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八卷 第一百四十章 地图崩溃

第十八卷 第一百四十章 地图崩溃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受不了激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最终还是【无极荣耀】冲到了我的【无极荣耀】面前一刀向我劈了下来,而我却毫无征兆的【无极荣耀】突然消失在了原地。

  “幻象?”小鸠健次郎只是【无极荣耀】临敌经验比较少,自身实力却不并低,一刀没砍中马上便发现了问题所在。

  “一点小伎俩而已,你不会没发现吧?”我看着茫然不知所措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尽情的【无极荣耀】嘲笑着他。

  小鸠健次郎本来就被松本正贺一句话挑的【无极荣耀】火气上涌,现在又被我赤luo裸的【无极荣耀】鄙视,自然更是【无极荣耀】火上浇油。“哼,我要让你知道我的【无极荣耀】厉害。”小鸠健次郎几乎是【无极荣耀】咆哮着一边朝我这边跳了过来一边准备超级技能,不过就在他即将冲到我身边之时,我却以比他更快的【无极荣耀】速度朝他冲了过去。

  原本我和小鸠健次郎之间的【无极荣耀】距离就不远,两方面对冲之下更是【无极荣耀】眨眼之间便撞在了一起。小鸠健次郎见我居然主动冲上来也不客气,直接就是【无极荣耀】长刀一挥。“无一起飞花斩。”

  “绝对屏障。”

  几乎就是【无极荣耀】在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飞花斩完全启动的【无极荣耀】瞬间,我也被一层透明的【无极荣耀】光罩给完全包了进去。尽管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攻击犀利无双,配合他刚刚继承的【无极荣耀】属性,这一招恐怖的【无极荣耀】技能也爆发出了平时绝不可能出现的【无极荣耀】威力,但是【无极荣耀】,不管他的【无极荣耀】攻击力再强,绝对屏障就是【无极荣耀】绝对屏障,除了时间限制外它就是【无极荣耀】绝对无敌的【无极荣耀】,哪怕是【无极荣耀】超新星爆炸也休想破坏它。

  硬顶着飞花斩的【无极荣耀】攻击,我直接撞进了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身边,而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攻击也硬生生的【无极荣耀】被绝对屏障给撞停了。毕竟没人可以和系统设置的【无极荣耀】规则对抗。

  就在绝对屏障撞断了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攻击瞬间,我也收回了绝对屏障,然后自己猛的【无极荣耀】一下落到了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面前,手中永恒一下便顶在了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咽喉之上。

  虽然是【无极荣耀】在突然的【无极荣耀】情况下被我用剑顶住了咽喉,但小鸠健次郎反应还算不错。眼看着咽喉即将被刺穿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猛的【无极荣耀】向侧面一偏脑袋让过了我的【无极荣耀】永恒,但是【无极荣耀】让他没想到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我却在这个时候突然抬腿一脚踹在了他的【无极荣耀】肚子上。只听轰的【无极荣耀】一声毫无防备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一下被我踹出了脚下那块本就不大的【无极荣耀】岩石直接摔进了岩浆之中。

  疼痛可谓是【无极荣耀】最好的【无极荣耀】清醒药剂,几乎是【无极荣耀】在掉进熔岩中的【无极荣耀】瞬间小鸠健次郎便感觉到了尖锐的【无极荣耀】疼痛,然后立刻一个瞬间传送出现在了旁边的【无极荣耀】一块岩石之上。不过很可惜,我的【无极荣耀】攻击向来是【无极荣耀】以发动突然、威力巨大和中途无间隔而著称的【无极荣耀】。刚刚传送完成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忽然发现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黑影朝自己飞了过来,刚开始还以为是【无极荣耀】我又追上来了,可是【无极荣耀】一抬头却发现竟然是【无极荣耀】块巨大的【无极荣耀】岩石。原来就在刚才小鸠健次郎传送消失的【无极荣耀】同时我便已经将之前我们站的【无极荣耀】那块岩石当武器扔了过来,而小鸠健次郎却正好出现在了我扔的【无极荣耀】目标位置。

