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八卷 第一百三十九章 留个残废好演戏

第十八卷 第一百三十九章 留个残废好演戏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得到金币命令的【无极荣耀】剑筒转速再次上升,由于双向旋转的【无极荣耀】剑轮切削空气发出了一种令人牙酸的【无极荣耀】刺耳尖啸声,不过,随着金币的【无极荣耀】最后那个前指的【无极荣耀】动作,飞舞的【无极荣耀】剑轮却突然由极端刺耳的【无极荣耀】状态进入了无声状态。确切的【无极荣耀】说其实现在的【无极荣耀】剑筒并不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不发出声音了,只是【无极荣耀】转速实在太快,发出的【无极荣耀】声音频率已经超过人耳接收范围了。

  随着剑筒彻底静音,那排列整齐的【无极荣耀】一堆剑筒便猛的【无极荣耀】朝着鬼手信长他们冲了过去。之前围在鬼手信长他们身边干扰他们撤离的【无极荣耀】飞剑在剑筒飞到的【无极荣耀】同时便自动向四面八方散开让出了一条打击路线,而其他方向的【无极荣耀】飞剑却并没有放弃攻击,依然保持着对鬼手信长他们的【无极荣耀】压力。

  鬼手信长他们突然发现面前的【无极荣耀】飞剑让出了一条路,立刻就从中看到了直朝自己撞过来的【无极荣耀】剑筒,首当其冲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迅速几剑逼开临近的【无极荣耀】几把飞剑,然后突然朝着第一只剑筒劈出了一道红色刀芒。闪耀的【无极荣耀】红色刀气瞬间撞入剑筒之中,但仅仅只是【无极荣耀】当的【无极荣耀】一声震飞了一把飞剑而已,而对于绞肉机一般的【无极荣耀】剑筒来说,就算少了几个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无极荣耀】,剩余的【无极荣耀】飞剑依然维持着剑筒的【无极荣耀】形状翻滚着朝鬼手信长撞了上去。

  发现自己全力劈出的【无极荣耀】一刀居然完全没起作用,鬼手信长已经吓的【无极荣耀】慌了神。红莲凤凰眼看着鬼手信长已经失去拦截机会,果断的【无极荣耀】回身朝着洞顶猛的【无极荣耀】扔出了一枚红色光球,跟着转过来一把抓住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后颈将其朝着先前那个光球的【无极荣耀】方向扔了出去。光球先一步撞在密布在外围的【无极荣耀】飞剑之上,轰的【无极荣耀】一声便将周围方圆几十米全部覆盖了进去。金币原本布置在周围用于防止鬼手信长他们逃脱的【无极荣耀】飞剑瞬间便被打穿了一个空洞,而随后被扔过去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便自然的【无极荣耀】从空洞中飞了过去。

  在扔出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同时红莲凤凰又对小鸠健次郎叫道:“你也走。”

  小鸠健次郎虽然犹豫的【无极荣耀】看了红莲凤凰一眼,但最终还是【无极荣耀】没有留下来,身形一闪便消失在原地,下一秒已经出现在了被扔出去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身边一把抱住了已经开始往下掉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然后又一次跨入虚空之中。

  看到两名同伴安全脱离,红莲凤凰便英勇的【无极荣耀】转了过来看着朝自己飞来的【无极荣耀】剑筒后方的【无极荣耀】金币大叫道:“来吧我不怕你”

  听到红莲凤凰的【无极荣耀】叫喊,金币眼中闪过了一丝愤怒,因为红莲凤凰的【无极荣耀】行为直接导致了她的【无极荣耀】任务失败。我刚刚给她的【无极荣耀】命令可是【无极荣耀】将鬼手信长他们三个一起干掉,现在转眼就跑了俩,这让金币感觉自己的【无极荣耀】面子有些挂不住了,所以金币很生气,后果也很严重。

