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极荣耀 > 无极荣耀 > 第十八卷 第一百八十六章 终于死了

第十八卷 第一百八十六章 终于死了

  纯文字在线阅读本站域名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看到那家伙的【无极荣耀】犀利表现幸运和瘟疫都是【无极荣耀】一愣,而飞电却是【无极荣耀】丝毫未觉的【无极荣耀】直接穿过龙炎直扑我这边。眼看着对方即将冲到我的【无极荣耀】跟前,我的【无极荣耀】身边突然又展开了一个空间出口,紧跟着就见晶晶出现在了开口处。

  “圣盾阻击。”一面巨大的【无极荣耀】圣盾突然在飞电的【无极荣耀】面前成型,而那家伙却还是【无极荣耀】像之前一样仿佛没看见似的【无极荣耀】一头撞在圣盾之上。我骑着飞鸟在前面飞的【无极荣耀】好好的【无极荣耀】就听背后当的【无极荣耀】一声有如钟鸣一般的【无极荣耀】巨响,回头一看正瞧见晶晶在半空中打着旋往我这边飞了过来。那面镶嵌在空中的【无极荣耀】由能量组成的【无极荣耀】圣盾在飞电恐怖的【无极荣耀】力量下竟然瞬间被撞的【无极荣耀】粉碎,要知道这能量盾牌以前可是【无极荣耀】连高级人员的【无极荣耀】强力技能都挡下过,没想到今天居然会被飞电以肉体给撞碎了。

  不过,虽然晶晶的【无极荣耀】盾碎了,但至少她也不是【无极荣耀】一无所获。至少刚刚还嚣张无比的【无极荣耀】飞电这会正在空中翻着跟头往下栽,看这架势刚才那下撞的【无极荣耀】可不轻。说来也是【无极荣耀】,连晶晶的【无极荣耀】圣盾都撞碎了,那家伙自己没道理一点事也没有啊,就算他的【无极荣耀】脑袋是【无极荣耀】块石头这么大的【无极荣耀】冲击力也足够撞成石粉了。

  看着正在空中翻滚着往下栽的【无极荣耀】飞电我立刻朝他一指:“玲玲。”

  “明白。”我身边呼的【无极荣耀】一阵狂风吹过,玲玲以闪电般的【无极荣耀】速度从我身边一冲而过,然后就见她单手握剑双翼紧紧收在身侧像枚导弹一般俯冲而下,几乎是【无极荣耀】几秒之内玲玲就冲到了飞电身边,跟着她翅膀一张腰部使力整个人猛的【无极荣耀】在空中翻了个身变成脚下头上的【无极荣耀】状态高举着圣剑朝着飞电猛的【无极荣耀】斩了下去。“圣剑裁决——给我断。”伴随着玲玲的【无极荣耀】技能启动,她的【无极荣耀】圣剑之上猛的【无极荣耀】有一亮,一道比圣剑本体大了十多倍的【无极荣耀】巨大光剑猛的【无极荣耀】脱离剑身朝下方的【无极荣耀】飞电猛砸了下去。

  就在飞电即将被那光剑命中的【无极荣耀】千钧一发之际,刚刚把自己撞晕了的【无极荣耀】飞电那金色的【无极荣耀】瞳孔猛然张了开来,跟着这家伙就在我们面前以令人难以想象的【无极荣耀】灵活性在空中突然翻了个身并以毫厘之差擦着玲玲的【无极荣耀】圣剑之光避过了这致命一击。

  看到对方竟然在最后一刻闪开了自己的【无极荣耀】攻击,玲玲立刻将剑一横斜着又劈出一道剑光。“流光斩魂。”伴随着一种刺耳的【无极荣耀】锐鸣,一道金黄色的【无极荣耀】光刃从圣剑上被甩了出去,而对面的【无极荣耀】飞电却是【无极荣耀】脑袋一歪竟然又擦着剑光闪了过去。

  “怎么可能?”连续两次攻击被闪过玲玲自己都吃了一惊,但是【无极荣耀】她只是【无极荣耀】稍微停顿了一下便突然将圣剑往天空一指,跟着她整个人身上都是【无极荣耀】一阵金光闪耀,然后就见她猛的【无极荣耀】将圣剑对着飞电第三次挥了下去。“圣剑闪华——爆破。”呼啦一下我们就看到玲玲面前突然飞出了一大群足有好几千只光剑,这些光剑全部以扇形飞出,瞬间便将前方的【无极荣耀】一大片空间都笼罩在了剑光的【无极荣耀】攻击范围之内。

