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八卷 第一百一十一章 高手驾到

第十八卷 第一百一十一章 高手驾到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离开会议厅之后我根本没管那帮神族会有什么反应,直接就传送到了艾辛格。当然,在离开之前我还通知了负责战利品处理的【无极荣耀】会员使用第三套方案,也就是【无极荣耀】谈崩了的【无极荣耀】情况下使用的【无极荣耀】方案。那帮神族在发现战利品数量明显不对之后肯定还是【无极荣耀】会来找我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这个我暂时不打算管,反正短时间内我没什么需要求那些神族的【无极荣耀】,反到是【无极荣耀】他们必须我帮他们处理戒律之环的【无极荣耀】问题,所以我根本不在乎这事什么时候解决。大不了我们就玩一场马拉松式的【无极荣耀】谈判,我根本不在乎。

  到了艾辛格之后我一边往跨国传送阵那边移动一边接通了军神的【无极荣耀】通讯。“我这边的【无极荣耀】事情搞定了,告诉我我现在要去哪里。”

  “这样,你先传送到支点城,然后到本地传送阵去找克利斯缔娜,你跟她一组,地点她知道。”

  “了解。”

  启动传送阵后我很快便到了支点城,出了跨国传送阵后直接绕到旁边的【无极荣耀】国内传送阵附近。不用仔细找,我老远便看见了克利斯缔娜她们,只是【无极荣耀】让我比较意外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玫瑰居然也在。

  “咦?你怎么也在?”

  玫瑰晃了晃手上的【无极荣耀】法杖道:“我的【无极荣耀】新任务就是【无极荣耀】帮助你们几个把日本人的【无极荣耀】樱花小组彻底干掉。”

  “什么樱花小组?”我疑惑的【无极荣耀】看向玫瑰。

  玫瑰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解释道:“哦对了,你一直在处理神族那边的【无极荣耀】事情,不知道这边的【无极荣耀】情况。根据松本正贺送回来的【无极荣耀】情报,鬼手信长那帮家伙好象组建了一个樱花小组,主要人员有三个,分别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红莲凤凰和小鸠健次郎。据松本正贺说,他们……”

  “等一下。”我打断了玫瑰的【无极荣耀】介绍问道:“先让我搞清楚两件事。”

  “嗯,你说。”

  “第一。红莲凤凰怎么又和鬼手信长混到一块去啦?”根据我们之前的【无极荣耀】情报,自从上次鬼手信长失去了在日本的【无极荣耀】领导地位之后,红莲凤凰好象曾试图自己来当日本的【无极荣耀】首领人物的【无极荣耀】。不过可能是【无极荣耀】因为日本女性的【无极荣耀】地位较低,她一直没办法真正获得足够的【无极荣耀】支持度,因此始终都当不上日本领袖。不过后来她好象也逐渐放弃了自己当领袖的【无极荣耀】计划,改为支持松本正贺来着,貌似当时她对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印象似乎很不好,只是【无极荣耀】不知道怎么搞的【无极荣耀】,居然一眨眼又和他混到一块去了。

  玫瑰听完我的【无极荣耀】问题立刻解释道:“其实也没什么。红莲凤凰之前之所以导向松本正贺,无非也就是【无极荣耀】看松本正贺得势,鬼手信长失去作用了而已。她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想进入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领导层,并不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想要支持谁。”

  “OK,明白,明白了。”我也不是【无极荣耀】傻蛋,只是【无极荣耀】一开始没想到这方面去,现在玫瑰点出来我要是【无极荣耀】再不明白那就该死了。红莲凤凰的【无极荣耀】本意就是【无极荣耀】巴结一个能帮助她的【无极荣耀】高手,现在鬼手信长提出的【无极荣耀】这个反击计划看起来很有潜力的【无极荣耀】样子,她自然也就顺理成章的【无极荣耀】抛弃了松本正贺再次投入了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怀抱,这个不难理解。“那个红莲凤凰的【无极荣耀】问题我明白了,不过那个小鸠健次郎是【无极荣耀】谁啊?”

  “小鸠健次郎是【无极荣耀】日本玩家中的【无极荣耀】一名新人,好象是【无极荣耀】完全靠兑换现实中的【无极荣耀】货币硬用钱砸出来的【无极荣耀】高手。级别相当高,装备也很出色,而且最重要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这家伙好象有点武术底子,战斗风格和你很像。”这话是【无极荣耀】站在旁边的【无极荣耀】真红说的【无极荣耀】,而且听她这口气似乎和对方交过手的【无极荣耀】样子。

  “你们打过?”

