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八卷 第一百四十一章 属性高未必是【无极荣耀】好事

第十八卷 第一百四十一章 属性高未必是【无极荣耀】好事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看着冲过来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我并没有任何想要跑的【无极荣耀】意思。尽管他的【无极荣耀】属性值已经超过我很多了,但是【无极荣耀】我觉得现在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其实并没有什么可怕的【无极荣耀】。在我的【无极荣耀】感觉中,小鸠健次郎现在就像是【无极荣耀】一个拿着绝世神剑的【无极荣耀】小孩,虽然那把剑确实很危险,但掌握剑的【无极荣耀】人却只是【无极荣耀】个孩子。

  就在小鸠健次郎快要冲到我面前的【无极荣耀】时候,这家伙跑着跑着突然消失在了地面上,而我却并没有马上去寻找他的【无极荣耀】出现位置,而是【无极荣耀】直接把眼睛闭上了。

  小鸠健次郎可以传送,这是【无极荣耀】我们早就知道的【无极荣耀】事情,而现在他已经启动了传送进入虚空之中,我就算长了一双雷达一样的【无极荣耀】眼睛也绝对不可能看到位于虚空之中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所以与其费神去找,还不如闭上眼睛集中注意力感应周围的【无极荣耀】环境每一丝的【无极荣耀】变化。当然,身为龙族,我还有一个不算作弊的【无极荣耀】作弊手段,那就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电子脑和思维速度。在闭上眼睛的【无极荣耀】瞬间我便将自己的【无极荣耀】思维速度调整到了正常数值的【无极荣耀】十倍,也就是【无极荣耀】说在我的【无极荣耀】感觉中,所有东西的【无极荣耀】速度都会变成正常值的【无极荣耀】十分之一。当初我玩自我挑战模式的【无极荣耀】时候之所以能战胜+5模式下的【无极荣耀】自己,其实靠的【无极荣耀】也就是【无极荣耀】这种超越正常速度的【无极荣耀】思维方式。随着思维速度加快,我的【无极荣耀】反应速度会成倍上升,在这样的【无极荣耀】状态下,只要对手的【无极荣耀】攻击速度不超过我的【无极荣耀】肌肉响应速度,那就绝对不存在我会被打中的【无极荣耀】情况。这就好象你打算穿过一条车流密集的【无极荣耀】马路,如果这条路上的【无极荣耀】车都在以每小时一公里的【无极荣耀】龟速往前挪,就算是【无极荣耀】个老太太肯定也能轻松穿过车辆间的【无极荣耀】缝隙到达马路对面。但如果这条路上的【无极荣耀】车都在以每小时三百公里的【无极荣耀】速度狂奔呢?估计就算是【无极荣耀】运动员那样的【无极荣耀】反应神经也穿不过去吧?

  现在我的【无极荣耀】反应速度随着思维速度而提高了十倍,眼前的【无极荣耀】一切都变慢了十倍,在我眼里一切正常的【无极荣耀】运动都会变成超级慢镜头,除非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速度能达到即使放慢十倍也完全看不清的【无极荣耀】地步,否则他根本就别指望能战胜我。

  就在我放开感应并加快反应速度之后的【无极荣耀】一秒之内,我突然感应到背后的【无极荣耀】空间中有强烈的【无极荣耀】能量聚集现象。几乎是【无极荣耀】在那些能量完全聚拢之前我便开始转身,然后当我完全转过来的【无极荣耀】瞬间便正好对上刚从虚空中踏出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

  本来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目标是【无极荣耀】传送到我背后展开偷袭的【无极荣耀】,虽然之前他用这招吃了点小亏,但现在毕竟属性提高了,所以他又想实验一次这个战斗方式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对我无效。不过,他虽然抱着做实验的【无极荣耀】想法,可也只是【无极荣耀】想着大不了偷袭失败而已,完全没想到在出现的【无极荣耀】瞬间居然和我面对面撞上了。一时之间他甚至以为自己传送出了问题没能跑到我背后去呢

  小鸠健次郎愣住我可不会愣住。就在他还在发呆的【无极荣耀】时候,我直接一拳砸在了他的【无极荣耀】脸上将小鸠健次郎打的【无极荣耀】横飞了出去,整个人摔到地面上后连续翻了几个跟头才爬起来。

  这整个过程说起来多,其实也就是【无极荣耀】几秒之间的【无极荣耀】事情。场外观战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并不知道我们现场的【无极荣耀】感觉,在他们看来就好象是【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先消失,然后我突然回身一拳将小鸠健次郎从虚空中打飞了出来一样。当然,部分高手还是【无极荣耀】能看出我是【无极荣耀】在小鸠健次郎出现后才打上去的【无极荣耀】,但他们同样无法理解我是【无极荣耀】怎么确定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位置的【无极荣耀】。普通玩家中确实也有不少人会通过系统提供的【无极荣耀】能量感应能力去感受附近的【无极荣耀】环境,但问题是【无极荣耀】没有我这样的【无极荣耀】反应速度,即使你能捕捉空间门形成瞬间的【无极荣耀】魔力波动,你的【无极荣耀】反应也根本跟不上,没办法提前做出反应。所以大多数人都认为我不是【无极荣耀】通过魔力感应,而是【无极荣耀】用了某种他们不知道的【无极荣耀】方法看见了在虚空中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所以才能提前发现目标的【无极荣耀】。

  被击飞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从地上爬起来之后自己也是【无极荣耀】愣了好一会。之前鬼手信长说让他小心我,他还只是【无极荣耀】认为不要自大就行了,只是【无极荣耀】现在看来事情完全不是【无极荣耀】想象中的【无极荣耀】那样。

  “我记得好象和你说过,技能不是【无极荣耀】光花哨就行的【无极荣耀】。”看着捂着脸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我又再次出言激怒他道。

  小鸠健次郎看了看我,然后突然眼中闪过一丝厉色,跟着整个人便突然消失在了空气中。对于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消失我根本没有任何反应,依然站在那里没动。反正他想袭击我的【无极荣耀】话迟早还得再冒出来,只要抓住他出现前的【无极荣耀】那一瞬间间隔,我就可以反制住他,至于现在,反正他都不在这个空间中,就算我紧张的【无极荣耀】四处乱转又能有什么用呢?

