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八卷 第一百三十二章 红莲凤凰的【无极荣耀】自然法则

第十八卷 第一百三十二章 红莲凤凰的【无极荣耀】自然法则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OK,现在战力全开,让这帮家伙知道一下冰霜玫瑰盟最强战力的【无极荣耀】实力。”真红在变身完成后便第一个冲了出去。

  “准备迎战”就在真红冲过来的【无极荣耀】时候,刚刚被小凤拉下岩浆池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突然从熔岩里跳了出来大声提醒了一声,跟着还没等我们这边发动攻击他便又被追出来的【无极荣耀】小凤给拉进岩浆中。本来这个时候松本正贺是【无极荣耀】不该出声提醒已经被镇住了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他们的【无极荣耀】,不过我却提前通知了他一声让他出声提醒一下鬼手信长他们。之所以这样做,当然不是【无极荣耀】为了帮助鬼手信长,而是【无极荣耀】让他们不自觉的【无极荣耀】把松本正贺当成首领。就好象在发生重大灾难时,第一个站出来指挥大家的【无极荣耀】人往往会在之后的【无极荣耀】一段时间内被周围的【无极荣耀】人当成领袖一样,在现在这种战斗时刻,谁第一个站出来说话,谁就能获得别人的【无极荣耀】认可。这是【无极荣耀】一种人类普遍具有的【无极荣耀】特定心理行为,而我现在就是【无极荣耀】要利用这一点来强化松本正贺在日本玩家心中的【无极荣耀】位置。

  这里需要注意一点,我们现在虽然是【无极荣耀】在地下熔岩河附近战斗,但实际上我们现在的【无极荣耀】战斗却正在对之前那个战场上的【无极荣耀】中日双方玩家广播。因此松本正贺现在的【无极荣耀】行为不光是【无极荣耀】用来影响鬼手信长他们这帮人的【无极荣耀】,更主要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影响那些正在观看我们战斗结果的【无极荣耀】那些中日玩家。毕竟我们这边的【无极荣耀】高端力量对决结果将最终影响到外面的【无极荣耀】战场走向。如果只是【无极荣耀】针对鬼手信长他们这帮人,可以说我根本不会让松本正贺去提醒他们,毕竟这些家伙和外面广大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不同,他们和松本正贺有着直接利益冲突,就算松本正贺表现的【无极荣耀】再好他们也不会真把他当成领袖的【无极荣耀】,除非这帮家伙突然集体患上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在听到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提醒后原本还在发呆的【无极荣耀】樱花小组成员突然全都反应了过来,不过动作最快的【无极荣耀】还是【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这家伙突然转头对红莲凤凰和鬼手信长说道:“既然人家都出全力了,那我们也不能再藏了。”

  听到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话,两边的【无极荣耀】反应明显不一样。我们这边原本正打算冲锋的【无极荣耀】真红她们第一时间便停了下来,然后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而红莲凤凰和鬼手信长他们则是【无极荣耀】互相点了下头,显然是【无极荣耀】同意了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意见。

  在见到红莲凤凰和鬼手信长点头确认后,小鸠健次郎立刻将手里的【无极荣耀】长刀收了回去,然后单手在面前画出了一个悬空的【无极荣耀】魔法阵,跟着魔法阵突然爆闪瞬间印入了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身体中。与小鸠健次郎同时,红莲凤凰和鬼手信长也各自在自己面前画出了一个魔法阵,并且各自印入了自己的【无极荣耀】身体中。不过和我们这边大张旗鼓的【无极荣耀】变化不同,他们三位身上的【无极荣耀】除了各多了一个时不时会闪两下的【无极荣耀】魔法阵之外根本啥变化都没显示出来。

  虽然没什么视觉效果出现,但我和真红她们却并没有就此放松戒备。既然鬼手信长他们在看到我们的【无极荣耀】变化后依然还敢说大话,那至少说明在他们眼中我们的【无极荣耀】实力对他们还不存在压倒性优势,那就是【无极荣耀】说他们隐藏的【无极荣耀】实力其实也不小。所谓小心无大错,像这种万人瞩目的【无极荣耀】时候还是【无极荣耀】小心一些的【无极荣耀】好。

