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八卷 第一百五十九章 完胜

第十八卷 第一百五十九章 完胜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松本正贺当然知道自己没胜算,不过场外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之前可是【无极荣耀】相信松本正贺有胜算的【无极荣耀】,因此当我说出这个话来之后,现场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立刻就集体进入了士气衰落状态。

  “紫日,我知道你实力很强,不过我也没打算等死,你有本事尽管一起用出来,不用摆姿态吓唬我。那那些小伎俩对鬼手信长可能管用,我可不会上你的【无极荣耀】当。”

  “很好,那么就让我们手底下见分晓吧。”我说着便突然从落脚的【无极荣耀】岩石上跳了起来向着松本正贺扑了过去,而松本正贺也立刻启动和我在空中撞成了一团。在我们俩几乎就要撞成一堆的【无极荣耀】瞬间,我整个人突然身影一闪,跟着就见周围猛的【无极荣耀】爆发出一片密集的【无极荣耀】刀光,而松本正贺则几乎是【无极荣耀】和我同步的【无极荣耀】进入了攻击状态,只不过他的【无极荣耀】剑影是【无极荣耀】白色的【无极荣耀】而我却是【无极荣耀】暗红色的【无极荣耀】。

  空中两团密集的【无极荣耀】刀光剑影迅速撞在一起爆发出了震天的【无极荣耀】巨响,同时位于附近的【无极荣耀】金币和克利斯缔娜她们也没闲着,几个人纷纷在附近的【无极荣耀】岩石上借力起跳,几个起落便到了我们附近,然后金币直接挥舞着天尊剑就充当起了剑士的【无极荣耀】角色加入了战团。

  观战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看到我们这边两个打一个立刻就是【无极荣耀】一阵抱怨漫骂之声,但我们在决斗空间又听不见,所以根本影响不到我们。而且,在那些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吵闹之中,克利斯缔娜和影泉也相继到达。影泉速度比较快,首先蹿到了我和松本正贺附近,然后趁我和松本正贺对拼了一剑之后双方都在往后飞退的【无极荣耀】机会果断的【无极荣耀】冲上去给松本正贺补了一刀。尽管松本正贺反应超快没让影泉的【无极荣耀】匕首近身,但也因此丧失了恢复平衡的【无极荣耀】机会,等我再次压上来之时他也才刚把影泉逼退而已。

  看着再次冲上来的【无极荣耀】我松本正贺立刻拿出了拼命的【无极荣耀】打法,不再管我的【无极荣耀】攻击,猛的【无极荣耀】一剑直接刺向我的【无极荣耀】胸口。观战双方人员只看到战团中两团血水同时飞起,然后就见我和松本正贺各自捂着伤口向后飞退,不过我们俩的【无极荣耀】伤到是【无极荣耀】不太一样。我攻击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那剑并没有完全命中,因为松本正贺最后的【无极荣耀】反击影响了我的【无极荣耀】攻击角度,所以最终只在松本正贺胸前切开了一道巨大的【无极荣耀】伤口,虽然并不致命但看起来却是【无极荣耀】相当吓人。不过和他比起来,我这边看着就渗人了,因为光神剑居然再次穿在了我的【无极荣耀】身上,而且这次是【无极荣耀】直接穿过了心口位置。

  本来日本玩家都觉得我这次要完蛋了,因为就算有时空嫁接撑着,可心脏被击穿毕竟属于一击致命的【无极荣耀】要害伤,所以理论上被攻击的【无极荣耀】人应该当场就挂掉才对。不过让那帮日本玩家失望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我只是【无极荣耀】向后摔出去一截就立刻抬手射出了一道飞索钩住了头顶经过的【无极荣耀】一块岩石,然后借力一荡瞬间便再次飞上松本正贺所在的【无极荣耀】那块岩石,并且在落地后我也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无极荣耀】停顿,居然就这么直接胸口插着把剑又冲了上去。

  在休息空间观战的【无极荣耀】小鸠健次郎忍不住指着我大骂道:“紫日这家伙不是【无极荣耀】人吗?为什么心脏被打穿了还能动?这就是【无极荣耀】准BUG技能的【无极荣耀】威力吗?那个时空嫁接的【无极荣耀】效果未免也太夸张了点吧?”

