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八卷 第一百六十四章 崩溃的【无极荣耀】信念和新的【无极荣耀】信念

第十八卷 第一百六十四章 崩溃的【无极荣耀】信念和新的【无极荣耀】信念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看着周围不断脱离战线逃跑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和npc,我也逐渐停止了对那些人的【无极荣耀】疯狂屠杀。现在多吓跑一些人反而能让他们带走更多的【无极荣耀】人,而只要日本玩家全线大溃退,我们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也就达到了,所以根本没必要对这些已经开始逃跑的【无极荣耀】敌人穷追猛打。当然,像是【无极荣耀】某些特别的【无极荣耀】人物还是【无极荣耀】必须关照一下的【无极荣耀】,比如说——鬼手信长。

  鬼手信长本来还在指挥周围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围攻我,可是【无极荣耀】忽然就发现那些人都开始不听他的【无极荣耀】不断往后跑,情急之下他也出手砍倒了几个,但收效甚微,周围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该跑的【无极荣耀】还是【无极荣耀】跑,一点要停下的【无极荣耀】意思也没有。

  本来鬼手信长还在试图阻止那些逃跑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不过在他左右招呼那些溃逃的【无极荣耀】玩家时,无意间却突然到了我的【无极荣耀】身影。一开始我被众多日本玩家围攻时距离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距离还是【无极荣耀】满远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随着那些日本玩家都开始溃逃,我身边没了阻碍,自然也书书网整理就可以向鬼手信长这边移动了。

  猛然发现我的【无极荣耀】目光居然集中在自己身上,鬼手信长立刻就感觉全身的【无极荣耀】寒毛都站了起来。现在他也不去阻止周围的【无极荣耀】人逃跑了,而是【无极荣耀】赶紧翻身跳上了身边的【无极荣耀】一匹战马连自己的【无极荣耀】那群手下都来不及招呼就开始跟着人群跑了起来。

  本来跟鬼手信长在一起的【无极荣耀】除了之前的【无极荣耀】樱花小组成员之外还有他的【无极荣耀】那帮死忠,刚刚这帮人都在忙着帮鬼手信长拦截溃逃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这会突然发现鬼手信长逃跑了都觉得很奇怪,不过他们视线一转立刻便明白了鬼手信长逃跑的【无极荣耀】原因,于是【无极荣耀】也不用谁下令,这帮家伙一个个也都立即放出了自己的【无极荣耀】坐骑跳了上去朝着鬼手信长追了过去。

  在《零》中,有坐骑和没坐骑完全就是【无极荣耀】两个概念,就算你移动力超强,除了个别精英级的【无极荣耀】刺客或者忍者,实际上很少有人能徒步和哪怕最低级的【无极荣耀】战马比速度。鬼手信长他们的【无极荣耀】坐骑自然不可能是【无极荣耀】最垃圾的【无极荣耀】战马,所以速度明显比附近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要快出不少,周围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跑着跑着就被鬼手信长他们超了过去。

  那些人刚开始跑的【无极荣耀】时候都遭到了鬼手信长和他的【无极荣耀】手下们的【无极荣耀】拦截,这会看到鬼手信长他们居然比自己跑的【无极荣耀】还快,一个个全都气愤的【无极荣耀】指着鬼手信长咒骂了起来,不过他们才没骂两句便见一道黑影从他们身边一闪而过朝着鬼手信长他们那群人冲了过去。刚开始这群人被那道黑影带起的【无极荣耀】劲风吹的【无极荣耀】身形一晃,不过他们张嘴刚想骂却突然认出了那道黑影,结果到嘴边的【无极荣耀】诅咒叫骂便突然卡在了嘴边再也没能冒出来。

