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八卷 第一百八十四章 终结者们的【无极荣耀】管理员

第十八卷 第一百八十四章 终结者们的【无极荣耀】管理员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虽然决定好了要把这株奇异果给移植到艾辛格去,但现在肯定是【无极荣耀】没办动的【无极荣耀】,召集相关人员过来还需要时间,再说战争期间想抽调人手本身就比较麻烦。既然现在没办法带走,那就只能留些人在这边保护了。想了想还是【无极荣耀】安排了小三和水晶负责看护这里,然后又给他们安排了一大群死神守卫和几台改进型机动天使作为辅助力量。在这仙山之中有这样的【无极荣耀】力量如果只是【无极荣耀】防守一个小小的【无极荣耀】洞口应该问题不大了。

  离开那个地底洞穴之后我又顺着原路返回了北极星君和树司那里。“接着。”一看到树司那巨大的【无极荣耀】身体我便直接将手里的【无极荣耀】两个叶卷扔了过去。树司灵活的【无极荣耀】藤须在空中瞬间卷住叶卷并拉到了身前。

  “这是【无极荣耀】寒露?”

  “对,就是【无极荣耀】这东西。我用鉴定术看过了,绝对没错。好了,既然你要我办的【无极荣耀】事情已经办完了,那么我们两清了是【无极荣耀】吧?”

  “嗯。嗯?”树司刚开始只是【无极荣耀】习惯性的【无极荣耀】同意,但随后他很快就意识到了不对。“等下。”

  “还有什么事吗?”

  “你这就走了?”树司小心的【无极荣耀】问道。

  我故意装做什么也没发生的【无极荣耀】样子疑惑反问:“那我还应该做些什么吗?”

  “不,不是【无极荣耀】。我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你去那个冰窟之中难道没遇到什么麻烦?比如……”

  “比如什么?”

  “蜘蛛。”

  听到蜘蛛这个名称我更是【无极荣耀】装出一脸疑惑的【无极荣耀】样子问道:“哦对了,你不说我都忘记了。”一听我这么说树司和北极星君明显都是【无极荣耀】一副果然如此的【无极荣耀】表情,不过我却没有按照他们的【无极荣耀】想法继续说下去,而是【无极荣耀】立刻跟着道:“你之前不是【无极荣耀】说摹疚藜僖壳里有只寒冰蜘蛛吗?为什么我一直没碰到?还害的【无极荣耀】我一路小心翼翼的【无极荣耀】以为它一直潜伏在什么地方等我出现好发动突然袭击。没想到一直等我从洞里出来,别说蜘蛛了,连根蜘蛛丝都没看见。”

  “什么?你没碰到?”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连伪装成什么都不知道的【无极荣耀】北极星君都忍不住叫了出来,不过他刚一喊出来就意识到自己穿帮了。等他看到我一副看笑话的【无极荣耀】表情后便立刻反应了过来。他无奈的【无极荣耀】朝树司挥了挥手。“别装了,他都看出来了。”说完这些北极星君又向我问道:“你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真没碰上那只大蜘蛛?”

  “假的【无极荣耀】。我碰上了,而且干掉了。”

  “什么?你把冰蛛皇后给干掉了?怎么可能?”树司显然被吓到了。

  “那东西很强吗?好象除了体积大也没什么特殊能力啊。”

  北极星君出言安慰树司道:“别和这家伙说什么很强,他就是【无极荣耀】一个变态,再强的【无极荣耀】东西遇到他都强不起来了。”

  “知道就好。现在我已经帮你们拿到了需要的【无极荣耀】东西,我们可以去完成我们的【无极荣耀】任务了吧?”说到这里我又突然想起来对树司道:“哦对了,那个洞里的【无极荣耀】寒露你可以自己去取,反正我用不到那东西,不过地面上有个大洞你得帮我看好了,那下面别让任何生物进去。”

  “你不是【无极荣耀】要在那里安家吧?”北极星君之前就听我说想在这边修座别墅,现在一听我要占地盘第一反应就是【无极荣耀】我打算住山洞里。

  “我又不是【无极荣耀】老鼠,没事住什么山洞啊?好了,这个你别管,你已经耽误我不少时间了,赶紧带我去见那位高人,我需要帮手给我帮忙。”

  “好的【无极荣耀】,我这就带你去。”

  由于北极星君不再跟我捣乱,接下来的【无极荣耀】路途就变的【无极荣耀】容易多了。一路上除了又遇到了几拨野生动物一般的【无极荣耀】本土生物,其他几乎没有什么可以称为麻烦的【无极荣耀】东西存在。

  “好了,前面那个就是【无极荣耀】听风台了。”北极星君和我站在一座高耸的【无极荣耀】山峰顶端指着远处的【无极荣耀】另外一座山头说着。

  这仙灵山虽然叫做山,但其实它应该算是【无极荣耀】一大片山峰的【无极荣耀】集合体。在这里并不是【无极荣耀】只有一个高峰,而是【无极荣耀】好象一大片多山的【无极荣耀】原始森林一般到处都是【无极荣耀】山峰。对面北极星君指给我看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离我们最近的【无极荣耀】一座山峰,从这边也能看见那山峰顶端靠近山顶的【无极荣耀】位置有块伸出山体的【无极荣耀】人工平台,显然那就是【无极荣耀】所谓的【无极荣耀】听风台了。

  “喂,我说北极星君。你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成心整我啊?”

