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八卷 第一百四十四章 整人系统

第十八卷 第一百四十四章 整人系统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想让我们自杀,你做梦去吧。”小鸠健次郎最终果然选择了顽抗到底,不过我早就知道他会有这样的【无极荣耀】选择,因此也没太在意。

  “既然你想让我帮你去死,那我就不客气了。”现在时间紧迫,我也没空再逗小鸠健次郎玩了。刚刚消灭那只大怪物的【无极荣耀】时候虽然我用的【无极荣耀】时间不长,但问题是【无极荣耀】这个该死的【无极荣耀】场景每次变化中间只有十五分钟间隔,去掉对付那只怪物的【无极荣耀】三分钟和之前我们耽误的【无极荣耀】那会工夫,现在离下次灾难发生估计最多不超过八分钟,因此如果我们不能在八分钟内结束战斗,那么一会我们就要面对一次像之前的【无极荣耀】熔岩喷发一样的【无极荣耀】天灾了。而且,就算度过了天灾,之后还有两只怪物需要我们来解决。根据刚才那只怪物的【无极荣耀】实力,我估计我的【无极荣耀】极限应该在八只以内,也就是【无极荣耀】说如果我们不能在一小时内干掉小鸠健次郎,我就压制不住最后一批的【无极荣耀】十六只怪物了。

  克利斯缔娜她们那边大概也是【无极荣耀】想到了一样的【无极荣耀】问题,所以在我说完克利斯缔娜便直接对我们喊道:“给我三分钟,我一招把他们全部搞定。”

  “乐意效劳。”真红直接往克利斯缔娜面前一站,然后对着对面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勾了勾手指:“来吧,三分钟过不了我这关你就要准备好受死了哦。”

  “哼,你们不要得意,这边还有我呢。”松本正贺忽然从小鸠健次郎身后跳了出来准备参战,不过他刚跳起来就见旁边一道红影一闪而过,瞬间便和松本正贺撞在一起,然后一起飞上了高空。

  我指着天空上正和松本正贺缠斗的【无极荣耀】小凤对依佛里特喊道:“依佛里特,上去帮小风。”

  “命令……确认。”依佛里特听到我的【无极荣耀】命令之后背上突然展开了一对巨大的【无极荣耀】喷口,跟着就听轰的【无极荣耀】一声依佛里特便拖着两道粗壮的【无极荣耀】烟柱冲上个高空。

  依佛里特起飞之后玫瑰立刻对抬头看依佛里特的【无极荣耀】众人喊道:“上面不用管了,先集中力量干掉小鸠健次郎。”

  听到玫瑰的【无极荣耀】话小鸠健次郎被吓了一跳。刚才我一个人都把他逼的【无极荣耀】手忙脚乱顾了这头顾不到那头,现在突然冒出来这么多人,就算他是【无极荣耀】只老虎也架不住我们这么一群狼啊何况他还不是【无极荣耀】只老虎。

  “你们有本事就一起上,我不怕你们。”小鸠健次郎说着自己都不相信的【无极荣耀】谎话给自己壮胆。

  真红大笑着嘲笑他:“你不怕腿抖个什么劲啊?”

  “我那是【无极荣耀】刚才被紫日踢伤了,腿抽筋。”

  “哈哈哈哈,小家伙还挺要面子的【无极荣耀】。”真红说着回头对金币道:“替我一会,我去干掉他再说。”

  “你们做梦。”小鸠健次郎一边大叫着一边主动朝真红冲了上去,也不知道是【无极荣耀】急于送死还是【无极荣耀】在给自己打气。

  两人的【无极荣耀】速度都不慢,眨眼之间便冲到了一起。真红隔着七八米便是【无极荣耀】一个冲击拳砸在了地面上,一道肉眼可见的【无极荣耀】地底冲击波立刻沿着地面传了过去,不过小鸠健次郎也不傻,他直接就举着刀跳了起来一步跨过这七八米距离朝着真红的【无极荣耀】脑袋上落了下来。一看这状况真红立刻后退了一步,同时手上金色电弧闪烁,猛的【无极荣耀】收肘蓄力,然后在小鸠健次郎落带她面前时猛的【无极荣耀】一拳轰了出去。

