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八卷 第一百五十五章 禁空 禁魔

第十八卷 第一百五十五章 禁空 禁魔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突然崩溃的【无极荣耀】大气圈导致我们全部失去了飞行能力,就看着我们一大群人连带着那帮公牛一般大小的【无极荣耀】老鼠一起坠向地面。

  眼看着我们就要摔落地面之时,我忽然看到头顶上飞下来一大片飞剑,它们先是【无极荣耀】追到了我们身边,然后就各自分开组成了几个由剑脊组成的【无极荣耀】平台。在完成分组后这些平台迅速飞到了我们身下并开始减速,下落的【无极荣耀】我们立刻落到了平台上,然后身体下落的【无极荣耀】速度立刻一缓并逐渐停止下落。

  虽然现在的【无极荣耀】大气圈无法支撑别的【无极荣耀】飞行技能,但我们很幸运,至少金币的【无极荣耀】飞剑还能用。这些由多把飞剑组成的【无极荣耀】平台虽然无法带着我们快速移动,但面前托住我们还是【无极荣耀】不成问题的【无极荣耀】。只不过有一个问题让我们稍微有点纠结,这个问题就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到底要怎么办?

  按说现在金币完全有能力下去接住松本正贺,但问题是【无极荣耀】我们现在的【无极荣耀】一举一动都有大群的【无极荣耀】中日玩家在看着。让金币操纵飞剑接住松本正贺是【无极荣耀】不难,可怎么让那些日本玩家相信我们跟松本正贺没有啥私密关系摹疚藜僖控?所以说我们就算有办法救松本正贺现在也不能出手,可是【无极荣耀】不出手救他,让他这么摔死了我们帮助松本正贺提高声誉的【无极荣耀】计划可就落空了。

  我们正在那纠结呢,没想到这个决斗空间竟然又有新变化。就在松本正贺还在空中挣扎之时,我们却突然感觉脚下一软,然后所有人便穿过了飞剑组成的【无极荣耀】平台再次开始做起了自由落体运动。

  突然失重下坠并没有让大家有什么太大的【无极荣耀】惊慌,但是【无极荣耀】我们所有人的【无极荣耀】目光却一起转到了金币身上。而金币自己现在也正在摇摇晃晃的【无极荣耀】往下落,只不过她脚下的【无极荣耀】飞剑却勉强还保持了个大概阵形,虽然不能完全抵抗金币的【无极荣耀】重量,但面前可以起到减速伞的【无极荣耀】作用。

  发现我们都在看她之后金币连忙在通讯频道里解释:“周围的【无极荣耀】魔力场出了问题,我无法操纵离开身体一定范围的【无极荣耀】飞剑,而且连附近的【无极荣耀】飞剑控制力也大幅度下降了。”

  金币的【无极荣耀】话很快得到了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证实。相比之金币的【无极荣耀】道士职业,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职业才是【无极荣耀】纯法系职业,而道士严格意义上来讲应该算是【无极荣耀】中国版的【无极荣耀】魔剑士,因为他们是【无极荣耀】近战魔法都玩的【无极荣耀】很转。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解释比金币要详细,根据她的【无极荣耀】叙述,应该是【无极荣耀】继星球大气圈崩溃之后,这个星球的【无极荣耀】魔网也崩溃了。

  《零》中的【无极荣耀】世界是【无极荣耀】个有魔法存在的【无极荣耀】世界,而魔法的【无极荣耀】存在基础就是【无极荣耀】魔网。这个魔网可以被理解成一种由基础魔力组成的【无极荣耀】类似大气层的【无极荣耀】东西,它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无极荣耀】大部分地方。魔网是【无极荣耀】魔法的【无极荣耀】基础,魔网密集的【无极荣耀】地方魔法威力就大,魔网真空区就是【无极荣耀】禁魔领域。刚刚这个星球的【无极荣耀】魔网显然是【无极荣耀】彻底崩溃了,不过就好象是【无极荣耀】周围的【无极荣耀】星球大气崩溃后不会立刻消失的【无极荣耀】一点不剩一样,魔网崩溃也不是【无极荣耀】说所有元素都会立刻消失,只是【无极荣耀】各种元素的【无极荣耀】分布变的【无极荣耀】极为稀薄且混乱。在这样的【无极荣耀】环境下,各种魔力的【无极荣耀】使用也会变的【无极荣耀】极端不稳定,不但控制难度大幅度上升,而且威力也会大幅度下降。

