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八卷 第一百一十八章 无赖VS无间道

第十八卷 第一百一十八章 无赖VS无间道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从天空聚拢下来的【无极荣耀】光粒最终组成了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光球以毁天灭地般的【无极荣耀】威势照着红莲凤凰砸了下来,不过,就在光球即将撞到红莲凤凰的【无极荣耀】时候,一道身影却突然冲了出来闪电般掠过红莲凤凰身边并带着她一起蹿了出去。几乎就在他们闪开的【无极荣耀】同时,光球也终于撞在了地面上,跟着便是【无极荣耀】一片眩目的【无极荣耀】闪光将附近区域照的【无极荣耀】一片雪白,直到三秒之后像我这样适应力比较强的【无极荣耀】人才最先恢复视力,而其他人则一直等到十几秒后才陆续开始看清楚周围的【无极荣耀】环境。

  和之前金币的【无极荣耀】大招不同,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这个必杀除了闪光之外并没有发出什么声音或者冲击波之类的【无极荣耀】东西,不过它的【无极荣耀】破坏力却是【无极荣耀】一点也不小。红莲凤凰刚刚站的【无极荣耀】位置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直径十多米,深达百米的【无极荣耀】垂直深井,而且井沿全部被融成了玻璃一样的【无极荣耀】结晶体状态,看起来就好象人工隧道一样。

  在那光芒完全消失之后,克利斯缔娜才终于看见现场的【无极荣耀】情况。只见鬼手信长和红莲凤凰他们已经聚集到了一起,那些樱花小组成员也在他们身后站着,只不过现场却多出了一个人来。

  “松本正贺?”看到突然出现在现场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不光是【无极荣耀】克利斯缔娜,包括被救的【无极荣耀】红莲凤凰在内,所有人都感觉到异常的【无极荣耀】惊讶。虽说之前小鸠健次郎和他们说过要请松本正贺来帮忙来着,但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和红莲凤凰都觉得松本正贺又不是【无极荣耀】冤大头,根本不可能来。但是【无极荣耀】现在,他们却真的【无极荣耀】看到松本正贺站在了他们面前。说实话,这一刻鬼手信长和红莲凤凰他们比我们还要惊讶。

  此时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全身一身闪亮的【无极荣耀】光明皇帝套装,双手横抱着红莲凤凰,全身都在往上冒着青烟,显然刚才的【无极荣耀】救人行为也不是【无极荣耀】看起来那么轻松的【无极荣耀】。不过松本正贺身上这套盔甲毕竟是【无极荣耀】全神器套装,好歹挡下了不少伤害,不然这会松本正贺肯定已经和红莲凤凰双双烧成灰了。

  “呦,这不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君吗?”克利斯缔娜还没说话之前,我便已经出现在了她的【无极荣耀】身旁并接替了她的【无极荣耀】位置和松本正贺说了起来。

  作为本行会的【无极荣耀】高级人员,克利斯缔娜自然也是【无极荣耀】知道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事情的【无极荣耀】,所以之前看到松本正贺突然出现在这里她才会那么的【无极荣耀】惊讶,因为这其中的【无极荣耀】来龙去脉她都清楚,按照一般逻辑推理松本正贺是【无极荣耀】不该来的【无极荣耀】,所以她才会在看到松本正贺后显得那么惊讶。不过,既然我能站出来帮她接话,那自然是【无极荣耀】我和松本正贺之间已经商量过了的【无极荣耀】,所以她便也就此退到了人群后面。论打架她是【无极荣耀】高手,说到表演她可就不在行了。

  松本正贺先是【无极荣耀】将红莲凤凰放到了地上,然后才对我说道:“既然你紫日会长都到了,我又怎么能不出现呢?”