  小鸠健次郎一看那拳头上的【无极荣耀】金色闪电就知道这拳威力不小,不过人在空中他也没办法闪避,只能将手里的【无极荣耀】刀架在了面前,但是【无极荣耀】真红却完全像是【无极荣耀】没看见一样一拳轰在了刀刃上。结果那柄刚拿出来的【无极荣耀】长刀就像横在犀牛面前的【无极荣耀】筷子一样被瞬间砸断,跟着真红的【无极荣耀】拳头力量不减的【无极荣耀】穿过断刀直接砸在了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胸口上。站在侧面的【无极荣耀】我们能看到在真红命中小鸠健次郎前胸的【无极荣耀】瞬间,似乎有道金色的【无极荣耀】龙形电流从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背后穿了出来,而小鸠健次郎直到那金龙消失后才像突然从时间静止状态恢复过来一般,整个人瞬间便向后倒飞了出去。

  “漂亮。”金币在后面竖起了大拇指。“下一招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就能搞定他了?”

  真红摇了摇头。“那家伙的【无极荣耀】属性真变态,这么重的【无极荣耀】一拳居然只打出了轻度伤害,这要是【无极荣耀】一般人直接就给我打穿心脏挂掉了,没想到他继承的【无极荣耀】属性居然还能阻挡我的【无极荣耀】断击。”

  听到真红的【无极荣耀】话我直接道:“他现在防御厚的【无极荣耀】像犀牛一样,你就别指望用断击了。还是【无极荣耀】换武器上吧。穿透伤可能威力还能大点。”我说着自己便端着永恒变化的【无极荣耀】钩镰枪冲了上去。

  小鸠健次郎被一拳打飞出去几十米远,人落地之后居然还顺着地面一路滚出去足有二十多米,算上之前飞过的【无极荣耀】距离,他居然被真红一拳打到了百米开外,这力量实在够恐怖的【无极荣耀】。不过,相比之真红的【无极荣耀】攻击力,被打飞这么远居然都没什么明显伤痕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防御实在是【无极荣耀】更变态一些。不过,就在他晕晕乎乎准备爬起来的【无极荣耀】时候却突然发现我居然端着钩镰枪冲了上来。

  现在时间紧,我也不指望一个人搞定他了。我人还在半路,嘴里就已经喊了起来。“米拉、玲玲,帮我开路。”

  “闭眼。”米拉在听到我的【无极荣耀】喊声的【无极荣耀】瞬间便突然双手在面前一个交叉,一道红色射线以近乎闪电的【无极荣耀】速度瞬间射中了对面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而小鸠健次郎却在格斗辅助系统的【无极荣耀】帮助下居然提前横刀挡下了这一击,不过就算攻击被挡住了,他人还是【无极荣耀】被炸的【无极荣耀】往后滑了三四米后又连退了还几步。

  那边被米拉的【无极荣耀】毁灭射线炸的【无极荣耀】身形不稳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还没恢复平衡,这边玲玲便从我的【无极荣耀】头顶呼啸而过一剑劈在了小鸠健次郎刚刚架到头顶的【无极荣耀】新刀之上。只听叮的【无极荣耀】一声响,小鸠健次郎刚拿出来的【无极荣耀】武器又断成了几截,而且巨大的【无极荣耀】冲击力将本就没站稳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给硬生生的【无极荣耀】轰的【无极荣耀】作到了地上。

  将小鸠健次郎成功击倒的【无极荣耀】玲玲并没有就此停止攻击,而是【无极荣耀】猛的【无极荣耀】挥起手中圣剑朝着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脖子切了过去。小鸠健次郎身上到是【无极荣耀】还有备用武器,但现在一时之间他根本来不及拿出来,只能向后一仰头躺到了地面上闪过了这危险的【无极荣耀】一剑。要知道玲玲的【无极荣耀】圣剑和我的【无极荣耀】永恒一样都属于忽视防御型的【无极荣耀】武器,这样的【无极荣耀】武器对付他这种防御高的【无极荣耀】敌人最是【无极荣耀】好用,只要对身体上的【无极荣耀】主要连接点一刀切下来,贯穿伤根本不会计算防御,直接就能要人命,再不济也可以让他变残废。

