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八卷 第一百六十九章 入侵者

第十八卷 第一百六十九章 入侵者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正当我用手在那家伙面前挥来挥去希望唤回他的【无极荣耀】魂的【无极荣耀】时候,旁边一名引导员却是【无极荣耀】先一步挡在了那家伙的【无极荣耀】前面,然后露出了一脸夸张的【无极荣耀】笑容,吓的【无极荣耀】我还以为他打算对我干什么呢。

  “嘿嘿,真不好意思,我这位同事他胆子小书书网手打更新没见过大世面,有点吓傻了。还是【无极荣耀】让我来招待你们吧。您是【无极荣耀】紫日会长是【无极荣耀】吗?我可是【无极荣耀】您的【无极荣耀】粉丝啊!”那家伙一边竭力保持着他那吓人的【无极荣耀】笑容一边客气的【无极荣耀】套起了近乎。

  我给他笑的【无极荣耀】有点心里发毛,只能回答道:“那什么,虽然现在提倡微笑服务,不过你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脸有点抽筋了?”

  “嗯?”那家伙疑惑的【无极荣耀】低头向下看了一眼,随后才想起来自己是【无极荣耀】看不到自己的【无极荣耀】脸的【无极荣耀】,但他还是【无极荣耀】大概知道了问题出在哪里,稍微收了点笑容。去掉那夸张的【无极荣耀】笑容后,这家伙看起来还算满顺眼的【无极荣耀】,甚至可以说有点小帅,要是【无极荣耀】再有一身拉风点的【无极荣耀】装备估计倒追他的【无极荣耀】小mm就得排成排了。

  “那个,我们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人刚刚返回这边,新作战计划需要调整军队,可能一会各行会的【无极荣耀】部队都会撤回来,你们最好做好接待准备。还有就是【无极荣耀】我们这些人将在各行会的【无极荣耀】部队整编队伍的【无极荣耀】时候负责隔离俄罗斯人的【无极荣耀】部队,所以麻烦你先带我们去正在交战的【无极荣耀】前线吧。”

  “哦,是【无极荣耀】这样啊。我明白了,您稍等,我去吩咐下其他人准备接待引导前面回来的【无极荣耀】部队,我马上亲自送你们去前线。”

  “好的【无极荣耀】。”在我点头之后那家伙立刻便打算转身去吩咐别人办事,不过他才刚转了半个身子,我便突然一把将他拉了回来,同时左手闪电般伸出,啪的【无极荣耀】一下捏住了一根箭杆。这是【无极荣耀】一枝魔法箭,红色水晶箭头上充沛的【无极荣耀】火系摹疚藜僖咖力翻滚着好似随时都会溢出来一般,而且射出这枝箭的【无极荣耀】弓或者说摹疚藜僖壳个弓手也不是【无极荣耀】一般人物,因为即使是【无极荣耀】我捏住了这枝箭,它的【无极荣耀】尾部依然还在向后喷射着风系摹疚藜僖咖力。显然这是【无极荣耀】根带有风系加速的【无极荣耀】超大威力爆破魔法箭,箭头的【无极荣耀】红色水晶根本就是【无极荣耀】个被强行灌输了大量魔力的【无极荣耀】魔晶炸弹,这种东西别说撞击物品了,就算是【无极荣耀】稍微大一点的【无极荣耀】震动都有可能使其爆裂,而根据这东西的【无极荣耀】飞行方向和角度,我很容易的【无极荣耀】就找到了它原先的【无极荣耀】目标。

  被我拉住的【无极荣耀】家伙本来还在疑惑我为什么突然拉他,但是【无极荣耀】在看到我手里捏着箭后立刻便反应过来了,下一秒我的【无极荣耀】喊声更是【无极荣耀】让周围的【无极荣耀】人都知道了发生了什么事。

  “挡住传送阵,是【无极荣耀】俄罗斯人的【无极荣耀】渗透部队,他们要炸毁传送阵。”