  “说的【无极荣耀】也是【无极荣耀】啊!”我说完便和松本正贺一起笑了起来,那样子就好象老朋友见面一样。这下不光是【无极荣耀】克利斯缔娜她们,连鬼手信长那边也都是【无极荣耀】一阵的【无极荣耀】恶寒,只不过两边人的【无极荣耀】反应产生的【无极荣耀】原因不一样罢了。

  我和松本正贺笑着笑着,突然便是【无极荣耀】笑容一收,下一秒两个人便不约而同的【无极荣耀】同时射了出来。两边的【无极荣耀】人就只看到一白一紫两道光束撞在了一起,跟着就是【无极荣耀】一片流光飞舞,场中根本就是【无极荣耀】什么也看不见了。小鸠健次郎原本还以为自己实力满不错的【无极荣耀】,现在看到我们两个的【无极荣耀】混战才真正意识到自己和一流高手真的【无极荣耀】还有很大差距。以前他一直和鬼手信长和红莲凤凰混在一起,虽然这两人也都很厉害,但那只是【无极荣耀】厉害而已,数白了也就是【无极荣耀】行会里的【无极荣耀】主力人员的【无极荣耀】类型,想要挂上顶级高手的【无极荣耀】排行确实有些牵强。一直和他们在一起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自然也搞错了自己的【无极荣耀】定位,因为他觉得鬼手信长他们已经很厉害了,而自己又似乎比他们还强一点,那就应该是【无极荣耀】更厉害的【无极荣耀】人了。所以他觉得自己应该算的【无极荣耀】上是【无极荣耀】一流高手了。不过,就在他看到我和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战斗之后,立刻便发现了其中的【无极荣耀】巨大差距。别说是【无极荣耀】一流高手,他甚至觉得自己连二流都不一定算的【无极荣耀】上了。

  其实小鸠健次郎会有这样的【无极荣耀】想法一点也不奇怪,因为我和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战斗本来就非常华丽。至于我们为什么会打的【无极荣耀】这么华丽的【无极荣耀】原因吗……表演赛难道不应该比实战漂亮吗?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我和松本正贺根本就不是【无极荣耀】在真打。自从上次的【无极荣耀】表演之后,我和松本正贺都意识到了一件事,那就是【无极荣耀】以后我们两个之间可能还要经常时不时的【无极荣耀】发生些战斗,毕竟他以后是【无极荣耀】要做日本领袖的【无极荣耀】,而我则是【无极荣耀】中国玩家第一人,我们之间要说不发生点摩擦,那才叫奇怪呢。所以,为了防止以后发生我们在没有准备的【无极荣耀】情况下意外碰到一起,而又被情势所逼必须要打一场的【无极荣耀】情况,我和松本正贺特意提前准备了好几套战斗路数。这样的【无极荣耀】话,万一碰上这种情况,我们就可以先互相打个暗号,通知对方这次用哪个战斗套路,然后就按照事先编排好的【无极荣耀】顺序打就行了。这样做的【无极荣耀】好处显而易见,一来是【无极荣耀】看起来漂亮,让周围人以为我们真的【无极荣耀】仇深似海打起来很拼命,二来可以防止被识破和误伤。如果我们在没有准备的【无极荣耀】情况下战斗,双方肯定都放不开,这样就很容易被别人看出来我们两个都无心恋战,而如果我们真的【无极荣耀】下狠手,在没有事先套好招的【无极荣耀】情况下误伤几乎是【无极荣耀】必然的【无极荣耀】。要是【无极荣耀】我们两个真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敌对关系,把对方干倒那到是【无极荣耀】件好事,可问题是【无极荣耀】我们现在是【无极荣耀】穿一条裤子的【无极荣耀】,谁把谁放翻了也不好啊!再说了,我们两个谁输谁赢,这里面也是【无极荣耀】有讲究的【无极荣耀】,必须根据现场情况决定我们俩具体谁胜。枉费我们花这么大力气争取到松本正贺这个超级内应,不把利益最大化,那不是【无极荣耀】对不起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身份吗?所以说,事先套招那是【无极荣耀】势在必行的【无极荣耀】事情。这不,我们才套好招没多久这就用上了。