  我们一看这威势都估计飞电这下肯定是【无极荣耀】跑不掉了,谁知道那家伙却再次颠覆了我们的【无极荣耀】认知。这家伙竟然突然全身的【无极荣耀】羽毛都变成了明亮的【无极荣耀】蓝色,跟着就见他整个身体猛的【无极荣耀】一闪便突然从光剑群的【无极荣耀】攻击范围内消失了,而就在我们到处寻找飞电的【无极荣耀】去向之时玲玲却传来了一声惨叫,我们连忙转头去看,结果发现玲玲竟然被一道看不见的【无极荣耀】能量给轰飞了出去。

  “这东西难道还会隐形和传送?”

  “好象不是【无极荣耀】。”飞鸟刚回答完就见虚空之中一阵蓝光闪耀,飞电那巨大的【无极荣耀】身躯又突然冒了出来。刚才他消失的【无极荣耀】时候速度太快我们没看清楚,现在看他出现时的【无极荣耀】状况到是【无极荣耀】比较清楚,这家伙刚刚用的【无极荣耀】根本不是【无极荣耀】什么隐形,而是【无极荣耀】一种加速技能,可以瞬间把自身速度加到正常值的【无极荣耀】几十倍,不过貌似持续时间非常短。

  不管怎么说玲玲的【无极荣耀】攻击算是【无极荣耀】彻底失败,我无奈的【无极荣耀】再次打开了空间门,然后就在飞电打算再次朝我冲过来的【无极荣耀】时候突然从空间门内钻出了一个和他体积不相上相的【无极荣耀】庞然大物。飞电本来以为这次可以抓到我了,没想到居然又突然冒出个拦路的【无极荣耀】,结果两个巨大的【无极荣耀】身体便轰的【无极荣耀】一声在空中抱成了一团。

  和飞电纠缠在一起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米拉,虽然平时米拉大多是【无极荣耀】靠毁灭射线在战斗,但不要忘记了,除了毁灭射线之外,做为一条宝石龙,米拉的【无极荣耀】肉搏能力更是【无极荣耀】数一数二的【无极荣耀】。

  飞电本来在刚被抱住的【无极荣耀】时候就一口咬向了米拉的【无极荣耀】脖子,结果这一口下去不但没给米拉造成多大伤害却险些把他自己的【无极荣耀】牙给崩下来。作为一条物质龙,在米拉身上的【无极荣耀】能量没有完全消耗干净之前没,米拉的【无极荣耀】身体几乎就是【无极荣耀】无敌的【无极荣耀】,想要咬动米拉那钻石一般的【无极荣耀】鳞片可不是【无极荣耀】光咬力大就行的【无极荣耀】。

  一口下去吃了暗亏的【无极荣耀】飞电立刻用翅膀上的【无极荣耀】钩爪拼命抓向了米拉的【无极荣耀】后背,但是【无极荣耀】他那恐怖的【无极荣耀】闪着银光的【无极荣耀】尖锐利爪却只能在米拉的【无极荣耀】鳞片上抓的【无极荣耀】火星四溅却根本无法伤到米拉的【无极荣耀】本体。

  在飞电拼命撕咬米拉的【无极荣耀】同时米拉也没闲着,她在脖子被咬住之后也猛的【无极荣耀】张嘴一口咬在了飞电的【无极荣耀】翅膀根部,跟着就见她脑袋一仰直接从飞电的【无极荣耀】翅膀根上拽了一嘴的【无极荣耀】羽毛下来。和龙鳞比起来羽毛物理防御性能上显然存在先天缺陷,至少从结构学角度来说羽毛并不太适合承受巨力的【无极荣耀】撕扯。

  虽然被拽了一撮毛下来,但飞电就像完全没感觉到一样继续拼命的【无极荣耀】撕咬抓挠米拉的【无极荣耀】身体,而米拉也是【无极荣耀】毫不示弱的【无极荣耀】口爪并用在飞电身上拼命的【无极荣耀】撕咬拉扯着。一时之间空中到处都是【无极荣耀】飞电的【无极荣耀】爪牙在米拉的【无极荣耀】鳞片上摩擦出来的【无极荣耀】刺耳锐鸣以及米拉从飞电身上扯下来的【无极荣耀】漫天羽毛。两只巨兽都是【无极荣耀】毫不顾及形象的【无极荣耀】在空中打着无赖一般的【无极荣耀】肉搏战,只是【无极荣耀】从效果上看米拉似乎占了些上风。

