】你?”在说这话的【无极荣耀】时候我不断的【无极荣耀】用眼睛在在场的【无极荣耀】各行会会长脸上扫来扫去,被看到的【无极荣耀】人都不自觉的【无极荣耀】将眼光与我错开,根本没人敢真正和我对抗。毕竟已经打了这么多次了,日本人就算再不记打也该知道我不能惹了。

  鬼手信长看到那些会长的【无极荣耀】表情也想和他们一样退让下去,可站在这个位置上就意味着别人可以躲,他却不能躲。当然,现在明面上还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在掌权,但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想争位,所以他就必须表现的【无极荣耀】英勇一点,否则人家凭什么跟他混?

  “好,既然你要这么说,那我们手底下见分晓吧!”鬼手信长也是【无极荣耀】被逼的【无极荣耀】没办法了,这个时候哪怕被我干掉一次,那也算是【无极荣耀】有个台阶下了。毕竟说出去他是【无极荣耀】战死的【无极荣耀】,打不过别人不丢脸,不敢出手才是【无极荣耀】真正的【无极荣耀】丢脸。

  听到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话我就知道这家伙中计了,不过我这次过来是【无极荣耀】敲打那些日本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的【无极荣耀】,由我出手就达不到目的【无极荣耀】了。看到鬼手信长一副要和我干架的【无极荣耀】架势。我微微向后退了一步,红月带着真红他们立刻在我面前站成一排把他和我给隔开了。

  “你现在还不配让我动手,再说这次我也不是【无极荣耀】来找你的【无极荣耀】。”我直接无视了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存在,将脸转向了松本正贺。“松本君,有胆和我单独谈谈吗?”

  “哈哈哈哈……”松本正贺笑的【无极荣耀】异常爽朗,和当初第一次执政时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比起来,现在的【无极荣耀】他明显更有气度了。当然,松本正贺能有这样的【无极荣耀】气度主要还有因为他现在和我是【无极荣耀】一伙的【无极荣耀】,所以心里有底。因为心里有底,所以气势上就不会像鬼手信长那样发虚,自然就给人一种很有气度的【无极荣耀】感觉。笑完之后松本正贺便大声说道:“不就是【无极荣耀】说几句话而已吗!了不起死一次,有什么可怕的【无极荣耀】?”

  “好,松本正贺果然还是【无极荣耀】那个松本正贺。请。”我向侧面做了个请的【无极荣耀】动作,松本正贺立刻向那边走了过去。见他走动起来,我便也向侧面走了过去。

  鬼手信长看我们两个要去单独谈话,立刻就着急的【无极荣耀】想跟过来,但是【无极荣耀】红月她们几个却再次将其拦了下来。“我们会长找松本正贺说话,你往那边跑什么?”

  “哼,我不过去怎么知道他们说什么?要是【无极荣耀】紫日那个家伙使坏收买松本正贺……”

  “白痴。”红月没等他说完便突然冒了两个字出来,声音不大却正好能让在场的【无极荣耀】人全都听见。

  “你说什么?”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火气噌的【无极荣耀】一下就上来了。被我羞辱也就算了,谁叫他打不过我呢。可是【无极荣耀】被其他人羞辱,他的【无极荣耀】面子可就真的【无极荣耀】要丢光了。

  红月和一般人可不一样,虽然战斗力也很强,但她的【无极荣耀】主要工作还是【无极荣耀】行会管理人员,所以相对一武力,她的【无极荣耀】智力更夸张。对于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话她根本没接,直接一扭头无视了他的【无极荣耀】存在,顺便用鼻子哼出了一声鼻音,充分表示了对其的【无极荣耀】鄙视。

  本来就被我搞的【无极荣耀】尴尬异常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这下算是【无极荣耀】彻底爆发了,也不管和红月动手会不会降低自己的【无极荣耀】身份了,直接抽刀便砍,只是【无极荣耀】让他没想到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刀还没抽出来便被一根法杖给顶住了。

  战士和法师近身格斗还被人家一招制住,这面子可丢大发了。鬼手信长惊讶的【无极荣耀】低头看了下顶在刀柄上的【无极荣耀】法杖,然后立刻一个短跳拉开了双方的【无极荣耀】距离。照正常情况来说法师肯定是【无极荣耀】不擅长近身战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红月是【无极荣耀】个例外,她有一种特殊的【无极荣耀】狼人血统,虽然她很少用这个属性战斗,但她其实肉搏能力很强,只是【无极荣耀】知道的【无极荣耀】人不多而已。