  “几分钟前刚碰过一次,那家伙的【无极荣耀】攻击频率很高,跟我完全是【无极荣耀】两个极端,到是【无极荣耀】和师姐很像。”

  “不,他的【无极荣耀】战斗风格和我不一样。”跟在真红身边的【无极荣耀】影泉说道:“表面上看起来我们两个都是【无极荣耀】速度很快,但我玩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刺杀术,他用的【无极荣耀】却是【无极荣耀】格斗术。”

  “这两个有什么不一样吗?”克利斯缔娜看着影泉问道。

  “当然不一样。”影泉很认真的【无极荣耀】解释道:“刺杀术是【无极荣耀】一种以刺杀为目标的【无极荣耀】格斗方式,每次攻击都只针对要害。和我战斗时,你只有三种情况。一、挡下攻击;二、避开;三、死亡。至于那个小鸠健次郎,他只是【无极荣耀】速度非常快,如果把动作放慢,看起来其实和其他人的【无极荣耀】格斗没什么不同。”

  “原来如此啊。”克利斯缔娜点头道:“那我明白了,反正一会万一碰上了,我只要用法术压住他不让他近身就行了是【无极荣耀】吧?”

  “大致上是【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不过那家伙的【无极荣耀】两个职业中有一个是【无极荣耀】忍者,可能会些特殊的【无极荣耀】技能能瞬间拉近距离,所以真打起来还是【无极荣耀】要当心。”

  “我明白。”

  看她们两个讨教完了,我又对她们道:“樱花小组恐怕不止三个人吧?”

  “你怎么知道?”玫瑰略有些诧异的【无极荣耀】问道。

  我扫了眼在场的【无极荣耀】人道:“如果就他们三个军神犯得着把我们全都集中到这来吗?”现在这个地方除了我之外还有真红、影泉、克利斯缔娜、玫瑰和金币,算上我就有六个人了。那个小鸠健次郎到底有多厉害我不知道,但鬼手信长和红莲凤凰两个人捆一块也不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对手,那个小鸠健次郎就算再强也不至于能一个打五个吧?所以这事很明显,对方的【无极荣耀】这个小组肯定还有别的【无极荣耀】成员,而且数量不会太少,至少也得比我们多出一个两个才有我们这么多高手联名出手的【无极荣耀】价值。要不然除非是【无极荣耀】军神那家伙短路了,否则是【无极荣耀】绝对不可能把我们全都集中到一起的【无极荣耀】。

  玫瑰解释道:“樱花小组其实就三个人,但是【无极荣耀】他们这个小组下面还有三个支援团队被称为花瓣。这三片花瓣每个花瓣包括了六名成员,也就是【无极荣耀】一共十八人,而且个个都是【无极荣耀】精英,没一个是【无极荣耀】省油的【无极荣耀】灯。”

  “十八加三,那就是【无极荣耀】二十一人了。这么大规模的【无极荣耀】集中高手,他们想干什么啊?”

  “这还不明摆着吗?”

  我看玫瑰一直看着我,忽然反应过来了。“你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他们这个队伍就是【无极荣耀】为我准备的【无极荣耀】?”

  玫瑰点了点头。“说起来这个还得怪你。”

  “鬼手信长他们组队关我什么事?”

  “还不都是【无极荣耀】让你刺激的【无极荣耀】?”玫瑰解释道:“之前你和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那场表演秀实在是【无极荣耀】太风骚了,结果松本正贺在日本玩家心中的【无极荣耀】地位瞬间就跟坐了火箭一样蹿上去了。鬼手信长和红莲凤凰都是【无极荣耀】那种表现欲极强的【无极荣耀】人,怎么可能会对这种情况完全没反应?”

  “所以他们就组了这么个团对打算再把我干掉一次好给自己脸上贴金?”

  “没错。鬼手信长和红莲凤凰都很清楚,单靠他们自己是【无极荣耀】肯定干不掉你的【无极荣耀】。所以他们绝对组团来灭你。”

  “听着我怎么像关底大*OSS啊?”

  “在广大日本玩家心中你已经是【无极荣耀】超越BOSS的【无极荣耀】存在了。现在在日本能杀掉你就跟欧洲中世纪的【无极荣耀】屠龙勇士差不多,管你以前是【无极荣耀】什么身份,只要杀了你一次,那以后就是【无极荣耀】民族英雄了。”

  “合辙我是【无极荣耀】民族灾难是【无极荣耀】吧?”

