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八卷 第一百零四章 赌博者

第十八卷 第一百零四章 赌博者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怎么回事?”我惊讶的【无极荣耀】询问军神。

  军神的【无极荣耀】回答到是【无极荣耀】很迅速,但是【无极荣耀】说了跟没说一样。“不知道。我只是【无极荣耀】侦测到空间中有不明能量在快速聚集。”

  “马上查清楚到底是【无极荣耀】怎么回事。”

  “已经在查了。”

  交代完军神之后我又再次转向了那两名女神道:“二位也看到了,我现在没时间给你们慢慢权衡利弊,到底是【无极荣耀】加入还是【无极荣耀】顽抗到底,你们马上做个决定吧。”

  大概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想明白了。那名战斗女神道:“我们同意加入,但是【无极荣耀】我们还有最后一个要求。”

  “说。”

  “不要问我们为什么可以死而复生。”

  “成交。”虽然她们说的【无极荣耀】这个问题我也很想知道答案,但既然她们都这么直接的【无极荣耀】说出来了不想让人知道,那我也就只好忍了。反正这个我对这个问题只是【无极荣耀】好奇,也没必要非得知道原因不可。

  在两名女神同意加入我们行会之后,我和红月都是【无极荣耀】愣了一下。不是【无极荣耀】因为她们两个肯加入,而是【无极荣耀】因为预计的【无极荣耀】经验值居然还是【无极荣耀】没有出现。

  “为什么还是【无极荣耀】没有经验分成?”红月惊讶的【无极荣耀】看着我问道。

  “肯定是【无极荣耀】还有敌人隐藏在城市里。”真红说道。

  “不,这个可能性不大。”我否决了真红的【无极荣耀】猜测道:“战斗都打成这样了,城市里不可能还有没被*掉的【无极荣耀】神族,至少也应该被发现了才对。这是【无极荣耀】大型战争不是【无极荣耀】单人刺杀,隐身术什么的【无极荣耀】起不了作用的【无极荣耀】。我看问题不在城里。”

  “不在城里?那就是【无极荣耀】外面了?”红月疑惑的【无极荣耀】看着我问道:“外面的【无极荣耀】神族不是【无极荣耀】不计算入这次的【无极荣耀】战役内吗?”

  本次战役中俄罗斯神族是【无极荣耀】进攻方,而我们行会属于防守一方。战役结束的【无极荣耀】标志虽然是【无极荣耀】战役一方战斗力的【无极荣耀】全部丧失,但这个战斗力丧失却并不等于死亡,像是【无极荣耀】被俘、晕厥、重伤、叛逃等情况都可以被认为是【无极荣耀】战斗力丧失。但是【无极荣耀】相对的【无极荣耀】,只要对方还有战斗意志,并且有战斗能力,即使其没有到场,战斗依然不会结束,这就是【无极荣耀】系统默认的【无极荣耀】战斗判定方式。除非有一方在明显掌握了绝对胜利条件的【无极荣耀】情况下提出修改战斗结束标准,否则系统就会按照前面那个基础战斗结束方式来判定战斗是【无极荣耀】否已经结束。现在掌握胜利条件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我们行会,而我们并没有提出更改战斗结束方式,那就是【无极荣耀】说系统依然在按照默认方式运行战役监察系统。这个系统肯定是【无极荣耀】发现了存在对我们有敌意的【无极荣耀】人员,所以才没有终结战役。

  “战役判定系统没有结束就说明肯定有俄罗斯神族的【无极荣耀】人对我们存在敌意,不管对方在什么地方,只要系统判断他有能力介入这场战役,那么在他放弃抵抗意识或者被我们干掉之前都不可能结束战役了。当然,我们也可以利用我们现在掌握的【无极荣耀】主动权要求系统强行终止战役,但是【无极荣耀】如果这样的【无极荣耀】话,我估计以后我们会给自己埋下一个藏在暗处的【无极荣耀】敌人。”

  战役现在还没结束,这样的【无极荣耀】话我们至少还知道有个敌人在窥视着我们,随时准备对我们下手。可如果我们结束了战役,那对方就可以隐藏起来随时找我们麻烦。要是【无极荣耀】个普通人找我们麻烦也就算了,被一个神族盯上那可不是【无极荣耀】什么好事。像这次这种大型战役,我们用人数上的【无极荣耀】优势一举消灭这些神族是【无极荣耀】没什么难的【无极荣耀】,可是【无极荣耀】以神族的【无极荣耀】战斗力,一旦他失去组织彻底成为一匹孤狼,那才真是【无极荣耀】天大的【无极荣耀】麻烦。到时候他想袭击我们的【无极荣耀】什么地方就可以袭击什么地方,我们的【无极荣耀】普通玩家是【无极荣耀】追不上也打不过。高级玩家又不可能时时刻刻的【无极荣耀】看着,再说我们行会势力那么大,世界各地几乎都有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势力存在,光靠高手防,那也得分配的【无极荣耀】过来才行啊?千日做贼容易,千日防贼那可就难了!

