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八卷 第一百五十二章 极限坠落

第十八卷 第一百五十二章 极限坠落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我和松本正贺反正都是【无极荣耀】自己人,现在就算是【无极荣耀】打也不过是【无极荣耀】打给外面人看的【无极荣耀】,对我们来说基本上不存在啥心理负担,所以我们两个不自觉的【无极荣耀】就变的【无极荣耀】放松了很多,连带着表面上的【无极荣耀】舌战也变的【无极荣耀】激烈了不少。要知道之前对付小鸠健次郎他们的【无极荣耀】时候为了节约时间我们可是【无极荣耀】从来没有这么长时间的【无极荣耀】对话过。

  虽说因为心里轻松了不少,所以多骂了一会,但实际上我和松本正贺对话的【无极荣耀】时间依然不超过两分钟。松本正贺大概是【无极荣耀】估计时间也差不多了,所以他在我说完之后忽然一指我道:“嘴上说什么都没用,我们还是【无极荣耀】手底下见真章吧。”

  “好,既然你想快点死我就成全你。”早和松本正贺串通好的【无极荣耀】我将永恒向前一指:“想死尽管上。”

  “要死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你。”松本正贺说着突然眼睛一闭,当他再睁开眼睛时他那原本还很正常的【无极荣耀】双眼已经变成了一片雪白,感觉他的【无极荣耀】两只眼睛就好象两只灯泡一样,而且那还不是【无极荣耀】一般灯泡,而是【无极荣耀】探照灯级别的【无极荣耀】大家伙。

  完成双眼的【无极荣耀】变化之后松本正贺立刻就向我这边飞了过来,我在松本正贺启动之后也没躲,而是【无极荣耀】主动迎着他飞了上去,只是【无极荣耀】我们两个最终并没能在空中交上手,因为这该死的【无极荣耀】顶级难度场景居然比我们还急。就在我和松本正贺即将撞在一起之时,我们两个突然同时感觉到身上一阵没来由的【无极荣耀】燥热,而且几乎是【无极荣耀】瞬间我们的【无极荣耀】身上就开始同时蒸腾起了大量白色的【无极荣耀】烟雾,耳朵里似乎还能听到盔甲表面有刺啦刺啦的【无极荣耀】奇怪生响,感觉就好象烧热的【无极荣耀】油锅在翻腾一般。

  “我x,微波井”愣了两秒之后我突然反应过来了。之前我们就猜测过,系统大概是【无极荣耀】把我们脚下的【无极荣耀】这一整个星球都给当成决斗场来设置了,所以当时我们推测这个星球最后可能会崩溃,而星球崩溃之前肯定会向外辐射大量的【无极荣耀】微波射线以暂时泄掉星球内部的【无极荣耀】部分辐射能。现在的【无极荣耀】情况不用说了,肯定就是【无极荣耀】那该死的【无极荣耀】辐射井正好把我们套进去了。理论上这东西应该是【无极荣耀】可以瞬间将湖泊蒸干或者将摩天大楼融成一团糊状物的【无极荣耀】,不过不管是【无极荣耀】神域状态下的【无极荣耀】我还是【无极荣耀】继承了大量属性点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那个防御力都是【无极荣耀】高到离谱的【无极荣耀】程度的【无极荣耀】,所以即使被微波井直接笼罩,我们两个也只是【无极荣耀】盔甲表面被烧的【无极荣耀】直冒烟,人到是【无极荣耀】没什么事。

  之前我们在商量时也和松本正贺说过这个星球就是【无极荣耀】决斗场的【无极荣耀】事,所以松本正贺也知道微波井是【无极荣耀】什么玩意,现在突然听到我喊出这么个名字他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反应。现在也不管什么表演赛了,松本正贺直接一转身就向后冲出了几十米。我的【无极荣耀】反应自然不可能比松本正贺还慢,事实上在他转身之前我就已经启动了背上继承自飞鸟的【无极荣耀】**推进器蹿出了老远。

  微波井这东西威力虽然很大,但范围一般都不太广。刚刚击中我们的【无极荣耀】这个大概也就是【无极荣耀】一个直径一百八十到二百二十米之间的【无极荣耀】圆形区域而已,只要离开这个范围基本上就不会受到微波伤害了。不过就是【无极荣耀】刚刚这一下我们身上就已经被烧的【无极荣耀】滚烫,虽然盔甲并没有出现要融化的【无极荣耀】迹象,但我相信现在我在盔甲表面煎荷包蛋肯定是【无极荣耀】没问题了。