  刚刚在抱着红莲凤凰冲出爆炸范围的【无极荣耀】时候松本正贺就借助红莲凤凰身体的【无极荣耀】阻挡,用手指在红莲凤凰身下悄悄向我打了暗号。他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一会先执行A计划,也就是【无极荣耀】试探性切磋。这个部分的【无极荣耀】特点是【无极荣耀】最后我们两个会装做打成平手的【无极荣耀】样子,而我会略占一点上风,但是【无极荣耀】因为整个过程会打的【无极荣耀】极为华丽,所以一般人即使觉得松本正贺似乎被我压了一头,也不会去鄙视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战斗力,毕竟我和松本正贺之前战斗的【无极荣耀】过程已经可以算是【无极荣耀】格斗教育片了,这种时候谁还关心输赢啊?

  就在我们两个混战在一起的【无极荣耀】时候,松本正贺忽然借助战斗的【无极荣耀】掩盖在通讯器中小声说着:“紫日啊!我们现在怎么办啊?”

  “我还想问你呢?好好的【无极荣耀】你怎么跑过来啦?”事实上松本正贺到这边来我并不知道,之前我也没想过他会来,毕竟这次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他们窃取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劳动成果,不管从哪方面说松本正贺都是【无极荣耀】被算计了。这会还要松本正贺反过来帮鬼手信长他们出头,这个怎么说也不合适啊!

  松本正贺被我一问声音就显得更加郁闷了。“我也不想来啊!谁知道鬼手信长他们那么无耻,居然派人来请我帮忙!”

  “什么?他们派人去请你了?”之前我还以为他们说笑来着,没想到他们还真请了。“这帮家伙未免也太不要脸了吧?”

  松本正贺赞同道:“没错,这帮家伙就是【无极荣耀】群无赖。只要有好处,什么没脸没皮的【无极荣耀】事他们都做的【无极荣耀】出来。不过他们既然不要脸派人来请我,我就得来啊!不然我这声誉……”

  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无奈我也能理解。网上有句话叫:树无皮则死,人无皮则无敌。这话说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像鬼手信长他们这样的【无极荣耀】人,因为别人都要讲脸面,可他们不要脸,所以有些事情你不能做他却能做。就好象这次这个事情。本来按照一般人的【无极荣耀】想法,鬼手信长他们理亏在先,无故恰疚藜僖坷了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功劳和好处,这种时候就应该躲着松本正贺才对。可他们在遇到了麻烦后居然还敢主动去找松本正贺来帮忙,你说这不是【无极荣耀】无耻是【无极荣耀】什么?占便宜的【无极荣耀】时候就抢,吃亏了就想到别人了,这样的【无极荣耀】精神还真是【无极荣耀】无耻的【无极荣耀】够彻底。不过,虽然鬼手信长他们耍无赖,但松本正贺却不能跟着耍。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信誉已经完蛋了,他现在靠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手底下的【无极荣耀】那班人马和利益关系在和松本正贺争日本的【无极荣耀】领导权,而松本正贺因为之前被从日本玩家首脑的【无极荣耀】神坛上推下来过,手底下的【无极荣耀】人马几乎都散了,现在虽然重新建立了一部分,却远不如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势力庞大,所以松本正贺非常需要公信力来撑住自己的【无极荣耀】地位。也正因为如此,所以他对外表现出来的【无极荣耀】形象必须是【无极荣耀】高大的【无极荣耀】、正面的【无极荣耀】。这次鬼手信长他们请松本正贺帮忙,虽然是【无极荣耀】因为鬼手信长他们抢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好处而捅出来的【无极荣耀】娄子,但就大方向上来说这却是【无极荣耀】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对外战争。鬼手信长他们抢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好处,那是【无极荣耀】人品问题,日本玩家顶多会鄙视他们,但不会真的【无极荣耀】去敌视他们。但对松本正贺来说意义却完全不同了。他要是【无极荣耀】不知道还好说,可他在知道的【无极荣耀】情况下如果因为鬼手信长他们的【无极荣耀】原因而拒不帮忙,那就不是【无极荣耀】人品,而是【无极荣耀】民族大义上的【无极荣耀】事情了。你说一个人品有点问题,但在民族大义上毫不含糊的【无极荣耀】人,和人品完美,但是【无极荣耀】没有国家意识通敌叛国的【无极荣耀】家伙,本国的【无极荣耀】国民会更讨厌哪一个?人品再烂,你能影响到的【无极荣耀】也就是【无极荣耀】身边的【无极荣耀】那群人,可民族大义却影响到全国人,所以这个根本不用说,松本正贺只要敢不来,他就等于失去了全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心。至少他的【无极荣耀】公信力要打个对折。

