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八卷 第一百七十一章 逼他们动手

第十八卷 第一百七十一章 逼他们动手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虽然冰封女妖说的【无极荣耀】相当严重,但在场的【无极荣耀】俄罗斯行会首脑们却没有多少人真的【无极荣耀】把她的【无极荣耀】话当回事。艾辛格外围区域对外开放是【无极荣耀】不假,但身为一个行会的【无极荣耀】首领级人物,除了必要的【无极荣耀】指挥才能之外,自身实力也是【无极荣耀】必不可少的【无极荣耀】。为了行会事物和锻炼自身的【无极荣耀】实力,这些会长级人物都必须消耗比普通玩家多的【无极荣耀】多的【无极荣耀】时间在这些事情上,所以他们往往没有太多时间四处闲逛。像我这么不务正业到处流窜的【无极荣耀】会长不是【无极荣耀】没有,但绝对不多。在场的【无极荣耀】这些行会首脑们显然都不在这个少数人的【无极荣耀】群体中,因此大多都没去过艾辛格,光靠别人的【无极荣耀】口耳相传他们根本就不相信艾辛格有那么难打。

  不过,虽然不太相信艾辛格的【无极荣耀】防御程度有冰封女妖说的【无极荣耀】那么变态,但在场的【无极荣耀】会长们到是【无极荣耀】也没真把艾辛格当成目标,毕竟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名声摆在那里。作为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老巢之一,对于任何行会来说艾辛格都算的【无极荣耀】上是【无极荣耀】龙潭虎穴而绝非兔子窝,想在这种地方咬一口,那就必须做好崩掉牙的【无极荣耀】准备。在场的【无极荣耀】俄罗斯大老们虽然信心满满,可也没到烧昏头的【无极荣耀】地步,至少知道艾辛格不是【无极荣耀】他们现阶段可以考虑的【无极荣耀】东西。

  在冰封女妖的【无极荣耀】提议下,众大老们经过一番紧急商议,最后终于统一了意见。他们的【无极荣耀】想法很简单,那就是【无极荣耀】我们的【无极荣耀】精锐出现在哪里,他们就强攻哪里。

  这个想法看起来有点白痴,其实却蕴涵着大智慧。表面上看我们行会的【无极荣耀】精锐应该是【无极荣耀】所有围堵部队中实力最强的【无极荣耀】,而按照正常人的【无极荣耀】想法,既然俄罗斯人要突破我们的【无极荣耀】防线,当然应该挑防御做薄弱的【无极荣耀】地方而不是【无极荣耀】最强的【无极荣耀】地方突破了。不过,如果你把这个事情倒过来想一下就可以很快意识到关键问题。虽然表面上看柿子捡软的【无极荣耀】捏才是【无极荣耀】正确方案,但我们的【无极荣耀】防线又不是【无极荣耀】一道水平线,而是【无极荣耀】一个u形线。如果俄罗斯人按照我们的【无极荣耀】防御强度去挑选攻击方向,那不用说,往回跑最方便,因为那边根本连防御部队都没有。所以说,找软柿子捏其实根本不是【无极荣耀】正确选择,相反,寻找中方防御部队中战斗力最强的【无极荣耀】部队所在区域才是【无极荣耀】正确选择,因为俄罗斯人认为我们肯定会把最精锐的【无极荣耀】部队放在最不希望他们的【无极荣耀】方向上。

  本来俄罗斯人的【无极荣耀】想法也没啥错误,只可惜我们的【无极荣耀】智囊团实在是【无极荣耀】太狡猾了。素美他们早就判断出了冰封女妖他们会找我们的【无极荣耀】最强防御区段作为突击点,而他们就故意把我们的【无极荣耀】精锐放到了黄河前面用来阻截俄军的【无极荣耀】前进,这样就等于是【无极荣耀】传达了一个我们不希望俄罗斯人过黄河的【无极荣耀】错误信息给冰封女妖他们,从而诱使他们主动越过黄河。

  有些时候不得不说笨一点也是【无极荣耀】一种幸运,要是【无极荣耀】冰封女妖他们都是【无极荣耀】一窍不通的【无极荣耀】人,专门找我们的【无极荣耀】防线最薄弱区突破,那搞不好还真能捞到不少好处。可惜他们都是【无极荣耀】聪明人,识破了表层的【无极荣耀】陷阱,结果就掉进了一个更深的【无极荣耀】陷阱之中。