  “怎么啦?”北极星君一脸的【无极荣耀】莫名其妙。

  我指着远处的【无极荣耀】听风台道:“望山跑死马你听说过那?那山峰离我们起码还有十几公里远,这鬼地方又不让飞,我们这要先下山再上山,等到那边战争都打完了,我还请个屁的【无极荣耀】帮手啊?”

  “这个你不用担心。”

  “再不担心我就来不及了,你又不打仗,你当然不急了。”

  “哎呀,这个和你解释不清,反正你跟我来就是【无极荣耀】了,我保证你马上就能到那边。”

  “好,我就相信你一次,可你也别再折腾我了。以前的【无极荣耀】仇你可是【无极荣耀】报过了,这次我是【无极荣耀】办正事,真不能再耽误了!”

  “放心吧,迟不了的【无极荣耀】!”

  北极星君说完便带着我离开那个山顶,然后一路往山下飘。从这边往前走了不远我们就遇到了一座断崖,然后北极星君直接带着我走到了断崖边缘道:“从这跳下去我们就到山底了,速度比走下山快多了。”

  因为看北极星君不象是【无极荣耀】在和我开玩笑,所以我没有马上反驳,而是【无极荣耀】先伸头看了眼山下,结果发现那悬崖并不是【无极荣耀】完全平整的【无极荣耀】。在这道悬崖上有很多突出的【无极荣耀】小平台,每块平台的【无极荣耀】面积都不一样,大的【无极荣耀】能有七八个平方,小的【无极荣耀】甚至只够一个人贴着崖壁勉强站在上面。这些东西对一般人来说可能没什么意义,但对我就不一样了。回头看了眼北极星君之后我便问道:“你没问题吗?”

  “拜托,我可是【无极荣耀】神仙。你见过跳崖摔死的【无极荣耀】神仙吗?”

  “这到也是【无极荣耀】。那我就先下去等你。”我说着便纵身从悬崖边上跳了下去。

  我这当然不是【无极荣耀】想自杀,只是【无极荣耀】想要快速到达山下而已。尽管这仙灵山上飞行能力受到压制,但跳跃能力可没受限制。我纵身跳下悬崖之后立刻转身将龙筋索射向了后方的【无极荣耀】山壁,然后借助索线的【无极荣耀】牵引重新荡回山崖方向,最后在一块突出的【无极荣耀】平台上一点便又飞向了下方的【无极荣耀】另外一块突出的【无极荣耀】平台并同时收回索线。就这样以那些突出崖壁的【无极荣耀】平台为塔板,我在悬崖上像只大跳蚤一样蹦来跳去,很快就到了山脚下。等我到了山底下之后再一抬头,正看到一块云团正在缓慢往下飘落,很快那云团就降到了我身边,然后就见北极星君从上面走了下来。

  “我靠,你能架云干吗不早说?”

  “说了也没用啊!”北极星君辩解道:“我这云在这里也是【无极荣耀】飞不起来的【无极荣耀】,只能减缓我的【无极荣耀】下降速度不至于摔死而已,要是【无极荣耀】带上你,我们两个的【无极荣耀】重量下降速度太快就起不到减速的【无极荣耀】效果了。再说摹疚藜僖裤一个人往下跳不是【无极荣耀】比我还快吗?”

  “说的【无极荣耀】也是【无极荣耀】。好了我们快点过去吧。”

  到了山底下需要走的【无极荣耀】路也就是【无极荣耀】一段平地,不过在这样的【无极荣耀】森林之中所谓的【无极荣耀】平地也就是【无极荣耀】大致落差不超过五米的【无极荣耀】区域,并不能把它想象成平整的【无极荣耀】地面。比如说这种森林之中就经常能见到一些倒伏在地的【无极荣耀】大树的【无极荣耀】腐朽树干,那些树干都有几米的【无极荣耀】直径,横在那里就跟堵墙似的【无极荣耀】。除了这种随处可见的【无极荣耀】烂树之外,更多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地面原本的【无极荣耀】不平整带来的【无极荣耀】高低起伏。有时候甚至走的【无极荣耀】好好的【无极荣耀】就能突然发现一道五六米高的【无极荣耀】小悬崖,当然这种对科考队来说可能算是【无极荣耀】个小麻烦的【无极荣耀】东西对我来说摹疚藜僖壳就完全不是【无极荣耀】问题了。这种才几米高的【无极荣耀】障碍我不用手帮忙直接就可以跳上去,所以压根就不是【无极荣耀】问题。

  经过十几分钟的【无极荣耀】森林极限奔跑之后我们总算到达了那座听风台所在山峰的【无极荣耀】脚下。不过北极星君并没有带我爬山,而是【无极荣耀】开始绕道往别的【无极荣耀】方向前进。

  “我们不上山吗?”

  “你不是【无极荣耀】闲慢吗?我带你走近道。”

  “近道?”