  金币虽然是【无极荣耀】道士,理论上说她用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法力不是【无极荣耀】魔力,但《零》毕竟是【无极荣耀】款游戏,为了保证玩家之间的【无极荣耀】可比较性,所以在这里道术其实是【无极荣耀】被设定成了和魔力完全是【无极荣耀】一种东西,简单点讲就是【无极荣耀】它们是【无极荣耀】一种概念,只不过由于中西方文化的【无极荣耀】差异产生了两个名字。

  现在魔网崩溃,不管是【无极荣耀】金币的【无极荣耀】道术还是【无极荣耀】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魔法,最终都是【无极荣耀】一个情况——施法难度上升且威力下降、操纵距离变短。

  面对现在这个情况,我们也只能听天由命了。玩家说到底都是【无极荣耀】在游戏规则下使用自己的【无极荣耀】力量,现在这个场景改变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游戏规则,作为玩家我们实力再强难道还能跟游戏规则抗衡吗?所以说现在根本啥办法都没有,我们能做的【无极荣耀】也就是【无极荣耀】等,看看系统是【无极荣耀】打算就此把我们一股脑的【无极荣耀】全摔死,还是【无极荣耀】打算先给我们个下马威。

  很快系统的【无极荣耀】意图就显示了出来。作为游戏中的【无极荣耀】裁判,游戏系统一般是【无极荣耀】不会直接和玩家过不去的【无极荣耀】。即使有些时候看起来好象系统在给玩家出难题,那也不过是【无极荣耀】在制造高级任务对应的【无极荣耀】难度而已,并不是【无极荣耀】系统真要跟谁过不去。现在的【无极荣耀】这个场景虽然也是【无极荣耀】难道超高,但系统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显然不是【无极荣耀】把我们直接玩死,所以它一般不会制造必死的【无极荣耀】局。就像现在,看起来我们飞不起来就只能等着摔死,但实际上系统压根就没打算让我们死。

  就在我们不断往下落的【无极荣耀】过程中,我们下方的【无极荣耀】地缝中突然猛的【无极荣耀】一闪,接着整个大地都开始崩溃,同时我们也感觉到自己下落的【无极荣耀】速度居然在放缓。

  “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错觉还是【无极荣耀】怎么回事?”玫瑰忽然问道:“我们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在减速?”

  “不,我们就是【无极荣耀】在减速。”影泉非常肯定的【无极荣耀】说道:“我是【无极荣耀】走灵巧路线的【无极荣耀】,对环境变化比较敏感,我能感觉的【无极荣耀】到重力似乎在下降。”

  “重力下降?”玫瑰愣了一下,随后突然做恍然大悟状说道:“难道这个星球的【无极荣耀】引力场也崩溃了?”

  “看来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了。”我的【无极荣耀】回答不是【无极荣耀】胡乱说的【无极荣耀】,因为我有证据。“看下面。”

  随着我的【无极荣耀】指点,众人纷纷低头看向地面,结果正看到地面上那些裂开的【无极荣耀】地表碎片竟然开始出现了一片混乱的【无极荣耀】运动方向。按说有引力场存在,碎片在崩溃后都应该往下掉才对,但现在地面的【无极荣耀】那些岩石碎裂之后居然有的【无极荣耀】在缓慢的【无极荣耀】往上飘,有的【无极荣耀】在横向移动,还有一些则是【无极荣耀】翻滚着朝斜侧飞了出去,甚至偶尔还能看到两块像航空母舰那么大的【无极荣耀】地壳碎片在空中以比较缓慢的【无极荣耀】速度撞在一起,然后各自剥落一些碎片后再次分开向着两个方向分飞出去。

  虽然引力场崩溃了,但是【无极荣耀】我们依然还在往下落,因为牵引我们下落的【无极荣耀】引力消失了,可惯性却并没有消失。不过因为没有引力的【无极荣耀】继续牵引,加上周围稀薄的【无极荣耀】空气多少还有点阻力,所以我们的【无极荣耀】下落速度实际上正在缓慢下降。