  这边我们才刚刚离开微波井,还没来及做出下一步反应,下面的【无极荣耀】地面上却突然传来了一声好象是【无极荣耀】撕布一样的【无极荣耀】声音,跟着就见地面上之前出来的【无极荣耀】那道裂缝开始以肉眼可见的【无极荣耀】速度在地表蔓延,而且别的【无极荣耀】地方也正在陆续出现更大的【无极荣耀】裂缝。整个大地技术是【无极荣耀】一瞬间就变成了无数块被裂缝分割的【无极荣耀】碎片,之前渗出地表的【无极荣耀】熔岩早已经全部消失在地缝之中,我们肉眼所能看见的【无极荣耀】区域就是【无极荣耀】大量的【无极荣耀】碎石正在崩塌向那些似乎永远也无法填满的【无极荣耀】巨大裂缝。

  “会长,好象这个星球已经提前开始崩溃了。”真红她们迅速冲到我身边对我喊道。

  我听到真红的【无极荣耀】话先是【无极荣耀】抬头看了眼还飘在另外一边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随后便道:“大家先尽量小心环境变化,我想就算星球崩溃,系统场景应该也不至于直接把我们干掉那么夸张,顶多就是【无极荣耀】行动比较困难而已。”

  我的【无极荣耀】话才刚说完这边就出了状况,本来我们大家都是【无极荣耀】悬浮在半空中的【无极荣耀】,不过就在我说完的【无极荣耀】瞬间,真红却突然惊叫了一声,然后整个人便想着地表坠了下去。

  “喂?怎么回事啊?”我惊讶的【无极荣耀】低头冲真红喊,但还没等到她的【无极荣耀】回答,我自己就突然感觉到了失重的【无极荣耀】感觉,然后我整个人就开始往下掉,而我附近的【无极荣耀】克利斯缔娜她们也一个不拉的【无极荣耀】全都掉了下去。

  “有没有搞错?这什么情况啊?”金币一边翻着跟头往下栽一边叫喊着,而在她的【无极荣耀】身边,我们也都和她一样。从真红突然掉下去开始,我们的【无极荣耀】飞行能力就好象出了问题,不管怎么扇动翅膀都无法飞起来,而且更糟糕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周围的【无极荣耀】引力场好象也有问题,不管我们怎么控制身体都无法维持平衡,始终在改变方向和大小的【无极荣耀】引力场搞的【无极荣耀】我们一会头上脚下一会头下脚上,反正就是【无极荣耀】没办法找到一个稳定的【无极荣耀】姿态。

  虽然我们都在往下掉,但是【无极荣耀】我也抽空扫了一眼松本正贺,结果发现他也不比我们好多少,只不过可能和他的【无极荣耀】飞行方式有关,他居然还可以勉强维持平衡,只不过身体依然在往下掉。

  尽管我们当前的【无极荣耀】高度很高,但大家都知道,从下往上飞需要很长时间才能爬升到高空,但从空中掉下来可就要快多了。前后也就是【无极荣耀】一分多钟的【无极荣耀】时间我们就由高空一路摔到了地面的【无极荣耀】高度。不过,虽然我们已经掉到了地表高度,但我们并没有摔在地上,因为现在地面已经分裂成了一块块大小不等的【无极荣耀】碎片,而更多的【无极荣耀】区域则都是【无极荣耀】深不见底的【无极荣耀】大裂缝。我们这帮人运气都不错,或者说我们的【无极荣耀】控制力不错,总之在我们的【无极荣耀】努力下大家至少都摔了裂缝而不是【无极荣耀】直接砸在了某块岩石上。不过这样一直往下掉显然也不是【无极荣耀】啥好事情,毕竟裂缝不可能真的【无极荣耀】没有底,至少我们知道它的【无极荣耀】最底下不是【无极荣耀】岩石就是【无极荣耀】岩浆,以我们现在的【无极荣耀】速度,不管那是【无极荣耀】什么,反正撞上去准没好事。