  在我的【无极荣耀】疑惑中我们很快就到达了位于一处山坡上的【无极荣耀】山洞口。和天然石洞不同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这个洞明显是【无极荣耀】有人修缮过,虽然看起来还有不少天然成分,但人工痕迹已经相当明显了。

  从这山洞口进去,往前走不到十米就有道石门挡住了去路,而门的【无极荣耀】中央则挂着一面八卦镜。我和北极星君刚一进入洞内,那八卦镜立刻便是【无极荣耀】一闪射出了一道黄色的【无极荣耀】光柱照向北极星君,在北极星君身上停留了一秒之后光柱又迅速移向了我这边。我看北极星君之前并没有躲闪或者反抗,估计那东西不是【无极荣耀】攻击用的【无极荣耀】,所以也没动。那光在我身上也只是【无极荣耀】照了一秒就突然熄灭了,然后那道石门便在我们面前缓缓的【无极荣耀】升了起来,不过看那上面直往下掉土渣的【无极荣耀】样子,估计这东西起码好几百年没启动过了。

  那道石门之后的【无极荣耀】环境有些出呼意料,不是【无极荣耀】多么的【无极荣耀】华丽或者破旧,也不是【无极荣耀】有什么玄机存在,而是【无极荣耀】这里的【无极荣耀】设计实在太古怪了。这大门之后还是【无极荣耀】隧道,不过和进来之处不一样,这里的【无极荣耀】隧道是【无极荣耀】圆形的【无极荣耀】,直径在三米作用,而且整个内壁全都是【无极荣耀】一种绿色的【无极荣耀】像玉石一样的【无极荣耀】光滑石料制成的【无极荣耀】,其中连条缝都找不到,看起来就好象通道是【无极荣耀】从一整块石料中挖出来的【无极荣耀】一样。不过,这条通道真正神奇的【无极荣耀】还不至于此,它最神奇之处在于这东西居然是【无极荣耀】倾斜向下的【无极荣耀】,看起来就好象一条滑梯。

  “这个是【无极荣耀】什么?”

  “快速通道,保证绝对够快。”

  “那我们怎么下去?就这样直接滑下去?”

  “直接滑下去也行,不过最好是【无极荣耀】头朝下趴在通道中往下滑。哦对了,还有一点要注意。在滑道尽头有道蓝色的【无极荣耀】光幕,你要是【无极荣耀】看到那东西就赶紧把头盔面罩放下来,穿过那光幕我们会进入水中,不然会呛水的【无极荣耀】。”

  我一听会直接滑到水里干脆就直接把面罩放了下来。“我就这样滑吧,反正带着面罩有一样滑。”

  “那也行。”北极星君点头道:“不过你进入水中之后不要抵抗,让水流带着你走,等你出水之后我们就到地方了。”

  “明白了,那我们下去吧。你走前面,我跟着你。”

  “行。不过跟不上你也别着急,反正这里面就一条道,你想跟丢也难。”北极星君说完便首先趴在通道口滑了下去。看他都下去了,我也只好跟着。

  这条滑道的【无极荣耀】开头部分倾斜度大概只有二十度,可以说倾角并不大,启动时甚至需要用手推一下地面才能开始向前滑行,不过只要一过最前面的【无极荣耀】那三四米,后面坡度就开始快速加大,越过十米的【无极荣耀】距离后倾斜度大概就到了七十多度,感觉都快失重了。

  因为那不知材质的【无极荣耀】地面材料润滑度异常的【无极荣耀】高,我们在滑行中几乎没有什么阻力,加上七十度的【无极荣耀】大倾角,下滑速度很快就加速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无极荣耀】速度。当速度加起来之后,通道又开始缓慢减小倾角,最后保持在了四十五度的【无极荣耀】样子。不过因为之前速度已经加起来了,后面即使角度下降我们的【无极荣耀】速度却依然没降,反而还在缓慢上升。

  顺着这样近乎四十五度角的【无极荣耀】通道猛冲了很长一段距离之后滑道倾角突然开始急剧减小,最后竟然变成了往上倾斜,不过因为惯性我们依然在往前冲,只不过速度是【无极荣耀】越来越慢,但由于向上的【无极荣耀】滑道比较短,我们的【无极荣耀】速度最终也只是【无极荣耀】减慢了一点点就突然遇上了北极星君之前说的【无极荣耀】那道蓝色屏障,跟着我们便一头撞了进去。

  那屏障显然不是【无极荣耀】用来挡人的【无极荣耀】,因为我啥阻力也没感觉到就一头撞了过去。屏障后面就是【无极荣耀】一条垂直向上的【无极荣耀】水道,其中全都是【无极荣耀】水,而这水则是【无极荣耀】在以非常恐怖的【无极荣耀】速度在向上喷射。我们本来进入水中时就带着很高的【无极荣耀】上升速度,现在在水流的【无极荣耀】上升中立刻被携带着一起往上冲去。随着我们在水道中逐渐上升,上方的【无极荣耀】水道似乎有越变越宽的【无极荣耀】趋势,而因为通道变宽,水流速度也自然就逐渐慢了下来。水流减速,我们的【无极荣耀】速度自然也就跟着变慢,不过此时的【无极荣耀】速度却还是【无极荣耀】比较快的【无极荣耀】,至少比人跑步快多了。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我们前面突然出现了一个t型岔道。

  这个t型岔道是【无极荣耀】个睡倒的【无极荣耀】t型,也就是【无极荣耀】在我们目前的【无极荣耀】上升管道的【无极荣耀】侧壁上开了个大洞。水流在这里突然以九十度角转向旁边的【无极荣耀】岔道,而顶上的【无极荣耀】通道则一共只有一米长,上方更是【无极荣耀】盖着一块和我们进来时一模一样的【无极荣耀】蓝色屏障将水流全部挡了下来。

  虽然水无法通过那道屏障,但我们却不受影响。水流在无法穿越那道屏障的【无极荣耀】情况下只能因为压力而转向侧面的【无极荣耀】岔道,但我们因为惯性却是【无极荣耀】继续上升直接撞上了那道屏障并穿了过去。

