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八卷 第四十三章 奇怪的【无极荣耀】土着

第十八卷 第四十三章 奇怪的【无极荣耀】土着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啪啪啪啪……我本来以为展示下实力就足够对方搞清楚现实了。没想到那个自称王子的【无极荣耀】白痴竟然突然鼓起了掌来,搞的【无极荣耀】他自己的【无极荣耀】手下都一脸莫名其妙的【无极荣耀】看着他不知道他到底什么意思。

  见众人全都一脸莫名的【无极荣耀】盯着自己,那个王子才开口说道:“不错,很不错。你是【无极荣耀】个高手,而我很这人最爱人才,你可以当我的【无极荣耀】贴身侍卫,我……”

  没等那家伙把话说完我便突然消失在原地,下一秒我又突然出现在那个王子的【无极荣耀】面前,单手将他一了起来,在周围的【无极荣耀】侍卫尚未有所反应之前又瞬间移动回了原来的【无极荣耀】地方。随手将那个白痴王子往地上一丢,我还顺便踩上了一只脚。“好了,现在你们主子在我手里了,所以话语权理所当然的【无极荣耀】由我掌管,你们只管回答我的【无极荣耀】问题就是【无极荣耀】了。”

  对面的【无极荣耀】人见我只是【无极荣耀】想问问题便都被往上冲,虽然他们的【无极荣耀】主人在我脚下踩着,但毕竟我的【无极荣耀】实力在那摆着,贸然冲上来只会害死他们的【无极荣耀】主人,况且我现在的【无极荣耀】意思也很明显,并没打算真伤人,他们也犯不着把自己的【无极荣耀】主子至于危险之中。

  看对方似乎明白了我的【无极荣耀】意思,我又接着说道:“好了。既然你们打算配合,我也不会为难你们的【无极荣耀】主子。”我说着便将脚从那个王子身上拿了下来,不过这家伙之前已经被我摔晕了,所以就算我把脚拿掉他也依然是【无极荣耀】毫无反应的【无极荣耀】躺在那里。“首先,我想知道你们为什么要用箭射我?”

  众人在听到我的【无极荣耀】问题后都将目光投向了一名身穿银白色铠甲的【无极荣耀】武士,看起来这家伙在他们中是【无极荣耀】个首领。

  “对不起,之前打你完全是【无极荣耀】个误会。”那名首领说道:“我们本来是【无极荣耀】奉命深入树海搜寻一种药品的【无极荣耀】,不过王子在半路上发现了你的【无极荣耀】坐骑在天空中高速飞行。当时王子觉得这只坐骑很特别,便想射下来看看,当时我们并不知道那上面有人。”

  我点点头表示接受了对方的【无极荣耀】解释。从逻辑上推断他说的【无极荣耀】应该是【无极荣耀】实话,毕竟我们之前并不认识,相互之间也没啥关系,他们突然袭击我并没什么意义。而且当时飞鸟在空中飞行,我是【无极荣耀】趴在飞鸟背上的【无极荣耀】,从地面看上来,也确实看不见上面是【无极荣耀】否坐着人。

  “第二个问题。”我伸出两根手指问道:“你们知道这里的【无极荣耀】神族住在哪里吗?”神界都是【无极荣耀】各国各自的【无极荣耀】神界,所以俄罗斯神界里是【无极荣耀】不会有别国神族的【无极荣耀】,因此我直接问这里的【无极荣耀】神族,只要对方知道,那就肯定是【无极荣耀】俄罗斯神族。相反,如果我直接问俄罗斯神族,他们反而可能会不知道这个事情,因为这里是【无极荣耀】神界,这里的【无极荣耀】神族知道自己是【无极荣耀】俄罗斯地区的【无极荣耀】神族,可是【无极荣耀】神界的【无极荣耀】土著却未必知道俄罗斯是【无极荣耀】个什么东西。

  听到我的【无极荣耀】第二个问题,那些守卫似乎是【无极荣耀】松了口气,因为这个问题对他们来说并不重要。依然是【无极荣耀】那个侍卫首领和我进行交流。不过他没有直接回答我的【无极荣耀】问题,而是【无极荣耀】反问道:“你说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哪位神祗?”