  我站在原地细细感应着周围的【无极荣耀】变化,准备再次抓住小鸠健次郎出现的【无极荣耀】瞬间将其放倒,但是【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虽然之前低估了我的【无极荣耀】反应速度,可他人却不傻,上当一次之后便没有再次出现在我的【无极荣耀】面前,而是【无极荣耀】出现在了我的【无极荣耀】正上方十几米高的【无极荣耀】地方。因为重力,刚一出现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便立刻朝我砸了下来,而他手中的【无极荣耀】刀也已经被举在了他的【无极荣耀】面前,如果我没有丝毫防备,他这一刀下来非把我一劈两半不可。不过很可惜,这招对一般人可能有用,对我却是【无极荣耀】完全无效。

  就在小鸠健次郎顶着长刀猛砸下来即将砍到我的【无极荣耀】瞬间,我突然毫无征兆的【无极荣耀】向后退了一步,结果小鸠健次郎直接从我面前掉了下来。不过不等他落地,我便突然抬腿一脚将还在往下掉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给踹飞了出去。在空中翻滚了几十圈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忽然再次消失在了空气中,然后以闪电般的【无极荣耀】速度突然从我裤裆底下冒了出来,只是【无极荣耀】这次更惨,他刚一出现便看到一只大脚朝着他的【无极荣耀】脸踩了下去。伴随着一声惨叫,小鸠健次郎再次消失,然后从很远的【无极荣耀】地方闪现出来并向后连退了四五步后才站稳,只是【无极荣耀】他脸上横着的【无极荣耀】那个大脚印实在有些影响形象。

  “我都和你说三遍了,你那花哨的【无极荣耀】技能对我没用,你怎么听不懂呢?”

  对于我的【无极荣耀】冷嘲热讽小鸠健次郎现在是【无极荣耀】完全不当一回事。从远处传送出来后他先是【无极荣耀】看了一眼松本正贺。此时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正在被克利斯缔娜她们“围攻”,看起来显得相当“狼狈”。不过,虽然松本正贺现在的【无极荣耀】状况有些糟糕,但没有任何一个日本人会看不起他,毕竟从表面上看他一个挡住了那么多人为小鸠健次郎争取到了单独解决我的【无极荣耀】机会,就凭这种牺牲精神,也没谁会脑子搭错线说他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

  看到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奋勇”,小鸠健次郎也暗暗下了决心,不能被我吓住,一定要尽快解决掉我然后回头去帮松本正贺解决其他人。

  下定决心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这次再次朝我冲了过来,而且他又用了一次传送,只是【无极荣耀】和之前不同,这次他是【无极荣耀】在刚启动的【无极荣耀】时候就开始了传送,但却并没有直接出现在我身边,而是【无极荣耀】从离我七八米远的【无极荣耀】地方冒了出来,然后快速向我冲了过来。反正他在我身边出现也还是【无极荣耀】没办法完成偷袭,还不如这样从远一点的【无极荣耀】地方发动攻击,好歹这样他能和我平等对战,不会像直接传送过来那样刚一传送完都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就被打飞了。

  其实像传送、闪烁和瞬间移动这样能在瞬间跨越很长距离的【无极荣耀】技能都存在一个共同的【无极荣耀】缺点,那就是【无极荣耀】在传送过程中被传送的【无极荣耀】人其实是【无极荣耀】处于无法听和看的【无极荣耀】状态的【无极荣耀】。也就是【无极荣耀】说在进行瞬间移动的【无极荣耀】过程中使用者其实和瞎子、聋子没什么区别。当他从目标地点冒出来的【无极荣耀】时候,他至少需要零点几秒的【无极荣耀】时间将眼睛看到的【无极荣耀】和耳朵听到的【无极荣耀】乃至身体感觉到的【无极荣耀】环境和传送前的【无极荣耀】记忆重新对比关联起来,然后他才能进行下一步判断,决定是【无极荣耀】攻击还是【无极荣耀】干些别的【无极荣耀】什么事情。总之在传送结束后传送者必然会有一个短时间的【无极荣耀】行动僵值,对付一般人,凭借传送产生的【无极荣耀】突然性,完全可以弥补这个僵硬时间所带来的【无极荣耀】弊端,并且还能借传送的【无极荣耀】突然性给予敌人致命一击。但问题是【无极荣耀】我不是【无极荣耀】一般人,对付我这样的【无极荣耀】人别说有僵直,就算没有僵直也不一定能占到便宜,在有僵直的【无极荣耀】情况下那就跟自杀没区别。所以之前小鸠健次郎多次使用传送都没有占到便宜,就是【无极荣耀】因为他还没从传送引起的【无极荣耀】环境突变中恢复过来就已经被打了,就算他战斗技巧再高也不可能闪过这种近乎提前量攻击的【无极荣耀】攻击方式。