  红月也不是【无极荣耀】傻瓜,之前她只是【无极荣耀】没反应过来,现在听我这么一说也反应过来了。“是【无极荣耀】啊!不能让俄罗斯神族的【无极荣耀】任何个体漏网,哪怕是【无极荣耀】一个也不行。我这就让人去搜查附近区域,无论如何也要把这个目标给找出来。”

  虽然红月说了要把俄罗斯神族最后的【无极荣耀】残余势力连根拔除,但执行起来却是【无极荣耀】费了大劲了。首先我们并不确定到底还有什么人没被发现,不知道是【无极荣耀】一个神族躲藏在某个地方还是【无极荣耀】一群神族分散在某些地方。总之我们是【无极荣耀】两眼一抹黑,啥也不清楚。其次,俄罗斯神族是【无极荣耀】片非常广大的【无极荣耀】区域,其内部空间已经不比主世界小多少了。在这样一大片区域内搜索几个漏网的【无极荣耀】神族,那绝对和大海捞针没啥区别。就算我们行会人再多,洒到这么大片区域里估计连个人毛都看不到,更别说拉网式排查了。

  因为完全找不到任何线索,所以我们的【无极荣耀】人从半夜一直找到第二天天亮都没啥结果。相反,好消息没有,坏消息却是【无极荣耀】不断的【无极荣耀】出现。首先就是【无极荣耀】日本那边的【无极荣耀】战役又出了问题。之前迫于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强势入主,加上其战术安排的【无极荣耀】合理性,所以大部分日本行会虽然不太原因,但最终都采纳了我们给松本正贺安排的【无极荣耀】那个以退为进的【无极荣耀】弹弓战术。本来一切都进行的【无极荣耀】好好的【无极荣耀】,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大部队全面扫荡日本全境,那些日本行会为了给松本正贺说的【无极荣耀】那个巨大的【无极荣耀】弹弓续力,所以也主动配合着我们进行撤退。这样在一个猛攻,一个有意退让的【无极荣耀】情况下,战斗速度可谓是【无极荣耀】突飞猛进。我们后来开始和俄罗斯神族作战,之所以敢从日本调离高级玩家和强力NPC,也就是【无极荣耀】看在日本战场上的【无极荣耀】战斗已经进入尾声,没什么好担心的【无极荣耀】份上,所以才抽走了高级人员。谁知道这眼看就要完事了,日本方面却突然又冒出个二愣子型的【无极荣耀】行会来。

  这个新冒出来的【无极荣耀】行会完全不考虑松本正贺所发布的【无极荣耀】战略方针,和其他日本行会采用了截然相反的【无极荣耀】战术,只要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人发动进攻,他们就会拼死抵抗。本来按说就他们这一个行会不听话也没什么,可关键是【无极荣耀】因为俄罗斯神族提前发动戒律之环窃取计划,导致我们被迫提前抽走了所有的【无极荣耀】驻日高级战力,以至于在那个行会的【无极荣耀】疯狂反扑之下,我们的【无极荣耀】扫荡部队居然没顶住,反被他们给抢回了两座城市。

  两三座城市的【无极荣耀】得失本来对整个战局是【无极荣耀】没什么影响的【无极荣耀】,只要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大部队完成合围,最后这个小行会依然得完蛋。毕竟小型行会就是【无极荣耀】小型行会,我们可以炮灰把他们填平,他们却没那么多人力和财力去抵抗,因此即使我们的【无极荣耀】高级人员都不在,他们应该也是【无极荣耀】翻不出什么风浪来的【无极荣耀】。不过,千算万算,最终我们还是【无极荣耀】算漏了鬼手信长这个变数。

  本来因为之前的【无极荣耀】失利,加上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抢眼表现,鬼手信长已经逐渐被排挤出了日本的【无极荣耀】领导圈子。但是【无极荣耀】,在那个新行会强力反击并获得一定好处之后,鬼手信长却又蹦了出来开始高呼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政策有问题,说什么既然已经有人获得了胜利,那就是【无极荣耀】说现在已经可以开始反击了。之后鬼手信长更是【无极荣耀】直接带领自己的【无极荣耀】那帮死忠发动了反击。我们行会在日本此时可以说就一个空架子,真正的【无极荣耀】强力部队一个都不在,鬼手信长带人这么打,我们哪有挡的【无极荣耀】住的【无极荣耀】可能?结果自然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获得了巨大的【无极荣耀】胜利,并且以此为依据宣扬反击的【无极荣耀】时刻到了,让别的【无极荣耀】日本行会跟着他一起发动反击。

  松本正贺现在虽然是【无极荣耀】日本行会首领,但毕竟重新登位之后地位一直就没怎么稳固,加上那些日本行会的【无极荣耀】老大们之前曾经历过一段时间的【无极荣耀】无政府时期,所以现在一个个自主意识都很高,结果就是【无极荣耀】向心力和执行力上远不如从前了。现在看到鬼手信长捞到了实际好处,很多原本已经相信了松本正贺计划的【无极荣耀】行会现在都开始摇摆了起来。有实力的【无极荣耀】大行会因为有专门的【无极荣耀】参谋团,眼光比较长远,相对还好一些,但另外那些目光短浅的【无极荣耀】小行会却坐不住了,纷纷开始提前发动了反击。那些大行会本来听自己的【无极荣耀】参谋团分析之后都相信松本正贺是【无极荣耀】对的【无极荣耀】,按常例也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计划更好,但人的【无极荣耀】行为往往不是【无极荣耀】全靠理智去决定的【无极荣耀】。正相反,大部分时间人其实都是【无极荣耀】按本能而不是【无极荣耀】理智在行动。那些原本确定松本正贺是【无极荣耀】对的【无极荣耀】大行会看到小行会得到了好处,便开始担心自己下手晚了会不会吃亏,然后有些经不起诱惑的【无极荣耀】大行会也开始逐渐脱离原来的【无极荣耀】计划加入了这个反击行动中去。有了带头的【无极荣耀】,其他大行会也就不再管什么理智不理智的【无极荣耀】了,虽然把猪养肥了能吃到更多的【无极荣耀】肉,但现在已经有别的【无极荣耀】狼在啃这头猪了,自己再不下嘴别说肥猪,骨头都不一定捞的【无极荣耀】到了。在这样的【无极荣耀】想法下,整个日本的【无极荣耀】行会几乎全都违背了之前的【无极荣耀】约定提前进入了反攻中,然后他们就惊讶的【无极荣耀】发现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进攻力量其实很弱,再然后自然就是【无极荣耀】大片大片的【无极荣耀】领土被收回,整个日本以比之前更快的【无极荣耀】速度逐渐回到了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手里。