  就在我们连续下落了两分多钟之后,我忽然发现侧面不再是【无极荣耀】够不到的【无极荣耀】裂缝,而是【无极荣耀】一道有一定倾斜角度的【无极荣耀】斜坡,虽然这个岩石斜坡的【无极荣耀】角度至少也有八十度,但总好过四周啥都没有的【无极荣耀】状态。

  “所有人注意,抓住侧面的【无极荣耀】岩石,想办法减速。”我喊完之后又对玫瑰道:“玫瑰你做好准备,我开大地之门让你进去暂时先躲一下。”

  玫瑰点头表示明白,然后我就在玫瑰身下打开了大地之门让她直接摔了进去。因为我是【无极荣耀】和地面保持水平方向张开的【无极荣耀】大门,所以玫瑰摔进大门内之后所受到的【无极荣耀】引力方向就会改变,这样她不会直接撞死在大地之母的【无极荣耀】花园地面上,而是【无极荣耀】会在那个花园里以水平方向的【无极荣耀】速度冲出很远。以玫瑰的【无极荣耀】反应能力,这种水平方向的【无极荣耀】着陆应该不是【无极荣耀】什么问题。

  之所以只让玫瑰进入大地之门,是【无极荣耀】因为大地之门里面的【无极荣耀】空间是【无极荣耀】属于大地之母的【无极荣耀】。我自己进出没什么,可要让别人进入,理论上我是【无极荣耀】必须先和大地之母打招呼才行的【无极荣耀】。贸然放玫瑰一个人进去已经算是【无极荣耀】违规了,要是【无极荣耀】再把其他人一起装进去,那到时候就不好求情了。如果只有只有玫瑰一个人,起码我还可以事后和大地之母道个歉啥的【无极荣耀】,相信大地之母应该也不会介意。

  没有了玫瑰这个战斗力最弱的【无极荣耀】存在,我们其他人便立刻开始各显身手向旁边的【无极荣耀】那道岩墙靠了过去。

  和我们刚刚开始失去飞行控制能力的【无极荣耀】时候不一样,现在虽然我们还是【无极荣耀】飞不起来,但周围的【无极荣耀】引力场却似乎是【无极荣耀】稳定了下来,至少我们能比较容易的【无极荣耀】控制身体平衡了。看着飞速移动的【无极荣耀】岩壁表面,我直接抬手对准岩壁两手同时一动,只听噗的【无极荣耀】一声,两根龙筋索同时发射了出去,然后只听叮的【无极荣耀】一声两根索头瞬间便同时钉入了岩壁之中。当然,这种时候我可不敢贸然收紧龙筋索。先不说索头是【无极荣耀】否架的【无极荣耀】住我整个人下坠的【无极荣耀】力量,就算索头架的【无极荣耀】住,我估计我自己的【无极荣耀】胳膊也架不住。到时候不是【无极荣耀】索头被拉断就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胳膊被拉断,总之肯定停不住就是【无极荣耀】了。不过钉入岩壁的【无极荣耀】飞索当然也不是【无极荣耀】白射的【无极荣耀】,就在它们钉入岩壁之后,我立刻控制着龙筋索的【无极荣耀】收线器以一个比较平缓的【无极荣耀】力量开始减速。

  两根绷直的【无极荣耀】飞索上突然传来一股拉力,跟着我整个人便因为重力和拉力的【无极荣耀】共同作用朝着岩壁甩了过去。早有准备的【无极荣耀】我早就将双腿抬起对准了岩壁方向,现在身体一甩过去我立刻将双脚伸开准确的【无极荣耀】顶在了岩壁之上。不过我并没有一直踩着岩壁,而是【无极荣耀】轻轻一点便迅速松开。毕竟我现在下落速度太快,要是【无极荣耀】一直踩着,我肯定会被岩壁的【无极荣耀】摩擦力带翻,到时候一旦身体在岩壁上翻滚起来那可就糟糕了。