  被玲玲的【无极荣耀】剑吓的【无极荣耀】躺到了地上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还没爬起来就听玲玲背后突然传来我的【无极荣耀】声音。“闪开。”

  听到声音的【无极荣耀】玲玲立刻张开翅膀用力向下一扇,同时双腿猛的【无极荣耀】一用力整个人立刻就蹿上了半空,而我则是【无极荣耀】在玲玲飞起来的【无极荣耀】瞬间从玲玲身下一闪而过,手中钩镰枪猛的【无极荣耀】朝还躺在地上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扎了下去。

  眼看着近在咫尺的【无极荣耀】钩镰枪小鸠健次郎真是【无极荣耀】彻底放弃了。就算他实力再怎么强,如此之近的【无极荣耀】攻击他也是【无极荣耀】无论如何都闪不掉的【无极荣耀】。

  和小鸠健次郎想法一样,我也认为这下可以搞定他了。不过,今天大概是【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他们的【无极荣耀】幸运日。就在我即将一枪穿透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心脏之时,地面却突然猛的【无极荣耀】一抖,跟着我脚下一歪,原本瞄的【无极荣耀】很准的【无极荣耀】一枪不但没扎到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心脏居然连他的【无极荣耀】边都没擦到。枪头一下插进了小鸠健次郎身侧手臂和身体之间的【无极荣耀】夹缝中,枪头侧面的【无极荣耀】锋利刀刃距离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盔甲只有不到两毫米的【无极荣耀】距离,可就是【无极荣耀】这两毫米决定了小鸠健次郎丝毫没受任何伤害。

  原本以为自己必死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一看这么好的【无极荣耀】机会哪回放过,他猛的【无极荣耀】抬腿就是【无极荣耀】一脚朝我的【无极荣耀】肚子踹了上去。不过我也不是【无极荣耀】吃素的【无极荣耀】,系统帮他那是【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运气,我却更相信自己的【无极荣耀】实力。就在小鸠健次郎一脚踹上来的【无极荣耀】时候,我猛的【无极荣耀】一撑插入地下的【无极荣耀】永恒钩镰枪,身体立刻向侧面翻了过去。小鸠健次郎一脚踹空立刻变踹而甩,小腿直接朝我的【无极荣耀】肚子踢了过来。我在翻身倒地后立刻一推永恒,自己向侧面连续几个翻滚拉开距离后双手一拍地面便再次弹了起来。朝永恒那边一伸手,永恒在地面上晃了两下便突然飞了起来直接射入我的【无极荣耀】手里。

  抓到永恒之后我没有马上攻击,而是【无极荣耀】再次用左手朝远处一伸,之前被我放出来的【无极荣耀】那些重力跳弹立刻像霰弹一样呼啸着飞了过来,瞬间便在我身边布下了一圈由钢珠组成的【无极荣耀】防御圈。

  “玲玲。”

  “来了。”几乎在我喊的【无极荣耀】同时,玲玲已经从天空之中俯冲了下来,同时她手中的【无极荣耀】圣剑上更是【无极荣耀】光芒四射,一看就是【无极荣耀】蓄了大招的【无极荣耀】。

  听到玲玲回答的【无极荣耀】声音小鸠健次郎一抬头便发现了玲玲,但是【无极荣耀】等他再把头低下来的【无极荣耀】时候却发现我已经不见了,然后他才反应过来这种时候应该赶紧跑才对,可惜之前他耽误了太多时间,只能眼睁睁的【无极荣耀】看着玲玲从上面俯冲而下,他所能做的【无极荣耀】也无非是【无极荣耀】在最后关头换了面盾牌顶在了脑袋上。

