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八卷 第一百三十四章 杂鱼清除行动

第十八卷 第一百三十四章 杂鱼清除行动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虽说鬼手信长和红莲凤凰他们说好了要使用三方的【无极荣耀】能力来对付我们,但这个能力并不是【无极荣耀】他们原本就有的【无极荣耀】东西,因此除了小鸠健次郎因为原本就有传送能力而比较熟悉自己的【无极荣耀】技能外,红莲凤凰和鬼手信长其实自己都还没摸清楚自己的【无极荣耀】能力到底能干些什么,至于配合,那就更不用说了。不过,虽然暂时还没完全掌握自己的【无极荣耀】技能,但鬼手信长和红莲凤凰毕竟也算的【无极荣耀】上是【无极荣耀】高手,至少技能上手要比一般人快不少,只要他们有这个想法,磨和起来也是【无极荣耀】很快的【无极荣耀】。

  就在鬼手信长他们商量出了战术的【无极荣耀】时候,我们这边这边也已经协调好了之后的【无极荣耀】战斗方式。

  按照一开始的【无极荣耀】计划,我们这次集中本行会的【无极荣耀】最顶尖高手到这里,目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要震慑日本玩家,将他们原本因为连续胜利而爆棚的【无极荣耀】信心打回原点。就因为有这样的【无极荣耀】想法,所以我们的【无极荣耀】战斗并不是【无极荣耀】说胜了就行的【无极荣耀】。要打击到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信心,我们不但要胜,而且要大胜,最好是【无极荣耀】那种秋风扫落叶一般的【无极荣耀】压倒性胜利。要不是【无极荣耀】为了这个原因,我也不会让隐藏了那么久的【无极荣耀】克利斯缔娜她们显露出全部实力来了。

  为了提升士气,我直接对真红她们说道:“不管鬼手信长有什么特殊能力,都不会出现无敌属性,《零》中的【无极荣耀】所有技能都是【无极荣耀】有两面性的【无极荣耀】。只要找到技能缺陷,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无极荣耀】了。我们现在既然连隐藏实力都拿出来了,那就不用再小心谨慎的【无极荣耀】限制自己的【无极荣耀】实力了。现在就让我们放开手脚给我们的【无极荣耀】日本朋友们一次刻骨铭心的【无极荣耀】震撼教育吧。”

  “等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你这句话。”真红说完便突然猛的【无极荣耀】一蹬脚下岩石,整个人像炮弹一样射向了鬼手信长他们那边。

  鬼手信长本来正在商量如何进行配合,没想到我们竟然先攻过来了。没办法之下他们也只好先架住我们的【无极荣耀】攻击再说。

  小鸠健次郎第一个反应过来,整个人一步跨入虚空之中,瞬间便出现在了真红的【无极荣耀】面前,然后一个重斩劈向了真红的【无极荣耀】脖子。真红看到小鸠健次郎出现也没有任何的【无极荣耀】闪避意思,直接迎着对方的【无极荣耀】刀就是【无极荣耀】一拳挥了出去。只听一声龙吟之声,一道金色的【无极荣耀】神龙拳力猛的【无极荣耀】冲了出去正好撞在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刀刃上,伴随着轰的【无极荣耀】一声爆响,小鸠健次郎整个人立刻由前冲便成了倒飞向后,不过就在他即将摔落熔岩之时他却一下掉进了空间缝隙之中,下一秒便又安然无恙的【无极荣耀】出现在了旁边的【无极荣耀】一块岩石上。

  挡开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攻击后真红根本没管小鸠健次郎怎么样,而是【无极荣耀】直接朝着旁边的【无极荣耀】那群樱花小组成员扑了过去。那帮樱花小组成员虽然在普通玩家中都算是【无极荣耀】实力出众的【无极荣耀】人物,但就像是【无极荣耀】生活在老鼠窝里的【无极荣耀】狐狸突然跑进了老虎洞,原本的【无极荣耀】体型优势荡然无存不说甚至还变成了劣势。这些樱花小组成员对普通玩家来说摹疚藜僖壳都是【无极荣耀】高手,但对我们来说他们的【无极荣耀】实力充其量也就是【无极荣耀】刚刚能给鬼手信长他们搭把手的【无极荣耀】境界,而现在真红她们的【无极荣耀】想法其实很简单,那就是【无极荣耀】先把这帮一招死的【无极荣耀】碍事人员全部干光,最后再集中力量收拾鬼手信长他们几个高手。