  就在那些剑筒即将碰到红莲凤凰的【无极荣耀】瞬间,金币却突然一勾手指,第一个剑筒忽然向侧面一转,绕着红莲凤凰画了个大弧线转到了她的【无极荣耀】侧面,然后沿着弧形轨迹继续绕到了她的【无极荣耀】后方。与此同时,第二个剑筒已经沿着第一个剑筒的【无极荣耀】轨迹绕到了她的【无极荣耀】右侧,然后当后方的【无极荣耀】第一剑筒绕到她的【无极荣耀】左侧后,第二个剑筒便到了她的【无极荣耀】背后,至于第三个剑筒则是【无极荣耀】按照之前的【无极荣耀】顺序到了她的【无极荣耀】右侧,加上正在她面前的【无极荣耀】第四个剑筒。现在的【无极荣耀】红莲凤凰刚好被四只旋转的【无极荣耀】剑筒完全围在了中央。

  看到周围包围着自己的【无极荣耀】四个剑筒红莲凤凰就知道自己完蛋了,但是【无极荣耀】她即使知道也依然无法避免这一结局的【无极荣耀】发生。随着金币那伸开的【无极荣耀】左手缓慢的【无极荣耀】向中心握拢,那四只高速旋转的【无极荣耀】剑筒也跟着开始缓慢的【无极荣耀】向红莲凤凰靠拢。刚开始红莲凤凰还试图抵挡,但她的【无极荣耀】刀刚一碰到剑筒便被连续的【无极荣耀】撞击彻底震飞,然后四只逐渐靠拢的【无极荣耀】剑筒就一切贴上了红莲凤凰的【无极荣耀】身体。瞬间四只剑筒中央所包围的【无极荣耀】区域便被一片红雾所笼罩,然后大家便听到了红莲凤凰撕心裂肺般的【无极荣耀】惨叫声,不过那惨叫声只持续了几秒便因为剑筒完全合拢而彻底消失。

  完成攻击的【无极荣耀】四只剑筒在金币的【无极荣耀】指挥下突然全部散开又飞回了金币身边,而场中原本红莲凤凰站着的【无极荣耀】地方却只剩下了……一只骷髅。确切的【无极荣耀】说是【无极荣耀】一只表面血红,肚子里还有内脏,但是【无极荣耀】皮肤和肌肉组织却完全不见的【无极荣耀】骷髅。那只骷髅出现后眼睛居然还能转动,不过因为没有声带也没有肌肉,所以完全无法运动的【无极荣耀】它终于还是【无极荣耀】哗啦一声散了一地,而那只圆滚滚的【无极荣耀】脑袋则是【无极荣耀】在岩石上弹了一下后滚进了熔岩之中。

  虽然那只骷髅身上没剩下任何一点可以标示其身份的【无极荣耀】物件,但在场的【无极荣耀】人都知道,那就是【无极荣耀】红莲凤凰,只是【无极荣耀】全身的【无极荣耀】皮肤和肌肉组织已经被彻底削光了。上次在俄罗斯我失手把冰封女妖的【无极荣耀】肚子给削没了就已经害不少人吐晕过去好几次,金币这次的【无极荣耀】效果绝对不我那次是【无极荣耀】有过之而无不及,场外通过系统转播看我们决战的【无极荣耀】中日玩家就好象被收割机开过的【无极荣耀】麦田一样,瞬间就矮了半截,几乎大部分人都弯腰在那吐了起来。

  尽管平常看起来女人通常比男人要有爱心一些,但是【无极荣耀】一旦进入非正常状态,其实女人才是【无极荣耀】最危险的【无极荣耀】,因为男人很难爆发,而女人则很擅长从一个极端跳到另一个极端。比如现在,虽然金币平时也很温柔有爱不沾边,但变身肢解狂魔这个未免也有点太吓人了。