  之前吃了亏,现在小鸠健次郎总算是【无极荣耀】吸取了教训。在我前方不远处闪现后他便挥刀向我跑了过来,在距离我还有三米多远的【无极荣耀】时候小鸠健次郎突然将战刀一横,然后猛的【无极荣耀】自斜下方向上一个斜挑,一道白色的【无极荣耀】刀芒便被甩了出来。

  看到那道刀芒我的【无极荣耀】瞳孔猛的【无极荣耀】一缩,身体顺着刀光的【无极荣耀】方向向斜后方一歪,陷陷的【无极荣耀】让那道刀芒擦着我的【无极荣耀】鼻尖飞了过去。不过小鸠健次郎这家伙到是【无极荣耀】进步不小,居然知道佯攻诱敌。就在我闪身躲避刀芒的【无极荣耀】同时他便已经拉近了我们之间的【无极荣耀】距离,在我重新直起身来的【无极荣耀】时候他都已经用一个跳斩飞到了我面前,而且这家伙居然还是【无极荣耀】迎着我直起身体的【无极荣耀】方向斜劈下来的【无极荣耀】,那感觉就好象是【无极荣耀】我自己主动往刀上撞一样。

  要是【无极荣耀】一般人这种时候肯定没救了,人在闪过攻击之后恢复平衡的【无极荣耀】动作属于本能反应,虽然主管意志可以一定程度上对抗本能改变身体的【无极荣耀】动作,但那毕竟会影响灵活性,所以一般在这种时候发动的【无极荣耀】攻击很少有失手的【无极荣耀】时候,而小鸠健次郎就是【无极荣耀】抓住了这么一个完美的【无极荣耀】机会劈出了他自认为必中的【无极荣耀】一刀。

  不过,以上猜测都是【无极荣耀】建立在普通人的【无极荣耀】基础上的【无极荣耀】。我不是【无极荣耀】普通人,甚至都不算是【无极荣耀】人类,人类应该有的【无极荣耀】本能我也有,只是【无极荣耀】这种本能是【无极荣耀】生物脑和电子脑协调后的【无极荣耀】产物,而且因为我的【无极荣耀】电子脑中装有格斗状态下的【无极荣耀】危险本能抑制系统,所以我几乎不会出现以上反应。再说我现在的【无极荣耀】思维模式已经进入了十倍速状态,也就是【无极荣耀】说小鸠健次郎看似快若闪电的【无极荣耀】一刀在我看来其实也就是【无极荣耀】中等速度。如果按照正常人的【无极荣耀】时间感来形容的【无极荣耀】话,小鸠健次郎攻击我的【无极荣耀】这一刀在我的【无极荣耀】感觉中差不多有三秒多的【无极荣耀】样子。尽管用三秒劈出一刀也不算太慢,但毕竟足足有三秒多的【无极荣耀】时间,只要不是【无极荣耀】反应太迟钝的【无极荣耀】人基本上都闪的【无极荣耀】过去,何况我本来就反应超常,这种速度的【无极荣耀】刀要是【无极荣耀】能碰到我才有鬼呢。

  就在那把刀斜劈下来的【无极荣耀】时候,我既没有顺着平衡本能站直身体也没有去强行扭身躲避攻击。在那把刀即将砍到我的【无极荣耀】当口,我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无极荣耀】向后下腰。我的【无极荣耀】双手撑住地面后双脚借助身体后仰的【无极荣耀】惯性甩离地面变成了头下脚上的【无极荣耀】姿势,而此时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正处于跳斩的【无极荣耀】最后阶段,整个人等于是【无极荣耀】从我的【无极荣耀】前方以斜45度角朝我砸下来的【无极荣耀】。不过他原本的【无极荣耀】计划是【无极荣耀】劈我的【无极荣耀】脖子,现在迎接他的【无极荣耀】却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双脚。从人体结构学角度来说,腿肯定是【无极荣耀】要比手长的【无极荣耀】,因此在小鸠健次郎砍到东西之前我刚刚翻上来的【无极荣耀】双脚便正好撞上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肚子。想象一下你整个人从三层那么高的【无极荣耀】地方跳下来,然后用自己的【无极荣耀】肚子去撞击一根立在地面上的【无极荣耀】木桩,那个冲击力就算不把肚皮撞穿,把胃里的【无极荣耀】东西全挤出来总还是【无极荣耀】没问题的【无极荣耀】吧?

  现在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就是【无极荣耀】以这么个姿势撞上了我的【无极荣耀】双脚,而且比刚刚那个比喻更糟。木桩是【无极荣耀】死的【无极荣耀】,我可是【无极荣耀】活的【无极荣耀】,和撞上木桩的【无极荣耀】情况完全不同,我在小鸠健次郎撞上我的【无极荣耀】双脚后便立刻双臂用力一按地面,整个人倒立着从地面上弹了起来,同时双腿交替在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肚子上一路猛踹,结果硬是【无极荣耀】顶着小鸠健次郎从地面上一路飞起来两米多高,然后因为小鸠健次郎之前跳过来的【无极荣耀】惯性我们便在空中翻了个个,变成我在上面小鸠健次郎在下面的【无极荣耀】状态。而且虽然方向倒过来了,但我们的【无极荣耀】相对位置却是【无极荣耀】一点也没变,只不过现在的【无极荣耀】造型是【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平躺在空中,而我则是【无极荣耀】站在了他的【无极荣耀】肚子上。在小鸠健次郎还没从之前的【无极荣耀】一路连蹬带踹中恢复过来之前上升力耗尽的【无极荣耀】我们便开始向地面坠了下去,然后就是【无极荣耀】垫在下面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以平躺着的【无极荣耀】姿势轰的【无极荣耀】一声砸在了地面上,紧跟着我以双脚并拢的【无极荣耀】姿势猛的【无极荣耀】砸在了他的【无极荣耀】肚子上,直接把这家伙踩的【无极荣耀】像个虾米一样脑袋和双腿猛的【无极荣耀】向上一翘然后又躺平了下去。

