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八卷 第一百五十六章 该嚣张时就嚣张

第十八卷 第一百五十六章 该嚣张时就嚣张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三个对一个吗?紫日,你堕落了”当我跳到松本正贺所在的【无极荣耀】那块岩石上之后,松本正贺做出了一副谨慎的【无极荣耀】样子小心的【无极荣耀】观察了一下分别位于他左右斜后方的【无极荣耀】金币和影泉,然后才对着我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意思当然不是【无极荣耀】要侮辱我,毕竟咱现在是【无极荣耀】自己人了,何况我还是【无极荣耀】他老板。员工辱骂老板只有两种情况,一是【无极荣耀】想跳槽,二是【无极荣耀】想找死。松本正贺当然不想跳槽,再说他也没办法跳槽,当然他更不是【无极荣耀】在找死。这样说话的【无极荣耀】唯一目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制造一个机会,一个和我单挑的【无极荣耀】机会。

  按说我们和松本正贺根本就是【无极荣耀】穿一条裤子的【无极荣耀】,所以其实才小鸠健次郎挂掉之后我们完全是【无极荣耀】可以立刻结束战斗的【无极荣耀】。不过我们这次除了打击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信心之外还有个目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想顺便抬高一下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地位,因此我们最后还得和松本正贺来场表演赛。当然,抬高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属于战术动作,不能影响到我们在日本的【无极荣耀】整体战略布局,因此抬高松本正贺归抬高松本正贺,最后的【无极荣耀】胜利还是【无极荣耀】得归我们,不然就和我们的【无极荣耀】战略意图合了。

  想要抬高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地位,那就必须要让松本正贺打赢,可我们的【无极荣耀】战略意图又决定了我们需要获得胜利,这两者显然有所冲突。因此我们想到了一个折中的【无极荣耀】办法,那就是【无极荣耀】先由我一个人和松本正贺打,然后让我战败。因为我在日本玩家心中的【无极荣耀】地位,一旦松本正贺击败我,那么他的【无极荣耀】地位必将得到大幅度提升。但是【无极荣耀】,作为失败方的【无极荣耀】我也不会被人责骂,因为现在的【无极荣耀】情况很明显,松本正贺身上继承有包括鬼手信长和小鸠健次郎这样日本顶尖玩家在内的【无极荣耀】多达二十一个日本高手的【无极荣耀】属性值,也就是【无极荣耀】说即使这帮人的【无极荣耀】属性点都只有正常水平,松本正贺现在的【无极荣耀】属性值也至少是【无极荣耀】正常玩家的【无极荣耀】二十二倍多。虽说松本正贺未必能完全发挥这恐怖的【无极荣耀】属性点所产生的【无极荣耀】战斗力,但在继承了如此之多的【无极荣耀】属性后,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实力毕竟是【无极荣耀】被大幅度提升了。日本玩家虽然会因此略微对松本正贺战胜我的【无极荣耀】事情有点介怀,但松本正贺毕竟是【无极荣耀】战胜了我,因此提升松本正贺地位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基本上是【无极荣耀】可以达到的【无极荣耀】。至于我,因为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实力并不正常,那么我的【无极荣耀】失败也就变的【无极荣耀】顺理成章了。毕竟名义上我是【无极荣耀】在和二十二个人的【无极荣耀】集合体在战斗啊。就算我在这样的【无极荣耀】战斗中被击败了,谁又能说我什么呢?

  在松本正贺按照我们的【无极荣耀】安排说出这番话后,我立刻回应道:“原来我以为只有美国人喜欢搞双重标准,没想到你们日本人也有这爱好啊你自己继承了鬼手信长他们二十一个人的【无极荣耀】属性都不说,居然因为我们三个打一个就开始抱怨起来了。你这个双重标准未免也搞的【无极荣耀】太夸张了点吧?”我在说完这些之后松本正贺立刻做出了张嘴想要反驳的【无极荣耀】姿势,不过我却先一步伸手制止了他要说的【无极荣耀】话。“行,你既然这么说了,那我也不跟你计较。说实话做了这么久战力榜第一,我到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有些烦了。高手寂寞啊不过正好,今天你既然吸收了他们二十一个人的【无极荣耀】属性,我想就算不一定能战胜我,起码能让我感觉一下全力战斗的【无极荣耀】爽快吧?来吧。让我看看你继承了这么多属性后是【无极荣耀】否有和我一战的【无极荣耀】实力。”