  虽然之前那道屏障不太清楚,但刚刚我们穿过的【无极荣耀】这道屏障显然是【无极荣耀】单向通过的【无极荣耀】。当我们因为惯性从那道屏障里飞出来并继续上升了一米多之后便又掉了下来,不过这次并没有穿过那道屏障掉到下面的【无极荣耀】水中,而是【无极荣耀】像摔在了一层玻璃上一样被挡了下来。北极星君这家伙显然是【无极荣耀】用过这条通道,对这个东西的【无极荣耀】特性可谓是【无极荣耀】了如指掌,在飞出屏障后立刻摆好姿势稳稳的【无极荣耀】站在了屏障上。我虽然没有准备,但是【无极荣耀】凭借出色的【无极荣耀】身体协调性和反应能力总算没出洋相。

  “这就是【无极荣耀】那位高人的【无极荣耀】住所?”刚一站稳我就一边打量着周围的【无极荣耀】环境一边问了出来。

  这地方就是【无极荣耀】一处比较大的【无极荣耀】山洞,地面上除了我们刚刚穿过的【无极荣耀】那处屏障之外还有另外一个大洞,看样子到是【无极荣耀】和我们之前进入水道的【无极荣耀】那个滑道差不多,估计是【无极荣耀】用来下山的【无极荣耀】。

  北极星君没有直接回答我的【无极荣耀】问题而是【无极荣耀】说道:“一会见到那位高人,你别乱说话,听我说就行了。还有举止尽量客气些。”

  我点点头道:“我又不是【无极荣耀】二愣子,求人的【无极荣耀】时候当然要客气些。”

  “那就好。”北极星君说着便带着我离开了这个洞穴。出了洞口外面还是【无极荣耀】一条通道,左面向前不到十米的【无极荣耀】地方就是【无极荣耀】出口,外面有个平台,看起来就是【无极荣耀】之前我们在对面那座山峰上看到的【无极荣耀】听风台。右手方向的【无极荣耀】通道比较长,两侧还有好几十个大大小小的【无极荣耀】门,不过都关着,也不知道你们是【无极荣耀】干什么的【无极荣耀】。

  北极星君带着我顺着右手通道向里一路走到了最深处的【无极荣耀】那个门前,然后将右手的【无极荣耀】拂尘一挥搭在了左手的【无极荣耀】手肘处,跟着弯腰对着那道门行了个礼。“颐言,仙子可在?”

  “在。”就在北极星君问完之后,门上那个叼着铜环的【无极荣耀】兽头竟然张嘴回答了北极星君的【无极荣耀】问题。

  北极星君一听立刻继续道:“那么可否请代为通报一声?就说老邻居北极星君有事相求。”

  “稍等。”那兽头说完这句立刻就恢复了原本死板板的【无极荣耀】模样。

  我看着那兽首问北极星君道:“这个门环难道是【无极荣耀】活物?”

  “不是【无极荣耀】。”北极星君道:“刚才和我对话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颐言,它是【无极荣耀】只灵兽。刚才只不过是【无极荣耀】它副身在这门环之上和我们答话而已,那门环不过是【无极荣耀】个普通玩意。”

  “原来如此。对了,你刚才说求见仙子,难道里面的【无极荣耀】主人是【无极荣耀】位女仙?”

  “女仙到是【无极荣耀】女仙,不过你最好别把她当成女仙看。”

  “什么意思?”我疑惑的【无极荣耀】看着北极星君问道:“你是【无极荣耀】让我不要把她当成神仙还是【无极荣耀】不要当成女性,或者别的【无极荣耀】意思?”

  “诶……这个……总之你见到她就明白了。”

  看北极星君吞吞吐吐的【无极荣耀】样子就知道这个所谓的【无极荣耀】女仙绝对不是【无极荣耀】什么好相与的【无极荣耀】人,至少北极星君对她很头疼。哦不对,还有个人应该也对她很头疼,那就是【无极荣耀】玉帝,要不然之前在天庭玉帝也不会想到她了。

  我们在门外等了差不多十分钟左右,门上的【无极荣耀】那个兽头中间突然亮起了一道细线,然后整道大门便轰隆隆的【无极荣耀】在我们面前一分为二向两边滑开了。

  “看来是【无极荣耀】让我们进去呢。”北极星君说着便整理了一下衣冠然后带着我一起往里走去。

  大门内是【无极荣耀】一间比较大的【无极荣耀】房间,看起来就好象寺庙里的【无极荣耀】大殿一样,只不过这里没有任何的【无极荣耀】神像,反到是【无极荣耀】在周围立着两排奇形怪状的【无极荣耀】生物雕塑,而且每个雕塑的【无极荣耀】脑门上都贴着一张黄色的【无极荣耀】纸符。

  “这些雕塑难道是【无极荣耀】活的【无极荣耀】?”我看着那些贴满了纸符的【无极荣耀】雕塑问北极星君。如果没有那符,我肯定不会怀疑什么,但那些符上明显的【无极荣耀】魔力波动却说明它们是【无极荣耀】真是【无极荣耀】有用的【无极荣耀】神符,不是【无极荣耀】装饰品。这些雕塑上面既然贴着真的【无极荣耀】符,那就只能说明雕塑本身有问题了。

  北极星君还没来及回答,就听后面从侧面的【无极荣耀】门内传来了一个听起来很清亮的【无极荣耀】女声说着:“雕塑只是【无极荣耀】雕塑,不过这些雕塑都是【无极荣耀】空心的【无极荣耀】。每个雕塑内部都封着一只凶兽,而且是【无极荣耀】上古凶兽。”