  鬼手信长也算不错,本来照正常情况战士对法师是【无极荣耀】应该近身的【无极荣耀】,但在一招被制的【无极荣耀】情况下他便意识到了红月有古怪,所以便主动拉开了距离。只可惜他虽然发现了红月近身很强的【无极荣耀】特点,却忘记了红月本身还是【无极荣耀】个正牌法师,拉开距离也不等于就一定安全。确切的【无极荣耀】说应该是【无极荣耀】拉开距离其实很危险才对。

  见鬼手信长主动拉开距离,红月也是【无极荣耀】丝毫不含糊,抬手只指,一道黑影便从红月背后蹿了出去。鬼手信长就见眼前一黑,连忙顺地滚了开来,结果以毫厘之差避过了致命一击。但是【无极荣耀】等他滚开之后刚一抬头,一道血红色的【无极荣耀】刀芒便紧追而至。鬼手信长连忙向后一仰,那红色的【无极荣耀】刀芒便带着一股劲风从他的【无极荣耀】面前刮了过去。等那道红芒飞过,鬼手信长已经吓出了一身冷汗。看到空中飘落的【无极荣耀】一小撮头发他才明白过来刚才那一刀有多危险。

  连续闪开两次致命打击后鬼手信长终于等到了援军,前方传来的【无极荣耀】兵器碰撞声终于让他有机会从地上爬了起来,而直到此时他才看清楚刚才袭击自己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正在和红莲凤凰交手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一只全身都裹在一件巨大的【无极荣耀】黑色斗篷中的【无极荣耀】骷髅,而且和一般的【无极荣耀】骷髅不同,眼前这家伙不但有眼球,而且还红的【无极荣耀】跟灯泡一样。更吓人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这家伙的【无极荣耀】手里还抓着一柄近三米长的【无极荣耀】血红巨镰,加上其悬浮在半空的【无极荣耀】状态,傻瓜都知道这肯定是【无极荣耀】死神之类的【无极荣耀】高级亡灵。

  其实红月的【无极荣耀】这个魔宠原本只是【无极荣耀】只夜灵王,不过作为行会首脑,在资源方面肯定有优势,经过这么长时间的【无极荣耀】催化,当初的【无极荣耀】夜灵王早就进化过不知道多少次了。现在这只看起来很像死神的【无极荣耀】东西其实已经不能算是【无极荣耀】亡灵了,不过他却继承了死神最厉害的【无极荣耀】两条属性和两个法术能力:物理伤害无效、物质穿越以及死亡凝视和死亡凋零。

  物理伤害无效这个属性最简单,但也最要命,那简直就是【无极荣耀】战士系的【无极荣耀】噩梦。虽然现在的【无极荣耀】玩家多少都有几条魔法伤害属性,但就靠那点伤害想要干掉一个高级生物,那得砍多少下啊?

  物质穿越这个属性到不是【无极荣耀】攻击或者防御类的【无极荣耀】能力,但用处也很大。在空旷的【无极荣耀】地方还不太明显,当你在植被茂盛的【无极荣耀】密林中或者是【无极荣耀】狭窄的【无极荣耀】建筑之中碰上了带这条属性的【无极荣耀】生物,那就有的【无极荣耀】你受的【无极荣耀】了。它们会在密集的【无极荣耀】障碍之间穿来穿去。搞的【无极荣耀】你晕头转向,别说攻击了,对方下一次从哪冒出来你都搞不清楚。

  死亡凝视和死亡凋零这两个法术就不用说了,死灵系生物招牌技能。死亡凝视可以直接把目标给看死,虽然有个成功概率问题,但只要成功发动,即使你等级高瞪不死你,至少也能让你在十几秒内跟得了小儿麻痹症一样半身不遂,走路都像跳霹雳舞,打架那就更别指望了。至于死亡凋零,这个法术到是【无极荣耀】威力不大。但却可以让你的【无极荣耀】各项属性随时间的【无极荣耀】推移而越来越低。只要对方有耐心,完全可以先用死亡凋零把你给折腾个半死,然后再出来补最后一刀,这绝对属于极度无赖的【无极荣耀】打法,而且除了尽快干掉对你用了死亡凋零的【无极荣耀】那个亡灵,或者你身边有会高级驱散的【无极荣耀】牧师,否则这几乎就是【无极荣耀】无解的【无极荣耀】战术。