  “啊……”就在敌我双方全都静止了之后,一声突然出现的【无极荣耀】惨叫声终于打破了这诡异的【无极荣耀】寂静。在小鸠健次郎和鬼手信长刚刚出现的【无极荣耀】位置上,鬼手信长正拼命的【无极荣耀】捂着自己的【无极荣耀】左肩,那里现在已经变成了光秃秃的【无极荣耀】一片,而他的【无极荣耀】整条左臂都已经不知去向。

  “都别发呆,快干掉他们。”我的【无极荣耀】提醒让金币她们终于恢复了过来。刚刚的【无极荣耀】画面虽然很血腥很恐怖,但我毕竟是【无极荣耀】在龙缘基地混了那么久的【无极荣耀】内部人员,生化实验的【无极荣耀】时候比这恶心的【无极荣耀】东西我见多了,这个只能算是【无极荣耀】常规画面,所以刚才在众人被那恐怖的【无极荣耀】场面搞愣住了的【无极荣耀】时候,我就是【无极荣耀】第一个反应过来的【无极荣耀】人,而我因为距离太远,所以没有直接发动攻击,而是【无极荣耀】让玲玲冲了上去。不过很可惜,玲玲的【无极荣耀】攻击杀气太重,最后被鬼手信长给提前发现了,不过慌乱之下他也没能完全闪开攻击,还是【无极荣耀】被砍掉了一条左臂。

  恢复过来的【无极荣耀】金币第一时间便召集剩下的【无极荣耀】飞剑向受伤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冲了过来。小鸠健次郎本打算帮忙抵挡一下,但是【无极荣耀】当他看到铺天盖地般涌来的【无极荣耀】飞剑便了解到就算自己愿意牺牲,肯定也救不了鬼手信长,所以他干脆的【无极荣耀】放弃了鬼手信长,一个传送消失在了原地。

  没有遮挡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看到漫天飞舞的【无极荣耀】飞剑朝自己扑来,第一时间就被吓傻了。到不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心理素质不过关,而是【无极荣耀】因为他非常了解自己现在的【无极荣耀】处境。金币含怒一击的【无极荣耀】威力绝对不会是【无极荣耀】平常的【无极荣耀】普通攻击可比的【无极荣耀】,况且他现在断了条胳膊,正处于无法防御的【无极荣耀】状态,这样要还能活下来那就真是【无极荣耀】奇迹了。

  虽然在场的【无极荣耀】包括鬼手信长他自己都确定自己死定了,不过,奇迹之所以称之为奇迹,就在于它总是【无极荣耀】出现在大家都认为不可能发生的【无极荣耀】时候。就在鬼手信长闭眼等死的【无极荣耀】时刻,一个本来不该出现的【无极荣耀】人却神奇的【无极荣耀】出现在了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面前。

  本来正在和克利斯缔娜对战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突然一招逼开克利斯缔娜,然后猛的【无极荣耀】冲到鬼手信长前面挡在了那些飞剑攻击的【无极荣耀】路线上。看到松本正贺挡住自己,别说是【无极荣耀】观战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就连鬼手信长自己的【无极荣耀】下巴都差点掉下来。

  “神光闪华。”突然挡住飞剑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直接就是【无极荣耀】一个大招,全身上下瞬间爆出万道白光,瞬间便将所有来袭的【无极荣耀】飞剑全部击落,而远处操纵飞剑的【无极荣耀】金币也是【无极荣耀】一口鲜血喷出猛的【无极荣耀】向后飞退,要不是【无极荣耀】影泉及时接住了她,我们这边就要出现第一个阵亡人员了。

  在松本正贺挡下了全部的【无极荣耀】飞剑之后小鸠健次郎也出现在了鬼手信长身边,不过没等他发问,松本正贺就先一步把鬼手信长扔给了他。“带他离远点,先给胳膊止血。”