  随着魔法阵刻印完成,鬼手信长他们居然先于我们发动了袭击。不过在看到他们突然开始冲锋之后,真红她们也没闲着,立刻便动了起来。

  封印了魔法阵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他们虽然外表没什么变化,但战斗方式上却实实在在的【无极荣耀】发生了显著变化。最先冲出来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在熔岩浮石上跳来跳去,而是【无极荣耀】刚一跳离脚下的【无极荣耀】岩石便突然穿进了一片虚空,只留下了几片飞舞的【无极荣耀】能量花瓣,跟着下一秒他又从另外一块岩石上一闪冒了出来。经过几个闪烁冲刺小鸠健次郎便跨越了我们双方之间的【无极荣耀】距离冲到了距离真红仅一块岩石之隔的【无极荣耀】地方。

  看着再次消失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真红也同时起跳向着她和小鸠健次郎之间的【无极荣耀】那块岩石跳了过去。不过毕竟一个是【无极荣耀】跳跃一个是【无极荣耀】类似传送的【无极荣耀】技能,两者在速度上有着显著差别,所以最终还是【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先一步出现在了那块岩石之上。真红眼见小鸠健次郎先一步出现,却并没有任何想要改变运动轨迹的【无极荣耀】打算,直接借助下落的【无极荣耀】冲击力挥手就是【无极荣耀】一拳砸了过去。

  小鸠健次郎看到真红的【无极荣耀】拳头也是【无极荣耀】心里一惊。他是【无极荣耀】攻高敏高类型的【无极荣耀】人员,防御并不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专长,而真红拳头的【无极荣耀】破坏力那是【无极荣耀】全世界都数的【无极荣耀】着的【无极荣耀】大杀器,所以没有丝毫犹豫,这家伙刚一冒出来下一步便又迈进了虚空之中。几乎在他消失的【无极荣耀】瞬间真红的【无极荣耀】拳头便猛的【无极荣耀】砸了下去,不过此时真红和岩石还隔着三四米远,而真红的【无极荣耀】拳头显然也没那么长。不过,虽然真红的【无极荣耀】全部不可能直接命中岩石,但那并不代表她的【无极荣耀】拳头就没有威力。只见随着真红的【无极荣耀】拳头挥出,一条金色的【无极荣耀】神龙虚影突然顺着真红的【无极荣耀】胳膊飞了出去,然后一头撞上了那块岩石,跟着就仿佛陨石落地一般,只听轰的【无极荣耀】一声那块岩石和其附近的【无极荣耀】熔岩便全部被逼到了一边,在熔岩河的【无极荣耀】中央露出了一个直径三米多的【无极荣耀】真空区。

  躲过这拳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到是【无极荣耀】没看见那拳的【无极荣耀】位置,因为就在真红轰出这一拳的【无极荣耀】同时,他便已经出现在了真红的【无极荣耀】背后,然后左手大拇指一弹别在腰间的【无极荣耀】刀刃护手,右手顺势一带,一招犀利的【无极荣耀】拔刀斩便削了出去。本来要是【无极荣耀】正常人这一招就该结束战斗了,毕竟日本的【无极荣耀】拔刀术是【无极荣耀】出了名的【无极荣耀】快,况且使用这招的【无极荣耀】又是【无极荣耀】以速度见长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而且还是【无极荣耀】从背后突然出招。这诸多因素下,一般人肯定是【无极荣耀】闪不过去的【无极荣耀】。只可惜真红显然不是【无极荣耀】一般人。

  就在小鸠健次郎势在必得的【无极荣耀】一招即将得手之即,真红身上却突然爆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无极荣耀】嘹亮龙吟声,伴随着这声龙吟,真红整个人也猛的【无极荣耀】向外爆开了一圈耀眼的【无极荣耀】金色神光,愣是【无极荣耀】将即将得手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连人带武器一起给吹飞了出去。眼看着自己被吹飞,小鸠健次郎也知道以自己的【无极荣耀】防御是【无极荣耀】绝对不能跟真红这种破坏王硬碰的【无极荣耀】,所以他在被吹飞之后果断的【无极荣耀】启动了技能消失在了半空中。不过他虽然不在了,那圈金光却没消失,愣是【无极荣耀】将附近三十几米内洞顶倒挂的【无极荣耀】所有熔岩柱全部震碎,外加迫开了脚下的【无极荣耀】一大片熔岩才算是【无极荣耀】彻底消停。