  看着米拉在那拼命拔毛,而飞电的【无极荣耀】身体似乎也逐渐开始有受伤的【无极荣耀】倾向,我终于明白了这家伙的【无极荣耀】弱点。“幸运、瘟疫,你们一起上,帮米拉把这家伙的【无极荣耀】毛都给我拔了。我到要看看没毛他还怎么飞。”

  聚拢没有毛也能飞是【无极荣耀】因为龙翼有肉膜可以张风,但飞电不行。他的【无极荣耀】身体结构虽然比较接近爬行动物,但他毕竟还是【无极荣耀】靠羽毛来控制气流的【无极荣耀】,没有羽毛后他的【无极荣耀】翅膀张风面积就会大幅度下降,没有了翅膀的【无极荣耀】空气控制能力他就算想飞也绝对飞不起来。

  听到我的【无极荣耀】命令幸运和瘟疫立刻从后方冲了上去和米拉一起抱住那家伙在空中开始拼命的【无极荣耀】拽他的【无极荣耀】毛。一开始飞电因为掉的【无极荣耀】毛不多到是【无极荣耀】没注意什么,可是【无极荣耀】很快他就发现幸运和瘟疫并不像米拉那样只能拽到他脖子和翅膀根部的【无极荣耀】毛,这俩狡猾的【无极荣耀】家伙就飞在飞电身后专门挑他翅膀上的【无极荣耀】毛拔,照这个速度下去要不了十分钟他就得面临失去飞行能力的【无极荣耀】危险了。

  意识到危险的【无极荣耀】飞电突然猛的【无极荣耀】收回双爪对着和他纠缠在一起的【无极荣耀】米拉就是【无极荣耀】一脚,巨大的【无极荣耀】力量瞬间让他从米拉的【无极荣耀】怀里挣脱了出来。身体刚一获得***这家伙立刻便是【无极荣耀】仰天一声长吟,一道肉眼可见的【无极荣耀】红色光环突然丛这家伙身上荡漾开来,不管是【无极荣耀】幸运、瘟疫还是【无极荣耀】米拉,全都被那道光环冲的【无极荣耀】在空中连续翻了十几个大跟头才勉强稳住身形,而那家伙却是【无极荣耀】在刚刚稳定下来后便立刻挥动那还有些残缺的【无极荣耀】翅膀朝我飞了过来。

  “靠,我跟你有杀父之仇是【无极荣耀】怎么着?为什么老盯着我啊!”现在的【无极荣耀】我并不知道飞电是【无极荣耀】想摧毁玉牌,我只以为是【无极荣耀】他想要干掉我,所以我很疑惑,毕竟这家伙又不是【无极荣耀】我封进玉牌里面的【无极荣耀】,他没事来跟我过不去干什么啊?

  虽然搞不清那家伙为什么老盯着我,但我也不能不抵抗啊。

  “小龙女。”

  “云海。”小龙女刚一出现便突然单手向外一扔,一团只有乒乓球那么大的【无极荣耀】灰色云团突然被她扔了出去,跟着那云团便在空中仿佛爆炸一般猛的【无极荣耀】扩张开来,瞬间便变成了一大片密集的【无极荣耀】云团将我们和飞电一起笼罩了进去。

  在浓密的【无极荣耀】云海扩散开来之后小龙女立刻让我跟着她一起飞,然后我们很快就推理出了云海的【无极荣耀】范围,不过飞电可就没那么走运了。云海似乎是【无极荣耀】有意识的【无极荣耀】在跟着那家伙移动,虽然整个云海只有几公里的【无极荣耀】直径,以那家伙的【无极荣耀】速度要不了一分钟就能飞出来,但是【无极荣耀】因为那云团始终跟着他在动,不管他飞到哪云团都牢牢的【无极荣耀】将他罩在中心,使得他感觉这云海好象无边无际一般,不管他怎么飞就是【无极荣耀】出不来。

  “呼,总算控制住了!”我擦了把头上的【无极荣耀】汗对小龙女道:“你这东西能封他多久?”