  那些樱花小组成员虽然平时在日本一个个都是【无极荣耀】心高气傲不服人的【无极荣耀】类型,但在我们面前却也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因此看到真红朝自己这边扑过来,立刻就像掉进一只猫的【无极荣耀】鼠群一般瞬间朝四面八方奔逃起来。

  见到那帮樱花小组成员逃跑,真红到是【无极荣耀】没有乱。不过她也没有马上找个目标去追杀,而是【无极荣耀】猛的【无极荣耀】一拳朝着自己原本的【无极荣耀】落脚点砸了下去。带着龙形真气的【无极荣耀】拳风再一次命中岩浆河,跟着便炸开了漫天的【无极荣耀】熔岩。虽然在场的【无极荣耀】樱花小组成员都得到了系统给予的【无极荣耀】50%抗火奖励,但那毕竟只是【无极荣耀】抗火,不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不怕火。看着漫天飞舞的【无极荣耀】熔岩液滴,众人连忙回身用武器隔挡企图扫开那些熔岩,但是【无极荣耀】真红却在他们回身的【无极荣耀】瞬间,在空中再次挥出一拳。一条金色神龙气旋猛的【无极荣耀】顺着真红的【无极荣耀】拳头飞出,直撞向人员最密集的【无极荣耀】那处位置。刚刚震开熔岩的【无极荣耀】那几个樱花小组成员看到已经冲到面前的【无极荣耀】金色真气全都傻掉了,这东西体积太大,闪都没地方闪,无奈之下他们只能举起武器挡在面前打算硬抗。不过,就在他们以为这下要糟的【无极荣耀】时候,一个红色的【无极荣耀】身影却突然挡在了他们面前。

  挡住这帮家伙的【无极荣耀】人不是【无极荣耀】别人,正是【无极荣耀】红莲凤凰。要是【无极荣耀】可以选择她肯定也不想去接真红的【无极荣耀】拳头,毕竟真红的【无极荣耀】攻击力那是【无极荣耀】出了命的【无极荣耀】高,除了个别防御变态的【无极荣耀】特殊人员外没人会傻到去硬碰硬的【无极荣耀】接真红的【无极荣耀】拳头,何况红莲凤凰本来就不是【无极荣耀】以防御见长的【无极荣耀】人物。不过现在她却是【无极荣耀】想不接都不行了。虽然她也和鬼手信长一样崇尚利益,希望控制日本玩家,但有一点她和鬼手信长不同。那就是【无极荣耀】红莲凤凰没有鬼手信长那种莫名其妙的【无极荣耀】信心和自尊心,说白了就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有点日式大男子主意情结而红莲凤凰刚好没有。相比之鬼手信长那种在明知道状况不利的【无极荣耀】情况下依然坚信自己一定会赢的【无极荣耀】特殊情感,红莲凤凰的【无极荣耀】行为相对就要理性的【无极荣耀】多,也正因为如此,她往往能用脑子而不是【无极荣耀】感情去处理问题。就好象现在。红莲凤凰第一个反应就是【无极荣耀】如果樱花小组成员全部阵亡,单靠她和鬼手信长加上小鸠健次郎三个人肯定是【无极荣耀】干不过我们的【无极荣耀】。所以她在明知道不应该接真红的【无极荣耀】拳头的【无极荣耀】情况下还是【无极荣耀】毅然决然的【无极荣耀】冲了上去硬接了这一拳。