  在真红和小鸠健次郎交手的【无极荣耀】同时,克利斯缔娜也已经以一个定点传送突然出现在了红莲凤凰背后,只是【无极荣耀】红莲凤凰的【无极荣耀】脚下却突然出现了一只巨大的【无极荣耀】钟盘,而钟面上原本逐隔跳动的【无极荣耀】指针却在出现后突然停了下来。随着那只钟面上的【无极荣耀】秒针定格,一道灰色的【无极荣耀】光罩也同时出现并迅速向周围扩散了出去,瞬间便将整个熔岩河全部覆盖。几乎在被那道光幕扫过的【无极荣耀】同时,不光是【无极荣耀】克利斯缔娜,就连我和真红她们也都感觉到了一种恐怖的【无极荣耀】束缚力将我们的【无极荣耀】身体完全卡在了原地,不管你如何使劲都无法移动分毫。不过还算好,这个东西能定住的【无极荣耀】只有身体而已。

  “该死,是【无极荣耀】时间暂停”几乎在被定住的【无极荣耀】同时我就后悔了。早知道当初不应该全部召唤战斗型魔宠,我应该把公主留下来的【无极荣耀】。像现在这种情况只要公主一个精神鞭挞将红莲凤凰的【无极荣耀】法术打断,我们就可以重获自由了。但是【无极荣耀】很不幸,因为系统限制了我召唤魔宠的【无极荣耀】数量,而且不允许中途换人,所以我根本没办法召唤公主。不过,相比之这些,更糟糕的【无极荣耀】情况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他们居然可以动。

  “快,我撑不了多久”在我们全部被定住之后红莲凤凰立刻便大叫了起来。这种超级技能能用出来就已经够变态的【无极荣耀】了,要是【无极荣耀】还能长时间维持那就太逆天了,所以说红莲凤凰现在的【无极荣耀】情况到是【无极荣耀】很正常。只是【无极荣耀】她虽然坚持不了多久,可她只要能坚持个五六秒,我们恐怕就得全被杀光了。毕竟在场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高手,每次出手不过也就是【无极荣耀】几秒而已,只要有一方无法抵抗,不出一秒就能分出胜负,之所以说五六秒,那是【无极荣耀】算上了他们冲到我们面前的【无极荣耀】时间。

  我们明白这个道理,鬼手信长他们显然也明白,所以在红莲凤凰将附近的【无极荣耀】时间完全锁定之后在场的【无极荣耀】樱花小组成员和鬼手信长他们根本没有任何迟疑的【无极荣耀】立刻便向距离自己最近的【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人冲了过去,而这其中最危险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我了。不是【无极荣耀】因为我距离日本人最近,而是【无极荣耀】因为我是【无极荣耀】这里最大的【无极荣耀】威胁。在场的【无极荣耀】每一个日本玩家都知道,只要能干掉我,这场战场他们就已经胜利一半了。所以虽然大部分人考虑了就近原则,但我却是【无极荣耀】当之无愧的【无极荣耀】第一目标。

  因为小鸠健次郎会传送,所以虽然距离远了点,但这家伙却是【无极荣耀】第一个冲到了我面前。看到被定在半空完全无法动弹的【无极荣耀】我,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心跳速度瞬间超过了一百八十次。只要能杀死我一次,哪怕是【无极荣耀】借助别人的【无极荣耀】帮助杀死的【无极荣耀】,那也将意味着小鸠健次郎从此成为日本玩家心中的【无极荣耀】英雄。

  怀着即将功成名就的【无极荣耀】兴奋,小鸠健次郎再次使出了他所有攻击技能中出刀速度最快的【无极荣耀】拔刀术。紧跟着就见他的【无极荣耀】刀猛的【无极荣耀】砍在了我的【无极荣耀】脖子上,然后发出了叮的【无极荣耀】一声脆响,跟着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刀一挥而过,然后就见一截银光闪闪的【无极荣耀】东西飞了出去。