  “那得看他的【无极荣耀】移动速度。云团每秒都要消耗我的【无极荣耀】法力,而且要让云海跟着他移动还要消耗额外的【无极荣耀】法力,他动的【无极荣耀】越快我的【无极荣耀】消耗就越快。照他现在这个速度我最多还能再困住他半个小时。”

  “半小时也好过现在就让他出来。”我想了想看着米拉他们问小龙女:“你有办法让米拉他们在云层里能够正常发现目标吗?”

  “这恐怕不行。”小龙女略带遗憾的【无极荣耀】说道:“虽然我的【无极荣耀】云海比你的【无极荣耀】死亡迷雾遮挡效果更好,但它的【无极荣耀】缺点就是【无极荣耀】敌我不分,只要一散开就会把所有范围内的【无极荣耀】人的【无极荣耀】视线全部遮蔽。我自己虽然可以凭借对云海整体位置的【无极荣耀】感觉飞出云海却和你们一起在里面也是【无极荣耀】什么都看不见,如果现在想要对付他就只能从云海外面根据估测用远程火力进行攻击。”

  “可是【无极荣耀】看不见要怎么发射远程武器啊?”

  “只要对准云团中心点就行了。我的【无极荣耀】云海是【无极荣耀】一直跟着他在移动的【无极荣耀】,他的【无极荣耀】位置就是【无极荣耀】云团中心点,只要能瞄准云团的【无极荣耀】核心位置就一定能打中他。”

  “那我们……靠,他怎么冲出来啦?”

  “什么?这不可能!”

  就在我们打算以远程攻击干掉飞电的【无极荣耀】时候,这家伙竟然突然从云海里飞了出来,而且他的【无极荣耀】鼻尖上那个***的【无极荣耀】犄角一样的【无极荣耀】东西上竟然还隐隐有电弧在表面跳跃闪烁。

  “我靠,他在准备大招,大家散开。”

  我刚喊完那家伙就突然嘴巴一张,一枚直径三米多表面有大量蓝色电弧闪耀的【无极荣耀】光球仿佛炮弹一般从那家伙嘴里射了出来,然后直接从我们的【无极荣耀】人群中央飞了过去,要不是【无极荣耀】我们闪的【无极荣耀】快这下肯定要有人中标了。

  虽然我猜出了那家伙是【无极荣耀】要发动攻击,但有一点我没猜对,那就是【无极荣耀】他使用的【无极荣耀】技能等级。这家伙释放的【无极荣耀】那个电球根本不是【无极荣耀】大招,不,也不能说不是【无极荣耀】大招。那东西的【无极荣耀】威力是【无极荣耀】大招级的【无极荣耀】,但***条件显然不是【无极荣耀】,因为飞电那家伙竟然在释放了第一个光球之后就跟机关炮一样突突突突的【无极荣耀】对着我们放起来没完了。

  大概是【无极荣耀】之前被这家伙的【无极荣耀】攻击给搞的【无极荣耀】很恼火,米拉在发现那家伙连续喷射电球之后竟然用自己的【无极荣耀】毁灭射线开始和他对射了起来,一时之间就见空中红色的【无极荣耀】激光束一般的【无极荣耀】毁灭射线和蓝色的【无极荣耀】能量炮弹一般的【无极荣耀】电球不断的【无极荣耀】飞来射去,要不是【无极荣耀】两边的【无极荣耀】发射器是【无极荣耀】俩动物的【无极荣耀】话,不知道的【无极荣耀】人还以为这是【无极荣耀】俩太空战斗机在打空战呢。

  “他爷爷的【无极荣耀】,这家伙难道还想跟我们比谁火力凶猛吗?”我指着前方的【无极荣耀】飞电喊道:“全体注意,给我集中火力用远程攻击把他给我轰下去。”

  既然那家伙不冲过来非要和我们对射,那就干脆和他对射好了。反正我们这边人多,论火力输出当然是【无极荣耀】我们比较强了。

  在我的【无极荣耀】喊声中凌和小纯相继出现,肉搏战有晶晶和玲玲就够了,但是【无极荣耀】既然转入炮击模式了,那自然还是【无极荣耀】两位法师型女神更有效果些。

  “暗——光灭弹。”随着凌的【无极荣耀】法术施展,我们头顶突然出现了一个旋转的【无极荣耀】黑洞,跟着就见那个黑洞里像下暴雨一般往外喷射黑色的【无极荣耀】光弹,那些光弹虽然每个都不大,但数量奇多无比,不但砸到了飞电身上,甚至还把飞电发射出来的【无极荣耀】很多电球都给打爆在半路。