  我当然不可能预测未来,但是【无极荣耀】刚刚我们附近一共就只有那么几个能落脚的【无极荣耀】岩石,而从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角度看也就这块岩石最合适他传送,所以我还没看到他具体传到哪就直接把这里当成了目标进行攻击。结果自然就造就了刚刚这种提前攻击的【无极荣耀】效果,而小鸠健次郎显然也没想到我会预测到他的【无极荣耀】出现地点,完全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便被那块巨大的【无极荣耀】岩石再次拍进了熔岩之中。

  这样三番四次的【无极荣耀】掉落熔岩,就算小鸠健次郎他们有50%抗火也顶不住啊。再次从熔岩中传送出来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没有多做停留,刚一出现便立刻又是【无极荣耀】连个三极跳式的【无极荣耀】传送移动到了离我很远的【无极荣耀】地方,估计是【无极荣耀】刚才被我那个估计预判给吓到了。

  “咦?你跑那么远干什么?不是【无极荣耀】要和我决斗吗?”我故意嘲笑着离着我起码有二百多米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

  “哼,你也别得意,刚才我不小心让你占了点便宜,这次不过是【无极荣耀】拉开距离调整下节奏。”

  “调整节奏?”我故意装做思考的【无极荣耀】样子说道:“那不是【无极荣耀】实力较强的【无极荣耀】人应该做的【无极荣耀】事情吗?我们俩的【无极荣耀】战斗节奏难道不是【无极荣耀】我在控制的【无极荣耀】?那还真是【无极荣耀】奇怪啊为什么我觉得你总是【无极荣耀】在按照我的【无极荣耀】节奏打啊?”

  “你……”小鸠健次郎刚想发飙又强行压了下去,然后怒视着我说道:“我不和你做无谓的【无极荣耀】口舌之争。你有本事就站那里别动,接住我这最强的【无极荣耀】大招。”小鸠健次郎说完也不等我回答便开始准备起了一个大型技能。

  看到他的【无极荣耀】动作我故意摆出了很惊讶的【无极荣耀】样子说道:“站着不动让你打?你当我和你一样脑袋少根筋吗?站着不动给人当靶子,那不是【无极荣耀】有本事,是【无极荣耀】有病。我说摹疚藜僖裤那个技能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可以终止了?看能量聚集速度,这个技能起码还得持续三十秒才能完成,有这时间我可以过去砍死你十次了。赶紧收起来别在那丢人现眼了。”

  噗……技能准备的【无极荣耀】好好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突然毫无征兆的【无极荣耀】一口鲜血喷了出去,手上也突然飞出一个光球,不过那光球不但颜色闪来闪去很不稳定的【无极荣耀】样子,连飞行轨迹也是【无极荣耀】飘飘悠悠的【无极荣耀】像喝醉酒了一样。喷完血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直接就跪在了脚下的【无极荣耀】岩石上,然后艰难的【无极荣耀】抬头望了一眼飞出去的【无极荣耀】光球,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光球也终于飞上了洞顶,然后只听轰的【无极荣耀】一声,整条熔岩河都是【无极荣耀】一阵乱晃,我们头顶的【无极荣耀】岩石更是【无极荣耀】以恐怖的【无极荣耀】速度开始大面积开裂崩溃。

  “我x,你打不过我也不用和我们同归于尽吧?要疯你自己疯,我不陪你玩了。克利斯缔娜,快,领域保护。”

  我的【无极荣耀】声音还没落下,我们这边的【无极荣耀】众人便已经动了起来。几乎在头顶的【无极荣耀】岩层崩溃之前影泉便第一个带着玫瑰闪进了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领域之中,然后我和其他人也先后飞了进去。

  几乎是【无极荣耀】在我们这边的【无极荣耀】人全部闪到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领域之中的【无极荣耀】同时,外面的【无极荣耀】洞穴就彻底崩溃了。随着洞顶的【无极荣耀】岩石崩塌,大量熔岩仿佛天河一般挥洒而下,瞬间便将整个洞穴都给填满了,要不是【无极荣耀】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领域可以排斥一些未经她允许的【无极荣耀】物质进出,我们这会就得全部变成闷烧鸡了。