  场外观战的【无极荣耀】双方玩家都被眼前的【无极荣耀】这一幕给惊呆了,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我的【无极荣耀】防御反击会如此犀利,不但将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攻击给挡了下来,更是【无极荣耀】直接把小鸠健次郎给打成了半残状态。甚至因为刚才最后那下实在太狠,搞的【无极荣耀】很多观战的【无极荣耀】人都在小鸠健次郎落地的【无极荣耀】瞬间忍不住捂住了自己的【无极荣耀】肚子,就好象是【无极荣耀】他们被我踩了一样。

  在完成这个连招之后我也没有继续攻击小鸠健次郎,而是【无极荣耀】轻松的【无极荣耀】一个小跳从小鸠健次郎砸出的【无极荣耀】那个足有两寸深的【无极荣耀】人形陷坑中跳了出来。本来以刚才我们飞起来的【无极荣耀】高度,这下是【无极荣耀】不该摔这么重的【无极荣耀】,毕竟地面上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火山岩,硬度比泥土可高多了。能把这样的【无极荣耀】地面都砸出个坑来,那至少也得从几百米的【无极荣耀】高度摔下来才能做到。不过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落地动能可不全是【无极荣耀】我们俩的【无极荣耀】重力产生的【无极荣耀】势能,还有一部分是【无极荣耀】我用技能踩他所造成的【无极荣耀】冲击,要不然以小鸠健次郎现在的【无极荣耀】属性也不至于从两米高的【无极荣耀】地方平摔下来就被摔的【无极荣耀】半天爬不起来了。

  等我从他身上跳开之后小鸠健次郎才翻身从坑里爬了出来,不过因为刚才那下实在踩的【无极荣耀】太重,小鸠健次郎刚一爬出来便跪在坑边呕吐了起来。其实他现在还能吐都已经应该感谢系统送他们的【无极荣耀】那个属性继承奖励了,如果是【无极荣耀】一般人被我刚才那么一通猛踩就算腰不断掉肚子也穿孔了。

  “小鸠君表现可不怎么样啊这就开始吐了吗?一会可别哭出来啊。”

  小鸠健次郎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很想反驳,不过可惜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他现在正忙着呕吐,根本没空回嘴。

  其实如果是【无极荣耀】按照正规战斗,我应该在把小鸠健次郎踩倒在地的【无极荣耀】时候就直接结果掉他,不过我们这次的【无极荣耀】任务不单单是【无极荣耀】击败,而是【无极荣耀】击溃,所以太干脆的【无极荣耀】把小鸠健次郎剁了也没啥用。我必须借助他的【无极荣耀】战败来打击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信心,因此我决定暂时先不急着把小鸠健次郎干掉,反正他也没有我们想象中的【无极荣耀】那么厉害。

  之前我们一直担心继承了属性之后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会变的【无极荣耀】异常难搞,但是【无极荣耀】现在看来似乎是【无极荣耀】我们想多了。在游戏中,攻击力、敏捷和体力什么的【无极荣耀】都能依靠属性来强化,但惟独一样东西系统强化不了,那就是【无极荣耀】——反应速度。不管系统如何调整你的【无极荣耀】人物属性,哪怕把你的【无极荣耀】所有属性值都设定成无穷大,那都只能是【无极荣耀】改变游戏人物的【无极荣耀】属性,和玩家本身其实并没什么太直接的【无极荣耀】关系。找个比较形象点的【无极荣耀】比喻,玩家在游戏内使用的【无极荣耀】人物就是【无极荣耀】一部赛车,而玩家自己就是【无极荣耀】驾驶员。你可以强化赛车的【无极荣耀】性能,使其马力更强劲、加速更快,转弯更灵活,但你永远没办法大幅度强化驾驶员,顶多只能通过长期训练使其体能有那么些许的【无极荣耀】提高,但和车辆本身的【无极荣耀】性能提升比起来,那根本就是【无极荣耀】微不足道的【无极荣耀】东西。游戏里的【无极荣耀】人物也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情况,系统能强化人物属性却不能强化现实中的【无极荣耀】玩家,就算你的【无极荣耀】人物敏捷被系统加到光速,以人类的【无极荣耀】反应神经也根本无法驾御这样的【无极荣耀】身体,因为这种身体实在是【无极荣耀】太强悍了,向前随便跑连个步就冲出去几十万公里,谁来得及反应?如果有人的【无极荣耀】属性达到这种程度,那么他唯一的【无极荣耀】结果就是【无极荣耀】只要一动就会把自己撞死,因为在他的【无极荣耀】移动速度下他自己根本没法看路。

  小鸠健次郎身上的【无极荣耀】属性虽然没有光速超人那么恐怖,但这个数值其实已经严重超过小鸠健次郎本人的【无极荣耀】控制范围了。如果他是【无极荣耀】一直处于这种属性状态下,那么经过几十个小时的【无极荣耀】适应性训练,相信他也可以部分驾御这些属性了。但是【无极荣耀】可惜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他刚刚继承这些属性才十几分钟,没有因为力量过大让自己的【无极荣耀】身体失去平衡就已经算是【无极荣耀】不错了。想要让这样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完全发挥那些属性点的【无极荣耀】威力,那根本就是【无极荣耀】在做梦。之前我们还担心小鸠健次郎变成超人,现在看来他除了比以前耐打了不少之外几乎没啥提高。当然,这个没啥提高指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战斗技巧,如果我不小心被他抓到机会反击一次,那可就不妙了。毕竟小鸠健次郎虽然控制不好这个身体,但他的【无极荣耀】属性值可是【无极荣耀】实打实的【无极荣耀】,以他的【无极荣耀】攻击力,就算是【无极荣耀】我挨上一下也不会好过。

