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八卷 第一百一十章 一个比一个不要脸

第十八卷 第一百一十章 一个比一个不要脸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按照军神的【无极荣耀】计算我确实没啥好犹豫的【无极荣耀】,所以最终我还是【无极荣耀】选择了困难度最高的【无极荣耀】那个选项。当然,这个选择的【无极荣耀】风险虽然是【无极荣耀】大了那么一点点,不过一旦真的【无极荣耀】完成,其好处也是【无极荣耀】绝对不含糊的【无极荣耀】。不过在搞定这个任务之前,咱得先把那帮神族全部忽悠晕了才行。

  “各位都急了吧?”到达会议厅之后我一边笑着一边走向主席台,同时说着:“我知道各位一定很着急,不过我也没办法啊!各位之中消息灵通的【无极荣耀】应该已经知道了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情况,现在我们行会正面临着多线作战的【无极荣耀】问题,我都恨不得把自己给劈成三份来用,实在是【无极荣耀】抽不出时间来了。不过各位不用担心,最着急的【无极荣耀】任务我已经解决完了,现在可以来和各位说下这次对俄罗斯神族作战的【无极荣耀】事情了。”

  “紫日,你就直接切入正题吧。我们很想知道本次战役你们到底打成了什么样?”一名奥林匹斯神族很傲慢的【无极荣耀】问了这么一句。

  我斜着眼睛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直接切入正题就是【无极荣耀】四个字:我们赢了。好了,我的【无极荣耀】报告结束。哪位要是【无极荣耀】比较忙可以离开了,下面我要和比较闲的【无极荣耀】朋友叙叙旧,顺便聊一下之前我大战俄罗斯神族的【无极荣耀】事情。”我的【无极荣耀】后面半句话几乎是【无极荣耀】盯着那个喊话的【无极荣耀】家伙一个字一个字的【无极荣耀】从牙齿缝里咬出来的【无极荣耀】,那力度,简直就跟要吃人一样,听的【无极荣耀】那家伙差点没从座位上翻到后面去。见那家伙被我的【无极荣耀】气势压住了,我才继续说道:“怎么?没人离开吗?刚才不是【无极荣耀】有人很忙吗?那么既然这里都是【无极荣耀】很闲的【无极荣耀】老朋友,那应该不会再有闲杂人等莫名其妙的【无极荣耀】跑出来说话吧?”

  下面那位被我的【无极荣耀】话气的【无极荣耀】差点吐血,当时就蹦了起来想要放狠话,还好他身边那几位都很识相,没等他张嘴便捂嘴的【无极荣耀】捂嘴抱胳膊的【无极荣耀】抱胳膊硬把他给按下去了。

  “很好,既然闲杂人等不想说话了,那么接下来请听我说,轮到各位发言的【无极荣耀】时候我自然会问你们。首先说下这次的【无极荣耀】战役结果。本次战役我们获得了胜利,这点各位应该已经知道了。但是【无极荣耀】,胜利不是【无极荣耀】白来的【无极荣耀】。尽管这次我们利用了俄罗斯神族的【无极荣耀】计划反将了他们一军,但对方毕竟是【无极荣耀】神族,而这种在俄罗斯神界内的【无极荣耀】战役各位又完全帮不上忙,所以我们几乎是【无极荣耀】靠自己一个行会的【无极荣耀】力量在对付整个俄罗斯神族。当然,各位在战前支援的【无极荣耀】物资起到了很大的【无极荣耀】作用,只是【无极荣耀】因为后来俄罗斯神族提前发动魔法阵,导致各位的【无极荣耀】部分物资未能及时到位,因此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损失也相当的【无极荣耀】高。经过初步统计,本次战役中我行会所有参战人员平均每人都死了两次以上,虽然我们的【无极荣耀】玩家可以复活,但本行会的【无极荣耀】那些高级NPC却是【无极荣耀】真正的【无极荣耀】牺牲了。还有,可能各位也看到了。现在整个戒律之城几乎都被俄罗斯神族给打成一片废墟了,除了核心区和地基之外,整个城市都需要重建,这个损失各位不会全部让我们行会来承担吧?”

  听到我发问,之前那名和我唱反调的【无极荣耀】神族突然“挣脱”拉着他的【无极荣耀】众人蹦了起来说道:“帐不是【无极荣耀】这么算的【无极荣耀】吧?刚刚你说的【无极荣耀】损失无非就是【无极荣耀】人员伤亡和城市损失,可我怎么觉得这不算损失呢?”