  俄罗斯的【无极荣耀】入侵者们有这么大支军团,其中不可能都是【无极荣耀】傻瓜,至少他们的【无极荣耀】参谋还是【无极荣耀】很聪明的【无极荣耀】。做为他们前进路线上黄河北岸的【无极荣耀】最后一座城市,也是【无极荣耀】离他们最近的【无极荣耀】一座城市,这些家伙不用想也知道这里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传送中转点,而即使是【无极荣耀】业余级的【无极荣耀】军事爱好者肯定也知道战争中打击补给线是【无极荣耀】多么的【无极荣耀】重要,而俄罗斯人的【无极荣耀】参谋团自然不可能不知道要打击我们的【无极荣耀】传送阵体系,否则我们就可以功过这个传送阵随时补充战场上的【无极荣耀】人员和物资损耗。俄罗斯人再怎么强大,他们也无法规避出境作战的【无极荣耀】负面影响,和我们拼补给显然是【无极荣耀】不划算的【无极荣耀】,所以摧毁我们的【无极荣耀】补给线对他们来说就成了重中之重。一开始他们不这么做是【无极荣耀】因为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精锐都在,他们无力抽调高级人员出来搞破坏,而这段时间我们又是【无极荣耀】打俄罗斯神族又是【无极荣耀】对日作战的【无极荣耀】,把我们的【无极荣耀】高手都调走了,这才给了他们可趁之机,而刚才那枝箭显然就来自这样的【无极荣耀】补给线破坏小队。

  随着我的【无极荣耀】一声喊,周围的【无极荣耀】普通玩家立刻就乱套了,有的【无极荣耀】人拼命的【无极荣耀】往外冲想去找什么人在攻击传送阵,还有的【无极荣耀】人则是【无极荣耀】站到了传送阵前面希望能挡下敌方的【无极荣耀】远程攻击,虽然目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好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这样一通乱跑显然起不到太大效果。好在还有我带来的【无极荣耀】这帮精英在,就算那些人啥也不做也无所谓了。

  跟着我来的【无极荣耀】那些精英们一听我的【无极荣耀】喊声立刻便散了开来,近战职业噌噌的【无极荣耀】就直接蹿了出去,而法师则是【无极荣耀】迅速站到了传送阵附近围了个稀疏的【无极荣耀】圆圈,并高举起法杖顶起了一层层的【无极荣耀】防护罩将传送阵彻底包围了起来,至于我们这边的【无极荣耀】弓弩手类职业则是【无极荣耀】跟猴一样三两步蹿上附近最高的【无极荣耀】几个建筑物拉开弓矢搜寻起了敌人的【无极荣耀】踪迹。

  “在那边。”一名最先爬上传送殿顶棚的【无极荣耀】魔箭手最先发现目标,在大声提醒的【无极荣耀】同时,他的【无极荣耀】箭便已经飞了出去。对面的【无极荣耀】那名俄罗斯玩家在发现位置暴露的【无极荣耀】瞬间便转身从藏身的【无极荣耀】位置跳了出去,但还是【无极荣耀】晚了一步,只听啊的【无极荣耀】一声惨叫,那个打算从房顶跳下去的【无极荣耀】玩家直接抱着一条腿摔到了下面的【无极荣耀】街道上,他的【无极荣耀】左腿膝关节处正穿着一支箭,将他的【无极荣耀】整条左腿都废掉了。

  就在这名玩家中招的【无极荣耀】同时,旁边的【无极荣耀】一座建筑上突然亮起了魔法的【无极荣耀】光芒,一名法师终于也不再隐藏站了起来,而他的【无极荣耀】法杖上那亮起的【无极荣耀】魔法光芒也说明了他的【无极荣耀】法术已经准备多时了。随着白光一闪,一枚带着点点幽蓝的【无极荣耀】魔法光球闪电般朝着传送阵这边飞了过来。

  看到那光球,附近的【无极荣耀】普通玩家根本来不及反应。不过还好这光球射来的【无极荣耀】方向刚好需要经过我身边才能命中传送阵,我直接一把把刚才拉过来的【无极荣耀】那家伙推到一边,然后纵身跳起,永恒瞬间变成一把长剑并亮起了一层蓝色的【无极荣耀】光芒的【无极荣耀】。“给我破。”只听嚓的【无极荣耀】一声好象快刀切过西瓜一般的【无极荣耀】声音,那枚魔法光球直接被我在空中一剑劈成了两半,不过它并没有就此消失,而是【无极荣耀】突然在空中爆裂,我和附近的【无极荣耀】地面乃至房顶都瞬间覆盖上了一层冰壳,但是【无极荣耀】我人还没落地身上的【无极荣耀】冰壳就全部消退了下去,只是【无极荣耀】地面和房顶的【无极荣耀】冰依然闪着晶莹的【无极荣耀】光芒。