  松本正贺看到洞顶崩溃也被吓了一跳,不过他的【无极荣耀】防御技能比较多,瞬间便用一层保护光幕将自己包了进去,只是【无极荣耀】这东西的【无极荣耀】防护和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领域不同。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领域属于特殊类技能,维持它并不怎么消耗魔力,而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技能却是【无极荣耀】正规的【无极荣耀】用魔力换防御的【无极荣耀】技能,外部伤害增加魔力消耗就会加快,照这个速度他根本坚持不了多久。不过他很幸运,因为他现在不是【无极荣耀】那个孤单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领导人了,而是【无极荣耀】我们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一员,有我这个本行会老大在场自然不能让他吃亏了。就在松本正贺感觉自己快坚持不住的【无极荣耀】时候,突然发现小凤以凤凰的【无极荣耀】形态出现在了他的【无极荣耀】身边,然后双翅张开直接将他连同那个光球一起包在了两片翅膀之中。

  熔岩河崩溃后主要的【无极荣耀】伤害就两种,一是【无极荣耀】熔岩的【无极荣耀】高温,二是【无极荣耀】碎裂的【无极荣耀】岩石的【无极荣耀】撞击。小凤是【无极荣耀】火凤凰,在熔岩中的【无极荣耀】凤凰基本上就是【无极荣耀】不死之身,就算那点岩石能砸伤小凤,有熔岩中的【无极荣耀】火元素滋养也能瞬间恢复。

  和我们这边以及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轻松不同,小鸠健次郎和鬼手信长这下可是【无极荣耀】倒大霉了。刚刚小鸠健次郎准备那个技能当然不是【无极荣耀】为了和我们同归于尽的【无极荣耀】,他本来就是【无极荣耀】想用技能炸我而已,谁知道我实在太毒舌,硬是【无极荣耀】把他给搞的【无极荣耀】心浮气躁,结果系统判定他情绪波动过大强行终止了那个正在准备的【无极荣耀】技能。是【无极荣耀】技能都会有施放失败的【无极荣耀】可行性,而施放失败的【无极荣耀】技能就一定会有反噬,只不过小技能一来失败可能性很低,二来就算失败了反噬也不明显。但是【无极荣耀】刚刚小鸠健次郎准备的【无极荣耀】那个可是【无极荣耀】绝对的【无极荣耀】大招,那个反噬可是【无极荣耀】非常厉害的【无极荣耀】。本来情绪波动就很大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最终在技能反噬的【无极荣耀】情况下不但喷了口血,还把本来瞄准我的【无极荣耀】技能扔上了天,不但没打中我还把山洞给炸塌了。现在这会熔岩喷涌,小鸠健次郎也想闪来着,只是【无极荣耀】全身上下因为技能反噬全都疼的【无极荣耀】动都不能动,而且技能列表中的【无极荣耀】所有技能现在都是【无极荣耀】灰色,也就是【无极荣耀】根本无法使用传送,所以他只能眼睁睁的【无极荣耀】看着熔岩朝自己冲来。

  就在这小鸠健次郎闭上眼睛准备等死的【无极荣耀】时候,却突然感觉到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无极荣耀】肩膀把他提了起来。惊讶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睁开眼睛才发现原来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不等他询问怎么回事,鬼手信长却突然从身上拿出了一枚紫色的【无极荣耀】珠子伸到了小鸠健次郎面前。“吞下去。”

  “这是【无极荣耀】什么?”