  我的【无极荣耀】脑袋当然不可能银光闪闪,事实上飞出去的【无极荣耀】也确实不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脑袋,而是【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刀。别误会,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手并没松,刀柄也还在他手里握着,只是【无极荣耀】前面的【无极荣耀】半截刀刃飞了出去。

  本来以为这一刀下去就能让我身首异处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一时之间完全被眼前的【无极荣耀】情况搞愣住了。谁能想到势在必得的【无极荣耀】一刀不但没把我的【无极荣耀】脑袋砍下来,竟然还把刀给崩断了。这算什么事啊?不过,小鸠健次郎虽然愣住了,我可没发呆。就在小鸠健次郎眼睛瞪的【无极荣耀】老大完全搞不清楚状况的【无极荣耀】时候,我却突然动了起来,在小鸠健次郎毫无防备的【无极荣耀】情况下抬腿便是【无极荣耀】一脚将他踹飞了出去。

  事实上没反应过来的【无极荣耀】并不只有小鸠健次郎一个人,跟在他后面的【无极荣耀】樱花小组成员和鬼手信长也都差不多,在一脚蹬开小鸠健次郎之后我又单手一抖,永恒直接便成了一丈多长的【无极荣耀】钩镰枪,跟着猛的【无极荣耀】一个回旋将紧跟着小鸠健次郎扑上来的【无极荣耀】众樱花小组成员全部击飞了出去,最后我又掉转枪头猛的【无极荣耀】对着最后一个赶到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扎了过去。相比之完全没搞清楚状况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鬼手信长多少还有个反应时间。看到我扎过来的【无极荣耀】钩镰枪,这家伙干脆一个转身倒卷了回去。

  见到我脱离控制,红莲凤凰也放弃了继续坚持,猛的【无极荣耀】瘫软在地,而与此同时克利斯缔娜她们也都恢复了行动能力。不过因为每个人身边都有要袭击她们的【无极荣耀】樱花小组成员,所以克利斯缔娜她们也暂时没空去管虚弱的【无极荣耀】红莲凤凰了。

  这次看似能够将我们彻底搞定的【无极荣耀】大招最终双方谁也没占着便宜。我和克利斯缔娜她们是【无极荣耀】吓出一身冷汗,而红莲凤凰则是【无极荣耀】累的【无极荣耀】半死,外带鬼手信长和小鸠健次郎他们被我连踢带踹的【无极荣耀】全给扔了回去,总之基本上双方都没什么实质进展。

  摆脱了袭击自己的【无极荣耀】樱花小组成员后,克利斯缔娜她们并没有马上追击,而是【无极荣耀】纷纷聚拢到了我的【无极荣耀】身边。刚刚那下虽然貌似日本人比我们吃的【无极荣耀】亏大点,但不得不说还是【无极荣耀】满危险的【无极荣耀】。要是【无极荣耀】他们没有先袭击我而是【无极荣耀】全部盯着玫瑰过去,搞不好还真能得手也说不定。虽然玫瑰在我们这个队伍里不起到伤害输出的【无极荣耀】作用,但有她这个蓄电池在,我们打起来也比较无所顾忌不是【无极荣耀】?

  “刚刚什么情况?”真红刚一回到我的【无极荣耀】身边便问了起来。

  我一边盯着鬼手信长那边防止他们再搞什么幺蛾子一边解释道:“是【无极荣耀】时间暂停。”

  “时间暂停?”真红显然比较惊讶居然会有这样的【无极荣耀】技能存在。到是【无极荣耀】玫瑰想起了之前的【无极荣耀】系统提示。

  “对了,之前第一次系统强化鬼手信长他们的【无极荣耀】那个什么阵的【无极荣耀】时候不是【无极荣耀】说了吗?将鬼手信长他们随机获得一项自然能力的【无极荣耀】属性变成了每人一个属性,看样子红莲凤凰刚才那招就是【无极荣耀】代表‘时’的【无极荣耀】属性生效了。”

  “时间属性?未免太变态了点吧?”金币道:“这要是【无极荣耀】把别人全都定格了还打个屁啊?”

