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八卷 第三十二章 两个大骗子

第十八卷 第三十二章 两个大骗子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我和松本正贺说的【无极荣耀】话其实也很简单。松本正贺现在之所以觉得我在人前找他单独谈话不好。那纯粹是【无极荣耀】做贼心虚。就因为他知道他和我是【无极荣耀】一伙的【无极荣耀】,所以他才会尽量避免落人话柄让别人发现我们的【无极荣耀】关系的【无极荣耀】机会。但实际上,这种担心根本就是【无极荣耀】多余的【无极荣耀】。正常人的【无极荣耀】思想都是【无极荣耀】,如果这两个人之间有鬼,必然会背着人偷偷摸摸的【无极荣耀】联系,像我这样光明正大的【无极荣耀】找上门来,别人反而不会说什么。

  松本正贺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解释也明白了过来,不过想想还是【无极荣耀】问道:“虽然话是【无极荣耀】这么说,不过,万一他们问我和你商量了些什么。我要怎么回答呢?”

  “我说摹疚藜僖裤现在胆子真是【无极荣耀】越来越小了。”松本正贺被我骂的【无极荣耀】一愣,就算他不知道怎么回答,也应该骂他笨才对啊。这关胆子什么事啊?见松本正贺似乎还不理解,我便直接说道:“这都想不明白?你回去要是【无极荣耀】有谁问起来,你根本什么都不用回答,用你的【无极荣耀】鼻子哼他就是【无极荣耀】了。就算对方问的【无极荣耀】急了,你只要用把脑袋仰到天上去,然后丢一句‘你算老几啊’就可以彻底搞定。我保证没人敢再问。”

  “那要是【无极荣耀】万一有二百五非问不可呢?”

  这次换我被松本正贺说的【无极荣耀】一愣,不过想想这种人也确实不少,毕竟和聪明人一样,白痴也是【无极荣耀】不能小看的【无极荣耀】,因为他们白痴起来能让你吐血。“要是【无极荣耀】真有二百五非跟你问。那你只管出手揍他就行了,只要你不把他干掉,那就没关系,打再重都不会有人说摹疚藜僖裤什么的【无极荣耀】。要是【无极荣耀】万一碰上傻的【无极荣耀】比较厉害的【无极荣耀】,这样还要问,那你就只管把整个日本国民和大和民族全都骂一边,然后说这是【无极荣耀】我说的【无极荣耀】,告诉他们我用这话让你直接投降就行了。”

  松本正贺听完之后先是【无极荣耀】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虽然我现在在你手下办事,但我不得不说一句……紫**真是【无极荣耀】坏的【无极荣耀】没救了。”

  “哈哈哈哈……不坏怎么可能做到这个位置上?”我说完又接着道:“对了,之后的【无极荣耀】安排还得和你说一下。”

  “嗯,你说。”

  “那边几个玩音乐的【无极荣耀】MM知道吗?”

  松本正贺点点头。“以前听说过,好象是【无极荣耀】全世界唯一的【无极荣耀】一支魔乐战队。听说属性很偏门,不少高手都在她们手里栽了跟头。”

  我点点头确认道:“我的【无极荣耀】实力你也清楚,如果她们组成战阵,只要我不召唤魔宠,照样不是【无极荣耀】对手。”

  “这么强?”

  “废话,我这次可是【无极荣耀】来帮你镇场子的【无极荣耀】,不带点厉害的【无极荣耀】怎么镇得住那帮白眼狼?哪,你听好了。一会呢,她们会负责把鬼手信长和红莲凤凰那帮人打的【无极荣耀】满地找牙。然后呢,等鬼手信长他们快不行了的【无极荣耀】时候,你就假装发现了那边的【无极荣耀】情况,然后你就大声和我吵起来,装做想要过去帮忙的【无极荣耀】样子。”

  “嗯,这个好办。然后呢?”