  松本正贺在我说完之后立刻冷笑着说道:“高手寂寞?你还真好意思说啊行,既然你有被*倾向,那我就满足你。这种痛扁世界第一的【无极荣耀】机会可是【无极荣耀】不多啊”

  松本正贺几乎在说完的【无极荣耀】同时便向我冲了过来,而我也一边主动迎了上去一边对金币和影泉她们喊道:“去保护玫瑰,这边不用管了。”

  “估计短时间内想管我们也管不了了。”金币一边说着人已经跳离了我们所在的【无极荣耀】这块岩石,然后就见她在半空中翻了个身,手中天尊剑轻轻一带,一只刚刚跳起的【无极荣耀】巨型老鼠瞬间便被她开了膛,内脏和血水在空中喷的【无极荣耀】到处都是【无极荣耀】。

  另外一边影泉也没闲着,她从我们所在的【无极荣耀】这块岩石起跳,在附近的【无极荣耀】岩石上几个起落便冲到了一块站着几只巨型老鼠的【无极荣耀】岩石上和那些老鼠打了起来,至于克利斯缔娜和玫瑰,她们那边也差不多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情况。那些巨型老鼠虽然不会飞,但弹跳力惊人,在这些悬浮在空中的【无极荣耀】乱石群中它们不断的【无极荣耀】蹦来跳去,行动非常快速。不过系统毕竟只是【无极荣耀】要让它们给我们找点麻烦,并没真打算用老鼠把我们干掉,所以这些老鼠除了速度快数量大之外到是【无极荣耀】没啥特别的【无极荣耀】,最起码战斗力方面表现平平远没有想象中那么强悍。

  在克利斯缔娜她们和老鼠奋战的【无极荣耀】时候,我和松本正贺这边已经打了起来。首先发动攻击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他的【无极荣耀】重劈速度惊人,不过还没超过我的【无极荣耀】反应上限,而且在这种战斗中就算我真闪不开估计他也会自己减速或者改变攻击方向让我闪过去的【无极荣耀】。

  在侧身闪开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重刀之后我直接一个滑步绕到了他的【无极荣耀】背后,然后猛的【无极荣耀】一拳向他的【无极荣耀】背部砸了过去。普通玩家的【无极荣耀】拳头虽然没啥威力,但我的【无极荣耀】拳头可不一样。要知道我的【无极荣耀】手臂上面可是【无极荣耀】还有三根刃爪的【无极荣耀】。一般只要我的【无极荣耀】拳头打中目标,刃爪必定会迅速弹出在对方身上再戳三个窟窿出来,所以被我打一拳可不仅仅是【无极荣耀】挨一拳头那么简单的【无极荣耀】。不过松本正贺也没想到真要接我的【无极荣耀】拳头,他根本没有闪避,也没去阻挡,而是【无极荣耀】直接顺着之前的【无极荣耀】力量继续前冲,然后在到达石头平台边缘的【无极荣耀】时候纵身跳了起来。

  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目标是【无极荣耀】离我们很近的【无极荣耀】另外一块岩石,不过相比之这块大家伙,那块岩石的【无极荣耀】体积还不到一台电冰箱那么大。在松本正贺跳起来之后我也迅速跟进,最后几乎是【无极荣耀】和他前后脚的【无极荣耀】跳出了脚下的【无极荣耀】这块岩石。松本正贺毕竟是【无极荣耀】比我先一步起跳,在到达了那边之后他立刻一个转身,然后猛的【无极荣耀】踏出一步摆出了个弓步,同时右手光神剑猛的【无极荣耀】一个横斩扫了过来。

  我人在空中根本无法闪避,不过我的【无极荣耀】身体却可以移动。在松本正贺那剑横切而来之时,我动作迅速的【无极荣耀】在空中翻了个身将一只脚踢了出去。只听叮的【无极荣耀】一声,位于我小腿后侧的【无极荣耀】背刃直接翻到了脚底下变成了冰刀,跟着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剑便直接砍在了冰刀的【无极荣耀】刀刃上。