  看着直冲而来的【无极荣耀】拳劲,红莲凤凰也知道自己未必挡的【无极荣耀】住,所以她并没有选择正面硬接,而是【无极荣耀】在拳劲即将冲到自己面前之时猛的【无极荣耀】挥出了一道红色的【无极荣耀】火焰撞上了那道金色龙形拳劲,两者在空中碰撞在一起并最终使拳劲发生了些微的【无极荣耀】偏差,最后红莲凤凰又用手里的【无极荣耀】神刀斜着挡了一下,虽然仍被震的【无极荣耀】双手酸麻,但好歹是【无极荣耀】把拳劲挡开了。

  尽管这拳没能奏效,但真红却并没有停顿。第三拳接着轰出,不过不是【无极荣耀】朝人打,而是【无极荣耀】对着下方的【无极荣耀】熔岩。这一拳直接轰开了河面,然后真红降落河床双手突然开始沿着一个奇怪的【无极荣耀】轨迹在周身游走了起来。

  看到真红落入熔岩河后原本红莲凤凰还以为她会像上次一样再跳出来,但是【无极荣耀】直到熔岩开始回流她都没看到真红出来,反到是【无极荣耀】回流的【无极荣耀】熔岩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居然开始围着真红落下来的【无极荣耀】位置缓慢旋转了起来,而且那熔岩旋转的【无极荣耀】速度竟然越来越快,范围也在逐渐扩大,很快熔岩河上便多了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直径超过二十米的【无极荣耀】巨型旋涡。

  “快闪开,她在准备大招。”红莲凤凰还傻站在那里发呆真红为什么没冒出来,鬼手信长到是【无极荣耀】先发现了问题,不过他现在更应该关心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他自己而不是【无极荣耀】红莲凤凰。

  就在鬼手信长提醒红莲凤凰的【无极荣耀】同时,一道人影已经出现在了他的【无极荣耀】背后。鬼手信长感觉到有人接近,第一时间便是【无极荣耀】回身一刀切了过去,只是【无极荣耀】他快速劈下的【无极荣耀】一刀却被一个人用两根手指给夹住了。

  “这种时候还有心思关心别人,你还真是【无极荣耀】悠闲啊。”我看着鬼手信长惊愕的【无极荣耀】表情手指微一用力便听到叮的【无极荣耀】一声响,被我夹在手中的【无极荣耀】日本刀应声而断。

  刀刃断裂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到是【无极荣耀】没有惊慌,反正自打他们知道我的【无极荣耀】永恒可以削断别的【无极荣耀】武器之后,日本玩家和我战斗的【无极荣耀】时候都已经做好了更换多把武器的【无极荣耀】心理准备,因此对于自己的【无极荣耀】武器断裂鬼手信长一点紧张的【无极荣耀】感觉也没有,即使我是【无极荣耀】用手指将他的【无极荣耀】刀夹断的【无极荣耀】也一样。

  看到自己刀刃断裂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果断的【无极荣耀】松开了手里的【无极荣耀】半截刀刃,然后迅速回手从背后又抽了一把刀出来,然后照着我的【无极荣耀】脖子便削了下去。不过,他的【无极荣耀】刀刚削到一半便被我再次用两根手指像是【无极荣耀】捏一张纸片一样给捏住了。不出意料,伴随着叮的【无极荣耀】一声脆响,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新刀又被捏断了。

  其实刚刚在传送过来之前我就已经将永恒分化出了一小部分,然后使之附着到了我全身各处的【无极荣耀】刀刃和手指上,这样做的【无极荣耀】好处显而易见,至少空手捏断刀刃这一招对打击别人的【无极荣耀】信心非常有成效。

  看到第二把武器又被捏断鬼手信长也急了,不过这次他却没有换刀,反而将手里的【无极荣耀】道握的【无极荣耀】更紧了。然后他猛的【无极荣耀】向后一抽刀,不过并没有把刀完全抽离,只是【无极荣耀】后退了不到一毫米使之脱离我的【无极荣耀】手指控制,然后便猛的【无极荣耀】使力顺着之前的【无极荣耀】方向再次切了下来。看着那迅速削来的【无极荣耀】刀刃,我压根没动,直接抬腿一脚将鬼手信长给踹飞了出去,不过这小子也挺牛,人都飞出去了还把那截断刀当暗器扔了过来。我脑袋一偏闪过飞来的【无极荣耀】半截断刀然后手指一弹,手里的【无极荣耀】另外半截刀刃便朝着鬼手信长飞了过去。