  以上这四个技能都很变态,而红月的【无极荣耀】这个魔宠偏偏四个都会,而且和一般亡灵不一样,他不但会,玩的【无极荣耀】还极为顺溜。最重要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这家伙眼睛里那俩眼球,那可不是【无极荣耀】一般东西。真正的【无极荣耀】骷髅眼窝里就一大洞,根本没眼球。这个家伙眼睛里的【无极荣耀】那俩东西其实是【无极荣耀】两件魔导器,是【无极荣耀】人造物体。那东西的【无极荣耀】作用就是【无极荣耀】增强死亡凝视的【无极荣耀】发动概率,而且不是【无极荣耀】增加一点半点,而是【无极荣耀】增加好几倍,基本上和他作战都得当心,搞不好他几分钟就能成功凝视一次,一般人中招了也就等于被*掉了。就算没直接瞪死,之后的【无极荣耀】麻痹时间也绝对够人家把你切片磨粉了。

  就在鬼手信长观察那个召唤生物的【无极荣耀】时候,红莲凤凰却在和红月的【无极荣耀】召唤物拼命对砍。虽然夜灵王不怕物理攻击,但他自己却可以进行物理伤害,而且夜灵王手里的【无极荣耀】镰刀是【无极荣耀】确实可以变成实体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看红莲凤凰打的【无极荣耀】辛苦就想上去帮忙,但是【无极荣耀】还没等他出手,忽然就发现红月的【无极荣耀】法杖尖端出现了一个蓝色的【无极荣耀】光球,他连忙朝红莲凤凰喊道:“小心!”

  红莲凤凰和夜灵王正打的【无极荣耀】不可开交,突然就到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提醒,他也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只能下意识的【无极荣耀】往后退,而就在她后退的【无极荣耀】同时,那只夜灵王也突然沉入了地下。没有了夜灵王的【无极荣耀】遮挡,红莲凤凰终于看见了从夜灵王背后射来的【无极荣耀】那枚蓝色光球。因为有了之前后退的【无极荣耀】距离,红莲凤凰也有了反应时间。看到光球飞来,她立刻将手中长刀倒竖了起来,然后自下而上的【无极荣耀】一个挑斩,瞬间便将光球从中一切两半,只是【无极荣耀】还没等她从光球撞击剑体的【无极荣耀】力量中恢复过来。却见之前沉入地下的【无极荣耀】夜灵王又钻了出来,正好出现在她的【无极荣耀】面前,而且几乎是【无极荣耀】贴着她的【无极荣耀】脸出现在她的【无极荣耀】身前不到两公分的【无极荣耀】地方。

  在夜灵王出现的【无极荣耀】时候红莲凤凰便意识到了不妙,可是【无极荣耀】等她发现夜灵王突然亮起的【无极荣耀】双眼时已经晚了。只感觉一股过电一般又疼又麻的【无极荣耀】感觉从眼睛里爆发出来,瞬间传遍全身,使得红莲凤凰当场丧失了行动力向后倒了下去。见到机会的【无极荣耀】夜灵王立刻挥起那柄血色巨镰切了过去,不过就在巨镰即将扫到红莲凤凰的【无极荣耀】时候,鬼手信长突然冲了上来一只手架住了巨镰,另外一只手则托住了即将倒下的【无极荣耀】红莲凤凰。

  “喂,别傻站着,快过来帮忙啊!”鬼手信长一个人对付眼前的【无极荣耀】夜灵王就已经很辛苦了,现在手里还抱着一个人,当然就更不行了,无奈之下他只好向后面的【无极荣耀】其他人求救。

  那些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本来是【无极荣耀】不想管的【无极荣耀】,毕竟鬼手信长现在的【无极荣耀】地位还没确立,帮他不一定有好处,搞不好还会得罪松本正贺,但是【无极荣耀】因为目前的【无极荣耀】敌人是【无极荣耀】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人,所以他们又不得不出手。权衡了半天最终那些人还是【无极荣耀】冲了上来,毕竟他们就算不当日本领袖,起码也是【无极荣耀】个行会首领,要是【无极荣耀】让下面人知道自己不敢和中国人战斗,那以后谁还听他们的【无极荣耀】?