  我被首领问的【无极荣耀】一愣,随后才想到俄罗斯的【无极荣耀】神不可能都住一块,自然就会有位置区别。“无所谓,随便哪个神都行。你就告诉我最近的【无极荣耀】一个就行了。”

  “要说最近的【无极荣耀】,那应该是【无极荣耀】武神了。”侍卫首领说道:“他就住在我们的【无极荣耀】国都骑士之城,到了城里你看到的【无极荣耀】最高大的【无极荣耀】那座建筑就是【无极荣耀】神殿,武神就住在那里面。”

  我点点头,然后单脚一勾将地上的【无极荣耀】王子踢到了对方面前,对方赶紧伸手接住了还在昏迷之中的【无极荣耀】王子。趁着他们接王子的【无极荣耀】时间,我直接翻身跳上夜影然后让夜影启动了意识跳跃,瞬间便穿入了一片虚无之中,当我们再次穿出来的【无极荣耀】时候便已经到达了另外一片森林之中。夜影有些无奈的【无极荣耀】说道:“对不起,我能连接的【无极荣耀】意识目前最远只能到这边了。”

  “没关系,我们直接飞吧!”

  “好的【无极荣耀】。”夜影带着我迅速升到了森林上空,然后仿佛踩着树冠在林间跳跃一般迅速向着前方奔去。虽然夜影的【无极荣耀】意识跳跃必须要有智慧生物的【无极荣耀】思维作为平台,但却不一定要人类的【无极荣耀】思维。在跑了一会之后夜影又成功连接了一个生物的【无极荣耀】意识,然后又进行了几次跳跃,最终终于成功让我们跳到了一座小村庄的【无极荣耀】外面。

  在这座村子里再次询问了关于骑士之城的【无极荣耀】消息后,我们才搞清楚,原来骑士之城距离这里非常的【无极荣耀】远。不过很幸运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向前走一段之后就有一座大型城市。然后可以用那里的【无极荣耀】传送阵传送过去。

  按照村里人说的【无极荣耀】路线,我们很快便找到了那座所谓的【无极荣耀】大城市,不过在我眼里这也就能算是【无极荣耀】一座中小型城市而已。当然,对于村里人来说这可能确实算的【无极荣耀】上是【无极荣耀】大城市了。不过不管大不大,对我来说只要有传送阵就够了。从城门进入城内后我便四下张望了起来,一眼扫过去附近没有疑似传送殿的【无极荣耀】建筑,看来只能问人了。

  “你好,请问下……”我的【无极荣耀】话都还没来及说完就见被我拦住的【无极荣耀】那位大婶突然变身大白兔,以百米冲刺的【无极荣耀】速度消失在了我的【无极荣耀】视线中,搞的【无极荣耀】我尴尬的【无极荣耀】站在那里完全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对于这种奇怪的【无极荣耀】事情,我将其归咎于那个NPC大婶有特殊心理疾病,所以才会像兔子一样消失在我的【无极荣耀】眼前,所以我打算重新找个人问问,结果当我把头转向其他人时,才发现周围的【无极荣耀】人全都用一种警惕的【无极荣耀】目光盯着我,而且其中一部分人还表现出了极度的【无极荣耀】厌恶表情。

  被路人以这种表情盯着,我第一反应就是【无极荣耀】先低头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上有什么问题,结果发现似乎没哪里不对劲的【无极荣耀】,于是【无极荣耀】我又打算继续去问别人,结果我一往哪个方向走,附近的【无极荣耀】人就会立刻倒退远离我,搞的【无极荣耀】好象我身上有传染病一样。

  对于本地人的【无极荣耀】奇怪反应,我实在是【无极荣耀】非常的【无极荣耀】奇怪,不过看他们这个样子大概是【无极荣耀】不会让我知道原因的【无极荣耀】了,所以我也放弃了询问的【无极荣耀】打算。啪的【无极荣耀】一个响指,夜影突然从训练空间中走了出来停在我的【无极荣耀】身边。既然问不到路,那我就干脆自己找,反正传送殿又不是【无极荣耀】卖盗版光盘的【无极荣耀】小门面,会窝在某个犄角旮旯中。像传送殿这种人流量超大的【无极荣耀】地方。一般都会修在城里的【无极荣耀】主干道附近,要不然以传送殿的【无极荣耀】人流量,一般道路根本承受不起。

