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八卷 第一百三十八章 弃卒保帅

第十八卷 第一百三十八章 弃卒保帅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鬼手信长那边正在苦恼怎么从迷雾之中把我们给找出来,忽然就见迷雾的【无极荣耀】中央无端翻涌了起来,跟着就见迷雾突然被切开了一道裂隙,然后就是【无极荣耀】密密麻麻的【无极荣耀】一大片飞剑从迷雾之中蜂拥而出朝着鬼手信长他们直接扑了过去。

  “挡住他们。”鬼手信长还在发呆,旁边的【无极荣耀】红莲凤凰到是【无极荣耀】先反应了过来,只可惜她的【无极荣耀】反应也未见得能起到什么作用。那些樱花小组成员一直就在迷雾的【无极荣耀】边缘寻找我们的【无极荣耀】踪迹,所以几乎是【无极荣耀】在飞剑穿出迷雾的【无极荣耀】同时便等于已经飞到他们身后去了,要他们追上飞剑并绕到前面去阻挡显然不大可能。至于红莲凤凰他们自己,这个就更不要说了。飞剑本来就是【无极荣耀】冲他们去的【无极荣耀】,就算他们自己不冲上去飞剑也会先去找他们,所以喊不喊其实都一样。

  眼看着飞剑群密密麻麻的【无极荣耀】冲了过来,松本正贺对旁边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他们喊道:“不管怎么样先挡下来再说,大家靠在一起千万别被分开了,我……”

  就在松本正贺说到一半的【无极荣耀】时候前方的【无极荣耀】飞剑群便突然一个加速冲到了他们面前,然后一部分飞剑主动分了出来先向鬼手信长和松本正贺之间插了进去。刚才听到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喊话后鬼手信长其实也想和靠到一块来着。到不是【无极荣耀】他觉得松本正贺是【无极荣耀】个值得信赖的【无极荣耀】战友,而是【无极荣耀】因为这里就松本正贺实力最高,如果和他站到一起起码安全有保障些。再说现在这么多飞剑一起冲过来,如果单靠一个人的【无极荣耀】力量想把自己全身上下全都护个周全显然不太可能,所以几个人背靠背的【无极荣耀】组成一个防御阵,然后每人负责一个方向才是【无极荣耀】最安全的【无极荣耀】方法。

  正因为了解松本正贺说的【无极荣耀】有道理,所以即使松本正贺不说鬼手信长他们也会靠上去的【无极荣耀】,但问题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会那么好心吗?如果松本正贺真真正正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个纯粹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那他的【无极荣耀】确可能按照自己说的【无极荣耀】去做。不过,很不幸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根本就不是【无极荣耀】纯粹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他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卧底,因此他根本就不会去帮助鬼手信长他们。那么他为什么要喊这么一句呢?

  答案很简单,就是【无极荣耀】要害鬼手信长。其实在金币冲出来之前松本正贺就已经先一步知道了金币一会会杀出来的【无极荣耀】消息,所以他早就和金币沟通好了害人的【无极荣耀】方法。就在他提醒鬼手信长靠近的【无极荣耀】同时,金币也同时发动了攻击。无数飞剑硬是【无极荣耀】插入了松本正贺和鬼手信长之间,然后强行将鬼手信长硬给逼到了一边,然后剩余的【无极荣耀】飞剑则是【无极荣耀】迅速的【无极荣耀】袭向了松本正贺并在转眼之间便切伤了松本正贺。

  表面上看起来松本正贺似乎是【无极荣耀】因为金币受伤的【无极荣耀】,但在观战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看起来却不是【无极荣耀】那样。他们看到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提醒了鬼手信长向他靠拢,然后松本正贺就自己挡下了自己这一面的【无极荣耀】飞剑,而鬼手信长却因为飞剑的【无极荣耀】阻挡没能贴到松本正贺背后,结果就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因为相信鬼手信长把背部暴露了出来而不幸受伤。尽管鬼手信长确实是【无极荣耀】因为飞剑太多而被吓退了,但不管怎么说他放弃了战友这是【无极荣耀】事实,就算日本玩家现在不会说什么,但无形之中其实已经影响了鬼手信长在众人心中的【无极荣耀】地位。至于松本正贺,虽然受了点小伤,但能用这点伤去换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形象受损却还是【无极荣耀】非常值得的【无极荣耀】。