  在俄罗斯人商量出具体战术之后,我们这边的【无极荣耀】战场调整也算是【无极荣耀】彻底完成了。不过双方部队虽然都完成了战斗准备,可战场却非常诡异的【无极荣耀】静默了下来。

  中方战斗人员都在忙着做战术调整,大量部队忙着换防,根本没空去找俄罗斯人的【无极荣耀】麻烦,而俄罗斯那边因为领导层在商量怎么调整战局安排,所以下面的【无极荣耀】人也不知道该怎么打。在这种情况下两边的【无极荣耀】人都出现了短暂的【无极荣耀】静默,只是【无极荣耀】相比之刚开始血肉横飞的【无极荣耀】激战,这种闹鬼一般的【无极荣耀】安静环境到是【无极荣耀】更加让人觉得紧张。

  “紫日。”我站在战线前方正在观察对面的【无极荣耀】俄军阵营,忽然就听到耳机里响起了军神的【无极荣耀】声音。

  “什么事?”

  “我方人员调整已经完成,可以进入第二阶段了。”

  所谓的【无极荣耀】第二阶段就是【无极荣耀】对抗阶段,在这个阶段中我们的【无极荣耀】任务就是【无极荣耀】和俄罗斯人硬碰硬,而且要打的【无极荣耀】顽强。虽然我们的【无极荣耀】计划是【无极荣耀】引诱敌人向前,但俄罗斯人又不傻,他们明知道我们的【无极荣耀】精锐到了,可我们却还是【无极荣耀】不堪一击,那不明摆着中间有问题吗?所以我们不但不能一上来就示弱,反而要狠狠的【无极荣耀】打,要把俄罗斯人打伤打疼了才行。

  有人可能会觉得奇怪。如果我们把俄罗斯人打疼了,他们跑了怎么办?其实这个问题很简单。俄罗斯人根本不会跑,因为他知道冰霜玫瑰盟很强,而他们依然敢入侵我国并和我们正面冲突,这就说明他们已经做好了付出代价的【无极荣耀】准备。也就是【无极荣耀】说俄罗斯人认为自己能赢,但他们同时也知道胜利之前的【无极荣耀】损失肯定也不会少,因此我们只要不把俄罗斯远征军给打残喽,他们都不会撤退。因为他们相信这些都只是【无极荣耀】胜利前预支的【无极荣耀】定金而已,只要不让他们对胜利彻底失去信心,他们就绝对不会撤退。

  军神现在通知我进入第二阶段,这个我到是【无极荣耀】没意见,不过……“喂,军神。我想问个问题。”

  “请说。”

  “第二阶段不是【无极荣耀】应该我们和俄罗斯人死磕吗?”

  “正确。”

  “可他们不动,我要怎么办?难道要我们主动冲上去?”

  “当然不。他们不动,那就逼他们动。”

  “逼他们动?”我先是【无极荣耀】愣了一下,随后就反应了过来。“明白了,我这就去做我应该做的【无极荣耀】事情。”

  军神所谓的【无极荣耀】逼他们动,其实很简单,就是【无极荣耀】让我去完成之前开会定下的【无极荣耀】本属于我的【无极荣耀】任务。临时遮断战场让我军撤下来整队,这个只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附加任务,而我的【无极荣耀】正式任务应该是【无极荣耀】去找那些俄罗斯精锐小分队的【无极荣耀】麻烦。以我和那些精锐小分队的【无极荣耀】战斗力,如果在俄罗斯人的【无极荣耀】军团内部打了起来,这个有点误伤总是【无极荣耀】难免的【无极荣耀】。到时候俄罗斯人看着自己人不断的【无极荣耀】白白牺牲,肯定坐不住。只要他们不能将我干掉,这种殃及池鱼的【无极荣耀】大范围人员伤亡就不可遏止,除了撤军他们唯一减小损失的【无极荣耀】方法就是【无极荣耀】让部队快点进攻没,否则让我一直耗下去迟早把他们的【无极荣耀】人员和士气全部打光。

  明确了任务就好办了。简单交代了一边的【无极荣耀】那帮精锐玩家之后我便独自离开了前线向着俄罗斯人的【无极荣耀】军团上空飞了过去。

  位于前线的【无极荣耀】俄罗斯部队看到我这边一个巨大的【无极荣耀】黑影腾空而起,第一反应就是【无极荣耀】以为我们要发动反攻了,不过随后他们就发现了好象飞起来的【无极荣耀】就只有一个目标。