  要说日本这边的【无极荣耀】情况还算好的【无极荣耀】。虽然日本行会现在集体大反扑,搞的【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计划一时受挫,但计划本身并没有多大问题。只要我们结束这边的【无极荣耀】战役,将精锐力量调回去将那些日本人打疼了,那么这边的【无极荣耀】问题自然也就迎刃而解了。真正让我们为难的【无极荣耀】还是【无极荣耀】俄罗斯这边的【无极荣耀】麻烦。

  因为我们抽调大量精锐进入神界剿灭俄罗斯神族,结果就造成了对俄战场上的【无极荣耀】兵力空虚。虽然我们已经收缩了防线,想以大规模的【无极荣耀】战术集结吓住俄罗斯人,但这个计划却没能奏效。俄罗斯人的【无极荣耀】特点就是【无极荣耀】喜欢蛮干,越是【无极荣耀】危险他们越往上冲,反正他们人多,根本不在乎伤亡。本来要是【无极荣耀】别的【无极荣耀】国家的【无极荣耀】玩家发现我们行会如此大规模的【无极荣耀】收缩兵力,必然会认为我们在计划什么大的【无极荣耀】行动。一般来说这个时候应该是【无极荣耀】派出大量侦察兵四处打探才对,可是【无极荣耀】俄罗斯的【无极荣耀】指挥官却一道命令把整个俄罗斯入侵军团也给集结成了一支部队,然后直接朝我们的【无极荣耀】大部队冲了过来。

  我们集结起来的【无极荣耀】大部队虽然数量不少,外加高手也还有点,可问题是【无极荣耀】俄罗斯人的【无极荣耀】兵力更多,且高级人员全都在场,两边一碰面,高下立判。我们这边的【无极荣耀】联合军团几乎没什么象样的【无极荣耀】抵抗就被彻底击溃。没有高级玩家压阵,我们的【无极荣耀】防御阵形根本无法保持完成。在俄罗斯的【无极荣耀】顶级高手几次突袭之下防线就彻底崩溃,对方再拿大部队一压,整个军团也就彻底散架了。

  现在俄罗斯人不但击溃了我们行会用于对付他们的【无极荣耀】集团军群,而且更糟糕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他们已经侵入到了中国腹地,也就是【无极荣耀】说我们之前使用的【无极荣耀】空间换时间的【无极荣耀】战略已经无效了。后方就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人口密集区,根本没办法再退了。而且为了防止俄罗斯玩家跟当年的【无极荣耀】小日本一样四处搞破坏,我们还得进行积习抵抗,这就使得本就崩溃了的【无极荣耀】军团损失更大。

  如此多的【无极荣耀】不利消息一夜之间全部爆发,实在让我们急的【无极荣耀】抓耳挠腮。可偏偏这个时候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全部精锐都被拖在了俄罗斯神界。结束战役放这些高级人员回去固然有用,可这边一旦结束,那个或者那群漏网的【无极荣耀】神族到底要怎么办呢?真放着不管的【无极荣耀】话,那可就是【无极荣耀】个不定时的【无极荣耀】炸弹啊!鬼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又会出来搞我们一下?

  “早知道这次会搞成这样,我就不该接这个任务!”我坐在军神身边的【无极荣耀】控制室里一脸郁闷的【无极荣耀】说道。在我们附近悬浮着很多个画面,那些都是【无极荣耀】没进神界的【无极荣耀】本行会领导层人员,连松本正贺都出现在了画面之中。

  听到我自责的【无极荣耀】话,红月第一个安慰道:“这个也不能怪你啊!谁能想到会突然冒出这么多事情呢?”

  军神也道:“没错。日本行会的【无极荣耀】反应属于简单的【无极荣耀】从众心理,只是【无极荣耀】之前那个冒进的【无极荣耀】行会比较奇怪,看起来并不像是【无极荣耀】自发组成的【无极荣耀】。还有俄罗斯那边,说真的【无极荣耀】,我真不理解他们的【无极荣耀】指挥官到底是【无极荣耀】哪所军校毕业的【无极荣耀】!居然连这么明显的【无极荣耀】战术变化都看不懂就直接把部队一股脑的【无极荣耀】全派出来了!”