  凶兽到是【无极荣耀】没什么,基本上也就和一般魔兽差不多,只不过比一般魔兽的【无极荣耀】攻击性要强很多,比较残暴,或者说比较疯狂。不过,上古凶兽和凶兽比起来那基本上就可以算是【无极荣耀】两个物种了。上古凶兽基本上都是【无极荣耀】比较早期的【无极荣耀】时候存活下来的【无极荣耀】生物,而想象一下,在洪荒大战时期,连鸿钧教主都只是【无极荣耀】殊死搏杀的【无极荣耀】众多小人物中的【无极荣耀】一员,能在那种混乱的【无极荣耀】环境中活下来的【无极荣耀】,那实力能低的【无极荣耀】了吗?可以说在那种近乎于养蛊一般的【无极荣耀】残酷生存淘汰中活下来的【无极荣耀】基本都是【无极荣耀】强到了一定程度的【无极荣耀】超级存在,想想我目前见到过的【无极荣耀】上古遗族:鸿钧教主、碧凌、黄金天龙、白玉麒麟、红翎,有一个实力比较差的【无极荣耀】吗?可以说这些家伙就算不是【无极荣耀】顶级存在,至少也是【无极荣耀】一流中排明靠前的【无极荣耀】。所以说凡是【无极荣耀】能在那个时期活下来的【无极荣耀】那就没一个是【无极荣耀】废柴。

  上古凶兽如此厉害,刚刚那个声音居然说这里封的【无极荣耀】都是【无极荣耀】上古凶兽。我就拿眼睛扫了一圈看到的【无极荣耀】雕塑就不止二十了,这么多的【无极荣耀】上古凶兽万一要是【无极荣耀】一起跑出来的【无极荣耀】话别说我了,鸿钧教主来了估计都得掉层皮。反过来想的【无极荣耀】话,这的【无极荣耀】主人得牛到啥程度才镇的【无极荣耀】住这么多怪物祖宗啊?

  因为好奇,在观察完那些怪物雕塑后我的【无极荣耀】目光便自动移动到了声音传出来的【无极荣耀】那道大门处。随着说话的【无极荣耀】声音,一名身高超过一七五的【无极荣耀】女仙从大门内走了出来。和仆人一般的【无极荣耀】仙女不同,女仙是【无极荣耀】神仙中的【无极荣耀】女性成员,地位较高。眼前这位女仙一身的【无极荣耀】道袍,和北极星君一样拿着个拂尘,头上高高的【无极荣耀】发冠竖起来有近一尺高,更是【无极荣耀】不她高挑的【无极荣耀】身材拉的【无极荣耀】老长。不过,虽然这名女仙的【无极荣耀】身高有点吓人,但她的【无极荣耀】相貌却是【无极荣耀】相当的【无极荣耀】普通。一张看起来很普通的【无极荣耀】脸配合头上一片银白的【无极荣耀】头发,看起来没有多少美感反到是【无极荣耀】给人一种有些刻薄的【无极荣耀】感觉。

  “我说北极星君,你不在自己的【无极荣耀】仙府修炼,跑我这里干什么来啦?咦?你居然还带了人来,刚才颐言说摹疚藜僖裤来求我帮忙,难道是【无极荣耀】为了他?”

  “仙子猜的【无极荣耀】不错。这位是【无极荣耀】凡间的【无极荣耀】行会冰霜玫瑰盟的【无极荣耀】会长紫日,在天庭也有挂职,目前担任第十一殿的【无极荣耀】阎君职务。不过这个只是【无极荣耀】挂名,并没有多少实质权利,紫日目前还属于***人员。”

  “他是【无极荣耀】什么身份和我又没关系,你不用解释那么清楚,只要告诉我你来找我干什么就行了。”

  这位显然不是【无极荣耀】特热情的【无极荣耀】那种人,说话比较直接,明显就是【无极荣耀】有些不耐烦。北极星君大概也知道她的【无极荣耀】脾气,所以也没说啥,直接就开口说道:“哦,是【无极荣耀】这样的【无极荣耀】。因为前段时间的【无极荣耀】某些事情,紫日会长和天庭闹的【无极荣耀】有点不愉快。最近他正好遇到点麻烦,需要实力高强的【无极荣耀】神人帮忙,所以他就硬着头皮去找玉帝求人,没想到玉帝还在气头上,不但没有应允,反而下了道文书,要求所有天庭下属的【无极荣耀】神仙都不得不出手帮忙。不过我和紫日向来关系不错,只是【无极荣耀】因为那文书,我也不好公然和玉帝对着干,所以……”

  “哼!”北极星君刚说到这里那位仙子便突然用力在地面一跺,只听轰的【无极荣耀】一声整个山洞都跟着晃了一下,显然这下力气不小。“玉帝小儿现在是【无极荣耀】越来越长进了啊!居然为了一点小事就发文书强令各路神仙不得插手。好,他不让你们帮手,我就偏要插手。”

  我虽然一直没说话,但眼睛和耳朵可没问题,这意思我也算是【无极荣耀】看明白了。这仙子分明就是【无极荣耀】和玉帝有些不对路,就像玉帝自己说的【无极荣耀】,他说一这位就肯定会说二,反正非跟他对着干。现在听说玉帝发告示让所有神仙不得插手帮忙,她连我要人干什么都不问居然就直接拍板答应了,这脾气还真是【无极荣耀】火暴的【无极荣耀】。不过这种人都是【无极荣耀】属驴的【无极荣耀】,只要你把她的【无极荣耀】脾气捋顺了一切都好商量。当然和他们对着干那是【无极荣耀】绝对没好事的【无极荣耀】。

  答应了帮忙之后这位似乎才想起来还没问要我干什么呢,于是【无极荣耀】她转而对我道:“玉帝不许别人帮你,我就一定帮你,你说吧,到底需要我做什么?”