  吐了半天终于缓过气来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看到我又再次朝他走过来便立刻紧张的【无极荣耀】爬了起来,不过刚刚那下实在是【无极荣耀】伤的【无极荣耀】太重,就算勉强爬起来他还是【无极荣耀】觉得腰有点站不直的【无极荣耀】感觉。想了想小鸠健次郎忽然从身上摸出了一枚白色的【无极荣耀】奇形怪状的【无极荣耀】东西塞进了嘴里,然后一口吞了下去。那东西的【无极荣耀】造型很奇怪,看起来并不像是【无极荣耀】药品,到像是【无极荣耀】一种矿石。

  吞了石头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一边单手捂着肚子,一边向后退,但是【无极荣耀】大约过了十几秒之后他却突然将手从肚子上拿了下来,而且自己人也站直了起来。

  看到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反应我稍微愣了一下。刚刚我对付他的【无极荣耀】那招其实已经属于特种格斗技之一了,虽然表面创伤不严重,但对身体的【无极荣耀】伤害却是【无极荣耀】巨大的【无极荣耀】,而因为《零》是【无极荣耀】有真实伤害模拟的【无极荣耀】,所以不同部位受伤都会在战斗中表现出来,不存在说被打的【无极荣耀】只剩一滴血还能活蹦乱跳的【无极荣耀】情况存在。我看小鸠健次郎身上的【无极荣耀】伤似乎并没有好,但是【无极荣耀】他却突然站了起来,好象脊椎并没有受伤的【无极荣耀】样子,这就让我比较惊讶了。难道他刚刚吞的【无极荣耀】矿石是【无极荣耀】什么药品?没听说有什么矿石能直接当药用啊?

  不管我怎么猜测,小鸠健次郎反正是【无极荣耀】站起来了。和之前的【无极荣耀】样子不同,现在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眼中明显多了一分恶毒和狠辣。刚才那下算是【无极荣耀】把他的【无极荣耀】面子彻底丢光了,要是【无极荣耀】不能从我身上讨回来,他以后都别指望抬起头做人了。

  看着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眼神,我轻蔑的【无极荣耀】朝他勾了勾手指。“有本事你就尽管用出来,不要用那种眼神盯着我,你的【无极荣耀】眼神杀不了人。”

  本来就已经气极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被我这么一勾引立刻便再次冲了上来,不过我并没有迎上去,而是【无极荣耀】仔细观察了一下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动作。从身体反应上看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伤似乎是【无极荣耀】彻底好了,至少已经不影响他的【无极荣耀】行动了。《零》中的【无极荣耀】人物受伤后如果不是【无极荣耀】破坏性伤害,一般都是【无极荣耀】以疼痛的【无极荣耀】形式表现出来的【无极荣耀】。比如某人在战斗中小腿被打成了骨裂,那么他的【无极荣耀】这条腿其实还是【无极荣耀】能承重的【无极荣耀】,只不过只要他一用劲,那条腿就会有强烈的【无极荣耀】疼痛感,这样他就会不自觉的【无极荣耀】避免那条腿承重。最后表现出来的【无极荣耀】现象就是【无极荣耀】他走路会变的【无极荣耀】一瘸一拐。像小鸠健次郎刚才被我伤到的【无极荣耀】一共有两个部分,一是【无极荣耀】脊椎,这个部分虽然没断,但是【无极荣耀】错位和部分开裂是【无极荣耀】肯定有的【无极荣耀】。按照这个状态,理论上他只要一动腰就会疼。另外,他的【无极荣耀】腹部作为直接承受打击的【无极荣耀】部位,其中的【无极荣耀】肠子等内脏肯定会有出血等现象。但是【无极荣耀】这种内出血和脊椎骨裂一样都不属于那种破坏性伤害,所以表现出来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疼痛。刚才小鸠健次郎一直在吐,还有直不起腰来其实就是【无极荣耀】因为一直起身子腰和肚子就会巨疼,所以才老弯着。现在我看他的【无极荣耀】动作,跑跳都很果断,似乎一点也不疼的【无极荣耀】样子,估计那些伤如果不是【无极荣耀】被彻底治好了就是【无极荣耀】被暂时压住了。

  观察完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情况后我们两个之间还有五六米的【无极荣耀】距离,这个时候我也不再迟疑,主动迎着小鸠健次郎便冲了过去。跟我还隔着两米多远小鸠健次郎便首先一刀斜劈而下,而等他的【无极荣耀】刀劈到足够伤人的【无极荣耀】高度时,我们也正好互相进入了对方的【无极荣耀】攻击距离。不过小鸠健次郎没想到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我不但没用武器隔挡,反而加速往前冲了上去。

  人在挥刀的【无极荣耀】时候手臂虽然不是【无极荣耀】完全伸直的【无极荣耀】,但却基本上是【无极荣耀】展开的【无极荣耀】,也就是【无极荣耀】说刀刃的【无极荣耀】末端和持刀人的【无极荣耀】胸口实际上还是【无极荣耀】有很大距离的【无极荣耀】。我就是【无极荣耀】抓住了这个距离空隙,一步跨到了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身前不到两寸的【无极荣耀】地方,结果他这一刀挥了空,反到是【无极荣耀】胳膊砸在了我的【无极荣耀】肩膀上,但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装备又不像我武装到牙齿,光靠一条胳膊能有多大杀伤力?