  “为什么只有一个目标飞过来了?你确定没看到其他的【无极荣耀】吗?”负责观察的【无极荣耀】那群玩家指挥官疑惑的【无极荣耀】问恰疚藜僖堪面的【无极荣耀】观察员。

  那名观察员凑在一个大号望远镜后面一边看一边道:“我就看到这一个黑点飞起来了,周围都没有任何东西,也可能是【无极荣耀】他们的【无极荣耀】空中侦察兵。”

  “不不不,如果是【无极荣耀】以前还有点可能,现在我们正面面对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部队,他们可是【无极荣耀】从不用空军做战场侦察的【无极荣耀】。”

  这名指挥官说的【无极荣耀】一点也不错。因为我们行会有巨蚊哨站这种超级侦察设备,所以根本不需要像别的【无极荣耀】行会一样在战斗前互相派出空中单位去侦察敌人的【无极荣耀】动向和阵形安排,我们只要让巨蚊哨站把侦察蚊子放出来就可以立刻获得战场上的【无极荣耀】一切信息,不但比空中侦察来的【无极荣耀】详细,而且还要安全很多,最起码我们这种侦察方式不会被敌方发现,因此在突袭战中更能增加袭击的【无极荣耀】突然性。

  “那不是【无极荣耀】侦察空骑。”观察员在继续观察了一会道:“好象比飞龙之类的【无极荣耀】东西要小,似乎是【无极荣耀】人形飞行物。哦等下,那东西身边突然多了个东西,哦他们组合到了一起,哦天哪!”

  “怎么啦?”

  “是【无极荣耀】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守护长枪!刚才飞起来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个人!”

  几乎就在那名观察员喊叫的【无极荣耀】同时,他们就已经用肉眼看见了一道拖着近一百米长的【无极荣耀】火焰的【无极荣耀】物体以闪电般的【无极荣耀】速度从他们远方的【无极荣耀】一个小点瞬间变成了他们头顶的【无极荣耀】一个巨大物体,然后在下一秒穿过了他们上方那些由飞龙骑兵和狮鹫军团组成的【无极荣耀】所谓空中防线进入了他们的【无极荣耀】军团上空。

  在那些观察人员还在惊叹那东西的【无极荣耀】速度时,一道肉眼可见的【无极荣耀】冲击波便突然砸了下来,将已经扭身看向军团上空的【无极荣耀】观察哨的【无极荣耀】所有人员全部吹飞了起来。尽管之前那东西飞的【无极荣耀】很低,但纯粹靠气流把人吹飞,这个速度也够夸张的【无极荣耀】了。

  就在俄罗斯人的【无极荣耀】前沿阵地一片惊慌之时,空中那导弹一般的【无极荣耀】飞行物体便突然消失在了空中。不,消失的【无极荣耀】不过是【无极荣耀】下方那个银白色的【无极荣耀】物体,而上面黑色的【无极荣耀】东西却并没有消失,而当那黑色物体的【无极荣耀】速度逐渐降低并被下面的【无极荣耀】人看清之后,一片更严重的【无极荣耀】混乱便出现在了俄军阵地上。

  “哦,该死,是【无极荣耀】紫日!紫日杀进来了!”整个俄罗斯人的【无极荣耀】阵地上凡是【无极荣耀】看到我的【无极荣耀】人瞬间便进入了混乱状态。这到不是【无极荣耀】因为他们怕我,而是【无极荣耀】因为附近的【无极荣耀】人反应不一样。就像我曾说过的【无极荣耀】,俄罗斯玩家和日本玩家不同,他们对我的【无极荣耀】实力的【无极荣耀】了解并不像日本玩家那样达到家喻户晓的【无极荣耀】地步,也就是【无极荣耀】说有些俄罗斯玩家清楚我的【无极荣耀】恐怖之处,而另外一些则根本不知道我有多强。在这样的【无极荣耀】情况下有些人想要冲上来和我过两招试试我的【无极荣耀】身手,有些则转身就跑,两边行动的【无极荣耀】不一致瞬间就引起了一场大范围的【无极荣耀】混乱。