  还算好,第一次接触很成功。我的【无极荣耀】双脚在岩壁上轻轻一点使身体向外略微反弹,然后又再次被牵引力拉会岩壁再次轻点。连续五六次轻点之后我就感觉速度明显下降了一大截。感觉这个速度差不多我能控制住了之后,我便在下一次和岩壁撞击时猛的【无极荣耀】将双腿牢牢的【无极荣耀】踩在了岩壁上。伴随着双腿上的【无极荣耀】巨大压力和一阵轰隆巨响,我的【无极荣耀】两只靴尖瞬间便在岩壁上拉出了两道大沟,大量碎石纷纷从我的【无极荣耀】脚边飞溅而出,砸的【无极荣耀】我自己的【无极荣耀】头盔上一阵叮当乱响。不过,这样的【无极荣耀】接触方式虽然震的【无极荣耀】我双腿酸麻,但我的【无极荣耀】下落速度却也的【无极荣耀】确在以很快的【无极荣耀】速度下降着。看速度进一步降低了之后我又干脆将双手刃爪弹了出来,然后小心的【无极荣耀】使其接触到了岩壁。六根刃爪在接触岩壁的【无极荣耀】瞬间便在岩石表面拉出了六道火星,同时我的【无极荣耀】双手也感觉到了一阵剧烈的【无极荣耀】震颤,但好在这种震动不是【无极荣耀】很强烈,在我使劲将刃爪压入岩石之中后身体的【无极荣耀】速度也迅速下降到了基本可以看清楚墙壁滚动的【无极荣耀】状态了。

  依靠岩石的【无极荣耀】摩擦力,我在大约下落了三分半钟后终于成功将自己固定在了一段岩壁上,不过此时我已经快要看不见头顶的【无极荣耀】天空了,可见这个位置实际上已经距离地表很深了。

  在我稳定住自己的【无极荣耀】同时,其他人也都在忙着为自己减速。金币依靠她的【无极荣耀】剑阵不断的【无极荣耀】给自己做垫脚石让她下落的【无极荣耀】速度降低到了一个可控的【无极荣耀】范围内,最后她又用几柄剑飞到自己身下彻底将自己托了起来。

  真红的【无极荣耀】减速方式比较暴力,她是【无极荣耀】直接将自己的【无极荣耀】拳头轰进了岩壁之中,然后彻底使自己停了下来。当然,她这个方法需要非人的【无极荣耀】力量和极端恐怖的【无极荣耀】破坏力才能做到,因此一般人是【无极荣耀】肯定没办法模仿的【无极荣耀】。不过,虽然暴力了一点,但不得不承认,她这个方法却是【无极荣耀】减速最快的【无极荣耀】,至少等大家都停住之后她那明显比我们高出很多的【无极荣耀】位置就能说明问题了。

  作为法师,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减速方式当然不能和真红一样暴力。她使用的【无极荣耀】减速方式比较另类,就是【无极荣耀】不断的【无极荣耀】对着头顶的【无极荣耀】岩石使用静态力场。这个静态力场技能其实就是【无极荣耀】一种辅助法术,大部分法师类玩家都习惯用这个技能抢东西,因为这招可以快速的【无极荣耀】将一个距离自己很远的【无极荣耀】东西抓到自己面前来。当然,这个技能的【无极荣耀】缺点也很明显,那就是【无极荣耀】力量有点小,抓不动太重的【无极荣耀】东西。但是【无极荣耀】现在用来减速却是【无极荣耀】再合适不过了。克利斯缔娜不断的【无极荣耀】对头顶的【无极荣耀】岩石使用静态力场后就相当于不断的【无极荣耀】有人在往上拉她,虽然一两次不能使她停下来,但次数一多了自然就把速度减下来了。而随着速度降低到可控范围内之后克利斯缔娜干脆直接用一个羽落术配合小型龙卷风使自己停了下来。

  最后剩下的【无极荣耀】人是【无极荣耀】我们这里实力偏弱的【无极荣耀】影泉。不过要说这次减速,其实还就是【无极荣耀】她的【无极荣耀】动作最漂亮。和我们工具法术一起上不同,人家啥也没用,就直接在岩壁上一踩,然后就好象玩冲浪一样顺着岩壁一路向下滑,期间偶尔用几个漂亮的【无极荣耀】翻身闪过岩壁上突起的【无极荣耀】岩石,最后等速度降的【无极荣耀】差不多了,她就用随身的【无极荣耀】匕首往岩壁中一插,彻底将自己固定在了岩壁之上,而此时她的【无极荣耀】位置居然比我还要高不少,可见这个减速方式确实很不错。当然,也不排除她体重比较轻的【无极荣耀】原因,毕竟和一身重甲的【无极荣耀】我们比起来她这个刺客怎么看都要轻巧多了。

  “咦?松本正贺哪去啦?”我们刚一停稳金币就四下张望着询问了起来。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