  后面这道黑影当然就是【无极荣耀】我了。鬼手信长他们骑的【无极荣耀】坐骑虽然都不差,但他们和我却有着两点本质恰疚藜僖盔别。第一,他们的【无极荣耀】坐骑虽然不差,但那也只是【无极荣耀】相对一般坐骑而言的【无极荣耀】,和夜影比的【无极荣耀】话,那就相当于民用跑车和f1方程式赛车的【无极荣耀】区别。可能那些豪华的【无极荣耀】民用跑车可以傲视任何一款经济型轿车,但和f1比起来,那就是【无极荣耀】一部昂贵的【无极荣耀】玩具,根本没有可比性。第二,尽管鬼手信长他们骑着坐骑,但那也仅仅是【无极荣耀】骑着而已。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职业属于步战职业,虽然他也能使用坐骑,但那也就是【无极荣耀】当交通工具用而已,一没有灵活性,二没有速度加成,纯粹就是【无极荣耀】靠坐骑的【无极荣耀】力量在跑路。但是【无极荣耀】我不一样。在混乱与秩序神殿建立后我就已经将魔剑士职业转职成了混乱骑士,而且后来还晋升成了裁决骑士这个分支职业。不过不管是【无极荣耀】裁决骑士还是【无极荣耀】混乱骑士,反正我的【无极荣耀】主要职业里面有骑士职业这是【无极荣耀】肯定的【无极荣耀】,而骑士的【无极荣耀】骑术自然不可能和步战职业一样,那怕是【无极荣耀】最普通的【无极荣耀】骑士一转职成功就会有三级骑术,而且这三级还是【无极荣耀】额外的【无极荣耀】等级,也就是【无极荣耀】别人的【无极荣耀】骑术最多二十级,骑士类职业却可以在不获得任何额外奖励的【无极荣耀】情况下直接把骑术升到二十三级,至于我的【无极荣耀】骑术吗……目前刚好三十级。这三十级当然不是【无极荣耀】系统自带的【无极荣耀】,其中二十级是【无极荣耀】正规系统默认的【无极荣耀】骑术技能上限,还有三级是【无极荣耀】骑士职业类专署奖励,另外我的【无极荣耀】裁决骑士职业有两级的【无极荣耀】额外骑术加成,这就已经有二十五级的【无极荣耀】骑术了。最后夜影作为特殊类坐骑本身自带三级骑术,也就是【无极荣耀】只要是【无极荣耀】个人坐他背上立刻就等于多了三级骑术技能。此外,夜影背上那套马鞍属于特殊装备,加一个骑术等级,还有夜影脚底下的【无极荣耀】铁掌也是【无极荣耀】特殊装备,加一个骑术等级,这样算下来正好就是【无极荣耀】三十级的【无极荣耀】骑术。

  鬼手信长他们这帮步卒想骑着普通坐骑和我这个骑着夜影的【无极荣耀】专业骑士比速度?那基本上就等于一个车技稍微好点的【无极荣耀】飞车党开着个民用跑车和开着f1赛车的【无极荣耀】专业车手比赛,这样的【无极荣耀】对决不输才怪呢。

  鬼手信长他们骑着坐骑在前面跑着跑着忽然感觉不对劲,因为周围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正在逐渐远离他们。刚开始鬼手信长他们还在为前面挡路的【无极荣耀】溃兵而烦恼着,现在前面却突然多了条路出来反而让他们感到非常奇怪起来。毕竟溃兵通常都是【无极荣耀】无组织无纪律的【无极荣耀】代名词,你不能因为自己级别高就指望溃兵给自己让路吧?

  因为觉得奇怪,所以鬼手信长他们便回头看了一眼,结果不回头不要紧,这一回头立刻就吓了一跳。

  “不好,紫日追上来了!”一名樱花小组成员对鬼手信长喊了起来。

  鬼手信长也是【无极荣耀】紧张的【无极荣耀】要命,这个时候他也不管什么形象问题了,直接对后面的【无极荣耀】人命令道:“截住他。”

  那几个提醒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人只是【无极荣耀】习惯性的【无极荣耀】报告一声,没想到鬼手信长居然这样命令他们,结果搞的【无极荣耀】他们立刻就是【无极荣耀】一愣,不过略微想了想后这些人还是【无极荣耀】决定听从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命令为好,毕竟我最多杀他们一次,要是【无极荣耀】得罪了鬼手信长他们以后可就有的【无极荣耀】倒霉了。