  “然后你就放大招,先把我逼退,然后冲过去和她们打。把那帮日本会长和鬼手信长都给救下来。不过不要去救红莲凤凰,我会让她们把她干掉。”

  虽然比较奇怪为什么要单单干掉红莲凤凰,但松本正贺知道这不是【无极荣耀】重点,所以也没多问,而是【无极荣耀】说道:“我明白。之后我救下他们再和那些漂亮MM对战,然后她们装做打不过我被击败,这个时候你在上场,我们拼个两败俱伤,然后各自放狠话闪人。”

  “不错不错,脑子还是【无极荣耀】挺聪明的【无极荣耀】吗,不过最后稍微有点不一样。你一会去救他们之前放大招的【无极荣耀】时候我会装着没有防备被你打伤,然后在我救下那帮MM后我会因为‘有伤在身’而‘发挥失常’,这个时候你再突然爆发,我会在发现情况不对的【无极荣耀】时候启动传送技能逃跑,然后你朝着逃跑的【无极荣耀】我放大招,我会把这个东西扔给你。”我指了下手上的【无极荣耀】那个储物手镯说道。

  “这不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储物手镯吗?”这东西跟着我时间很长了,也算很著名的【无极荣耀】装备,所以松本正贺认得。

  我点点头道:“你也知道,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人全都有凤龙可以当储物装备用,这个手镯在我这里等于就是【无极荣耀】浪费,相反。你现在到是【无极荣耀】正好需要。虽然你实际上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人,但因为你的【无极荣耀】身份,凤龙肯定没法给你,这个手镯又太出名了,要是【无极荣耀】你突然拿出来,别人肯定会怀疑。一会等我进入传送通道后,你就对着我放大招,我在临传送前会把这个东西扔出去,别人肯定会以为我在传送通道里被*掉了,然后把这东西爆出去了,反正只要进了传送通道别人就看不见了,也不怕穿帮。这样你当着这么多人的【无极荣耀】面,光明正大的【无极荣耀】从我这里拿到这个手镯,别人不但不会怀疑,你还是【无极荣耀】可以拿它去压服那些不听你话的【无极荣耀】人。想想,这可是【无极荣耀】从我这个超级大*OSS身上爆出去的【无极荣耀】东西,在日本人心中这玩意简直就是【无极荣耀】纪念碑啊!以后你只要带着它,全日本谁看到你不得伸大拇指啊?”

  松本正贺被我说的【无极荣耀】差点没笑起来。“我看刚才说摹疚藜僖裤坏完全是【无极荣耀】低估你了,你简直就是【无极荣耀】个恶魔!专门玩弄人心!”

  “哈哈哈哈……我平生最大的【无极荣耀】爱好就是【无极荣耀】玩人,最讨厌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被别人玩,果然最了解自己的【无极荣耀】还是【无极荣耀】自己的【无极荣耀】敌人,你当了我那么久的【无极荣耀】敌人,现在又当我的【无极荣耀】手下,恐怕整个游戏里除了我老婆就属你最了解我了!”

  松本正贺忍不住打了和寒战道:“别说的【无极荣耀】那么恶心好吧!不知道还以为我们两个性取向不正常呢!”

  就在我们这边聊的【无极荣耀】火热的【无极荣耀】当口,那边红莲凤凰和鬼手信长已经快要招架不住了。冰冰她们的【无极荣耀】魔音乐团就是【无极荣耀】专门针对高手而设计的【无极荣耀】特种战斗小组,连我这样的【无极荣耀】顶级存在不召唤魔宠都打不过她们,红莲凤凰和鬼手信长这帮二流高手就更不要提了。要是【无极荣耀】枪神或者黑寡妇说不定还有点希望,鬼手信长和红莲凤凰根本想都不要想。

  “啊……”不出意外,在激战了十几分钟后。红莲凤凰刚刚跳起来准备施展大招,却被水晶火焰的【无极荣耀】一记音刃从半空轰了下来。后面的【无极荣耀】一个日本行会会长打算用法术掩护她,结果水晶公主的【无极荣耀】巨大管风琴却突然传出一个最强音,震的【无极荣耀】他当场喷血。