  “没时间跟你解释了。快吞。”

  小鸠健次郎虽然很想知道这到底是【无极荣耀】个什么玩意,但现在的【无极荣耀】状况也确实不太适合慢慢聊了。所以他还是【无极荣耀】听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话一口把那玩意吞了下去,反正鬼手信长也不会害他就是【无极荣耀】了。

  就在小鸠健次郎吞掉那枚紫色的【无极荣耀】珠子之后,他忽然感觉眼前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发生了变化。原本像日本神话中的【无极荣耀】鬼神一样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外貌居然在发生变化,整个人迅速的【无极荣耀】苍老,眨眼之间就变成了一个老头的【无极荣耀】样子,而自己则是【无极荣耀】感觉一股从未有过的【无极荣耀】力量开始充斥全身,比之前继承的【无极荣耀】属性点还要让人舒爽。

  在小鸠健次郎感受着那紫色珠子所带来的【无极荣耀】能力之时,已经变成一个小老头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却突然伸手往头顶一撑,一个红色的【无极荣耀】罩子瞬间伸展开来将他们完全包了起来,而就在光罩完成的【无极荣耀】瞬间,通道便彻底崩塌,汹涌的【无极荣耀】熔岩瞬间将他们完全包裹了进去。

  在被熔岩包裹的【无极荣耀】罩子中,鬼手信长回头对还没完全反应过来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道:“现在别说话,专心听我说。我已经断了一只手,就算一会能继承你们的【无极荣耀】属性值,战斗力肯定也上不去,所以还不如牺牲我把属性留给你。刚才我给你吃的【无极荣耀】那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鬼力珠,吞下去之后你可以使用我从天照大神那里获得的【无极荣耀】鬼力,如果再加上继承来的【无极荣耀】属性点,相信你一定会变的【无极荣耀】非常强大。但是【无极荣耀】我希望一会你能注意一点。”

  “注意什么?”

  “千万不要小看紫日。我知道你继承了大家的【无极荣耀】属性点后会变的【无极荣耀】很强,但不管你的【无极荣耀】属性多么强,都绝对不要小看紫日。你出道太晚可能不清楚,如果你去问松本正贺他肯定知道。紫日在很早之前就曾经单挑过他自己的【无极荣耀】幻象,结果他只用了五分钟就把系统照他的【无极荣耀】属性复制出来的【无极荣耀】那个他给KO了。”

  “什么?他真做到了?”听到这个消息连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眼睛都差点瞪出来。

  鬼手信长很肯定的【无极荣耀】点头道:“你应该知道能战胜系统复制出的【无极荣耀】自己代表着什么,你如果不想以后都被人说是【无极荣耀】废物的【无极荣耀】话就最好把紫日当成一个大*OSS来看待。即使你的【无极荣耀】属性点超过了他,这一点也不会有太大改变。”

  小鸠健次郎虽然是【无极荣耀】新近才成为高手,但既然他已经是【无极荣耀】高手了,那么高手们需要做的【无极荣耀】测试他也一样做过。根据《零》中所有高手公认的【无极荣耀】准则,如果在《零》提供的【无极荣耀】小游戏——自我挑战赛中对抗普通模式的【无极荣耀】自己并坚持超过一小时不败,那么你就可以对外宣称你是【无极荣耀】普通高手了。

  这个自我挑战赛模式其实本来只是【无极荣耀】光明神殿和黑暗神殿提供的【无极荣耀】一种职业测试,只不过意外的【无极荣耀】非常受玩家欢迎,所以在后来的【无极荣耀】一次系统升级中该游戏就被普及到了所有城市中的【无极荣耀】训练场中,而且各个行会只要达到一定标准也可以自己建造行会挑战馆。在这种挑战馆中你可以选择挑战系统生成的【无极荣耀】标准人物模板,或者选择挑战自己和世界战力榜上的【无极荣耀】名人。我因为自己本身就是【无极荣耀】世界战力榜第一,所以挑战名人完全没有参考价值,因此我就只能选择挑战自己。不过幸好系统给出的【无极荣耀】自己也不是【无极荣耀】固定的【无极荣耀】,而是【无极荣耀】可以调整难度的【无极荣耀】。