  混乱刚爆发不久冰封女妖那边就知道了情况,不过还没等她带人杀过来,我就已经找到了自己的【无极荣耀】目标。

  “啊,紫日落下来了。”在几个名知道我的【无极荣耀】实力的【无极荣耀】俄罗斯玩家惊慌的【无极荣耀】叫喊声中,我直接依靠自己的【无极荣耀】翅膀滑翔降落在了一小群俄罗斯玩家的【无极荣耀】附近,而这帮人就是【无极荣耀】俄罗斯人的【无极荣耀】其中一个精锐猎杀者团队。

  看到我降落他们身边,眼前这几个家伙到是【无极荣耀】一点害怕的【无极荣耀】意思都没有。正相反,他们不但不怕我,还异常的【无极荣耀】兴奋。之前他们总是【无极荣耀】听说我有多么多么强多么多么可怕,可他们却一直不相信别人的【无极荣耀】传言。在他们的【无极荣耀】想象中,我可能也就是【无极荣耀】级别比较高,外加装备稍微好点而已。他们认为我可能比一般人是【无极荣耀】强一点,但以他们这样的【无极荣耀】高手的【无极荣耀】实力,只要有几个人配合默契点一起上,按照围杀超级boss的【无极荣耀】方法,一定可以将我干掉。所以,带着这样想法的【无极荣耀】这帮高手们在看到我之后并没有任何的【无极荣耀】恐惧,反而是【无极荣耀】在内心之中充满了对成名的【无极荣耀】渴望。有些人甚至已经开始意淫击败我之后的【无极荣耀】美好前景了。

  “哈哈,我当是【无极荣耀】什么东西掉下来了,原来是【无极荣耀】一直不敢露面的【无极荣耀】紫日啊!”那群人中带头的【无极荣耀】那个玩家看着我嚣张的【无极荣耀】说道:“怎么啦?你为什么不躲了?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看我们杀你的【无极荣耀】那帮手……”

  人群中那家伙的【无极荣耀】话只说到这里便突然中断了,因为他用来说话的【无极荣耀】嘴里正插着一柄剑。这剑的【无极荣耀】剑刃好象鞭子一样分成一节一节的【无极荣耀】,整个剑刃伸开足有五六米长,剑的【无极荣耀】尖端从那家伙的【无极荣耀】嘴里穿入,从他的【无极荣耀】后脑穿出,而剑刃的【无极荣耀】末端则还连在五六米外我手中的【无极荣耀】剑柄之上。

  永恒这武器最大的【无极荣耀】优点就是【无极荣耀】想变什么武器就能变什么武器,而其中鞭剑则是【无极荣耀】我比较常用的【无极荣耀】几种武器之一。作为剑,鞭剑有着一般剑的【无极荣耀】所有攻击方式,但同时,可分解的【无极荣耀】剑刃又让它有了缠绕、抽打的【无极荣耀】功能,同时可伸缩的【无极荣耀】剑身也具备攻击中远距离目标的【无极荣耀】能力,比如眼前这个白痴,以为站的【无极荣耀】远就没事了,结果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无极荣耀】。

  那些围着那家伙的【无极荣耀】同伴本来还在听同伴羞辱我,没想到自己的【无极荣耀】同伴话都没说完就莫名其妙的【无极荣耀】被我干掉了。当时这些人立刻就有了两种截然不同的【无极荣耀】反应。其中比较自帏的【无极荣耀】那几个人立刻就红着眼睛冲了上来,另外一部分则是【无极荣耀】立刻变的【无极荣耀】呆滞了。

  实际上变呆滞的【无极荣耀】那帮人并不是【无极荣耀】脑子笨,正相反,他们远比冲上来那几个聪明多了,也正因为他们的【无极荣耀】聪明,所以他们才会被吓呆。作为作战小队的【无极荣耀】一员,他们自然知道刚刚曝晒掉的【无极荣耀】同伴是【无极荣耀】什么样的【无极荣耀】实力,而我既然能在所有人眼前无声无息的【无极荣耀】干掉他们的【无极荣耀】同伴,就已经证明了我的【无极荣耀】实力和他们根本不在一条线上。正因为想到了这样的【无极荣耀】可能,所以这些家伙才会彻底被吓呆了,他们终于明白了,之前听到的【无极荣耀】那些传言根本不是【无极荣耀】谣传,那些就是【无极荣耀】事实,甚至还说的【无极荣耀】有些保守了。