  一看凌竟然***压制住了对方,小纯干脆开始准备起了大招,晶晶和玲玲配合默契的【无极荣耀】主动挡在了小纯前面防止万一。而米拉则是【无极荣耀】和小龙女、幸运、瘟疫一起用远程攻击不断的【无极荣耀】压制飞电的【无极荣耀】攻击,使他既无法突破也没机会逃跑。

  在大家争取到的【无极荣耀】宝贵时间下一直在闭目念咒的【无极荣耀】小纯突然猛的【无极荣耀】双眼一睁,跟着就见她双手向上一托,一个篮球那么大的【无极荣耀】小太阳突然出现在了她的【无极荣耀】双手之中,然后她缓缓的【无极荣耀】将双手从头顶放平指向了前方的【无极荣耀】飞电大喊道:“去吧——救赎之光。”在小纯喊完这句之后光球立刻朝飞电飞了过去,而小纯却是【无极荣耀】突然转身对我们喊道:“快跑,要爆啦!”

  尽管早知道小纯在准备大招,但我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是【无极荣耀】这么大的【无极荣耀】大招,好在我脚下就是【无极荣耀】飞鸟,而魔宠们只要躲进训练空间就行了。唰的【无极荣耀】一下我身边就彻底空了,跟着飞鸟也带着我用他的【无极荣耀】极限飞行速度朝着南天门所在的【无极荣耀】方向疯狂突击而去。

  在我们突然离开之后飞电也立刻朝我追了过来,只不过那个对他来说非常小的【无极荣耀】光球却好象跟踪导弹一般在他一偏脑袋闪过去之后一个急转弯一头撞上了他的【无极荣耀】胸口,跟着就是【无极荣耀】一片能照亮全世界的【无极荣耀】白。我虽然是【无极荣耀】背对爆炸方向却依然感觉眼前一片眩目的【无极荣耀】亮白,而飞鸟则是【无极荣耀】惨叫了起来。“啊……烫!好烫!”

  “烫?”我刚想问飞鸟为什么会烫自己就先叫了起来:“啊……烧起来了烧起来了!”我现在算是【无极荣耀】明白飞鸟为什么喊烫了,原来是【无极荣耀】因为背后的【无极荣耀】光照强度太强,超强的【无极荣耀】光线产生了超高的【无极荣耀】温度,那感觉就好象自己变成了夏日正午放大镜下的【无极荣耀】那只蚂蚁一般,温度高到连神龙铠强悍的【无极荣耀】隔热能力都失去了作用,我的【无极荣耀】后背就好象整个贴在了一块烙铁上,我甚至都能听到嗞嗞啦啦的【无极荣耀】烤肉声。“你先回去。”在感觉到温度超过上限之后我先把飞鸟踢回了凤龙空间,跟着便将身体缩成一团并将神龙盾挡在了背后,不过这也不过是【无极荣耀】暂时阻挡了光照,我背上的【无极荣耀】铠甲依然还是【无极荣耀】烫的【无极荣耀】肉疼,好在没有后续能量补充,神龙甲自身的【无极荣耀】平衡能力正在快速削减热量,只要再有个几分钟应该就不烫了。

  不过,我背上的【无极荣耀】铠甲还没有来及冷却,神龙盾便已经开始逐渐变的【无极荣耀】一片火红,烫的【无极荣耀】我根本都不敢抓了,只好拿永恒变成了一个把手抓着盾牌,要不然连盾都得扔掉了。

  “依佛里特!”

  大概是【无极荣耀】急中生智,也可能是【无极荣耀】因为时间长了我反应过来了,刚才直接跑路显然是【无极荣耀】不正确的【无极荣耀】决定,因为光线随距离衰减的【无极荣耀】效率很低,而我在这么短时间内根本跑不出多远,所以一开始我们就不该跑。好在我现在总算想起来了,赶紧把依佛里特给召唤了出来。

  刚出现在我身边依佛里特便立刻变身成了一套盔甲将我连人带甲整个包了进去,然后用他自己的【无极荣耀】身体承受着光爆的【无极荣耀】威力。小纯的【无极荣耀】技能并不是【无极荣耀】不分敌我的【无极荣耀】,之所以我们会觉得烫完全是【无极荣耀】因为法术威力太大,我们现在承受的【无极荣耀】不过是【无极荣耀】在盟友保护条件下的【无极荣耀】一点点余威而已。依佛里特是【无极荣耀】火焰亲和生物,光照最后产生的【无极荣耀】伤害也不过是【无极荣耀】热能,而热能对依佛里特来说最不是【无极荣耀】问题了。

