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八卷 第三十八章 秘密武器

第十八卷 第三十八章 秘密武器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我几乎是【无极荣耀】竖着耳朵在那听着答案。没想到冰封女妖却突然大手一挥,非常蛮横的【无极荣耀】道:“你们不要管我用什么方法知道的【无极荣耀】,总是【无极荣耀】我告诉你们,我有办法知道他和我的【无极荣耀】大致距离范围。现在紫日和我的【无极荣耀】距离范围是【无极荣耀】最低一级,也就是【无极荣耀】十米以内,你们只管给我找就行了。”

  “十米?”所有人听到这个话都是【无极荣耀】一愣,接着便开始四下打量了起来,毕竟十米的【无极荣耀】距离实在是【无极荣耀】算不上距离了。在观察了一圈之后,所有人的【无极荣耀】目光突然都不约而同的【无极荣耀】望向了头顶,接着就听一个人突然喊道:“那家伙在房顶上!”就仿佛是【无极荣耀】跑道上的【无极荣耀】发令枪一般,这一声喊立刻让周围的【无极荣耀】人纷纷蹿上了房顶。

  其实刚才也没有人真的【无极荣耀】看到我在房顶上,毕竟我就在台子下面,他们要是【无极荣耀】在房顶上看到我那才叫奇怪呢。之所以这些人会一致认为我在房顶上,完全是【无极荣耀】因为他们已经把地面都搜索过了,而唯一距离冰封女妖距离在十米以内,且没被搜过的【无极荣耀】就只剩下房定了。不过,这次他们注定是【无极荣耀】要失算了,冲上房顶的【无极荣耀】人有的【无极荣耀】爬上了定架,有的【无极荣耀】爬上了顶棚架,还有些钻到了通风口的【无极荣耀】管道上面,结果人是【无极荣耀】没找到。反到把灯架和管道给踩塌了不少,搞的【无极荣耀】整个会场里一阵淅沥哗啦的【无极荣耀】碰撞声。

  “有发现吗?”一个人问道。

  被问的【无极荣耀】人摇了摇头,然后反问:“你呢?”

  之前提问的【无极荣耀】人也摇了摇头,跟着去询问其他人,结果所有人都在那摇晃着脑袋,显然谁也没看见我的【无极荣耀】踪迹。

  一无所获的【无极荣耀】众人重新回到地面后又开始四下张望了起来,只是【无极荣耀】不管他们的【无极荣耀】眼睛多少次的【无极荣耀】从我藏身的【无极荣耀】这个台子上扫过,都会自动的【无极荣耀】忽略掉这个最大的【无极荣耀】目标,然后在那些犄角旮旯里反复搜寻着。不过,众人的【无极荣耀】耐心很快便被耗尽,什么也没找到的【无极荣耀】众人就开始怀疑冰封女妖是【无极荣耀】在耍他们。虽然理论上说冰封女妖不会干这么白痴的【无极荣耀】事情,但是【无极荣耀】现在的【无极荣耀】情况是【无极荣耀】他们确实找不到我,而如果冰封女妖的【无极荣耀】信息没错,他们本来应该是【无极荣耀】可以发现我的【无极荣耀】才对。

  在遭到质疑之后,冰封女妖生气的【无极荣耀】说道:“你们难道觉得我是【无极荣耀】白痴吗?”

  “不,只是【无极荣耀】……!”

  “只是【无极荣耀】你们不相信我,觉得我在耍你们是【无极荣耀】吗?”冰封女妖说到这里突然单手往脚下一按,只听轰的【无极荣耀】一声一枚冰弹直击她的【无极荣耀】脚下,将原本站立的【无极荣耀】展示台给轰掉了一大块。冰封女妖原来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用这一击震慑一下在场的【无极荣耀】众人,但是【无极荣耀】当她打完之后却发现周围的【无极荣耀】人却齐齐的【无极荣耀】倒吸了一口凉气并开始往后退。她先开始还以为是【无极荣耀】自己的【无极荣耀】震慑效果太好了,可后来一想又不对,低头一看却傻在了当场。只见我正站在她脚下的【无极荣耀】台子中靠着一根柱子一边啃着一颗水果一边朝她微笑着打招呼。

  “真没想到你们居然用了这么久才找到我,我还以为你们会比这稍微聪明一点呢!不过说真的【无极荣耀】,我对你那个能检测出我和你的【无极荣耀】相对距离的【无极荣耀】东西真的【无极荣耀】很好奇呢!那到底是【无极荣耀】一条属性还是【无极荣耀】一件物品呢?”

  “你你你……”冰封女妖被我气的【无极荣耀】连说了三个你却完全没你出个所以然来。

  看她气成那样,我突然将啃了一大半的【无极荣耀】水果随意的【无极荣耀】向后一扔,然后拍拍手离开柱子站直了起来。“好了,既然被发现了。那么也该活动活动了。对了,你之前不是【无极荣耀】说还有个什么东西能控制住我的【无极荣耀】吗?让我见识一下吧?”其实我也不想这么嚣张的【无极荣耀】和他们见面的【无极荣耀】,事实上刚才冰封女妖轰碎了台子的【无极荣耀】那一下我也是【无极荣耀】毫无防备,毕竟当时我站的【无极荣耀】地方可以说是【无极荣耀】绝对安全的【无极荣耀】,谁能想到那个疯女人会突然朝自己脚底下扔寒冰爆弹呢?