  “啊?哦”小鸠健次郎一时之间没反应过来,不过还是【无极荣耀】照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吩咐把鬼手信长先给拉跑了。在松本正贺以闪电般的【无极荣耀】速度挽救了这个必死的【无极荣耀】危局之时,场外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也是【无极荣耀】一个个兴奋的【无极荣耀】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现在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在他们的【无极荣耀】心目中,那简直就是【无极荣耀】天照大神转世,实在是【无极荣耀】牛到不行了。不过我们这边的【无极荣耀】中国玩家对金币的【无极荣耀】表现到是【无极荣耀】也没说什么,虽然有些可惜,但金币的【无极荣耀】攻击还是【无极荣耀】很强悍的【无极荣耀】,所以即使输了一招也不会让人看不起她。再说了,现在的【无极荣耀】金币好歹是【无极荣耀】世界战力榜第二,除了我之外有谁敢看不起她?如果连战力榜第二都被看不起了,那按照他们自己的【无极荣耀】排名岂不是【无极荣耀】要自杀?

  啪啪啪啪……突然陷入停顿的【无极荣耀】战场之上忽然响起了一阵掌声,众人的【无极荣耀】视线立刻顺着掌声移动到了我的【无极荣耀】身上。“松本君真是【无极荣耀】进步不小啊没想到金币的【无极荣耀】大招你都能完全挡下来,真是【无极荣耀】令人意外。”

  “过奖。”松本正贺并没有表现出鬼手信长和小鸠健次郎那种自傲的【无极荣耀】表情,而是【无极荣耀】似乎做了件很普通的【无极荣耀】事情一样冷静的【无极荣耀】回答道:“战力榜也不过是【无极荣耀】系统根据个人数据模拟出来的【无极荣耀】战力指标,并不一定代表每个人的【无极荣耀】绝对实力。再说了,即使实力比较弱的【无极荣耀】人在巧合下也是【无极荣耀】可以杀死比自己强的【无极荣耀】人的【无极荣耀】,所以那东西只是【无极荣耀】个参考。”

  “你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你比我们的【无极荣耀】金币小姐更强喽?”

  “我可没那么说。”松本正贺说完忽然指着我说道:“不过我既然能挡住金币小姐的【无极荣耀】大招,那么我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有资格和你做一次一对一的【无极荣耀】对决呢?”

  “你还真是【无极荣耀】无耻啊。”

  “我好心邀请你比试一下,你干什么骂人啊?难道你们中国人都是【无极荣耀】这么没礼貌吗?”

  “哈哈哈哈”我忽然大笑了几声,然后笑声突然一收转而用冰冷的【无极荣耀】语气说道:“都是【无极荣耀】明白人,我们就不要兜圈子了。之前鬼手信长曾说过你们有一项隐藏奖励,但是【无极荣耀】他却不肯告诉我具体是【无极荣耀】什么。刚刚你们那几位辅助成员突然集体自杀总不会是【无极荣耀】意外吧?如果假设他们的【无极荣耀】自杀和那条奖励有关,那么让我来猜猜你们的【无极荣耀】奖励会是【无极荣耀】什么呢?死亡人员属性不消失由同组人员继承?”

  啪啪啪啪……松本正贺忽然鼓起了掌来。“紫日就是【无极荣耀】紫日,不单单是【无极荣耀】世界战力榜第一。在我看来,智谋方面你也丝毫不迅速于任何一流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我吧我承认,你猜的【无极荣耀】没错。我们的【无极荣耀】隐藏奖励就是【无极荣耀】死亡人员的【无极荣耀】属性将由剩下的【无极荣耀】人来继承,所以我们希望那些较弱的【无极荣耀】人先挂掉,这样就能让鬼手信长他们几个实力比较强的【无极荣耀】去继承这些属性。”

  我点点头道:“这样说起来就比较说的【无极荣耀】通了。不过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要救鬼手信长呢?就我所知你们的【无极荣耀】关系似乎并不怎么融洽啊?况且按照你刚刚说的【无极荣耀】那个奖励方式,他死掉不是【无极荣耀】对你更加有利吗?”