  挑战自己时一般大多数人会选择普通模式,也就是【无极荣耀】和你对战的【无极荣耀】自己拥有你完全一模一样的【无极荣耀】属性点和技能,而且他的【无极荣耀】战斗习惯也将是【无极荣耀】按照你平时的【无极荣耀】战斗方式由系统总结出来的【无极荣耀】,当然系统可能会做少量修正,但基本上还是【无极荣耀】差不多的【无极荣耀】。在这种双方属性和技能全都一模一样的【无极荣耀】情况下,想要获得胜利那简直比对抗BOSS还要难,毕竟打BOSS只要慢慢磨就行了,对抗自己却只能靠个人战斗素养,什么装备和辅助物品都是【无极荣耀】废的【无极荣耀】,因为凡是【无极荣耀】你有的【无极荣耀】,对面那个你肯定也有。

  很多实力比较差的【无极荣耀】玩家不了解战斗技巧的【无极荣耀】重要性,一直以为我只是【无极荣耀】装备好、魔宠多、属性高,但真正的【无极荣耀】高手都知道,事实正好相反。我之所以装备好、魔宠多、属性高,完全都是【无极荣耀】因为我的【无极荣耀】战斗素养。如果我只是【无极荣耀】个普通人,之前那些装备、魔宠啥的【无极荣耀】就算出现在我面前我也未必拿的【无极荣耀】到,而我之所以拿到了,就说明我的【无极荣耀】战斗技巧已经达到了一个很高的【无极荣耀】水平线。和大多数身为普通人类的【无极荣耀】玩家不同,我是【无极荣耀】龙族,又在龙缘基地里接受过正规格斗技巧训练,加上我本身有一台电子脑辅助大脑进行精确运算,因此不管是【无极荣耀】反应速度还是【无极荣耀】对身体的【无极荣耀】控制力,我都远超人类的【无极荣耀】极限水平。也正因为如此我才会表现出高的【无极荣耀】离谱的【无极荣耀】格斗水平。

  像这个自我挑战系统,大家都只玩普通模式,我当时却选了最高级难度,也就是【无极荣耀】+5模式。这个挑战赛一共十一个等级,标准模式就是【无极荣耀】和自己一模一样的【无极荣耀】对手,然后往上增加难度就会出现+1模式、+2模式直到+5模式,而降低难度就是【无极荣耀】-1模式直到-5模式。普通玩家因为人类的【无极荣耀】注意力无法保持长时间的【无极荣耀】集中,所以通常挑战普通模式的【无极荣耀】自己都会失败,毕竟在属性一样的【无极荣耀】情况下,电脑控制的【无极荣耀】你可以保证永远不分神不出错,而人类肯定不行。表面上看起来双方属性都一样,但你老出错,总会吃亏一些,所以打不过同级的【无极荣耀】自己是【无极荣耀】很正常的【无极荣耀】。这也是【无极荣耀】为什么挑战普通级的【无极荣耀】自己超过一小时不败就能被算做高手的【无极荣耀】原因,因为凡是【无极荣耀】能做到这个水平的【无极荣耀】人基本上都有着良好的【无极荣耀】战场反应。他们可以用一些随机应变的【无极荣耀】技巧战胜属性相同的【无极荣耀】自己,这就是【无极荣耀】战斗素养。

  小鸠健次郎玩自我挑战模式,至今为止的【无极荣耀】最好记录是【无极荣耀】挑战+1难度的【无极荣耀】自己,在坚持了三十七分钟后被击败,而挑战普通模式则是【无极荣耀】用了两个多小时以微弱优势把那个复制出来的【无极荣耀】自己给KO了。尽管时间比较长,但能干掉普通模式的【无极荣耀】自己就已经足够拿出来炫耀鄙视别人了。但是【无极荣耀】,在鬼手信长告诉小鸠健次郎我只用了五分钟就KO了自己的【无极荣耀】复制体时,小鸠健次郎感觉自己的【无极荣耀】信心一下就被砸碎了。他用了两个多小时,我只用五分钟,这是【无极荣耀】啥概念啊?

