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八卷 第一百六十五章 风向变了

第十八卷 第一百六十五章 风向变了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看来你们是【无极荣耀】打算舍身取义了。”我看着阻挡在我军前方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以及他的【无极荣耀】部下们说道。

  既然是【无极荣耀】表演,自然就得狗血一点,不然不够感人岂不是【无极荣耀】白演了?松本正贺挡在我面前看着我摆出了一副即将慷慨赴死的【无极荣耀】烈士表情,然后很坚定很激昂的【无极荣耀】说道:“我们不死,你们休想再向前一步。”

  “好,很好。既然你们想当英雄,那我就满足你们。”我说着便向前一挥手。“全部杀光。”

  “是【无极荣耀】。”一声整齐的【无极荣耀】回答声震的【无极荣耀】那些正在逃跑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都险些摔个大跟头,不过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人到是【无极荣耀】怡然不惧的【无极荣耀】仿佛一道堤坝一般坚决的【无极荣耀】挡在我们面前没有一丝一毫的【无极荣耀】晃动。

  事实上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人和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人在本质上并没有太大区别,之所以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队伍能区别于鬼手信长带的【无极荣耀】那些人而表现出如此强大的【无极荣耀】战意,那书书网全文字更新是【无极荣耀】有原因的【无极荣耀】。

  第一,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人有信念,而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队伍没有。这次战役说白了就是【无极荣耀】鬼手信长组织了一帮子被利益所诱惑的【无极荣耀】日本人在篡夺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劳动成果,所以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队伍根本没有什么战斗信念。他们是【无极荣耀】为利益而来,一旦发现无利可图还要付出巨大的【无极荣耀】代价,这些人哪里还能提的【无极荣耀】起士气来?但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这边就不一样了。他的【无极荣耀】人知道自己是【无极荣耀】在为了日本复兴而战,他们求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利,而是【无极荣耀】名。战而胜之,那是【无极荣耀】他们的【无极荣耀】荣誉;战而败之,那是【无极荣耀】他们的【无极荣耀】志气。不管生死,他们都有所得,因此他们不怕死。

  第二,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人比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人心里有底。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手下都是【无极荣耀】各个小行会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他们虽然被利益所驱使前来跟随鬼手信长作战,但他们其实对这场战役是【无极荣耀】否能获得胜利并没有一个坚定的【无极荣耀】信念。尽管松本正贺之前一直在宣传他的【无极荣耀】弹簧理论,也就是【无极荣耀】等待日本战力被压缩到一个极限后突然反弹并一举摧毁中国人在日本的【无极荣耀】所有力量收复全日本。但是【无极荣耀】,这个理论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也不过是【无极荣耀】参照和借用了一下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布置,他自己实际上都没弄明白计划的【无极荣耀】核心内容,那些跟着他一起干的【无极荣耀】人就更不清楚了。刚开始打顺风仗的【无极荣耀】时候大家看到了利益,那自然是【无极荣耀】奋勇向前没的【无极荣耀】说,可现在进攻受挫,这些人立刻就心里没底了。但是【无极荣耀】,和他们不一样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人心里有底。先不说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这帮精锐手下中有不少是【无极荣耀】我派给他的【无极荣耀】人,就算是【无极荣耀】那些真正的【无极荣耀】日本人,他们也听过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详细计划安排,所以他们心里清楚之后的【无极荣耀】战局是【无极荣耀】个什么样子的【无极荣耀】。就因为他们了解未来,能看到驱逐中国势力的【无极荣耀】希望,所以他们和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人不一样,他们敢于牺牲,也清楚牺牲能换来些什么。