  不过,我的【无极荣耀】想法虽然很简单,但这里人的【无极荣耀】思维却一点也不简单。我刚把夜影召唤出来便听到周围传来了一片惊呼声,然后在夜影不屑的【无极荣耀】打了个响鼻喷出一串火星之后,路人中的【无极荣耀】几个女人竟然突然尖叫着晕了过去,而其他人则不是【无极荣耀】四散奔逃就是【无极荣耀】恐惧的【无极荣耀】瘫软在地,搞的【无极荣耀】我整个脑袋都瞬间短路了。

  我不就召唤了个坐骑吗?至于吓成这样吗?

  实在理解不了这里人的【无极荣耀】奇怪思维方式,我便自顾自的【无极荣耀】翻身跳上夜影的【无极荣耀】背部,然后让夜影开始沿着主干道小跑了起来。以夜影的【无极荣耀】速度,即使是【无极荣耀】小跑,速度其实也不慢多少,加上这座城市本身就这么点大,相信跑一圈也用不了多长时间。不过,我的【无极荣耀】想法虽然一直都没错,但我实在是【无极荣耀】低估了这个鬼地方的【无极荣耀】土著们的【无极荣耀】不正常程度。就在我骑着夜影刚跑了不到五百米的【无极荣耀】时候,前方突然冲出了一群拿着市民将我给包围了起来。要是【无极荣耀】碰上一群武装劫匪我是【无极荣耀】一点也不担心,反正几刀下去就砍光了,可是【无极荣耀】眼前这都是【无极荣耀】些什么人啊?这些人有的【无极荣耀】拿着扁担、有的【无极荣耀】拿着斧头、有的【无极荣耀】拿着菜刀,竟然还有人拿着鸡毛掸子,就这武装程度,连武装暴民都算不上。可是【无极荣耀】他们干什么要围着我呢?

  看着这一圈奇怪的【无极荣耀】市民。我也不好直接将他们都杀光了。毕竟这是【无极荣耀】市民,不是【无极荣耀】战斗人员,完全没有战斗必要啊!不过老这么让他们围着也不是【无极荣耀】个事啊!看来必须先搞清楚他们到底为什么要包围我。

  扫了一圈没发现这里有什么明显像是【无极荣耀】首领的【无极荣耀】人,我只好对着周围问道:“你们为什么要拦住我?”

  我一说话众人就立刻惊慌的【无极荣耀】一阵骚动,并且还后退了一点点,直到过了近二十秒才有人开口说道:“恶魔,我们是【无极荣耀】不会让你伤害我们美丽的【无极荣耀】希望之花的【无极荣耀】!”

  “希望之花?”进城的【无极荣耀】时候我到是【无极荣耀】看到过这座城市的【无极荣耀】名字叫做希望城,可问题是【无极荣耀】希望之花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看他们反应这么大,这个希望之花应该不是【无极荣耀】简单的【无极荣耀】一朵花而已。比较符合逻辑的【无极荣耀】推测是【无极荣耀】:一、希望之花是【无极荣耀】一种珍贵的【无极荣耀】特殊植物;二、希望之花应该是【无极荣耀】指某个女人,而且是【无极荣耀】这座城市中拥有特殊地位的【无极荣耀】漂亮女人。学校里有校花,办公室里有office之花。一座城市里有个城市之花也不算啥。不过问题是【无极荣耀】为什么这些人会认为我会去伤害这个我暂时还不确定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的【无极荣耀】希望之花呢?“你们这个希望之花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啊?还有,我只是【无极荣耀】路过,谁说我要伤害那个什么希望之花啦?我连希望之花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去伤害它?”