  因为没有金币的【无极荣耀】飞剑帮忙,松本正贺并没有和我们一样在空中停顿过,所以他现在的【无极荣耀】位置比我们要靠近地面,而且下落速度也比我们快的【无极荣耀】多。不过大概是【无极荣耀】急中生智,这小子居然自己找到了自救的【无极荣耀】办法。就在他以为自己要摔死的【无极荣耀】时候,附近的【无极荣耀】引力场正好消失使他有了一点喘息的【无极荣耀】机会,而且虽然周围的【无极荣耀】空气稀薄无法支撑飞行法术,但毕竟空气不是【无极荣耀】完全消失了,所以在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不断使用下,他多少还能勉强控制一点自己的【无极荣耀】身体下落方向。

  就是【无极荣耀】这一点点的【无极荣耀】控制力最终挽救了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小命,因为他找到了垫脚石。之前松本正贺可不是【无极荣耀】一个人被冲击波抛上半空的【无极荣耀】,和他一起被掀飞的【无极荣耀】还有很多那种公牛一般大小的【无极荣耀】巨型老鼠。这些东西本来就不会飞,这会自然是【无极荣耀】跟着松本正贺一起在往下掉。不过松本正贺却从这些家伙身上找到了自己的【无极荣耀】希望。他控制着自己奋力的【无极荣耀】移动到了一直老鼠身边,然后看准机会在那只大老鼠的【无极荣耀】身上用力一蹬。在引力和空气摩擦都微乎其微的【无极荣耀】情况下,这一蹬立刻忠实呈现了力的【无极荣耀】作用是【无极荣耀】相互的【无极荣耀】这一道理。松本正贺和那只老鼠立刻向着两个方向飞速分开,不过由于松本正贺是【无极荣耀】从斜上方蹬的【无极荣耀】,所以那只老鼠的【无极荣耀】情况下加速往下掉,而他自己则是【无极荣耀】朝着斜上方的【无极荣耀】另外一只老鼠飞了过去。

  有了从第一只老鼠身上获得的【无极荣耀】初速度,下面的【无极荣耀】过程就简单多了。借助自身强大的【无极荣耀】属性,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身体机能几乎比超人还要强悍,他在迅速接触到第二只老鼠后又用那只老鼠做跳板再次向上蹦了起来,然后他就这么一只只的【无极荣耀】踩过去,很快就将自己的【无极荣耀】下落速度完全抵消,甚至还产生了一点点的【无极荣耀】向上的【无极荣耀】加速度。

  不过,就在松本正贺以为自己没事了的【无极荣耀】时候,他的【无极荣耀】身体却突然又开始了往下落,只不过加速度明显不太大。同一时间,在松本正贺上方距离不远的【无极荣耀】我们也致意到了引力场的【无极荣耀】再度变化。之前的【无极荣耀】零重力环境显然只是【无极荣耀】因为引力场崩溃的【无极荣耀】瞬间能量释放造成的【无极荣耀】暂时现象,星球中的【无极荣耀】物质依然存在质量,而质量就是【无极荣耀】引力的【无极荣耀】基础,因此在度过了能量爆发之后引力又恢复了回来,只是【无极荣耀】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个引力场恢复的【无极荣耀】似乎不怎么彻底,至少我们现在就能明显感觉的【无极荣耀】到我们受到的【无极荣耀】牵引力并没有达到正常值,甚至可能连正常引力的【无极荣耀】十分之一都不到。也就是【无极荣耀】说这里的【无极荣耀】引力场强度可能还不如月球表面。

  在这种微引力状态下,我们全部以很温柔的【无极荣耀】状态成功降落到了一块比较巨大的【无极荣耀】地面碎片上,只不过这块碎片因为之间的【无极荣耀】撞击所表现出来的【无极荣耀】运动轨迹并不是【无极荣耀】向下,而是【无极荣耀】向上,只是【无极荣耀】速度比较缓慢而已。