  刚开始战斗勉强还能维持平衡,现在红莲凤凰被打伤,后方的【无极荣耀】支援队伍又被水晶公主的【无极荣耀】管风琴控场给压的【无极荣耀】完全无法出手,两边的【无极荣耀】形式立刻开始出现了明显的【无极荣耀】偏移,再加上魔乐的【无极荣耀】特点就是【无极荣耀】会累积伤害,战斗时间拖的【无极荣耀】越长对鬼手信长一方就越不利。

  眼看情况危急,鬼手信长正打算爆发,谁知道冰冰却先他一步站了出来将笛子往嘴边一搭。“镇魂曲第一章——静默旋律。”悠扬的【无极荣耀】音乐声突然响起,而鬼手信长正打算爆发的【无极荣耀】大招却像是【无极荣耀】突然没了燃料的【无极荣耀】火箭一样,启动时到是【无极荣耀】声势惊人,可还么到一秒就突然萎了,巨大的【无极荣耀】动作后竟然只打出了一道红色的【无极荣耀】丝带一般的【无极荣耀】东西,而且还是【无极荣耀】飘飘悠悠的【无极荣耀】,跟鬼火一样飞到半路就突然消失了。

  这巨大的【无极荣耀】反差把鬼手信长给搞愣住了,但这边的【无极荣耀】姑娘们却没发呆。真红借着这个机会成功干掉了眼前的【无极荣耀】一个行会会长,然后一下跳到鬼手信长面前,不等他反应过来便一拳砸了过去。鬼手信长发现真红出现也是【无极荣耀】猛然惊醒,慌忙后退了两步虽然勉强闪开了攻击正面,却还是【无极荣耀】被巨大的【无极荣耀】力量带飞了出去。不过更大的【无极荣耀】力量却是【无极荣耀】打中了地面,轰的【无极荣耀】一声震的【无极荣耀】整个广场都是【无极荣耀】一阵地动山摇。

  这超重的【无极荣耀】一圾就是【无极荣耀】我们事先约好的【无极荣耀】暗号。只要红月他们成功压制住了那些日本人,并把他们打怕了,那个时候真红就会故意打偏一招,并且引发强烈震动通知我们上场。

  接到暗号之后松本正贺才装做发现了这边的【无极荣耀】情况和我大骂了起来,那边的【无极荣耀】日本行会会长们听到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声音,再看到他往这边跑,一个个就像灾难幸存者发现救援队一样,心里那个激动啊!不过,他们的【无极荣耀】激动很快便被担忧给压了下去,因为他们发现我竟然拦在了松本正贺面前。他们很怕我把松本正贺拖住,因为他们这边情况已经糟到一定程度了。只要松本正贺稍微晚过来点他们就得全部完蛋。

  就在众日本行会行会心里纠结之时,松本正贺却出人意料的【无极荣耀】突然抽出武器发出了一招威力惊人的【无极荣耀】剑芒,而我则因为“毫无准备”而在近距离内承受了这强悍的【无极荣耀】一击,整个人就像出膛的【无极荣耀】炮弹一般突然飞了出去,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将广场中央的【无极荣耀】大蛇雕塑撞的【无极荣耀】粉碎后还一直飞过了半个广场摔进了旁边的【无极荣耀】建筑群中。

  由于我几乎是【无极荣耀】从交战双方中间穿过去的【无极荣耀】,所以两边的【无极荣耀】人都看到了这个情况没,而红月她们这边则是【无极荣耀】“惊讶”的【无极荣耀】全都停了下来。正因为这短暂的【无极荣耀】停顿,松本正贺终于有机会冲到了战场中央。不过这个时候我们这边的【无极荣耀】MM们也反应了过来,立刻就要攻击。松本正贺一下蹦到了鬼手信长面前,然后在鬼手信长错愕的【无极荣耀】目光中一脚将这家伙给踢进了日本行会会长们的【无极荣耀】人群,然后转身冲向了受伤倒地的【无极荣耀】红莲凤凰,只可惜袭击红莲凤凰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金币,她的【无极荣耀】动作比较快,先松本正贺一步用掌心雷将红莲凤凰给轰飞了出去。