  玲玲的【无极荣耀】圣剑当初能砍断我的【无极荣耀】圣龙之牙,现在就能劈看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盾牌,只见一道白光闪过,小鸠健次郎顶在脑袋上的【无极荣耀】盾牌瞬间少了半边,然后就在小鸠健次郎以为自己用盾牌换了自己一命的【无极荣耀】时候,玲玲却突然出现在了他的【无极荣耀】前方的【无极荣耀】天空中,高举的【无极荣耀】圣剑猛的【无极荣耀】变成了一柄长达十多米的【无极荣耀】巨型光剑。在小鸠健次郎惊恐的【无极荣耀】目光中玲玲猛的【无极荣耀】向下一压,巨型光剑就像倒下来的【无极荣耀】擎天之柱一般轰然砸在了地面之上,伴随着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巨响,整个火山都为之剧烈的【无极荣耀】摇晃了起来。

  一击完成玲玲也没在原地多做停留,在我的【无极荣耀】召唤下她迅速返回了我的【无极荣耀】身边。前方被她砍出来的【无极荣耀】那道巨沟之中现在还在冒烟,所以我们暂时也不知道小鸠健次郎到底是【无极荣耀】死了还是【无极荣耀】没死,不过上面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没通知我们,估计应该就是【无极荣耀】还没死。松本正贺和小凤他们的【无极荣耀】战斗就是【无极荣耀】做个样子而已,他其实清闲的【无极荣耀】很,所以小鸠健次郎如果死了他肯定会第一时间通知我。

  过了十几秒之后我们没等到爬出深坑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却等到了一个一次比刚才更加猛烈的【无极荣耀】地震,然后就见刚刚玲玲劈出来的【无极荣耀】那个大坑居然开始向两边延伸出了两道裂缝,而原本被直接劈开的【无极荣耀】区域竟然开始往外喷起了岩浆来。刚开始我们还以为这只不过是【无极荣耀】玲玲把比较薄弱的【无极荣耀】地面打穿了,但是【无极荣耀】随后却发现情况似乎不大对头,因为地面上的【无极荣耀】裂缝在延伸出来一段之后居然开始向四面八方蔓延了出去,而且不少地面的【无极荣耀】地面缝隙处都开始往外喷起了高压蒸汽,这明显是【无极荣耀】地表快顶不住下面的【无极荣耀】压力了。

  “靠,玲玲你的【无极荣耀】攻击力未免也太高了点吧?”看到地面变成这个样子真红忍不住开起了她的【无极荣耀】玩笑来。

  “不是【无极荣耀】我啦”玲玲听了真红的【无极荣耀】话居然还想辩解。

  我拉住她道:“别听她的【无极荣耀】,你顶多就是【无极荣耀】个导火索。看来是【无极荣耀】那个该死的【无极荣耀】系统限制又要发作了。”

  “不是【无极荣耀】还有两分多种吗?”金币问道。

  “系统只说十五分钟一变更,又没说变更时间从哪开始计算。”我看着眼前越来越不对劲的【无极荣耀】地面道:“看来我们都把情况搞错了。”

  “什么东西搞错了?”金币还是【无极荣耀】不太明白。

  玫瑰帮我解释道:“我们一开始以为可以在每个场景中停留十五分钟,但现在看来我们搞错了些东西。系统说的【无极荣耀】十五分钟应该是【无极荣耀】从变更开始时间计算的【无极荣耀】。这里的【无极荣耀】场景与场景之间切换并不是【无极荣耀】瞬间完成的【无极荣耀】,就像我们刚刚被从熔岩通道里冲出来,那个过程足足用了几分钟时间,而实际上我们现在所站的【无极荣耀】这个场景的【无极荣耀】十五分钟时间就是【无极荣耀】从那时候开始计时的【无极荣耀】。”

  “什么?那岂不是【无极荣耀】说马上就要发生天灾了?”金币问道。

  我点点头道:“系统设置的【无极荣耀】这个天灾看来并不单单是【无极荣耀】拿来坑我们的【无极荣耀】,它还有切换场景的【无极荣耀】作用,只是【无极荣耀】这个切换过程需要消耗的【无极荣耀】时间也被算到了我们的【无极荣耀】战斗时间内。现在看来系统是【无极荣耀】要发动下一次天灾来切换场景了。大家赶紧靠过来当心别被伤到。克利斯缔娜,赶紧取消技能,时间不够你准备大招的【无极荣耀】了”