  “我们的【无极荣耀】关系,那是【无极荣耀】我们日本玩家内部的【无极荣耀】事情,这个你就不用管了。至于说属性继承的【无极荣耀】问题。现在活下来的【无极荣耀】没有哪个是【无极荣耀】庸手,所以多一个人就多一份战力。再说,就算一会之后我们之中有谁被*掉了,也不过是【无极荣耀】重新回到了我不救他的【无极荣耀】情况上。多一层保险又有什么不好的【无极荣耀】呢?”

  松本正贺真正的【无极荣耀】意图当然不会这么简单,毕竟他又不是【无极荣耀】完全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其实刚刚松本正贺突然冲出来全都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安排。因为松本正贺这个超级卧底存在,所以随着那些樱花小组的【无极荣耀】成员逐个死亡,我们也能随时知道鬼手信长他们的【无极荣耀】实力到达某一水平了。毕竟系统是【无极荣耀】默认把松本正贺也归到鬼手信长他们那组人中的【无极荣耀】,所以这里的【无极荣耀】人死亡后,分出来的【无极荣耀】属性值松本正贺也是【无极荣耀】有一份的【无极荣耀】。这样松本正贺通过观察自己得到了多少属性,就可以知道别人得到了多少属性继承。刚才在红莲凤凰挂掉之后,我和松本正贺才刚刚沟通了一下,结果发现日本玩家获得的【无极荣耀】属性值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夸张。虽然现在日本玩家方面包括松本正贺在内一共就剩了三个人,但他们的【无极荣耀】实际属性却还在我们的【无极荣耀】控制范围内,并没有达到那种压倒性优势的【无极荣耀】地步。

  在目前这种状况下,如果刚刚让金币把鬼手信长给干掉了,那么鬼手信长身上那笔巨额属性值就将被分给小鸠健次郎和松本正贺。松本正贺这边到是【无极荣耀】不用担心,但如果是【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继承了那一半的【无极荣耀】属性值,那可就不得了了。现在小鸠健次郎和鬼手信长身上的【无极荣耀】属性就已经超过我的【无极荣耀】属性值了,只不过超出还不算太多,一旦鬼手信长挂掉,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属性就将超过我50%以上,而和克利斯缔娜她们比起来,那就更是【无极荣耀】天文数字般的【无极荣耀】属性了。到那个时候,就算松本正贺是【无极荣耀】我们自己人不会跟我们死磕,单就一个小鸠健次郎估计就足够把我们挨个干掉了。

  我们当然不希望被小鸠健次郎一个个的【无极荣耀】解决掉,所以我们不能让鬼手信长这么早就挂掉,而刚刚玲玲成功砍掉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一条胳膊就是【无极荣耀】个好机会。现在在场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只剩下松本正贺、鬼手信长和小鸠健次郎他们三个而已。松本正贺是【无极荣耀】我们自己人,可以留到最后,鬼手信长断了一条胳膊,不但攻击方式会变的【无极荣耀】单一很多,而且因为少了一条手臂来平衡身体,他的【无极荣耀】整个战斗节奏都会被打乱。在这样的【无极荣耀】情况下,即使他属性逆天,肯定也要比四肢健全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好对付多了。所以我们的【无极荣耀】计划就是【无极荣耀】,先不让鬼手信长挂掉,而是【无极荣耀】趁他们的【无极荣耀】属性暂时还没超出我们的【无极荣耀】控制范围先集中火力干掉小鸠健次郎,然后再去对付那个半残废状态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当然,要是【无极荣耀】能在干掉小鸠健次郎之前再废掉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一肢,或者干脆把他砍成人棍就更好了。一个没有四肢的【无极荣耀】人棍,就算他属性值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十倍一百倍又能怎么样呢?难道他还能咬我不成?