  虽然想到了这么多东西,但这些家伙的【无极荣耀】智力并不能帮到他们什么。相反,战场上发呆不但不是【无极荣耀】什么好事,反而是【无极荣耀】最不应该做的【无极荣耀】事情。本来他们那些***的【无极荣耀】同伴要是【无极荣耀】能帮他们挡一下也还好,起码他们有时间恢复过来,可惜那帮没脑子的【无极荣耀】家伙一个个都是【无极荣耀】心高手低的【无极荣耀】主,虽然他们心里万分的【无极荣耀】鄙视我,认为我不过是【无极荣耀】浪得虚名,但实际恰疚藜僖块况却是【无极荣耀】一个照面这帮自命不凡的【无极荣耀】家伙就交代在这了。

  附近的【无极荣耀】俄罗斯玩家们就看到昔日自己羡慕仰望的【无极荣耀】高手们从我身边一冲而过,然后那些人就带着满脸的【无极荣耀】愕然与不可置信的【无极荣耀】表情纷纷栽倒在地,有些人甚至在倒下后直接摔的【无极荣耀】身体四分五裂。人又不是【无极荣耀】瓷器,摔一下顶多骨折,又怎么会突然变成一堆碎片呢?答案很清楚——他们在没倒地之前就已经被切碎了。

  “他们已经死了,该轮到你们了。”我将变回球形的【无极荣耀】永恒放回手背上的【无极荣耀】凹槽,然后徒手走到那几个还在呆滞状态的【无极荣耀】人身边,接着一手一个捏住他们的【无极荣耀】脖子轻轻一扭,伴随着咔嚓咔嚓的【无极荣耀】声音,剩余的【无极荣耀】几个所谓高手也纷纷软倒在地。在附近那些俄罗斯普通玩家惊恐和愕然的【无极荣耀】眼神中,我拍了拍手,然后很不屑的【无极荣耀】说道:“一群蚂蚁,居然还自称高手!”

  “他们当然不算高手。但是【无极荣耀】你这个大高手跑来欺负我们的【无极荣耀】二线玩家,不觉得丢脸吗?”我正在那擦手,没想到居然有人敢接我话,听这口气似乎还挺牛的【无极荣耀】。

  “咦?这是【无极荣耀】哪来的【无极荣耀】癞蛤蟆?身子不大口气不小啊!快蹦出来让我看看你的【无极荣耀】样子,长的【无极荣耀】丑也不能总藏着不见人啊。”我说这话当然就是【无极荣耀】为了气对方,而之所以用癞蛤蟆来比喻,是【无极荣耀】因为刚才接我话的【无极荣耀】分明是【无极荣耀】个女人。这个世界上,很少有女人不在乎自己的【无极荣耀】相貌的【无极荣耀】。尤其是【无极荣耀】战斗力超群的【无极荣耀】高手,或者行会首脑这样的【无极荣耀】公众人物,那更是【无极荣耀】要注意自己的【无极荣耀】形象,因此我在这里侮辱对方是【无极荣耀】癞蛤蟆,这就属于最恶毒的【无极荣耀】攻击。

  果然,对方一听我说她是【无极荣耀】癞蛤蟆,立刻就火了。不过她到是【无极荣耀】没有马上冲上来,而是【无极荣耀】刚冲出人群就反应过来停住了脚步。

  “哼,想骗我上当,我才没那么傻摹疚藜僖控。”说话的【无极荣耀】还是【无极荣耀】个刚才那个声音,不过在看到对方真人之后我却是【无极荣耀】愣了一下,因为这个女人的【无极荣耀】长相……

  “冰封女妖?”眼前这个女人虽然穿的【无极荣耀】并不是【无极荣耀】冰封装甲,但她的【无极荣耀】脸却让我记忆深刻,因为冰封女妖的【无极荣耀】脸蛋很漂亮,做为男人我不可能不注意,现在突然看到一张一模一样的【无极荣耀】脸,我当然就立刻把她认成了冰封女妖。

  “那是【无极荣耀】我表姐。我们不是【无极荣耀】一个人。不过上次你让我姐出了洋相,我这次是【无极荣耀】来找你算帐的【无极荣耀】。”小姑娘说着便摆开了架势对我勾了勾手指道:“来吧,看我怎么给我姐报仇。”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