  第三,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人比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人要精锐很多。有的【无极荣耀】时候上位者其实有很多拖累,一些看起来很简单的【无极荣耀】事情到他们那里就会变的【无极荣耀】很麻烦,而一些他们明知道应该去做的【无极荣耀】事情,却会因为各种各样的【无极荣耀】问题而不能去做。鬼手信长现在虽然已经基本失去了日本领导者的【无极荣耀】地位,但这种失去只是【无极荣耀】信任度上的【无极荣耀】失去,并不是【无极荣耀】说他已经被人赶下台了。所以鬼手信长现在依然受到大量的【无极荣耀】牵制,他手下的【无极荣耀】势力杂乱而没有谱系,很多人都是【无极荣耀】普通玩家,一来指挥混乱,二来战斗力也是【无极荣耀】参差不齐,这样一支超级杂牌军能有战斗力才叫奇怪呢。但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不一样。他现在虽然正在谋求上位,但他毕竟还没上位,所以他有很多东西可以完全按照自己的【无极荣耀】设想去安排。只要他想到什么,马上就可以去执行,不需要向公众解释,也不用对谁负责,这使得他的【无极荣耀】队伍执行效率远高于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人。再说了,松本正贺虽然表面上是【无极荣耀】孤立无援的【无极荣耀】,但他背后实际上却站着我们冰霜玫瑰盟。他的【无极荣耀】战略计划全都是【无极荣耀】我们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智囊团帮他安排的【无极荣耀】,本身就比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计划要靠谱很多。而且,除了计划安排方面,我们行会强大的【无极荣耀】财力也保证了松本正贺总能捞到很多意外的【无极荣耀】好处,结果就是【无极荣耀】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手下虽然数量不多,却个个都能武装到牙齿,不但装备精良,而且战斗技巧也受过专人指点,比起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那帮子杂牌军不知道强出多少。

  因为有了以上三条垫底,所以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人根本不怕死,他们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战和战后能获得哪些好处,反正掉一级对他们来说根本没损失,在这样的【无极荣耀】情况下他们会怕才怪呢。

  现在交战的【无极荣耀】中日双方是【无极荣耀】我们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部队和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部队,一方是【无极荣耀】士气如虹,另一方是【无极荣耀】悍不畏死,这样的【无极荣耀】两支军队撞在一起,那个场面简直可以用震撼来形容。为了保密,也为了逼真,我和松本正贺都根本没和手下说过地方其实是【无极荣耀】自己人这个事情,所以两边的【无极荣耀】人都是【无极荣耀】全力以赴的【无极荣耀】在拼杀。几乎就在两边的【无极荣耀】先锋队撞在一起的【无极荣耀】瞬间,前线立刻就是【无极荣耀】一片血肉横飞的【无极荣耀】景象。由于两边都是【无极荣耀】精锐,所以并没有出现那种一方迅速击溃另一方的【无极荣耀】情况,两边的【无极荣耀】人缴在一起,先开始还能靠技术拼,等后来人群混成一团也顾不上技巧不技巧的【无极荣耀】了。抱腰、掐脖子、抠眼睛、咬鼻子,啥乱七八糟的【无极荣耀】招事都出来了。不过招数虽然不好看,但这一点也不影响这一战的【无极荣耀】血腥程度,相反,由于双方人员搅在一起,我方的【无极荣耀】法师团无法进行远程支援,所以战斗变成了完完全全的【无极荣耀】白刃战,那场面可以说是【无极荣耀】要多血腥有多血腥,后来很多看过那段录象的【无极荣耀】人都说这才叫真正的【无极荣耀】战场,没有魔法、没有装备,有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血与魂。

  不过,虽然松本正贺带领的【无极荣耀】拦截部队打的【无极荣耀】很惨烈也很悲壮,但他们毕竟人少,而且他们虽然精锐,可我们也不是【无极荣耀】杂牌军,所以战斗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就结束了,只不过这个时间还是【无极荣耀】让我们的【无极荣耀】追击部队成功的【无极荣耀】和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那帮子人撤离拉开了距离。现在我们的【无极荣耀】人就算再往前追,其实意义已经不大了。

  尽管两边的【无极荣耀】人打的【无极荣耀】很惨烈,但是【无极荣耀】我和松本正贺并没有参战,而是【无极荣耀】一直就这么面对面的【无极荣耀】站着。两边的【无极荣耀】交战人员也都互相认识我们这俩领袖级人物,所以大家都很有默契的【无极荣耀】避开了我们附近的【无极荣耀】区域,使得我和松本正贺从头到尾一直没能接战。