  大家成功找到落脚点之后都不约而同的【无极荣耀】开始准备战斗,毕竟我们都知道,再不打一会系统可能就不会给我们打的【无极荣耀】机会了。现在我们这边的【无极荣耀】情况是【无极荣耀】,真红一个人不知道飞哪去了。克利斯缔娜和金币的【无极荣耀】战斗力大幅度下降,真红的【无极荣耀】复活术效果暂时情况不详,但已经确认了治疗术效果下降严重。我和影泉到是【无极荣耀】还能战斗,但是【无极荣耀】所有类魔法技能全部威力下降严重,几乎等于报废。

  另外一边,松本正贺一个人站在一块不太大的【无极荣耀】悬浮岩石表面。那块岩石正在和我们脚下的【无极荣耀】这块岩石逐渐接近中,以目前的【无极荣耀】情况来看,两者会在十几秒之后从距离不到三米的【无极荣耀】地方擦肩而过。但是【无极荣耀】,在我们双方附近的【无极荣耀】那些乱七八糟的【无极荣耀】岩石上居然还有上百只巨型老鼠,它们三三两两的【无极荣耀】分布在附近的【无极荣耀】悬浮岩石上,而且时不时的【无极荣耀】还会在临近的【无极荣耀】岩石间来回跳跃,看样子似乎还打算过来攻击我们。而且,那些老鼠跳来跳去本身也扰乱了周围的【无极荣耀】岩石群,毕竟现在引力场下降到了一个很微弱的【无极荣耀】状态,周围的【无极荣耀】岩石虽然大致都在向下落,但从局部区域来看却有点像是【无极荣耀】在太空中的【无极荣耀】无重力环境。那些老鼠每次更换岩石都会导致一些岩石改变飞行轨道,搞的【无极荣耀】周围岩石四处碰撞把环境变的【无极荣耀】更加复杂起来。

  “现在怎么办?”金币看着我问道。

  “这还用问?当然是【无极荣耀】冲过去了。”我说这话也是【无极荣耀】没办法了。远程攻击技能除了弓箭和飞刀之外基本上除了魔法技能就是【无极荣耀】类魔法技能,总之全都在无法使用的【无极荣耀】范畴,而我们这里又没有专职弓箭手。虽然我有弩,影泉会甩飞镖,但那都是【无极荣耀】辅助战斗技能,我们一般都很少用这样的【无极荣耀】技能。现在要我们靠它们战斗显然不太可能。所以现在对我们来说最直接也是【无极荣耀】唯一能用的【无极荣耀】方法就只有近身肉搏了。

  “既然要近身,那就靠我们了。”影泉对我说完又转头看着金币问道:“你近战行吗?”

  “开玩笑。脱了道袍我也是【无极荣耀】战士好不好?”金币信心满满的【无极荣耀】说道。

  影泉听完上下打量了一下金币那身天尊套装,然后道:“你这身可不算道袍,脱了你也不怕走*啊?”

  金币的【无极荣耀】天尊套装因为她是【无极荣耀】女性,所以根据她的【无极荣耀】体型有过自我调整,现在看起来和道袍那是【无极荣耀】一点不沾边,到是【无极荣耀】很像时尚女郎的【无极荣耀】短款小皮草,而且还是【无极荣耀】比较性感的【无极荣耀】那种。不过玩笑归玩笑,金币这身美丽的【无极荣耀】外皮之下确实隐藏着一个高敏型战士的【无极荣耀】身体。道士虽然经常使用道术战斗,但人家近战的【无极荣耀】能力可是【无极荣耀】一点也不差,谁要把道士当法师,那就准备好倒霉吧。

  在影泉的【无极荣耀】玩笑之下金币第一个跳离了我们脚下的【无极荣耀】岩石向着松本正贺那边扑了过去,而影泉也紧跟着跳了过去。我回头冲克利斯缔娜道:“你保护玫瑰。”随即也跟着跳了过去。

  现在的【无极荣耀】克利斯缔娜并不是【无极荣耀】不能用魔法,只是【无极荣耀】魔法一离体威力就会大幅度下降,因此她没办法进行远程攻击。本来如果克利斯缔娜的【无极荣耀】魔力近战技巧也是【无极荣耀】很厉害的【无极荣耀】,但现在我们和松本正贺又不是【无极荣耀】真打,如果让克利斯缔娜冲上去未免有些看不起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意思,这样就起不到我们烘托松本正贺战斗力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了。因此我最终决定让克利斯缔娜保护玫瑰,其实也就是【无极荣耀】给她个不参战的【无极荣耀】借口。