  万般无奈之下跑在最后面的【无极荣耀】两匹战马立刻慢了下来企图阻挡我的【无极荣耀】追击脚步,不过就在他们准备动手之际我却突然一夹夜影的【无极荣耀】肚子,夜影的【无极荣耀】速度瞬间便猛的【无极荣耀】提了起来一闪便从那两人身边冲了过去,而两人还没来及做出下一步判断就发现自己的【无极荣耀】脖子上似乎有什么液体流了下来,他们机械的【无极荣耀】伸手摸了一下,结果却发现手指上沾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血。反应过来的【无极荣耀】两人同时抬头看了对方一眼,然后他们的【无极荣耀】脑袋就从脖子上滚了下来,失去头部的【无极荣耀】身体坐在马上又继续向前跑了一截才先后翻落马下,而此时我已经追到了鬼手信长他们身后和最后那个人并驾齐驱了。

  看到我跑到他身边,那名跑在最后的【无极荣耀】人立刻就抽出了腰间长刀向我砍了过来,我干脆脚下一用力从夜影背上跳了起来,踩着那人刺来的【无极荣耀】刀背直接一个大跳蹿到了前面一匹马的【无极荣耀】马背上。那匹战马背上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突然感觉到背后多了个人,吓的【无极荣耀】他赶紧就去摸刀,但我比他动作更快,不等他把刀抽出来便直接用刃爪在他脖子上一抹,然后一拍他的【无极荣耀】脑袋让其扑倒在马背上,跟着我直接踩着他的【无极荣耀】背再次跃起一下跳到了更前面的【无极荣耀】一头长相丑陋的【无极荣耀】战兽背上。这只战兽的【无极荣耀】主人在我干掉他后面的【无极荣耀】那人时就注意到了我的【无极荣耀】动向,所以他早就把刀提在了手里,现在看到我跳过来他立刻便对准了我这边摆好了横切的【无极荣耀】姿势准备借助我下落的【无极荣耀】冲击力直接将我拦腰砍成两截,不过可惜他的【无极荣耀】反应虽然不错,却低估了我的【无极荣耀】战斗力。

  跳在空中的【无极荣耀】我根本没准备和他攻,直接将右手对准他的【无极荣耀】咽喉,手掌一伸一握,嗖的【无极荣耀】一声一支弩箭便从复仇者中飞出直接贯穿了那家伙的【无极荣耀】咽喉将其从坐骑上带翻了下去。当他摔下战兽之后我便直接将手中的【无极荣耀】钩镰枪竖了起来,然后双手握枪使枪尖朝下借助下落的【无极荣耀】冲击力一下将枪头整个贯入了那头战兽的【无极荣耀】脑袋。全速冲刺的【无极荣耀】战兽瞬间便失去了生命,双腿一软立刻就是【无极荣耀】一个狗啃泥整个身体翻滚着向前摔了出去,而我则是【无极荣耀】借助他翻滚的【无极荣耀】甩动力量再次从其身上跳离。一直跑在附近的【无极荣耀】夜影看到我跳起立刻一个梦境跨越出现在了我将要落下的【无极荣耀】位置接住了我然后加速向前冲了上去。

  本来和那战兽一起跑着的【无极荣耀】还有几只大型生物,但是【无极荣耀】看到我轻松干掉了一个同伴后战兽们都表现出了异常的【无极荣耀】恐惧。战兽这东西虽然善于战斗也能当坐骑,但和战马不同,这些家伙的【无极荣耀】智商太高了,而有脑子的【无极荣耀】东西一般都会知道害怕,所以在看到我轻松解决了一个同类后其他战兽立刻便开始想要逃跑,即使他们背上的【无极荣耀】主人努力的【无极荣耀】想要将他们拉回来他们也依然是【无极荣耀】不管不顾的【无极荣耀】继续远离着奔跑的【无极荣耀】坐骑群向着两侧跑了出去。