  《零》中有个不算是【无极荣耀】BUG的【无极荣耀】BUG,那就是【无极荣耀】武器与武器的【无极荣耀】碰撞基本不产生伤害值,这也是【无极荣耀】隔挡的【无极荣耀】概念产生的【无极荣耀】基础。类似刺客之类的【无极荣耀】职业,虽然防御力低的【无极荣耀】可怜,但他们在战斗中却往往能和血牛型战士近战,靠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这招武器隔挡。只要刺客们能用自己的【无极荣耀】武器准确的【无极荣耀】架住对方的【无极荣耀】武器,那么他们的【无极荣耀】防御再弱,系统都不会计算伤害。当然,由于力量上的【无极荣耀】巨大差距,刺客们一般采用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闪避而不是【无极荣耀】隔挡,因为在武器与武器的【无极荣耀】撞击中力量大的【无极荣耀】一方往往能对力量小的【无极荣耀】一方产生震退效果。当然,我不是【无极荣耀】力量小的【无极荣耀】刺客,松本正贺也不是【无极荣耀】血牛战士,但是【无极荣耀】因为松本正贺继承了超多的【无极荣耀】属性点,所以他现在的【无极荣耀】力量其实已经超过我很多了。

  观战的【无极荣耀】中日玩家只看到我脚下的【无极荣耀】冰刀和松本正贺光神剑猛的【无极荣耀】撞在一起,跟着就见我整个人仿佛踩着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剑像溜冰一样顺着剑刃向松本正贺滑了过去,我脚下的【无极荣耀】冰刀和光神剑之间更是【无极荣耀】拉出了一串绚丽的【无极荣耀】火星。

  眼看着我踩着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剑冲到他面前,观战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全都不自觉的【无极荣耀】屏住呼吸为松本正贺而担忧了起来。不过,就在我踩着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剑滑到剑刃末端并单腿下蹲,另外一条腿向着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咽喉横扫而去之时,松本正贺却是【无极荣耀】直接抬起了另外一条腿像芭蕾舞演员一样来了个站姿一字马用抬起的【无极荣耀】那条腿架住了我横扫而至的【无极荣耀】那条腿。

  作为一名格斗家,身体的【无极荣耀】柔韧度是【无极荣耀】个很重要的【无极荣耀】东西。之前小鸠健次郎还在的【无极荣耀】时候他也继承了差不多十个人的【无极荣耀】属性,按说单就数值上来说也很恐怖了。但他依然不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对手,不是【无极荣耀】因为他的【无极荣耀】属性还不够高,而是【无极荣耀】因为他做不出松本正贺这样的【无极荣耀】高难度动作。尽管游戏内人物的【无极荣耀】身体柔韧度都被设定的【无极荣耀】很高,但人毕竟是【无极荣耀】有惯性的【无极荣耀】。在现实中你做不出来的【无极荣耀】动作,在游戏里也很少有人会去做。即使你真做的【无极荣耀】出来,也会因为身体的【无极荣耀】强行控制而显得僵硬和死板。松本正贺当初在投靠我们的【无极荣耀】时候,现实中的【无极荣耀】他就已经跑到中国来了。得意于他和我的【无极荣耀】直接接触,我在现实中卓识对他的【无极荣耀】身体做了些小调整,虽然没有动用龙缘的【无极荣耀】生物科技,但在我的【无极荣耀】压迫式训练下,起码松本正贺已经能完全发挥游戏内人物的【无极荣耀】身体优势了。像刚才这种站姿的【无极荣耀】一字劈腿,换成以前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那是【无极荣耀】绝对做不出来的【无极荣耀】。

  横扫的【无极荣耀】一腿被架住,我也没有丝毫停留,直接借助两条腿撞击的【无极荣耀】力量一个后空翻从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剑上跳了下来。松本正贺趁着我空翻落地立足未稳的【无极荣耀】机会立刻将竖起的【无极荣耀】那条腿向前一个下劈逼的【无极荣耀】我不等不在落地后又向后接了一个空翻。本来在平地上我连续两个后翻也就闪开攻击范围了,但问题是【无极荣耀】这里不是【无极荣耀】平地。刚才从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剑上翻下来的【无极荣耀】时候我就已经站到脚下这块岩石的【无极荣耀】边缘了,这再一翻直接就飞出了岩石的【无极荣耀】范围。