  因为没有统一指挥,我这么一说人群立刻就混乱了起来,有些人好象是【无极荣耀】有些相信我了,另外一些人则持反对态度,当然更多的【无极荣耀】人则是【无极荣耀】在两者之间摇摆不定。

  就在两边的【无极荣耀】人在那争吵的【无极荣耀】时候,人群外面却突然传来了一阵整齐的【无极荣耀】脚步声。我不用看也知道肯定是【无极荣耀】城防卫队到了,因为这整齐的【无极荣耀】脚步声绝对不是【无极荣耀】混乱的【无极荣耀】市民可以发出的【无极荣耀】。

  军队来了,市民似乎找到了主心骨,纷纷退到了两边让军队过来,而在进入人群之中后,那些军队便迅速跑动起来将我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最后突然全部停了下来,然后用长矛和盾牌对着我小心的【无极荣耀】戒备了起来。

  在军队将我围住之后,队伍后面又走来了七八名骑马的【无极荣耀】人。这些人中走在最前面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一男一女两个人,其中那个男的【无极荣耀】看起来有四十多岁,身材几乎接近球形,一身华丽的【无极荣耀】服装一看就是【无极荣耀】贵族。不过相比之他的【无极荣耀】衣服,我更关心他身下那匹马,因为这绝对是【无极荣耀】匹罕见的【无极荣耀】宝马,要不然也不可能驮着这么大个负担还走的【无极荣耀】如此闲庭信步了。跟胖子并行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一名女子,不过她带着面纱,所以看不清容貌,不过从露出来的【无极荣耀】部分判断她应该不超过二十五岁,而且长的【无极荣耀】相当漂亮。跟在两人身后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名五十多岁的【无极荣耀】男子,四方脸,一头金发,下巴下面还留着一圈浓密的【无极荣耀】金色胡须,配合他那身黄金铠甲,一看就是【无极荣耀】个武力很高的【无极荣耀】战斗人员。至于这家伙后面跟着的【无极荣耀】那排人,一看就属于高级保镖的【无极荣耀】类型。

  这群人并没有走到我的【无极荣耀】面前,而是【无极荣耀】停在了包围圈的【无极荣耀】外面,不过因为我们都骑着坐骑,而军队只是【无极荣耀】站在地上而已,所以我们双方之间并没有什么遮挡。等几人停下来后。那个胖子最先开口说道:“索罗王子,您还是【无极荣耀】回去吧。我女儿已经说了,她不会嫁给你的【无极荣耀】,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哼,跟他说摹疚藜僖壳么多干什么?”胖子身后的【无极荣耀】金发武将冷哼一声说道:“他虽然是【无极荣耀】神殿骑士,但我好歹也是【无极荣耀】八级战神,对付他个乳臭味干的【无极荣耀】小子还不是【无极荣耀】三两招的【无极荣耀】事?”

  “喂,我说摹疚藜僖裤们几个注意下情况好不好?”我抓住头盔面罩向上一推,然后直接把头盔给摘了下来问道:“你们可别告诉我那个什么索罗王子和我长的【无极荣耀】一模一样?”

  看到我的【无极荣耀】相貌,众人都是【无极荣耀】一愣,然后忽然听到噗嗤一声笑,接着众人一起笑了起来。之前那个很凶恶的【无极荣耀】金毛大叔也是【无极荣耀】尴尬的【无极荣耀】说道:“哎呀,真不好意思,原来是【无极荣耀】场误会。主要是【无极荣耀】你身上这套装备太像索罗王子身上那套了!不,不是【无极荣耀】像,根本就是【无极荣耀】一模一样啊!”

  “啊?那什么索罗王子有套和我这套一模一样的【无极荣耀】盔甲?”我身上的【无极荣耀】神龙套装可是【无极荣耀】魔龙套装加上国器合并进化后得到的【无极荣耀】,先不说国器具有唯一性这个问题,就是【无极荣耀】原本的【无极荣耀】魔龙套装也是【无极荣耀】极为罕见的【无极荣耀】全神器可成长型套装啊!这里居然有人有一模一样的【无极荣耀】装备?不,不可能是【无极荣耀】一模一样,他们说的【无极荣耀】一样应该只是【无极荣耀】外形,而不是【无极荣耀】属性。就算这里是【无极荣耀】神界,神器也不可能泛滥啊!