  “哼,被发现了还敢这么嚣张,今天我就要你好看!”冰封女妖话都还说完,人已经从那个窟窿跳了下来。看到她跳下来我也没跑,直接迎着她便冲了上去。冰封女妖借着落下的【无极荣耀】机会打算以冰尖弹攻击我,谁知道我反应太快,身子一晃便闪过了那枚冰尖弹冲到了她的【无极荣耀】面前。不等冰封女妖有所反应便一圈正中她的【无极荣耀】小腹,将她整个人给砸飞了出去。只听轰隆一声便撞穿了台子侧面的【无极荣耀】挡板飞了出去。

  围在展示太附近的【无极荣耀】俄罗斯玩家就看到冰封女妖刚从洞口跳了下去就从侧面又飞了出来,虽然没看清洞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傻瓜也知道冰封女妖肯定是【无极荣耀】吃亏了。这个时候众人也不含糊,一二三便一起跳进了洞里来,只不过他们的【无极荣耀】勇敢并未争取到任何的【无极荣耀】优势。在我面前战力榜前二百以下根本没有任何意义,人再多也不过是【无极荣耀】数字而已。眼前这帮人中除了冰封女妖自己之外,没有一个进的【无极荣耀】了战力榜前二百的【无极荣耀】,虽然他们跳进来的【无极荣耀】时间把握的【无极荣耀】还算不错,可惜依然没用。摔出台子的【无极荣耀】冰封女妖只看到那些人从台子顶上跳进来之后一秒都不到就接二连三的【无极荣耀】从台子周围纷纷摔了出来。

  “不是【无极荣耀】,他太强了。人多没用。快把牵引器拿来!”还算不错,终于有人反应了过来。看到我在那里大杀四方,他们总算想到了我的【无极荣耀】名头。

  一般来说人都是【无极荣耀】有惯性思维的【无极荣耀】,就好象我现在这样。尽管大家都知道我是【无极荣耀】战力榜第一,可当他们人多的【无极荣耀】时候,很多人就会自然的【无极荣耀】忘记这一点,以为自己一方是【无极荣耀】占了上风的【无极荣耀】,非要被我打的【无极荣耀】哭爹喊娘之后才会想起来以前听说的【无极荣耀】那些关于我的【无极荣耀】传说。其实有这个坏毛病的【无极荣耀】并非只有俄罗斯人,正相反,几乎我见到的【无极荣耀】大多数敌人都会常常忘记这一点,而其中最笨的【无极荣耀】就数鬼手信长那帮人了。当然了,我的【无极荣耀】这个感觉也可能是【无极荣耀】因为和鬼手信长他们交手最多的【无极荣耀】原因。

  在提醒了同伴之后,剩余的【无极荣耀】人便再次冲了上来,只是【无极荣耀】和之前的【无极荣耀】行动明显不同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这次他们都只是【无极荣耀】在那牵制我,没有谁傻到真往上冲的【无极荣耀】,除非我主动出击,否则很少有人中招。

  我好歹也算是【无极荣耀】身经百战了,这点小伎俩一看就明白了。之前冰封女妖就说过他们有东西能制住我,现在这帮人又搞起了拖延战术,明显就是【无极荣耀】给别人准备时间。不过,虽然猜到了对方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我到也没太在意。之前信誓旦旦的【无极荣耀】说摹疚藜僖寇把我搞定的【无极荣耀】人可不止这帮人,最后事实都证明那些人的【无极荣耀】信心一点都不可靠,反正最后就没有谁真把我怎么样过。

  《零》的【无极荣耀】系统设置是【无极荣耀】,允许玩家借助外力放大自己的【无极荣耀】实力,比如说一名低级玩家可以借助特殊道具干掉一名比自己高很多级的【无极荣耀】玩家,但这个东西的【无极荣耀】前提是【无极荣耀】你想要得到这样的【无极荣耀】装备就必须付出相对应的【无极荣耀】努力。就好比愿望果实,那东西虽然号称能达成一切愿望。但每次许愿后你都必须先完成愿望果实给出的【无极荣耀】对应任务后愿望果实才会满足你的【无极荣耀】愿望。假如你在愿望果实面前许愿说要直接扫平某个国家,愿望果实虽然肯定会接受这个愿望,但他完成这个愿望的【无极荣耀】前提就是【无极荣耀】对得完成对应的【无极荣耀】任务,而这个任务的【无极荣耀】难度绝对只会比你自己扫平那么国家复杂,而绝对不会简单。当然了,愿望果实只是【无极荣耀】一种相对比较直观的【无极荣耀】特殊道具,游戏内实际上还有很多希奇古怪的【无极荣耀】道具可以满足各种各样的【无极荣耀】需要,而得到它们或者使用它们所产生的【无极荣耀】效果,最后都只会低于或者等于完成它们所要付出的【无极荣耀】代价,这就是【无极荣耀】《零》系统的【无极荣耀】等价交换原则。在这个原则之内,只有一种规则是【无极荣耀】例外的【无极荣耀】。不过,这种规则其实也并没有超出等价交换的【无极荣耀】范围,只是【无极荣耀】它使用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不同世界的【无极荣耀】价值去进行交换,而这种规则就是【无极荣耀】货币规则。这里的【无极荣耀】货币规则不是【无极荣耀】单指游戏内的【无极荣耀】钱,因为《零》中的【无极荣耀】资金是【无极荣耀】可以和现实货币兑换的【无极荣耀】,所以可以说《零》中的【无极荣耀】钱就是【无极荣耀】现实中的【无极荣耀】钱。如果你想干掉一个比你强很多的【无极荣耀】人,而你又无法完成特殊道具所附带的【无极荣耀】任务,那么,你唯一达到目的【无极荣耀】办法就是【无极荣耀】花钱。