  日本那边还好说,毕竟看起来像是【无极荣耀】有人背后操作造成的【无极荣耀】,这个怪不得别人。不过俄罗斯这边可就奇怪了。这次被俄罗斯军队给占了便宜,完全是【无极荣耀】因为对方指挥官的【无极荣耀】瞎指挥。这就好象是【无极荣耀】诸葛亮唱了出空城计,结果碰上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那种精明谨慎的【无极荣耀】将军,而是【无极荣耀】个脑神经上能跑火车的【无极荣耀】莽夫,管你三七二十一打了再说。空城计再好,碰上这样的【无极荣耀】二愣子,就算诸葛武侯在世估计也得被再气死,难怪连军神这个感情冷淡的【无极荣耀】计算机都有些发火的【无极荣耀】迹象。

  “刚刚你们说日本那边的【无极荣耀】情况像是【无极荣耀】有人操纵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吗?”素美忽然问了这么一句。

  “怎么?你发现了什么吗?”我转向素美所在的【无极荣耀】画面问道。虽然智力达到到近乎妖怪,但素美毕竟不是【无极荣耀】战斗人员,所以这次神战我们没带她进来。

  素美用一只手托着下巴边思考边说道:“如果说这次只有日本这边出点意外我还不觉得,可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两边战场却同时出了问题,我看这恐怕不是【无极荣耀】巧合。”

  “你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

  “俄罗斯神族应该是【无极荣耀】派人通知了俄罗斯玩家,然后俄罗斯玩家又通知了日本人。”

  “通知什么?”红月还没反应过来。

  “战力。”玫瑰帮素美解释道:“俄罗斯神族在和我们接触之后应该当时就发现我们的【无极荣耀】战斗力超呼想象的【无极荣耀】强了。以俄罗斯神族和俄罗斯那些玩家的【无极荣耀】合作情况来看,俄罗斯神族应该是【无极荣耀】相当了解正常玩家的【无极荣耀】战斗力的【无极荣耀】。而这次他们却突然碰上了我们这么强的【无极荣耀】战斗行会,你们说他们会想到什么?”

  “想到我们这里全都是【无极荣耀】高手?”红月试探性的【无极荣耀】回答道。

  “没错。”玫瑰继续道:“俄罗斯神族肯定是【无极荣耀】发现了我们这里集中了大量的【无极荣耀】高手,所以他们才会想到我们在人间肯定没剩多少高级战斗力了。之后他们将这个消息通报给了俄罗斯的【无极荣耀】那些玩家行会,所以他们才会在明知道我们的【无极荣耀】部队集结成了一支大部队的【无极荣耀】情况下悍然发动总攻。他们这不是【无极荣耀】卤莽,而是【无极荣耀】胸有成竹。至于日本人那边,应该也是【无极荣耀】俄罗斯人通知的【无极荣耀】。”

  “这样一切就都说的【无极荣耀】通了。”红月分析道:“俄罗斯人和日本人都是【无极荣耀】因为知道了我们的【无极荣耀】高端武力不在了,所以才会这么勇敢的【无极荣耀】发动攻击。不过知道原因了,还是【无极荣耀】解决不了问题啊!”

  “不。知道原因问题也就好办了。”玫瑰说道:“俄罗斯神族现在已经基本完蛋了,所以他们这边是【无极荣耀】无论如何也别想获得胜利了。那么他们为什么还不结束战斗呢?”

  “为了拖住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精锐力量让我们在人间界的【无极荣耀】实力遭到重创。”红月回答道。

  “没错。我们不管怎么说也是【无极荣耀】个玩家行会,我们的【无极荣耀】根基不在这里。俄罗斯神族的【无极荣耀】残余力量就是【无极荣耀】希望我们在人间的【无极荣耀】根基被破坏,所以才死拖着我们的【无极荣耀】高级人员不让我们走。而只要知道这一点,那就好办了。”

  “怎么好办了?”红月依然没明白。

  我忍不住帮玫瑰解释道:“很简单。对方不想让我们走,那就必须保证那个传送法阵的【无极荣耀】运转。这也是【无极荣耀】为什么俄罗斯神族在发现封印神力自己很吃亏后依然不愿意关闭那个魔法阵的【无极荣耀】原因。”

  俄罗斯神族的【无极荣耀】那个大型魔法阵是【无极荣耀】个复合魔法阵,其中的【无极荣耀】主要功能就是【无极荣耀】传送,而附带功能则是【无极荣耀】封印神力。但是【无极荣耀】有个问题,那就是【无极荣耀】复合魔法阵通常都是【无极荣耀】无法单独开关的【无极荣耀】,也就是【无极荣耀】说这个魔法阵一旦启动,其中的【无极荣耀】所有功能都会生效,不存在说只开某个功能不开其他的【无极荣耀】功能的【无极荣耀】情况。俄罗斯神族在把戒律之城和我们都弄进俄罗斯神界后就一直没有关闭那个传送法阵,这说明他们不是【无极荣耀】不想,而是【无极荣耀】不能。戒律之环自己就代表法则,所以它实际上是【无极荣耀】不可以被传送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法阵本身也是【无极荣耀】有拉扯限度的【无极荣耀】,因此俄罗斯神族在开启了传送法阵后就一直维持着其运转,迫使法则之力无法还原戒律之环的【无极荣耀】位置,使戒律之城一直被稳定在俄罗斯神界。而只要那个魔法阵一关闭,那么整个戒律之城和其中的【无极荣耀】戒律之环应该就会立刻返回原来的【无极荣耀】位置,也就是【无极荣耀】珠穆朗玛峰的【无极荣耀】峰顶。

  正是【无极荣耀】因为传送法阵一直要对抗戒律之环的【无极荣耀】自动还原能力,所以俄罗斯神族不得不使其一直开着。即使他们发现没有神力无法抵抗我们的【无极荣耀】攻击,也依然维持着其运转。不是【无极荣耀】他们不想,而是【无极荣耀】他们不能。如果他们关闭法阵,神力是【无极荣耀】恢复了,戒律之城却会被传回原地,到时候各方神族一涌而上,他们就算恢复神力也还是【无极荣耀】个死,这就是【无极荣耀】他们不能关闭法阵的【无极荣耀】原因。

  明白了俄罗斯神族担心的【无极荣耀】事情,我们接下来的【无极荣耀】事情其实非常简单。既然他们不想让我们把城市还原回原来的【无极荣耀】位置,那么我们只要反其道而行就行了。

  “你们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摧毁那个超级魔法阵?”红月总算是【无极荣耀】明白了一部分。

  “没错,不过实际上这个方法不但可以让我们回到人间,还能帮我们结束战役。”

  “为什么?”