  我用锐利的【无极荣耀】眼神扫了一眼那家伙身边的【无极荣耀】几个神族,然后故意拉着奇怪的【无极荣耀】强调反问:“哦?那么你是【无极荣耀】怎么认为的【无极荣耀】呢?”刚刚那家伙明明已经被众人给按下去了,这会却突然蹦出来,这分明就是【无极荣耀】那帮家伙故意让他蹦起来的【无极荣耀】。其实我早看出来了,他们是【无极荣耀】老早就串通好了的【无极荣耀】。这个家伙其实一点也不傻,他之所以开始要冒犯我,无非就是【无极荣耀】把自己伪装成个二愣子来驳斥我的【无极荣耀】言论的【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话,一些其他神族不方便或者不好说的【无极荣耀】内容都可以由他说了,反正他顶着个二愣子的【无极荣耀】名头,就算有什么不妥当的【无极荣耀】言论你也不能真把他怎么样不是【无极荣耀】?

  其实一开始我没有直接和这帮神族对话,而是【无极荣耀】先返回艾辛格就知道这些家伙肯定是【无极荣耀】要联合起来对付我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当时的【无极荣耀】情况实在是【无极荣耀】不允许我先来这边,要不然我才不会给他们时间搞串联呢!不过,即使他们串联了我也不怕。你们想赖帐就赖吧。有你们哭的【无极荣耀】时候。

  那名貌似二愣子的【无极荣耀】神族听我说完立刻便毫不客气的【无极荣耀】说道:“其实也没什么。你之前说什么城市损失。戒律之城是【无极荣耀】你造的【无极荣耀】吗?那是【无极荣耀】我们各神族联合出资建造的【无极荣耀】好不好?就算损失了,大不了再由我们修复就是【无极荣耀】了,用的【无极荣耀】着赔偿你们吗?还有那个什么人员伤亡,这个就更是【无极荣耀】无稽之谈了。打仗哪有不死人的【无极荣耀】?你在接任务的【无极荣耀】时候就说了是【无极荣耀】承包战役,也就是【无极荣耀】说我们在战役前支付的【无极荣耀】那些东西应该是【无极荣耀】包括人员损失在内的【无极荣耀】补偿金的【无极荣耀】,可是【无极荣耀】你现在居然还找我们要?难道你打算要双份佣金吗?”

  “这是【无极荣耀】各位的【无极荣耀】统一意见吗?”听完这家伙的【无极荣耀】话,我立刻出声询问了起来。不过这个时候所有在场的【无极荣耀】神族居然集体变成了哑巴,一个个并不发表任何意见,但那意思却表现的【无极荣耀】非常明白。他们这就是【无极荣耀】在告诉我他们支持这个论调,不想再给补偿金了。“很好,看来各位是【无极荣耀】集体赞同这个协议了。那也就是【无极荣耀】说这次的【无极荣耀】战役我完全是【无极荣耀】自负盈亏是【无极荣耀】吗?”这句话出来,下面依然是【无极荣耀】鸦雀无声。这帮神族,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一个比一个无耻。现在的【无极荣耀】沉没就是【无极荣耀】不想把撕破脸的【无极荣耀】话说出来,但他们的【无极荣耀】意思分明就是【无极荣耀】那样。看到他们这个反应,我也不生气,反而笑了起来:“这可是【无极荣耀】你们的【无极荣耀】意思,各位可千万别后悔哦。”

  看到我发笑,那帮神族到是【无极荣耀】没什么变化,只是【无极荣耀】另外一个小势力的【无极荣耀】神族坐在那里说道:“紫日会长,你可不要拿话套我们。这次战役是【无极荣耀】由你承包的【无极荣耀】,我们事先给的【无极荣耀】佣金就包括了你的【无极荣耀】损失赔偿在内,你现在要钱就是【无极荣耀】收了双份的【无极荣耀】赔偿,这显然是【无极荣耀】不合理的【无极荣耀】。至于你话中的【无极荣耀】意思……这里没有谁是【无极荣耀】傻瓜。俄罗斯神族的【无极荣耀】遗产我想您是【无极荣耀】不会一个人独吞的【无极荣耀】吧?”