  硬顶着接下那条胳膊的【无极荣耀】力量的【无极荣耀】同时我也一肩膀撞在了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胸口上,巨大的【无极荣耀】力量立刻将小鸠健次郎撞的【无极荣耀】向后飞了出去。不过我并没有就此放弃,而是【无极荣耀】突然再次加速追上了已经飞起来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然后一只手抓住他的【无极荣耀】脚腕猛的【无极荣耀】向回一拉,飞到半空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立刻被我倒拽了回来。眼看着脑袋就要撞在地上,小鸠健次郎硬是【无极荣耀】在空中翻了跟身变成面朝下,然后用双手撑向地面最终完成了一次软着陆。

  小鸠健次郎知道这种时候不能让我控制节奏,所以他双手刚一落地便立刻让身体微微向下放松一截,然后猛的【无极荣耀】一拍地面,整个上半身立刻再次离地竖了起来。不过就在他上身竖起转身攻击之时,我却先他一步在他还没完全转过来的【无极荣耀】时候一脚踢在了他的【无极荣耀】手腕上,直接将小鸠健次郎手里的【无极荣耀】刀给踢飞了出去。两手空空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根本没来及反应就这样保持着握刀的【无极荣耀】姿势转身做了个劈砍动作,只可惜他手里啥也没有,只是【无极荣耀】空做了个动作。

  本来踢飞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刀之后我还打算再补一他一脚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没想到完全继承了十多人的【无极荣耀】属性后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力量值实在是【无极荣耀】太大了,我刚刚那一脚虽然把他的【无极荣耀】刀给踢飞了,但反作用力也让我失去了重心向后飞了出去,好在我平衡性不错,在空中一个空翻落地,总算没出洋相。

  小鸠健次郎空手挥刀结果啥也没砍着,自己反到因为用力过猛而在远地转了一圈,我也因为意外向后摔退,两人瞬间便拉开了距离。

  “哈哈,有点意思。”虽然刚刚被我把刀给踢飞了,但小鸠健次郎似乎是【无极荣耀】找到了控制力量的【无极荣耀】感觉。从他刚才的【无极荣耀】表现来看他似乎也在逐渐适应身上的【无极荣耀】力量。尽管我知道这样的【无极荣耀】情况下再和他打下去只会让他逐步适应这种状态而越变越强,但我现在却有点骑虎难下的【无极荣耀】感觉。用大招干掉小鸠健次郎确实是【无极荣耀】可行,但如果小鸠健次郎没有主动使用大型技能,而我先用了,那就会让人觉得我怕了。那么我们之前所做的【无极荣耀】那些降低日本玩家信心的【无极荣耀】事情就等于全白干了,所以除非小鸠健次郎先用大招,否则我就必须以普通技能和他对战。至于说现在下杀手用普通技能干掉小鸠健次郎,这个我到是【无极荣耀】很想,而且一会就打算实施,只是【无极荣耀】根据小鸠健次郎刚才转身时的【无极荣耀】那个力量来看,想要靠近战技巧压制他似乎比较困难的【无极荣耀】样子。不过以我对自身实力的【无极荣耀】了解,最终干掉小鸠健次郎应该还是【无极荣耀】没有问题的【无极荣耀】。

  小鸠健次郎尝到了继承属性的【无极荣耀】甜头后也不像之前那么沮丧了,他先是【无极荣耀】活动了一下被我踢麻了的【无极荣耀】手腕,然后又摆出了个劈砍的【无极荣耀】准备动作便冲了上来。从刚才我就发现,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战斗风格似乎发生了很大变化。严格来说他是【无极荣耀】忍者+武士的【无极荣耀】复合型职业,属于靠技巧吃饭的【无极荣耀】类型,但是【无极荣耀】现在他却放弃了他速度最快也是【无极荣耀】技术含量最高的【无极荣耀】拔刀术,而是【无极荣耀】全部改用了重击,不管是【无极荣耀】劈砍还是【无极荣耀】切削,每个动作都是【无极荣耀】势大力沉,分明就是【无极荣耀】打算靠力量压制我的【无极荣耀】技巧。不得不说小鸠健次郎还是【无极荣耀】挺聪明的【无极荣耀】,也难怪他会被鬼手信长看中。他知道本身在战斗技巧上就不如我,加上现在突然继承了一堆属性点,想要精确控制自己的【无极荣耀】身体就变的【无极荣耀】更难了,因此他主动放弃了和我拼技术,而是【无极荣耀】完全把自己当成血牛型战士去和我对抗。

  虽然在多人战队中血牛型战士都是【无极荣耀】专门负责挨打的【无极荣耀】,但很多人都不知道,如果是【无极荣耀】单对单的【无极荣耀】战斗,血牛战士其实往往比敏战更厉害。尽管大多数单队单战斗中一上来都是【无极荣耀】敏战把血牛战士砍的【无极荣耀】浑身是【无极荣耀】伤,但最终的【无极荣耀】结局却往往是【无极荣耀】敏战一时疏忽被血牛战士抓住机会一招秒掉。有时候甚至是【无极荣耀】血牛战士以强力攻击擦到敏战一点边就把他们给打成重伤,然后再随便补一下就可以结束战斗。