  看到附近已经全部死光的【无极荣耀】手下,松本正贺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无极荣耀】悲伤和不快,反而看着我大笑了起来。“哈哈哈哈……紫日,你输了。”

  这话很多人当时都没反应过来,因为表面上看现在的【无极荣耀】情况是【无极荣耀】日本人的【无极荣耀】大部队溃逃了,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断后部队全军覆没,不管怎么说这胜利似乎都和松本正贺不沾边。但是【无极荣耀】让他们惊讶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我却无奈的【无极荣耀】摇了摇头回答道:“松本正贺,你是【无极荣耀】个人才,只可惜我们的【无极荣耀】立场是【无极荣耀】敌对的【无极荣耀】。不过你也别太得意,不久之后,我们还会再见的【无极荣耀】。”

  松本正贺笑着回答道:“等你摆平了北极熊,我会让你明白今天你失去了多少。”

  “不,那不是【无极荣耀】失去,而是【无极荣耀】暂时放在你这里暂存一下,我想要的【无极荣耀】东西还没有拿不到的【无极荣耀】。”我说完便突然转身对着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人一招手。“走。”

  没有任何一个人发出郁闷,整个战场上所有的【无极荣耀】冰霜玫瑰盟所属部队,不管是【无极荣耀】玩家还是【无极荣耀】npc全都整齐的【无极荣耀】一转身跟着我开始向后撤退,而松本正贺则是【无极荣耀】一脸羡慕的【无极荣耀】看着我们远去,过了好久才转身对身后的【无极荣耀】空气说道:“你还要在那里看多久?”

  “你知道我们没走?”松本正贺身边突然展开了一道空间门,鬼手信长、小鸠健次郎以及红莲凤凰还有几个日本大行会的【无极荣耀】首脑先后从中走了出来。

  松本正贺对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问题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无极荣耀】一边转身向回走,一边说着:“看看你的【无极荣耀】头盔吧!”

  “头盔?”小鸠健次郎疑惑的【无极荣耀】看着逐渐离开他们向后走去的【无极荣耀】松本正贺,过了一会才将信将疑的【无极荣耀】将自己头上的【无极荣耀】头盔拿了下来,不过他刚把头盔取下来还没来及翻看,就听咔嚓一声,手上突然感觉力量一松,那只头盔竟然裂成了几百块碎片散了一地。

  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头盔突然碎裂也把周围的【无极荣耀】其他人吓了一跳,其中一个大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惊讶的【无极荣耀】看着满地的【无极荣耀】碎片问小鸠健次郎。“这是【无极荣耀】怎么回事?”

  小鸠健次郎自己也是【无极荣耀】目瞪口呆的【无极荣耀】看着空空的【无极荣耀】双手和满地的【无极荣耀】碎片,至于那名会长的【无极荣耀】问题,他就好象根本没听见一样。过了好半天还是【无极荣耀】红莲凤凰最先反应过来说道:“紫日果然还是【无极荣耀】那个世界第一的【无极荣耀】紫日……我们和他差距太大了!”

  “什么?这难道是【无极荣耀】紫日……?”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话虽然没问完,但意思已经很清楚了。

  红莲凤凰点点头道:“虽然我也不太确定,但之前我确实看到紫日在和松本正贺谈话时曾有意无意的【无极荣耀】往我们这边看了一眼,而且他的【无极荣耀】手似乎也动了一下,只是【无极荣耀】我完全没看到他有任何攻击行动。不过从刚才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话上判断,这应该就是【无极荣耀】紫日出手干的【无极荣耀】,而且松本正贺应该看到了紫日的【无极荣耀】动作。”

  “可是【无极荣耀】我们不是【无极荣耀】在亚空间状态吗?”小鸠健次郎还不太相信的【无极荣耀】问道。“之前我们在那个决斗空间中虽然战败了,但紫日也并不是【无极荣耀】那么可怕啊!”