  “变态是【无极荣耀】变态了一点,不过也不是【无极荣耀】完全破坏平衡的【无极荣耀】东西,毕竟你们也看到了,一来那东西对我这样实力较强的【无极荣耀】人限制能力很弱,二来作用时间似乎也不长,三就是【无极荣耀】负担看起来满大的【无极荣耀】,看那边,红莲凤凰到现在都没站起来呢。”

  “对了,如果红莲凤凰获得了控制时间的【无极荣耀】能力,那么小鸠健次郎和鬼手信长呢?刚刚小鸠健次郎一直在那传送个没完,那是【无极荣耀】一种自然能力吗?”真红问道。

  我摇头道:“看着不像。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传送用起来随心所欲,完全没什么负担的【无极荣耀】样子,而且从他利用传送来战斗的【无极荣耀】情况来看他应该早就有这种能力了。不过我估计他之前的【无极荣耀】能力应该不会像现在这么变态。比较可能的【无极荣耀】猜测是【无极荣耀】他实际上本来就会这种传送,只是【无极荣耀】系统似乎强化给他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空间能力,现在两者叠加使他的【无极荣耀】传送变的【无极荣耀】完全没有破绽了。”

  “那么鬼手信长呢?难道他还隐藏着什么能力?”真红有些担心的【无极荣耀】看则鬼手信长那边问道。

  玫瑰想了想道:“鬼手信长获得的【无极荣耀】能力在他用出来之前我们肯定是【无极荣耀】没办法知道的【无极荣耀】。我们现在只能说是【无极荣耀】尽量注意一点别让他突然袭击占了便宜。不过既然系统说给他们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规则类的【无极荣耀】能力,那就不会是【无极荣耀】什么好对付的【无极荣耀】东西。我想那至少应该也是【无极荣耀】能与红莲凤凰和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时间与空间的【无极荣耀】能力相持平的【无极荣耀】一种能力。”

  在我们这边紧张兮兮的【无极荣耀】分析鬼手信长他们的【无极荣耀】能力之时,鬼手信长他们的【无极荣耀】心情也是【无极荣耀】紧张的【无极荣耀】要命。鬼手信长第一时间对小鸠健次郎问道:“你不是【无极荣耀】砍了紫日一刀吗?怎么一眨眼就变成你飞出来啦?”

  不说还好,一说小鸠健次郎就气愤的【无极荣耀】说道:“我还想知道呢我明明一刀砍到了紫日的【无极荣耀】脖子上,谁知道他的【无极荣耀】脖子没断,我的【无极荣耀】刀却断了”

  “什么?你的【无极荣耀】刀不是【无极荣耀】紫日砍断的【无极荣耀】而是【无极荣耀】砍紫日的【无极荣耀】脖子崩断的【无极荣耀】?”

  刚刚因为小鸠健次郎冲的【无极荣耀】最快,加上其他人都在他背后,所以他们只看到小鸠健次郎挥了一刀之后就莫名其妙的【无极荣耀】飞了出来,虽然他们后来也看到了弹飞的【无极荣耀】那半截刀刃,却一直以为是【无极荣耀】我在被砍到之前的【无极荣耀】一瞬间用永恒把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刀给削断的【无极荣耀】,所以他们一开始一点也没觉得惊讶,毕竟永恒的【无极荣耀】锋利程度他们都见识过,被永恒砍到的【无极荣耀】东西就罕有不断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让他们没想到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居然说他的【无极荣耀】刀不是【无极荣耀】被我砍断的【无极荣耀】,而是【无极荣耀】砍我的【无极荣耀】时候崩断的【无极荣耀】。虽然都是【无极荣耀】因为我而断掉的【无极荣耀】,但被砍断和自己崩断那可完全是【无极荣耀】两回事。如果是【无极荣耀】被砍断,那只能说明小鸠健次郎倒霉,可如果是【无极荣耀】崩断的【无极荣耀】,那他们就有必要重新考虑这仗是【无极荣耀】否还打的【无极荣耀】下去了。毕竟如果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刀真是【无极荣耀】崩断的【无极荣耀】,那就说明我的【无极荣耀】防御已经高到他们完全无法破防的【无极荣耀】地步了。要真是【无极荣耀】那样的【无极荣耀】话,那他们还打个屁啊?直接抹脖子自杀算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