  “因为俄罗斯神族最后剩余的【无极荣耀】那些有敌意的【无极荣耀】个体应该就在这个传送阵的【无极荣耀】核心之中。他们就是【无极荣耀】俄罗斯神族的【无极荣耀】最后一道保险,万一他们的【无极荣耀】抢夺计划失败,这些神族就会保证拖住我们不让我们回去,从而灭掉我们行会。”

  “消灭我们有什么好处吗?”红月睁着一双大眼睛更加不理解的【无极荣耀】问道。

  “这个……”

  “哎呀,红月姐你怎么这么笨啊!”素美忍不住叫道:“俄罗斯神族当然不会为了和我们同归于尽而安排这么个计划,他们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要拉各神族陪葬。”

  “消灭我们关其他神族什么事?”

  “本来是【无极荣耀】不关我们什么事,但戒律之环在我们这里就有事了。”我解释道:“现在戒律之环在我们手里,看起来好象各神族都能保证相安无事,偶尔还可以有限度的【无极荣耀】互相合作,可谓是【无极荣耀】一片其乐融融。但那只是【无极荣耀】表象。神族之间从没有哪一天真正互不计较的【无极荣耀】时候。一旦我们行会完蛋,而且还把这么重要的【无极荣耀】戒律之环给丢在了俄罗斯神界,你说摹疚藜僖壳些神族会干什么?”

  “应该是【无极荣耀】会动手抢吧?”

  “那就对了。”我继续说道:“如果戒律之环丢在了人间的【无极荣耀】什么地方,那还好说,各神族顶多恢复到之前没有我们的【无极荣耀】时候,抢归抢,却不会真搞出什么事情来。可是【无极荣耀】一旦那东西掉在了俄罗斯神界,那乐子可就大了。一名神族想离开自己的【无极荣耀】神界容易,但想要进入别的【无极荣耀】神族的【无极荣耀】神界可就麻烦了。对方邀请你过去,那到是【无极荣耀】方便,可如果没有对方许可,想进入对方神界就得付出巨大代价,尤其是【无极荣耀】在进入后还要争夺戒律之环的【无极荣耀】前提下。到时候势必会大幅度消耗各方神族的【无极荣耀】实力把他们搞的【无极荣耀】全都萎靡不振,甚至有些神族会被彻底灭族。到时候俄罗斯神族只要剩下哪怕是【无极荣耀】几个后裔,就可以慢慢的【无极荣耀】发展起来。因为各地的【无极荣耀】神族势力到时候都顾不上他们了。而且那些前来参战的【无极荣耀】神族死亡后必定会丢下大量的【无极荣耀】装备在俄罗斯神界,这正好可以让俄罗斯神族的【无极荣耀】残余势力捡点便宜帮助他们快速发展。所以说俄罗斯神族这招绝对是【无极荣耀】个绝户计。”

  “我发现咱行会里就我思想最单纯,你们一个两个都精的【无极荣耀】跟猴一样!”红月感叹着。

  素美笑道:“红月姐别自嘲了,你能想到有问题就算不错了,真正比较笨的【无极荣耀】应该是【无极荣耀】鹰大叔吧。你没看见人家到现在都没敢张开提问吗?”

  “小丫头我得罪你啦?”鹰佯装生气的【无极荣耀】样子冲素美做了几个威胁的【无极荣耀】动作,然后又正色道:“既然知道怎么办了你们就快点吧!外面这边我们真快顶不住了。以前都是【无极荣耀】咱们用高级战力欺负人家,这会全都倒过来了。自己三个兵打不过人家两个兵,这仗打的【无极荣耀】特忒憋屈了点!”

  “好了好了,你们先尽量顶住,实在不行我准许你们动用秘密武器。”

  “秘密武器?我们行会还有秘密武器?”松本正贺一听秘密武器两只眼睛都快冒绿光了。当初他还是【无极荣耀】日本首脑的【无极荣耀】那会就是【无极荣耀】被我们行会层出不穷的【无极荣耀】秘密武器给搞的【无极荣耀】穷途末路的【无极荣耀】,现在一听我们又有秘密武器了,他立刻便将耳朵竖了起来。

  “你别激动啊!所谓的【无极荣耀】秘密武器其实也不是【无极荣耀】什么高级东西,就是【无极荣耀】把液化魔晶蒸汽炸弹放大而已。”

  “放大?放到多大?”

  “具体多大我不记得了,反正一次轰掉一座城市不成问题。就是【无极荣耀】花钱有点多,要不然俄罗斯那帮家伙刚入侵那会我就让人扔他十个八个的【无极荣耀】把他们全送回老家去了!”

  我刚说完玫瑰就骂道:“你知道那东西一枚要多少钱吗?还十个八个?丢一个我们下半年都得数着钱过日子了,十个八个全丢出去,你打算下个月开始沿街乞讨是【无极荣耀】怎么着?”