  “不,他就是【无极荣耀】这么可怕。”另外一名会长说道:“之前你们在决斗空间中的【无极荣耀】时候紫日他们是【无极荣耀】受到了系统压制的【无极荣耀】,而且你们都有属性提升,可以说双方在属性方面的【无极荣耀】差距被系统给强行填平了。但你们还是【无极荣耀】输了,这只能说明紫日的【无极荣耀】战斗意识和战斗经验都远在你们之上。现在离开了那个决斗空间,你们的【无极荣耀】战斗属性都恢复到了正常水平,紫日和你们的【无极荣耀】差距立刻就拉开了,所以他能在我们完全没发现的【无极荣耀】情况下攻击到亚空间内的【无极荣耀】你一点也不奇怪。”

  “可他如果真的【无极荣耀】能做到这点,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呢?”小鸠健次郎还是【无极荣耀】不肯相信。

  红莲凤凰有些生气的【无极荣耀】解释道:“他不做是【无极荣耀】因为他认为没必要。当时我们的【无极荣耀】人已经跑了,就算他杀了我们几个也没多大实际意义。他当时点碎你的【无极荣耀】头盔纯粹只是【无极荣耀】示威,他是【无极荣耀】在警告我们他不但知道我们在旁边偷听,而且还有能力杀我们。至于不杀我们,这也是【无极荣耀】警告,他这是【无极荣耀】在摆出姿态,告诉我们他甚至都不屑于和我们动手。紫日这家伙的【无极荣耀】实力实在是【无极荣耀】太可怕了!”

  “我到不怕他的【无极荣耀】实力。”另外一名日本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说道:“反正他只有一个人,就算他实力再强也无法依靠一个人对抗我们整个日本。我真正担心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紫日的【无极荣耀】智力,和他比起来我们简直就像白痴一样被他玩的【无极荣耀】团团转。我现在真的【无极荣耀】开始后悔没有按照松本君的【无极荣耀】计划执行了!”

  “你这是【无极荣耀】什么意思?”鬼手信长一听这话立刻就不高兴了。这次的【无极荣耀】行动是【无极荣耀】他安排的【无极荣耀】,这些会长也是【无极荣耀】他一个个做的【无极荣耀】思想工作,人家现在说后悔没按原计划行事,那不就等于是【无极荣耀】在说鬼手信长害了他们吗?

  见鬼手信长生气,旁边的【无极荣耀】一个会长立刻道:“你也别生气,现在这里最没资格发火的【无极荣耀】就是【无极荣耀】你了。计划搞的【无极荣耀】一团糟,我们的【无极荣耀】实力也是【无极荣耀】损失惨重。松本正贺的【无极荣耀】计划到底可行不可行我们是【无极荣耀】不知道,但你的【无极荣耀】计划不可行却是【无极荣耀】已经验证过了。为了这次糟糕的【无极荣耀】行动,我们不但损失了大量战斗力和物资,更重要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失去了广大日本玩家对我们的【无极荣耀】信任。这个损失才是【无极荣耀】我最痛心的【无极荣耀】!”

  “是【无极荣耀】啊!”之前说话的【无极荣耀】那个会长说道:“当初会里的【无极荣耀】几个参谋都让我别搀和这个事情,可我还是【无极荣耀】被鬼手君的【无极荣耀】话打动了,结果搞成现在这个样子。我现在真是【无极荣耀】没脸回去见他们啊!”

  “好了好了,都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错行了吧?”鬼手信长突然爆发了起来。他暴跳如雷的【无极荣耀】大吼着:“战斗失败了你们就知道把责任都推给我,之前你们都去哪了?这个计划要是【无极荣耀】成功了好处是【无极荣耀】我一个人拿吗?你们之前怎么不说计划有漏洞?开战果分配大会的【无极荣耀】时候怎么没见你们出来说计划有问题啊?之前这个计划是【无极荣耀】我一个人决定的【无极荣耀】吗?你们手里的【无极荣耀】部队一直都是【无极荣耀】你们自己在指挥,我对他们下过一道命令没有?现在搞砸了你们就知道找我来说了?早干吗去啦?”