  “噗嗤……!”躲在一堆废墟底下观察战况的【无极荣耀】我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松本正贺这家伙还说我坏,其实他比我更坏。刚才那一脚踢的【无极荣耀】那叫一个狠,要不是【无极荣耀】游戏里的【无极荣耀】治疗术啥都能治,估计鬼手信长就要变成游戏内的【无极荣耀】第一个太监了!不过呢!虽然松本正贺那脚踢的【无极荣耀】不太是【无极荣耀】地方,但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不但不能找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麻烦,明面上还得感谢松本正贺,因为当时的【无极荣耀】状况下松本正贺要同时救他和红莲凤凰两个人,也确实没多余的【无极荣耀】时间慢慢来。哪怕那一脚踢的【无极荣耀】不地道,但总归是【无极荣耀】救他,他不感谢也就算了,要是【无极荣耀】再找人家麻烦,以后还要不要做人了?

  看着被踢进人群后就弓的【无极荣耀】跟个虾米似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我使劲的【无极荣耀】憋着笑,涨的【无极荣耀】满脸通红。松本正贺这家伙的【无极荣耀】演技真是【无极荣耀】越来越好了,按照我设计的【无极荣耀】剧情表演,竟然还能自由发挥给鬼手信长加戏,真乃人才也!当然了,我现在还能在这偷窥,也要感谢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杰出演技。别看刚才那招打的【无极荣耀】很夸张,其实松本正贺根本没打中我。当时真正的【无极荣耀】情况是【无极荣耀】我和松本正贺对了一招,然后两道攻击在我面前相撞。我其实是【无极荣耀】被反震力给轰飞的【无极荣耀】,攻击伤害本身并没碰到我。当然了,撞柱子砸房子那段都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不过以我的【无极荣耀】防御这点东西根本就跟挠痒一样。

  发现没能救下红莲凤凰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因为“悔恨”而怒气值爆棚,像恶狼一般扑入了众MM的【无极荣耀】羊群。刚才袭击那些日本行会行会的【无极荣耀】时候跟一群狼似的【无极荣耀】众MM这会却突然变身大绵羊,被松本正贺赶的【无极荣耀】满场子跑,攻守之势完全颠倒了过来。

  本来看到松本正贺得势之后还有几个日本行会行会的【无极荣耀】冲上去打算趁机占点便宜,谁知道刚加入战团便被轰飞了出来,落地之后鲜血狂喷,几秒之内就断气了。直到这个时候众人才反应过来,松本正贺之所以杀的【无极荣耀】对方到处跑,那是【无极荣耀】因为人家实力高,自己就一普通高手,进去纯粹属于送菜。

  不过,就在众MM眼看就要“支撑不住”的【无极荣耀】时候,只听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广场边缘倒塌的【无极荣耀】建筑瓦砾突然全部飞了起来,捂着胸口用剑支撑着地面的【无极荣耀】我正慢慢的【无极荣耀】从瓦砾中走出来,看的【无极荣耀】在场的【无极荣耀】日本行会行会眼皮直跳。心里都在想:眼前的【无极荣耀】这群小恶魔还没干掉,又来了个大的【无极荣耀】。“诶,不对啊!”终于有人发现了问题所在,本来还异常紧张的【无极荣耀】众日本行会会长这个时候才发现我的【无极荣耀】状态似乎不对。不管是【无极荣耀】胸口那道巨大的【无极荣耀】伤口还是【无极荣耀】以剑撑地的【无极荣耀】行走姿态,都说明了我的【无极荣耀】状况很不好。

  “紫日受伤了?”众日本行会会长惊讶的【无极荣耀】叫道。在他们看来我就一不死大恶魔,能让我受伤那简直是【无极荣耀】出现了神迹。

  “松本正贺!动我的【无极荣耀】人,你有问过我吗?”

  “我不但要动你的【无极荣耀】人,连你也要一起动。”松本正贺王霸之气四处乱喷的【无极荣耀】说道。

  “好,今天我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世界第一。”

  “哈哈哈哈……平时你确实是【无极荣耀】世界第一,但是【无极荣耀】现在吗……你还有力气打吗?”