  就因为知道现在的【无极荣耀】状况下不能让鬼手信长先挂掉,所以我才让松本正贺出手解救了鬼手信长,毕竟他和鬼手信长就算再关系紧张,起码也还算的【无极荣耀】上是【无极荣耀】同一阵营,要是【无极荣耀】我出手去阻拦金币或者让金币自己突然放弃攻击,那可就不好解释了。

  我这边正在和松本正贺玩着唇枪舌剑的【无极荣耀】口头对战,小鸠健次郎忽然喊了起来。“松本君你还和他废话什么?我们的【无极荣耀】属性值已经超过他们了,赶紧干掉紫日啊。”

  听了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话松本正贺并没有马上攻击,而是【无极荣耀】皱着眉头回头瞪了他一眼,然后才对我说道:“年轻人比较冲动,你了解的【无极荣耀】。”

  “你说什么?”小鸠健次郎听到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话气的【无极荣耀】不行,毕竟他是【无极荣耀】初生牛犊,怕他到是【无极荣耀】知道,谦虚就不一定了。

  松本正贺这次干脆不理他了,而是【无极荣耀】继续对我说道:“虽然他的【无极荣耀】话不太对头,但有句话却是【无极荣耀】在理的【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属性已经和之前不同了,你不会怕了吧?”

  松本正贺这句一出口小鸠健次郎就知道自己干坏事了。刚才松本正贺就已经在邀请我和他决斗了,后来和我说摹疚藜僖壳么多话表面上看起来就是【无极荣耀】想把我绕进去,让我答应和他决斗。不管松本正贺心里是【无极荣耀】怎么想的【无极荣耀】,也不管他能否成功把我绕进去,总之人家的【无极荣耀】行为从道理上说的【无极荣耀】通。但是【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半路突然来这个一句,等于是【无极荣耀】明摆着提醒我他们实力已经变强了,我再和松本正贺决斗就等于是【无极荣耀】找死。这样的【无极荣耀】话一出口,不管我是【无极荣耀】否还会上当,小鸠健次郎拆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台这件事情反正是【无极荣耀】板上钉钉了。所以刚才松本正贺才会回头瞪小鸠健次郎,那就是【无极荣耀】在表示他的【无极荣耀】愤怒,只不过他现在明面上是【无极荣耀】日本玩家第一人,当着敌人面前不好对同一阵营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发火而已。不过,松本正贺不发火,外面观战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中可有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明白人。一些不明白原因的【无极荣耀】人听了那些明白人一解释也都纷纷开始鄙视起了小鸠健次郎来。现在大家都知道了松本正贺他们的【无极荣耀】个人属性已经超过我了,而我们这边明显人数占优势,要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能成功让我和他单挑,那就算是【无极荣耀】已经帮日本方面赢了一半了,结果这么好的【无极荣耀】事情生生让小鸠健次郎给搞黄了,众人怎么能不鄙视小鸠健次郎呢?

  “哈哈哈哈”我忽然大笑了起来,然后才说道:“松本正贺果然还是【无极荣耀】当年那个松本正贺,你的【无极荣耀】这些后辈要是【无极荣耀】能有你当年一半的【无极荣耀】智谋,我们也不会胜的【无极荣耀】那么轻松了。”

  松本正贺听了之后故意摆出了一副无奈的【无极荣耀】样子摇了摇头,然后一脸苦笑的【无极荣耀】样子说道:“我当然也知道他们年轻人沉不住气,可他们毕竟也是【无极荣耀】我大和民族的【无极荣耀】一份子,我能对他们说什么呢?就算年轻人不懂事,我也只能尽力帮他们善后而已,但愿他们总有成熟起来的【无极荣耀】一天吧”