  “其实也不是【无极荣耀】什么麻烦事。”我很客气的【无极荣耀】将这次战争的【无极荣耀】大概情况说了一下。因为知道这位是【无极荣耀】个性格火暴的【无极荣耀】主,所以我就没敢多废话,只用了几句话就把情况全给概括了出来。

  听完我的【无极荣耀】话,这位仙子立刻道:“这有什么难的【无极荣耀】。”她说着便突然转身跑回了之前她出来的【无极荣耀】那个门里,搞的【无极荣耀】我疑惑的【无极荣耀】看着那道门也不知道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应该跟上去。不过还好,不到一分钟她就又风风火火的【无极荣耀】跑了出来,然后直接将一堆玉牌塞了过来,搞的【无极荣耀】我慌忙伸手抱在了怀里。

  “仙子,这是【无极荣耀】什么啊?”我一脑袋问号的【无极荣耀】看着怀里这堆大小形状全都乱七八糟的【无极荣耀】各类玉牌问那位仙子。

  仙子得意的【无极荣耀】说道:“这些都是【无极荣耀】封兽令,每只玉牌内封着一只高级凶兽,需要使用时只要拿着玉牌呼喊上面的【无极荣耀】凶兽名子就可以将其召唤出来并随心所欲的【无极荣耀】控制。不过千万要记住,凶兽释放出来后玉牌就会从上往下开始逐渐变红,如果只是【无极荣耀】解封第一层封印,变红的【无极荣耀】速度就会比较慢,大概可以支撑一天。如果解开第二层封印或者更高的【无极荣耀】封印,速度就会加快,要是【无极荣耀】五层封印全开,最多只能支撑两个小时就会到达极限。在到达极限之前一定要把凶兽召回,否则灵牌爆裂凶兽会脱离控制恢复自己的【无极荣耀】意识。不过你放心,只要把凶兽召回玉牌之中,这红色就会逐渐消退,解封的【无极荣耀】时候也只会根据解封等级改变速度。完全解封就是【无极荣耀】五级,此时凶兽的【无极荣耀】战斗力会达到颠峰状态,但消耗也会快很多,这个必须注意。”

  我一听原来这些东西就是【无极荣耀】变种召唤兽立刻就兴奋了起来。这玩意听起来好象是【无极荣耀】个人都能用,那效果可就太强大了。光我手里这堆起码就有一百多片了,这要是【无极荣耀】全召出来那可是【无极荣耀】一群非常强悍的【无极荣耀】战斗力。要知道凶兽都是【无极荣耀】很强的【无极荣耀】,即使这些不是【无极荣耀】上古凶兽,但既然眼前这位牛的【无极荣耀】都敢跟玉皇大帝对着干的【无极荣耀】仙子还保留着它们,就说明这些东西肯定不是【无极荣耀】一般货色。这就好象像我这样等级的【无极荣耀】人肯定看不上普通装备一样,这位仙子能看上眼的【无极荣耀】那就不会是【无极荣耀】一般的【无极荣耀】凶兽。可惜这些东西不是【无极荣耀】天庭的【无极荣耀】,我也不好贪污,要不然能够借了不还那就爽了。

  我一边收起那些东西一边向对方保证:“仙子。这些东西用完我就还你,万一有控制失误爆掉了,我也一定帮你把脱困的【无极荣耀】凶兽抓回来。只是【无极荣耀】万一有凶兽战死了要怎么办?那凶兽战死是【无极荣耀】会回到玉牌之中复原还是【无极荣耀】彻底死亡?”

  “这是【无极荣耀】封印不是【无极荣耀】命盒,召唤出的【无极荣耀】凶兽只是【无极荣耀】解除封印被释放了出来而已,又不是【无极荣耀】只召唤躯壳,死了自然就是【无极荣耀】死了。凡是【无极荣耀】凶兽战死,玉牌立即就会由绿色变成白色。万一真的【无极荣耀】发生这种情况,你就把玉牌给我送回来就行了。至于召唤时间过长导致失控,在失控的【无极荣耀】瞬间玉牌就会爆炸。发生这种情况你可以试着把凶兽给我抓回来,如果实在抓不住的【无极荣耀】话杀掉也行,但是【无极荣耀】无论如何不能让它们活着跑掉。东西用完你送到北极星君那里就是【无极荣耀】了,他会给我送回来的【无极荣耀】。有多少损失你都不用赔我,这些我都不在乎。”

  “那就太感谢了。”没想到这位的【无极荣耀】性格忽冷忽热的【无极荣耀】不靠谱,出手到是【无极荣耀】大方的【无极荣耀】很,不过听她的【无极荣耀】意思这些东西就是【无极荣耀】她给我的【无极荣耀】帮助,她自己好象不会参加一样。“那个,还有个事我想问恰疚藜僖垮楚。”

  “说吧。”

  “之前仙子说帮忙,是【无极荣耀】不是【无极荣耀】指的【无极荣耀】这些东西,还是【无极荣耀】说摹疚藜僖裤自己也会去帮我?”