  鬼手信长听到背后传来战兽摔跟头的【无极荣耀】巨响便回头看了一眼,结果这一眼却是【无极荣耀】吓的【无极荣耀】手上一抖险些从坐骑上翻下来,因为他这个时候居然发现我正举着手在朝他瞄准。我手腕上的【无极荣耀】复仇者狙击弩可是【无极荣耀】很出名的【无极荣耀】东西,不光因为它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武器,更是【无极荣耀】因为那恐怖的【无极荣耀】死亡惩罚。尽管复仇者是【无极荣耀】一把射程超远、精度超高、射速超快的【无极荣耀】变态级武器,但这些都比不上它那三支复仇之箭来的【无极荣耀】出名。任何人一旦被复仇之箭命中立刻就会掉两级,而且复活的【无极荣耀】时候搞不好还可能失败,万一不小心再失败的【无极荣耀】话就等于一次掉三级,虽然对低级玩家来说影响可能不大,但对升级困难的【无极荣耀】高级玩家来说一次两到三级的【无极荣耀】损失却还是【无极荣耀】相当严重的【无极荣耀】,何况除了那些复仇之箭外我还有三根追魂箭,那东西除了将复仇之箭的【无极荣耀】掉级惩罚从三级变成了十级之外还附带自动追踪能力,可以说这东西就是【无极荣耀】高级玩家克星,除非你有本事用武器将追魂箭击落,否则根本别指望能躲的【无极荣耀】过去,这些东西哪怕射偏了也会不断的【无极荣耀】兜圈子回来找机会再次发动攻击,不打中目标或者被击落它们是【无极荣耀】绝对不会罢休的【无极荣耀】。

  看到我拿复仇者对着他鬼手信长怎么能不害怕?不过更让他害怕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就在他看我的【无极荣耀】时候我居然正好启动了复仇者,他只看到我手腕上方那个龙头装饰中一闪,一道金光立刻便朝着他电射而来,吓的【无极荣耀】他手上一松直接从坐骑上翻了下去。

  在高速奔跑中落马可不是【无极荣耀】好玩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刚一落地立刻就被巨大的【无极荣耀】惯性和摩擦力给揉成了一个团在地面上翻滚弹跳着继续向前冲了老远依然没有要停的【无极荣耀】意思,不过速度到是【无极荣耀】慢了下来。

  看到鬼手信长落马我立刻催动夜影加速冲上去,但是【无极荣耀】一直拱卫在鬼手信长身边的【无极荣耀】那些人群迅速的【无极荣耀】朝我靠了过来试图阻挡我的【无极荣耀】靠近。他们现在已经想通了,鬼手信长就是【无极荣耀】他们的【无极荣耀】靠山,我只能杀他们一次,鬼手信长却可以左右他们今后的【无极荣耀】发展,所以哪怕今天被我干掉他们也必须保护鬼手信长。

  “紫日看招。”一名最先靠上来的【无极荣耀】忍者直接学我从他的【无极荣耀】坐骑上跳了起来,我看也没看抬手就是【无极荣耀】一根弩箭将他的【无极荣耀】咽喉贯穿,完事之后弩箭的【无极荣耀】余威还带着他的【无极荣耀】尸体倒飞出去摔落地面,实体在地上弹了几下之后居然超过了鬼手信长才停了下来,而夜影也干脆跳了起来直接一脚踩在那家伙抛弃的【无极荣耀】坐骑的【无极荣耀】背上将其整个踩进了土里,巨大的【无极荣耀】惯性瞬间便让那只坐骑全身肌肉撕裂骨骼粉碎,而我们则是【无极荣耀】一步跨过了包围圈落在了鬼手信长身边。我举起钩镰枪照着被摔的【无极荣耀】七荤八素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就扎了下去,不过枪尖还没碰到他就见旁边突然飞出一个人来一把抱住了钩镰枪的【无极荣耀】枪头将其带歪向了一边。

  虽然那人成功将我的【无极荣耀】枪头带开,但永恒可不是【无极荣耀】一般武器,它可是【无极荣耀】带了一堆打击属性的【无极荣耀】。尽管那家伙小心的【无极荣耀】避开了锋利的【无极荣耀】刃头,但还是【无极荣耀】被永恒之上的【无极荣耀】红色雷电给打的【无极荣耀】全身青烟直冒,最后竟然轰的【无极荣耀】一声整个烧了起来。不过这家伙也够硬气,尽管浑身着火被烧的【无极荣耀】惨叫不止,却死死的【无极荣耀】抱住永恒死活不松手,我试着拽了两了却怎么也抽不出来,最后一次甚至硬是【无极荣耀】连那个家伙一起提了起来都没能把他从枪尖上甩下来。