  “我不就说说吗!”我一边向玫瑰赔着笑,一边对松本正贺道:“你那边也抓点紧,争取把能收拢的【无极荣耀】行会全都收拢回去。我们这边一了手就会对那些不听你话的【无极荣耀】日本行会进行大清扫,到时候你态度可以狠一点,谁再找你要求庇护,你只管要他合并到你们行会里就行了,别的【无极荣耀】条件一概免谈。我现在算是【无极荣耀】明白了,对付日本人就是【无极荣耀】不能太客气了!”

  “喂,老大没,照顾下我这个日籍人士好吧?麻烦你下次别把全日本的【无极荣耀】玩家一起骂进去好不好?”

  “抱歉,我这都是【无极荣耀】让那帮墙头草气的【无极荣耀】。好了,大家该干吗干吗去吧,我也得去尽快摧毁那个超级魔法阵了。”

  离开军神那里之后我便叫上了本行会的【无极荣耀】一群高级玩家和强力NPC一起直接去了那个超级魔法阵的【无极荣耀】核心区。干这种事情带人多了也没用,因此我选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很厉害的【无极荣耀】强力角色,虽然全部加一块也就才三十几个人,但是【无极荣耀】就我们这三十几个人却可以将一支由十几万玩家组成的【无极荣耀】大部队冲的【无极荣耀】七零八落,而且我们在此过程中都不会有人受伤,顶多就是【无极荣耀】消耗点法力而已。

  因为上次来过一次,加上魔法阵在运转,本身就会有魔力散发出来,所以我们很快就找到了那个核心区的【无极荣耀】所在地。不过这个核心区是【无极荣耀】埋在地下的【无极荣耀】,想下去还得有个入口。考虑到在那座作为掩护的【无极荣耀】城市里找到一个小小的【无极荣耀】入口实在是【无极荣耀】不太容易,所以我们最后干脆采用了最直接的【无极荣耀】方法,从地面上直接挖个洞穿进了隧道中。

  几乎就在洞口被打穿的【无极荣耀】同时,我们突然感觉到周围的【无极荣耀】泥土猛的【无极荣耀】一紧,跟着一股巨大的【无极荣耀】压力传来,我们附近的【无极荣耀】泥土居然全都以我们为中心向我们压了过来。

  “咒术——法力震波。”跟在我后面的【无极荣耀】一名玩家突然念了一段什么东西,跟着周围的【无极荣耀】泥土便突然失去了支撑力,带着我们一起从高高的【无极荣耀】洞顶摔了下去。

  虽然我们是【无极荣耀】突然从高空坠落,周围还有泥土干扰行动,但在场的【无极荣耀】没一个是【无极荣耀】菜鸟,最后落地之时居然没有一个摔倒的【无极荣耀】,全都稳稳的【无极荣耀】站在了地上。而且在落地后的【无极荣耀】瞬间就像得到了命令一般,所有人突然整齐的【无极荣耀】动了起来,唰的【无极荣耀】一下就全都各自找了个隐蔽处藏了起来。高手个菜鸟的【无极荣耀】区别一目了然,要是【无极荣耀】一般人在这种情况下肯定是【无极荣耀】茫然不知所措,但是【无极荣耀】高手们却会尽可能的【无极荣耀】为自己寻找机会。就像现在,因为我们全部藏到了隐蔽处,对面的【无极荣耀】敌人即使知道我们下来了,也没办法直接攻击到我们了。

  “真没想到你们居然还是【无极荣耀】来了。”在我们所有人都藏起来之后,一个中气十足的【无极荣耀】声音出现在了通道中。

  “怎么?对我们的【无极荣耀】到来很意外吗?”我躲在暗处,一边释放幽灵虫窥探附近的【无极荣耀】情况一边和对方搭话道。

  “不,我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对面的【无极荣耀】家伙有些略带沮丧的【无极荣耀】说道:“说到底还是【无极荣耀】我们先动的【无极荣耀】手,也不怪你们会想要赶尽杀绝。”

  “我本来到是【无极荣耀】没这个意思,只是【无极荣耀】你们俄罗斯神族实在太好客了,不肯放我们走啊!”

  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对面明显停顿了一下,所以才试探性的【无极荣耀】问道:“你们难道不知道戒律之环快要自动返回了吗?”

  “你在说什么啊?还请直接一点。”

  “原来如此!哈哈哈哈,天意啊!”那名俄罗斯神族先是【无极荣耀】跟神经病一样自言自语了一阵,然后才解释道:“你们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发现戒律之城剧烈的【无极荣耀】震动了几次?而且震动越来越频繁了?”

  我没想到对方会突然问这个。之前戒律之城的【无极荣耀】确是【无极荣耀】震动了几下,搞的【无极荣耀】我们还以为俄罗斯神族又想要玩什么花样呢,不过军神和红月派出去的【无极荣耀】人都没查到什么有用的【无极荣耀】信息。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知道原因。

  “是【无极荣耀】又怎么样?”