  用钱去击败一个你自己打不过的【无极荣耀】敌人,这几乎是【无极荣耀】唯一一种可以部分超越系统规则的【无极荣耀】方法,而且使用起来的【无极荣耀】方法也超级多。最简单也是【无极荣耀】最直接的【无极荣耀】方法就是【无极荣耀】花钱请杀手。当然,像我这样的【无极荣耀】人来再多杀手也管用,但是【无极荣耀】对大多数人来说。只要你出的【无极荣耀】起钱,请个比对方厉害的【无极荣耀】高手帮你干掉对方,那是【无极荣耀】再简单不过的【无极荣耀】了。当然,如果你不喜欢杀手,那还有别的【无极荣耀】方法。比如花钱建立一个行会,然后再花钱买NPC部队,你要是【无极荣耀】有本事买上几亿或者几十亿的【无极荣耀】NPC部队,哪怕是【无极荣耀】最低级的【无极荣耀】白骷髅,那也足够把我这样的【无极荣耀】高手干掉了。当然,这个前提是【无极荣耀】我不让冰霜玫瑰盟参战,而且我不逃跑。不过就算我让冰霜玫瑰盟参战。或者我逃跑,你要是【无极荣耀】有本事买几万亿NPC军队把全世界都站满,那我还是【无极荣耀】得死。当然,前提是【无极荣耀】你得有那么多钱够你糟蹋,而且这种方法也就能干掉我几次而已,以我的【无极荣耀】实力就算你买个几万亿NPC部队,我每次复活都能让这个数字下降很多,估计等我掉到一千级的【无极荣耀】时候,这些NPC也剩不下多少了。

  尽管在游戏内花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但实际上这个并不能算超越游戏规则,因为如果真有人舍得花那么多钱买NPC消灭自己的【无极荣耀】敌人,我看他绝对是【无极荣耀】脑袋有问题,因为有买几万亿NPC部队的【无极荣耀】钱,足够他在现实中找人把对方的【无极荣耀】现实身体消灭一万次了,你说摹疚藜僖壳不是【无极荣耀】脑残是【无极荣耀】什么?

  现在这个万神殿使用的【无极荣耀】那个号称能控制住我的【无极荣耀】武器还没有出现,但我猜测应该也不会超出以上两种情况之列。要么那东西是【无极荣耀】个特殊道具,以牺牲大量人力物力完成任务得到的【无极荣耀】;要么就是【无极荣耀】那东西干脆就是【无极荣耀】他们花钱买的【无极荣耀】。

  虽然我根本就不怕那东西,但我有不想拿自己去实验它的【无极荣耀】威力,现在趁那东西还没出现,我便突然向一个方向冲了过去。虽然周围的【无极荣耀】人一直在试图牵制我,但是【无极荣耀】实力的【无极荣耀】巨大差距使他们的【无极荣耀】牵制行为就像是【无极荣耀】一群幼儿园的【无极荣耀】小朋友在试图拉住一个成年男子,而事实上只要这个男子不怕伤到小朋友的【无极荣耀】话,那么小朋友们的【无极荣耀】努力都将只能是【无极荣耀】白费力气。我会在乎伤到眼前这些“小朋友”吗?显然不会啊。

  “啊……!”伴随着一声惨叫,挡在我正前方的【无极荣耀】那个试图拦截我的【无极荣耀】家伙就直接变成了空中飞人,被我一脚踢上了房定,然后回身一剑削断偷袭者的【无极荣耀】长剑,顺带将其拦腰截成两断,跟着飞起一脚踢飞他的【无极荣耀】上半截身体砸翻了围过来的【无极荣耀】另外一人,最后转身就向墙边跑去。

  我为什么不往门边跑而是【无极荣耀】往墙边跑呢?因为之前离开去拿武器的【无极荣耀】那帮人就是【无极荣耀】朝门边跑的【无极荣耀】,而如果那东西被拿回来也只能是【无极荣耀】从门口进来,所以往那边跑百分之一百会个去取东西的【无极荣耀】人撞个正着,而相对来说破墙而出就要安全多了。战斗力真到了我的【无极荣耀】这个程度,墙壁其实也就和硬纸板差不多,只要不是【无极荣耀】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建筑物,我才懒得走门呢!

  看我往墙边跑,追击的【无极荣耀】人都先是【无极荣耀】一慢,随后才突然反应过来加速追了上来。他们之前是【无极荣耀】想着我在往死胡同跑。他们只要围住我就行了,可是【无极荣耀】后来他们却突然想明白了,以我的【无极荣耀】破坏力墙根本就挡不住我,所以他们才加速追了上来。

  眼看着我就要冲到墙边的【无极荣耀】时候,突然就听背后一人大喊:“闪开!”

  听到声音的【无极荣耀】瞬间我便意识到是【无极荣耀】那东西到了,而且既然使用它的【无极荣耀】人叫前面的【无极荣耀】人闪开,那就说明这是【无极荣耀】一种敌我不分的【无极荣耀】直射武器,否则根本不需要让人闪开。对方让自己人闪避,这就给我留出了时间,正好他们闪我也闪。趁着后面人躲闪的【无极荣耀】时间,我突然向侧面一让,跟着就见一道光束突然擦过我的【无极荣耀】侧面命中了前方的【无极荣耀】墙壁。没有爆炸,也没有火光,甚至连声音都没有。就在那道白光命中墙壁的【无极荣耀】瞬间,墙壁上就突然多了个大洞,整面墙壁少就这么无声无熄的【无极荣耀】少了差不多四五个平方那么大的【无极荣耀】一块,而且断面光滑如镜,一点也看不出来到底是【无极荣耀】怎么不见的【无极荣耀】。