  要是【无极荣耀】平时这家伙就算死抱着永恒不放也没用,但是【无极荣耀】现在周围都是【无极荣耀】他们的【无极荣耀】人,我可没那么多时间和他比赛拔河。就在我打算第三次抽枪之时,后面的【无极荣耀】人终于也到了。一名日本武士直接一刀砍在了永恒钩镰枪的【无极荣耀】枪柄上,然后手腕一翻,长刀便顺着永恒的【无极荣耀】枪杆向上滑了过来。照他这么往上削最后肯定得切到我的【无极荣耀】手上,逼的【无极荣耀】我不得不松开了永恒。

  这边我才刚一放手,旁边一名日本武士立刻便顶着块盾牌朝夜影的【无极荣耀】侧身撞了过来。夜影反应迅速的【无极荣耀】一转身,脖子向下画了一个漂亮的【无极荣耀】u形,他头顶尖锐的【无极荣耀】独角瞬间便将那人的【无极荣耀】双腿削断,那家伙立刻一下扑倒在我们的【无极荣耀】面前,而夜影则是【无极荣耀】嘶鸣着人立而起然后猛的【无极荣耀】跺了下去,两只蹄子准确的【无极荣耀】踩在那家伙的【无极荣耀】后脑和背心处,瞬间便将他的【无极荣耀】胸腔踩扁并连他的【无极荣耀】脑袋也一起爆裂开来。

  踩死了这个家伙还不算完,夜影干脆就这么踩着那家伙的【无极荣耀】尸体后蹄离地一个定点后踢将刚刚逼的【无极荣耀】我放开永恒的【无极荣耀】那人踹飞了出去,然后我伸手一捞永恒的【无极荣耀】枪尾猛的【无极荣耀】一抽,那名抱着永恒的【无极荣耀】日本勇士此时已经被完全炭化,我一使劲他的【无极荣耀】身体立刻便碎裂开来,伴随着一些还没烧干净的【无极荣耀】红色光点,他的【无极荣耀】身体整个炸成了一堆飞灰,而永恒则重新到了我的【无极荣耀】手里。

  看到我重新拿到永恒,其他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并没有就此放弃,一名拿着类似青龙偃月刀的【无极荣耀】大刀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更是【无极荣耀】勇猛的【无极荣耀】踩着同伴被踢飞的【无极荣耀】尸体跳了起来挥舞着大刀朝我的【无极荣耀】脑门就劈了下来。

  看着那从上方劈下来的【无极荣耀】大刀我立刻便一使劲想用钩镰枪将其在空中挑下来,毕竟他的【无极荣耀】刀虽然也不小,但还没有我的【无极荣耀】钩镰枪长,但我这一使劲却发现枪头提不起来,这个时候我也没时间去研究为啥枪抽不动了,干脆手腕一捏,钩镰枪的【无极荣耀】尾部立刻断了两寸长的【无极荣耀】一小截下来,那截掉下来的【无极荣耀】永恒瞬间变成液体状态并闪电般飞到了我的【无极荣耀】左手之上,然后那块永恒幻化的【无极荣耀】液体便立刻将我的【无极荣耀】整个手掌都覆盖了起来变成了一层永恒保护层。完成了左手的【无极荣耀】保护后我干脆直接伸开左手一把接住了当头劈下的【无极荣耀】大刀,而那名日本武士则是【无极荣耀】连着刀一起被我举在了空中根本无法落下来。在他惊讶和恐惧的【无极荣耀】目光中我突然一使劲,只听乒的【无极荣耀】一声脆响,我的【无极荣耀】五根手指竟然贯穿了刀刃穿进了刀体中,然后整柄大刀的【无极荣耀】前半截都整个粉碎崩裂变成了一堆碎片。

  刀身断裂,失去支撑的【无极荣耀】那名武士立刻便向地面落了下去,但是【无极荣耀】我根本没给他机会。刚才是【无极荣耀】没时间,现在我终于有空看了一眼右手上的【无极荣耀】钩镰枪到底怎么回事。结果我这一转头就看到了两柄武器卡在了我的【无极荣耀】钩镰枪上,而且由于对方卡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枪刃的【无极荣耀】后方,所以永恒并没有将他们的【无极荣耀】武器削断。