  想到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无奈,我也只好安慰他道:“既然你来都来了,那也就不要想这个有的【无极荣耀】没的【无极荣耀】了,还是【无极荣耀】想想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办吧!”

  “这次我看还是【无极荣耀】得你赢。”松本正贺说道:“之前商量的【无极荣耀】结果不是【无极荣耀】说要借这次机会遏制住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反扑吗?如果再让我赢,这个和我们的【无极荣耀】整体战略就有冲突了!”

  “这个我当然知道,可也不能让你输的【无极荣耀】太惨啊!你的【无极荣耀】人气要是【无极荣耀】被我们打没了,那之前那些不都白忙活了吗?”

  “这个……”松本正贺显然也陷入了两难之中。

  我们正想着,谁知道耳机中却突然传来了玫瑰的【无极荣耀】声音。“你们两个大傻蛋在那商量什么呢?这种事情还用考虑吗?”

  “你有办法?”

  “废话。这么简单的【无极荣耀】问题我当然有办法了。”玫瑰直接说道:“大战略上我们必须要打跨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信心,所以松本正贺你这次必须输,而且一定要输的【无极荣耀】很惨,这样才能让日本玩家认识到他们在战斗力上和我们有着巨大的【无极荣耀】差距,从而对此战丧失信心。到时候松本正贺你在登高一呼,战局自然也就回到原来的【无极荣耀】轨道上去了。但是【无极荣耀】。”就在我们打算插嘴的【无极荣耀】时候,玫瑰突然以一个重音打断了我们继续说道:“虽然松本君你必须输的【无极荣耀】很惨,但为了保证你依然具有领导日本玩家所必须的【无极荣耀】威望,所以你这次一定要输的【无极荣耀】很壮烈。”

  “什么叫输的【无极荣耀】很壮烈?”松本正贺没明白玫瑰的【无极荣耀】意思。

  “这个很简单。我已经帮你想好了。”玫瑰说道:“一会你和紫日过完几招就分开,然后我们这边会发动联合战斗。我们这么多人一起上,鬼手信长他们就算再没脸没皮肯定也不能让你一个人和我们这么多人打的【无极荣耀】,所以他们必然会帮忙。到时候我们会先干掉鬼手信长他们,最后只剩下你一个人。这个时候你再用一个大招做出和我们拼命的【无极荣耀】姿态,然后紫日他们会把你的【无极荣耀】大招挡下来并把你干掉一次。不过,紫日他们会故意放点水,虽然依然会挡下你的【无极荣耀】攻击,但会做出众人都很狼狈的【无极荣耀】样子,并在此之后由众人一起出手将你干掉。虽然你最后还是【无极荣耀】要死,但你之前的【无极荣耀】表现就已经足够向日本玩家证明你的【无极荣耀】实力了。这样最后你的【无极荣耀】失败不但不会让日本玩家觉得你无能,反而会让他们更加鄙视鬼手信长,因为你是【无极荣耀】在独立坚持到最后因为队友不顶用全部死光了才在双拳难敌四手的【无极荣耀】情况下被击败的【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失败和本身实力是【无极荣耀】没有关系的【无极荣耀】,毕竟你再强也不可能一个人搞定我们整个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高手团啊。你说是【无极荣耀】吧?”