  “哼,你这个只会玩偷袭的【无极荣耀】小人,这点小伤还不妨碍我把你打成残废。”

  “大话谁都会说,最后还得看实力。”松本正贺说着便冲了上来。

  眼见松本正贺冲上来,我便立刻小心的【无极荣耀】开始应付了起来。别误会,我不是【无极荣耀】应付松本正贺,而是【无极荣耀】应付那些日本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松本正贺和我都是【无极荣耀】串通好了的【无极荣耀】,又不可能跟我真打。再说就算真打,我不放水松本正贺有胜算吗?所以说松本正贺不是【无极荣耀】问题,关键得把那帮子日本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骗过去。我现在一方面要做出拼命的【无极荣耀】样子,一方面还得装出受伤影响战斗力的【无极荣耀】样子来,而且不能让人看出破绽,这个难度可比放开了打要难多了。现在表面上我的【无极荣耀】胸口有道很大的【无极荣耀】伤口,而其实摹疚藜僖壳伤口根本就是【无极荣耀】用幻术伪装的【无极荣耀】,而我其实一点伤也没受,要是【无极荣耀】我表现的【无极荣耀】太正常,那反而就是【无极荣耀】不正常了。

  就这么辛苦的【无极荣耀】来回对攻了几招之后我突然向松本正贺打出了暗号,松本正贺立刻加强攻势,飞起一记重劈朝我的【无极荣耀】肩膀砍了下去。我慌忙举剑隔挡,结果却因为“伤势”过重而慢了半拍,刀剑相撞后我又装做受伤使不上力的【无极荣耀】样子向后摔去。

  松本正贺见我倒地,立刻冲了上来,但是【无极荣耀】一道空间门突然打开,小纯出现挡在了他的【无极荣耀】面前。不过松本正贺反应更快,甩手就是【无极荣耀】一记飞刀将小纯击伤,让她暂时无法为我进行治疗了。事实上松本正贺是【无极荣耀】没有那么强的【无极荣耀】反应力的【无极荣耀】,我召唤魔宠只要想一下就行了,所谓思维的【无极荣耀】速度可以瞬间千里,你反应再快也不能跟的【无极荣耀】上思维的【无极荣耀】速度。松本正贺之所以能准确拦截小纯使之不能给我治疗,只要是【无极荣耀】因为我在召唤前和他打好招呼了,他根本就是【无极荣耀】提前做好了准备了,所以才能在第一时间将小纯击伤。当然,小纯放水也是【无极荣耀】原因之一。人家好歹是【无极荣耀】前任光明女神,虽然一直干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护士的【无极荣耀】活,但你不能真把人家当小护士啊!想当年人家也是【无极荣耀】弹指之间推山填海的【无极荣耀】主,几把飞刀就想把她打伤,那是【无极荣耀】做梦。

  击伤小纯后不等我召唤其他魔宠,松本正贺立刻冲了上来,一刀向我劈来,我慌忙站起用剑去挡,但因为刚爬起来还没站稳,所以又被打飞了出去。不过这次我却没有顽抗,人还在半空便甩出了一张传送卷轴,同时喊道:“哼,今天有伤在身先饶了你,下次再找你算帐。”

  “想跑?没那么容易!”松本正贺叫嚣着追了上来,然后突然在原地站定,猛的【无极荣耀】挥出一道巨大的【无极荣耀】光刃跟着我穿入了传送光圈,而就在光圈与剑芒接触的【无极荣耀】瞬间,两者便同时消失了,但是【无极荣耀】,一枚青色的【无极荣耀】手镯却从虚空中飞了出来,当的【无极荣耀】一声掉在地上直接滚到了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脚下。

  现场的【无极荣耀】日本行会会长们全都傻在了当场。这是【无极荣耀】什么情况?那东西是【无极荣耀】怎么回事?紫日掉东西了?不可能。储物空间又不是【无极荣耀】皮口袋,怎么可能掉东西?那这个东西是【无极荣耀】……?所有日本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突然同时想到了一个可能,那个我让他们想到的【无极荣耀】可能——紫日被爆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