  一听我的【无极荣耀】话那仙子立刻就道:“当然就是【无极荣耀】这些东西了。我是【无极荣耀】负责镇守这些上古凶兽的【无极荣耀】,怎么能随便走动?告诉你,除非哪天咱华夏国土彻底沦陷并且没有丝毫恢复的【无极荣耀】希望了,我才会解除这里所有的【无极荣耀】封印并离开这里。”

  得,我现在算是【无极荣耀】明白这位的【无极荣耀】工作到底是【无极荣耀】什么了。她的【无极荣耀】工作简述一下就是【无极荣耀】——毁灭地球小组。她的【无极荣耀】洞府里封着的【无极荣耀】这帮子凶兽那就是【无极荣耀】一堆核武器级别的【无极荣耀】破坏王,而且核武器只能爆炸一次,这些家伙根本就是【无极荣耀】可以无爆发次数的【无极荣耀】循环型核武器。如果哪天她把这些肉身核武器都放出去了,那就只能有一个结果——世界末日。所以她才说只有当华夏国土沦陷且完全没有复兴希望的【无极荣耀】情况下她才会离开,因为那根本已经是【无极荣耀】战斗到最后一人打算和对方同归于尽的【无极荣耀】行动了。现在我总算明白为啥她敢跟玉帝对着干而玉帝都不敢动她了,原来她就是【无极荣耀】那个专门负责管理国家核武器的【无极荣耀】人没,这样的【无极荣耀】人是【无极荣耀】国家的【无极荣耀】基础,就算哪个领导人看她不顺眼也绝对不敢动她。

  “那什么……这位仙子,虽然我对你的【无极荣耀】支援很感谢,只是【无极荣耀】,如果只用这些东西怕是【无极荣耀】无法支撑一场战争啊!我们打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国家战争,规模很大,这些凶兽固然厉害非常,可想以此稳定战局还是【无极荣耀】有些力不从心啊!”

  “这样啊?”那仙子听到我的【无极荣耀】话便开始思考了起来。想了半天之后她似乎是【无极荣耀】下了什么决心似的【无极荣耀】忽然转身又跑进了刚才那个门。有了上次的【无极荣耀】经验,这次我到不着急了。果然,很快她就又跑了出来,不过这次她没有拿着一堆玉牌,而是【无极荣耀】只拿了两个。“拿着,有这两个应该够了。”

  “请问这是【无极荣耀】……?”我看着手里的【无极荣耀】两块玉完全不知道到底封了什么东西在里面,虽然根据之前的【无极荣耀】经验可以判断这里面封着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绝对是【无极荣耀】很牛的【无极荣耀】凶兽,但具体是【无极荣耀】什么却看不到,连鉴定术似乎都对其不起作用。

  仙子等我接过玉牌之后才说道:“这里面封着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两只变异凶兽,虽然是【无极荣耀】后来才出现的【无极荣耀】,但战斗力已经快赶上上古凶兽了。你使用的【无极荣耀】时候千万要小心,封印最多解开到第四重,千万别开最后那重,还有就是【无极荣耀】召唤时间过了一半就得把他们收回来。万一要是【无极荣耀】让他们跑了,那你们必须马上通知我,而且一定要盯住他们,不要让他们失去踪迹,否则会非常麻烦。”

  “这东西到底是【无极荣耀】个什么玩意啊?这么厉害?”

  “是【无极荣耀】什么你回去看一下不就知道了,但是【无极荣耀】千万记得我说的【无极荣耀】话,出了问题你们就自己认倒霉吧。这东西一旦失控我都无法限制压制他们,至于你……”说到这里她又上下打量了我一眼,然后突然咦了一声并迅速转头对北极星君说道:“你这朋友不是【无极荣耀】阎罗王吗?怎么实力如此强悍?李靖那家伙都未必干的【无极荣耀】过他啊!”

  “李靖?”北极星君听那仙子提到李天王立刻不屑的【无极荣耀】冷笑了一声道:“以前说不定还能凑合着比一比,现在的【无极荣耀】话……十个李靖捆一块也不是【无极荣耀】紫日的【无极荣耀】对手了。我不是【无极荣耀】帮我朋友吹嘘,天庭之中能和他打个平手或者战胜他的【无极荣耀】,不说两个巴掌就能数的【无极荣耀】过来,加上这脚指头那也一定够数了。”

  听到北极星君这么说,那仙子立刻改了口气。之前她听我是【无极荣耀】来求助的【无极荣耀】,第一想法就是【无极荣耀】认为我实力低微,所以才需要帮忙,所以刚刚仔细观察发现了我的【无极荣耀】真实实力后她才那么惊讶。现在听北极星君正面证实了我的【无极荣耀】实力,她之前那种高傲的【无极荣耀】气度立刻就软了不少,不过那也只是【无极荣耀】软了一点而已,并不是【无极荣耀】说她有多客气,只不过没有之前那么高高在上了而已。

  “既然你的【无极荣耀】实力如此之强,那到是【无极荣耀】不同太担心了。就算真的【无极荣耀】失控了,以你的【无极荣耀】实力,牺牲几个手下帮帮忙应该能制伏。不过那个代价可就大了,所以你最好还是【无极荣耀】听我的【无极荣耀】,尽量别超过一半的【无极荣耀】使用时间。”

  “那他们要是【无极荣耀】战死了呢?”我出声问道。

  “战死?”那仙子听完立刻问我:“对方有什么人能干掉你吗?”