  “不,不是【无极荣耀】时空嫁接的【无极荣耀】原因。”鬼手信长虽然人品不咋地,但战斗经验毕竟不少,所以一眼就看出了原因。“时空嫁接只是【无极荣耀】一个因素,紫日之所以没事是【无极荣耀】因为他的【无极荣耀】神域状态。”

  “难道紫日进入神域状态后可以获得不死之身?”

  “那到不是【无极荣耀】,不过刚刚紫日自己也说了,他能借用魔宠的【无极荣耀】特性而战斗。我看这个借用特性不光仅限于战斗方面。紫日现在之所以心脏被击穿而不死,大概是【无极荣耀】因为他继承了他那只火精灵之王的【无极荣耀】身体特征?”

  小鸠健次郎一听鬼手信长说到火精灵立刻就想了起来。“你说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那个叫依佛里特的【无极荣耀】长的【无极荣耀】很像机器人的【无极荣耀】家伙?”

  “对。听说摹疚藜僖壳东西是【无极荣耀】构装生物,身体是【无极荣耀】模块化的【无极荣耀】。并不存在心脏之类的【无极荣耀】要害部位,只要脑袋不被摧毁就能继续战斗,而且受伤之后不会因为疼痛等原因降低战斗力。你们看现在的【无极荣耀】紫日哪有一点受伤的【无极荣耀】样子,要不是【无极荣耀】那东西的【无极荣耀】属性在他身上生效了,我才不信他有那么牛。”

  尽管鬼手信长说这话有嫉妒的【无极荣耀】成分在里面,但不得不说他猜的【无极荣耀】还是【无极荣耀】满准的【无极荣耀】。我确实就是【无极荣耀】继承了依佛里特的【无极荣耀】属性。依佛里特本身就是【无极荣耀】构装生物,而构装生物的【无极荣耀】各个肢体之间其实没有太强的【无极荣耀】联系,损失部分身体结构并不会影响到其他部分。对于一台构装生物来说,真正重要的【无极荣耀】其实只有两样东西——动力核心与灵魂模块。动力核心就是【无极荣耀】构装生物的【无极荣耀】生命之源,有点类似心脏,但位置并不在人类心脏的【无极荣耀】位置上,而是【无极荣耀】根据设计不同可能存在于任何位置。我虽然继承了依佛里特的【无极荣耀】属性,但我并不是【无极荣耀】真的【无极荣耀】构装生物,因此我体内是【无极荣耀】没有动力核心的【无极荣耀】。也正因为如此,我和依佛里特比起来其实还要少一个要害。至于灵魂模块,这个东西是【无极荣耀】构装生物的【无极荣耀】灵魂所在,相当于人类的【无极荣耀】大脑,虽然我也一样没有这个关键部件,但我的【无极荣耀】大脑可是【无极荣耀】确实存在的【无极荣耀】,因此我真正的【无极荣耀】弱点其实就只有一个脑袋而已。

  在鬼手信长他们猜测我的【无极荣耀】属性之时,我和克利斯缔娜她们围攻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战斗也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由于之前和我换伤,松本正贺虽然成功将我逼退,但也付出了胸口被横切一刀的【无极荣耀】代价。所谓一招失步步失,松本正贺胸口被我切了一刀,动作自然受到影响。就在这个时候影泉忽然再次靠了上去一刀扎向了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肝脏位置,而松本正贺立刻右手一伸架住了影泉的【无极荣耀】手腕。虽然因为光神剑还插在我身上而失去了主要武器,但松本正贺反到因此把手给空了出来。在拦截短兵器方面其实手掌比刀剑更加合适。不过,就在松本正贺一伸手架住影泉的【无极荣耀】手腕之时,他忽然感觉到背后有破风声。当然,确切的【无极荣耀】说不是【无极荣耀】感觉到,而是【无极荣耀】他从耳机里听到了金币的【无极荣耀】提醒。然后松本正贺就摆出了一副反应迅速的【无极荣耀】样子猛的【无极荣耀】一偏头躲过了金币伶俐的【无极荣耀】一剑,但是【无极荣耀】当他试图转身迎击金币之时影泉却试图挣脱他的【无极荣耀】手掌继续突刺,结果逼的【无极荣耀】他不得不一手捏着影泉的【无极荣耀】手腕,另外一只手转过来去挡金币的【无极荣耀】剑。结果松本正贺虽然架住了金币的【无极荣耀】剑也同时控制着影泉的【无极荣耀】手腕,但却变成了一个胸门大开的【无极荣耀】造型,两只手分别伸在身体左右各架着一柄武器,完全无法收回。而就在这个时候,胸口还穿着把剑的【无极荣耀】我却突然贴了上来端着永恒剑便是【无极荣耀】一个直刺。松本正贺虽然明明看到我端着剑朝他刺过去却根本没法动,因为他左右手都被控制住了,这个时候不管撤哪边都得中上一击,所以他只能眼睁睁的【无极荣耀】看着我一剑刺出。不过在最后关头他还是【无极荣耀】勉强侧了下身子,结果永恒便偏了一点,本应该从他咽喉下方直刺而入的【无极荣耀】永恒却直接穿过了他的【无极荣耀】肩胛骨。