  “飞镖、白浪。”我落地之后直接一指那名魔法师,身边两个光圈同时闪亮,跟着两道白影先后射出。较小的【无极荣耀】白影刚一出现便像导弹一般朝着法师直冲而去,在他的【无极荣耀】防护法术还没来及生效之前便冲到了他的【无极荣耀】脸上将其鼻子给咬的【无极荣耀】鲜血直冒。受伤的【无极荣耀】法师根本无法完成法术,伸手就想把脸上的【无极荣耀】东西拍下来,但是【无极荣耀】另外一个比较大的【无极荣耀】白影却在出现后不到一秒的【无极荣耀】时间内在地上轻轻一点,下一步便飞上了旁边的【无极荣耀】一座建筑顶端,跟着踩着那些建筑的【无极荣耀】屋脊几个起落便冲到了法师身边。那法师正在和脸上的【无极荣耀】飞镖折腾,忽然就发现飞镖不见了,但是【无极荣耀】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被一张长满锋利獠牙的【无极荣耀】长嘴一口咬中了脖颈,然后他便感觉自己被一股巨大的【无极荣耀】力量从房定上撞飞了出去。附近的【无极荣耀】人只看到一个白色身影将那名法师从房顶撞翻了出去,然后两个身影在空中纠缠着摔向地面,只不过在落地前的【无极荣耀】瞬间那个白色身影便突然蹬了法师一脚再次跃上了屋顶,只是【无极荣耀】那名法师的【无极荣耀】脖子却扭成了一个极端不正常的【无极荣耀】姿势摔落地地面,根本连挣扎都没有那家伙便彻底断绝了生机。

  就在白浪刚刚跃上房顶之时,我突然双眼睁大,手中永恒被我当成飞斧给扔了出去。旋转的【无极荣耀】永恒在空中闪电般穿过几十米的【无极荣耀】距离噗的【无极荣耀】一声穿入了一名从侧面冲出来想偷袭白浪的【无极荣耀】战士的【无极荣耀】胸腹之中,那人本来正打算起跳,突然中剑,腿上一软直接便从房上滚了下来。

  扔完飞剑,我迅速一抬手像是【无极荣耀】抛东西一样向上一抛,同时飞鸟闪电般钻出训练空间直冲云霄。“去上面帮我们定位。”

  看到飞鸟升空,大概那些袭击者也知道再也藏不住了,干脆一鼓作气全都从藏身之处跳了出来。本来我对这次袭击到是【无极荣耀】不太在意,毕竟这种袭击补给线的【无极荣耀】事情属于正常情况,一般有点脑子的【无极荣耀】指挥者都会干的【无极荣耀】。但是【无极荣耀】让我没想到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他们居然派了这么多人出来,而我们这边居然没人发现。那些钻出藏身地的【无极荣耀】人员数量竟然都快达到五十人了,这么大的【无极荣耀】规模到底是【无极荣耀】怎么混进来的【无极荣耀】啊?这边的【无极荣耀】安全检查未免也做的【无极荣耀】太烂了点吧?

  虽然惊讶于城市防卫能力的【无极荣耀】低下,但混进来的【无极荣耀】人却不能不管。看到那些人冲出隐藏的【无极荣耀】地点,我立刻对身后还没动的【无极荣耀】那些精英玩家喊道:“除了保护传送阵的【无极荣耀】法师,其他人全都跟我上。”

  “是【无极荣耀】。”众人回答之后立刻便跟着我一起冲了出去。对面那些刚从隐身处跑出来的【无极荣耀】人在发现我们之后也没有任何退缩的【无极荣耀】打算,而是【无极荣耀】主动迎着我们冲了上来。