  “我x,这什么玩意啊?”看到这东西的【无极荣耀】威力连我都被吓了一跳。那东西没有产生爆炸,说明不是【无极荣耀】破坏性武器,也就是【无极荣耀】说我的【无极荣耀】防御力对它来说根本不会起作用,因为那东西明显属于特殊攻击,只能靠魔抗去抵挡。甚至于它有可能都不算魔法武器,搞不好连魔抗都不会生效。

  一击不中,对方很快便开始准备第二击,而我也抽空回头瞄了一眼那个方向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在攻击我,结果却发现袭击我的【无极荣耀】并不是【无极荣耀】什么大型武器,而是【无极荣耀】一张弓。

  那是【无极荣耀】一张造型有点奇怪的【无极荣耀】弓,不过总体上看还是【无极荣耀】弓的【无极荣耀】形状,这个到是【无极荣耀】比较好认。不过和一般的【无极荣耀】弓不一样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这支弓的【无极荣耀】下端还拖着一根线,而线的【无极荣耀】后方一直延伸到了房间外面,所以我也不知道那根线到底是【无极荣耀】连到什么东西上的【无极荣耀】。不过,除了拖着根线外,这张弓本身和一般弓的【无极荣耀】区别真的【无极荣耀】不太大,无非也就是【无极荣耀】造型另类了点。

  就在我观察那张弓的【无极荣耀】同时,使弓的【无极荣耀】人也正在拉弓,而一道白色的【无极荣耀】光箭正在弓弦上逐渐凝聚,很快便凝结成了一支光之矢。看到那东西出现的【无极荣耀】瞬间我便毫不犹豫的【无极荣耀】启动了瞬间移动,一道乌光闪过我便出现在了七八米外的【无极荣耀】那个台子上了,而对方的【无极荣耀】反应速度显然跟不上我的【无极荣耀】节奏。那道光箭瞬间脱手,只可惜发射的【无极荣耀】方向已经没有了我这个目标的【无极荣耀】存在。虽然射手在发射的【无极荣耀】瞬间已经发现了我的【无极荣耀】行为,但他的【无极荣耀】反应速度根本跟不上变化,光箭最终还是【无极荣耀】插在了我之前站立的【无极荣耀】地方。依然是【无极荣耀】毫无声息的【无极荣耀】,光箭在命中目标的【无极荣耀】瞬间便消失于无形,同时消失的【无极荣耀】还有我刚刚站的【无极荣耀】那个地方周围的【无极荣耀】一大片地面和几个座位,而且这些东西全都像是【无极荣耀】被什么力量突然挖掉了一半一样,断面光滑平整,根本看不出切割的【无极荣耀】痕迹。

  “娘诶……这是【无极荣耀】啥武器啊!”

  我只是【无极荣耀】被眼前的【无极荣耀】武器的【无极荣耀】威力吓到了而随口感叹一下,并没指望有人回答,谁知道凌却忽然在我的【无极荣耀】意识中回答道:“我能感觉到那东西的【无极荣耀】能量,它应该是【无极荣耀】把魔法武器,只是【无极荣耀】我感觉那种魔力很奇怪,有点像是【无极荣耀】空间魔法,又有点像是【无极荣耀】神力,总之非常奇怪!”

  “空间魔法?神力?”

  凌刚说出那个名字的【无极荣耀】时候我第一反应就是【无极荣耀】大空间刃,但是【无极荣耀】想想又不对。大空间刃其实就是【无极荣耀】一种传送门,不同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传送门是【无极荣耀】成双成对出现的【无极荣耀】,一个进一个出。大空间刃则不需要确定出口,有的【无极荣耀】甚至根本就没有出口。当人进入传送门后,传送门会将人或者物体整个传送到指定的【无极荣耀】出口,并且保证在传送的【无极荣耀】整个过程中被传送物体的【无极荣耀】相对结构不发生改变,也就是【无极荣耀】进入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什么,出来的【无极荣耀】还是【无极荣耀】什么。但是【无极荣耀】大空间刃则不一样,它虽然和传送门差不多会撕裂空间,但它的【无极荣耀】入口比较狭窄,当其穿过一个物体时会将和其入口同等大小的【无极荣耀】部分传送走而留下没装进去的【无极荣耀】部分,这就是【无极荣耀】为什么大空间刃能当切割机用的【无极荣耀】原因。当大空间刃命中一个物体时,它不是【无极荣耀】切掉物体,而是【无极荣耀】将其中薄薄的【无极荣耀】一小段给传送走了,剩下的【无极荣耀】部分自然就分裂了。而且,即使大空间刃不是【无极荣耀】以超薄刀刃的【无极荣耀】状态出现,你也不可能安全的【无极荣耀】穿过它到达另外一个位置,因为大空间刃内部的【无极荣耀】传送是【无极荣耀】无规律的【无极荣耀】。比如说摹疚藜僖裤发射一个门板形的【无极荣耀】大空间刃,表面上看起来这个空间入口和一扇门一样大,你完全可以整个穿过去,但实际上,如果你真走进去了,那等你出来的【无极荣耀】时候你就不是【无极荣耀】你了,而是【无极荣耀】一堆毫无规律的【无极荣耀】分子,因为你已经被从分子级别切割成无数碎片了。