  对于我的【无极荣耀】疑问,对方到是【无极荣耀】知道的【无极荣耀】很详细。“对,就是【无极荣耀】和你这套看起来一模一样的【无极荣耀】装备。”那个金毛大叔说道:“我记得好象是【无极荣耀】索罗那小子跟着神族的【无极荣耀】神使一起去了趟人间界,回来以后就定做了一套这样的【无极荣耀】装备,说是【无极荣耀】在人间界看到一个很牛很牛的【无极荣耀】强人,他很羡慕人家的【无极荣耀】装备,所以就照样子仿造了一套。不过他那套也就是【无极荣耀】外形拉风一点,其实没人家的【无极荣耀】属性。”说到这里金毛大叔似乎是【无极荣耀】突然反应过来了,眼睛瞪的【无极荣耀】跟牛眼一样。“你该不会就是【无极荣耀】那个叫紫日的【无极荣耀】家伙吧?”

  “是【无极荣耀】怎么样?不是【无极荣耀】又怎样?”

  “你是【无极荣耀】紫日?”这次不光是【无极荣耀】金毛大叔了,连那个胖子和旁边的【无极荣耀】女人都惊讶的【无极荣耀】叫了起来,至于周围的【无极荣耀】其他人则是【无极荣耀】集体倒吸了一口凉气,连那些围着我的【无极荣耀】军队都整齐的【无极荣耀】向后退了三步。

  晕,怎么发现我的【无极荣耀】真名比之前被误会了的【无极荣耀】那个索罗还要有威慑力呢?之前以为我是【无极荣耀】索罗的【无极荣耀】时候他们还敢带人来包围我,现在一听我是【无极荣耀】紫日,连军队都吓的【无极荣耀】有要逃跑的【无极荣耀】趋势了。我有那么恐怖吗?

  惊讶了老半天之后还是【无极荣耀】那个女人最先恢复过来,然后她突然从马上跳了下来,然后穿过士兵组成的【无极荣耀】防线向我走了过来。那个胖子和马上的【无极荣耀】金毛大叔一看这情况立刻惊慌的【无极荣耀】叫了起来,之前那个金毛大叔以为我是【无极荣耀】索罗还敢放话要冲过来单挑,现在知道我的【无极荣耀】真身之后竟然只敢站在远处喊,都不敢上前把那个女人拉回去。这个反差还真不是【无极荣耀】一般的【无极荣耀】大啊!

  在众人的【无极荣耀】惊呼声中,那个女人就这么径直走进了包围圈,不过就在她快走到我身边的【无极荣耀】时候,夜影突然打了个鼻息,吓的【无极荣耀】她立刻停在了那里。一直等了半天,见夜影没有进一步行动,她才略带惊慌的【无极荣耀】抬头看了夜影的【无极荣耀】眼睛,然后才壮着胆子又向前走了两步。站到夜影身边她才意识到眼前这匹坐骑比她的【无极荣耀】马要高了太多。战马背高都在一米六到一米八之间,而超过一米七五的【无极荣耀】都属于罕见的【无极荣耀】好马。其他马类坐骑身高一般也都在这个范围之内,像独角兽之类的【无极荣耀】背高一般能达到一米八到一米八五左右,这和一般马比起来已经高出很多了。但是【无极荣耀】,在夜影身边即使是【无极荣耀】独角兽那样的【无极荣耀】身高依然显得很矮,因为夜影的【无极荣耀】四只蹄子所在的【无极荣耀】平面到他的【无极荣耀】脊梁最低点的【无极荣耀】高度就已经接近两米了,而这还是【无极荣耀】净身高。实际上夜影的【无极荣耀】蹄子下面还有一层两厘米厚的【无极荣耀】踏铁,而且夜影平时根本就不会落地,有时候你看他在地上跑,其实脚底一直都是【无极荣耀】悬空的【无极荣耀】,这无形中就增加了他的【无极荣耀】脊背离地的【无极荣耀】高度。像现在,那女人走到夜影身边才发现自己的【无极荣耀】头顶竟然才刚超过夜影的【无极荣耀】肚子下缘一点点,感觉光是【无极荣耀】站在他身边就有一种喘不上气来的【无极荣耀】压迫感。

  “你过来想干什么?”我低头看着站在夜影身边的【无极荣耀】女人问道。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