  “不,你也是【无极荣耀】民族英雄,不过你是【无极荣耀】咱们中国人的【无极荣耀】英雄,对日本玩家来说摹疚藜僖裤基本就跟四害一样。哦不对。你比四害还厉害,起码四害能打的【无极荣耀】死,而你几乎是【无极荣耀】无敌的【无极荣耀】。”说到这里玫瑰突然话锋一转:“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现在我们就马上过去吧?军神刚刚通知我对方已经进场了。”

  “进场?难道我们是【无极荣耀】在格斗场不是【无极荣耀】战场上作战?”

  “当然是【无极荣耀】战场,不过也是【无极荣耀】格斗场。”玫瑰解释道:“我们的【无极荣耀】任务可不单单是【无极荣耀】干掉那几个家伙就完事的【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主要任务是【无极荣耀】打掉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气势。之前这段时间他们借助我们在日本的【无极荣耀】力量薄弱的【无极荣耀】情况打了太长时间的【无极荣耀】顺风仗,现在可谓是【无极荣耀】气势如虹,不杀杀他们的【无极荣耀】锐气我们之后的【无极荣耀】战役就会打的【无极荣耀】很辛苦。这次正好拿他们的【无极荣耀】樱花组开刀。鬼手信长这段时间一直在宣传他们这个樱花组怎么怎么厉害,只要我们能把他们打趴下,那就能把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气势也一起打趴下。”

  “原来如此啊。那我们赶紧出发吧。”

  离开支点城之后我们并没有直接传送到战场,而是【无极荣耀】先传送到了一座正在混战中的【无极荣耀】城市。这座城市目前还在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控制之下,只不过城墙已经失守了,现在大批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和NPC正在冲进城市内追杀我们的【无极荣耀】人,企图占领这座城市。

  我们几个刚出现在传送阵中,周围的【无极荣耀】环境都还没看清楚就见一个人影倒着飞进了传送阵。我几乎是【无极荣耀】条件翻身的【无极荣耀】顺手接住了这个人。那名玩家本来以为这下要摔惨了,谁知道自己突然被人接住了。不过等他回头看到接住他的【无极荣耀】我和我身边的【无极荣耀】几位之后,脸上的【无极荣耀】表情便瞬间变成了惊讶和狂喜。“啊!会长!你们……”

  我伸手在嘴边做了个禁声的【无极荣耀】动作,然后说道:“你去休息会吧,这边交给我们了。”

  “嗯!”那名玩家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立刻带着兴奋的【无极荣耀】表情很用力的【无极荣耀】点了下头,然后站起来退到了一边。

  将那名玩家打飞进来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在那名玩家被接住后便冲了上来,因为距离太近他甚至都没看清楚传送阵里走出来的【无极荣耀】到底是【无极荣耀】些什么人。打红眼了的【无极荣耀】他刚看到个人影便举起手中的【无极荣耀】东洋刀砍了下来,只不过刀刚举到头顶人便已经飞了出去,直到他回到复活殿都还没搞清楚到底被谁打了。

  传送殿外面的【无极荣耀】街道上,几名日本玩家带着一群NPC刚从街上跑过便听后面轰的【无极荣耀】一声,会头一看才发现是【无极荣耀】个日本人真个陷进了对面的【无极荣耀】墙壁之中,看那姿势分明是【无极荣耀】从传送殿中被扔出来的【无极荣耀】。那几名玩家一看这情况立即便意识到了传送殿里有敌人,一直打胜仗的【无极荣耀】几个日本玩家也不考虑什么情况,互相招呼了一下便立刻带着身后的【无极荣耀】NPC一起冲进了传送殿,只是【无极荣耀】还没等他们爬上阶梯,便看到传送殿的【无极荣耀】大门内走出了几个人来。

  “嗯?”冲在最前面的【无极荣耀】那名日本玩家看到出来的【无极荣耀】人立刻就是【无极荣耀】一愣,但是【无极荣耀】也不知道是【无极荣耀】杀红了眼还是【无极荣耀】没注意,他身边的【无极荣耀】其他人居然就这么直愣愣的【无极荣耀】越过他冲了上去。刚看到我们的【无极荣耀】时候他还没反应过来,但是【无极荣耀】很快他便彻底反应了过来,因为冲到前面去的【无极荣耀】那几名玩家几乎是【无极荣耀】瞬间便全部倒飞了回来,而且没一个是【无极荣耀】完整的【无极荣耀】。冲上去六个人,飞回来的【无极荣耀】东西起码有三十几份,一个人至少变成了五段。更夸张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从头到尾他都没看见到底是【无极荣耀】谁出手的【无极荣耀】,就看到那几个同伴冲的【无极荣耀】好好的【无极荣耀】突然变成了一堆碎肉倒飞了回来。

  之前没反应过来还好点,这会刚一反应过来,那名玩家立刻便感觉到一股凉气顺着自己的【无极荣耀】脚底一直蔓延到了头皮上,全身上下的【无极荣耀】寒毛瞬间便全部立了起来。

  “紫紫紫……紫日?”