  按说要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当着这么多人的【无极荣耀】面被打的【无极荣耀】这么惨,估计早被人骂死了。不过松本正贺现在虽然被我挑穿了肩胛骨,但日本玩家却对他的【无极荣耀】情况却表现出了相当的【无极荣耀】理解。不是【无极荣耀】因为松本正贺人缘好,而是【无极荣耀】因为松本正贺戏演的【无极荣耀】比较到位。刚才在受伤遭到我们夹攻的【无极荣耀】情况下所有日本玩家都看清了松本正贺左右手被制,只能眼睁睁的【无极荣耀】看着我刺穿他的【无极荣耀】肩胛骨却无法躲避的【无极荣耀】痛苦表情。就是【无极荣耀】因为这个表情和当时的【无极荣耀】情况让众多日本玩家认识到了这不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实力不行,而是【无极荣耀】因为他一个人不能同时对付三个人,所以大部分日本玩家都选择了谅解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失利。

  随着我的【无极荣耀】剑挑穿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肩胛骨之后,我立刻就顺势向上一带,永恒锋利的【无极荣耀】剑刃立刻便将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肩胛骨彻底挑断,而肩胛骨断裂立刻就导致了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右手失去了力量。影泉感觉到手腕上的【无极荣耀】抵抗力消失立刻将另外一只手也握在了匕首的【无极荣耀】尾端用力向下一压,借助两只手的【无极荣耀】力量终于成功将笔受插进了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胸腔,而连续受伤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因为疼痛立刻浑身一软,金币也因此脱困而出猛的【无极荣耀】挥起天尊剑一个竖劈,伴随着一声惨叫,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左臂直接飞上了半空。

  说起来动作不少,其实刚才这一连串的【无极荣耀】攻击总共也没超过两秒,而就在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手臂刚刚飞起来之际,我又是【无极荣耀】猛的【无极荣耀】向松本正贺身上一靠,肩膀顶住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胸膛猛一发力,只听嘭的【无极荣耀】一声松本正贺整个人就像被奔驰的【无极荣耀】火车撞到了一样瞬间便飞了出去。

  看着松本正贺连续遭到三次重击,接着又被撞飞,观战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一个个全都紧张的【无极荣耀】要命,但是【无极荣耀】他们的【无极荣耀】紧张最终也没能改变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结局,因为那都是【无极荣耀】我们事先安排好的【无极荣耀】。就在松本正贺被撞飞出去之后,天空之中突然落下了一个红色身影,速度快的【无极荣耀】几乎看不见人影。所有人都只看到一条红线突然从天空落下并直接砸在了松本正贺身上,而直到那个身影撞上松本正贺之后他们才看清楚来人正是【无极荣耀】之前消失了很久的【无极荣耀】真红。

  其实真红早就到了,只是【无极荣耀】我用通讯水晶告诉她不要着急下来,所以她一直在利用四处乱飞的【无极荣耀】岩石留在空中并没有直接跳下来。就在刚才,我们决定了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死亡方式后,真红才接到由她完成最后一击的【无极荣耀】通知,然后就发生了现在这一幕。