  看清楚了钩镰枪被卡住的【无极荣耀】原因我干脆手腕一翻,钩镰枪上的【无极荣耀】钩镰立刻跟着转动起来扫过了其中一柄武器将其从刃部中断截成了两断,另外一人单独根本压不住我的【无极荣耀】力量,我猛的【无极荣耀】一使劲,那个人便连人带兵器一起飞了出去,然后我就这么端着钩镰枪直接从右侧甩向左侧将那名正在下落的【无极荣耀】武士拦腰截成两断,然后手腕再次转动,钩镰翻转后收挂住那家伙的【无极荣耀】上半身一下拉到了右侧将之前武器被削断的【无极荣耀】那家伙再次砸翻在地。

  本来附近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看到鬼手信长落马还想着过来帮帮忙,结果看到我砍瓜切菜一般将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保卫者全给放倒了,吓的【无极荣耀】他们一下子全都退出老远,就连后面跑过来的【无极荣耀】人也自觉的【无极荣耀】绕过了我们战斗的【无极荣耀】区域,大部分人都不敢进入我的【无极荣耀】攻击范围帮忙,因为他们都知道,和我交手他们最多就只能挡的【无极荣耀】住一招就要完蛋。

  不过,虽然大部分人都绕了过去,但就好象这个世界上永远有好心人和恶人一样,英雄和胆小鬼都是【无极荣耀】永远不会消失的【无极荣耀】两种人群。尽管目前来看日本玩家中的【无极荣耀】胆小鬼偏多了一点,但不能就此认为他们之中就没有英雄了,比如之前那个宁肯被烧死也要死死抱住永恒的【无极荣耀】家伙。

  看着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护卫全部完蛋,几个勇敢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终于还是【无极荣耀】股起勇气冲了上来,尽管他们知道自己不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对手,尽管他们知道他们甚至连那些干掉的【无极荣耀】护卫都比如,但他们还是【无极荣耀】冲了上来。不过很可惜,虽然这帮家伙精神可嘉,但现实就是【无极荣耀】现实,不会因为人的【无极荣耀】意志而转变。我扫了一眼几个冲上来的【无极荣耀】人根本懒得去管他们,直接一挥手,他们面前立刻多了一排死神守卫将他们全部挡了下来。

  虽然之前的【无极荣耀】战斗中我已经将死神守卫都派了出去,但死神守卫也不是【无极荣耀】无敌的【无极荣耀】,打了这么久早就死了不少,而现在我放出来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刚刚恢复了召唤数量的【无极荣耀】新死神守卫,只不过数量相对比较少一点而已,但是【无极荣耀】挡住这些普通玩家绝对是【无极荣耀】够用了。

  尽管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那帮护卫没能把我挡住,但他们的【无极荣耀】牺牲至少为鬼手信长赢得了时间,让他从地上爬了起来。被摔的【无极荣耀】头昏脑胀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爬起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无极荣耀】找我,发现我居然跳下了坐骑向他走了过去之后这小子居然吓的【无极荣耀】转身就跑,完全没有一点之前的【无极荣耀】嚣张气焰。想当初鬼手信长这家伙刚出道那会是【无极荣耀】何等的【无极荣耀】意气风发?虽然他从那时候开始就没一次战胜过我,但他却一点都没有怕过我,总是【无极荣耀】在顽强的【无极荣耀】和我作着斗争,只是【无极荣耀】这次他却是【无极荣耀】彻底吓破胆了。在决斗空间中那样的【无极荣耀】优势条件下他们都没能获得胜利,这样的【无极荣耀】打击哪怕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这样的【无极荣耀】狂人也不是【无极荣耀】一时半会能适应的【无极荣耀】,所以他现在除了跑已经什么都不去想也不敢想了。