  “别挡路。”在那家伙说出我的【无极荣耀】名字的【无极荣耀】同时,我也已经走下了台阶,而在接近到他的【无极荣耀】身边后则说了这么一句。不过他还没来及有所反应,整个脑袋便突然爆成了一团血肉模糊的【无极荣耀】碎片,连带着身体一起摔到了马路上。跟在他身后的【无极荣耀】那群NPC士兵看到几名玩家被*掉后却并没有冲上去,而是【无极荣耀】集体一个急刹车,然后像彩排过一样同时转身向着所有可能的【无极荣耀】方向四散奔逃了起来。

  “嘻嘻,紫日会长的【无极荣耀】威慑属性效果真不错。”克利斯缔娜道。

  “可惜对玩家无效。”我感叹着。

  克利斯缔娜笑着说道:“起码对低级NPC很管用啊!你看,要是【无极荣耀】我们来解决这些家伙,多少总得打个十几秒吧?会长往这里一站,啥都不用干就把他们全吓跑了,这多方便啊?”

  说起来我身上的【无极荣耀】威慑属性确实是【无极荣耀】个不错的【无极荣耀】东西,虽然对付高级生物和玩家无效,但碰到那种低级生物很多的【无极荣耀】情况却能帮我不少忙。尤其是【无极荣耀】这种在战场上的【无极荣耀】某片区域没有玩家的【无极荣耀】情况下,我更是【无极荣耀】可以把所有没有玩家指挥的【无极荣耀】NPC部队直接吓跑。就算对方实力再强,只要他单挑干不过我,那也得照样受威慑属性影响。当然,有玩家在的【无极荣耀】时候就是【无极荣耀】另外一回事了。

  吓跑了路上这帮家伙之后我们便一起向着城门走了过去,不过刚走了没多远便看到又一队NPC跑了过来,而且队伍前面还站着一排玩家。其中一个玩家身边有几名NPC正远远的【无极荣耀】指着我们和他们说着什么,看样子正是【无极荣耀】刚刚被我们吓跑的【无极荣耀】那帮NPC。

  对面那帮家伙刚看到我们的【无极荣耀】时候就是【无极荣耀】一愣神,他们刚刚是【无极荣耀】听说城里来了几个很厉害的【无极荣耀】敌人,他们就是【无极荣耀】带高级NPC过来摆平这些敌人的【无极荣耀】。不过让他们惊讶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当他们看到了那所谓的【无极荣耀】很厉害的【无极荣耀】敌人时,却发现那人居然是【无极荣耀】我,而且我还不是【无极荣耀】一个人,在我的【无极荣耀】身后竟然还跟着一串强人。这里面除了玫瑰不怎么参战,剩下的【无极荣耀】几位在日本玩家中那都是【无极荣耀】早都挂了号的【无极荣耀】。那些日本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们跟这些手底下的【无极荣耀】玩家说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看到这些人就不要想单挑了。人数不到人家的【无极荣耀】千倍以上直接逃跑比较好。

  虽然听到的【无极荣耀】一切消息都是【无极荣耀】告诉这些家伙,碰到我们了绝对不能冲动,但眼下的【无极荣耀】情况却是【无极荣耀】不打不行了。那几名日本玩家只能是【无极荣耀】硬着头皮指挥着那帮NPC冲了上来。不过,让他们极为郁闷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虽然他们喊了冲锋,可那些NPC的【无极荣耀】动作却跟老太太走路一样,一个个小心的【无极荣耀】谨慎往前挪,半天没走出一步。虽然他们依然是【无极荣耀】照命令在往前,可就这速度,和不动有啥区别?

  一个比较机灵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拉着旁边一个地位较高的【无极荣耀】玩家道:“我们带的【无极荣耀】NPC好象级别太低了,看到紫日连路都走不动了。我们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先回去报告一下啊?”