  由于我本来速度就快,加上站位靠前,所以理所当然的【无极荣耀】我也是【无极荣耀】第一个和那些俄罗斯人接触的【无极荣耀】人。

  跑在最前面的【无极荣耀】那名俄罗斯玩家一边跑一边就把双手伸到了脑后,然后闪电般拽出了两柄飞斧朝我扔了过来。高速旋转的【无极荣耀】飞斧和一般的【无极荣耀】投掷性武器不同,这东西速度虽然不一定很快,但力量却出奇的【无极荣耀】大。好在这只是【无极荣耀】两柄一般的【无极荣耀】投斧而不是【无极荣耀】俄罗斯人最常用的【无极荣耀】那种双刃斧,不然就这一把斧头就能把一名血牛战士给直接撞飞出去。当然,以上情况指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一般玩家之间的【无极荣耀】战斗,这些东西对我并不适用。

  看着飞来的【无极荣耀】斧头我根本躲也没躲,直接在空中伸手将两柄斧头给接了下来,然后借助斧头向前的【无极荣耀】惯性向下一带,斧头在空中舞出一个圆圈后被我又给扔了回来。虽然斧头还是【无极荣耀】那两柄斧头,但不同的【无极荣耀】人扔出来效果显然是【无极荣耀】不一样的【无极荣耀】。被我的【无极荣耀】力量扔出去的【无极荣耀】飞斧带着恐怖的【无极荣耀】力量几乎是【无极荣耀】瞬间便插在了它们原本主人的【无极荣耀】双肩之上,强大的【无极荣耀】动能直接将那名正在全速冲刺的【无极荣耀】战士给撞飞了起来。他的【无极荣耀】下半身因为奔跑的【无极荣耀】惯性还在继续向前,而肩膀却被斧头带着向后飞去,上下运动不一致的【无极荣耀】结果就是【无极荣耀】他整个人瞬间变成了平躺的【无极荣耀】姿势,然后两股惯性相互抵消之后他才平躺着摔在地面上,就算那两柄斧头毫无杀伤力,单就这一下也足够摔他个半身不遂。

  闪电般出手干掉跑在第一位的【无极荣耀】俄罗斯玩家之后我立刻向着远处一伸手,插在尸体上的【无极荣耀】永恒在尸体上来回晃了两下便嚓的【无极荣耀】一声从尸体中退了出来然后闪电般射入我的【无极荣耀】手中,而此时第二名俄罗斯玩家也刚好冲到我面前。

  手握刚刚到手的【无极荣耀】永恒,我直接一个斜劈和那名玩家的【无极荣耀】双刃战斧对砍在一起,跟着就是【无极荣耀】切豆腐一般的【无极荣耀】轻松,永恒瞬间将足有一尺宽的【无极荣耀】巨斧从斧刃中央一切两半,然后去势不减的【无极荣耀】直接切入那名玩家的【无极荣耀】脑袋并直接带走了眼睛上部的【无极荣耀】所有部件。少了半拉脑袋的【无极荣耀】战术在经过我身边之后又跑了两三步才一下栽倒在地,脑壳中剩下的【无极荣耀】半个脑子也一起摔飞了出去。

  干掉第二名战士后我依然没有减速,反而加速前冲了两步,然后三步并做两步冲上旁边的【无极荣耀】墙壁,借助惯性脚在墙上一蹬,整个人立刻便飞了起来,然后借助蹬墙的【无极荣耀】反作用力向斜侧跳起,借助下落的【无极荣耀】惯性和蹬墙的【无极荣耀】力量整个人在空中高速旋转了起来,然后直接落进了三名战士组成的【无极荣耀】战斗小组中,旋转的【无极荣耀】永恒就仿佛绞肉机一般瞬间便将三人齐齐斩于剑下。

  闪电般连续干掉了四个人之后我也没再继续向前,而是【无极荣耀】用力一甩手将永恒上沾的【无极荣耀】血迹甩干净之后对后面追上来的【无极荣耀】人说道:“剩下的【无极荣耀】交给你们了。”

  之所以我没有一直往前冲,主要是【无极荣耀】因为最强的【无极荣耀】那几个都被我干掉了,剩下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一般人,而那些精英又不是【无极荣耀】幼儿园的【无极荣耀】小朋友,多砍点敌人反而可以累积战场经验。不过事实证明我的【无极荣耀】想法显然有点多余,因为这帮精英根本就是【无极荣耀】群杀人专家,经验这东西别人可能需要,对他们意义已经不大了。剩余的【无极荣耀】那些俄罗斯突击人员在这帮精锐的【无极荣耀】手下没过二十秒就被全部放倒了,这其中还有一大半的【无极荣耀】时间是【无极荣耀】浪费在了追击中,真正出手的【无极荣耀】时间实际上也就两到三秒,几乎是【无极荣耀】两边刚一接触人就倒了。