  本来小鸠健次郎还想问问我到底是【无极荣耀】怎么做到的【无极荣耀】,谁知道鬼手信长这个时候却突然补了句:“哦对了,紫日当初挑战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5模式。”

  哐啷。听到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话小鸠健次郎直接把刀给抓掉了。“你说紫日挑战+5模式的【无极荣耀】自己只用了五分钟就把自己KO了?”

  “对,就是【无极荣耀】五分钟。”鬼手信长很确定的【无极荣耀】说道:“而且据说他玩+4模式的【无极荣耀】时候先是【无极荣耀】和自己的【无极荣耀】复制体对视了一分多钟,然后双方同时出招,一秒之内就完事了。就算算上他和自己复制体以静止状态对峙的【无极荣耀】那一分多钟,整个战斗过程也才七十几秒而已。”

  “+4模式只要七十几秒?他是【无极荣耀】怪物吗?”

  “没错,紫日就是【无极荣耀】个怪物。从这些数据上你就可以看出来,他其实并不完全是【无极荣耀】在靠装备和魔宠压人。虽然我们经常会这么说他,但那不过是【无极荣耀】为了抹黑紫日的【无极荣耀】形象,是【无极荣耀】用来引导那些普通玩家的【无极荣耀】。做为我们日本的【无极荣耀】尖端武力,你不能像普通人一样被欺骗,你必须能够时刻正视紫日的【无极荣耀】能力。他这个人就是【无极荣耀】个怪物,就算你的【无极荣耀】属性值比他高,也绝对不要以为你就肯定能压过他了。”

  “好的【无极荣耀】,我明白了。”小鸠健次郎非常郑重的【无极荣耀】保证道,而就在他保证完的【无极荣耀】同时,他们所处的【无极荣耀】保护罩便突然开始剧烈的【无极荣耀】摇晃了起来。这不是【无极荣耀】那种因为保护罩即将崩溃而出现的【无极荣耀】摇晃,而是【无极荣耀】一种物理上的【无极荣耀】摇晃,小鸠健次郎感觉整个防护罩都在上下左右的【无极荣耀】乱撞,好象自己被人扔进了洗衣机滚筒里一样。

  颠簸与撞击一直持续了近十分钟,就在小鸠健次郎被晃的【无极荣耀】头晕脑涨险些吐出来的【无极荣耀】时候,防护罩突然被一股巨大的【无极荣耀】力量猛的【无极荣耀】向一个方向推了出去。因为之前连续的【无极荣耀】翻滚碰撞,现在小鸠健次郎根本搞不清楚上下左右,他只能感觉到自己被加速度紧紧的【无极荣耀】压在防护罩的【无极荣耀】一侧完全无法动弹,一直持续了近三十秒这种疯狂的【无极荣耀】加速度才算是【无极荣耀】停止下来。不过,随着那恐怖的【无极荣耀】加速停止,接踵而至的【无极荣耀】便是【无极荣耀】更令他紧张的【无极荣耀】失重。小鸠健次郎发现自己居然在防护罩里飘了起来,而这种情况只能说明一件事——防护罩在往下掉。

  就在我们和小鸠健次郎分别感受着极限过山车的【无极荣耀】乐趣时,场外的【无极荣耀】观众也在欣赏着一幕壮丽的【无极荣耀】自然景观。在日本的【无极荣耀】战场上,双方玩家之前观看我们决斗的【无极荣耀】那个巨大画面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座正在激烈喷发的【无极荣耀】火山。高达两千米的【无极荣耀】山峰顶端,一道足有一千多米高的【无极荣耀】熔岩柱被直接打上了云端,然后就仿佛喷泉中的【无极荣耀】水一样,那些飞到高空的【无极荣耀】熔岩开始分裂成一个个熔岩团,然后像流星雨一样向着四面八方坠了下去。如果你仔细观察,还能发现在那些下落的【无极荣耀】火流星之中还有着几个明显不同的【无极荣耀】个体。