  “哈哈哈哈……独吞?我有那么说过吗?”虽然脸上在笑,我心里却把那个该死的【无极荣耀】家伙给骂了N遍。这帮铁公鸡,还真是【无极荣耀】一毛不拔啊!不过……我可不是【无极荣耀】那种任人宰割的【无极荣耀】主。“赔偿的【无极荣耀】问题你们不想给也就算了,我早就知道你们不会给,说出来不过是【无极荣耀】想让你们知道我担下了这份损失,以后可被说我们冰霜玫瑰盟小气。至于这战利品吗……那当然是【无极荣耀】不能独吞的【无极荣耀】。不过吗……你们难道不打算带我分一个吗?损失你们不管,战利品你们不会也不让我碰吧?”

  “紫日会长说的【无极荣耀】哪里话?”又一名神族说道:“战利品是【无极荣耀】战场利益之一,您既然是【无极荣耀】战场承包商,那就应该明白。我们出好处就是【无极荣耀】让您帮忙打仗的【无极荣耀】,如果连最后的【无极荣耀】收益您都要跟着一起分,那您就不是【无极荣耀】承包商而是【无极荣耀】古董之一了。听说摹疚藜僖裤们冰霜玫瑰盟都是【无极荣耀】商业立本,难道这个都不懂?”

  “好,很好。说的【无极荣耀】明白透彻。”我嘴里说着这个话,眼睛却逐渐眯成了一条线。阿奴比斯和迪坦斯他们几个了解我的【无极荣耀】神族都是【无极荣耀】心里咯噔一下。这帮家伙都很了解我的【无极荣耀】脾气。我的【无极荣耀】特点就是【无极荣耀】别人和我正经做生意,那我就遵守商业原则,该多少就多少。能多占那是【无极荣耀】商业手段,占的【无极荣耀】少点我也不会说什么。但是【无极荣耀】,如果真的【无极荣耀】一点利润都不给我,那可就是【无极荣耀】另外一回事了。因为除了是【无极荣耀】商人之外,我更接近强盗。买卖做不成,那就只好明抢了。

  “怎么?紫日会长还打算克扣一点战利品下来不成?”阿奴比斯他们刚想出声打个圆场,谁知道立刻又有一个神族站出来说了这么一句,现场的【无极荣耀】气温瞬间便掉到了冰点。

  “克扣?开什么玩笑?我怎么会克扣呢?”我瞪着刚刚说话的【无极荣耀】那名神族说道:“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哦。如果您有证据证明我克扣了战利品,那我无话可说。要是【无极荣耀】没有证据,谁敢在我面前说什么不该说的【无极荣耀】,那可就别怪我翻脸了。今天既然事情都说到这份上了,那我也不妨和各位直接说清楚的【无极荣耀】好。我们冰霜玫瑰盟虽然是【无极荣耀】个行会,但我们并不怕任何一支神族。我们能灭掉俄罗斯神族就能灭掉其他神族,就算灭不掉,拼你个同归于尽也是【无极荣耀】不成问题的【无极荣耀】。谁想切磋一下就直说。”

  “紫日会长,您这是【无极荣耀】什么话啊?”迪坦斯站出来想打圆场,但是【无极荣耀】刚说了一句便被我打断了。

  “迪坦斯阁下,看在我们过去的【无极荣耀】交情份上,我劝您一句。这种时候还是【无极荣耀】不要乱出头的【无极荣耀】好,免得把自己赔进去。相信您也看到他们刚刚是【无极荣耀】怎么对我的【无极荣耀】了。现在出头?你问问他们谁会记得多分你一份?”

  迪坦斯的【无极荣耀】后半句话被我直接噎了回去,看了看周围,他最终还是【无极荣耀】啥都没说。现场的【无极荣耀】其他几名想劝说的【无极荣耀】神族想想也都闭了嘴,他们都是【无极荣耀】神族,各神族的【无极荣耀】情况比我要清楚。过河拆桥这种事在神族之间那就跟生活常识一样,有谁能不知道?

  在众神族被我的【无极荣耀】话说的【无极荣耀】直发愣的【无极荣耀】时候,我已经一边走向大门口一边说道:“既然事情都交代清楚了,那么剩下的【无极荣耀】事情就请各位自己处理吧。战利品已经都堆在广场上了,各位请自己去分,我就插手了,免得又有人说我克扣。哦对了,接下来一段时间我可能都会比较忙,没事最好别找我。”我说到这里人已经走出了大门,不过下一秒我又把脑袋伸了进来说道:“诶……最好有事也别找我。那么……再见。”说完最后一个字,我便用力将门给甩上了,震的【无极荣耀】屋子里的【无极荣耀】众神族全都愣在了那里。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