  被强行隔开之后鬼手信长也想着要冲回去,只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在受伤后便在身边撑起了一圈白色的【无极荣耀】光罩,结果万千飞剑撞在上面叮当乱响却就是【无极荣耀】冲不进去,于是【无极荣耀】无奈之下金币便改换了目标。密集的【无极荣耀】飞剑群瞬间便从松本正贺身边份离,然后将鬼手信长和红莲凤凰他们三个给围成了一个圈,三人被大量飞剑逼的【无极荣耀】不得不背靠背组成了个三角形,一人负责面前一百二十度夹角内的【无极荣耀】飞剑,这样才勉强挡的【无极荣耀】下所有的【无极荣耀】攻击。不过即使如此三人也已经是【无极荣耀】头上冷汗直冒了。一百二十度的【无极荣耀】范围看似不大,但考虑到飞剑的【无极荣耀】密度,一个人实际要面对的【无极荣耀】其实已经不下三百只剑了。

  鬼手信长他们都是【无极荣耀】高敏型战斗人员,按说攻击速度快抵挡起来也容易些,但那个所谓的【无极荣耀】快也不过是【无极荣耀】相对于正常玩家的【无极荣耀】攻击速度而言的【无极荣耀】。要让他们同时对付三四把剑的【无极荣耀】攻击到是【无极荣耀】可以轻松应对,可当这个数量变成三四百把,那就完全是【无极荣耀】另外一个概念了。正常情况下鬼手信长早该被分尸了,不过他们还算幸运。飞剑毕竟不是【无极荣耀】由人手直接拿着的【无极荣耀】武器,虽然移动速度很快,但攻击方式除了刺就是【无极荣耀】削,基本没有别的【无极荣耀】攻击形态,而且飞剑群的【无极荣耀】攻击频率其实全都是【无极荣耀】靠数量堆出来的【无极荣耀】,单论每柄剑的【无极荣耀】攻击频率其实也不高,所以才能让鬼手信长他们在上千柄飞剑的【无极荣耀】围攻下勉强支撑下来,要不然就算一把剑扎他们一下也把这三个家伙捅成筛子了。

  “该死松本正贺,快过来帮忙”被漫天飞舞的【无极荣耀】飞剑压的【无极荣耀】喘不过气来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终于忍不住叫了起来。本来以他们的【无极荣耀】速度勉强到还挡的【无极荣耀】住那些飞剑的【无极荣耀】攻击,可问题是【无极荣耀】他们顶的【无极荣耀】住,脚下的【无极荣耀】岩石却顶不住了。要知道大家现在可不是【无极荣耀】站在陆地上在混战。这里是【无极荣耀】熔岩河,他们脚下站着的【无极荣耀】也不是【无极荣耀】固定的【无极荣耀】岩石,而是【无极荣耀】漂在河上的【无极荣耀】悬浮岩。这些从上游冲下来的【无极荣耀】岩石会在熔岩河中逐渐融化下沉,之前不管是【无极荣耀】我们还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他们都是【无极荣耀】通过不断的【无极荣耀】更换岩石来解决这个问题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现在被飞剑压的【无极荣耀】不能动弹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他们三个别说跳到别的【无极荣耀】岩石上了,他们现在甚至连找落脚点都做不到,周围密集的【无极荣耀】飞剑逼的【无极荣耀】他们不得不将全部精力都集中到抵挡飞剑的【无极荣耀】攻击上,哪还有眼睛去找附近哪有能落脚的【无极荣耀】地方啊?再说了,就现在这个样子就算让他们知道哪有可以落加的【无极荣耀】岩石他们也不敢起跳啊现在他们三个人围成一个圈才能勉强抵挡飞剑的【无极荣耀】攻击,这要是【无极荣耀】一动起来三人阵形必然会出现空隙,只要有一柄剑钻进去那就是【无极荣耀】他们的【无极荣耀】噩梦。飞剑又不是【无极荣耀】小动物,就算把它砍飞也不过是【无极荣耀】暂时挡下了一次攻击而已,难道还能杀死一把本就没有生命的【无极荣耀】剑吗?