  事实上不管大空间刃如何恐怖,但大空间刃都不会和这光箭一样让物体彻底消失,因为它只会吞噬和自己等大的【无极荣耀】东西。比如你对着山体发射一道五角星形的【无极荣耀】大空间刃,那么就会在山体上切出一个五角星形的【无极荣耀】洞,而且会一直笔直的【无极荣耀】延伸下去,直到大空间刃崩溃的【无极荣耀】地方为止。但是【无极荣耀】刚才的【无极荣耀】光箭不同,它发射出来的【无极荣耀】时候是【无极荣耀】箭形的【无极荣耀】,也就是【无极荣耀】说如果它是【无极荣耀】大空间刃,那么它应该在地面或者墙壁上留下一个箭的【无极荣耀】横截面一样的【无极荣耀】洞才对,而不是【无极荣耀】像现在这样将整个墙壁和大块地面一起变没了。

  我正在那思索到底该怎么办,谁知道对方的【无极荣耀】第三箭又来了。这次我因为思考问题而稍微耽搁了一下,不过就算耽搁一下我的【无极荣耀】速度也不慢,就在减即将命中我的【无极荣耀】同时,我突然一个横向闪避又让了过去。这次的【无极荣耀】箭实直接射中了之前拍卖师的【无极荣耀】讲台,然后将讲台和下面的【无极荣耀】舞台一起弄成了一个大坑。

  “这玩意该不会是【无极荣耀】规则武器吧?”我看着那张弓惊讶的【无极荣耀】说道。

  “哈哈,知道怕了吧?”回答我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凌而是【无极荣耀】冰封女妖,她此时正站在那个射箭的【无极荣耀】家伙身边对着我得意的【无极荣耀】大笑着:“这就是【无极荣耀】我们行会联合万神殿开发的【无极荣耀】专门针对你的【无极荣耀】武器,不管你的【无极荣耀】防御力和魔抗再高,碰上这个也要完蛋。”

  “哼,再强的【无极荣耀】武器也要有人用才行,我把你们全都干掉,我看那玩意还怎么发威。”

  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冰封女妖先是【无极荣耀】脸色一变,随后突然微笑着抬起一支手,跟着就听她背后的【无极荣耀】大门内传来一阵整齐的【无极荣耀】跑步声,然后就见门外突然冲进来十几个弓箭手,而且人手一把那种弓。

  “我x,这东西可以量产的【无极荣耀】吗?”

  “哈哈哈哈,都跟你说了这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研究成果了,既然能研究出来,多造几把有什么大不了的【无极荣耀】?”冰封女妖说着便突然将手向下一挥,嘴里得意的【无极荣耀】说道:“自由射击。”

  听到她的【无极荣耀】命令那些人立刻动了起来,加上之前那个一共十七张弓同时拉开,密集的【无极荣耀】光箭在黑暗的【无极荣耀】拍卖大厅内就像激光炮一样闪烁了起来,我本来还打算仗着速度快硬冲过去,可惜对方人太多,我根本闪不开。不过我也不是【无极荣耀】那么好对付的【无极荣耀】,既然对方是【无极荣耀】弓箭手,那就必须得瞄准才能射击,而我恰恰有办法让他们无法瞄准。

  “艾美尼斯,小纯,用那招。”

  “听候您的【无极荣耀】吩咐。”随着一枚小太阳一般的【无极荣耀】白色光球突然升起,房间内瞬间变成了一片雪白,超高的【无极荣耀】光照强度让现场的【无极荣耀】所有弓箭手都不得不回头闭上了眼睛,因为他们如果不这么做就必须做好暂时失明的【无极荣耀】准备了。不过,就在那个光球消失之后,当他们再转回来的【无极荣耀】时候,所有人就全都傻眼了。

  只见偌大的【无极荣耀】一个拍卖场内竟然被无数个我站的【无极荣耀】满满当当,数量过千的【无极荣耀】我以各种姿势站在拍卖场的【无极荣耀】各个位置,连房顶的【无极荣耀】钢制横梁上都坐着几个,一时之间所有弓箭手全都哑火了。

  “哈哈哈哈……你们再射啊!我看你们到底能不能猜出来哪个才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我。”现场的【无极荣耀】几千个我突然同时说了起来,完全同步的【无极荣耀】声音震撼效果朝强,惊的【无极荣耀】那些弓箭手都惶恐的【无极荣耀】往后退去,只有冰封女妖一个人还站在前面。只是【无极荣耀】,看着面前这么多个我,冰封女妖也是【无极荣耀】彻底傻眼了。

  过了好半天,冰封女妖才突然喊道:“用震撼弹,那些都是【无极荣耀】幻象,一碰就会破的【无极荣耀】。”

  游戏内的【无极荣耀】震撼弹可不是【无极荣耀】现实中的【无极荣耀】那种非致命武器,这是【无极荣耀】一种大规模清理低级生物的【无极荣耀】武器。它的【无极荣耀】特点就是【无极荣耀】单体伤害极低,但是【无极荣耀】覆盖面积超大,对付幻影或者大量低级生物时极为好用,很多行会都会长期准备大量这种武器,只是【无极荣耀】很少有人会随身携带罢了。

  听冰封女妖这个话,显然现场是【无极荣耀】有人带了这东西的【无极荣耀】。果然,冰封女妖话音刚落,就见几名玩家突然从身上摸出了十几个震撼弹交给了身边的【无极荣耀】人,然后这些人也不管什么节约弹药了,一起拉开保险淅沥哗啦的【无极荣耀】全给扔了出来。

  本来,如果这么多震撼弹落地,爆炸之后肯定会将幻象全部清理掉才对,只是【无极荣耀】这次他们的【无极荣耀】计划却没能实现。只见那些震撼弹飞到这些个我的【无极荣耀】头顶上时便突然爆炸开来,大量的【无极荣耀】小弹片四下乱飞。然而,应该出现的【无极荣耀】幻象大面积消失的【无极荣耀】情况却没有出现,冰封女妖他们只看到那些个我突然全都从身上摸出了一面盾牌挡在了头顶,然后就听一阵巨大的【无极荣耀】撞击声,所有的【无极荣耀】小弹片都被盾牌挡了下来。