  高级技能准备需要时间,撤消也是【无极荣耀】需要时间的【无极荣耀】,不过好在克利斯缔娜也就是【无极荣耀】刚开始准备,所以撤消也快的【无极荣耀】很。取消了技能的【无极荣耀】克利斯缔娜迅速退到了我们身边,只要情况一不对她就会立刻使用领域将我们保护起来。

  在我们这边做好准备的【无极荣耀】同时,松本正贺和小鸠健次郎那边也都动了起来。地面上这么大动静他们两个又不是【无极荣耀】瞎子,怎么可能看不到?其实刚才在玲玲一刀劈下去的【无极荣耀】同时小鸠健次郎就已经用传送技能跑出去了,所以之后我们才一直没看到他从坑里爬出来,至于松本正贺那边,因为我把小凤和依佛里特也召唤了回来,所以他也脱身跑到了小鸠健次郎身边。

  随着时间的【无极荣耀】推移,地面上的【无极荣耀】裂痕开始变的【无极荣耀】越来越大,最后几乎是【无极荣耀】到处都在往外冒蒸汽。突然,就在我们附近不到一米远的【无极荣耀】地方传来了噗的【无极荣耀】一声,一枚拳头大的【无极荣耀】石块好象炮弹一样飞了出去,然后便是【无极荣耀】一阵刺耳的【无极荣耀】哧哧声从那个石头飞走的【无极荣耀】地方发了出来,同时那块石头刚才所在的【无极荣耀】位置更是【无极荣耀】喷出了一道三米多高的【无极荣耀】白色蒸汽柱。

  “我怎么感觉我们好象站在了一枚炸弹上面啊?”真红看着刚刚出现的【无极荣耀】那个喷气口说道。

  玫瑰说道:“不是【无极荣耀】好象,这根本就是【无极荣耀】。我们之前战斗的【无极荣耀】地方已经很明显是【无极荣耀】条巨型熔岩管,而现在这个地方就是【无极荣耀】个活火山,我估计这地方现在是【无极荣耀】达到临界点了,可能一会就要有大喷发。”

  金币一听有大喷发便惊讶的【无极荣耀】问道:“还喷?之前把我们喷出来的【无极荣耀】时候不是【无极荣耀】已经爆发过一次了吗?”

  “不一样。刚才只不过是【无极荣耀】清清嗓子,一会的【无极荣耀】爆发才是【无极荣耀】动真格的【无极荣耀】。”

  “希望别太夸张才好”

  虽然金币的【无极荣耀】祈祷也是【无极荣耀】我们所希望的【无极荣耀】,但很不幸,场景变化不是【无极荣耀】我们希望什么就会出现什么,而是【无极荣耀】系统希望它出现什么就会出现什么。现在系统显然比较倾向于来一次世界级的【无极荣耀】火山喷发,而这个场景就是【无极荣耀】系统的【无极荣耀】傀儡,系统希望它怎么变,它就会怎么变。

  从玲玲将地面砸出一道裂缝开始到现在还不到一分钟的【无极荣耀】时间,我们脚下的【无极荣耀】这座山就已经被密密麻麻的【无极荣耀】裂纹给完全覆盖了。看着那四处乱喷的【无极荣耀】高压蒸汽和地面下已经隐约可见的【无极荣耀】红色,我都开始后悔当初不应该召唤玲玲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说玲玲的【无极荣耀】战斗力不行,而是【无极荣耀】我发现我搞错了状况。之前我一直把我的【无极荣耀】对手当成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和小鸠健次郎他们,但是【无极荣耀】现在看来,他们不过是【无极荣耀】盘菜,我真正的【无极荣耀】敌人应该是【无极荣耀】系统设置的【无极荣耀】这个场景才对。丫的【无极荣耀】这决斗场根本就不是【无极荣耀】让人比赛看谁厉害的【无极荣耀】,而是【无极荣耀】让大家比赛看谁比较命大。从我们进入这里开始到现在才多长时间?先是【无极荣耀】熔岩管大爆发,现在又来个超级火山喷发,全世界一年都轮不到一次的【无极荣耀】自然灾害居然在半个小时之内就让我们遇上俩。接下来的【无极荣耀】十五分钟我们要是【无极荣耀】搞不定小鸠健次郎,鬼知道还会出什么状况呢。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