  “是【无极荣耀】就代表戒律之城即将脱离这里返回你们原本的【无极荣耀】空间了。”

  我本来想问为什么来着的【无极荣耀】,不过刚要装嘴便突然顿住了,因为我已经想到了可能的【无极荣耀】原因。戒律之环是【无极荣耀】法则集合体,其本身就代表着法则的【无极荣耀】力量。俄罗斯神族虽然使用超级魔法阵将其强行拉到了俄罗斯神界,但戒律之环却是【无极荣耀】法则集合体,它的【无极荣耀】属性决定了它只能存在于人间界这个主世界,不能出现在其他世界。这就使得它一直在本能的【无极荣耀】抵抗传送。所以,俄罗斯神族的【无极荣耀】那个大型传送阵其实根本就没把戒律之城完全拉入俄罗斯神界,我们的【无极荣耀】戒律之城只是【无极荣耀】大部分进入了俄罗斯神界而已,它实际上还在空间夹缝之中。想明白了这点,到是【无极荣耀】很好的【无极荣耀】解释了为什么我们之前和俄罗斯神族战斗时总觉得俄罗斯神族特别弱的【无极荣耀】原因了。其实摹疚藜僖壳个原因不只是【无极荣耀】因为俄罗斯神族失去了神力,更重要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因为我们不在俄罗斯神界,而是【无极荣耀】在半空间中。表面上看起来我们好象已经处于俄罗斯神界之中了,但实际上我们压根就没过来,出现在这边的【无极荣耀】不过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投影而已。而根据空间法则,半空间具有天然斥力,而完整空间则具备天然吸力。也就是【无极荣耀】说,半空间中的【无极荣耀】东西想出来很容易,但正常空间中的【无极荣耀】东西想进入半空间却很难。基于这条空间法则,我们处于半空间中时对外发动的【无极荣耀】攻击,实际上等于是【无极荣耀】被加强过的【无极荣耀】。而神族处于正空间中对我们发动的【无极荣耀】攻击却必须先穿过空间障蔽,然后才能打到我们,这就等于我们每个人都有了一层天然的【无极荣耀】防护层。最后表现出来的【无极荣耀】情况就好象一个人站在楼顶上,一个人站在地面上,然后拿石头互相砸。在不考虑准头的【无极荣耀】情况下,肯定是【无极荣耀】楼顶上那个人占便宜了。所以我们才会觉得俄罗斯神族那么的【无极荣耀】不经打,觉得自己的【无极荣耀】防御好象变高了。其实俄罗斯神族依然是【无极荣耀】很能打的【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防御也没变高,只是【无极荣耀】因为空间法则帮了我们的【无极荣耀】忙而已。

  想明白了空间法则的【无极荣耀】问题,也就不难猜到戒律之城为什么会震动了。俄罗斯神族搞出来的【无极荣耀】这个魔法阵虽然抵抗着戒律之环的【无极荣耀】力量将其硬拉到了极为接近俄罗斯神界的【无极荣耀】地方,但再强的【无极荣耀】魔法阵也只不过是【无极荣耀】借用了法则的【无极荣耀】力量而已,不管你将其造的【无极荣耀】多么巨大,多么完美,它都不可能和法则本身相对抗。所以戒律之环虽然被拉了过来,却一直在消耗法阵的【无极荣耀】力量。之前我们感觉到的【无极荣耀】那几次震动,估计是【无极荣耀】魔法阵快要顶不住了,只要魔法阵一崩溃,戒律之城立刻就会被法则力量还原回原来的【无极荣耀】位置上。

  “你们的【无极荣耀】魔法阵快要崩溃了是【无极荣耀】吗?”知道了原因,我问出来的【无极荣耀】问题自然也不一样了。跟在我身边的【无极荣耀】人虽然疑惑我怎么问这个,但却并没有说什么,而是【无极荣耀】继续小心戒备着周围的【无极荣耀】情况。高手和新手不同,他们很难被*掉的【无极荣耀】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无极荣耀】他们往往比菜鸟更谨慎。

  对面那名神族听到我的【无极荣耀】问题就知道我已经猜到原因了。他很无奈的【无极荣耀】说道:“说真的【无极荣耀】,我真的【无极荣耀】很想消灭你们行会。但是【无极荣耀】我舍不得我的【无极荣耀】那帮可爱学生们,所以我不想再和你们打了。如果你能明白我的【无极荣耀】意思,那么就请你进来吧。”

  “什么?你要投降?”

  “不,不是【无极荣耀】我要投降。”那名神族说道:“我会让我的【无极荣耀】徒弟们加入你们行会,但是【无极荣耀】我不会加入。等你们把他们送走,我会堂堂正正的【无极荣耀】和你们打一场,直到战死在此。”

  晕!碰上个疯子!不过还好,这疯子对我们还算有点好处。虽说我一个人进去有点危险,但我反正是【无极荣耀】玩家,死就死一次,也没啥大不了的【无极荣耀】。万一对方说真的【无极荣耀】,那我们可就捡到个大便宜了。

  交代跟来的【无极荣耀】人小心,然后我便自己一个人从隐藏的【无极荣耀】地方走了出来。只见之前说话的【无极荣耀】那家伙原来是【无极荣耀】个老头模样的【无极荣耀】家伙,穿了一身破烂似的【无极荣耀】盔甲,真正是【无极荣耀】给人一种见面不如闻名的【无极荣耀】感觉。之前听声音还以为这是【无极荣耀】个相当威武的【无极荣耀】家伙呢,没想到却是【无极荣耀】个脏兮兮的【无极荣耀】糟老头子!