  从第一支射向传送阵的【无极荣耀】爆破魔法箭,到最后一名袭击者倒下,这整个过程总共也没超过一分钟,有些别的【无极荣耀】行会的【无极荣耀】人甚至都还没反应过来到底出了什么事就发现敌人已经躺了一地了。那个负责给我带路的【无极荣耀】玩家之前在看到我不再往前冲了之后也跑到了我跟前准备说些什么,谁知道却看到我们三两下就结束了战斗。他目瞪口呆的【无极荣耀】看着走回来的【无极荣耀】本行会精英们自言自语般的【无极荣耀】说道:“这就是【无极荣耀】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高手吗?太恐怖了!”

  “恐怖的【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我们,而是【无极荣耀】你们的【无极荣耀】城市防护。”我转身对那家伙说道:“这里是【无极荣耀】我们全军的【无极荣耀】补给线枢纽点,可以说是【无极荣耀】重中之重。如果对方派出三五个尖端玩家潜行渗透或者硬冲进来我都不觉得奇怪,可是【无极荣耀】对方派出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几个稍微强点的【无极荣耀】高手加上群普通人,而且人数还多达三五十之众,你们的【无极荣耀】守卫都睡着了吗?”

  “这个……抱歉,我也不是【无极荣耀】负责这块的【无极荣耀】,暂时也不太清楚到底怎么回事。”

  “我也不想说什么,而且我也没资格管你们的【无极荣耀】行会防卫,只是【无极荣耀】想提醒你们,既然你们现在责任重大就要多当心,万一出事了,联军有所损失是【无极荣耀】必然的【无极荣耀】,可损失更大的【无极荣耀】绝对是【无极荣耀】你们自己。”我说到这里又顿了一下,然后才道:“你没什么事的【无极荣耀】话就马上带我们去前线,既然俄罗斯人都提前来拜访了,我不去给他们回点礼实在是【无极荣耀】有些不礼貌。”

  “哦好的【无极荣耀】好的【无极荣耀】,我这就带你们过去。”

  在周围玩家惊讶和羡慕的【无极荣耀】目光中我们很快便再次集结,然后跟着那名带路的【无极荣耀】玩家一起向战场飞去。因为我们赶时间,所以没空慢慢散步,在确定了带路人选之后大家就直接把守护长枪召唤了出来,至于那名向导则是【无极荣耀】骑在了我的【无极荣耀】守护长枪上,我反正有飞鸟可以当坐骑,而且因为紫日和银月双号一体,所以我实际上有两只守护长枪,加上飞鸟等于我有三只喷气式坐骑,多带个把人完全没啥问题。

  那向导大概是【无极荣耀】第一次坐长枪,紧张的【无极荣耀】不得了,好在他还知道给我们指路,所以很快我们便到达了战场。

  这边的【无极荣耀】情况和想象中的【无极荣耀】稍稍有点不太一样。本来那些行会的【无极荣耀】会长来说战场情况十万火急的【无极荣耀】时候我还以为他们只是【无极荣耀】想催促我们加快出兵速度,可到现场一看才知道他们说的【无极荣耀】其实一点也不夸张。此时的【无极荣耀】一线战斗区域中已经根本看不见中国玩家的【无极荣耀】防线了,大量中俄玩家和npc部队绞在一起互相厮杀,地面上到处都是【无极荣耀】打烂的【无极荣耀】装备、冒烟的【无极荣耀】焦土、死去的【无极荣耀】战士和还在呻吟的【无极荣耀】伤员,可以说整个战线已经处于一种半穿透状态了。所幸这是【无极荣耀】游戏,玩家通常都不怕死,要是【无极荣耀】在现实中打成这样估计战线早崩溃了。

  “会长,战线都打成这样了,我们怎么组织防线啊?”一名跟随我的【无极荣耀】会员问道。我们的【无极荣耀】任务是【无极荣耀】组织防线将俄方和中方的【无极荣耀】部队分开,可现在两边都打成一锅粥了,这要怎么分啊?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