  听到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呼喊松本正贺当然是【无极荣耀】不想过去帮忙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既然鬼手信长喊出来了,他要是【无极荣耀】不却未免就会影响自己在日本玩家心中的【无极荣耀】形象,所以松本正贺还是【无极荣耀】冲了过来。当然,冲过来和救出鬼手信长他们完全是【无极荣耀】两回事,就在松本正贺冲向剑阵的【无极荣耀】同时,旁边突然斜飞出一枚魔法飞弹,硬生生的【无极荣耀】将松本正贺给挡了下来。

  “你们不是【无极荣耀】打算这么多人围攻一个人吧?”克利斯缔娜不知何时已经悬浮在了松本正贺身边不远的【无极荣耀】地方,松本正贺看到这情况心里立刻就高兴了起来。当然,虽然心里高兴,但松本正贺表面上还是【无极荣耀】要做出凝重的【无极荣耀】表情,然后便极为“无奈”的【无极荣耀】被克利斯缔娜给拖住了。

  鬼手信长他们在阵中看到松本正贺被克利斯缔娜缠住便更加焦急了起来。刚开始他们还能指望松本正贺来帮他们脱困,现在却连松本正贺都被缠住了,他们要想出来就只能靠自己了。不过,虽然系统给了他们继承阵亡人员属性值的【无极荣耀】特殊奖励,但没有人死的【无极荣耀】话他们也还是【无极荣耀】什么都继承不到,所以即使有这个奖励,在目前的【无极荣耀】状况下他们也根本用不上。

  一边抵挡着四面八方飞来的【无极荣耀】飞剑,鬼手信长抽空看了眼脚下快要融化的【无极荣耀】岩石,然后对红莲凤凰和小鸠健次郎道:“看来再不动手我们就要先完蛋了,我们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

  小鸠健次郎和红莲凤凰听到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话都是【无极荣耀】神情一紧。鬼手信长虽然没把话说完,但是【无极荣耀】意思却很明白,就是【无极荣耀】要让樱花小组成员自杀,然后让他们得以继承属性点而变成超级高手从而摆脱现在的【无极荣耀】困境。这样的【无极荣耀】做法虽然可以让他们快速变强,但毕竟和之前的【无极荣耀】计划比要白白损失一个试探我们实力的【无极荣耀】机会,所以二人多少都觉得有些不划算。不过换个方向来考虑,如果不这么做,那他们三个就得先死。这里是【无极荣耀】游戏中,到是【无极荣耀】没有现实中贪生怕死的【无极荣耀】必要,但问题是【无极荣耀】如果最后剩下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樱花小组中的【无极荣耀】某个人,即使他继承了全部人员的【无极荣耀】实力,其战斗力肯定也还是【无极荣耀】不如鬼手信长他们继承实力后的【无极荣耀】战斗力,因此从利益最大化的【无极荣耀】角度来考虑,让樱花小组成员自杀其实还是【无极荣耀】很有价值的【无极荣耀】。

  想明白其中因果之后红莲凤凰和小鸠健次郎都给了肯定的【无极荣耀】答复,鬼手信长听完也不去问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意见,直接就对那边的【无极荣耀】樱花小组成员喊道:“改用B计划。”

  本来那些樱花小组成员看到鬼手信长他们被剑阵围攻都想着要回来救援,只不过刚冲到一半却被我和随后追出来的【无极荣耀】影泉以及我的【无极荣耀】魔宠们给挡了下来。现在突然听到这么一声之后,那些家伙都是【无极荣耀】一愣,但是【无极荣耀】在扭头看了一眼鬼手信长他们的【无极荣耀】情况后也都明白过来了。

  在场的【无极荣耀】那群樱花小组成员在确认了鬼手信长他们的【无极荣耀】情况后根本没有丝毫的【无极荣耀】犹豫,直接一转身便向着身旁的【无极荣耀】熔岩中跳了下去。身处这种遍布熔岩的【无极荣耀】地区,想自杀实在是【无极荣耀】太容易了。即使我事先知道他们所谓的【无极荣耀】B计划是【无极荣耀】什么意思,但在这种情况下想要阻止这帮人自杀也是【无极荣耀】绝对不可能的【无极荣耀】。不管在哪里,破坏永远比创造要容易,让我把这些家伙全干掉到是【无极荣耀】简单,但想救他们,那我可就办不到了。