  小纯的【无极荣耀】这个超级法术一直持续了好几分钟才彻底熄灭,那感觉就好象是【无极荣耀】太阳突然从太空中跑到你身边来了一样,感觉周围的【无极荣耀】一切东西都快要烧起来了。不过虽然波及范围大了一点点,但不得不承认这个法术的【无极荣耀】威力还是【无极荣耀】不错的【无极荣耀】,只是【无极荣耀】……

  “我靠,这都不死?”等强光消失后看到那巨大的【无极荣耀】身影我的【无极荣耀】魂都快吓掉了。那东西居然在这样的【无极荣耀】光芒炸弹之下都不死,要知道这东西要是【无极荣耀】扔到亡灵世界,那简直能当灭世咒用了。虽说这家伙不是【无极荣耀】亡灵,而且似乎也不太怕火,但这抵抗力未免也太强了点吧?

  不过还好,虽然那家伙没***掉,但他到也不是【无极荣耀】完全一点事都没有。飞电本来有着一身华丽的【无极荣耀】可以随意改变颜色的【无极荣耀】羽毛,现在那些羽毛不但变的【无极荣耀】乱糟糟的【无极荣耀】动一块西一块的【无极荣耀】,而且还被烤成了黑色,似乎也失去了变色能力。另外,这家伙的【无极荣耀】肚子底下靠近胸口的【无极荣耀】位置有个明显的【无极荣耀】洞。洞口不大,但是【无极荣耀】很深,边缘已经完全炭化,看起来肌肉组织已经全都烤焦了。

  尽管狼狈,尽管受伤,但飞电对我的【无极荣耀】追杀意图却没有丝毫的【无极荣耀】改变。他依然在坚持着扇动那因为羽毛不完整而几乎失去稳定性的【无极荣耀】翅膀并像喝醉了一般摇摇晃晃的【无极荣耀】朝我飞了过来。

  “让我来帮他结束吧?”米拉再次出现在我的【无极荣耀】身边并出声提意道。

  “不,还是【无极荣耀】让莉莉丝上吧。”我刚说完莉莉丝便出现在了我的【无极荣耀】身边,然后二话不说变成了一只小鸟朝着飞电高速射去。

  飞电的【无极荣耀】智力显然不低,看到莉莉丝的【无极荣耀】变身立刻就知道眼前的【无极荣耀】小鸟并不能真的【无极荣耀】当成无害的【无极荣耀】鸟来对待,只不过他现在实在是【无极荣耀】受伤太重,连飞行都很困难了,更别说去抓灵活无比的【无极荣耀】小鸟了。莉莉丝在他的【无极荣耀】爪子下面绕了几个圈便成功的【无极荣耀】钻到了他胸口的【无极荣耀】那个洞附近,然后在飞电惊恐的【无极荣耀】叫声中一头扎进了那个洞中。

  嗷……在莉莉丝钻进去之后飞电就好象触电了一般身体猛的【无极荣耀】一僵,接着在发出了最后的【无极荣耀】惨叫之后便向着地面坠落下去。看着不断下坠的【无极荣耀】飞电我向米拉使了个眼色,米拉立刻会意的【无极荣耀】冲了下去准确的【无极荣耀】用爪子抓住了飞电的【无极荣耀】尸体又将他给提了起来。

  当米拉带着飞电的【无极荣耀】尸体和我一起飞到南天门外时,北极星君刚好从传送阵里跑出来。看到我们和躺在地上的【无极荣耀】尸体后北极星君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呼,幸好你没事。”

  “你怎么来了?”看着气喘嘘嘘的【无极荣耀】北极星君我满脸疑惑的【无极荣耀】问道。

  “还不是【无极荣耀】为了他!”北极星君一指地面上的【无极荣耀】飞电尸体道:“你刚走仙子就到了我那里告诉我拿错了玉牌,她给你的【无极荣耀】那块本来是【无极荣耀】要修理的【无极荣耀】封印有所松动的【无极荣耀】玉牌。那块玉牌已经丧失了控制其中凶兽的【无极荣耀】能力,一旦凶兽被放出来就再也收不回去了。不过那封印只是【无极荣耀】松动,不是【无极荣耀】完全报废,所以虽然凶兽可以在出来后不听指挥,却依然受到距离***,无法远离玉牌一定单位。”

  听到这里我突然一下就明白了自己这么倒霉的【无极荣耀】原因。“你的【无极荣耀】意思是【无极荣耀】这家伙刚一出现就疯狂的【无极荣耀】追杀我就是【无极荣耀】因为他想要毁掉玉牌获得***?”