  “是【无极荣耀】啊是【无极荣耀】啊!”旁边另外一个玩家也反应过来了,赶紧帮腔道:“我们这不是【无极荣耀】逃跑,我们是【无极荣耀】留着有用之身回去给总指挥部报信。这个情报太重要了,我们不能在这里浪费时间啊!”

  那个带队的【无极荣耀】玩家本来也是【无极荣耀】想跑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临阵脱逃的【无极荣耀】名声实在不好听,所以才硬着头皮下令冲锋的【无极荣耀】。现在看到NPC全成了这副模样,加上同伴的【无极荣耀】提醒,他立刻便就坡下驴说道:“对,我们应该把这个重要的【无极荣耀】信息报告上去。大家赶紧撤退。”在这名玩家的【无极荣耀】呼喊下,那几个玩家和他们带来的【无极荣耀】NPC几乎是【无极荣耀】转身就跑,那速度比刚才进攻时不知道快了多少倍。

  “得,又吓跑一群!”金币悻悻然的【无极荣耀】收起了天尊剑道:“我们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分开走啊?这么聚在一起扎堆,除了鬼手信长那样的【无极荣耀】日本高手,一般玩家来多少也得吓跑啊!”

  “我们又不是【无极荣耀】要对付这些普通玩家,吓跑不是【无极荣耀】更好?”玫瑰反问道。

  “说的【无极荣耀】也是【无极荣耀】哦。”

  在接下来的【无极荣耀】时间里,我们几乎是【无极荣耀】一次手都没动就顺利的【无极荣耀】把城市主干道上的【无极荣耀】入侵者全给吓到了城市外面去了。之所以说是【无极荣耀】几乎,是【无极荣耀】因为中间有一队日本玩家刚洗劫完一间商店,结果从店里出来正好撞到我们的【无极荣耀】人群中了,结果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就让真红和金币全给结果了。除了这队倒霉蛋之外,剩下的【无极荣耀】队伍几乎是【无极荣耀】刚一认出我们就集体逃跑了,有过之前的【无极荣耀】那么多次战役,日本玩家已经基本认识到在我面前装13实在是【无极荣耀】一种相当愚蠢的【无极荣耀】行为。

  在我们吓跑了全城的【无极荣耀】敌人后本行会的【无极荣耀】玩家便顺利的【无极荣耀】收复了城市街道,然后重新控制了城墙,只不过因为城门被轰成了碎片,所以暂时他们还无法守住城市。不过这个也不用担心,有我们在这里,估计除了不要命的【无极荣耀】二愣子,一般人也不敢傻忽忽的【无极荣耀】往里冲了。

  当我们几个从城门口走出来的【无极荣耀】时候,城外的【无极荣耀】平原上已经挤满了从城里退出来的【无极荣耀】玩家。因为后续的【无极荣耀】部队还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还在试图往前冲,而前面的【无极荣耀】部队却在后退,所以这里现在几乎是【无极荣耀】全都挤成了一团,大群不知道归属的【无极荣耀】部队混杂在一起就好象大一群鸭子一样好不热闹。

  “紫日会长好大的【无极荣耀】威风,带着这么多高手出来游街啊?”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声音突然盖过了日本玩家部队的【无极荣耀】嘈杂噪音,也让混乱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无极荣耀】控制。

  “咦?你是【无极荣耀】哪位啊?”看到那个说话的【无极荣耀】家伙,我一眼便猜出了他的【无极荣耀】身份,不过我根本没把他当回事,眼神从他身上一下就扫了过去,然后对着他旁边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说道:“你们这是【无极荣耀】从哪又找来了这么个小朋友?毕业了吗?用童工可是【无极荣耀】犯法的【无极荣耀】。”

  鬼手信长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刚要接口,谁知道那个忍者打扮的【无极荣耀】家伙却抢先一步说道:“紫日,我知道你嘴吧厉害。你尽快说,我不在乎。反正我又不是【无极荣耀】要和你比赛脱口秀。今天我在这里,就是【无极荣耀】要终结你的【无极荣耀】神话,让大家知道你紫日也不是【无极荣耀】不可战胜的【无极荣耀】。”

  “哈哈哈哈!”我突然狂笑了起来并转身对着玫瑰她们问道:“我刚刚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听错了?好象有人说要终结我是【无极荣耀】吗?貌似我刚刚终结了一个神族势力,怎么还有人要终结我呢?难道他们是【无极荣耀】一个更厉害的【无极荣耀】神族集团?”