  分飞溅落的【无极荣耀】熔岩喷泉之中首先飞出了一个紫色的【无极荣耀】巨型球体,不过那只球体在到达顶点开始下落后却并没有像周围的【无极荣耀】熔岩一样迅速砸向地面,而是【无极荣耀】像片羽毛一样越落越慢,最后竟然逐渐悬停在了半空中。随着那紫色的【无极荣耀】光球出现,熔岩中很快又先后飞出一白一红两个球体。那白色球体在半空中出现后闪了几下便熄灭了下去,显露出其中的【无极荣耀】一个人来,正是【无极荣耀】之前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而那个红色的【无极荣耀】球体则在飞到最高点时突然展开变成了一只巨大的【无极荣耀】火凤凰飞了起来。

  在这三个球体飞出后不久,熔岩柱中又喷出了一个红色的【无极荣耀】球体,不过和之前的【无极荣耀】那三个球体不一样,这个球体出现后却是【无极荣耀】和熔岩一样翻滚着向地面坠了下去,最后轰的【无极荣耀】一声砸在了火山下方已经一片焦黑的【无极荣耀】土地之上。几乎在落地的【无极荣耀】瞬间那光球便彻底粉碎,然后从中滚出了两个人形物体,其中一个似乎就是【无极荣耀】一具尸体,翻滚了几圈便不再动弹,而另外一个则是【无极荣耀】灵活的【无极荣耀】在地面上滚了几去圈后迅速跳了起来并紧张的【无极荣耀】观察起了周围的【无极荣耀】情况。

  小鸠健次郎在光球破裂的【无极荣耀】瞬间便发现鬼手信长已经挂了,所以他没有多管鬼手信长,而是【无极荣耀】一个翻身泄掉冲击力并迅速弹起观察了一下周围的【无极荣耀】环境。入眼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一片还在冒烟的【无极荣耀】焦土,黑色的【无极荣耀】砾岩地面至少有二百度以上的【无极荣耀】高温,视线所及的【无极荣耀】范围内到处都是【无极荣耀】青烟和还在燃烧的【无极荣耀】熔岩块,至于更远的【无极荣耀】地方,因为看不到,所以小鸠健次郎也不清楚是【无极荣耀】个什么情况。

  在观察完附近的【无极荣耀】环境后小鸠健次郎第一时间开始抬头观察头顶,然后他便很快发现了天上的【无极荣耀】那三个目标。松本正贺似乎已经发现了他,正在朝他这边飞来,而另外一边那只火凤凰正在盘旋,旁边的【无极荣耀】紫色光球中隐约能看到我们这帮人的【无极荣耀】身影,而且也正在往地面降落而来。

  “这样都死不掉,你们俩的【无极荣耀】命还真大啊”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光球刚刚降落地面我便从其中飞了出来。

  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小鸠健次郎到是【无极荣耀】没有表现出什么过激的【无极荣耀】反应。之前鬼手信长说的【无极荣耀】那番话显然对他的【无极荣耀】影响还是【无极荣耀】满大的【无极荣耀】,至少现在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已经明显没有之前那么高傲了。

  “松本君,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嗯?”松本正贺刚降落到小鸠健次郎身边就听到他突然问了这么一句,搞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在他的【无极荣耀】印象中小鸠健次郎就像个正处于叛逆期的【无极荣耀】年轻人,总是【无极荣耀】表现出一种不成熟的【无极荣耀】高傲态度。但是【无极荣耀】从刚刚洞穴崩塌到他们降落在这片焦土之上总共也才几分钟时间,没想到小鸠健次郎却好象变了个人似的【无极荣耀】,不但表现的【无极荣耀】异常冷静沉稳,而且似乎还礼貌了很多。要是【无极荣耀】在几分钟前,像刚刚这种询问别人要怎么办的【无极荣耀】口吻小鸠健次郎是【无极荣耀】绝对说不出来的【无极荣耀】。稍微愣了一下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看着小鸠健次郎道:“看来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牺牲让你感触很大啊?”