  看着手脚并用跌跌爬爬向前逃窜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我根本没有大步追上去,而是【无极荣耀】斜跨着钩镰枪一步一步坚定的【无极荣耀】向他走了过去。路上到是【无极荣耀】也有几个勇敢者看鬼手信长这样被我赶着跑实在太丢脸而冲上来想挡我一下,但是【无极荣耀】这些人都只是【无极荣耀】普通玩家,没有一个能和我过上招的【无极荣耀】。不管他们使用什么武器,或者怎么冲过来,我反正就是【无极荣耀】一个动作:挥枪-收枪,敌人倒下。

  “好了,够了,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正当我逐渐接近鬼手信长准备下手的【无极荣耀】时候,一个人影忽然出现在了我和鬼手信长之间将我挡了下来。

  看到来人我也停了下来,然后将面具推了上去看着他笑了起来。“你还真是【无极荣耀】侠肝义胆啊!这帮家伙摆名了排斥你,你居然还肯为他们出头?”

  来人不是【无极荣耀】别人,正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至于原因吗……只是【无极荣耀】因为我刚刚发现其实干掉鬼手信长远不如让松本正贺救下他用处大,因为鬼手信长现在已经被我吓破胆了,再杀他不但不会增加他的【无极荣耀】恐惧,反而会降低他对我们的【无极荣耀】恐惧。就好象刑讯中一种比较常用的【无极荣耀】技法,用语言或者动作让受刑人知道他将要受到的【无极荣耀】折磨和痛苦,但是【无极荣耀】不要真去摧残他的【无极荣耀】肉体,这样才能产生最大的【无极荣耀】精神压力。人的【无极荣耀】身体毕竟是【无极荣耀】有承载上限的【无极荣耀】,所以身体所能传达给大脑的【无极荣耀】痛苦总是【无极荣耀】有上限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精神是【无极荣耀】没有上限的【无极荣耀】,让对方心理产生恐惧,然后让他想象这种折磨的【无极荣耀】后果,那个效果往往比实际折磨他更有效。现在对鬼手信长也是【无极荣耀】一样的【无极荣耀】情况。我就这么保持对他的【无极荣耀】压迫才能打击他的【无极荣耀】心理,让他真正的【无极荣耀】从心里害怕我,但我只要真把他干掉了,可能当时他会恐惧一下,但复活后他很快就会想通很多事情并从中吸取教训,那并不是【无极荣耀】我希望看到的【无极荣耀】结果。

  除了不想让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恐惧感消失外,我的【无极荣耀】另外一个目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要让鬼手信长对松本正贺产生依赖。没错,就是【无极荣耀】依赖。虽然鬼手信长和松本正贺一直不和,但这确是【无极荣耀】一个机会。只要这次松本正贺将鬼手信长救下来,就会在鬼手信长心理最脆弱的【无极荣耀】时候在他的【无极荣耀】记忆深处打上一个松本正贺很强大的【无极荣耀】印象,尽管这个印象未必能马上改变鬼手信长和松本正贺之间的【无极荣耀】关系,但它会潜移默化的【无极荣耀】影响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行为,使之最终放弃和松本正贺对抗并彻底信服乃至崇拜松本正贺,等到那个时候松本正贺技术不再去刻意提高自己在日本玩家心目中的【无极荣耀】地位也将可以轻松领导全日本的【无极荣耀】玩家了。

  松本正贺挡在惊恐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前面面对着我说道:“紫日。我承认这次我们失败了,而且是【无极荣耀】一败涂地,但我们是【无极荣耀】不会放弃的【无极荣耀】,我们伟大的【无极荣耀】大和民族是【无极荣耀】不可能被征服的【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国土你可以抢去,我们的【无极荣耀】资源你可以挖走,但我们的【无极荣耀】精神不可被征服,只要我们这些人还在,只要我们的【无极荣耀】武士之魂还在,我们必然可以将你们赶出我们的【无极荣耀】国土。”

  “所以呢?你要据此让我放弃追杀你们吗?”