  这下所有俄罗斯人都紧张起来了,就连冰封女妖都惊讶的【无极荣耀】连退了两步。能够挡弹片说明这些我全都是【无极荣耀】实体,而动作如此迅速说明对方实力并不低。一般来说幻象要么是【无极荣耀】没有实体的【无极荣耀】虚假投影,要么就是【无极荣耀】只有简单物理存在一碰就破的【无极荣耀】假货,至于那种能辅助战斗的【无极荣耀】实体,那就不叫幻象,而应该称为分身了。只是【无极荣耀】现在的【无极荣耀】情况是【无极荣耀】现场站了起码几千个我,这要都是【无极荣耀】分身,那也未免太吓人了吧?

  “你你你……你是【无极荣耀】怎么做到的【无极荣耀】?”冰封女妖惊讶的【无极荣耀】问道。

  “你会告诉你的【无极荣耀】敌人你的【无极荣耀】弱点在哪里吗?”我的【无极荣耀】回答同时从这么多个幻象嘴里同时发出,令冰封女妖再次被吓退了一步。

  其实我现在使用的【无极荣耀】根本就不是【无极荣耀】分身,我也没那本事搞出这么多分身。当然,这些也绝对不是【无极荣耀】简单的【无极荣耀】幻象,因为幻象是【无极荣耀】不可能顶的【无极荣耀】住刚才那堆震撼弹的【无极荣耀】。事实上这个应该算是【无极荣耀】组合技能了。

  《零》的【无极荣耀】技能系统非常之发达,不但可以让玩家自己创造个人专署技能,还可以通过摸索搞出一些连续技或者是【无极荣耀】辅助技之类的【无极荣耀】技能。但是【无极荣耀】,在此之外,实际上《零》中还有一个组合技。组合技和连续技不一样,连续技是【无极荣耀】指一个玩家用自己的【无极荣耀】技能相互衔接组成的【无极荣耀】连续打击技能,而这个组合技则是【无极荣耀】由多个个体之间通过技能组合来实现的【无极荣耀】组合打击技能。组合技的【无极荣耀】要求是【无极荣耀】至少要用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无极荣耀】个体参加组合,其次就是【无极荣耀】使用技能的【无极荣耀】个体之间必须配合娴熟,否则就会导致技能失败。

  虽然组合技的【无极荣耀】最初目标应该是【无极荣耀】希望玩家小队之间通过默契配合来实现组合的【无极荣耀】效果,但到现在为止,据我所知真正做到了这一点的【无极荣耀】人并不多。至少在我们行会目前就只有有限的【无极荣耀】几个小队可以做到部分技能组合,其中表现最好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冰冰他们的【无极荣耀】魔音乐队,他们的【无极荣耀】组合技现在已经可以做到互相促进的【无极荣耀】作用了,可以说到了这一步才算真正发挥出组合技能的【无极荣耀】威力,要不然组合以后还不如分开来威力大,那还组合它干什么啊?

  不过,虽然那玩家小队的【无极荣耀】组合技发展比较失败,但目前游戏内却并非没有好的【无极荣耀】组合技,只不过这些组合技都不是【无极荣耀】玩家和玩家之间组合的【无极荣耀】,而是【无极荣耀】玩家和NPC组合的【无极荣耀】,其中最多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玩家和自己魔宠的【无极荣耀】组合。

  玩家通常都是【无极荣耀】以自我为中心,除非遇到上下级关系,必须听话,大部分时候玩家之间很少有谁愿意迁就谁的【无极荣耀】情况,所以玩家和玩家的【无极荣耀】组合技能往往很难合拍。但是【无极荣耀】玩家和自己魔宠就不一样了,魔宠是【无极荣耀】玩家的【无极荣耀】附属生物,他们以自己的【无极荣耀】主人为中心,一切都以配合主人为第一优先,所以往往魔宠可以很容易的【无极荣耀】和主人达到配合默契的【无极荣耀】要求。而我现在使用的【无极荣耀】实际上就是【无极荣耀】我和艾美尼斯配合后产生的【无极荣耀】组合技——幻影真身。

  幻影真身其实不是【无极荣耀】技能名称,而是【无极荣耀】我自己随便起的【无极荣耀】名字,因为组合技是【无极荣耀】不会显示在属性列表里的【无极荣耀】,所以不需要起名字。我之所以给它取名字是【无极荣耀】为了配合的【无极荣耀】时候方便互相提醒,比如我喊幻影真身艾美尼斯就会知道要配合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这种技能,这样不容易出错。

  幻影真身的【无极荣耀】本质就是【无极荣耀】由我召唤出多个生物个体,然后由艾美尼斯将其全部用幻象伪装成我的【无极荣耀】样子。这个召唤个体可以是【无极荣耀】任何东西,只要体积和我差别不要太大,艾美尼斯都可以通过伪装来做到这点。一起使用这招的【无极荣耀】时候我多半是【无极荣耀】召唤麒麟武士或者铃音骑士来配合我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铃音骑士数量太少,麒麟武士等级又不够高,所以除了吓唬吓唬人之外,实际用处并不大。但是【无极荣耀】这次却不一样了,因为我刚从埃及骗到了死神纹身,而那东西的【无极荣耀】召唤物又极端的【无极荣耀】变态,正好用来配合艾美尼斯玩幻影真身。