  鬼手信长看到我扔出的【无极荣耀】刀刃根本没去理睬,直接单手在下方的【无极荣耀】一块岩石上一暗,跟着人便腾空而起挂到了洞顶上去了。在洞顶泻掉冲击力后这家伙居然又朝我扑了过来,当然他也没忘记又换了一把刀,只是【无极荣耀】这小子实在很不幸。就在他刚跳到一半的【无极荣耀】时候突然听到小鸠健次郎对他大喊:“快闪开”

  听到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呼叫鬼手信长连忙回头,结果只看到一只魔法弹朝自己飞了过来,之前的【无极荣耀】扑击动作不得不半路放弃,回身挡开那枚魔法飞弹之后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飞行方向已经被生生震偏了一大截,以这个方向继续飞下去他别说砍我,自己都不知道会掉到哪里去了。不过这家伙反应到是【无极荣耀】不错,单手在洞顶的【无极荣耀】熔岩柱上一勾,身体绕了个弯便又向我扑了过来。

  看到这小子还敢过来我也没说什么,干脆的【无极荣耀】双翅一张腾空而起便主动迎了上去。会飞和不会飞在这种情况下表现的【无极荣耀】异常明显,我和不会飞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在空中迅速的【无极荣耀】撞成一团,闪电般几次交手后我翅膀一扇便迅速从翻滚中恢复过来又绕了回去,而鬼手信长因为我的【无极荣耀】撞击已经飞离了之前的【无极荣耀】方向正向着下方的【无极荣耀】熔岩河掉下去。

  落井下石这种事情我向来是【无极荣耀】最喜欢的【无极荣耀】了。看到鬼手信长向着熔岩河中落下,我立刻一个俯冲朝他撞了过去,只是【无极荣耀】我人刚飞到一半突然便见到小鸠健次郎从我前面冒了出来并一刀朝我的【无极荣耀】翅膀削了过去。看着那切来的【无极荣耀】刀片我干脆翅膀一收,整个人仿佛炮弹一样撞进了小鸠健次郎怀里,然后双手一按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胸口将我们之间分开一小段空隙,跟着我便猛的【无极荣耀】弓身收腿,将原本在身后的【无极荣耀】双腿收到腹前顶住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肚子用力一蹬,瞬间我们两个人便向两个方向飞射而出。只不过我是【无极荣耀】再次腾空,而小鸠健次郎则是【无极荣耀】被我直接一脚踩进了熔岩之中。

  “哈,搞定一个。”

  “想的【无极荣耀】美。”几乎就在小鸠健次郎掉进熔岩的【无极荣耀】同时,我的【无极荣耀】背后突然再次出现了空间波动,下一秒小鸠健次郎便带着一身还在燃烧的【无极荣耀】熔岩从我背后冒了出来。“给我去死。”近乎疯狂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猛的【无极荣耀】挥起长刀对着我的【无极荣耀】脖子再次削了下去,而且和上次不同,这次他连技能都启动了,也就是【无极荣耀】说这招不光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基础攻击力,还要带上他的【无极荣耀】技能伤害。

  感觉到背后即将到达的【无极荣耀】攻击我到没有完全不管,毕竟上次挡开他的【无极荣耀】刀是【无极荣耀】因为我在脖子上包了一层永恒融化的【无极荣耀】液体,而现在永恒都被我分布到了全身几处攻击位置上去了,脖子上根本没有永恒,要是【无极荣耀】再被砍到肯定是【无极荣耀】要被计算成要害攻击了。不过,就在小鸠健次郎即将得手的【无极荣耀】瞬间,我背后的【无极荣耀】翅膀却突然猛的【无极荣耀】伸开对着小鸠健次郎便扇了过去。