  我摇了摇头。“好象没有。”

  “那他们就死不了。”仙子非常肯定的【无极荣耀】说:“他们的【无极荣耀】实力不比你弱,既然你不会干掉,他们也一定不会。”

  听了她的【无极荣耀】这个解释我到是【无极荣耀】大概了解到这俩凶兽的【无极荣耀】实力水平了。能和我一个实力水平的【无极荣耀】怪物,那至少也是【无极荣耀】两千五百级以上的【无极荣耀】存在,如此恐怖的【无极荣耀】东西放到战场上那确实就跟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一样了。有这俩东西助战,相信改变俄罗斯人的【无极荣耀】作战计划那是【无极荣耀】绰绰有余了。

  既然手头的【无极荣耀】力量已经足够搞定俄罗斯人了,那我也就不想在此多留了,直接和北极星君一起客气的【无极荣耀】告别了那位古怪的【无极荣耀】仙子之后我们便按照原路返回了山外的【无极荣耀】出口。不过在出山之后我并没有直接飞回艾辛格,而是【无极荣耀】直接告别北极星君传送到了南天门之外。

  我来这边自然不是【无极荣耀】白来的【无极荣耀】,我这可是【无极荣耀】有目的【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就在刚刚离开仙灵山的【无极荣耀】路上,我抽空联系了玫瑰她们报告喜讯,结果玫瑰一听我说的【无极荣耀】情况立即就想到了一个一箭双雕的【无极荣耀】好办法。

  其实玫瑰的【无极荣耀】办法很简单,那就是【无极荣耀】让我带着那堆玉牌去天庭学猴子。当然不是【无极荣耀】让我扮演猴子耍猴戏,这个猴子指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孙悟空。玫瑰是【无极荣耀】要我去大闹天宫。

  这样做的【无极荣耀】好处之一是【无极荣耀】可以直接测试出那些凶兽的【无极荣耀】性能,反正天庭的【无极荣耀】神将都很厉害,估计不会被轻易干掉的【无极荣耀】。而且我还可以对战斗过程进行录象,然后把记录发给之后分到玉牌负责攻击的【无极荣耀】玩家,这样他们就能提前了解自己得到的【无极荣耀】东西有些什么能力和缺点,用起来效率更高。另外,我还可以把这个记录发一份到仙灵山给那位仙子。这个才是【无极荣耀】玫瑰的【无极荣耀】主要目标。按照玫瑰的【无极荣耀】说法是【无极荣耀】,那位仙子既然和玉帝不对路,那我带着她的【无极荣耀】凶兽大闹天庭正好可以让她出气,而她这种为了跟玉帝捣蛋啥都不重视的【无极荣耀】性格,估计一高兴就能送咱点好处,到时候不管得到什么那都是【无极荣耀】白捡的【无极荣耀】,何乐而不为呢?至于天庭这边的【无极荣耀】面子……反正就是【无极荣耀】演戏,而且玉帝本身就知道我是【无极荣耀】干什么去的【无极荣耀】,我带着凶兽回来他只要一听汇报马上就能反应过来我的【无极荣耀】目的【无极荣耀】,事后肯定不会计较这些。所以说这个计划基本上没什么付出,却有很多回报,这么好的【无极荣耀】计划怎么能不做呢?

  不过,虽然估计玉帝不会计较这些,但为了他找借口阴我,我还是【无极荣耀】决定先报备一声比较好。毕竟天庭和我们暂时还不能说是【无极荣耀】完全的【无极荣耀】统一战线,总得防着点。所以在我到达天庭之前先让速度最快的【无极荣耀】飞镖去找玉帝带了个口信,而后等到飞镖回来说玉帝同意了我的【无极荣耀】安排后我才正式杀到天庭。

  刚一从南天门出来我就架起了记录水晶,然后嚣张的【无极荣耀】大叫着:“哈哈哈哈,玉帝你没想到吧!就算你卑鄙的【无极荣耀】发命令让大家不要帮我,但我紫日人品好,最终还是【无极荣耀】有人帮了我。我现在就让你看看我借来的【无极荣耀】实力,让你这个吝啬鬼知道一下仙界还是【无极荣耀】有好人的【无极荣耀】。”

  老实说这段话我也觉得很假,不过虽然玉帝答应帮我演戏,可人家毕竟是【无极荣耀】天庭明面上的【无极荣耀】总boss,我总不好骂的【无极荣耀】太难听,以至于我在既要照顾玉帝面子又要考虑那位仙子的【无极荣耀】想法的【无极荣耀】情况下骂的【无极荣耀】实在不过瘾,不过关键问题不在这段对玉帝的【无极荣耀】辱骂上,所以我也就没太讲究。

  一顿骂结束,早就得到通知的【无极荣耀】四大天王立刻就从南天门蹦了出来,然后和我一阵对骂。刚才骂玉帝要留面子,现在骂他们我可是【无极荣耀】一点顾忌也没有。反正他们地位不高实力不强我根本不怕,再说大家当着面演戏,骂的【无极荣耀】难听反到没事,玉帝不在现场,我骂太难听即使他知道我是【无极荣耀】在演戏,时候肯定也还是【无极荣耀】会心里不舒服。

  和四大天王的【无极荣耀】对骂因为比较放的【无极荣耀】开,所以场面升温迅速,几分钟后对骂就成功升级成了武斗,我终于有机会实验新搞到的【无极荣耀】凶兽具体威力如何了。

  想了想我并没有把那些一般的【无极荣耀】凶兽扔出来,而是【无极荣耀】摸出了最后拿到的【无极荣耀】那两只玉牌的【无极荣耀】其中一只捏在了手里,然后看着玉牌背面的【无极荣耀】刻印大声叫出了那只凶兽的【无极荣耀】名字。“出来吧……”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