  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对面的【无极荣耀】几个人脸上都是【无极荣耀】一僵。他们也是【无极荣耀】刚得到消息说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对俄罗斯神族战役结束了,而且我们居然还获胜了。不管怎么说,神族就是【无极荣耀】神族,其实力是【无极荣耀】大家都知道的【无极荣耀】。我们能终结一支神族,虽然不能证明我们有超越神族的【无极荣耀】实力,但至少证明了我们已经不是【无极荣耀】一般意义上的【无极荣耀】行会了,至少除了我们之外目前还没有哪个行会敢和神族对着干的【无极荣耀】。

  “紫**很强,这点我承认。”小鸠健次郎突然说道:“不过,你再强也是【无极荣耀】一个人。我今天带来了我的【无极荣耀】特别行动小组。很久之前我们就在为对付你而坚持着特训,直到最近才初步完成我们的【无极荣耀】针对性训练。你虽然很强,可我们却是【无极荣耀】专门克制你的【无极荣耀】人,你就做好准备受死吧。”

  “乐意奉陪。”我说着便独自一人向前走了出去。玫瑰她们想跟上来,不过我却挥手将她们挡了下来。看到我不想让她们直接上场,玫瑰便招呼着其他人一起站在原地没动。

  看到我一个人走出来,对面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也是【无极荣耀】略微一愣。之前我带了这么多高手一起出场,他还可以堂而皇之的【无极荣耀】把整个小组都派上来,可是【无极荣耀】如果我只有一个人,连魔宠都不召唤,那就等于是【无极荣耀】留了手的【无极荣耀】。对于我不尽全力的【无极荣耀】状态,他要是【无极荣耀】把所有人一起叫上,那等于是【无极荣耀】还没开打就先把气势给输了,所以他不能那么做。

  虽然明知道一个人对付我可能要吃亏,但小鸠健次郎毕竟没和我直接交过手,所以他也有点期望,期望奇迹能够出现。万一万一他能走狗屎运赢到我,哪怕拼个两败俱伤,那也够他扬名立万的【无极荣耀】了。所以,虽然明知道不行,但他还是【无极荣耀】独自一个人向我走了过来。

  小鸠健次郎在向我这边走的【无极荣耀】时候,我却在观察和分析他这个人。之前我知道的【无极荣耀】关于他的【无极荣耀】信息就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速度很快,而且有不止一个职业,其中比较主要的【无极荣耀】职业是【无极荣耀】忍者,除了这些,我几乎对他的【无极荣耀】行为模式没有任何的【无极荣耀】了解。现在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穿了一身紧身的【无极荣耀】装备,乍看起来似乎和忍者装很像,但是【无极荣耀】我能看的【无极荣耀】出来,这小子这是【无极荣耀】在故意误导别人。忍者是【无极荣耀】一种很极端的【无极荣耀】职业,这个职业是【无极荣耀】以放弃防御为代价以获得极限的【无极荣耀】运动攻击能力的【无极荣耀】一种职业,因此忍者通常是【无极荣耀】没有防具的【无极荣耀】。他们身上的【无极荣耀】衣服只有伪装作用,没有多少防御力,而他们最好的【无极荣耀】防御则是【无极荣耀】他们的【无极荣耀】速度。只要不被打中,即使没有防御,那也不是【无极荣耀】问题。这就是【无极荣耀】忍者的【无极荣耀】思路。但是【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身上这套靠似普通的【无极荣耀】服装却不是【无极荣耀】忍者服,他的【无极荣耀】身上不但有防御甲片,而且数量还不少,几乎遍布全身大部分区域,只不过那些甲片都比较小巧,所以看起来好象包的【无极荣耀】不严,而且由于甲片和服装都是【无极荣耀】黑的【无极荣耀】,所以本身也不显眼。

  除了防具,这家伙的【无极荣耀】身上还有很多其他的【无极荣耀】问题。首先就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脑袋上顶了个奇怪的【无极荣耀】护额。忍者确实是【无极荣耀】都有护额,只是【无极荣耀】一般不会这么大。他这个看起来完全就是【无极荣耀】个半遮盖式的【无极荣耀】头盔,不整个脑袋的【无极荣耀】上半部分个半张脸都包进去了,连眼睛都有水晶片保护。按我说,这个东西与其说是【无极荣耀】护额,到不如说是【无极荣耀】轻便头盔更合适。