  落带松本正贺身上的【无极荣耀】真红没有丝毫停顿的【无极荣耀】猛的【无极荣耀】收拳聚力,然后突然挥出,带着恐怖金色的【无极荣耀】重拳在轰中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瞬间便爆发成了一道直径直径十多米的【无极荣耀】巨大金色光柱从半空中笔直的【无极荣耀】砸落地面并一路向下仿佛激光术一般将下方所有挡路的【无极荣耀】东西全部轰碎震散,最后一直打入地心深处完全看不见才算结束。

  随着这超级震撼的【无极荣耀】一击,我们周围的【无极荣耀】环境也立刻发生了变化。本来站在岩石表面的【无极荣耀】我们突然感觉到脚下的【无极荣耀】压力消失了,跟着自己就莫名其妙的【无极荣耀】飘了起来,然后就见下方的【无极荣耀】地面突然向上运动了起来,本来那些一直处于地表高度来回飘荡的【无极荣耀】岩石现在全都根导弹一般朝着高空冲去,而下方的【无极荣耀】大地也在陆续碎裂变成更多碎片跟着一起往上飞,显然这个星球的【无极荣耀】崩溃已经进入最后阶段了。不过,就在那星球即将完蛋之时,我们却突然感觉到脚下一沉,整个人身体一歪,要不是【无极荣耀】反应快就直接扑倒在地了。

  重新脚踏实地之后我们立刻发现了附近环境的【无极荣耀】变化,到处乱飞的【无极荣耀】碎石已经完全消失,取而代之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一间风格很原始的【无极荣耀】小房间,房间的【无极荣耀】四面墙有三面都是【无极荣耀】一模一样的【无极荣耀】岩石,连个窗户都没有。脚下的【无极荣耀】地面和墙壁也是【无极荣耀】一个风格,甚至连房顶也一样。整个房间唯一不同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我们正对的【无极荣耀】那面墙,在那里雕刻着一只石头组成的【无极荣耀】怪兽,看起来好象是【无极荣耀】一只狮子,但是【无极荣耀】又不太一样,因为那狮子的【无极荣耀】头上多了一只眼睛,而且还是【无极荣耀】一只竖立状并布满血丝的【无极荣耀】眼睛。虽然那枚眼球和狮子都是【无极荣耀】石头雕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从其外观上就能看出来那眼球和狮子本体非常不协调,感觉就好象是【无极荣耀】一个寄生虫吸附在狮子的【无极荣耀】额头上一样。

  我们正在那观看这头石狮子的【无极荣耀】时候,整个墙面忽然动了起来。那头石狮子的【无极荣耀】眼睛突然一亮,其中放出了耀眼的【无极荣耀】红色光芒,跟着那头石狮子就开始由眼睛处向四周逐渐恢复了生物本体的【无极荣耀】状态,就好象是【无极荣耀】夜月的【无极荣耀】石化术反向运做一样。

  前后总共也就几秒时间那头狮子便整个变成了活体,然后一跃从墙上跳了下来。我和玫瑰她们几乎都是【无极荣耀】瞬间将武器拿在了手里。从刚刚进入这个房间开始我们受到的【无极荣耀】压制就已经完全消失了,不但身上的【无极荣耀】伤全部自动恢复了,连我之前丢掉的【无极荣耀】神龙盾都回来了,所以这会我们可以说是【无极荣耀】进入了颠峰状态。

  本来我们以为那头狮子一出来就会发动攻击,谁知道它跳下来之后并没有对我们做什么,反到是【无极荣耀】像条大狗一样蹲坐了下来,接着它便张口说起了话来。

  “各位胜利者你们好,我是【无极荣耀】这个决斗场景的【无极荣耀】关底守护兽,也就是【无极荣耀】这个场景的【无极荣耀】总BOSS。你们不用紧张,决斗已经结束了,所以我不会主动攻击你们。”

  “那你把我们弄到这里是【无极荣耀】什么意思?”真红的【无极荣耀】火暴脾气让她迅速做出了反应,虽然用词不够婉转,但她问的【无极荣耀】也确实就是【无极荣耀】我们想知道的【无极荣耀】。