  “妙啊!”松本正贺听了玫瑰的【无极荣耀】方案兴奋的【无极荣耀】几乎要叫出来了,可惜现在我们还在扮敌人,所以暂时不能表现出来。好在这会我和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运动速度都异常的【无极荣耀】快,别人只能看到两道虚影在交战,至于我们具体啥表情,估计除非有人带了高速摄影机,否则是【无极荣耀】绝对看不清的【无极荣耀】。

  有了玫瑰的【无极荣耀】计划安排,我和松本正贺便迅速的【无极荣耀】交了几下手,然后各自又退回了自己一方,不过我们回去的【无极荣耀】方式比较另类。我们不是【无极荣耀】打完之后自主分开的【无极荣耀】,而是【无极荣耀】被炸飞的【无极荣耀】。场外的【无极荣耀】人只看到我们两个打的【无极荣耀】好好的【无极荣耀】突然身挺一顿,然后各自提掌向对方拍了过去,然后我们便在空中对了一掌。只停轰的【无极荣耀】一声爆鸣,我和松本正贺各自向后飞了出去。不同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我在落地后便噔噔噔的【无极荣耀】向后连退了七八步,然后就在即将摔倒的【无极荣耀】时候被真红给扶住了,而松本正贺则是【无极荣耀】直接在落地后只退了一步就一屁股坐倒在地,然后还向后翻了几个跟头才停下来。表面上看我们两个似乎都吃了点亏,只是【无极荣耀】我略微占了点上风而已。

  “几日不见紫日会长实力提升了不少吗!”从地上爬起来之后松本正贺便开始半冷不热的【无极荣耀】夸起了我。

  我在被真红扶起来之后也立刻说道:“上次意外被你击败之后我就一直憋着劲想要找会场子。可能你也知道,这次我们行会和俄罗斯神族开战了,而神族的【无极荣耀】经验值……啧啧,那叫一个多。很幸运,我现在已经接近两千级了。”当我说出自己的【无极荣耀】等级时,只听到对面一阵抽气声。在目前大多数玩家还不到一千级,超过一千二百级的【无极荣耀】就能算一流高手的【无极荣耀】时候,我这个两千级的【无极荣耀】等级简直就是【无极荣耀】怪物一般的【无极荣耀】存在,难怪鬼手信长会如此惊讶。不过我接下来的【无极荣耀】话却让他们更加的【无极荣耀】惊讶了。“不过真的【无极荣耀】让我很意外。提升了这么多级,本来我以为我可以轻松搞定你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让我没想到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实力居然也提升的【无极荣耀】这么快。刚刚那一掌我感觉的【无极荣耀】很清楚,你的【无极荣耀】实力比上次绝对强了一大截,要是【无极荣耀】你还是【无极荣耀】之前那个实力,刚才你就不是【无极荣耀】摔一跟头的【无极荣耀】事情了,搞不好已经被我一掌拍死了。我很好奇。我的【无极荣耀】等级是【无极荣耀】杀神族升上来的【无极荣耀】,而且你有知道,我是【无极荣耀】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会长,有额外经验拿的【无极荣耀】。可你的【无极荣耀】实力是【无极荣耀】怎么升上来的【无极荣耀】?”

  松本正贺那边还没来及回答,鬼手信长他们的【无极荣耀】眼睛便已经全部集中到了他的【无极荣耀】身上。如果有个日本人夸松本正贺厉害,鬼手信长他们不会这么惊讶,可这话从我嘴里说出来,那可就不同了。现在鬼手信长他们看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眼神都变的【无极荣耀】复杂了很多,有些羡慕、有些嫉妒、有些憎恨也有些想要巴结,总之感情很复杂。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