  还有,这家伙的【无极荣耀】左右手在走路时摆动幅度有些偏大,看起来不是【无极荣耀】很协调。之前真红说他会功夫,那么他的【无极荣耀】身体应该是【无极荣耀】极为协调的【无极荣耀】才对,何况忍者本身也是【无极荣耀】个讲究身体协调性的【无极荣耀】职业,不可能出现手脚不协调的【无极荣耀】情况。他现在的【无极荣耀】走路动作只能说明一种情况——他的【无极荣耀】那个护腕很重。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带个超重的【无极荣耀】护腕,但我可以确定那东西绝对不是【无极荣耀】摆了好看的【无极荣耀】。而且那东西应该也不是【无极荣耀】平时训练手腕力量的【无极荣耀】配重,因为如果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他早就该下掉了。没有人敢于在面对我的【无极荣耀】时候还给自己带着拘束装备,那不是【无极荣耀】有自信,那是【无极荣耀】白痴。

  在观察完肢体动作后,我还从小鸠健次郎身上发现了一个情况。那就是【无极荣耀】这家伙走路时双脚几乎都是【无极荣耀】以脚尖着地。这个姿势虽然是【无极荣耀】忍者的【无极荣耀】习惯,但一般人不会像他这样上下弹动的【无极荣耀】走路,看起来就好象他是【无极荣耀】在弹簧上走路一样。我估计这个动作是【无极荣耀】因为他经常跳跃造成的【无极荣耀】,按照这个细节判断,小鸠健次郎打起仗来可能会像个猴子一样上蹿下跳,估计落地的【无极荣耀】时间不多。

  虽然只看出了这么几个问题,但我并没有太在意。能在他短短的【无极荣耀】几步路的【无极荣耀】时间内发现这么多问题已经算是【无极荣耀】我眼睛够毒了,要是【无极荣耀】一般人估计还发现不了这么多问题呢。当然,在我观察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时候,他其实也在观察我,但是【无极荣耀】他有没有看出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很快我们两个便走到了战场中间,相隔五十多米后才双双停了下来。看着对面略带兴奋,又略带忐忑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我忽然从手背上将永恒抠了下来,然后将其变成了一赶超长的【无极荣耀】钩镰枪。看到我拿出永恒,小鸠健次郎立刻便是【无极荣耀】眉毛一跳。既然他一直把我当作假想敌,自然也应该了解我的【无极荣耀】武器。永恒那恐怖的【无极荣耀】杀伤力他肯定也清楚,所以才会在看到永恒后这么大反应。不过,就在他暗自提醒自己要小心那把武器的【无极荣耀】时候,我却突然将永恒倒转了过来枪尖朝下,然后对他说道:“永恒是【无极荣耀】把屠过神的【无极荣耀】武器,对你来说太不公平了,所以这次我不用它。”说着我便突然往下一用力便将永恒的【无极荣耀】刃尖部分全部插进了地面,然后自己绕过永恒又向前走了两步。

  我的【无极荣耀】这个动作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是【无极荣耀】让了小鸠健次郎,但对他来说却不是【无极荣耀】好事。尽管他也怕永恒的【无极荣耀】威力,可他本来就没什么名气,即使被我打败了,那也不算什么。可如果我现在不用武器,他要还是【无极荣耀】败了,那可就丢人丢大了。再没名气他也是【无极荣耀】准备登等日本玩家领袖阵营的【无极荣耀】人,要是【无极荣耀】这样还被打败,对他以后的【无极荣耀】形象绝对会是【无极荣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污点,而且还是【无极荣耀】那种不容易抹掉的【无极荣耀】污点。但是【无极荣耀】,让他豪气的【无极荣耀】放话说不要我让,那显然也不合适。毕竟如果你有实力,说不要人家让,那就是【无极荣耀】你有自信,可你打不过人家还不让人家让,那不成了蠢蛋了吗?所以小鸠健次郎现在是【无极荣耀】既不好接受又不好不接。

  犹豫了半天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最后还是【无极荣耀】决定不出声,因为现在的【无极荣耀】情况他是【无极荣耀】越说越不利,所以还不如不要张嘴,这样可能还会好一点。与其去让大家关注我让他的【无极荣耀】事情,还不如直接开打转移注意力来的【无极荣耀】好点。所以,在我站定之后,他便什么也不说,直接拔出武器便冲了上来。