  “鬼手君是【无极荣耀】个武士,他让我明白了我的【无极荣耀】位置。请放心,我不会在表现出无谓的【无极荣耀】自大了。鬼手君说摹疚藜僖裤是【无极荣耀】和紫日斗了很久的【无极荣耀】前辈,之后的【无极荣耀】战斗我就听你指挥了。”

  听到小鸠健次郎突然说要听松本正贺指挥,我们这边的【无极荣耀】众人都险些笑出来,不过这种场合实在不合适笑出来,结果只能硬憋着,搞的【无极荣耀】我们一个个表情都很古怪。也幸好小鸠健次郎现在的【无极荣耀】注意力不在我们这边,总算没露什么马脚。

  对于小鸠健次郎说要听自己指挥的【无极荣耀】事情,松本正贺当然是【无极荣耀】很高兴的【无极荣耀】。要不是【无极荣耀】怕被场外观战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发现问题,他现在都恨不得直接指挥小鸠健次郎自杀算了。当然,这种事情也就只能想想而已,真让松本正贺做他也不敢,除非他以后不想当卧底了还差不多。

  “既然你说听我指挥,那我就不和你客气了。虽然战斗能力方面我并不一定比你强多少,但作战指挥上我自认还是【无极荣耀】有些水平的【无极荣耀】。一会我们这样安排。”松本正贺说到这里故意把小鸠健次郎拉到了身边小声的【无极荣耀】交代了起来。他这个动作当然不是【无极荣耀】要对我们隐瞒什么,毕竟他这个计划其实还是【无极荣耀】我们告诉他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这样做不过是【无极荣耀】例行伪装,骗骗观战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和小鸠健次郎而已。

  小鸠健次郎一边听着松本正贺一边不时的【无极荣耀】点下头,偶尔还询问一下细节问题。我和克利斯缔娜她们站在远处也没有马上发动攻击,表面上是【无极荣耀】我们身上都有伤,正在等玫瑰挨个给我们治疗,实际上却是【无极荣耀】在等松本正贺慢慢给小鸠健次郎解释计划,毕竟那可是【无极荣耀】我们安排的【无极荣耀】计划,要是【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没能理解其中的【无极荣耀】顺序不按照我们希望的【无极荣耀】方式进行下去,那吃亏的【无极荣耀】可是【无极荣耀】我们自己。

  其实松本正贺告诉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计划也很简单,就是【无极荣耀】由松本正贺负责拦截克利斯缔娜她们,然后由小鸠健次郎负责先把我解决掉。要是【无极荣耀】在以前,这个计划看起来完全就是【无极荣耀】脑袋烧坏了的【无极荣耀】表现,但在现在这个状况下却显得非常合理。因为从现在的【无极荣耀】属性值来看,小鸠健次郎和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属性已经远远超过我们这边的【无极荣耀】任何一个人了,所以如果松本正贺能挡住其他人,从理论上讲小鸠健次郎是【无极荣耀】完全有能力将我解决掉的【无极荣耀】。当然,这个只是【无极荣耀】理论上的【无极荣耀】说法,实际恰疚藜僖块况还得看战斗结果。不过至少现在小鸠健次郎觉得这个计划还是【无极荣耀】很可行的【无极荣耀】。尽管之前鬼手信长以交代遗言一般的【无极荣耀】方式让小鸠健次郎确信了我的【无极荣耀】实力不能单用数据去衡量,但小鸠健次郎所接受的【无极荣耀】程度也仅仅是【无极荣耀】觉得应该小心的【无极荣耀】应对我,而并没有真的【无极荣耀】以为我不可战胜,毕竟就连鬼手信长自己也不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觉得我是【无极荣耀】无敌的【无极荣耀】,他只是【无极荣耀】希望小鸠健次郎能谨慎一些不要太自大而已。单从这一点上看,鬼手信长之前的【无极荣耀】谈话其实已经起到了相应的【无极荣耀】作用。

  “好,那就这么办。只要我一干掉紫日,就会立刻回头来增援你。”对我的【无极荣耀】战斗力完全没什么概念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在听了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安排后居然说了这么一句,然后便果断的【无极荣耀】朝我冲了过来。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