  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突然爆发将在场的【无极荣耀】几个会长搞的【无极荣耀】一愣,但是【无极荣耀】他们随后却并没有反驳鬼手信长,而是【无极荣耀】在互相看了一眼之后集体向鬼手信长鞠了一躬,然后由其中一个比较有威望的【无极荣耀】会长代表其他人说道:“我们承认之前是【无极荣耀】我们被利益蒙蔽了双眼,但现在梦醒了,而且是【无极荣耀】被中国人用一个响亮的【无极荣耀】大耳光扇醒的【无极荣耀】。这脸上火辣辣的【无极荣耀】痛我们忍了,谁让我们被利益蒙了双眼呢?不过现在这左脸已经有个巴掌印了,我们不想在右边再添一个。以前您对我们的【无极荣耀】帮助我们受了,以后有什么需要的【无极荣耀】我们也绝不推脱,但是【无极荣耀】目前……请恕我们不能再跟随您了。”说到这里在场的【无极荣耀】这几个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又是【无极荣耀】集体向鬼手信长一鞠躬,然后不等满脸错愕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反应过来他们便纷纷追着松本正贺跑了出去,等鬼手信长反应归来想叫住他们时,那些人已经都跑远了。

  “我……你们……”看着远去的【无极荣耀】那些会长的【无极荣耀】背影,鬼手信长感觉自己一下子老了十岁。现在的【无极荣耀】他总算体会到了当初他强加到松本正贺身上的【无极荣耀】感受,那种从云端掉落地狱的【无极荣耀】感觉——真的【无极荣耀】比死还难受!

  “鬼手君。”

  红莲凤凰刚说了三个字就被鬼手信长伸手制止了。他颓然的【无极荣耀】坐倒在地,低着头看着地面,然后抬起一只手朝红莲凤凰挥了挥。“不用向我解释了,我明白,你也走吧。”

  红莲凤凰听到鬼手信长的【无极荣耀】话之后又神情复杂的【无极荣耀】看了鬼手信长一眼,但她并没有解释什么,而是【无极荣耀】果断的【无极荣耀】转身朝松本正贺那边追了过去。

  鬼手信长让红莲凤凰走本来只是【无极荣耀】一时的【无极荣耀】沮丧所至,而且他也知道留不住红莲凤凰。和一般女人不一样,红莲凤凰是【无极荣耀】个很有野心的【无极荣耀】女人,她不是【无极荣耀】跌落神坛的【无极荣耀】鬼手信长能留的【无极荣耀】住的【无极荣耀】。不过,尽管心里清楚,但看到红莲凤凰毫不犹豫的【无极荣耀】离开了自己,鬼手信长还是【无极荣耀】觉得非常的【无极荣耀】伤感。不过,伤感了半天,他却突然发现身边居然还有一双腿站在那里。他略带惊讶的【无极荣耀】抬头看向了那双腿的【无极荣耀】主人。

  “健次郎?你为什么……?”

  没等鬼手信长问完小鸠健次郎就仰望着天空说道:“我也不知道。按说我也应该抛弃你去投奔松本君的【无极荣耀】,本来我之前跟着你也就是【无极荣耀】为了找个靠山而已,而现在的【无极荣耀】你显然不符合这个条件。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无极荣耀】感觉我和松本正贺并不是【无极荣耀】一路人,所以我也很犹豫。”

  要是【无极荣耀】我和松本正贺现在在这里,听到小鸠健次郎说出这么一段话,肯定会惊讶的【无极荣耀】称赞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直觉敏锐无比,但是【无极荣耀】我们现在不在这里,而鬼手信长并不明白其中关键,所以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决定自然也就无人喝彩。

  身为我们派到日本的【无极荣耀】超级卧底,松本正贺自然不可能和纯正的【无极荣耀】日本玩家小鸠健次郎一条心,所以说小鸠健次郎的【无极荣耀】直觉实在是【无极荣耀】太准了,只可惜他只是【无极荣耀】直觉上觉得和松本正贺不合拍,并不能发现其中关键,因此他也就错过了揭发这一天大秘密的【无极荣耀】机会。至于松本正贺本人,他现在正忙着应付一大帮子请求跟他混的【无极荣耀】新小弟呢。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