  看着小鸠健次郎直接冲了过来,我根本没有任何要动的【无极荣耀】意思,依然就这么站在了那里。虽然相对于一般人来说我的【无极荣耀】速度很快,但我毕竟不是【无极荣耀】速度型职业,没必要去和他拼移动速度。一般战斗中也都是【无极荣耀】敏捷低的【无极荣耀】原地防守,敏捷高的【无极荣耀】高速游斗,这是【无极荣耀】惯例,也是【无极荣耀】经典战术,我没必要去改变它。

  看我不动,小鸠健次郎到是【无极荣耀】乐了。就在他刚起步没跑出几步的【无极荣耀】时候,他的【无极荣耀】身影却突然一闪,只见他刚刚所在的【无极荣耀】地方飞起了几片粉红色的【无极荣耀】花瓣,而他自己则直接不见了。

  “忍术。”站在场外观战的【无极荣耀】金币一下便说出了重点。

  场中,消失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几乎是【无极荣耀】毫无间隔的【无极荣耀】在消失后的【无极荣耀】瞬间便从我的【无极荣耀】背后斜上方冒了出来,而且和消失时的【无极荣耀】姿势不同,他出现时已经摆好了挥刀下劈的【无极荣耀】动作,要是【无极荣耀】一般人这一刀直接就能结束战斗了。不过,很可惜我不是【无极荣耀】一般人。就在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刀即将碰到我的【无极荣耀】时候,我却突然猛的【无极荣耀】回身一个甩腿先是【无极荣耀】踢飞了他的【无极荣耀】刀,然后那条腿落地,另外一条原本作为支撑点的【无极荣耀】腿跟着离地,顺着之间的【无极荣耀】惯性又是【无极荣耀】第二脚,直接踢向了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脑袋。

  手里的【无极荣耀】刀突然被踢飞的【无极荣耀】时候小鸠健次郎还只是【无极荣耀】一愣,但是【无极荣耀】他也的【无极荣耀】确是【无极荣耀】有些底子,当我第二脚踢出来的【无极荣耀】时候他立刻便反应了过来将右臂收回弯曲着挡在了脑袋侧面,而我的【无极荣耀】第二脚便直接踢上了他的【无极荣耀】胳膊,将他整个人踢的【无极荣耀】横向翻滚了起来,脑袋向地面坠去,身体却出现了短暂的【无极荣耀】悬停。不过他在失去平衡后立刻将左手伸开撑住了地面,使脑袋不至于撞上地面,同时双腿伸展,照着我因为飞踢而转过去的【无极荣耀】后背就踢了过去。只是【无极荣耀】他没想到我比他反应还快,转过去之后居然没有继续转回来,而是【无极荣耀】就势向后倒,同时在空中斜着转身,右手肘关节处的【无极荣耀】反刃猛的【无极荣耀】弹了出来,对着他的【无极荣耀】耳门便扎了下去。小鸠健次郎一看这情况便直接放弃放弃了之前的【无极荣耀】计划,一脚踢在我的【无极荣耀】手肘没有刀刃的【无极荣耀】位置上,身体则借助反弹的【无极荣耀】力量瞬势向后滚了出去。几乎在他刚刚滚开的【无极荣耀】瞬间我便完成了转身动作,势大力沉的【无极荣耀】一个肘击直接砸在了地上,手肘侧面那一尺多长的【无极荣耀】反刃更是【无极荣耀】全部插进了地面。

  在紧要关头滚了出去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刚一停下便看到了我的【无极荣耀】攻击结果,身上立刻便出了一身冷汗。刚才要不是【无极荣耀】他闪的【无极荣耀】快,这会那根插进地面的【无极荣耀】反刃应该已经贯穿了他的【无极荣耀】双耳将他的【无极荣耀】脑袋钉在了地上。想想刚才那下还真是【无极荣耀】命悬一线,以前练级的【无极荣耀】时候他从来没碰到过如此恐怖的【无极荣耀】杀招。这不是【无极荣耀】训练,这是【无极荣耀】真正的【无极荣耀】搏杀,一招不注意就会完蛋。

  “闪的【无极荣耀】到是【无极荣耀】挺快。”我悻悻然的【无极荣耀】说了这么一句,然后手指一动,手肘上的【无极荣耀】反刃立刻收回了装甲中,跟着我才慢条斯理的【无极荣耀】从地面上爬了起来。“新人,作为前辈教你点东西。技能只是【无极荣耀】辅助你获得胜利的【无极荣耀】手段,最后的【无极荣耀】胜利还得靠实力,不要以为技能玩的【无极荣耀】花哨你就天下无敌了。比你技能还要花的【无极荣耀】人我见多了,最后还不是【无极荣耀】全都被我干掉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