  “没错。虽然他不用听你的【无极荣耀】命令,但只要玉牌还在他就得一直跟着你,想***唯一的【无极荣耀】办法就是【无极荣耀】摧毁玉牌。你被袭击就是【无极荣耀】因为拿着玉牌的【无极荣耀】原因。”

  “靠,合辙他不是【无极荣耀】在追杀我,而是【无极荣耀】在追这块玉牌啊?”

  “不不不。”北极星君连忙解释:“他虽然主要是【无极荣耀】在追玉牌,但凶兽被封在玉牌中的【无极荣耀】时候意识并没有消失,所以他出现后会非常憎恶使用玉牌的【无极荣耀】人,毕竟对他们来说摹疚藜僖棵着玉牌的【无极荣耀】就相当于奴隶主。你觉得像凶兽这种性格的【无极荣耀】奴隶获得***后第一件要干的【无极荣耀】事是【无极荣耀】什么?”

  “这么说来我反正就是【无极荣耀】被追杀的【无极荣耀】命啊!”

  “嘿嘿,谁让你倒霉刚好拿到坏掉的【无极荣耀】这块呢?人家给你的【无极荣耀】那些玉牌里就这一块是【无极荣耀】坏的【无极荣耀】,你偏偏就拿了它,这么低的【无极荣耀】概率你都能中,人品还真是【无极荣耀】够差的【无极荣耀】。好了,现在既然你把凶兽干掉了,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无极荣耀】了。那个,尸体我得带回去,这个要记录备案的【无极荣耀】。”

  “要尸体?”我一听赶紧转头对着尸体那边喊:“莉莉丝快停,别吃了,好歹留个壳给人家交差啊!”我话刚说完变成麻雀样子的【无极荣耀】莉莉丝就从飞电的【无极荣耀】嘴里钻了出来,然后就见飞电那庞大的【无极荣耀】尸体像泄了气的【无极荣耀】皮球一样迅速瘪了下去。“我靠,这什么情况啊?”

  “你喊晚了!”莉莉丝感叹道:“我已经啃差不多了,现在就剩尾巴和两条腿没吃完,其他地方都只剩皮了。你再早喊一步大脑还能剩下,可惜慢了一秒。”

  我尴尬的【无极荣耀】看向北极星君道:“你看这……?”

  “没关系没关系,只要有点尸体残片能证明他确实死亡了就行了。剩多少都无所谓。”北极星君一边用葫芦收起地上的【无极荣耀】尸体一边道:“那个,仙子说了,这次是【无极荣耀】她拿错了玉牌,如果我找到你之前你已经使用了,对你造成的【无极荣耀】损失她会负责。另外,因为这是【无极荣耀】个有问题的【无极荣耀】凶兽,所以不算数,回头她会再补一个给你。”说到这里北极星君忽然靠上来小声对我说道:“这次不是【无极荣耀】借你的【无极荣耀】。”

  “不是【无极荣耀】借的【无极荣耀】?”我忽然想到了北极星君话里的【无极荣耀】意思,兴奋的【无极荣耀】问道:“难道是【无极荣耀】送我的【无极荣耀】?”

  “没错。补给你的【无极荣耀】是【无极荣耀】送你的【无极荣耀】,战后不用还。不过来的【无极荣耀】时候怕你召唤出有问题的【无极荣耀】凶兽搞不定,所以仙子跑的【无极荣耀】太急没带上那玩意,等我回去就给你拿来。”

  “没关系,有就好有就好。”听说摹疚藜僖寇白捡一个凶兽我乐的【无极荣耀】嘴都歪了。刚才出问题的【无极荣耀】那只飞电虽然搞的【无极荣耀】我很狼狈,但也从侧面证明了凶兽的【无极荣耀】强悍。那仙子既然要补偿我一个,总不好比这只还要弱吧?况且莉莉丝刚刚吸收了飞电的【无极荣耀】基因,我想肯定得到了不少好属性。这次可真是【无极荣耀】赚到了。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无极荣耀》的【无极荣耀】书友还喜欢