  “不。”松本正贺坚定的【无极荣耀】说道:“这话不是【无极荣耀】和你说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和千万大和民族的【无极荣耀】武士们说的【无极荣耀】。”说到这里松本正贺突然举起他那柄灯管一般的【无极荣耀】光神剑对着周围大声说道:“所有日本玩家听着,立刻撤离这里,我将带领我的【无极荣耀】人留下来为你们断后,不要停顿,向后跑,能撤下多少是【无极荣耀】多少,我们总有一天将赢得胜利。”

  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宣言几乎像是【无极荣耀】一只重锤砸在在场的【无极荣耀】所有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心头,这些人几乎同时停了下来转身向松本正贺鞠了一躬,然后才流着眼泪跑了起来。那不是【无极荣耀】伤心也不是【无极荣耀】恐惧的【无极荣耀】眼泪,而是【无极荣耀】懊悔,是【无极荣耀】悔恨他们之前没有听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话,把好好的【无极荣耀】一场大反击计划搞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几千万日本玩家丢盔弃甲的【无极荣耀】大溃退,这样的【无极荣耀】结果不是【无极荣耀】因为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蛊惑,不是【无极荣耀】因为什么人的【无极荣耀】教唆,只是【无极荣耀】因为他们自己的【无极荣耀】贪心。是【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因为贪心,为了多分那么点利益,为了那么一点点的【无极荣耀】优势,结果别说分到利益了,现在恐怕连下次反击是【无极荣耀】否能展开都不知道了。

  带着无限的【无极荣耀】懊悔,这些日本玩家和npc部队一起向后撤了下去,而战场上却诡异的【无极荣耀】留下了一条蜿蜒的【无极荣耀】人墙。这些人和撤退的【无极荣耀】那些有着明显不同。他们的【无极荣耀】数量虽少,但装备齐全精神旺盛,一看就比那帮子逃兵精锐了不止一个档次。不过,就算再精锐现在也没用了,因为他们人数太少了。战场上那道蜿蜒的【无极荣耀】细线不过只有两三人的【无极荣耀】厚度,它甚至都算不上是【无极荣耀】一道防线,因为它实在是【无极荣耀】太薄了。不过,就是【无极荣耀】这道防线却阻住了追击的【无极荣耀】我方大军,不是【无极荣耀】因为他们的【无极荣耀】战斗力,而是【无极荣耀】因为他们的【无极荣耀】精神。

  当然,以上其实全是【无极荣耀】表面文章。精神这东西再牛也就能让人爆发一下,而人再爆发也还是【无极荣耀】人,他变不了超人。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这点人别说阻挡我们的【无极荣耀】大军了,就是【无极荣耀】想稍微迟滞一下估计都是【无极荣耀】做梦,我们这边之所以停下来完全是【无极荣耀】因为我让玫瑰带着一帮知道内情的【无极荣耀】高级玩家强行把队伍压了下来。战场两边都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人,想演点戏给别人看还不简单吗?

  实际上我现在让这帮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手下们表现出这种精神也不是【无极荣耀】纯粹在演戏,我们还有一个比较深层次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要唤醒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战斗之心,要给他们打气。没错,就是【无极荣耀】给他们打气给他们信心。可能有人要问,你们之前不是【无极荣耀】一直在打击日本人的【无极荣耀】信心吗?为什么现在又要给他们建立信心呢?其实这个问题再简单不过了。不管是【无极荣耀】打击他们的【无极荣耀】信心还是【无极荣耀】建立信心,那都是【无极荣耀】为了我们的【无极荣耀】利益。之前打击日本人的【无极荣耀】信心是【无极荣耀】为了让他们不要盲目自大提前发动反攻,而现在给他们竖立信心是【无极荣耀】因为之前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已经达到了,日本人已经在撤退了,而之后我们还需要他们在被灭国后由松本正贺领导着发动一次反攻,并从我们手里“抢回”日本全国的【无极荣耀】控制权,而且在他们完成了这第一步之后,松本正贺还得带着日本玩家给我们当马前卒为我们打击别的【无极荣耀】国家呢。要是【无极荣耀】现在就把日本玩家的【无极荣耀】信心全给打没了,万一后面的【无极荣耀】反攻他们不敢上了怎么办?就算他们参加了,之后他们打别国的【无极荣耀】时候要是【无极荣耀】信心不足,那战斗力也就会下降,那不是【无极荣耀】等于在影响我们的【无极荣耀】利益吗?所以,为了我们将来的【无极荣耀】马前卒能够奋勇向前,现在就得把他们的【无极荣耀】信心重新找回来。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