  每错,事实上现在场中不是【无极荣耀】站着几千个我,而是【无极荣耀】站着几千个死神卫士,只不过他们身上都被艾美尼斯加了幻象,现在看起来全都和我一模一样。当然了,如果现在谁要是【无极荣耀】胆子够大冲上来试试真价,他们肯定会被吓死。因为这些幻象全都有我九百级时差不多的【无极荣耀】属性,不说单挑一般玩家,两个打一个绝对能干掉现场除冰封女妖之外的【无极荣耀】所有玩家。

  “你们不是【无极荣耀】要用那武器把我制住吗?怎么不试了?”看对方不动,我又再次主动挑衅了起来。当然,我挑衅可不是【无极荣耀】为了找虐的【无极荣耀】。死神卫士虽然厉害,可也还没到能抵挡那种光箭的【无极荣耀】地步。实际上我让他们发射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想制造混乱,到时候等他们开始攻击之后,我就让死神卫士一起往上冲,反正我能召唤好几万死神卫士,就他们那十几个人哪怕是【无极荣耀】一箭几个,那也够他们杀半天的【无极荣耀】,而死神卫士冲到他们跟前顶多只要几秒就够了。至于我吗!这几秒刚好可以让我潜行到他们身后,然后抢下一张弓回去研究一下。

  实际上我并不在现场这些死神卫士中,尽管冰封女妖他们看到了好几千个我,但实际上那全都是【无极荣耀】死神卫士,我在刚才白光爆发的【无极荣耀】时候就已经冲到墙边隐形了,等他们恢复视力的【无极荣耀】时候看到好几千个我站在那里,就算有人有反隐形也分不出哪个是【无极荣耀】我哪个是【无极荣耀】死神卫士,等会一涌而上正好方便我抢劫。

  我也看出来了,那些弓和那些线后面连接的【无极荣耀】设备才是【无极荣耀】光箭的【无极荣耀】威力所在,用弓的【无极荣耀】人根本不重要。只要能抢到弓,再去搞清楚那些线后面到底连着什么东西,那我就可以回去复制这种武器了。看这玩意的【无极荣耀】样子,要是【无极荣耀】能发展起来大规模应用,绝对可以成为和魔晶蒸汽武器以及魔晶武器相提并论的【无极荣耀】第三大类武器。当然了,前提是【无极荣耀】这东西不是【无极荣耀】以魔晶石或者魔晶蒸汽为动力的【无极荣耀】,不然的【无极荣耀】话它也只是【无极荣耀】以上两个武器系列的【无极荣耀】一个应用分支而已。不过不管它属于哪一种武器,总之这东西威力很大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

  在被我挑衅之后对方显然也有些生气,只是【无极荣耀】眼前这么多个实体的【无极荣耀】我确实起到了相当大的【无极荣耀】震慑作用,搞的【无极荣耀】他们虽然拿着超级武器却不敢轻易挑起战端,不过我要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他们开打,谁先打根本没啥重要的【无极荣耀】。

  “你们都不动是【无极荣耀】吗?那就让我来吧。”我说着便在心中发出了命令,现场那些伪装成我的【无极荣耀】样子的【无极荣耀】死神卫士突然同时动了起来。这些身高接近三米的【无极荣耀】大家伙虽然被伪装成了我的【无极荣耀】外形大小,但他们的【无极荣耀】实体并没有发生改变,跑起来速度飞快,眨眼之间就将两边的【无极荣耀】距离拉近了三分之一,等对面的【无极荣耀】弓箭手慌忙开始射击的【无极荣耀】时候冲的【无极荣耀】最快的【无极荣耀】死神卫士都已经快过半场了。

  “冲啊!”所有的【无极荣耀】死神卫士都以我的【无极荣耀】声音叫喊了起来,而对面的【无极荣耀】弓手发射的【无极荣耀】箭矢也在同一时间射入了死神卫士的【无极荣耀】队伍中。就和之前射中墙壁一样,被命中的【无极荣耀】死神卫士以及他身边几个比较近的【无极荣耀】死神卫士转眼之间便消失不见了,地面上甚至连渣都没看见一点。这个武器的【无极荣耀】威力实在是【无极荣耀】太变态了,根本就是【无极荣耀】碰着就死,完全没有一点例外。

  虽然被第一拨光箭干掉了几十个死神卫士,但是【无极荣耀】我并没有丝毫的【无极荣耀】心疼,反正死神卫士死了可以再招,以这几个人的【无极荣耀】杀伤速度根本不可能产生什么实际影响。剩下的【无极荣耀】死神卫士对于同伴的【无极荣耀】死亡也没有任何的【无极荣耀】迟疑,他们都是【无极荣耀】魔法生物,是【无极荣耀】以魔力凝结出来的【无极荣耀】沙子,根本都不完全算是【无极荣耀】生物,死亡对他们来说根本毫无意义。

  几十米的【无极荣耀】距离死神卫士几秒便冲了过去,对方虽然速度还算不错,但也仅来的【无极荣耀】及射出两轮箭矢便被死神卫士冲到了跟前。那些人慌乱之中连忙抽出近身武器进行抵挡,只可惜死神卫士人高马大的【无极荣耀】,跑起来之后就像是【无极荣耀】骑兵冲锋,那些玩家站在原地根本挡不住这些家伙的【无极荣耀】冲击,顺便便被全部掀了出去,而他们手里的【无极荣耀】武器也莫名其妙的【无极荣耀】被人给抽了下去。