  只听一阵扑通扑通的【无极荣耀】声音,剩余的【无极荣耀】樱花小组成员一个不落的【无极荣耀】全部跳进了熔岩之中,虽然他们都有抗火50%的【无极荣耀】属性保护,但全身都泡在熔岩里,死亡也就是【无极荣耀】个时间问题,而且这个时间绝对不会太长。

  眼看着这个情况我也急了,干脆把邪恶迷雾一收直接对金币喊道:“换大招,把他们全部干掉。”

  “该死的【无极荣耀】混蛋,尽给我找不痛快”金币嘴上骂着,手上却是【无极荣耀】一点不慢,直接翻出了之前那个小布袋向天上一扔,然后就见漫天的【无极荣耀】飞剑像洪水一般从布袋中喷涌而出围绕在了金币身边。金币在扔完布袋后立刻并指成剑在空中画出了一个古体的【无极荣耀】剑字,然后猛的【无极荣耀】一掌拍在了这个金光闪闪的【无极荣耀】剑字之上。随着那个字被金币拍中,只听啪的【无极荣耀】一声,整个字瞬间便在空中解体变成了无数飞散的【无极荣耀】光点,然后金币又拿出一张符纸往那些金光中一扔,口中念着:“玄天剑阵第三式——剑轮舞。”

  随着金币的【无极荣耀】呼喝,原本散乱在她身边的【无极荣耀】飞剑突然全部齐齐一顿,然后便是【无极荣耀】七把剑一组的【无极荣耀】迅速飞到一起组成了无数个剑轮。这些剑轮每个都是【无极荣耀】由七柄剑尾对接剑尖朝外的【无极荣耀】飞剑组成的【无极荣耀】,看上去就好象是【无极荣耀】直升飞机的【无极荣耀】螺旋桨一样,而在这些剑轮组成后,它们又迅速的【无极荣耀】以剑轮为单位运动了起来组成了一个个的【无极荣耀】剑筒。所谓的【无极荣耀】剑筒就是【无极荣耀】在一个水平悬停的【无极荣耀】剑轮上方再叠加六只剑轮,这样七个剑轮叠在一起便是【无极荣耀】一个剑筒。由于每个剑筒都是【无极荣耀】由七层剑轮组成,且每个剑轮又刚好是【无极荣耀】七柄剑,所以这一个剑筒就正好是【无极荣耀】七七四十九柄飞剑。

  在剑筒完成后,金币立刻便将斜背在背后的【无极荣耀】天尊剑拔了出来,然后舞了个剑花往面前一立。那些原本悬停不动的【无极荣耀】剑轮立刻便开始高速旋转了起来,不过有一点比较吓人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每个虽然剑轮理论上只能做到顺时针旋转和逆时针旋转两种姿态,但由于金币制造的【无极荣耀】剑筒实际上是【无极荣耀】由七个剑轮堆出来的【无极荣耀】,所以当其中三个剑轮正转另外四个剑轮反转的【无极荣耀】时候,其切割方式就变的【无极荣耀】异常恐怖了。而且,随着金币的【无极荣耀】指挥,那些剑轮居然有越转越快的【无极荣耀】趋势,两秒不到的【无极荣耀】时间原本静止状态的【无极荣耀】剑轮便已经全部进入了超速状态,从外面看过去就只能看到一片白,根本看不见剑刃,这说明这些剑轮转动的【无极荣耀】速度已经超过肉眼的【无极荣耀】反应速度了。

  虽然这些变化看起来复杂,但实际上从我提醒金币用大招到那些剑轮真正进入高速旋转状态,前后一共也就五秒不到的【无极荣耀】时间。在高速战斗中五秒其实已经足够做很多事了,不过现在鬼手信长他们还被金币的【无极荣耀】另外一部分飞剑缠着,而松本正贺正和克利斯缔娜在一边假打,至于那些樱花小组成员,都还在熔岩里折腾呢。所以金币现在是【无极荣耀】一点也不担心被人打断。随着剑轮完全进入攻击状态,金币忽然将竖在自己面前的【无极荣耀】天尊剑再次舞了个剑花,然后猛的【无极荣耀】向鬼手信长那边一指道:“斩妖。”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