  之所以敏战和血牛战士的【无极荣耀】战斗会出现血牛占优势的【无极荣耀】情况,主要是【无极荣耀】因为操纵人物战斗的【无极荣耀】玩家都是【无极荣耀】普通人。对普通人来说失误其实是【无极荣耀】一种很常见的【无极荣耀】现象,而问题是【无极荣耀】血牛战士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无极荣耀】失误,反正对方一时半会也砍不死他,但敏战却不行,他们攻高防低,一旦失误被对手抓到机会那就是【无极荣耀】一击必杀。所以很多专门研究《零》中各职业特点的【无极荣耀】论坛就曾给出过建议,那就是【无极荣耀】如果你自认为自己是【无极荣耀】反应神经发达战场直觉敏锐的【无极荣耀】高手,那么选敏战准没错,因为只要你不出错,理论上血牛型战士根本不是【无极荣耀】你的【无极荣耀】对手。但是【无极荣耀】同样的【无极荣耀】,对于大多数不可能不出错的【无极荣耀】普通玩家来说,防高血厚的【无极荣耀】血牛才是【无极荣耀】他们的【无极荣耀】最佳选择。因为这个职业几乎不需要细微操作,任何粗犷型战斗风格都适合血牛们使用。就算经常失误被人家砍的【无极荣耀】遍体鳞伤也没事,反正血牛的【无极荣耀】特点就是【无极荣耀】血厚防高,虽然看起来血糊里拉的【无极荣耀】很怕人,其实根本没啥危险。

  现在小鸠健次郎就是【无极荣耀】在使用以上这种理论。尽管他其实算的【无极荣耀】上是【无极荣耀】一流高手,但问题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敌人是【无极荣耀】我这个超一流,因此在我们之间爆发的【无极荣耀】战斗中,他只能把自己当成普通人去考虑。如果在这种状况下他依然坚持走技术路线,那就只能是【无极荣耀】因为技术不如我而被活活玩死,所以他干脆选择了和自己职业完全不搭调的【无极荣耀】血牛战士的【无极荣耀】战斗风格,至少这样还能靠继承来的【无极荣耀】属性值占点便宜。

  小鸠健次郎换血牛战术,我就只好把敏战发挥到极至了。相比之普通玩家受自身的【无极荣耀】反应速度所限无法将敏战发挥到极限,我却可以轻松适应各种速度型战斗方式。其实以我的【无极荣耀】大脑思维速度,现在限制我战斗力真正的【无极荣耀】瓶颈应该是【无极荣耀】我在游戏里的【无极荣耀】这个身体的【无极荣耀】力量和速度,而不是【无极荣耀】我大脑的【无极荣耀】反应速度。

  举着刀再次冲上来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又吸取了上次的【无极荣耀】教训,这次他虽然还是【无极荣耀】老样子一刀砍了过来,却在切削的【无极荣耀】同时向后退了半步,这样不管我是【无极荣耀】向前还是【无极荣耀】向后都不可能闪出他的【无极荣耀】刀刃攻击范围,但是【无极荣耀】他这种像杀毒软件一样后知后觉的【无极荣耀】战术显然是【无极荣耀】不可能起到作用的【无极荣耀】。就在他一刀即将砍到我的【无极荣耀】当口,我突然左手一伸挡住了他持刀的【无极荣耀】手腕。

  感觉到手腕被挡了一下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并没有就此放弃,而是【无极荣耀】加大了力量企图硬砍下来,毕竟现在从属性上来讲他的【无极荣耀】力量比我高的【无极荣耀】多,正面对抗比力气肯定是【无极荣耀】我吃亏。不过,就在他加力下压的【无极荣耀】同时,我却突然一矮身,同时手上让劲,以手腕为支撑点贴着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手腕绕到了他的【无极荣耀】手背后面顺着他的【无极荣耀】力气向下猛带。小鸠健次郎原本是【无极荣耀】加力对抗我的【无极荣耀】抵抗,现在不但阻力没了,还平白多了股子帮衬的【无极荣耀】力量,结果本就控制不好力量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更是【无极荣耀】彻底失控,整个人都跟着那只拿刀的【无极荣耀】手一起向左转了过去,而我因为提前矮身避让而正好从刀下钻了过去,完全没被碰到。

  用力过猛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在我的【无极荣耀】牵引下愣是【无极荣耀】原地玩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身,等他完全转过去变成背对我的【无极荣耀】时候他就知道要倒霉了,只是【无极荣耀】现在他是【无极荣耀】明知道要糟却跟本来不及反应。就在他把整个后背都暴露出来的【无极荣耀】同时我便突然伸出双手搭在他的【无极荣耀】肩膀上猛的【无极荣耀】向后一拉,同时左腿撑地,右腿猛的【无极荣耀】抬起以膝关节顶住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后腰向上用力一提,只听咔嚓一声小鸠健次郎整个人便向后弯成了个虾米,要不是【无极荣耀】他在最后关头绷紧肌肉抵抗住了我的【无极荣耀】力量,就这一下我就能把他的【无极荣耀】脊椎完全扳断,就算他不死,下半身瘫痪的【无极荣耀】他也绝对没有任何胜利的【无极荣耀】希望了。不过很可惜,最后还是【无极荣耀】因为他继承的【无极荣耀】那庞大属性值让他依靠蛮力硬生生的【无极荣耀】挡住了我的【无极荣耀】拆骨手。

  “呦喝,有进步吗。”感觉到小鸠健次郎肌肉绷紧让我再也用不上劲,我便也没有再和他较劲,干脆将曲起顶住他后腰的【无极荣耀】右腿猛的【无极荣耀】伸直同时松开双手一脚将他给踹了出去。