  松本正贺早在刚落到岩石上的【无极荣耀】时候就从通讯水晶中知道了我们的【无极荣耀】安排,所以看到我们三个跳过来他是【无极荣耀】不慌不忙,直到金币冲到他面前他才将早就握在手中的【无极荣耀】宝剑举了起来迎上了金币的【无极荣耀】天尊剑。

  金币手里的【无极荣耀】天尊剑和松本正贺手里的【无极荣耀】光神剑都不是【无极荣耀】一般货色,不过天尊剑的【无极荣耀】分类属于刺剑,也就是【无极荣耀】比较轻,相对灵活度比较大,而松本正贺手里的【无极荣耀】光神剑则是【无极荣耀】接近于西方骑士剑的【无极荣耀】风格,属于重剑,不但能刺还能砍。两人的【无极荣耀】剑在空中刚一接触各自的【无极荣耀】特点立刻便展现了出来。

  金币的【无极荣耀】剑在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剑上一靠便立刻感觉到一股巨大的【无极荣耀】力量,她知道自己力量上肯定没法和松本正贺拼,所以她手腕一软,没和松本正贺硬拼,整个人向侧面一个滑步然后蹲身从松本正贺腋下钻了过去,同时她的【无极荣耀】天尊剑也是【无极荣耀】向后一歪,顺着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光神剑转了个角度擦着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身体向前扫过。只要松本正贺反应稍慢一点,这一剑就得扫到他的【无极荣耀】身上,不过松本正贺好歹接受过我的【无极荣耀】专门培训,格斗技巧也不错,他直接向侧面一带剑身,依靠光神剑的【无极荣耀】重量优势硬压着金币的【无极荣耀】天尊剑绕过了自己的【无极荣耀】身体。

  这一次短暂交锋前后不过半秒,因为速度太快很多人都没看清怎么回事,不过能看清的【无极荣耀】都不停的【无极荣耀】感叹着松本正贺和金币的【无极荣耀】技巧太厉害,要是【无极荣耀】他们自己肯定当场就完蛋了。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和金币其实早就知会过对方,要不然他们才不敢做这种近身格斗呢。说句大实话,现场这帮人里除了我之外根本没人有足够的【无极荣耀】反应速度现场玩表演战,他们能做的【无极荣耀】也就是【无极荣耀】提前商量好大概攻击方式,这样在心里有数的【无极荣耀】情况下才能做到“配合默契”。

  虽说是【无极荣耀】假打,不过观战的【无极荣耀】中日玩家并不知道,所以他们看的【无极荣耀】依然是【无极荣耀】津津有味。就像电影中的【无极荣耀】格斗场面往往很有视觉冲击力一样,越是【无极荣耀】假打往往越漂亮越有看到,因为双方都套过招,所以可以尽情的【无极荣耀】玩花样,一些真正战斗中不敢用的【无极荣耀】花哨技巧这钟时候反到用的【无极荣耀】很轻松随意,旁边观战的【无极荣耀】人也自然看的【无极荣耀】更加有劲。当然,这种假打也得注意火候,要不然打的【无极荣耀】太假部分高手还是【无极荣耀】能看出些东西来的【无极荣耀】。

  松本正贺和金币这边刚一分开影泉随后便到,她和金币比起来力量更低,但速度却更快。松本正贺之前没和影泉正式交过手,看到她略微有些紧张,不是【无极荣耀】怕打不过,而是【无极荣耀】怕演不好穿帮。不过影泉到是【无极荣耀】没松本正贺那么多顾忌,她知道以松本正贺现在的【无极荣耀】属性,她想干掉松本正贺也不是【无极荣耀】那么容易的【无极荣耀】,所以她反到能放开手脚尽情的【无极荣耀】玩。不过现在只是【无极荣耀】双方先试下手,所以她没和松本正贺过多纠缠,也是【无极荣耀】刚碰了一下就又分了开来。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