  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完全没反应过来便被我一翅膀给扇飞了出去,在轰的【无极荣耀】一声砸断了一排熔岩柱之后这家伙才想起来再次启动传送消失在了空中。事实上这也不能怪小鸠健次郎战斗技巧不行,主要是【无极荣耀】他战斗经验太少,根本不知道像我这样有六肢的【无极荣耀】人还可以用翅膀直接袭击背后的【无极荣耀】人,所以才会着了道。正常玩家的【无极荣耀】战斗中躲过战斗力较强的【无极荣耀】正面区域从背后偷袭已经成了一种战斗规则,而小鸠健次郎也就是【无极荣耀】按照这种规则去做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他没想到我这样有翅膀的【无极荣耀】人实际上是【无极荣耀】没有攻击死角的【无极荣耀】,毕竟背后那对大翅膀理论上比我的【无极荣耀】胳膊还要有力量,要不是【无极荣耀】灵活度不如手臂,绝对是【无极荣耀】比手更可怕的【无极荣耀】攻击肢体。

  一翅膀扇飞了小鸠健次郎后我便再次朝着已经逃到一块岩石上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冲了过去,而看到这个情况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却再次传送了回来企图挡住我,只是【无极荣耀】他刚出现便听到鬼手信长在下面喊:“别管我,去帮红莲小姐阻止真红释放大招。那女人的【无极荣耀】强力技能我们挡不住的【无极荣耀】”

  小鸠健次郎惊讶的【无极荣耀】回头看了一眼鬼手信长,最终还是【无极荣耀】在我即将临体前的【无极荣耀】一瞬间消失在了我的【无极荣耀】面前。

  对于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离开我并没有任何要阻拦的【无极荣耀】意思,因为我也没打算在这里跟他玩捉迷藏。真红要释放的【无极荣耀】那个大招我知道,只要她释放成功,瞬间便能解决掉最少一个目标,总比我们这样打来打去要好的【无极荣耀】多,所以我在小鸠健次郎离开的【无极荣耀】瞬间便猛的【无极荣耀】一扭头在空中画了个漂亮的【无极荣耀】半弧朝真红那边飞了过去。

  小鸠健次郎使用传送肯定比我速度快,不过他刚传送到旋涡上空便突然仿佛撞到了什么东西一样从虚空中摔了出来,要不是【无极荣耀】红莲凤凰反应快及时接住了他,搞不好他就要这样直接掉进熔岩中去了。

  “你怎么回事?”红莲凤凰将小鸠健次郎放到岩石上问道。

  小鸠健次郎看着前方的【无极荣耀】虚空皱着眉头挤出了两个字。“领域。”

  “领域?”

  “没错,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元素领域。”克利斯缔娜忽然从前方的【无极荣耀】熔岩旋涡中升了起来,之前红莲凤凰和小鸠健次郎都没看到她是【无极荣耀】什么时候进去的【无极荣耀】,不过现在他们更关心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那个领域的【无极荣耀】事情。本来照正常情况来讲克利斯缔娜是【无极荣耀】不应该告诉人家自己的【无极荣耀】技能特征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现在反正是【无极荣耀】要震慑外面正在看我们互相搏斗的【无极荣耀】那些日本玩家,所以克利斯缔娜也没有按照一般情况处理,而是【无极荣耀】自己说道:“元素领域是【无极荣耀】以我的【无极荣耀】魔力为基础张开的【无极荣耀】完全由**纵的【无极荣耀】空间,在这个范围内我可以绝对控制一切法则。包括空间。所以你就不要在我面前显摆你那无用的【无极荣耀】空间掌握能力了,你那种跨越空间的【无极荣耀】技巧不过是【无极荣耀】了解空间法则后利用法则的【无极荣耀】一种能力,而我却可以直接抹消或重建法则。研究法律并从中寻找漏洞的【无极荣耀】律师和可以随意制订删节法律条款的【无极荣耀】立法机构你觉得谁更强大一些呢?”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