  看着我被松本正贺逼的【无极荣耀】一脚踩空,很多观战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都忍不住叫了声好,而松本正贺也趁我翻过了头的【无极荣耀】机会直接一个助跑从那块岩石上跳了起来,同时双手握剑在空中对着我一剑劈了下来。

  “干掉他”看到这个景象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再次忍不住叫了起来。现在我人在半空中,而且根本没办法飞行,按说松本正贺这剑我应该是【无极荣耀】无论如何也避不开的【无极荣耀】。不过,就在日本玩家们兴奋的【无极荣耀】大叫之时,我突然抬手对准了头顶的【无极荣耀】一块岩石射出了一根龙筋索。带着倒钩的【无极荣耀】索头叮的【无极荣耀】一声钉入岩石之中并自动卡死,同时我手腕上的【无极荣耀】收线器开始快速收线,我整个人在索线的【无极荣耀】牵引下迅速向上飞了起来,而松本正贺原本势在必得的【无极荣耀】一剑也因此扑了个空从我脚下滑了过去。看到这个状况,那些之前喊着要干掉我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也不约而同的【无极荣耀】集体叹了口气。不过尽管他们很想我就此被松本正贺干掉,但他们也知道我毕竟是【无极荣耀】那个世界第一,不是【无极荣耀】那么容易对付的【无极荣耀】,因此对松本正贺一剑扑空他们也只是【无极荣耀】感到惋惜,并没有抱怨什么。毕竟就算把他们换上去,那剑一样也是【无极荣耀】碰不到我的【无极荣耀】。

  借助龙筋索迅速将自己拉到头顶那块岩石上之后我立刻一个翻身双脚站在了那块岩石的【无极荣耀】表面,不过我此时实际上是【无极荣耀】头下脚上的【无极荣耀】倒立在岩石的【无极荣耀】下方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因为这里重力不明显,所以挂在那里也没啥不适应的【无极荣耀】感觉。

  下方一剑劈空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也没闲着,他前面正好有一块飞过来的【无极荣耀】面积很大陆地,其表面有一大片超过了足球场面积的【无极荣耀】平面。松本正贺落在上面之后立刻抬头看向我的【无极荣耀】方向,而此时我已经从刚刚那枚岩石上跳了下来向着他这边俯冲而来。

  看着我俯冲而下,松本正贺立刻将手中的【无极荣耀】光神剑横举了起来摆出了个有点接近挥垒球的【无极荣耀】姿势,然后就见他的【无极荣耀】剑上开始冒起一层白色的【无极荣耀】火焰并且有越烧越旺的【无极荣耀】趋势。虽然现在这个空间的【无极荣耀】魔力不稳定,但也不是【无极荣耀】说摹疚藜僖咖法就完全失灵了,起码在比较近的【无极荣耀】情况下还是【无极荣耀】能产生一点效果的【无极荣耀】。何况松本正贺继承了这么多属性值,就算魔法被削弱了,那威力也不会低到哪去。

  看到这情况我也迅速将永恒变成了剑形,然后就见永恒的【无极荣耀】表面上也亮起了一层紫黑色的【无极荣耀】地狱魔焰,最后那魔焰更是【无极荣耀】完全伸开将我整个人都包了进去。外面的【无极荣耀】玩家只看到我化身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紫色火球从半空中俯冲而下,而地面上松本正贺也在我即将和他接触前的【无极荣耀】瞬间猛的【无极荣耀】将手中光神剑挥了出去。两柄顶级神器猛的【无极荣耀】撞在一起,瞬间爆发出了一圈恐怖的【无极荣耀】冲击波。只听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巨响,松本正贺脚下的【无极荣耀】那块巨型岩石也承受不住我们两个力量从中断为两截,而松本正贺直接被我的【无极荣耀】力量给从断裂的【无极荣耀】岩石中间轰了下去。不过我自己也不好多少,松本正贺往上挥的【无极荣耀】那剑力量太大,我整个人就好象被打出了本垒的【无极荣耀】垒球一般直朝天空飞了出去。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