  “哼,一时失手而已。”被踹的【无极荣耀】向前踉跄了几步才站稳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回头瞪着我说道:“你也别高兴的【无极荣耀】太早了,虽然我现在很容易被你打到,但你轻易杀不了我,而你只要被我逮住一次机会,你就得彻底玩完。”

  “你不说我到还真忘记了。现在是【无极荣耀】决斗不是【无极荣耀】格斗教学,那么我就不和你客气了。”我说着突然将手一伸,缩成球形的【无极荣耀】永恒瞬间在我手中延长拉伸最终定型成了一杆近三米长,装饰极为华丽的【无极荣耀】重型钩镰枪。

  见我居然把武器拿出来了,小鸠健次郎第一时间就后退了半步。别的【无极荣耀】东西他还能和我比一比,论武器,他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一点信心也没有了。这不单单是【无极荣耀】指他在操纵武器的【无极荣耀】技术上,也是【无极荣耀】指武器本身。

  虽然《零》中没有超神兵这个武器级别设定,但目前知道永恒的【无极荣耀】玩家都一致认为永恒其实已经可以算是【无极荣耀】一件超神兵了。不说永恒之上那些乱七八糟的【无极荣耀】各种属性,就单单说永恒带有的【无极荣耀】神器破坏属性就已经足够让它进入超神兵阵营了。小鸠健次郎自己也有不少好武器,但是【无极荣耀】考虑到在永恒面前神器和一般武器其实没啥区别,都是【无极荣耀】一刀就断,因此小鸠健次郎根本不敢在我面前拿出他最好的【无极荣耀】武器,这就使得使用武器的【无极荣耀】战斗中他无形就要吃一个很大的【无极荣耀】亏。

  另外,除了武器本身,小鸠健次郎在兵器使用技巧上也有很大缺陷。虽然游戏里有各种武器技能,但你总不能用技能接技能连个没完吧?在技能与技能之间总还是【无极荣耀】要自己挥舞武器战斗的【无极荣耀】,所以如果你一点不懂冷兵器的【无极荣耀】使用,光靠胡乱挥舞武器那是【无极荣耀】肯定不行的【无极荣耀】。还好,《零》中的【无极荣耀】系统转职处都是【无极荣耀】可以学到现实中的【无极荣耀】兵器格斗技巧的【无极荣耀】,虽然玩家不可能像真的【无极荣耀】武林人士一样去刻苦修炼,但因为游戏里有一些辅助设置,所以只要玩家了解个大概就能正常操作武器了。但是【无极荣耀】,能操作和用的【无极荣耀】好那可完全是【无极荣耀】两回事。在现在这个时代,除了菜刀估计一般人也难得能见到什么冷兵器,更别提去使用了。光靠系统教授的【无极荣耀】那些基础技巧,最多也就是【无极荣耀】让你把武器舞的【无极荣耀】像点样子,不至于把自己给劈了而已,要说精通,没个十年八年的【无极荣耀】苦练那是【无极荣耀】根本别指望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就算是【无极荣耀】个高手,他也还是【无极荣耀】普通人。用武器也无非是【无极荣耀】劈、砍、挑、刺四招而已,再想玩花那就只能靠技能了。但是【无极荣耀】我不同。虽然小鸠健次郎不知道我擅长使用所有冷兵器的【无极荣耀】原因,但他至少知道我似乎对所有冷兵器都玩的【无极荣耀】极溜,尤其是【无极荣耀】之前我经常用的【无极荣耀】鞭剑。那东西一般人别说用来攻击了,能保证不砍到自己就不错了。

  想到我那可怕的【无极荣耀】冷兵器格斗技巧,再看看我手里那杆近三米长的【无极荣耀】钩镰枪,最后扫了一眼自己手里那柄不到一米五的【无极荣耀】日本刀,小鸠健次郎觉得自己真的【无极荣耀】危险了。所谓一寸长一寸强,除非敏捷比对方高,否则的【无极荣耀】话理论上讲兵器还是【无极荣耀】越长越好,因为你的【无极荣耀】兵器长就意味着你的【无极荣耀】攻击范围大,别人近不了你身,你却可以轻松的【无极荣耀】反击,这样的【无极荣耀】便宜上哪找去?小鸠健次郎当然也知道这个道理,但他现在因为继承来的【无极荣耀】属性点而只能走血牛战士的【无极荣耀】格斗路线,所以短兵器在他手里根本发挥不出作用来。现在要是【无极荣耀】有杆和我的【无极荣耀】钩镰枪一样或者更长的【无极荣耀】兵器,小鸠健次郎一定会毫不犹豫的【无极荣耀】马上把手里的【无极荣耀】刀给换掉,只可惜他虽然想到了兵器可能被我打断而多带了很多把刀,却惟独没想起来顺便带赶长枪,毕竟他压根就不会玩那东西。

  “哼,武器好就威风起来了。紫日会长还真是【无极荣耀】够气魄。”小鸠健次郎知道我一拿武器他就吃亏,所以只好故意说反话刺激一下我。他现在的【无极荣耀】意图就是【无极荣耀】气我,当然,要是【无极荣耀】能让我放弃使用武器那就更好了。只不过小鸠健次郎自己都不相信我会那么做,所以一开始他就没抱啥希望。

  我是【无极荣耀】谁?我是【无极荣耀】紫日,雁过留毛的【无极荣耀】主。向来只有我忽悠人家,还没有人可以忽悠我来着。对于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反话我根本没当回事,直接一抖枪杆就冲了上去。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