  松本正贺说这话的【无极荣耀】时候那样子就好象不得志的【无极荣耀】世外高人一般,看的【无极荣耀】场外的【无极荣耀】很多日本玩家都开始不自觉的【无极荣耀】反思了起来。刚开始他们觉得松本正贺说的【无极荣耀】话似乎不大好理解,可仔细一想有很多人就明白了过来松本正贺其实是【无极荣耀】在说这次日本玩家提前发动反攻的【无极荣耀】事情。虽然他们不能理解压后反攻和提前反攻有什么不一样的【无极荣耀】地方,但至少结果很明显。现在他们的【无极荣耀】提前反攻被我们的【无极荣耀】阻击力量给瞬间拍停,之后能否像鬼手信长他们说的【无极荣耀】那样赢得胜利也很难说,反到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之前宣传的【无极荣耀】战术还要靠谱一些。两相比较下来,似乎跟着鬼手信长就是【无极荣耀】个天大的【无极荣耀】错误。而且根据刚才我和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对话,他们也发现了其中的【无极荣耀】问题。我话中的【无极荣耀】意思明显是【无极荣耀】说松本正贺让我感觉到了压力,而鬼手信长根本没被我看在眼里。都说最了解你的【无极荣耀】人往往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敌人,在日本玩家看来我对松本正贺和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了解应该就是【无极荣耀】最彻底的【无极荣耀】,而现在既然我不把鬼手信长放在眼里,那就只能说明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战术根本就不顶用。

  想明白了我和松本正贺对话中所包含的【无极荣耀】意思,众日本玩家就有些后悔当初跟着鬼手信长贸贸然然的【无极荣耀】发动反击了,不过现在反正不该打也打了,他们除了祈祷松本正贺他们三个能获得最后的【无极荣耀】胜利突破我们的【无极荣耀】拦截之外也没别的【无极荣耀】办法可想了。

  “松本君,刚才是【无极荣耀】我不对,但是【无极荣耀】紫日这家伙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一个祸害,如果你不想动手的【无极荣耀】话,还是【无极荣耀】让我……”尽管刚才发言失误,但小鸠健次郎毕竟还是【无极荣耀】新人,耐心远没有我们这些老一代玩家好。看松本正贺和我迟迟没有要动手的【无极荣耀】意思,他终于还是【无极荣耀】忍不住再次请战。不过这家伙多少还知道自己上次做错了,所以对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态度要礼貌了很多。只是【无极荣耀】他嘴上虽然客气,手上可是【无极荣耀】一点也不客气,这边还在请教邀战,那边就已经传送了过来准备动手了。

  刚刚通知完松本正贺后小鸠健次郎以为松本正贺看在他已经跑出来的【无极荣耀】面子上肯定不会再拒绝,谁知道就在他即将和我交上手的【无极荣耀】时候,松本正贺却突然一伸手叫道:“别,你不是【无极荣耀】他对手”

  本来松本正贺要是【无极荣耀】不喊这句说不定小鸠健次郎还能退下来,可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这么一喊,他就更想证明自己了。结果自然不用说,小鸠健次郎不但没停,反而直接冲了上来。

  看到小鸠健次郎冲了上去,松本正贺心里微微一笑,但是【无极荣耀】脸上却做出了焦急的【无极荣耀】表情四下张望了起来。心里高兴的【无极荣耀】原因很明显,因为他刚才那句话就是【无极荣耀】为了要激小鸠健次郎冲上来和我拼命的【无极荣耀】,所以看到小鸠健次郎真动手了他才会高兴。至于脸上的【无极荣耀】表情,这个当然是【无极荣耀】做给观战的【无极荣耀】双方玩家看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左右观察就是【无极荣耀】装做怕引起克利斯缔娜她们围攻的【无极荣耀】样子,这样就不会有人说他明知道小鸠健次郎打不过我也不出手帮忙了。毕竟现在是【无极荣耀】我们这边人多,我和小鸠健次郎单挑实际上应该是【无极荣耀】对小鸠健次郎有利,要是【无极荣耀】因为松本正贺贸然插手导致我们这边这么多人一涌而上,那小鸠健次郎可就真要完蛋了。当然,表情上这样表现那是【无极荣耀】骗人的【无极荣耀】,心里松本正贺可不这么想。他现在和我们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让小鸠健次郎冲上来和我打,然后让我解决掉小鸠健次郎。只要小鸠健次郎挂掉,剩下鬼手信长那个残废加上松本正贺这个内应,之后的【无极荣耀】战局还不是【无极荣耀】随我们想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