  “来,跟我进来吧。”看到我走出来,对方也没多说什么,直接招呼我跟上。

  老头背后就是【无极荣耀】通道的【无极荣耀】终点,前方便是【无极荣耀】巨大的【无极荣耀】地穴结构。不过和我上次发现的【无极荣耀】节点不同,这个核心区要比之前的【无极荣耀】那个大了N倍。那感觉就好象家里的【无极荣耀】客厅和国家体育馆的【无极荣耀】区别一样,简直大的【无极荣耀】没边了。

  在这个核心区的【无极荣耀】周围整齐的【无极荣耀】分布着一圈通道入口,每个入口都有一条巨大的【无极荣耀】魔力导线连接进来,最后汇总到核心区中央的【无极荣耀】一座巨大的【无极荣耀】祭坛中,而在那个巨大的【无极荣耀】祭坛上方则漂浮着一枚直径足有一米以上的【无极荣耀】光芒体。说起来这个体积也不算是【无极荣耀】很小的【无极荣耀】东西了,不过和这巨大的【无极荣耀】祭坛比起来,这个光球就显得比较微型了一点。

  可能是【无极荣耀】注意到了我的【无极荣耀】目光,老头忽然开口解释道:“这个信仰之源本来是【无极荣耀】很大,不过因为戒律之环一直在剧烈的【无极荣耀】反抗,所以信仰之力消耗的【无极荣耀】很快,现在就只剩这么点了。”

  “哦。”我先是【无极荣耀】点了点头,然后突然猛的【无极荣耀】反应了过来,嘴巴张的【无极荣耀】足能吞下一个鸡蛋,双眼瞪的【无极荣耀】跟牛眼一样直盯着祭坛上方悬浮着的【无极荣耀】那个东西惊叫了起来。“西……西西……信仰之源?你说摹疚藜僖壳东西就是【无极荣耀】俄罗斯神族的【无极荣耀】神之核心?”

  “没错。”老头非常颓丧的【无极荣耀】说道:“那帮家伙是【无极荣耀】被利益蒙了眼睛,居然要拿信仰之源来赌将来的【无极荣耀】命运。虽然赢了的【无极荣耀】话,我们将可以一步登天,但很不幸,我们失败了,而且是【无极荣耀】一败涂地!”

  我带着惊讶的【无极荣耀】望了望那个老头,然后又再次将目光移回了那枚还在兀自旋转着的【无极荣耀】神力核心之上。现在我总算明白俄罗斯神族为什么要封印神力了。之前他们是【无极荣耀】计划把各神族守卫的【无极荣耀】神力封掉,这点没错,可后来发现是【无极荣耀】我们在防守,就应该想到封印神力只会给他们自己造成不便才对。如果是【无极荣耀】魔法阵启动后他们为了对抗戒律之环的【无极荣耀】拉扯不敢关闭魔法阵还好说,可是【无极荣耀】启动前呢?他们提前启动计划不就是【无极荣耀】因为发现我发现了他们的【无极荣耀】计划吗?既然发现了干吗不做准备呢?我一开始将这归咎于俄罗斯神族没时间改变魔法阵结构了,但是【无极荣耀】现在看来可能不完全是【无极荣耀】因为那个原因。还有一个原因就在于这里。

  俄罗斯神族拿自己的【无极荣耀】神力核心当做了魔法阵的【无极荣耀】动力源,也就是【无极荣耀】说他们正在逐渐丧失神力。也就是【无极荣耀】说,即使他们这个魔法阵只是【无极荣耀】单方面的【无极荣耀】封印敌人的【无极荣耀】神力,对俄罗斯神族来说也还是【无极荣耀】一样,因为他们的【无极荣耀】神力核心在被当能源用,他们即使不在封印范围也还是【无极荣耀】用不出神力,还不如干脆一把将神力全部封掉一了百了。

  “你们的【无极荣耀】首领还真够狠的【无极荣耀】,居然敢拿这东西出来堵。没有了神力核心,神族和普通人有什么区别?”

  “所以我才要将徒弟们托付给你。”老头说道:“核心已经快熄灭了,到时候他们都将变成普通人,虽然比起人间的【无极荣耀】普通人还是【无极荣耀】要厉害一些,但总归不是【无极荣耀】神族了,如果不找个强大的【无极荣耀】靠山,恐怕他们是【无极荣耀】很难生存下去的【无极荣耀】!”

  “神族混到你们这份上也确实够霉的【无极荣耀】了。不过……”说到这里我故意停顿了一下,直到老头露出了担心的【无极荣耀】眼神才继续说道:“不过普通战士我那已经很多了,要了也没用。”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老头的【无极荣耀】心立刻就提了起来,因为我这话的【无极荣耀】意思分明就是【无极荣耀】不打算要俘虏了。不过,就在他准备争辩的【无极荣耀】时候,我却又突然接着说道:“不过如果是【无极荣耀】一群神族那就不一样了。”

  “哼,总归你还是【无极荣耀】要赶尽杀绝啊!好吧!那就让我和我的【无极荣耀】徒弟们一起战死在这里吧。”随着老头的【无极荣耀】话,之前一直隐藏在另外一条通道中的【无极荣耀】十几名神族便一起冲了出来将老头保护在中间,看那架势是【无极荣耀】打算和我拼命了。只是【无极荣耀】没有神力核心的【无极荣耀】支持,我还真不怕他们这帮子半吊子神族。

  “你们别急啊!我又没说不要,只是【无极荣耀】我不想要普通人而已。”

  “哼,神力核心即将熄灭,我们很快就是【无极荣耀】普通人了,你这话说了和没说有什么不同?”

  “当然不同,因为我有办法保住那东西。”我说着便朝那翻滚着的【无极荣耀】神力核心一指。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