  那个自称是【无极荣耀】关底总BOSS的【无极荣耀】家伙听到真红的【无极荣耀】问题后立刻回答道:“不是【无极荣耀】我把你们送过来的【无极荣耀】,我没有那方面的【无极荣耀】能力。送你们过来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主系统,凡是【无极荣耀】在这个顶级难度的【无极荣耀】决斗空间中进行决斗,且交战双方的【无极荣耀】总战斗力达到某一数值,最后的【无极荣耀】胜利团队就将先被送到这里来。”

  “那我们到这里要干什么?还有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到正常空间?”我问这个是【无极荣耀】因为我确实很着急。之前我们和鬼手信长他们的【无极荣耀】战斗是【无极荣耀】决定日本玩家这次反击是【无极荣耀】否有胜算的【无极荣耀】一场高端对决,因此不管是【无极荣耀】日本玩家还是【无极荣耀】中国玩家都主动停止了战斗观看我们的【无极荣耀】决斗结果,准备等我们打完再做进一步动作。不过现在决斗打完了,而我们也确实获得了胜利,但鬼手信长他们被传送了回去,我们却被卡在了这边,你说外面那些玩家会怎么想?我不知道中国玩家的【无极荣耀】反应如何,但我很怀疑日本玩家搞不好会认为我们几个都被困在这边了,然后他们会报着侥幸心理不考虑双方实力对比想趁着我们还没返回先打了再说。日本人一向有走极端和拿未来进行赌博的【无极荣耀】习惯,这次估计也不会例外,只要有一点胜算他们就敢赌,毕竟万一赌赢了利润实在太诱人。

  大概是【无极荣耀】知道我们急着走,那头狮子到是【无极荣耀】也没废话,直接就回答道:“我的【无极荣耀】任务是【无极荣耀】在这里询问你们是【无极荣耀】否愿意参加接下来的【无极荣耀】场景战斗测试,如果你们愿意的【无极荣耀】话,就可以留下来和我战斗,然后帮忙测试下这个场景的【无极荣耀】后续发展是【无极荣耀】否合适。当然这个是【无极荣耀】自愿测试,如果你们拒绝就会立刻被传送回你们进来的【无极荣耀】那个地方,而且就算你们参加了测试,也可以随时中断测试返回你们来时的【无极荣耀】那个位置。不过你们先不要急着拒绝,因为我还没说这个测试的【无极荣耀】奖励。如果你们能通过这个测试,那么我将成为通过者的【无极荣耀】魔宠。而且这个测试是【无极荣耀】单人方式进行的【无极荣耀】,你们如果同意的【无极荣耀】话会被分开进行测试,每个通过的【无极荣耀】人都能得到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无极荣耀】魔宠。”

  “那我就不参加了。”真红拒绝的【无极荣耀】超直接。“我只能收神龙族的【无极荣耀】魔宠,否则会影响战斗力。”

  金币也点头道:“我只能收妖魔和神兽种族的【无极荣耀】魔宠,你显然不算这个分类,所以我也不参加了。”

  玫瑰也跟着道:“我不是【无极荣耀】主战人员,参加也过不去,所以我退出。”

  “那你们三个呢?”那狮子看着我和克利斯缔娜以及影泉问道。

  “我就算了。”影泉也摇了摇头。“我是【无极荣耀】刺客,能力太单一了,不适合这种测试工作。”

  克利斯缔娜看了看我又看了看玫瑰,然后玫瑰大概是【无极荣耀】猜到她的【无极荣耀】意思了,便立刻说道:“你不同考虑外面的【无极荣耀】问题,我们这边只要有一个人出去就能镇的【无极荣耀】住场面了,你就算留下来测试也不会影响后续战斗的【无极荣耀】。”

  听完玫瑰的【无极荣耀】话克利斯缔娜立刻就像点头,却被我伸手制止了。“还没请教一下,你到底是【无极荣耀】个什么样的【无极荣耀】生物啊?不知道你的【无极荣耀】能力我们就没办法确认你是【无极荣耀】否有足够的【无极荣耀】价值值得我们去争取。光看你这个外形就像只狮子,实在没什么值得注意的【无极荣耀】地方啊”

  “不,你们看到的【无极荣耀】狮子并不是【无极荣耀】我。”那只狮子一张嘴就把我们搞愣住了。

  “这不是【无极荣耀】你?那你在哪?”

  “我在这。”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