  无奈冲上来的【无极荣耀】人分成了两拨,一部分迅速架开了夜灵王的【无极荣耀】攻击,另外一部分则把红莲凤凰给拖了下来。刚才还算幸运,死亡凝视只发挥了一半威力,只是【无极荣耀】麻痹了红莲凤凰的【无极荣耀】神经,要是【无极荣耀】让她碰上那总共还不到百分之一概率的【无极荣耀】必杀之眼,那就彻底没救了。

  本来红月一个人挡住鬼手信长和红莲凤凰靠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突袭产生的【无极荣耀】出其不意,现在突然冲上来十几个人,她一个人自然是【无极荣耀】挡不住的【无极荣耀】。不过我们这次可是【无极荣耀】有备而来,怎么可能让红月在这里吃亏呢?

  就在那些人冲上来打算围攻红月的【无极荣耀】时候,一道金色的【无极荣耀】影子突然从天而降,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将广场地面给砸出了一大片蜘蛛网般的【无极荣耀】裂纹,那些准备冲上来的【无极荣耀】人都被地面闪过的【无极荣耀】金色光圈给撞飞了出去,一时之间摔成了一团。等烟尘散尽,众人才看到一身铠甲的【无极荣耀】真红站在广场龟裂的【无极荣耀】中心对他们说道:“你们也太没用了吧?不以多欺少就打不过我们吗?”

  “就是【无极荣耀】。”金币也跳了出来说道:“紫日会长那是【无极荣耀】世界第一,你们打不过群殴也就算了,红月姐可是【无极荣耀】普通玩家,这你们也要一起上吗?来来来,我们反正也还有几个人,大家群殴对群殴,人数上让你们占点便宜我们也就不计较了。”

  金币一向都不是【无极荣耀】老实人,这话说的【无极荣耀】也相当的【无极荣耀】不老实。虽然表面上看起来确实是【无极荣耀】日本人在数量上占优势,而且还不是【无极荣耀】多一点半点。在场的【无极荣耀】日本人比我带来的【无极荣耀】人起码多了一倍还多,表面上确实很占便宜,可是【无极荣耀】实际上这些人都是【无极荣耀】来自各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和会长随从。这些人的【无极荣耀】实力虽然肯定超过一般玩家,但他们却分别属于几十个行会,配合度几乎为零,真打起来不互相碍事就不错了,想要形成整体战斗力那就是【无极荣耀】天方夜谭。但是【无极荣耀】我们这边不一样。真红和金币虽然不太常在一起战斗,但好歹也曾一起出过几次任务,加上她们俩的【无极荣耀】装备刚好就是【无极荣耀】我们国家的【无极荣耀】两套国器,本身就是【无极荣耀】互相配套的【无极荣耀】,所以战斗时的【无极荣耀】配合度明显要高于一般人。红月虽然和其他人没怎么配合过,可她是【无极荣耀】副会长,在场的【无极荣耀】都算是【无极荣耀】她的【无极荣耀】手下,等于处于统一指挥之下,自然不存在配合问题。至于剩下的【无极荣耀】冰冰她们,因为本身乐师职业极为稀少的【无极荣耀】原因,一直被集中在一起训练,根本就是【无极荣耀】一个战斗小组,配合上早就磨合过了,而且还能使用很多种组合攻击。所以说我们这边完全就是【无极荣耀】一加一大于二的【无极荣耀】效果,而日本人那边虽然还不至于到一加一小于一的【无极荣耀】地步,但肯定不到二。看起来好象是【无极荣耀】日本人人多,其实却是【无极荣耀】他们吃亏。

  广场那边双方人群混战在一起,另外一边我和松本正贺却是【无极荣耀】聊的【无极荣耀】很开心。

  “你怎么想起来当着这么多人的【无极荣耀】面约我说话啊?”松本正贺问道。

  我笑着解释道:“你不是【无极荣耀】正犯愁压不住这些人吗?我这不就来帮你提升人气了吗?”见松本正贺摇了摇头不明白我的【无极荣耀】意思,我便直接说道:“能在阵前谈判的【无极荣耀】必然是【无极荣耀】双方领袖,就算那些人心里不想承认,但既然他们让你出来谈了,那就等于是【无极荣耀】表面上臣服了,虽然未必能形成多少约束力,但总归在大义上你就能压他们一头了。至于他们的【无极荣耀】心里吗……红月那边不是【无极荣耀】正在帮你敲打吗?”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