  像洪水一般漫过大门之后死神卫士依然没有丝毫停留的【无极荣耀】一路冲了出去,而我则将刚刚抢到了几把弓收进了凤龙空间。和我之前想的【无极荣耀】一样,这些弓根本就不是【无极荣耀】装备,它们是【无极荣耀】由行会开发的【无极荣耀】武器,就像是【无极荣耀】大炮和车辆一样,它们是【无极荣耀】属于行会的【无极荣耀】而不是【无极荣耀】玩家的【无极荣耀】。这一点对我的【无极荣耀】抢劫可以说是【无极荣耀】至关重要,因为如果这些东西是【无极荣耀】玩家的【无极荣耀】装备,那么我一般是【无极荣耀】不可能将其抽下来的【无极荣耀】,毕竟装备除非爆出来,想直接从人身上抢是【无极荣耀】不容易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行会装备就不一样了。行会装备属于行会,玩家只有使用权,他的【无极荣耀】死亡不会使装备跟他一起复活离开,只是【无极荣耀】会让装备变成无人看管状态,这个时候是【无极荣耀】个人就能把它拿走,根本不许要费劲去抢。

  得到了几张弓之后我又跟着死神卫士开始往外跑,虽然那弓已经到手,但我还得搞清楚那些线到底连接着什么东西。这些弓在发射的【无极荣耀】时候下面都拖着长长的【无极荣耀】导线说明它们在使用时必须依靠外部设备提供某些东西,可能是【无极荣耀】弹药也可能是【无极荣耀】能量,或者是【无极荣耀】辅助计算什么的【无极荣耀】,种子这个弓不能单独运转,所以那个线后面连接的【无极荣耀】东西可能会和弓本身同样重要,甚至于那东西比弓还要重要。

  跟着众多死神卫士冲出了拍卖大厅后我才发现外面已经彻底乱套了。我们进入的【无极荣耀】这个拍卖大厅外面本来是【无极荣耀】片小广场来着,一开始那么多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就是【无极荣耀】在这里下车排队接受检查入场的【无极荣耀】,不过现在这里已经被密密麻麻的【无极荣耀】俄罗斯部队所站满了,而从大厅里冲出来的【无极荣耀】死神卫士则是【无极荣耀】毫无任何迟疑的【无极荣耀】冲入了对方的【无极荣耀】人群,然后发生了混战。

  看到眼前这一幕我才发现死神卫士原来也是【无极荣耀】有缺点的【无极荣耀】,这个缺点不是【无极荣耀】实力不够高,也不是【无极荣耀】智力低下,而是【无极荣耀】性格。这些家伙竟然全都是【无极荣耀】战斗狂,我之前只是【无极荣耀】让他们冲出来,要是【无极荣耀】一般人冲出来后看到这么多敌人肯定会先停下来掂量一下,毕竟这个和我的【无极荣耀】命令并不冲突。可是【无极荣耀】这些家伙却连想都没想就直接冲进了数倍于自己的【无极荣耀】敌人之中,根本就是【无极荣耀】一副将生死置之度外死了都要咬你一口的【无极荣耀】疯狗架势。当然了,这个缺点也不能完全算是【无极荣耀】缺点,打仗的【无极荣耀】时候,尤其是【无极荣耀】正面战场上,一支有着这种疯狗精神的【无极荣耀】部队绝对可以轻轻松松击溃数倍于己方的【无极荣耀】敌人,毕竟正常人都怕死,碰上一群疯子没有不害怕的【无极荣耀】。

  虽然外面这个混战的【无极荣耀】情况和我的【无极荣耀】想法有点不符,但既然两边已经混战在一起了,我也就没再去干涉他们了,而是【无极荣耀】直接打开了召唤限制,让死神卫士以广场空间为限制进行召唤。从现在开始只要广场上还有空位,而且我的【无极荣耀】召唤上限没满,死神纹身就会不断的【无极荣耀】召唤死神卫士填补空缺,等广场满了之后就会变成死一个补一个,这样死神卫士虽然人数有点少,但因为有补充,所以暂时也不会吃亏。

  启动了这个技能后我就不再管那些死神卫士,而是【无极荣耀】专心的【无极荣耀】顺着地下的【无极荣耀】线缆开始找源头。本来我还以为那些线只是【无极荣耀】从拍卖大厅拖到外面而已,而那个连接线缆的【无极荣耀】设备应该就在门外才对,谁知道那东西根本就不在这里,那些线远比我想象的【无极荣耀】要长,看样子它们到像是【无极荣耀】从广场那头的【无极荣耀】出口外面拉进来的【无极荣耀】一样。

  “我x,哪个该死的【无极荣耀】设计这么长的【无极荣耀】线干什么?”我看着一直延伸到人群中间根本看不到头的【无极荣耀】线,只好重新开始指挥死神卫士结成阵形向前推进。之前不管死神卫士的【无极荣耀】战斗是【无极荣耀】因为我要找那台连接线缆的【无极荣耀】设备,现在发现那东西在人群后面我当然要指挥死神卫士尽快突围了。

  “紫日,你给我去死!”我正在那打算召唤魔宠助战,忽然就听一声娇喝。我猛的【无极荣耀】一回身,双手刃爪同时弹出,正好架住了冰封女妖的【无极荣耀】寒冰剑。

  “我x,这么多幻影你怎么找到我的【无极荣耀】啊?”对于冰封女妖能发现我我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非常惊讶,刚才在拍卖大厅还好说,现在外面至少有五六千个假的【无极荣耀】我在那跑来跑起,冰封女妖竟然能从中找到我的【无极荣耀】本体,这也太玄幻了吧?

  冰封女妖对我的【无极荣耀】问题根本没有正面回答,只是【无极荣耀】一边拼命加大手上的【无极荣耀】力量拼命向下压一边说道:“你身上的【无极荣耀】臭味我隔着几十米就能闻到,还用找吗?”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